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無解之痛

無解之痛

生命中的無解之痛實在是太多了,比如時間的流逝,日漸的衰老,親人的病痛,相知卻不能相聚的緣分,相聚卻不能相知的隔膜,無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性格與周圍環境的不適應等等,無論哪一個念頭冒出來,都會擾亂你內心的平靜,給你平添幾許憂愁。
  人呢,真是一種矛盾的生物,沒有痛,無法證明自己活著;痛點太多,又說明自己不夠豁達智慧。
  當我在現實和理想的矛盾中徘徊,踟躕不前時,我的頭腦里總會冒出木心的一句話:“生命是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一
  好久沒有寫文章了,也就是說好久沒有和另外一個自己對話,沒有與世界對視,天天混跡于人群,有一種荒蕪、瑣碎和無力感,像野草瘋長的曠野。原來,荒野不在山林,而在人群。
  周六加班,周日朋友聚會,無非是吃飯、打麻將、看電影、聊天,表面上大家都很開心,可我懂得,聚會的實質不過是一群人的孤單。大家都害怕被邊緣化,害怕獨自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有著抱團取暖的期望。
  確切地說,喜歡聚會、喜歡扎堆于群體的人,并非是多么地重視友情,還有一個隱秘的原因是源于內心的虛弱,害怕獨自面對自己,渴望從他人身上獲取光和暖,以暫時緩解孤獨寂寞冷。
  不喜歡聚會的人,也并非性情孤傲,不重視友情,只不過他明白:從他人身上并不能獲取靈魂的滋養、生命的力量。假若生活中遇到什么溝溝坎坎,還是得自己去面對、去跨越。至于那點“暖”,薄弱得就像肥皂泡,看似五彩繽紛,絢麗非凡,倏忽間就破滅了。
  我害怕參加人多的聚會,在那種喧鬧的場合,我一般慣于沉默。看別人談笑風生,口若懸河,說一些場面上的話,聊一些雞毛蒜皮、無關緊要的事;置身其中又不融入,有時連自己都感到尷尬,真有不知如何是好的為難。
  人是社會的生物,你不可能永遠獨來獨往,特別是一個懂得“投我以桃報之以李”的人,別人的一丁點好,恨不得涌泉相報,自然就不好意思拂朋友的好意。
  很多時候,時間就被這些微小的矛盾與痛楚消耗,順了別人的意,就委屈了自己;順了自己的意,又怠慢冷落了別人。痛過之后才明白:誰融入人群,誰將被人群淹沒;誰受欲望驅使,誰將被欲望所埋葬。
  
  二
  我喜靜怕吵,衣服的顏色稍微熱鬧一點,都如芒在背,渾身不自在。我最愛灰色,沒有黑色的沉悶,沒有紅黃綠紫的搶眼,沒有白色的嬌弱,帶給我寧靜的氛圍感和與世無爭的氣質,一如我的人生理念,不求絢爛熱烈,只求無驚無擾,自在由心,與世界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
  所以,我以灰色為幸運色,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以灰色為主,無論是哪種度數的灰色穿在身上,都能很好地與我合而為一。灰色猶如穿透綠葉的陽光,過濾了一些刺眼和蕪雜,在灰色的加持下,人能更從容地在時間里行走。
  人的能力有限,短暫的一生,能自主選擇的東西真的不多。小時候我就特別喜歡黑白灰,天生就不喜歡大紅大綠大花大朵的東西,每次為穿衣的顏色和款式與母親作斗爭,斗不過的時候,就委曲求全,為自己的弱小而悲傷。
  記得有年臨近春節,父親帶我去武漢買過年的新衣服,逛遍了武漢三鎮,我終于選到了一件心儀的黑色大衣。回到家中,我和父親被母親罵了一頓,說別人家的孩子都是大紅大綠,說過年應該穿喜慶的鮮亮的色彩,不應該穿黑色。
  我當時就表明我的態度:“我要選擇我喜歡的,任何人都管不著。”那是我第一次抗爭的勝利。也是從那時起,我就特別反感世俗的一些東西,難道人人都喜歡的東西就是好的嗎,以自己的標準去要求所有人,是一種粗暴和野蠻。
  可悲的是,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活著他人制定的標準中,以別人的喜好打造自己,做一些削足適履的蠢事。比如“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比如熒屏、大街上清一色的網紅錐子臉。沒有了個性,還奢談什么獨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
  有時覺得這人生挺失敗的,行走半生,無甚成就,不過是可以由心選擇自己喜歡的衣服,寫自己喜歡的文字,做真實的自己。
  也許,一個人努力的終極意義,就是為了讓自己在漫長的時間里,面臨任何事情,都有更多的選擇,有說“不”的實力和底氣。
  
