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心祭

心祭

清明節臨近,4月1日這天早晨,就下起毛毛細雨,四周霧蒙蒙的,天也灰灰的,仿佛很低,壓的我吐不過氣來。晚上3點多睡覺,早晨6點就起床。一天里,頭暈沉沉,痛得很厲害。或許是有病吧!或許是別的。我胡亂的吃了點藥,依然不見好轉。到晚上輾轉反側未能成眠,心頭浮現往事,歷歷在目。心上仿佛扎進一把刀,血仿佛在不停地流淌,生命仿佛就要干枯。我不由的思念起父親和亡去的工友。

父親離開我已27年,過去的記憶亦漸漸模糊,那是我很小,母親剛強的身影是我和妹妹的大山,隱隱約約記得母親和外婆說過:“不讓他去幫忙,他非要去,有什么辦法?”后來才知道事情的經過。父親在給鄰居家修窯洞時從五六米的窯洞頂上摔在地上,三日后竟與我永別。母親是剛強的,未要鄰居家的一分一文錢,硬是拉扯著我和妹妹生活。五年后我便離開家鄉外出謀生,以至于多年清明節都是妹妹在家上墳,祭奠父親。我漸漸成為一個不孝的兒子。今年清明節我在外工作,又無法在清明節給父親掃墓。心中有愧,故而頭痛不輕,夜不成眠。

“陳書記,青崗員信息表咋樣填寫才規范。”這是2004年11月25日我的工友陳廣金在最后問我的一句話,我告訴他之后三天,他竟永遠的不在。那時我正好養傷(十幾號吧,具體哪一天我忘記啦。在東店家屬樓滅火時,聽人說房內有一婦女還沒出來,我為救人,沖進大火現場滅火。結果腳心被釘子扎透,后來礦黨委書記安排車送我去醫院療傷。)這場礦難我至今難忘。后來在搶險救災時,我的166個死難工友的“斷手、斷腳、斷頭、碎肉、碎腦汁”等等殘像,讓我后怕。現在又浮現眼前,我的心口很痛很痛。

我知道,該祭奠父親和工友,可我拿什么來呢?我的淚,我的心,我的血……。不敢想啊!不敢想。心中祝愿,天上真有靈魂,就請安息吧!父親,母親身體健康。兒子已自立,你的孫子孫女都好。你的女兒已是一個優秀的的教師,勿念。我的工友勿慮,祖國亦強盛,科技更發達,瓦斯發電、煤化工已開工建成。礦山明天會更好,祖國明天會更好。 今年清明時節又臨近,我夜未眠,隨記之,以禱告在天之靈。安息吧!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