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手機

手機

手機,一說起這個字眼,首先便想起了葛優、張國立等人演的電影《手機》。影片說的不僅是手機,而是手機之外的許多事情,記憶猶新,令人捧腹。

如今,手機的功能、作用、故事,比《手機》演繹得更豐富,更精彩,更現實。

要說手機,先得說電話。

世界上第一部電話,是1875年由美國人貝爾發明的。1902年,美國人內森,發明了第一部無線電話裝置。1904年,內森又研究出了第一部移動戰地電話。1973年,美國的摩托羅拉公司推出了“大哥大”,正式開啟了手機時代。

從1875年到1973年,不過是78年的時間跨度,世界上有了電話,還從有線轉變為無線,其發展速度,可以說是日新自異的。

但是,這只是美國和歐洲國家風行。20世紀初,中國才開始使用電話。改革開放之前的很多年里,電話,也只能在機關、企事業單位里見到。

80年代初,我生活的小縣城,電話開始普及,便進入百姓家庭了。但是,才起步時,是循序漸進,逐步實施的。第一批投放300部,特為機關干部們準備的,每部400元安裝費。當然,這一批我們這些小百姓家都無緣。第二批、第三批投放時,才給了我們機會。不過,裝機費調升到每部機800元了。雖是漲了價,總算可以實現“電燈、電話”的夢想了,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進入90年代,有了能呼叫的通信設備——BP機,也叫呼機。

一夜之間,辦公室里,大街上,很多人的褲腰帶上,都扣著個BP機。一聽到響聲,所有能聽見聲音的人,都摸自己的褲腰。然后,拔出來看,即便不是自己的響了,也是橫豎的看一大會兒,似乎那才是現代人的象征。

當然,BP機也是從低級,向高級發展的一個過程。先是數字的,后有了數字加文字的。有了后一種的,就像是領導干部們的座駕,從普通桑塔拉,換成豪華桑塔納那樣,有面子,有分量。

也就是在這一時期,“大哥大”出現在中國人的面前。其實,“大哥大”是移動的通信設備,也就是無線電話。因為,個頭大,又因為上市時價格昂貴,只有少數的“老板”們才能用得起。便得了這么個,既現實,又響亮的名字。

不過,“大哥大”并沒有流行多長時間,個頭很小,真正能在掌中玩轉的手機時代,便不期而遇。而且,個頭越來越小,功能越來越多,花樣也越來越繁。直至今天,手機與我們每個人來說,不是一個簡單的物件了。既是手上的通信設備,又是工作、生活、娛樂…… 不可缺少的人生伴侶了。

有人說,如今的手機,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人的一天,可以不吃、不喝。饑渴、饑餓,可以忍著。卻不可以沒有手機,沒了手機,人就好像被拋棄在汪洋大海之中的孤島上了,四周是滾滾的波濤,上摸不著天,下登不上地。眼前的一切,皆是荒漠。心在一片蒼茫之間孤懸著,與世界隔絕,與萬物無緣,與精神分裂……

說了半天,無論是電話、手機,對于我,有什么淵源呢?

我工作時,趕上了BP機,也趕上了手機。當然,BP機,數字的,數字加文字的,價格都不是很貴,我們能夠玩得起。手機呢,尤其是在“大哥大”風行時。我是機關工作人員,褲腰帶上只能掛著BP機,有人呼我了,趕緊找電話,給人回,解決應該辦的事。“大哥大”,只能看別人拎在手上,捂在耳朵上。其他的,什么也沒想。

我擁有的第一部手機,是摩托羅拉的,能翻蓋,不須拉天線,比“大哥大”小了很多,還是比現在的手機大了不少。其實,這部手機也不是我買的,是別人送的。

有了手機,跟沒有手機,那可真的不是同樣的人了。雖然,我不是老板,是為國家做事的公務人員。同樣,也有許多電話,公事、家事,都離不開通訊聯絡。有些事,有些時候,是可以的打電話的。現在,電話在手,怎么能不打呢。不打電話,還要電話干嘛?打電話,不僅是在處理私事、公務,也是在顯示著一個人的身份呢!

你打了電話,或是電話有人打進來了。在你拿起電話,貼向耳朵的一瞬間,會有很多雙眼睛轉過來。那一刻,你在電話上說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拿起的是電話,是“大哥大”,是手機。別人還都沒有,你卻擁有了,還有人在找你。你是什么人?還用說嗎!

后來,手機越來越小,幾年下來,也不知道換了幾部。現在,我用的手機是小米的,超大屏幕。能打電話,能看視頻,能導航,能支付,能計步……還有很多功能我都不會用。

不過,我最喜歡的,是能夠在手機上作詩、寫文章。近幾年,我的情況有些特殊。要當好“研究孫”,把控兩個寶貝孫子的吃喝拉撒,時間便緊了些。可是,我又不愿放棄幾十年的愛好,想讀書,更想寫點東西。卻苦于時間零散,不能集中,無法在書桌前、電腦上精心馳騁。有了手機,只在手機上安裝個“筆記”類的軟件,再與電腦連接。手機上寫,電腦上編,既方便,又快捷,還不耽誤各項事務,此乃一舉多得。

眼下,我能夠坐下來的時間,是在每天的中午。此時,大孫子上學不在家,太太、二孫子睡覺了,我便暫時解放了。我的習慣,是歪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思考問題。能瞇一會,就瞇著。睞不了,要么看電視,消遣著。要么,有了想法,有了題旨,就掏出手機,寫上幾句、幾段,甚至一篇文章。或者,一首詩,一闋詞。

