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堯城看秋天


  經過一番熾熱的酷夏,天,總算涼了起來,空氣里完完全全有了秋天的味道。人也終于能夠長舒一口氣,享受著秋風帶來的快意。
  天高云談,小風悠悠,在這美妙的季節里,最想做的事是踏秋。秋天,碩果累累、白蘭花開、丹桂飄香。何不出來走走,領略自然界的大美秋韻。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一幅幅唯美秋景圖,何不讓人心動?
  疫情不能走遠,但何必舍近求遠?就在家門口轉轉吧!
  東至縣城,曰:堯渡街。經過改革開放幾十年的努力,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現在已是高樓林立,充滿現代化氣息的大縣城。南面,堯城老區,是繁華的商業區,商品玲瑯滿目,商店鱗次櫛比。北面,堯城新區,是行政、文化、旅游區。是近十幾年開發的新區。
  踏秋,選擇到新區,最好到城外看看。
  堯城新區被人為美化后拒絕枯敗與衰落,盡管秋分已過,易凋落萎頓的花草在這里是難尋的,沿途花壇里的花兒依然蓬勃爭艷。紫薇花,葉子花,一簇簇,紅的像火,秋風吹來,搖曳生姿,灼灼亮光在秋陽里閃爍。桂花有白色、黃色、紅色三種,枝頭綴滿粉狀的花朵,引來蜂飛蝶舞。白蘭花迎著秋陽朵朵舒展。散發出來的各種花香在秋風中醞釀,氤氳于溫和的陽光里,那獨特的香氣,刺激鼻孔,沁入心脾,格外地舒服。
  堯城就是一塊寶地,臨近寒露,卻春光盎然。看不到秋天的痕跡。此處的秋天竟在入冬時節才顯出些面貌,彰顯些本色。
  走出堯城看秋天,還是到城外看看。離堯城新區不遠的地方有一處自然景區。說是景區,其實就是縣城第二招待所舊址。路不遠,騎電瓶車,一杯茶的功夫就能到,然而,這里就能感受到秋色、秋韻。
  自然景區,是從東沿西連綿起伏的山巒,成弧狀。若在南邊高處眺望,連綿的山巒成了堯城的背景,一幅巨大的立體畫卷,美不勝收,令人震撼。按地理先生說:城里建房,背靠青山,是塊風水寶地。怪不得堯城發展得這么快,人稱“小香港”呢。
  城里春色,城外秋濃。城里城外兩重天,是地理現像?還是自然現象?或許是連綿起伏的山,日照的時間最長緣故吧。只是歲月嬗遞,四季輪回得快些了吧。秋天里,最愜意的是到城外自然風景區一睹秋天的風采。
  風景區的山,是連綿不斷的小山,名不經傳,在地球上連個塵埃的印記都沒有。既不險峻,又不巍峨,更沒有神奇的傳說,甚至連個正兒八經的名字都沒有。然而,城里人喜歡來這里擁抱自然。一草、一樹、一葉、一花一風景。沐浴山水的靈氣,呼吸清新的空氣。
  從城里梅城出發,向北,沿著寬闊的東流大道走,經過二中新校區,到達“麗山秀水”居民區,然后九十度轉彎,向東,沿著一條新修的柏油路,很快到了城外地界。
  道路彎彎曲曲向山里延伸,曲徑通幽。未到山邊,路的兩旁是人工林。主要是落葉松。樹干有碗口粗細,高大挺直,枝干相互側生,整個樹冠成錐形。橫看豎看,行對行,排隊排,就像士兵列隊等著領導檢閱似的。
  很快到達山邊,柏油路的盡頭是山入口,山口是一個偌大的城門,鋼筋水泥筑成,頂蓋琉璃瓦,四角上翹,像展翅若飛的雄鷹。顏色灰暗,幾處水泥脫落,露出紅磚,磚縫里還生出藤蔓。兩扇鐵門銹跡斑斑地靠在兩旁。
  跨門進來便是山,右邊是一個湖,湖水深藍,整個湖如同山澗嵌上的一顆藍寶石,令人驚嘆。魚兒自由自在游動,一群混子魚拍打著湖邊水草。四周的樹倒映在水里,湖水漾漾,湖面成了一幅絕美的動態水墨畫。
