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思念媽媽

思念媽媽

清晨,我從愛人急切的呼喚聲中醒了過來。原來是我時斷時續嘶啞的嗚咽聲又驚醒了愛人,他拉著我的手,問我又夢見母親了?
  我睜開眼,熟悉的屋子和熟悉的愛人在晃動,只是夢里的母親又不見了。
  莫非在夢里才能和母親相見?
  我貪戀母親向陽花一樣開放的笑容,我迷戀母親如燕子呢喃的柔聲細語,我放不開母親那雙拉著我長大溫熱的手,我不想失卻母親活著時給予我的美好,而這一切來自母親的擁有,現在唯有在夢里才能得到!我再次閉上眼睛,流著淚循著夢的蹤跡,尋覓著母親,想要留住千年萬年都活著的母親。不想睜開,怕一睜開眼,就永遠,永遠的看不到母親了!
  止不住的淚水和來自夢里的傷悲,匯聚成一股洪水沖擊著胸口的痛,逼迫我睜開了雙眼。透過窗戶射進屋子的陽光,象一只溫暖的大手想要擦拭掉流淌在我臉上的淚。又是一天新的開始,窗外的風景依舊美好如初,獨獨改變了的是我成了一個沒有媽媽的人。
  愛人去上班了,休假的我一個人待在家。屋子出奇的安靜,平素喜歡安靜的我,卻怕了獨處時的靜。靜得心發酸和生疼。我蜷縮在沙發的角落,看電視要特意把音量調高一些,營造出屋子里不是我一個人的假象。聽歌時,聲音大到仿佛我跑在沖鋒陷陣,廝殺聲沸騰的戰場上。自母親去世后,我害怕了獨處和安靜。朋友說,那是因為媽媽的去世,我的心變的孤獨了。
  
  同事小瑞說,像我這樣的中年人還看不開老人的去世,我是她遇到的第一個人。
  是啊,我無法看開母親匆匆辭世的遺憾,我無力接受母親離我而去的現實,思念她,是我醒不來的夢和傷悲。
  我發朋友圈說,又想念媽媽了,小史妹妹留言說,慢慢想,慢慢念,想念的日子還很長,很長……
  白天我照常的上班,下班,晚上,當黑夜席卷而來時,我是夜里哭泣著找媽媽的孩子。
  
  
  他們都說今年的冬天一點都不冷,可我早早裹起了黑棉襖,有人問我不熱嗎,我竟木訥不知所語。只答了句,今年我的冬天冷的早。留下有些茫然的問客,我獨自晃在鋪滿落葉的小路,遠處,恍惚間,我看見泛著白銀的陽光下,曬著太陽的母親向我招手。
  想起去年這個時候,我還和母親生活在一起。早晨起來我給母親做好早點,她早已像個聽話的寶寶,乖乖的坐在餐桌前等著吃早點。母親咬一口她喜歡吃的茄包子,孩子似地說著好吃,好吃,夾一筷子青菜,又喊一句好吃,喝口熱湯,繼續歡愉得說好吃好吃。一早晨,整個屋子充盈著母親柔聲柔氣,快樂呼喊的好吃,好吃。我輕輕捏住母親褶皺的臉,嬉笑著打趣她,你這個老乖乖,每天都說好吃,好吃,嘴甜甜的就想騙我給你做好吃的。母親笑得每一道皺紋都象菊花瓣在飄動。上班出門時,我和母親說聲再見,母親則調皮得向我揮揮手,回句goodbye。
  有母親在的場景,仿若就在昨天,一幕一幕映現著,涌動著……那么活生生的母親,卻說走就走了!
  
  我抬頭凝視著冬日晴空,天碧藍如洗,純凈的不摻一絲雜質,母親的笑容再次映照在空中,眼淚又無聲的奪框而出。風吹過我的臉,我想起母親撫摸我的手。云飄進我的眼,象母親等待我回家的身影。我掙扎不出母親離我而去的悲傷,我不愿從有母親的夢中醒來,怕醒來后,母親的笑容碎做一地落花,怕她瘦弱纖小的身影隨夢而去。怕喊一聲媽媽,卻再沒有應答!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