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悲情葬禮

悲情葬禮

“老天爺你瞎了嗎?我老婆子八十多歲了,我兒才五十歲呀,快把他放出來,我跟你走,求求你,我給你磕頭了……”靈柩就要出門,孫奶奶死死地抓住不放,滿頭白發,五天了不吃不喝,干枯的眼里再也流不出半滴眼淚,嘴唇干烈蒼白直貼到牙齒邊上,聲斯力竭,在場每個人都帶著淚,倒不是因為逝者的突然離世,而是為孫奶奶此刻的神經狀態。孫奶奶多么和善的一個人,上天怎么會舍得讓她經歷這種悲殘的場景。
  孫奶奶有三個兒子,都在拉薩開店。聽說生意做得很好,這從孫奶奶過段時間就換戴的金耳環和金鐲子上顯而易見。大家可別誤會,孫奶奶從來不是個張揚的人,只因三個兒子全部都在拉薩做生意,兩位老人因年歲已高眼花了,手也抖得歷害,所以過一段時間就會讓我幫她換耳環,說是不偏誰,三個兒媳買的,各戴一段時間,說這話的時候奶奶滿意的笑著,鄰居這么多年,奶奶很信任我,三個兒子家也都留有我的電話號碼。
  爺爺騎著電動助力車拉著奶奶轉的時候是左鄰右舍最羨慕的風景。
  幾天前老孫到便利店買煙,整個人顯得很是消瘦,坐在店門前的椅子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一陣。第二天中午院子里一陣吵鬧,過去看了一眼,有警察,有醫護人員,還有帶紅護袖的社區工作人員。因為急著做飯,看了一眼就回來了,本來就不大愛湊熱鬧。等我送飯回來的時候,院子里卻停了喪葬隊的車,車里放著冰棺,想著最近也沒有聽說哪位爺爺奶奶有什么特殊的癥狀,更別說年輕人了。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孫奶奶的二兒子去世了。
  這還得從三月份說起。
  二兒子一家在拉薩開五金店,生意很好。有一對雙胞胎,女兒遠嫁新疆是自由戀愛,孩子也上小學了。兒子的婚事成了老二一家的硬傷,按鄉俗是一種婚硬的說法。二兒子媳婦是個張揚又強勢的人。前些年每次過完年出門時都會拉著我的手托囑一番:“有合適的姑娘給我兒子留意著,我家條件你還不知道嘛,幾百萬的家產,就我這絲巾一條也要三四千,便宜的根本沒法看,還有這鐲子,五萬多呢。怎么不見你戴手飾?女人就要愛自己……”她或許是覺察到我沒說話,終于收住了話匣子。
  大前年他兒子終于結婚了,來年兒媳婦還順利生下一個胖小子,這讓老二媳婦更加勢力:“我這人一輩子不做虧心事,老天都會格外照顧,是我修行好,看我這大孫子多帥氣。”因為孫奶奶的大兒子生了三個女兒,而三個女兒都每人又生了一個女兒,而且又都離婚了。人生啊,好多時候,真的就是一出戲。
  今年過完年老孫卻沒有隨媳婦和兒子一起去拉薩。
  三月份的一天,孫奶奶又來讓我幫她換耳環。完了孫奶奶拉著我的手說:“多好的媳婦啊,老公常年在外,帶兩個娃娃,家里又有老人,還起早貪黑地打工,真好。我可憐的老二終究有一天會被媳婦趕出來的。老二人老實本分,媳婦掌管經濟,別看生意做的好,口袋里連一分錢都沒有,寒心啊!這兩百塊錢麻煩你轉交給他,我直接給他不會要的。我老了用錢的地方少,男人有時候身上不帶個錢抬不起頭。”奶奶說著又流下了淚,不忍拒絕,又勸了半天,總算是把奶奶的眼淚勸住了。
  隔天下午孫奶奶的老二來買煙,我便把錢給了他,更是表達了老奶奶的心意。他苦笑著說第二天要去省城,做心臟支架手術。
  “孫老板一個人去嗎?”我有些驚訝,畢竟病灶在心臟,掌控命運的地方,而且術后治療很關健。他苦笑了很是牽強:“習慣了。”然后默默地走了。
  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他。倒是見孫奶奶和爺爺,老是大包大包地買吃補用品。
  那天刮著大風看來要下雨的樣子,孫老板進來了,我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人瘦的不成樣子,但我還是沒有流露任何內心的波動,只是笑著和他打招呼。“能給我個凳子坐一會嗎?樓上悶得心里急。”我遞過凳子,還和他聊了一陣關于手術后治療的相關事宜。大約一小時后,他有些坐不住了,笑著致謝走了。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他的背影我深深地嘆了口氣,但真的說不上是為什么。
  一夜之間人竟然就沒了,別說孫奶奶,就我一個外人也無法接受呀!
