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場,剪不斷的鄉愁


   小時候,除了最盼望過年過節外,平時心心念念的莫過于逢場那些日子。因家里我最小,倍受寵愛,父母每次趕場,都會給我買幾顆糖或幾塊小餅干。我對趕場充滿著好奇和向往,一心想著快快長大,走過彎彎曲曲的山路到街上趕場,買許多好吃好玩的東西回來。
  千等萬等,終于等來這一天。夏日黎明時分,滿天的星星眨著眼睛,爸爸就把我叫醒,對我說,你早就吵著要去趕場,反正假期閑著,今天就和我一道去吧。剛滿九歲的我雖說睡得正香,可一聽說趕場,很是高興,一骨碌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穿上衣服,趁著月色,屁顛屁顛跟在爸爸后面,去息烽黑神廟集鎮上趕場。
   老家距離黑神廟街上有三十多公里遠,我和爸爸出門就爬山,翻過兩個山頂,走過一段緩坡路才到達公路邊。為抄近路,又要下一個深溝,跨過一座石橋,再爬一個陡坡。爬那坡時,夏日的太陽變成了一團火,烤得我們身上發燙。我看到父親彎著腰,背著一背兜花生、辣椒,喘著粗氣,汗如雨下,就趕忙用衣袖給爸爸揩臉上的汗珠,心想幫爸爸把背兜放下來,歇一會再走。可爸爸對我說,不怕慢,就怕站,離街上還遠著呢,還是慢慢走吧,要是去晚了,沒有賣東西的位置了,咋辦?就這樣,堅持著爬到了坡頂,與剛才走過的公路匯合,然后順著公路走了很長一段,緊趕慢趕,終于到了街上。
   到街上一看,許多趕場人比我們還早著呢,開始叫賣自己的東西了。爸爸急忙找了一個靠近市場中心的位置,放下背篼,取出土特產仔細擺好后,如釋重負,松了一口氣,從衣服包里掏出旱煙袋,點上猛吸一口,仿佛疲勞隨著飄出的煙霧消失殆盡了。他見我也走累了,站著不想動,就對我說,你歇息一會兒,就沿著這條街往前走,去看看熱鬧吧,千萬別亂跑哈。等我把東西賣完,買點家用品就回家。
   我顧不上休息,高興地沿著集市邊走邊看。街道上好多像爸爸一樣的人,帶著自家栽種的黃豆、花生、板栗等土特產,還有白菜、南瓜、辣椒等蔬菜,長龍似地排在集市兩旁。集市上人頭攢動,來來往往,叫賣聲、討價聲此起彼伏,好生熱鬧。再往前走,是竹子編制,木材加工的脊兜、提籃、木凳等。街面店鋪林立,經營著日雜、農用物資和食用商品等,琳瑯滿目,讓人眼花繚亂。最讓我眼饞的當然是商店柜臺上玻璃瓶里裝著的五顏六色的水果塘,還有小吃店灶臺上冒著陣陣熱氣的白饅頭、肉包子。眼巴巴看著,嘴里流著口水,腳都邁不動了。
   “幺兒,你嚇死我了,這么長時間了,不回去找我。” 爸爸賣完東西,看我沒回去,找來了。他看我盯著那店里的眼神,明白了,就先給我買糖。爸爸解開外面衣服紐扣,從內衣包里摸出包著錢的手帕,小心翼翼一層層打開,手指沾了點口水,認真數出兩張鈔票遞給我。我剛想伸手接,就看到爸爸額頭上還沒干透的汗水,想起他爬坡上坎,吃力勞累的樣子,趕緊搖搖頭,擺擺手說:“爸爸,我今天牙疼,不想吃糖。” 爸爸聽了,摸了摸我的頭,把錢塞給我,“回家要走那么遠的路,餓了走不動。乖兒子,不吃糖就去買幾個包子吃吧。”
   歸心似箭,蔥蔥回走,再爬一個坡,才能到家,爸爸看著天快黑了,看到我累得走不動的樣子,說要背我一段。我想他早上背了滿滿一背兜東西,那么辛苦,就鼓起勁,堅持自已走。到家里后,爸爸悄悄跟媽媽夸我,說我從小就能勤儉吃苦,長大會有出息。
   二
   那年頭,農村很窮,趕場是村民們獲得生活必需品和收入的唯一途徑。他們平時把舍不得吃的雞蛋、臘肉或花生、辣椒等土特產積攢下來,隔三岔五拿到街上去換錢。有的換了錢后,就上街去湊湊熱鬧,進館子里吃碗牛肉、羊肉粉什么的。喜好喝酒的還可借機與酒友相聚,喝上二兩半斤,猜上幾拳,回家路上,你一言我一語,高聲說著酒話,那日子猶如神仙般消遙自在。盡管有的“內當家”管得嚴,在家里就把要賣的東西盤了又盤,算了又算,可男人們總有自己的路子,找一個借口,總能卡點酒錢、煙錢什么的。
   還好,父親滴酒不沾,只抽自己種的旱煙。趕場回家后總會把錢一五一十算清楚,一分不少全交給母親。可有一天,父親趕場回到家中,除買了點生活用品外,計劃給二哥買的鞋子也沒買,錢就沒有了。急性子的媽媽見爸爸愁眉苦臉的樣子,心想肯定是他不小心,賣東西的錢被小偷摸了。于是就大聲說爸爸,古話說,死人都要守三塊板,而你一個大活人,竟然把錢搞丟了。媽媽氣頭正旺時,同爸爸一道趕場的隔壁大哥來到家中,告訴媽媽說,大伯買東西的錢拿給一個老大爺了,那位老大爺家兒子生病住院,賣小豬仔的二十多元錢被小偷摸包了,氣得不得了,差點沒氣暈過去。大伯見狀,起了好心,就把身上的錢拿給他了。媽媽也是心地善良的人,知情后,埋怨丈夫為啥不早說。父親見媽媽氣消了,就趕忙說,你剛才鬧得那么兇,我哪還敢說嘛。