  三
  講真,我不太喜歡處在人群中的那個自己。在一些有著“一顆富貴心,兩只體面眼”的人面前,我寧愿做個局外人,甘愿被邊緣化。抖機靈,秀優越感,都很小兒科。和人打交道,得做好時刻吃虧的心理準備,笨一點、蠢一點、遲鈍一點沒什么不好,吃虧也是一種布施。
  也許是過早地看清了人性的本質,看透了事物的走向,看見了生命終將寂滅,我對萬物報以悲憫。我恨自己的深情,時常以疏離作偽裝,悲觀與天真是我的兩極。
  又有一段時間沒有寫文,難道世間萬事萬物都逃不出周期性的規律?當怠惰感襲來,我就會反躬自省,為什么疏于寫文了?沒有創新和突破,又不喜歡老調重彈,在難破難立的泥潭里徘徊掙扎,是一種無言的精神之痛。很多時候,傷害人的,并非戰場上的刀光劍影,而是一種陳腐的日常,似乎帶著溫情脈脈的面紗,實則是溫水煮青蛙,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失去斗志。
  疏于進取是因為自己的懶散和頹廢,還給自己找借口:人怎么可能時刻都保持對生活的高度激情。每當我心中的那盞燈如風中燭火快要熄滅的時候,我就會想起羅曼·羅蘭的一句話:“真正的英雄不是永遠沒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遠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
  我以“躺平”為“卑下”,什么都懶得去爭取、去追求,覺得一切都是夢幻泡影,是一種逃避和借口,是對自我生命的不尊重,對家人的不負責。噢,對了,這種無言的痛顯現了,在近日凌亂的思緒中,我用文字厘清了不開心的源頭,我要戰勝的,不是命運的逆境,不是外界的干擾,而是對現實生活的那種厭倦感、虛無感;我的對手不是來自外界,而是內心。
  
  四
  在外人眼里,我只是一粒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塵埃;哪怕是一粒塵埃,也不想隨波逐流,也要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而活。
  孤獨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一個人對待孤獨的態度決定了他的命運走向。
  當我獨處時,我就在文字中散步,此刻,我的內心平靜而充實,一如滿地的落花落葉,有一種向死而生的從容。在寫作中,我又重新認識了寫作的意義,找到了生活的重心。寫作與世俗功利無關,是內心的一種剛需,對于我來說,只有被文字記錄和梳理過的時光,才證明我認真地活過、思考過。
  下午五點,辦公樓前的一排欒樹中突然響起了一陣蟬鳴,它們知了知了的叫聲,似乎在提醒我時間的流逝。哦,又臨近傍晚,白晝將盡,好像沒有做幾件值得稱道的事,時間就悄無聲息地溜走了,而且一去不復返。
  活一天,人的生命就少了一天。在滿懷憧憬的少年時期,總覺得人生有大把的時光可供揮霍,到了人生之秋,才驚覺生命短促。
  秋分將至,一絲薄涼夾著一縷輕愁襲來,我走出斗室,循著蟬鳴聲走去,只見欒花在微風中紛紛揚揚,細細密密的金黃落在紅磚砌成的小徑上,也落在我的發梢衣角,此刻,我的心又被一絲絲甜蜜和喜悅占據。無它,僅僅因為秋風拂面,落花滿地。
  真是念念無常啊,剛才身處斗室還覺人生短促荒寒,倏忽間又充滿了天真與詩意。恰如叔本華所言:“人生就像鐘擺,在痛苦和無聊之中擺蕩”。那就任其擺蕩吧!痛苦和無聊的中間不是還有快樂嗎。允許一切如其所是,悅納每一種情緒的到來。
  我站在花雨中靜聽蟬鳴,想著夏蟬去了還有秋蟲;欒花落盡還有欒果。此刻,我遠離了叔本華眼中表象的世界,站在屬于意志的世界,想著他說的一句:“人類所有的痛苦,都來源于表象與意志的沖突。”
  在生命的長河中,有太多的無解之痛埋伏在時間里,冷不丁地給人一襲,我不可能化解所有的沖突與矛盾,然后一勞永逸,永遠平和喜悅;我只期待往后余生,能與痛并存,無論面臨什么,都有足夠的能力去駕馭它、化解它、征服它;然后,一如落花般平靜。
  
  2022年9月22日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