  總感覺這命運它真的很愛捉弄人,總讓人面臨好多好多的無奈。
  “唉,你看那大街上,流浪的瘋子;城邊上獨居的常奶奶,九十多歲了,無兒無女;還有天河街的李大爺,兒女都在外面幾年都不回來一趟,李大爺逢人就哭,老天爺咋就看不到呢?這孫老板,五十歲正當年,可惜了。”
  人們議論紛紛,可再多的惋惜也換不來孫老板的命。
  一個問題始終盤旋在腦海,孫老板病了,他媳婦不知道嗎?常言道:少時夫妻老來伴,孫子都有了,還有什么解決不掉的隔閡?以他們家條件來看,掙錢也不至于這一年吧?而發生了這樣重大的事情,錢又起了什么作用?人都沒了要錢有什么用?而錢在人們生活中又有著什么樣的位置?而孫老板術后又經歷了什么樣的心理歷程?而導致他離世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然而,這一切的原因在孫老板家人中是否有過一個人來反思?人這一輩子活著到底為了什么?
  孫爺爺的背一夜之間駝了。八十五歲的父親跑前跑后為五十歲的兒子送終,老天爺呀,還有比這更殘忍的事嗎?
  據說那天早上孫爺爺買了早餐給兒子送去,可忘帶鑰匙了,打兒子電話沒人接,敲門也沒人開,孫爺爺只好到自己家里取來了兒子家的鑰匙。
  推開門《孫爺爺還有說有笑地一邊拉開窗簾,一邊叫兒子起床吃飯。見兒子沒吱聲,孫爺爺走進臥室才發現,兒子和面爬在床上。孫爺爺想兒子自小睡覺都是平躺著的,就過去拉兒子起床,拉的時候才發現兒子身子很是僵硬,便叫了救護車。
  孫爺爺家離醫院很近,不到二十分鐘,醫護人員趕到。經過檢查確定是心血管堵塞而亡,死亡時間在半夜三四點左右。孫爺爺怎么都不肯相信兒子就這樣走了。
  第二天晚上兒媳趕來了,很是從容,看不出有多大的悲傷,孫爺爺直挺挺地倒下了,忙前忙后了一天一夜,他終究沒有一絲力氣再去送兒子最后一程。
  一副靈柩,一吊吊紙錢隨著喪葬隊的鎖吶聲,載著兒子的尸體走出了一對白發老人的視線。
  在人們無法描述的心情中,救護車抬走了孫爺爺和孫奶奶。
  葬禮后的第二天,孫老板的媳婦找我借個鏡子用一下,我很是納悶,但還是遞了過去。
  只見她接過鐿子就開始描眉涂唇:“化妝習慣了,不化妝感覺出不了門,屋里兒媳婦在,總感覺難為情。”我淡淡地笑了笑:“嫂子這是要去哪兒呀?”她笑了,笑得很媚,沒有一點點失去丈夫的悲傷:“去買衣服,來得急,沒衣服穿。”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是,她竟然穿著超短褲,赤腳穿著拖鞋,腳趾甲還染成了大紅色,天吶!也許我這個人太過保守吧,看到她這般打扮自己,心口竟然一陣陣生疼,她一點也沒有覺察到我的變化:“看我這妝,怎么樣?還行吧?走了,謝謝噢。”說完面帶笑容走了。
  天很睛,云彩很輕,而我的心口卻像是壓了一塊巨石,硬生生憋出兩行淚,這個世道也許真的變了吧!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老家的橋
下一篇:魚在夜色里睡去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