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朱常棣老師

懷念朱常棣老師
  余懋勛
  
  2022年9月18日,是一個難忘的日子。
  這一天是“九一八”事變爆發91周年。91年前的這一天,面對殘暴的日本侵略者,英勇頑強的中國人民用自己的血肉身軀筑成中華民族不倒的長城!戰爭雖已遠去,但歷史不能忘記。勿忘國殤,吾輩自強!
  這一天又是成都人民戰勝來勢兇猛的8.25新冠肺炎本土疫情,取得階段性勝利的日子。我們經過半個多月居家防疫、核酸檢測,與新冠病毒艱苦作戰,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開始逐漸恢復,繁華的居民市井生活重現煙火。人們奔走相告,喜形于色。
  然而對于我來說,這一天又有一個壞消息又接踵而至。下午15:19,一位大學同學在微信群里發來消息稱:“朱常棣老師剛剛去世。”另一位同學轉發“朱家6人”微信小群截圖說:“走了”“13點13分”。緊接著,我又收到“巴蜀畫派”微信平臺于15:48正式發布的消息:“第一批巴蜀畫派影響力代表人物、著名畫家朱常棣今日逝世,享年84歲。”
  哀訊傳來,一石激起千層浪,我的大學同學微信群里不平靜了。大家紛紛發送緬懷的微信,追憶過去難忘的歲月:“彈指一揮間,已經四十年了,朱常棣老師的音容笑貌還歷歷在目,我為有這樣一位優秀的老師,一位偉大的畫家而驕傲。敬愛的朱常棣老師安息!”“年輕帥氣的朱老師分明還在眼前……我們為曾經是您的學生而自豪,尊敬的朱老師一路走好!”……一位中學同學也在微信群里轉發了朱老師逝世的哀訊,并對我說:“牛牛:你和朱老師關系好像不錯,特發消息告訴你。”這位同學是朱常棣老師的忠實粉絲,是一位擅長國畫并在藝術上小有成就的后起之秀。因為我知道朱老師不僅是一位優秀的設計師,也是一位著名的國畫家,所以我經常在這位同學面前說起朱老師,贊嘆朱老師的才華,希望她學習朱老師鍥而不舍刻苦鉆研的進取精神。
  朱老師是一位著名的畫家,我也的的確確是他的學生,但我學的并不是繪畫專業。我們是航天部職工大學82級無線電設備結構設計專業的學生。
  我們班24名同學當年都是國營719廠的在崗職工,參加電視大學入學考試上了線,又通過航天部教育司組織的政治和語文考試合格后,正式錄取的學生。朱老師擔任我們《畫法幾何及機械制圖》課的面授老師,又是我們學習《機械零件課程設計》的指導老師。
  當時朱老師是國營719廠設計所的優秀工程師,有豐富的產品設計實際經驗。朱老師又是航天部職工大學聘請的兼職教師。他講課生動形象,我們易學易懂,學有所獲。工程圖樣作為構思、設計與制造過程中工程信息的載體,準確地表達工程對象的形狀、尺寸、材料和技術要求,是制造、檢驗、使用設備的主要依據。在生產與科研活動中,設計者與制造者通過圖樣進行科學技術交流。朱老師為我們精心備課,精彩講授。我們通過學習,掌握了投影法基本理論,培養了繪制和閱讀機械圖樣的能力,培養了空間思維能力,創新思維與創新設計能力,培養了實事求是、嚴肅認真、一絲不茍的工程師基本素質,為學習無線電設備結構設計專業課程打下了良好基礎。我們不僅喜歡在課堂上跟朱老師互動,課下也愿意跟他交流。
  朱老師善于觀察社會變化與發展趨勢,思想具有前瞻性,能夠適應社會的需要。我至今還記得他曾經給同學們說過,“你們這個專業,如果畢業后能夠去從事裝修設計,一定會有廣闊的發展前景。”回首我們走過來的人生路,確實映證了朱老師那句話判斷的正確性。可是,當時我們沒能深刻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我們班上的同學大都到了設計所、工藝處、技術室、儀表處或科技情報室從事技術工作。
