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見面

見面

湖邊的步行漫道,大約一米的寬度,一個人行走綽綽有余,兩個人并肩而行也可以,就是……

我這人走路喜歡低著頭,很少看前方,也不曾注意左右。忽然,被人堵住了去路,這才抬起頭來。

迎面而來的是兩位女同志,邊走邊聊著,聊到高興處了,居然忘記,需要給別人讓出個能夠一步跨過去的空檔來。我一腳踏在草坪上,側身閃過來了。她倆呢?似乎也感覺出什么了,哈哈地笑出了聲,并轉過身來向我揮揮手。然后,又繼續著她們的行程。

我知道,這是向我表示歉意。于是,我也向她們笑了笑,繼續著我的緩急之步。

“你知道嗎?”就在這時,我聽到了其中一人說道:“都是見一面,少一面的。大家聚聚,聊聊,反正也沒什么事嘛!”

“見一面,少一面。”什么意思?我不由自主地回過頭去,仔細地打量著她們。

這是兩位上了年紀的女人,看面相、身態,應該是60到70歲的年紀。從說話的語氣、神情上看,絕對是生活富足,精神愉悅的人。可是……

我們走的是反向之路,幾步之外,便是各自要奔的前程。我一邊走著,一邊想著。似乎想明白了,似乎又有些迷糊了。

“見一面,少一面。”聽起來,有些悲觀與沉淪,就如同走路,快要走到路的盡頭了,既不能前進,又不可回頭,還找不著前進的方向。

反過來一想,還是非常地有哲理。這人生吧,許多事都需要去經歷。然而,經歷過了,就有了不一樣的收獲。一次的經歷,就是完成了一段人生的旅程。旅程完了呢?

人與萬物相同,有來就有去,有生就有死,這是一條亙古不變的規律,誰都無法改變。

如今,60歲以上的老年一族,已然是社會主體成員的一部分。也就是人們泛指的,所謂的老年社會了。

隨著經濟的發展,醫療與社會保障水平的逐步提高,人們健康生活的指數,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增長。

不是說,人生70古來稀嗎!新世紀以來,人生百歲都不稀了。能夠享受80歲、90歲的人,比比皆是。

當然,整個社會,對老年一族給予了許多特殊的照顧,為老年人能夠最大限度地享受晚年生活,創造了一個最佳、最優的環境。

對于一個家庭來說,家有一老,如同一寶。因為,父母在,家就在。子孫們的背后,就有一座高大而又穩固的靠山。

然而,父母病了,身體弱了,直至生活不能自理了,侍候與孝敬的責任,只能由兒孫們來承擔。可是,社會的競爭,貧富的差距,加上兒孫們也在向老而奔,侍候與孝敬也必然會出現問題。

全社會都在思考養老的問題,也都采取了不同的辦法。比如,養老院,社區托養,醫養共建等。

一個老人晚年生活的質量如何,既有經濟基礎的問題,也有家庭幸福指數的問題,更主要的應該是每個人本身的問題。比如,性格脾氣、興趣愛好、人生追求等,都在左右著其一生的生活軌跡。

鄰居的L老先生,90多歲了,身體硬朗,思維清晰,生活完全可以自理。年輕時,只管做工作,家務事一概不管,就連經濟大權也不要,由太太全權負責。最大的愛好,就是喝酒。他喝酒,卻是嚴格控制“量”的。一天可以喝上一頓、兩頓,每頓卻只喝三杯,多一滴都不喝。幾十年如一日,從不改變。人送綽號,“老三杯”。

“老三杯”待人寬厚,心胸闊達,無憂無慮,不急不躁,更不無緣無故地與人爭權奪利,快樂瀟灑地享受著人間歲月的每一天。

“老三杯”的另一個愛好,就是寫詩填詞。寫了幾十年,有了成百上千首的詩詞,卻不向任何媒體投稿,不公開發表,也不結集出版。詩詞,只是他把玩、思考、游走時光的一種方式。

眼下,“老三杯”可是真正的高齡之人了,依舊參加一些社團的活動,偶爾還參與采風呢!步履穩健,精神矍鑠,思維清晰,不輸任何一個晚輩與小青年。

鄰居的另一位D先生,比“老三杯”小了一大截,大概70多歲吧。平生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任何嗜好。在職工作時,全身心撲在事業上,沒有別的牽掛。可是,走下風風火火的“舞臺”,沒有需要思考的空間了,一下子失落得無所適從,生活從此沒有了目標,人生……

D先生天天在家里待著,既無事可做,又不想出門。從起床到睡覺,大部分的時間,就是走幾步,坐一會兒。從北窗戶到南陽臺,從客廳到洗手間,來回地折騰,來回地唉聲嘆氣。總是認為自己有病,說心臟不好,吸氣都很困難,需要住院。到了醫院一檢查,只是功能不如年輕時了,并無大礙。有兩天咳嗽了幾聲,就肯定地說,肺出故障了,要治。到醫院拍了CT,也只是長了幾個結節而已。又過了幾天,頭有些頭疼,叫著要去醫院,說是不是“中風”的前兆。

有一天,一位曾經一起工作過的老同志來找D先生。倆人一見面,倒也沒有多少客套,說話直奔主題。來人說道:“老W前幾天去養老院了。他走得急,沒來跟你辭行,委托我來跟你說一聲。還說了,想要跟他‘見面’,就在視頻上見。”

說完,倆人半天都無話可說了,有分別的時間,卻沒有分別的理由。就在這時,D先生的老伴搭上了一句話。說:“他家H大姐還好吧?有些日子沒見面了。”

來人淡淡地笑了一聲,低沉地說:“走了,見不著面了。”

D先生也淡淡地笑了笑,沒說什么。從表情看,他是知道那位H大姐已經不在了。

來人走了。D先生站在門廳內,有些悵然若失,有些無可奈何,有些……

忽然,我明白了“見一面,少一面”的含義,一絲落寞的情緒裹挾著視線,感覺心里頭沉甸甸的。

恰在此時,經過秋意浸染過的一輪朝日從樓巷間冉冉升起,輕柔的光芒拋灑在湖面上,一縷縷地霧氣飄散著,像是一口碩大的蒸鍋,正在醞釀著人間那不能埋沒的絢爛。

我的思緒,不由得有了一個大大地反轉。不是嗎?人生從年少赴約,經歷酷夏,遇見金秋,再到……

我們見天見地見每一個人,天天見,歲歲見。無論見什么人,什么時候見,都是見了一面,多一面的。

人們要能夠保持“見一面,多一面”,還真的不易。假如我們都能向L老先生那樣灑脫、不羈,喝酒只圖三杯,視金錢如糞土,看名利若無物,率性而為,愉悅心情,生命的延長線自然也就無遮無攔了。

我們需要見面,見得越多越好。要讓見面成為一種期待,成為人生永恒的追求!

2022年9月23日寫于合肥翡翠湖畔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紅楓滿地的庭院
下一篇:飲食南北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