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情濃小院

情濃小院

這是一處普普通通的院落,坐北朝南兩所平房把長長的庭院分隔成前后三個院子。屋子不大,東西兩室加中間廳房總計不足11米,后層房是小叔子婚前翻建過的,幾年前他們已搬到了城里。如今小院里只有老爸、老媽兩個人居住在前院。這房子始建于上世紀六十年代,躲過了唐山大地震的浩劫,歷經了幾十年的風雨洗禮,也見證了小院內幾代人的成長歷程。別看它有些古樸、老舊,卻充滿了我們一家人無限的幸福、歡樂!
  
  一
  院子里花是最搶眼的,養花是老爸的最愛。有人說沒女兒的人就喜歡花,這句話在他這里確實得到了驗證。老爸每次外出看到新品種的花都會毫不猶豫地買回來。如此,院子里各種各樣的花數不勝數,地上栽的、盆中養的,有名貴的,也有普通的。種菜、養花成了老爸退休以后生活的全部。他養的花每個品種少則一兩盆,多則三五盆。好多廢棄品在他那里都會成為養花的容器,大到涂料、調和油桶,小到黃豆醬罐、洗滌靈瓶,就連桶面、雪糕殼也都能成為他養花的圣地。別看“花盆”其貌不揚,卻絲毫不影響他養花的質量。三角梅、茶葉花、繡球、君子蘭、荷花令箭、桑葉牡丹、富貴花……一盆盆在他的護理下無不欣欣向榮、生機盎然。
  魯迅先生筆下有個“百草園”,我家的小院則是名副其實的百花園。每當大地回春之后,老爸便開始忙碌起來,該栽的栽,該種的種,該分棵的,該修剪的,該扦插的……看吧,墻根下、甬道邊、畦埂旁到處都是他栽種的領地,即使是廁所旁的角落里也不放過。
  到了四五月份,各種花開始次第開放。首先閃亮登場的是西南墻根的牡丹花,真不愧是百花之王,雍容典雅、國色天香,深粉色的花瓣于綠葉的襯托下俞顯得孤芳自賞、高貴不凡。“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也只有這樣的名花才配與美女相提并論。
  牡丹開過芍藥也不示弱,大有你方開罷我登場之意。“浩態狂香昔未逢,紅燈爍爍綠盤龍”,花瓣緊簇,重重疊疊,風情萬種,完全可以和牡丹并駕齊驅。要說花期最長的當數月季花,一枝才謝一枝殷,默默地靜開在墻邊,無聲地點綴著小院。鵝黃色小巧玲瓏的金銀花密密麻麻把虬枝蔓腕覆蓋得嚴嚴實實,真的是“千朵萬朵壓枝低”。
  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小院里的花開得最旺盛的季節,倘若你走進小院,穿過頭頂翠綠的、密可遮日的絲瓜架,一定會被這滿園花色所吸引。院子右側一路五顏六色的花會愉悅地親吻著你的腳面,和主人一樣熱情地歡迎您。月臺上、甬路邊到處都是花的世界。紅的、白的、黃的、紫的、粉的……一朵朵,一簇簇,一串串,五彩繽紛。那么多種的花你追我趕,競相開放,一朵比一朵開得奔放,一朵比一朵開得燦爛!此時你一定會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機,輕觸拍照鍵,或錄下視頻記錄下這姹紫嫣紅的美好畫面,分享給你們的朋友。
  
