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流浪老貓

流浪老貓


  晨光熹微,寒風刺骨,時令已悄然進入冬季。我穿著背心、短褲,慢跑在城市的公路邊。多年以前我就有晨跑的習慣,中間斷斷續續,不過今年從夏天一直堅持到現在。
  六點不到,屋外仍然比較黑暗,穿梭于城市各個路口,一股冷風吹得人瑟瑟發抖。朦朧中,我發現斑馬線上有一個黑色的東西貼著地面,它長長的,可能是一只被汽車軋死的小動物,它的身體已經變得扁平,內臟擠出,路面只能看到少量的血。我不忍直視,但是又忍不住不看,彎下腰,湊近一點兒,啊!原來它是我的老朋友,那只可憐的流浪老貓。我的鼻子一酸,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丟了魂魄似的。
  二
  記得半個月前,也是在這里與它邂逅。
  那天早晨,天空下起了蒙蒙細雨,打在窗欞上嗞嗞直響。晨跑的鬧鐘響起的那一刻,我在床上翻來滾去,最終還是戰勝了畏難的心理,爬了起來,“身不由己”地向樓下跑去,運動神經一跳一跳的,像汩汩的沸水。一上路,小雨打在臉上、身上冰涼冰涼的,寒冷中帶有一絲“寒江獨釣”的愜意。每天規定五公里,大約四十分鐘,路線固定,在經過江畔紅綠燈交叉口時,發現一只肚子圓鼓鼓的母貓昂著頭半躺在地上,身上濕淋淋的,仿佛剛從水里撈起來一般。它絕望地盯著我。我停了下來,慢慢地靠近它,它變得焦躁起來,翹起了長胡須,眼光突然變得無比犀利,惡狠狠地瞪著我,“喵嗚、喵嗚”地發出警告聲。我只得退避三舍,萬一被它咬到那可就倒霉了。我往后退了幾步之后,它暫時放松了警惕,但是依舊發出悲慘的哀嚎聲。我仔細一看,原來它的右后腿被一根細鐵絲深深地勒了進去,鐵絲上還纏著一點白色的塑料垃圾袋,估計這根鐵絲已經纏了它好長時間,現在傷口都已經化膿了。顯然,它現在走路都感到很疼,肚子大大的,身體并不胖,憑經驗我知道這是一只懷孕的老貓。它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失去的可能就是好幾條小生命。小時候,奶奶告訴我千萬不要傷害貓,因為它是由九個和尚投胎轉世的。和尚是行善之人,自然受人尊重,因此我從小對貓有一種敬畏之心。
  三
  我想救助它,可是我出來跑步,身上除了手機什么也沒有帶。我若是回去拿藥箱(妻子是一名護士,這是家里常備之物),一來擔心它會離開,二來擔心過往車輛會將它軋死。于是,我打了電話回去,尚在熟睡中的妻子聽說此事,有些不耐煩地說:“多管閑事,一只流浪貓至于你這么操心嗎?”在我的耐心勸說下,妻子終于同意送來藥箱和一些貓食——昨天家里吃剩下的半條魚。
  我佇立在風雨中,冷得瑟瑟發抖,只得抱著膀子來回踱步。車輛漸漸多起來,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由自主地向我瞥一眼,有的問一兩句,有的冷漠地走開。我用自己的身體擋在貓的前方,示意司機朋友們繞開,雖然沒有人停下來幫助我,但他們還是依照我的指示開車,此刻我儼然成了一位交警。有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早晨去買菜經過這里,好心地問道:“這么冷的天,小伙子你站在這里干什么?”我指了指地上的老貓,老人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隨口說道:“好人啊,孩子。”