若是不想看電視,也沒有詩詞、文章可寫了,便打開過去的文章,看看,改改,都是不錯的休閑。

世間的事,就是怪。手機給我們帶來了精彩、方便,手機也同樣給我們帶來了很多負面的東西。

如今的中國,以及整個世界。只要是個人,手里拿的,口袋里、包里揣著的,都是手機。大馬路上,商場、超市、寫字樓里,無論是走著,坐著的人,幾乎都在看手機,就連蹲在廁所里的“方便”者,也在看手機。

手機里有什么?不用問,都知道。因為,手機不僅僅是打電話的工具,更重要的,是連接互聯網的載體,或者叫終端。互聯網上流行什么,運營什么,手機既可以接收,也可以制作、傳播,不說萬能、千能,百能是夠了。所以,只要擁有手機,就擁有全人類。

人們看手機,在手機上了解信息,掌握資訊,算是最起碼的需求了。

但是,要掌握這等需求的,得分時段、場合。不然,便會壞事的。

這不,有人走著走著,一頭撞在水泥墻上了。有人在廣場上看孩子,愣是將孩子給弄丟了。有人開著車呢,卻追尾了。有人…… 嘿,都是看手機給鬧的。

這樣的鬧騰,還都是小事。有人自己喜歡在手機搗鼓,還帶著孩子看。當然,孩子看手機,主要是看視頻,玩游戲。成年人看手機能上癮,孩子們同樣也容易上癮。可是,手機屏幕小,不能跟電視比。看得時間長了,眼睛便看壞了。更重要的,是上癮了,學習便出了問題。

讓人不解的是,手機制造商,還專門為孩子們量身打造了“手表電話”,讓小學生,甚至是幼兒園的孩子都使用手機了。這是好事呢,還是壞事?

按道理說,手機在互聯網的作用下,功能齊全,內容豐富,給我們的工作、生活帶來了便利,是件“利好”的大事。可是,有些人禁不住誘惑,不能把持自己的那顆賊心,盡干些利欲熏天,色膽包天的事,導致前程喪失,家庭不和。毀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有一位朋友,外表看起來老實厚道,是個持家過日子的人。不知怎么了,有點“好色”,總是喜歡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幾十年過來了,盡管愛折騰,依舊只是普通市民一個,頭上無冠,口袋里沒錢,玩不出什么花樣來。自從有了手機,花樣的生活迭出精彩。在手機上,通過QQ、微信,還有什么交友網站,三天兩頭的,找人、換人,聊人生、談感情、敘生活,整天搞得神出鬼沒,顛三倒四,不人不鬼的,忘了日月陰晴,不思茶飯米糧。

但凡做這樣事的人,自以為天衣無縫,沒人知道。且不知,都被左鄰右舍看在眼里,躲不掉,賴不得。老婆天天吵,家人天天勸,弄得雞犬不寧。而且,鬧一次,摔壞一部手機。摔著鬧,鬧著摔,成了家常便飯。

有段時間,似乎好了些,不再玩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卻……

人家改了,改在手機上看黃色的視頻,白天看,夜里看;市場上買菜看,無人時偷偷在角落里看,最輕松、最便捷的,是坐在馬桶上,開著水龍頭,大張旗鼓地看。

自然,紙是包不住火的,家里翻了天,雞飛狗跳,鍋碗瓢盆滿地碴似的鬧。這個要上吊,那個要跳樓。這個要離婚,那個要……街坊鄰居,親戚朋友,沒一家得安生。

有一天,他那三十歲的兒子,與一位熟悉他們家的叔叔聊天。叔叔道出了“牛人”的本事,便說了一句“男人可以愛美,男人不可以好色。即便好色,也不能無品位,沒道理的好色。尤其是一大把年紀了,仍然不改,不顧家庭,不顧子女,死皮觫臉,沒有羞恥,便是品德出問題了。”

叔叔的話刺痛了那位孩子。這孩子,反目成仇,說“叔叔不能不尊重人。不尊重我父親,我是不答應的!”

叔叔笑了,說“孩子,人與人是平等的,都是要人尊重的。可前提呢,得先尊重自己。做人、做事,值得人尊重,才會有人尊重你。你不懂得潔身自愛,很好地尊重自己,誰會尊重你?”

其實,那孩子是沒有錯的。古今中外,誰會忍受自己的父母、先人不被人尊重呢!

由此,就要說另一個問題了。生活在塵世間的每一個人,不僅要為自己活著,還要為后代活著。有道是根紅,才能苗正。劉邦、朱元璋是平民出身,他們父輩先人也都是平民百姓。可是,他們當了皇帝,首先要做的事,便是追封自己的父親,要封個皇、王什么的。道理很簡單,先考是皇、王,他們成為皇帝,才有淵源,才名正言順,才可以堵住天下的悠悠之口,才能萬載承繼,才能說得清這天之子的由來。

可惜,那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什么樣的人,都做了哪些能給他長臉的事。當然,即便他都知道,在外人面前,也是不能承認的。

當然,我說的這個事,只是個小插曲。就問題的表象看,都是手機鬧的。很多時候,總讓人想不明白。在社會進步、繁榮的同時,是科技的高速發展,是新生事物的層出不窮。給人們的生產、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按說,我們應該以積極向上的精神,以陽光燦爛的心態,充分享受科技發展的成果。手機,只是一個物品。是物品,就有利弊之分。用其利,廢其弊,更好地為我們的工作、生活服務,才是正途。

可以預見,若干年后,手機還會向更廣泛的層面,更方便的功能,更高的層次發展。若不能給人類增添正能量,不能適應、引導社會主流,只能被“一小撮”人,在角落里,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豈不冤哉!

2020年1月28日寫于合肥巢湖之濱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布鞋,穿透時光的記憶
下一篇:包谷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