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加點甜


  母親體弱,隔三差五要去醫務室拿些藥。拿家來的藥,每天三餐后均得服用。
  是藥三分毒。父親對母親吃藥這件事上常常心不甘情不愿,可又能怎么樣。
  那也沒辦法,我總得緩解病痛吧。母親窩在炕上,蜷縮著身體,急咳一陣子。
  父親注視母親的眼中滿滿的疼惜,是啊,也是沒法。
  有病亂投醫。要不咱吃點中藥試試。轉天,父親真給母親去附近的村里,淘換來中藥。
  父親又去七里之外的大商店,買來砂鍋。在我家廚房旁邊用磚塊壘起小灶,專門給母親熬藥。
  中藥在砂鍋里咕嘟嘟冒著熱氣,藥味躥出多遠,父親的憧憬就多遠。
  藥熬好了,褐色的藥汁被父親用小瓷碗盛著,端到母親面前。中藥是奇苦無比,但良藥苦口利于病。父親一邊說一邊教母親,捏著鼻子,一仰脖就咕咚下去了。
  母親皺著眉,低聲抗議,你喝個咱看看。
  父親說,我又沒病,喝啥,要不你涼一下再喝。說完,他扭頭就出門去。
  母親喝下藥,拿手背堵住嘴,腦袋隨著身子抖幾抖,那種苦實在無法形容。
  就在母親喝下藥去時,父親手里拎著一個紙包進門。以我饞貓的經驗,這個紙包里是點心,因為那個包裝紙是小賣部里包桃酥和橘子瓣糖果之類用的。
  父親小心翼翼地打開包裝紙,一小堆白砂糖裸出來。
  糖,是白糖。我吆喝一聲。趕忙閉住嘴,用期待的眼神打量著父親,以待得到允許,可以吃點甜。
  父親捏起一小撮,小饞貓,解解饞吧。這是給你娘,解藥苦的。我買來遲了一步。
  我不舍得一口咽下化開的白糖,而是一小點,一小點的慢咽。生怕口中的甜無處尋覓。
  母親用手指沾了點白砂糖放在舌尖,她說,苦藥的生活需要加點甜。父親嗔怪她,你多吃點。母親卻說,多少是多,嘗點甜頭就得了。看母親一貫秉持細水長流就怕沾多了的謹慎勁兒,真讓人心疼(這也是因為當時物質匱乏造成的)。
  白砂糖被母親裝在罐頭瓶里,束之高閣。可母親總在家里包餃子的時候,包幾個糖餡的小餃子給我們解饞。就像她常說的,苦藥一樣的生活需要加點甜。我們更是樂于換換口味,吃個甜甜的糖餃子。
  二
  前天,鄰居老趙給他老爸買了不少大桃酥點心。老爺子快八十歲,就好吃大桃酥,也算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我對著迎面而來的老趙,大桃酥很令人羨慕啊。
  老趙大嘴一撇,哈哈,老爺子就好這一口。他老人家說了,酸甜苦辣咸的生活本來就有甜。適可而止的嘗嘗,不為過。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老爺子眼瞅著就要八十歲,那還能再活個八十歲?吃點就吃點唄!
  老趙停住腳步,看看手里拎著的點心,繼續說,老爺子從三歲就沒有了爹,跟著我奶奶缺吃少穿,從苦日子里泡大的人,可不能缺了這個甜味,你說是不是?他瞅瞅天上已經西斜的太陽,又開始走,我得趕時間坐車給老爺子送去,回聊吧。
  我點點頭,目送老趙的背影,是啊,人老了,在生活中適當的加點甜,況且這個甜來自兒孫,絕對稱得上是一種幸福吧。
  三
  現在來聊聊我的一位同事——老李。
  老李比我大幾歲,個頭相對矮小,干活從不拖泥帶水,是我們工友當中最能干的人。領導一直委任老李當班長,帶著我們幾個組員。在老李的帶領下,我們班組完成領導布置任務方面更是首屈一指,年年被評為先進班組。
  老李對人未語三分笑,整日里嘻嘻哈哈,她給接觸過的人多留下為人開朗,家庭幸福的良好印象。沒想到,破壞這個印象的事很快就發生了。
  那是一個中午,吃過午飯,我們幾個人飯后正在收拾餐具,有說有笑。
  老李的老公出現在車間里。他面紅耳赤,帶著渾身酒氣,一看就喝高了。他走起路來東搖西晃,一腳深,一腳淺地趔趄到大家跟前。只見他一臉怒氣,通紅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仿佛就要從眼眶里面跳出來,看他那架勢像要隨時隨地跟誰拼命似的。大家退避著,他看到老李,拿一手指著老李,另一只手握成拳頭,看樣子,時刻準備著要出手打人似的。
  老李聽我們吆喝她老公駕到后,從最初的不相信到確實看見老公的模樣,她笑對老公,氣定神閑,穩如泰山,坐在原地。當老公來到近前后,她都沒有再拿眼皮撩老公一下,仍舊在那里擦餐具。
  她的老公結結巴巴開腔,我的那個手套……去哪里了,我找了一上午……都沒找見,是不是你……你偷偷的給你娘家了?
