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古鎮秋韻

古鎮秋韻

秋風蕭瑟,紅葉遍野,我又游覽萬州區羅田鎮,試圖撩開歷史煙云,尋覓巴楚茶馬古道。
  三十多年前的一個春末夏初,少壯的我隨領導下鄉調研時,就被該地奇異的溝壑、山路、馬幫、石林、茶園、老街、古橋、院落、墓群、碑刻吸引住了,還有纏青絲頭帕、穿左襟大褂、住吊腳樓、喝苞谷酒、烤火塘、炕臘肉、打糍粑、唱山歌、耍鑼鼓、跳喪舞等土家風情,可沒承想壯美秋季,更引發思古之幽情。
  當然,聞名遐邇的還是羅田大米,屬支羅米,明清時即為皇室宮廷貢米,晶瑩剔透,煮熟后清香撲鼻,甜糯可口,回味悠長。因此,良田萬頃,主產水稻。秋高氣爽,陽光燦爛,層層梯田繞山腰,金黃色稻浪翻滾,與碧波蕩漾的楓香坪水庫相映成趣。但據講,解放前,川東縣城設支羅米行,均價高一等,專賣達官貴人,普通老百姓是買不起的。
  從遠處看,羅田古鎮座落七曜山麓一方大土包上,圓如羅盤,四周皆田,渝鄂交通要道橫貫,恍若指針,故地名叫羅針田,簡稱羅田。時針倒撥,這里有九百多年的銀杏,六百多年的柏樹,五百多年的山茶,四百多年的老井,三百多年的云梯稻田,兩百多年的古墓,一百多年的戲臺、民宅、店鋪,曾為巴楚茶馬古道上的重要驛站。
  透過蜿蜒的狹長小巷,光滑的青石板路,神秘的高墻深院,斑駁的雕梁畫棟,我仿佛看見商賈云集、物流通暢、南來北往的繁華景象。古道起于長江沿岸的溪口,途經注望溝、峰埡口、馬頭、羅田,進入湖北,抵達利川。一隊隊挑夫、背二哥和馬幫翻山越嶺,馱運茶葉、鹽巴、白糖、布匹、生漆、桐油、藥材、柑橘等,大多汗流浹背,不時哼著號子:
  “背背簍啰,嘿咗;
  背下山啰,嘿咗;
  看到的屋喲,嘿咗;
  走得哭喲,嘿咗……”
  夕陽西下,歷經長途跋涉,穿越原始森林,擺脫棒老二后,人馬困乏,羅田宛如風姿綽約的少女,佇立山鄉,敞開胸懷,笑迎他們。夜宿客棧和店子,吃上一頓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口飲酒啖肉,甚或與風韻猶存的老板娘插科打諢,也有的自帶干糧,只是討碗開水,勉強充饑,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第二天起早床,又向崇山峻嶺邁步。
  茶馬古道延伸羅田,從兩面山石相依形成的洞口躬身而過,上普濟橋,沿風景秀麗的百丈溝迤邐而行,入易守難攻的關隘魚木寨去謀道。這一帶別有洞天,頗似陶淵明筆下“避秦時亂”的桃花源,古人便在石壁鐫刻“似桃源”三個大字,修建了包括金黃甲大院在內的用坪傳統村落和墓碑牌坊群,二十多處保存至今,在秋陽下熠熠發光,閃爍著昔日的輝煌。
  羅田邊貿文化源遠流長,尤其是集市活躍,有“三天一趕場,一場趕三天”的說法,面坊、油坊、碾坊、粉坊、米坊、典當行、錢莊、布莊等鱗次櫛比,各類商品琳瑯滿目。民國時期,尚有“湖廣”“江西”兩個會館。自明代始,外地移民和周邊大戶紛紛遷入,將先進的生產生活方式和文明風尚帶給了羅田,半耕半讀、耕讀傳家成為普遍的價值取向,現仍有向家祠堂、字庫塔等遺跡可尋。
  磨刀溪流淌,筷子石屹立,我站在參天大樹掩映的巴楚古道上,隱約可見打杵、馬蹄、防滑鐵鞋套留下的坑坑洼洼,汗雨淚滴落的點點痕跡。秋天多風,吹得路旁一片片潔白的芭茅草花搖搖晃晃,有些溫柔地輕拂著我的手背和臉頰,愜意而舒暢,那是多么美妙的享受啊!
  如今,通過集中連片脫貧攻堅,羅田古鎮也煥然一新了,老房子穿上新衣服,萬宜鐵路貫穿境內,專設站點,不僅支羅米香飄五洲四海,還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游客眾多。
  我在暮年目睹故地巨變,這不正是秋收的喜悅嗎?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云中布衣成仙貴
下一篇:我的警察丈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