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秋去冬又來

秋去冬又來


  秋已華麗退場,冬天如約而至。本該下雪的季節,這個初冬,陰沉沉的天空竟然下起了蒙蒙的細雨。一場冬雨,讓一片片落葉變成了彩色的“照片”,以大地為框,印在泥土里,構成了一幅靜默的巨幅油彩畫。
  雨滴肆意地飛舞著,淋濕了樹葉、濺濕了枯草,洋洋灑灑地下了一天一夜。遠處的樓房以及近處的河水都籠罩在靄靄霧氣之中,朦朦朧朧,若隱若現。無數的落葉伴隨著冷風細雨紛紛墮落在大地的懷抱中,輕盈如詩,靜美如畫。“樹高千丈,葉落歸根。”落葉即使化作春泥也要守護著腳下的土地,無怨無悔。最美的是高大的銀杏樹,小扇子一樣的葉子片片金黃,清透明亮,在雨中格外顯眼,一枚枚銀杏葉猶如金色的蝴蝶在舞動著翅膀,透著一種無與倫比的清新之氣。法國梧桐的葉子變黃了,有的繡了一層金邊,有的半綠半黃,輪廓分明,那是時光滑過的痕跡。
  冬雨過后,藍色的天空如大海一般通透,纖塵不染,光滑如鏡。天氣明顯變冷了,白天即使有太陽,再也沒有秋日那般暖和。尤其是初冬的夜,寂靜、空曠、寒涼,馬路上行人稀少,月亮悄悄地爬上來,灑下一地的清輝,清冷清冷的,月下行走倒是別有一番情趣。
  如果說秋天是色彩斑斕的,那么冬天是成熟穩重的,冬天是秋的延續,書寫著生命的傳奇。走進初冬的世界,萬物的確有些蕭條,風也涼颼颼的,時常刮起的北風吹在臉上感覺有些透心涼。就連不畏嚴寒的秋菊,此時也開始凋零。各種各樣的落葉喬木綠葉少了,黃葉、紅葉多了。地上的落葉厚厚的,葉子大大小小,形狀也是千奇百怪,風吹葉舞,形成了一道獨特的自然景觀。每片葉子都有自己的特點,有橢圓形的,有心形的,有雞爪形的,各種葉子應有盡有。撿拾一片自己喜愛的落葉,小心地把它夾在書中,那是見證歲月的書簽,特別有紀念意義。
  我喜歡走在撒滿落葉的小路上,地上仿佛鋪了一層毛茸茸的地毯,那色彩可真夠豐富的,有深紅色的、有淺綠色的、有棕色的、有淡黃色的……腳踏上去,柔軟舒適,每一片落葉都會發出清脆悅耳的“沙沙沙”的聲音,那聲音有些許的歡快,還夾雜著些許的不甘與無奈。
  一切過往,皆為序章。初冬,是秋的終結者,它有著秋的內斂深沉,也有著冬的凄美寒涼。
  