  老李低著眉眼,擦餐具的手都沒有停止,也不看老公。她就靜靜地擦著餐具。手套是你自己存放的,我就沒有動過,再說,我給娘家的都是我個人發的勞保,與你無關。
  氣氛很尷尬,我們都插不上話,畢竟是人家的家事,我們也不好搭腔,更不知道怎么勸架,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車間里寂靜一片。
  老李老公聽完媳婦的解釋,脾氣略微緩和一些。他看看周圍的我們沒有搭腔,可能意識到自己的行徑不太合適,于是給自己找個臺階,要是找不到,看你回家,我怎么收拾你。他一邊嘟囔,一邊轉身歪歪扭扭的出了車間。
  我偷著看老李,她還是面不改色,不緊不慢在擦餐具。我就納悶,老李是怎么做到如此鎮定自若呢?是不是在家里經常被老公這樣欺負呢?
  時間不久,老李老公又來了,形同上次一樣找事。這次老李被冤枉得氣哭了。
  我們開始覺得老李的婚姻生活如此糟糕,她又何必委曲求全。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語,把話扯到了離婚。沒想到老李淚眼婆娑地看著我們,反駁道,才不呢,我可不干那樣的事。誰家不是一地雞毛。再說我還有個盼頭,盼著孩子長大,結婚生子,然后我要抱孫子。
  抱孫子?抱孫子你就不苦了,你的生活就甜了?我們替她打抱不平。
  對,有目標,有動力,就像原本吃著苦瓜,現在含進嘴里是糖,雖然這塊糖很硬,很難消化,但它架不住我鍥而不舍地咂摸。咂摸著,咂摸著,糖就會化,就出來甜味,再苦再累的生活也就甜了。對著老李的反駁,我們竟也無言以對。只有讓時間來證明一切。
  如今,老李真的盼來孫兒。生活的這塊硬糖真就被她咂摸到化開,我想,現在她生活的滋味肯定是甜甜的。
  四
  我還發現生活中的另一種甜。
  小區做核酸檢測,我做了一次志愿者。在采樣期間,社區的工作人員接到投訴電話,內容是工作人員在采樣時把一位被采者的假牙給捅掉了。登時,倆位采樣工作者立馬回顧采樣過程,其間就一位很壯的小伙子出口埋怨過,隨后被他的愛人推走,其他再無異樣情況發生。這個投訴電話搞得采樣工作者的情緒低落下去,其中一位還說他今天覺得格外累。無論事情結果怎樣,工作還得繼續。我們彼此之間加油打氣。快到采樣結束時間,一位做檢測的女士對采樣工作者說,你們太辛苦了,謝謝!瞬間,我被這句話感動到。那位表示過累了的工作者講,她聽到那句謝謝時,就好像別人送給她一顆甜甜的糖果。本來腰酸背疼的身體忽感通泰,內心深處的累減輕許多。
  一句溫暖人心的話也是一種甜,這種甜可以令人身心活躍,開心快樂。
  生活本是五味瓶,如果覺得累了,就用休息緩沖;如果覺得悲了,就用高興替代;如果覺得苦了,那就換個角度看問題。
  甜,不單單是一種味覺器官的感受,也可以是心靈的撞擊而迸發出來的感受,它可以治愈人世間多樣化的苦楚。
  所以,無論如何,我們要用心給自己的生活加點甜!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