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最美的光環

最美的光環

清晨的光透過落地簾,照在子涵清秀的臉頰上,今天是周末,我偷偷關掉了他的鬧鐘。像個賊一樣備了簡單的早點,看著偌大的房間,冷清的空間,熟睡的子涵,突然濕了眼眶。
  
  十年了,我將子涵丟棄在一個個孤寂的晨光夜暮里;十年了,子涵從一個拽著我衣角說:“媽媽我怕。”的幼兒成長為一個高中的少年。十年來,奔波在生計線上,總是丟給他一張冷漠的面孔,不敢對著他笑,怕一個笑容就狠不下心來把他‘丟棄’。
  
  子涵也是在這樣的冷漠里學會了察言觀色,學會了獨立,更讓我欣慰的是他那無師自通的自律。
  
  有時候,他會看著我的冷面孔特別謹慎的問我:“媽媽你怎么了?”但很多時侯他都會速速的吃完飯就回家,回到那個只有他一個人的家,漸漸的他的笑容越來越少。
  
  而每次當我回到家,看到他小小的身體蜷縮在沙發里,桌子上是等待簽字的作業,一邊是便簽:“媽媽這個小籠包是給你留的,媽媽一定要吃哦!媽媽我給你燒了熱水,泡泡腳再睡哦!媽媽明天是周未,寫完作業我可不可以去找你?”
  
  時光就這樣在子涵一張張便簽中流逝,我的小子涵就這樣懂事的讓人心疼。子涵的童年與笑容就這樣一點點被我遺棄在為生計奔波的時光里。
  
  
  
  那天回家已是凌晨一點多了,子涵還沒有睡,聽到開門聲他關了燈,我知道肯定是學校測試了。馬上要期中考試了,幾乎每周測試,而每次達不到自己預期的成績,他首先過不了自己的關。而這些年的孤軍奮戰,更是讓他學會了獨立承受,他不會把他的負面心緒告訴我,以他的話說就是他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而我知道,他對自己要求是不管做什么事,都要盡全力。
  
  
  
  第二天中午放學,看著他落莫的心緒,我想不出詢問或是安慰的語匯。我們都端著碗,那一瞬間就濕了眼眶,子涵更是含著眼淚吃飯。“媽,你怎么了?”他的懂事總是讓人倍感欣慰。“子涵,吃飯吧,我知道你已經很努力了,我從來沒有抱怨過你,別給自己太大壓力,學習固然很重要,但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你這個樣子媽媽的心很疼。”
  
  
  
  就在那一瞬間,這個大男孩崩潰了,淚水像是滑絲的水龍頭:“媽,我盡力了,但這不是我努力過后想要的結果,真的很傷人。”我的心瞬間像要窒息,他那帥氣的臉頰,竟在一夜之間憔悴了好多。
  
  
  
  “子涵,學習固然重要,但比起你的身心健康,媽媽更希望你能開心快樂的成長,別太苦了自己。”他迅速的擦了眼淚,只是點了點頭,便牽強的吃飯,平時最愛吃的飯菜,此刻卻讓他有種如梗在喉的感覺。我的子涵他是這樣的懂事,此刻這個大男孩的所做所為讓我感覺半生的辛勞奔波,能擁有他真的很值。
  
  記得他小時候就是個愛思考的寶寶。那時候我搞大棚蔬菜,尤其是夏天,還有責任田,常常是忙得沒時間做飯便以饃饃充饑,小小的他竟然說:“媽媽我長大了想當廚師。”簡單明了的一句話我卻愣住了:“為什么?廚師很苦的。”他不假思索:“那樣媽媽就不用天天吃饃饃了,我會給媽媽做各種各樣的飯菜。”樣子可愛至極!我抱起他狠狠地親著他的小臉蛋:“子涵男子漢,志在四方,但不能為了媽媽吃飯問題就決定了遠大理想啊!”
  
