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里的枇杷花


  今年四月初,孩子們從花卉市場買回一棵枇杷樹,興沖沖地把它種在自家小院中。八歲的小孫孫更是高興得又蹦又跳:“奶奶,馬上就要吃到枇杷啦!”。啊,的確,幾個枝頭上都有一簇簇黃豆粒大小的果兒,毛茸茸的,好像尚未睜開眼的小雛鳥,煞是喜人。
  我們都興奮地盼望著。然而,十多天過去了,“小雛鳥”們卻依舊靜靜地蟄伏著,毫無動靜。
  一晃就到了五一節。這天一大早,便聽見小孫孫在院子里歡叫:“奶奶,快來看啊!枇杷都長大了。”啊,可不是嘛,暖暖的陽光照著樹梢,小小的果兒仿佛一夜間變大了,一枚枚綠油油的,顯然有枇杷模樣了!
  此后便幾乎是“見風長”了。眼看著果兒由綠轉黃,像一顆顆亮晶晶的大葡萄掛在枝頭上。
  我歡喜地把照片發到群里,大伙都紛紛點贊。“不過”,小王提醒道:“當心被鳥吃了喲!”原來她家也種有枇杷樹,每年結果的時候都會遭飛鳥啄食,拉上網子都擋不住。
  呀——我不禁擔心起來。但,看著那一個個嫩黃水靈的小枇杷,哪舍得摘呀。直到有一天,忽然發現,最大的那枚果兒已被啄出了一個窟窿!這才痛下決心把所有的果子全都摘下了。
  黃橙橙的枇杷放在雪白的瓷盤中,一個個圓潤如玉,馨香四溢。大大小小足足有十八九個呢!全家人都甚為歡喜。小孫孫更是迫不及待,剝開一個便塞進口中:“吁——又甜又蜜!”他吸著哈喇子,搖晃著腦袋:“比奶油冰淇淋還好吃!”
  哈哈,小饞貓。我們都被他逗樂了。不過,的確“好吃極了”:輕輕撕開一點果皮,便可看到晶瑩剔透的果肉.輕輕咬一口,頓覺滿口生津,那清香軟甜的滋味,真是難以用文字表達。
  “剛摘下的鮮果就是不一樣!”兒子也頗為贊賞。
  “ok!米易枇杷,果皮薄,肉質細,味甜、品質佳!”媳婦更是妙語連珠——原來這是她選購的枇杷樹的廣告詞。
  全家人都喜笑顏開。
  更令人欣慰的是,此后,這棵枇杷樹更鉚足了勁頭:眼見得綠葉一片片向上伸展,小樹一天天繁茂、高大。
  就這樣一直長到了十一月初。
  我忽然發現,濃郁的綠葉間長出了一個個,不,應該說是一串串、一簇簇棕褐色的小粒兒。莫非是——花苞?但,都什么季節了,難道,難道它還會在冬月開花?不會是因為這兩天陽光特別好,它,搞錯季節了吧?也許,過兩天便會凋落的。
  但,令我驚喜的是——兩三天后,毛茸茸的花萼間已然綻放出一簇簇黃白色的小花。花雖不艷也并不搶眼,但細細一聞,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立冬以后,更是滿樹花團錦簇,幾乎每個枝頭上都有一簇,遠看竟是白花花的啦!
  啊,見過寒冬里的臘梅花,可從未見過別的什么樹在冬天開花!小小的枇杷哪來這股勁頭,莫非它,一年要結兩次果?我急忙上網去查。啊,原來枇杷就是在冬月開花:“枇杷的花期一般是在11-12月份,花朵開敗之后會結出小果實,果實一般在來年5月份左右成熟,被稱為‘初夏第一佳果’。”
  啊,這不就是我家小枇杷的精準寫照嗎!無怪乎它的果實會那么清甜——經過了寒冬的歷練,吮吸了霜雪的精華,釀出的佳果自然是無可比擬的啦。
  我不由凝神仰望,仔細端詳,遠遠近近,照片拍了一張又一張;那寒風中的滿樹小花也愈發搶眼,像雪花,像星星,還歡快地眨呀眨。
  啊,冬月里的枇杷花!你和臘梅同季開放,雖不如梅花鮮麗清香,卻在風雪中默默孕育著懷中的果兒,安之若素,怡然泰然——不是梅花,勝似梅花!在這疫情肆虐的當下,你更像一樹希望的火把,慰藉著艱難度日的心,彰顯著生命的從容與淡定。
  我不由想起楊絳先生在《百歲感言》中的結語:“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啊,冬月里的枇杷花,你生動地詮釋了百歲老人的睿見。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父親省錢
下一篇:周家往事(散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