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愛包圍著我

愛包圍著我


  今天是中秋節,本是一個團圓喜慶的的日子,可我高興不起來。因為新冠疫情,我家六口分別“封”在了三個地方,一下子覺得家里冷清了。
  又到煮飯點,我打開冰箱左翻右尋,除了一根胡蘿卜,再也翻不出其它的吃食了。家里可有四張嘴要吃啊,這讓我這個女主人如何是好?我默默地關上冰箱,若有所失地倚在了窗臺。放眼望去,平時熱鬧非凡的窗外此時像啞巴一樣死氣沉沉地緊閉著嘴,除了來去悠悠的幾朵白云和幾棵兀自搖曳的樹之外,似乎就再也沒有什么可看的了。這過分的寂靜給我平添了幾分憂愁,甚至帶來了巨大的壓抑與恐懼。我無助地收回目光,盡管心如貓抓,但也只能無奈地把自己摁在沙發上。
  “叮咚、叮咚……”在我萬般無助、無奈之際,門囗傳來清脆的門鈴聲。都封控十多天了,還會有誰來我家串門呢?我心里納悶著湊近貓眼張望,嘴里問著:“誰啊?”“是我,湘莉。”我聽出是我的對面鄰居慶華的聲音。我把門打開。慶華手上提著一小袋疏菜,說分些給我家。我激動得要命,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啊!我連忙邀請她進來。
  “不了,我剛從樓下上來,身上還沒消毒,就站在這里說吧。”說話間,慶華刻意往后退了幾步,并伸手四下扯了扯臉上的口罩,按了按鼻夾。看得出,她見我沒戴口罩,是在保護我。
  “我剛才在做核酸,聽說七棟地下室有人在賣菜,我到看了,還真有,但不多,我搶購到了一些,分些給你。說話間,慶華把蔬菜往外掏,有茄子、辣椒和空心菜。這些平時亳不起眼的蔬菜,我今見到咋覺得那么鮮碧光亮呢!
  慶華繼續說道:“不過我問了老板,他說他的家里還有一點,他馬上去拿。湘莉,你趕快收拾一下,快下去買點,有好多人在排隊,去晚了怕沒有。”慶華催促著我。她的聲音永遠是那么溫柔和親切。在她離開時,還不忘交待一句記得戴口罩,菜買回來記得消毒。
  對了,前幾天,我在樓下排隊做核酸時,排在隊伍中的慶華認出了我。她把我叫住,關心地問我家里還有菜不,并告訴我如果沒有也不要慌,去她家拿。我微笑著點頭,并沒有作答。我心想,現在疫情期間,都封控半個多月了,誰家還有多余的菜?我去拿了,你家吃什么呢?她仿佛讀懂了我的心思,連忙解釋說,我們就兩個人吃飯,吃不了多少的。我在業主群里看了你家的登記信息,你家封了四個人在家,那可是大戶呀,有三個是長身體的孩子,可不能含糊!說此話時,慶華的眼里寫滿了叮囑與擔憂。
  聽見慶華說看了我家的登記信息,我很是感動。其實,我搬到這里住的年份并不久,由于平時都在上班,見面的時間不多,大多數是在電梯里遇見,彼此點頭微笑就分道揚鞭了,我沒有想到慶華是個這么有心的人,在這次疫情來臨之際,她居然關注了我家的信息。對了,因為疫情,每個人都帶著口罩,遮得嚴嚴實實的,在那么多的人中能認出人來實屬不易。也許,慶華是有意在人群中搜索著我,好與我對上話,看是否在需要的時候能幫一把。
  想到這些,我非常感動,真想與她擁抱一下。我也自責著自己平時對她的“冷漠”。
  慶華為了讓我安心去她家拿菜,繼續說著:我的老公朋友多,菜路子廣,昨天就有朋友從東門遞了一大包菜進來。她說“大”的時候,一只手在空中比劃了一下,做出“大”的樣子。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在有意強調,生怕我不去拿。
  說句實話,我家的冰箱確實就要清零了,心里確實有了恐慌,我以前擇菜時,老的不要,蟲葉不要,黃葉不要,菜葉上有黑點的也不要,可現在統統都要,哪怕掉一粒辣椒仔都恨不得撿起放進鍋里。
  慶華的這一番話,無疑是冬日暖陽,驅散著我心中的恐慌。我連連點頭說好嘞。
  不知是不是慶華看我沒有去她家拿菜,她不放心,今天有了“菜路子”,第一時間給我送來菜,并帶來“菜消息”。可見,她無時無刻不在記掛著我的一家人。現在非常時期,為人提供“菜路子”等于是提供生存通道啊。望著慶華離去的背影,我感激不盡。
  