  二
  我沿著時序的步伐,尋覓冬天的蹤跡。
  路旁邊生長著狗尾巴草、澀拉秧、車前草、蒼耳、酢漿草,還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草,這些一年生草本植物,經歷生命的輪回,走過最美的時光,各種草已結籽,有些干枯的草已失去了水分,有的還綠意盎然,它們在冬天的寒風中掙扎搖擺,在生命的盡頭徘徊、流連。一群小麻雀藏身在茂密的枯草叢中,它們在尋覓、啄食著美味可口的草籽,這些大自然的慷慨饋贈足夠它們裹腹,這些小精靈對這個世界要求得并不多,有吃的、有喝的、有溫暖的小窩,就能很好地生存下去。它們身形小巧,天生敏感,聽見人的腳步聲,便機敏地向四下分散開來,“唰”的一聲,猶如綻放的煙花,一下子便騰空而起,眨眼的工夫已飛到旁邊的樹枝上去了。我抬頭看,光禿禿的樹枝上黑壓壓的一片,足足有百十只,落在枝頭的小鳥兒像極了一朵朵盛開的小花,影影綽綽,自然隨意,那么俏麗,那么可愛。“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些弱小的生命,個頭小,是這片土地上的“常住居民”,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依然活躍在村莊、田野、城市,這樣說來,生命是渺小的,卻又是無比堅強的,令人心生憐愛之情。
  路旁邊葡萄園的葡萄枝不知何時已干枯,葉子早已飄落地下化作了肥料,滋潤著腳下的泥土,只剩下紫褐色的葡萄藤,彎彎曲曲,旁逸斜出,風骨猶存。我想,它們一定在默默地積蓄著力量,等待明年春天再恢復生機,轉入生命的下一個輪回。而旁邊的扁豆架上卻是另一番景象,扁豆依然開著它的花,紫色的或白色的瓣,一朵朵,一串串,仿佛感受不到季節已變化。忽然,我在濃密的扁豆葉叢中發現了一個扁豆莢,靠近它,能聞到一股豆莢散發出的淡淡的清香之氣,扁豆花屹立于枝頭,它在向冬天發出無聲的抗爭。
  扁豆,也叫蛾眉豆,是美味的蔬菜。母親喜歡在菜地里種上幾棵扁豆,不用怎么管理,它自己就會攀著木架子往上爬,盤踞上面形成一道綠色的墻。扁豆花敗落的地方就會結出一個個扁豆角,把它們從架上摘下來,洗干凈用刀切成絲,放入紅辣椒,再加入兩個雞蛋,紅綠白相配,炒孰了吃,營養又美味,清脆可口,讓我吃不夠。
  沒想到,扁豆的生命力真頑強,初冬時節里長勢依然很旺,豆葉一根枝上三片,舒枝展葉,豆葉墨綠,它的藤蔓攀著籬笆墻瘋狂地生長,兩三棵就能長成一大片,盤枝錯節,蔥蘢一片,找不出哪里是頭,哪里是尾。但它終究也抵不過歲月的風霜,葉子有的已經泛黃,有的開始飄落,也許一場霜雪就讓它失去生機,但活著的每一天,它都是那樣燦爛。
  桐樹的葉黃了,葉落了,地上厚厚的一層落葉,預示著冬天真的來了。桐樹可是我最熟悉的一種樹木,家鄉的田野里種植著大量的桐樹,因其生長速度快,是很好的木材,深受人們喜愛。更重要的它的花很漂亮,紫色的花兒如夢似幻,是春天的原野上最靚麗的風景畫。每年五月是它的盛花期,那淡紫色的花形狀像一朵朵生機盎然的小喇叭,空氣中都是桐花清甜的香味,輕似夢,若有若無,惹得鳥兒藏身其中,嘰嘰喳喳地唱個不停,沉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三
  記得小時候,每當中午天氣炎熱時,干活累了,我就跑到桐樹下乘涼,有時候頭枕著大地,躺在桐樹下面,看那一縷縷陽光透過葉的縫隙,撒下點點碎花,感覺自己像在和太陽捉迷藏。深秋時節,花兒敗落之后,上面結滿了籽,小指頭肚大小,摸上去硬硬的,像小石頭,嘗一口,味道苦苦的。“一葉落而天下知秋。”經過秋風秋雨的洗禮,它的葉子黃綠相間,有些桐葉從墨綠變成了焦黃,隨風飄落,落地有聲,“吧嗒”一聲,那是它道別大樹的深情告白。冬季,桐樹的枯枝有時候會從樹上落下來,有的粗大,有的細小,我們喜歡拿著布袋到田野里去尋找桐樹枝當柴燒。
  這個初冬時節,我走過桐樹下,就在這些桐籽中間,我竟然發現幾朵春天里才盛開的桐花,真是生命的奇跡。這難道就是人們說的生命的逆生長嗎?
  柿子樹上的柿子已被摘光,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幾片橢圓形的葉子,顏色由綠變紅,漸漸地就落光了,有一種凄涼之美。不知為什么,看到柿子樹,總能讓我聯想到秋日里那滿樹紅彤彤的火柿子,無數的小紅柿子在風中輕舞,像一盞盞小燈籠,那美妙的畫卷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腦海中。
  遠處綠油油的是大片的麥田和油菜地。越冬的小麥精氣神十足,棵棵麥苗舒展著胳膊、腿,挨挨擠擠,歡歡喜喜,一行行,一壟壟,深深淺淺的綠在寒風中蕩漾,形成了冬天里最美的風景。在路旁、溝畔、河邊到處都能看到油菜苗的影子,一棵挨著一棵,葉子油光發亮,排列得整整齊齊,那生機盎然的模樣,讓我仿佛看到春天里金黃的油菜花爭相開放的場景,那滿眼的黃,像鋪了一地的金子,金燦燦的,一眼望不到邊,油菜花的香味惹得蜂飛蝶舞,讓人留戀忘返。
  “秋去冬又來,驚覺歲月深。”時光在花開花落,葉綠葉黃中一年將盡。回不去的是曾經,留不住的是青春。人生不光有光鮮亮麗的花樣年華,也有遲暮垂老的歲月滄桑。唯有懂得放下,灑脫地與過去告別,才能更開心地擁抱精彩的未來。
  品味初冬的韻味,尋找生命的奇跡,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讓人又充滿了希望。我分明在冬天里看到了春的影子,聞到了春天的味道。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飲食南北
下一篇:秋陽下的泉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