  等了好一會兒,老貓依然在痛苦地哀嚎,它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弱。我忽然看到一個撐著傘的女人朝我走來,沒錯,那是妻子。我從她手中接過半條魚,小心翼翼地丟到老貓的面前,它看了看我,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來。此刻它好像忘記了疼痛,可能饑餓比傷痛更可怕。吃完之后,它似乎變得溫順了許多,我嘗試著接近它,它沒有像剛才那樣齜牙咧嘴地敵視我。妻子不聲不響地離開了,一會兒,她到附近的早點店里弄來了貓糧,老板也是養貓之人,與我們比較熟悉。貓糧用一個小碗裝著,遞到它的面前,它先聞了聞,然后又大快朵頤起來。這回它徹底放松了警惕,我的手已經接近它的背部,想輕輕地撫摸一下,心怦怦直跳,萬一它翻臉不認人,那我可就慘了,疼痛流血不說,還得花錢、花時間去打狂犬疫苗。我的手輕輕地接觸它的背部,擔心的事并沒有發生,雨水將它的毛緊緊粘在一起,鼓鼓的肚子顯露出來,顯然這是一只懷孕母貓。它似乎理解了我的善意,我趁機拿起剪刀將它腿上的細鐵絲剪斷。那一刻,我仿佛拯救了一個瀕臨死亡的物種,自豪、舒心。妻子也打消了顧慮,蹲下來靠近它,用棉簽蘸上碘伏給它消毒,然后用繃帶綁緊。它總算站了起來,一瘸一跛地朝江邊和橋下走去。吃飽后,它的肚子更大更圓,我感覺它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目送它離去的背影,我不禁有點擔心起來。
  四
  后來,一連幾天晨跑,母貓總是偷偷地跟在我后面,眼睛里仍舊充滿一絲警惕式的恐懼,我假裝沒有發現它,只用眼睛的余光掃視它。看樣子它恢復得很好,腿上繃帶仍在。為了它,每天晨跑之前都會帶一點貓糧放在方便盒里,用手提溜著,邊跑邊四處瞅瞅,一旦發現它在附近,便放下方便盒并打開,等它吃完后,折返時再處理這個垃圾盒。可是有一天,它再也不跟在我后面了,我心里有失落感,不禁停下腳步,沿著江堤四處呼喊,可是沒有一點兒回應。記得之前我只要一喊“喵咪”,它準會叫喚兩聲。這回準是出事了,我不由地緊張起來,沿著江岸尋找,一路叫喚著,一直沒有回應。它不會真的出事了吧?我的心七上八下,久久不能平靜。我沒有放棄,繼續尋找,沿著江邊的蘆葦叢一直往下游找。
  突然聽到貓的回應聲,它在“喵喵”地叫著。我循聲望去,沒有看見它,它又叫了幾聲,這聲音好像離我不遠,我仔細地尋找,很快就斷定了它的位置。原來它在我身后幾十米的地方。我快速地走過去,掰開蘆葦叢,老貓露出了它那花白相間的腦袋,沖著我喵喵地叫著,身邊有四五只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的小貓,原來它做媽媽了。那一刻,我欣喜若狂,似乎比我的孩子出生還要高興。幾個小家伙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有的在喝奶,沒喝到的拼命地往里擠。這個窩處在枯黃的蘆葦葉之間,底部早已被老貓踏平了。雖說不能擋雨,但也還算勉強能擋風,在夜里應該是比較暖和的。我俯下身子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它們的小腦袋,老貓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滿情緒。我將隨身帶著食物放進了貓窩里,老貓立刻來了興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趁機,我解下了它腿上的繃帶,腿傷早已痊愈。
  看著這其樂融融的一家子,我放心地離開了。
  后來,我又送了幾次食物,等小貓長得大一點,老貓又出來覓食了。我不用再跑很遠的地方送食,和之前一樣將食物放在它經過的地方。
  五
  沒想到,今天卻發生了這樣的悲劇,我痛恨那個沒有人性的司機。我甚至跑到交警隊要求調出監控查出那個狠心的肇事者,可是警察微笑著表示,要是這種小事都來找他們,他們就連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了。
  小事?那也是一條生命啊!我無奈地走開,心亂如麻……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南研八友
下一篇:清晨的我腦子空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