  二
  “叮鈴鈴,叮鈴鈴”,我的手機鈴聲響了,是住在我樓上的鄰居秀蘭打來的。
  “湘莉啊,現在家里怎么樣了?還有吃得不?”聽得出,電話那頭的她在牽掛著我。
  我聽了秀蘭的問話,眼淚就要出來了,可我還是假裝很輕松地說還行、還行,剛才慶華給我送了一些菜過來,我又搶購到了一些毛豆和一節蓮藕。
  “湘莉,我知道,封了半個多月了,你家人口多,心里肯定慌。”
  秀蘭的一句“心里肯定慌”一下子戳中了我的“痛點”,我的眼淚“唰地”就流了出來。我支支吾吾說不上話來。電話那頭的秀蘭繼續說道。
  “湘莉,你千萬不要慌,我打電話是要告訴你,我的一家被封在外面了,回不去了,我家里吃的喝的都用不上,你現聽好了,我把我家藏鑰匙的地方告訴你。”
  聽到秀蘭說把她家藏鑰匙的地方告訴我,我心里很是感動,但也有說不出的不自在,總覺得知道了人家的“重要隱私”是不道德的。我連忙回答說不要、不要,這樣不好。
  秀蘭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思,安慰道,沒關系的,這個時候還跟我客氣什么,真是的,你去開門。她生怕我找不到鑰匙,反復交代藏鑰匙的地方,連怎么開門都反復交代,讓電話這頭的我無法拒絕一顆火熱的心。秀蘭繼續說道,“我家有米、有面、有油,你去我家冰箱和櫥柜里翻翻,看有什么能吃的全部拿走,我估計你家口罩也沒有了,我家進門處那個櫥柜里幾包口罩,你拿走。反正你在我家里到處翻翻,到處找找,把能吃的、能喝的,需要用的,全部拿走,千萬不要不自在,知道不……”
  掛完秀蘭的電話,我有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動。
  
  三
  東籬采菊社團的文友自從得知我因疫情被封在家,紛紛發來微信表示慰問。
  我在微信群里抱怨說做核酸檢測隊伍排的太長,前不見頭,后不見尾。“江南小溪”老師最有趣了,為了緩解我的低迷情緒,打趣地說,湘莉,你飛到上海來,我親自為你捅嗓子。我說,那我變成蒼蠅吧,飛出小區,飛到上海來。江南小溪老師發出一個敲打的圖片說,要變,也要變成蝴蝶和蜜蜂啊!引來群里一陣嘩然,我也跟著哈哈笑了。
  文友“房頂月亮”幾乎每隔一天會發來慰問。她反復要我去打聽快遞公司是否營業了,她好為我寄些生活物質過來,聽得出,我沒菜吃,比她自己沒菜吃還著急。她動情地說,湘莉,你知道嗎?每當我炒菜時,就會想起你家沒菜炒,我心里就很難過,恨不能開車給你送來。她還交代說,看得出你是斯文之人,萬一小區有菜了,你就要“搶”啊,可千萬別斯文了。“琳達如菊”老師也是這樣交待我,婦人弱也,而為母則強,這個時侯,你為孩子“搶”菜,是光榮的。“紅花草”老師反復讓我保重,我“放肆”地說我無法保重,我的臉早已成菜色。是的,東籬采菊社團的文友會包容我的一切無理和玩笑,我在這里,可以肆無忌憚地訴說,肆無忌憚地抱怨。羅蓮香老師什么也不說,給我發來一個大大的擁抱圖片,我心里知道,此時無聲勝有聲,她在給我傳達勇氣與力量。社長懷才抱器老師最有心了,他再三叮囑我不要出門,安心呆在家里,不要心慌,萬一沒吃的,就打求助電話,政府不會不管的。如果有物質了,盡量多采購土豆和蘿卜,那些可放時間久,而且營養好。核酸檢測時盡量避開高峰期,看沒有多少人排隊時再下去。最后,他為我發來了權威專家對新冠病毒的知識問答。別看那簡單的“一問一答”,那簡直是智慧錦囊,使我能夠正確認識新冠病毒,做到科學防護。那是定海神針,是一縷別樣的溫暖陽光,讓我不再迷茫與恐慌。
  我心里默默地說著,生命里有這樣的相遇,多好!
  
  四
  夜幕降臨了,這個中秋注定是一個不平凡之夜,雖然外面依然寂靜如死灰,雖然我的餐桌沒有豐盛的魚蝦,但我心里暖洋洋的,我覺得有愛包圍著我,我的生活從里到外有著融融暖意,形成了一幅動人的畫,時時刻刻掛在我眼前,懸在我心中,讓我不再孤獨與害怕,讓我情感和思想有了激昂。
  最后,我想唱《暖愛》,再次安慰我的心——
  人生不易,有悲傷有陰霾,可因為有愛在,便有春暖花開。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懷念朱常棣老師
下一篇:最美的光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