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民工兄弟

我的民工兄弟

三十年前,老劉還是一頭青絲,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我喊他小劉,這位民工兄弟,跟他姐夫學成木匠,沒過正月門,小劉就隨姐夫扛著行李卷,坐車飄向各個大中小城市。在基建隊干木工活,那時候,沒有手機,小劉想家,就寫封信。一封信從他所在的打工城市出發,一路輾轉,到我手里,信封有時都磨碎了。他只有初中文化,不會花言巧語,信里內容無非是莊稼長啥樣?母豬下豬羔子沒?爸媽身體挺好吧,以及兒子的學習情況。關于七夕節,牛郎織女在鵲橋相會的日子。小劉還是有心人,民工嘛。賺一分錢,全是汗水泥水泡制出來的。他想著妻兒老小,舍不得浪費大錢。平時,他留意工地附近有沒有鮮花店,一打聽,一朵玫瑰好幾塊錢,能買很多白花花的大饅頭,頂他好幾頓午餐,加上買一束玫瑰的話,郵到老家,最快也得一周,收到玫瑰早枯萎了。
  怎么辦?這家伙跑到一家商城,買了一朵布做得藍玫瑰。也不知從哪聽說,一朵藍玫瑰象征著你是我人生的唯一。用一只牛皮信封盛著,七夕前就緊鑼密鼓郵寄過來。
  鄉郵遞員騎著自行車,來到我家門口,手中揚著那封信,說是我的信。我在院子里剁紅薯梗喂豬,手上被紅薯葉染得黢黑,往衣襟擦擦,奪過信,迫不及待拆開,媽呀!一朵漂亮的藍玫瑰,枝葉和花瓣栩栩如生,我將花捂在胸前,一行淚潸潸而下。家很窮,粗茶淡飯喂養的歲月,能說不是愛情?我需要的是一杯白開水,傻瓜給我的則是一片大海。雖然不是青翠欲滴的鮮花,布花可以擱置很久啊!
  二十年前,有了電話。小劉變成大劉,頭發開始脫落,腦殼中間近乎光禿禿了。他依舊一朵云似的,在各個城市飄。孩子也讀初中了,日子相比之前好了許多。能買得起鮮艷的玫瑰花,我卻不肯花這份錢。有買玫瑰的錢,給公婆扯一件擦汗衣衫,到集口割幾斤豬肉,包酸菜豬肉餃子,大人小孩改善伙食。
  隔三差五,大劉晚上,在宿舍外,借著美麗的月光,給我打電話,他嘴里不說想我,我清楚他內心一直牽掛著我。七夕節,對一個民工來說,不算什么節日。大劉很認真,那朵藍色布玫瑰花,仍然放在我們結婚時,做得立柜上,隔段時間,我就用碘酒擦拭一下,看上去像才買來得一樣。生活環境改善了,大劉會在七夕節頭幾天,自外地快遞來一件裙子,或者褲子。他選衣服的眼光比我強,我穿起來很合身,也有品味,基本是我喜歡的款式和面料。穿著大劉快遞來的七夕禮物,走在村子大街上,惹得女人們七嘴八舌,夸獎大劉疼老婆,懂女人,我的心里也是暖暖的。在村里,我是為數不多過七夕節的女人,有大劉在,我年年都會過一個生動的七夕節。
  這十年,我和老劉,兒子,喬遷進城。在小縣城有了棲息地。老劉呢?外甥打燈籠__照(舅)舊,過了正月出門做木工。手里有點積蓄,兒子也在本市上班了。老劉的腦殼越來越禿,锃亮,像十五瓦燈泡。互聯網時代,我們表達思念之情的方式,從寫信到打電話,直至現在視頻語音,方便快捷,視頻一開,兩個人就如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辨識度高,有什么緊要事,視頻就解決了。那些相思的話語,都在視頻里流水潺潺了。
  昨天晚上,七點來鐘,老劉和我視頻,告訴我,在拼多多上給我訂制了一串鉑金項鏈,錢不多,一百九十九。寓意,長長久久,做為送給我的七夕節禮物,后天,也就是七夕節那天會由京東快遞送達。盡管這條鉑金項鏈,價格不貴,于我很有意義。老劉是民工,我也是民工。汗珠子摔八瓣,弓著腰行走的人生,只要他心底有我,即便七夕節什么也沒給我買,他平安就足夠了。
