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秋陽下的泉城

秋陽下的泉城

時間沒有特定,出行就隨之松懈,且居家之人向來時間觀念不強。
  打算過去看看丫頭開裝的房子,早晨磨蹭到中午才成行。
  那時,因疫情,公交不通,出租車停運,單車鎖定,只得選擇徒步而去。
  從老城的心臟——鼓樓,到新城區的西末端,走過去,估摸著怎么也得四十來分鐘,來回一個二十分鐘多,穿高跟鞋,也不是簡單的事兒。抱著自我挑戰的心態,還是出發了。
  是午睡起來,剛好兩點。下身格子毛呢長厚裙,上身短白毛開衫,高跟沒腳腕系帶黑尖頭靴,這是來泉城時的唯一一身行頭,著好,走出了丫頭租房。
  正午,藍盈盈的天,流金的秋陽溫潤著泉城的每一寸肌膚,塵世的一切都感到是那么祥和而美好。
  一下午就只這一件事。時間充足,也不急著趕路。腳步踩著心的鼓點,順路悠然前行,像在風景優美的園區漫步。
  窺一斑見全貌。一段路,一程風景;一程風景,一座城。頭頂陽光,移動碎碎的步子,心無旁騖,任一路的風物從眼眸略過,見證一座城的形貌,也算把泉城盡收眼底了。
  靜怡是一種狀態。城市是流動的星河,太陽的光芒璀璨在萬物上,開闊的是視野,照亮的是人心,并有所開悟,這大概就是自然之于人的饋贈,行走的好處,也是坐車不能感受到的吧!
  正值上班時間,雖是疫情時期,秋陽下的泉城依然活力不減,無數魚兒奮力游動在一條奔騰不息的河流中。
  機動車道,各色小車嗖嗖川流不息;非機動車道,摩托、電動自行車來回唰唰穿梭;人行道,來來去去的行人腳步匆匆窸窣而過,喧囂、沸騰又都井然有序,錯落有致跳動著城市的脈搏,鮮活著氣象萬千的社會,演奏著這座城市的朝氣蓬勃,旺盛與活力,譜寫著泉城人為幸福、美好生活而孜孜以求的奮進之歌。
  路上無論是徒步的,開車的,都戴著口罩。沿途的門店,有的干脆寂寂無人,有些也只有寥寥無幾顧客,門前無一不貼著可供微信掃的場所嗎。除上班人員不得已外,可見市民對疫情管控是多么自覺。
  腳踩方方正正堅硬的水泥磚路,緩緩而行,高跟鞋當當叩擊著地面,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穿透歲月的長廊,與往昔交匯,耳語。
  纖云不染的天空藍成一片油紙,干凈純潔得沒有一點瑕疵,照得人心敞亮透明,清澈如水,有一點疵影都無處遁形,有一絲藏污納垢及雜念都感覺羞赧、汗顏。
  天空的太陽,似佛祖的臉,展露出參透一切苦厄的笑臉,鍍金的光芒爍爍生輝,慈祥而和藹,照耀塵世,樹木樓體像披上了袈裟,落在車人身上像是在普度眾生。落塵的,如圣母的光,將溫情默默傳遞,遍布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風輕輕曳動樹枝,仿佛母親的手,來回慢慢推蕩著搖籃,哼著歌謠。這樣的塵世圖騰,醉不由人。
  該是秋葉落幕的時候,大多樹葉依然黃中帶綠繁茂枝上,干凈的路面纖塵不染。城市的文明是一座城。這段西關車站以東的路,路兩邊枝冠蓬勃紅燈高掛,一字兒排開的槐樹儀仗隊,與自己皴裂的皮膚,蒼勁虬扎的枝干,記載著泉城的年輪和歲月變遷。他們勞苦功高,默默蹲守著自己的家園。在這個秋葉飛舞的季節,按說,秋天的路,隨便就能撿拾一片片落葉,體味離別的滋味,但路面什么也沒有,不刻意尋找,很難看到一片葉子。
  走過地區醫院,一輛水車停在機動車道上,幾名身著橘紅色衣服的清潔工,穿著筒靴,正在用皮管沖洗路面。清凌凌的水,嘩嘩流出水管,依靠慣性有力地沖擊路面,激濺出玉屑般的水花,羞得浮塵與樹葉都逃之夭夭到下水道,路面哪里能藏得住。