   說起趕場,還是農村男女青年相約聚會,談情說愛的極好機會呢,可對我來說,差點讓我婚姻失敗。記得我高中畢業的第二年,經人介紹一個女朋友,她家住在條件較好,交通方便的開陽縣金中鎮,也就是現在的妻子。有一天,她和她大姐突然想到來我家里看看,從開陽磷礦坐火車到息烽小寨壩火車站,走到黑神廟街上后,碰巧坐上了一段便車,幾經折騰,一大晚上才問著路趕到我家中。當她們聽說第二天是流長集市趕場日,又可以從流長坐班車到黑神廟時,就提出去流長街玩玩,順便坐車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吃過早飯后,我就陪著她們出發到離家二十多公里的流長趕場,流長與黑神廟相距四十多公里,在相反方向。我們出門下一個陡坡,跨過家門口小河,走過一個長長的山溝后,爬一個名叫高家山的又長又高的山梁,再下一個長坡,最后走一段平路才到流長街上。她們從未走過這么遠的山路,加上昨天又走那么遠,哪受得了。還沒到街上,腳上就打起了幾個血泡,疼痛難忍,一拐一拐走到街上后,哪還有心思趕場,趕忙找到流長客運站,準備坐車回家。為了她們能坐上班車,我好不容易擠到售票窗口,買了兩張站票,讓她們擠上了密不透風的班車。
   女朋友爸媽及家人聽說我家坐的地方偏僻邊遠,趕場要爬山涉水,買東西是豆腐都盤成肉價錢后,心想讓女兒嫁那地方,簡直是睜起眼睛跳巖,死活不同意。幸虧女朋友不為所動,認為趕場遠有啥嘛,又不是天天趕場,還說我聰明誠實,執意要同意。為這事,家里人非常生氣,很長時間不理她。
   再后來,我參加工作了,分別在黑神廟和流長兩個地方都工作過。尤其是在流長工作時,我多方籌措資金,把流長集市打成了平整的水泥地面,在周邊栽上了樹子,花草,塵土飛揚的市場變得干凈美好。村民們上街趕場時,都紛紛伸出大拇指,稱贊鄉里為他們做了一件大好事。
  
   三
   時過境遷,物已全非。如今的家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貴織高速路連接息烽縣城、黑神廟集市,直通流長,從家鄉對面橫穿而過。又寬又平的家鄉公路四通八達,家家戶戶蓋起了新樓房,購買起了私家車。每到趕場天,中巴車開到寨門口接送趕場的村民,到黑神廟、流長集市只需二十分鐘,進縣城半個小時,方便極了。那些商人將農村所需商品送到家門口,又收運農村土特產品到城里銷售。可盡管這樣,趕場仍沒有消失,一直沿襲至今,以前趕場的黑神廟、流長集市依然熱鬧非凡。
   近年來,城里人們也喜愛趕場了,一到趕場天,就背著小夾背或提著竹籃上街購買新鮮的土特產品。2013年3月,我在花溪區貴筑街道辦事處工作時,人們就在我辦轄區內城市中心地帶趕場。每到趕場天,人車混行,把街道進出口堵得水泄不通。當時,正值貴陽市開展創建國家文明、衛生、環保城市“三創”活動,要求花溪區要迅速將集市搬離城區,大力整治城區臟亂差問題。隨即,區委、區政府將這項工作任務交給了我辦。我和辦事處分管領導立馬帶著有關人員到城郊選點,通過比選,將點選在了所轄云上村一個名叫浪風關的二十多畝平地上。報經上級同意后,我辦迅速匯同區交通、城建、工商等部門開展建造,分別修通了進入集市的公路,將那片地挖平壓實,打成水泥地平,修造了菜市、水果、肉攤等若開攤位,設置了農產品交易、大牲畜交易、百貨交易等分市場,建起了公廁,安裝了路燈,對市場周邊進行了綠化美化,完善了消防、防污等基礎設施建設。
   經過三個多月的努力,一個大型綜合集市市場修建完畢。可最難的是新市場搬遷,許多商家和住戶認為市場遠了,不情愿搬走,說辦事處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對此,辦事處干部職工毫不氣餒,在區直各部門配合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逐家逐戶,逐攤點做工作,用了半月多時間,最終將市場搬到了新集市。人們到新集市后感到環境美好,設施完善,規范整齊。不久后,都樂意來這里趕場了。后來,這里成了全區最大、最熱鬧的鄉場。
   這些年,每到趕場天,我都會和家里人一起來這里走走看看,湊湊熱鬧,心里時常回想起兒時趕場的快樂與艱辛,牽出了綿綿不斷的縷縷鄉愁……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秋涼聲聲秋意濃
下一篇:情濃小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