  愛是互相的,這些年,我的民工丈夫,給我七夕節禮物時,我不忘回饋他,東北冬天出奇的寒冷,我忙完地里的農活,月色如水的夜里,在一盞燈下,為老劉織一套毛衣毛褲。不一定要七夕節送給老劉,一般是晚秋,剛撒冷時,郵寄給他。另外,七夕節我也有一份愛傳遞給他。那就是每年七夕,我必寫一首情詩,有時是散文,還有小說,借文字來向我的民工丈夫告白。我大致算了算,光給老劉寫得七夕節文章,發表在報刊雜志上,也有幾萬字!假以時日,我會出一本集子,專為老劉量身定做的文學集子,將我們婚姻內度過的每一個七夕節,收藏,出版。夕陽西下,枯藤老樹昏鴉,我和老劉,守著一爿小院,一座老房子,門口一條河流,讀著我對他說得情話,頤養天年。
  原來在小說里海誓山盟的愛情,落實在現實中,不過是一杯溫吞吞的白開水。所謂的地久天長,更多的是兩個人的雙向奔赴。再濃烈的感情,也經不住時間的蹉跎與沖淡。從簡單瑣碎的日常,一段一段裁剪拼湊的,不僅僅是一座房子的堅固溫暖,一家人的歡聲笑語,最主要的還是親情,血濃于水的親情。
  小雪到了,老劉視頻里說,工地的活兒結束了,十幾個木工住在一樁爛尾樓內,沒有暖氣,沈陽的氣溫,白天十攝氏度,夜里零下四度。老劉咔咔咳嗽,說感冒了。鋪得電褥子,也抵不住破玻璃門窗,竄進來的冷寒流。他著急回家,在外打拼的泥腿子,哪個不著急回家?工程是竣工了,一年的工資還沒到手,走不了。老劉他們緊鑼密鼓追著負責人要工錢,上火了,嘴上起兩泡,火辣辣疼。吃了幾片牛黃上清片,說強了。每天十幾個人吃碗泡面,一大早就去項目部堵負責人追討工錢,對方答應不錯,說,周一就解決。周一沒動靜,老劉他們一商量,不行就去總局要,或者到勞動局告。
  我只能勸老劉,好事多磨,慢慢來,總有峰回路轉時。夜闌人靜,不止一次想過,一朵云一樣,飄來飄去,終有老了的一天,做不動木匠活,扛一起一根木頭,怎么辦?老劉也奔六十的人了,木匠手藝排不上用場了,去哪個商場,店鋪做零雜?老劉還不肯。年輕時,跟著公公學過修鞋。實在山窮水盡,就在城市某公園,廣場一隅,支把一個修鞋攤兒。天熱了,撐一把太陽傘,傘下,擺兩三只馬扎,誰來修鞋,坐馬扎等一會兒,說說話兒。冷了用塑料搭一個小窩,坐在里面,修鞋。有了老主顧,租一個小店面,修鞋,兼著收發郵件,一舉兩得。我呢?寫稿子,到午飯時,做好飯菜,兩個人就在租屋吃一口。真正夫唱婦隨,再也不受兩地思念之苦。當然,這只是我對明天的一個規劃。老劉也點頭了,我們居住的城市,屬于中等發展中城市,距離黃海近。坐106公交車二十分鐘就抵達海洋大橋,站在大橋上看黃海潮落潮漲,日出日落,那是一種很幸福的事情。特別是和老劉在一起,然后,去碼頭坐一坐木船,讓海風吹拂著我的長發。聽海鷗在廣闊的大海上歌唱,春天那陣,老劉和木匠回來小住幾日。我倆拿著刀鏟,挎著小竹筐,騎摩托車來海邊,長長的海岸線挖婆婆丁,芥菜。夕陽西下,返回。婆婆丁洗干凈,蘸大豆醬,就著黃燦燦的苞米粥吃。平凡人的日子,點點滴滴都是煙火味,你能說,這不是愛情?
  疫情三年,老劉依舊在各個大中小城市穿梭。這三年,我經歷著父親的兩次手術,母親三次手術。又都是大手術,我和弟弟,陪父母走在抗癌的路上。老劉是民工,我也是。家并不富裕,但在父親母親住院手術治療時,老劉毫不含糊,第一時間來電話,詢問老人病情,微信轉賬給我。那一刻,我落淚了。所謂的風雨同舟,無非是老劉這樣的,不管有多艱難,他會義無反顧陪你,走過一程又一程。我常常在想,愛人間的相濡以沫,該如何詮釋?這個外表粗枝大葉,不善言辭的男人,他做到擔當的同時,也為我們的父親母親撐起一片天。
  在網上看過讀過很多夫妻,有一方重病,另一半絕塵而去,甚至提出離婚,卷走兩個人共同財產。老人患病,子女不聞不問的案例,值得欣慰的是,老劉很有責任心。
  明天和意外不知哪個先來,那就好好珍惜今天,珍惜眼前人吧。山高水長,老劉,你陪我一生,我豈能辜負?!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十月的小陽春
下一篇:南研八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