  一路走過,車、樹、樓,是眼里最多的風物,也比人多。
  色調清雅,棱角分明的樓體,玻璃上照著明晃晃的光,以一種俊逸顯示著自己的高大無比。但我難以親和,認為,除了里邊能遮風擋雨,適放身心外,外觀無論怎樣有格調,他們都太過生硬,冷酷,使太多的人卑躬屈膝,負重前行,其中的精神壓榨不適合思想放牧。故我把目光盯在靜止的樹木,流動的車輪。
  走到西關車站旁的路,最兩邊是樓房、門店,兩邊人行道與非機動車道,依然是蓬勃古老的槐樹,大路兩邊樹溝內各自一排小山似的松樹,他們都以各自的神態,順路延伸。
  生命大抵如此,各有形態。
  車,白的,黑的,灰的,三種顏色交替,頭尾順路,路南的,停靠在非機動車路南邊,路北的,停靠在非機動車路北邊,門店前的,則頭尾對著門店或路,有的車干干凈凈,有的落滿灰塵,表明常開與久未開的狀態,像健康與病態的身體,在動態中方現生命的活力。
  樹,最多的是槐樹,松樹。也有柳樹的地方,垂著長長的枝條,像貌美的女子,巨人的頭發。槐柳,枝葉金黃,淺綠,深綠,松樹則面不改色,各種樹的色彩交織在一起,成為斑斕旖旎的秋色。
  路用心走,腳步與思想同步,自然之于心,是靈魂的盛放,詩意的饋贈。
  秋不厭麗,色彩紛呈。黃的,綠的,紅的,是秋天的主要基調。其中,金黃是秋天的主旋律,綠與紅摻雜其中,像三個風情萬種的女子,把秋天裝扮得韻致翩翩。突然戀起家鄉的胡楊林,此刻一定是一個金黃燦爛的世界。腳步抵達不了的地方,就靠心抵達。任憑意念插著翅膀飛翔,與眼前的枝葉重合比對。
  這是路過金領廣場斜對面的生態園里的景象。這里的樹種頗多,但我基本叫不上名字。多處綠色的草坪覆蓋或稠密或稀疏的葉片。生命都有皈依。蝴蝶鋪呈的地面,落下的是季節的哀思,大地是最后的依托,心懷慈悲,無論生命的輕與重,富與貧,它都一一欣然收納,毫無怨言與歧視。
  沒人的城市是死氣的,沒有人的風景是寂寞的。面對空無一人的生態園,我拐進蜿蜒的紅色甬道,地罐頭歡快地旋轉噴灑,全然沒有意識到被自己滋養的生命即將逝去的感覺,只管旋舞奔放著自己。這種活在當下的心態,不存在患得患失,耿耿于懷,才能有極致的快樂。
  不管是掉落枝頭的葉,還是即將奔赴發黃的草,參透世間,只需要一顆平和安寧的心就夠。紅色甬道,灰磚邊,綠草地,托舉著枝頭的色彩,都是秋天最后的饋贈。
  路,不管多遠,走多慢,只要腳步不停,總有盡頭。
  一路走走停停,用我的腳步把泉城的這條路丈量了一遍,也到了目的地。
  看過的景,再觸目,就少了些許熱情。打道回府時,不再走馬觀花,而是直行向前。
  一顆融入自然的心,一定是禪意的,無論動與靜,都是生命存在的狀態,超然物外,定能收獲安然。
  在這喧囂琳瑯滿目的城市,有時候,我們需要靜下來,慢下來,與自然架起心的橋梁,同呼吸,共命運,親密相處,探討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以體驗生命去除凡塵雜念及紛擾的閑適與云淡風輕。
  有光的世界是明亮溫暖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秋陽下的泉城,有光,有彩,動靜相宜,是一幅水墨丹青的畫卷,飽滿鮮活著一座城市的生命力,也是秋天留給塵世的思考與溫存。
  
  注:本文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秋去冬又來
下一篇:云中布衣成仙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