  在我的記憶中,朱老師非常酷愛書法與繪畫藝術,在從事產品設計之余,他一直在揮毫潑墨,專攻書畫。上世紀70年代末期,無線電裝配車間在完成軍工任務之余搞民用產品開發,朱老師主動走出設計所,下樓來協助車間職工設計民用臺燈燈罩,只見他寥寥幾筆,一幅漂亮的山水畫就出現在燈罩上,既大方又美觀,深受人們喜愛。他用漂亮的行書寫了一首毛主席詩詞《沁園春•雪》掛在車間辦公室,美化了工作環境。后來,工廠軍工任務減少,開始大批生產民用產品,朱老師還為國營719廠設計了一個商標,用拋物線代表無線電接受天線,等腰三角形代表無線電波發射空間,三角形內標注英文單詞STEREO代表立體聲音響設備。因為商標圖形有點像一個碗,大家都幽默地稱這個商標就是國營719廠的鐵飯碗商標。很長一段時間,這個商標就成為一個軍工廠生產民用產品的符號。
  我考入職工大學以后,擔任了班長。有一個星期天,我們班上的同學要到新都去春游,我受同學們委托到宿舍區邀請朱老師參加這次活動。我到了朱老師家里,朱老師很客氣地招呼我坐一會兒。朱老師的住房雖然不夠寬敞,卻收拾得井井有條。他的房間里有一面墻佇立著高高的書柜,從書柜的頂上垂掛著一幅幅山水畫,非常漂亮好看。我當時感到非常吃驚,朱老師的國畫畫得那么好!
  畢業后,我到了技工學校教書。記得1987年暑假的一天,我在東大街五金交電門市部去買收音機零件,突然看到外面墻上貼了一張喜報,向市民廣而告之,朱常棣被評為第一批巴蜀畫派畫家。“哇塞!我們的朱老師是畫家!”于是,我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見到熟悉的人就說。
  光陰轉瞬即逝,一晃我就到了退休年齡。我堅持多年業余寫作并加入了作家協會。2018年我參加文聯組織的活動,到巴中紅色教育基地采風回來,又到成都濃園國際藝術村參觀藝術家的工作室,我驚喜地發現朱常棣老師是入駐在此擁有一席之地的畫家。我很想跟朱老師見面交流,可是當時朱老師不在,以后就一直沒有見到過朱老師,至今我的心中都非常遺憾。
  朱老師逝世以后,“濃園文化”網絡平臺于當天下午5:15發出《著名藝術家朱常棣先生逝世的哀訊》表示悼念。我從濃園藝術博覽園創始人楊麗那里了解到:朱老師非常樂于提攜小輩,隨時給予小輩鼓勵、支持與關心,他待年輕的藝術從業者們為親生子女般呵護其成長。朱老師是一位非常大氣、從不計較、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他從不吝嗇于自己的作品為公益做出貢獻并給予很大的支持,可以稱之為藝術界當之無愧的楷模和榜樣。在我的心目中,朱老師不僅在讀大學時是一位學工科的優等生,在設計所工作時是一位優秀的工程師,在職工大學任課時是一位教工科的優秀教師,在藝術界還是一位著名的國畫藝術家。我為我的人生路上能夠遇見這樣一位優秀的老師感到榮幸和自豪!
  朱老師逝世的哀訊傳來,同學們以悲痛的心情互相轉告,表示深切的哀悼。我們失去了一位敬佩的老師,人世間失去了一位偉大的藝術家。我們深深地感到遺憾。人生有常,人生也無常,人生路上難以話短長。朱老師永遠離開了我們,離開了生他養他的土地,離開了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走完了他的84個春秋的生命歷程。我們永遠懷念他,學習他為了自己的理想執著追求永不放棄的精神。在我們的心中,朱老師就是一面高高飄揚的旗幟。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