  
  
  有一次我牙疼。在生活中再苦的活沒怕過,可這牙疼持續了半年之久,幾次下定決心想要拔了,可醫生勸說,還年輕要保守治療。那天直疼的叫人死去活來,我抱著頭直接跪在地上,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子涵不哭不鬧一直守護在我左右:“媽媽,你要好好吃飯,等我長大了一定去當醫生,我要用放大鏡研究這牙究竟為什么會疼,然后再去造一種藥,讓牙疼這種病直接消失。”我簡直不能想象這樣的遠大理想竟出自于三歲的子涵之口。
  
  
  
  秋天的時候子涵該上幼兒園了。而開學的時候也是我最忙的時候,地里作物熟了;大棚里應季蔬菜需要及時栽培,好在他很乖,跟著我田間地頭又是蚊子,又是大太陽,不哭也不鬧。可我還是想把他送到將近兩公里外的縣城幼兒園。那里環境好,其實我還是有私心的,城里的幼兒園早上送,晚上才接回來,這樣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干農活。
  
  
  
  提前一段時間我就給他灌輸思想:“子涵,你去城里那個幼兒園好不好,地上沒有一丁點兒土,好多好多你從來不曾見過的玩具,連媽媽也說不出它們的名字呢。”子涵歪著小腦袋瓜子:“可是媽媽,我要和你一起去。”我揉揉他的頭:“那當然了。不過你要跟老師去上課的時候,媽媽就不能和你一起了,所有的媽媽都不能進去的。”他的眉頭緊緊地縮成一條繩子,表情疑重:“可是媽媽要是走掉了怎么辦?媽媽要是活太忙了忘了我怎么辦?”說著便撇起小嘴巴帶著哭腔。這就是我的小子涵,從小就對每件事都那么多凝問,很多時候會問到你無法回答。
  
  
  
  開學第一天當老師接過他的小手手的瞬間,我遞給他一個保證的眼神,保證一定等他不會離開,他也愣是閉著小嘴巴,把淚憋了回去。
  
  
  
  十一國慶節的時候正是農忙季節,學校放假了,我并不期待這樣的假期,因為要搬玉米了,子涵又要跟著我曬太陽,最討厭的是秋天的蚊子,又大又毒。
  
  “又要和媽媽在一起了。”小子涵高興的手舞足蹈。一個月的校園生活使子涵似乎陌生了這樣的田間小道。到了田間他道先對土產生了抗拒,而后是大太陽,幸好我們帶了傘。他就落莫地坐在農用車里。
  
  
  
  等我搬完一行,回來的時候,子涵滿臉的眼淚和鼻涕,頭上,臉上,只要暴露的地方都被蚊子咬了大大的包。看到我他委屈地大哭,爬到我的肩膀上:“媽媽你快送我去學校,地里一點都不好玩,還有東西咬我。”他一只小手手緊緊地抓著我的背,另一只不停地到處抓,好幾處都抓破了皮,血跡斑斑,我心疼的把他抱得更緊,可是地里的活還得繼續,好在子涵很是聽話,哭了一陣就懂事的坐在車里等我。
  
  
  
  后來只要不上學的時候,我就會帶他到地上,他也不再專注玩,而是時時跟在我后面瞄準那些小蟲蟲,以防他咬我,這樣的時光也是我最幸福的時光。他還是會問我好多好多的問題:“媽媽為什么你非要種地?你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上學?為什么爸爸要去很遠的地方去打工?牙為什么會疼?糖是什么做的?人為什么要吃飯?又為什么要餓呢?為啥這就叫做飯呢?”好多時候,好多答案其實我也不知道,但他不會輕易的放過我:“你為什么會不知道呢?你是媽媽呀。”我停下來抱抱他:“我是媽媽,但我沒讀過幾天書,所以不知道那么多。所以要把子涵送到好的環境去讀書,讀好多好多的書,就啥都懂了,你再來教媽媽,媽媽也想知道為什么,好不好?”他抱著我的脖子又是好多為什么?為什么不讀書?為什么沒有書?書去了哪里?為什么沒有錢?你的媽媽為什么沒有錢?不知不覺中子涵就在這么多為什么中長大。
  
  
  
  如今和他站在一起我都不及他肩膀高。有一次吃飯,給他夾菜時他突然傷情地說:“媽媽,我發現你好小,哪兒都小,養我這么大你辛苦了,以后我養你,可至少還得七八年,我恨不得明天就能掙錢養你,真的。”這一刻同樣拼博半生所有的辛酸都值了。
  
  
  
  今天是周末,子涵好好睡個懶覺,你永遠是媽媽最美的光環
  
  (經網絡搜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愛包圍著我
下一篇:走出堯城看秋天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