  山上有水,山便有了靈性。
  再往前走,大片的針葉杉和香樟樹一如往常的翠綠,相互在悠揚的秋風中輕歌曼舞,不肯放棄一片小葉,它們針圓相對的樹冠不時隨風搖顫。幾棵不太高大的楓樹悄悄的變了顏色,紅得如同烈焰一樣躍動于香樟的一側。而銀杏則以一身金黃,立在樹叢中間,明亮而又安詳,仿佛突然明了的心意,一派磊落莊重的模樣。最惹人憐惜的是紫薇樹,遒勁裸露的軀干上葉片全無,只剩經脈淋漓,瘡癤突兀。這與城里的紫薇蓬勃旺盛的姿態大相徑庭。
  記得夏日里,也來過一次,它紫紅吉祥的細小花朵陪著整齊橢圓的葉片,端莊婉約,風情而內斂。其花與葉一律蓬散在樹的末梢,與精瘦曲折的枝干對照,蘊藉得恍若一闋宋詞。倒是櫻桃樹善解人意,雖碎葉掉光,但枝干圓潤,自粗而細的亮在藍爽的天空,舒展愜意極了。
  最搶眼的是高大的梧桐與挺拔的松樹,還有生相潦草的刺槐。刺槐樹葉細碎,最不耐秋。幾趟秋風,就逼得它形狀枯槁,綠意盡失,早蜷曲干脆的飄落在游園四處了。抒情的是梧桐及白楊的葉子,飄揚在風里,留戀,回味,幾起幾伏,帶著深長的嘆息,惜別的情懷,如身世沉浮的詩人;又像一曲蕩氣回腸的歌訣,以若徐若緩的尾音暫別,空留一腔惆悵。它們有的色澤金黃,有的黃中摻綠,還有四圍枯黃而葉脈青翠,卻統統以寬大的模樣在一夜秋風中訣別,不與樹干叮嚀,不在枝頭惜別,只將無限情意寫在風里,或在某夜秋雨淋漓的場景里凄凄慘慘戚戚。當它們飄滿腳下土地時,我便輕踏在落葉堆積的小徑上,聽窸窸窣窣的破碎聲,感覺心頭的秋漸漸濃重,此時看秋讀秋,天地靜寂,緘默而唯美。
  前面已是窄窄的山間小路,越往前走,山色越濃。草枯葉黃,五彩斑斕。山楂紅了,八月炸熟了,毛栗子咧開了嘴。一邊欣賞秋景,一邊飽了口服,樂此不疲。
  往左邊走,一片翁郁的青松林,堯城人叫它黑松。這些青松形狀不盡相同,有的挺拔高聳,盡顯陽剛;有的旁逸斜出,盡顯滄桑。那樹皮皸裂成片,層層疊疊,虛實相間,就像披上了一身青褐色的盔甲一般。那旁逸斜出的枝干,像是和人見面握手似的,大有黃山“迎客松”的風范。欣賞青松,骨子里透著一種自豪。不管風霜雨雪,它堅強不屈永不改色。
  “二招”舊址就隱沒在這片茂密的青松林里,山風吹過,像幽靈一般,偶爾露出斷壁殘垣的一角。走進去,還能看見幾棟危房。二、三層樓,這便是當年的招待所。門窗倒塌,屋頂瓦片脫落,屋內墻角邊還生出枝條。招待所房子正對門是一塊開闊地,但現在已長滿了野草,深秋來臨,竟還青綠一片,絲毫不見衰朽的模樣。有些小花,在秋風里抖擻,惹人憐愛,一打聽,原來是馬烈草。還有幾叢野菊,開得蓬盛恣意,卻質樸隱逸,偎在紅色的楓樹旁,無聲無息。
  這里的樹木錦繡,環境幽靜,是個天然氧吧。當年縣里把“二招”建在這里是個不錯的選擇。
  “二招”始建于七十年代,當年的“二招”住滿賓客,人氣旺盛時這里將是怎樣的景象?這么好的一處人間仙境,為何被拋棄?至今還未弄明白。
  當時安徽省作協有許多作家,看到有這么好的環境,深居“二招”,耕耘寫作。聽說著名作家陳登科的《破壁記》就是在這里完成。
  堯城的秋天不在城里,“二招”也不算最美,但它們都能恬靜入畫。是城里人秋天最好的去處。一到秋天,我總喜歡到這里來,爬爬山、摘摘野果,一睹秋韻,愉悅心情。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最美的光環
下一篇:父親的眼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