  二
  小院不光花多,菜也不少。春節前后,老爸就開始先后把西紅柿、茄子、辣椒等種子種在裝有土壤的泡沫箱子里進行育苗,上面蒙上塑料,白天放到炕上,這些種子在濕潤的泥土中,吸收著溫暖的陽光開始發芽、長大。等外邊天氣暖和些,幼苗也長到一定程度了,就開始移到室外,這時室外溫度還較低,仍需罩上薄膜,里面用竹桿撐起來,這樣就給秧苗做成了一個小小的暖棚。再大一點,氣溫也升高了就可以按一定距離栽到菜畦里了。這些秧苗完全可以到集市上買現成的,老爸卻總是自己育苗,除了自給自足外還會分給左鄰右舍。
  黃瓜、豆角之類常吃的菜,老爸會把播種時間前后錯開,種上兩茬,前一茬剛吃完,后一茬又開始了,這樣就免得斷檔兒。好多事物都在不斷更新改善,我家小院里的菜也“與時俱進”悄悄起著變化。院子里除保持栽種著常吃的那幾種菜外,還增加了娃娃菜、洋蔥、西蘭花等……這些以前都是要到市場買的菜,如今也能出現在我們自家的小院里了。
  在種菜上老媽大多時候是指揮官,老爸自然是任勞任怨的執行者了。哪個該澆水了,哪個該施肥了,哪個該搭架了……一個動嘴,一個動腿,“互動”得還蠻默契的。
  春種夏長,有付出自然有收獲。經過老爸的辛苦勞動,小院兒的菜一天一個樣兒,打著挺兒猛長。到啥時候就能吃上啥菜。翠綠的小蔥,嫩黃的生菜,飽滿的大蒜,越割越壯的韭菜……不必說修長的豆角,也不必說頂花帶刺的黃瓜,更不必說那紫亮泛光的茄子,單是畦埂邊信手拈來的自生自長的野菜蒲公英、車前草、馬齒莧就足以是飯桌上的美味佳肴了。有機、無污染純天然綠色,這絕對是小院菜系的獨有特色。
  小院收獲了,老媽也開始忙碌了。她每天早早起床,前院、后院、大門外都要轉上一圈。活動一下筋骨。順便“巡查”一下各種蔬菜的長勢情況。采摘的工作一般還是由她親力親為的。菜多了,老兩口吃不過來,我們若沒時間過去,她就會給我們打電話:“黃瓜再不吃就老了,有空過來拿吧。”
  “要下雨了,我把熟的西紅柿都摘了不好放,拿你們家點兒吧。”
  “豆角我摘好放冰箱里了,下班從這兒過,拿點兒去吧。”
  每每這時我們都會“奉命”回家,這種菜拿點兒,那種菜再拿點兒,大包、小袋的來個滿載而歸。這些蔬菜除了供我們哥仨外,鄰居們沒有時老媽也會慷慨相送的。記得那一年種了一棵佛手瓜,是別人家還很少種的新鮮品種,而且產量頗豐,老媽便東家一個,西家兩個送開了,就連隔著條溝的對面街坊也送到了,真是一顆瓜秧吃了兩條街。
  小院里除了這些花、菜,老爸還在大門外栽了核桃樹,在有限的空間種上玉米、花生、栽上紅薯……量雖少,但品種齊全。院里的角落里還栽有石榴、獼猴桃、枸杞等,把個小院栽種得嚴嚴實實,不留一點兒空地兒。院子東南角還常年圈養著雞、鴨。自家的雞蛋,蛋黃黃燦燦的,比外面買的要有營養還吃著放心。鴨蛋則是老媽腌制成咸的,然后煮熟了,自己留一部分,再分成三份通知我們各自拿回家。
  
  三
  說起我們這個家庭,兩個字“和睦”。二老膝下就我愛人他們哥仨個,我們每家兩個孩子,共兩男四女。老爸老媽對我們三個兒媳一向視如己出,我們也把他們視為親生。二十幾年來我們春節都是在一起過。平日里我們婆媳間,妯娌間都是互相尊重互相謙讓,從沒鬧過別扭,破過臉。我們有事沒事走馬燈似的總愿意往老院跑。尤其在孩子小的時侯,每天就像上班似的,收拾完家就帶上孩子來老院,中午再回去做飯,下午再來。
  等孩子該上學了,我們也要出去工作了。二老自然擔當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孩子們中午放學能回到爺爺奶奶家吃上熱乎、可口的飯菜。有什么大事小情兒的我們也都愿意和他們訴說,二老都會耐心傾聽,有時會給我們做出相應的指導和評斷。
  如今六個孩子都長大了,大嫂家的侄女幾年前就參加了工作,而且就在上個月已經喜結良緣了。還有四個孩子分別在外地讀大學,最小的今年也該上中學了。我們也都忙著各自的工作,小院不如以前熱鬧了。但我們會常買些老人愛吃的副食品來小院看看,今天你來了,明天她來了,幾天不來就覺得很不習慣似的。二老年紀大了,只有常回家看看才是我們做晚輩的最該做的事。每次走時,老媽都會跟在你身后,走過長長的小院,送你到大門外,望著你離開,直到消失在她的視野里。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趕場,剪不斷的鄉愁
下一篇:老家的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