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故鄉的冬日

故鄉的冬日

故鄉的冬,似乎總捎點小家子氣,掖著藏著躲著,總不肯爽快地拋頭露面。這里冬日最美的風景,莫過于那一樹的爛漫,枯寂的爛漫。如果披上夕陽或者晨光的風衣,那將是世界上最華麗的裝束! 在這靜謐的冬日,太陽是很少出來的,偶爾幾回,便覺得珍貴。她那很柔美的樣子,輕輕地照在對面的住宅樓上。又輕輕的灑下一片余輝。讓人多了一份倦意。冬日里,沒有了夏天的炎熱與燥悶,有的只是舒適,給人一種與夏迥然不同的感受,好比是一層紗投在了身上,朦朦朧朧的,雖不厚實,但照在身上,卻也著實的很溫暖。

總喜歡在默默斜陽下,鑒賞那一抹翩遷慢舞的冬的神采,總向往享受那一方素凈純美的冬的倩影,此刻,面對故鄉冬的此情此景,我周身的血管里,仿佛都在吟詠,又似在蕩漾。 我曾經就邂逅過如此的魅力:屋宇的盡頭,是一棵梧桐,掛著些許高大稀疏的黃葉。薄暮冥冥間,夕陽潑撒了一地,斜斜地,柔柔地。樹影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仰視,梧桐那一樹手掌大的綠葉,宛若五彩的蝴蝶在翩遷起舞的,煽動著俊俏的翅膀,悄悄棲息在枝葉尖。這就是冬嗎?我實在不敢迷信自己的眼,腦海中像不斷濾過的懷舊電影似的,咀嚼和冬相連的所有。

但,這一株高傲的梧桐就佇立在跟前,偶爾凋零下來的幾片的枯葉,依舊在孤獨地劃著季節的弧線,它分明在準確地告訴我,的確啊,這當然是冬,只不過,她是這樣的絢爛,這樣的斑斕。 昨夜遠方飛來的小鳥,并不曾在這枝上停歇,當然也就沒有鳥的輕巧的影蹤,也沒有低回婉轉抑或蒼老的鳥的嘶鳴。靜默的,只有凜冽的風攪動而粉碎著這葉的殘夢……時不時,還捎來陣陣遠方的尖利呼嘯…… 南方的冬日里,少了些大紅大紫,只有一點過剩的殘妝去修飾這不留余地的樸素。它無關氣質,只講氣勢。但冬日照在地上、樹葉上多姿多彩:綠的深沉、黃的燦爛。

南方的山,向來高大巍峨,到了冬日便失了往日的潤朗,只留下了略帶灰蒙的身影悄然聳立于天地間,默守著一份寂靜、一份安然。倘若在北方,來一場大雪,將群山覆蓋上一層蒼茫的白色,那有是一副磅礴的好圖景,孕育著新的希望。只可惜南方少雪甚至無雪,山間便只剩下松柏蒼翠的影子,但綠色都如同帶著一層霜,淡綠中隱隱的泛出青灰。遠望去仿佛被飛揚的塵土覆住了。

佇立江邊,昔日里驚濤拍岸的江畔現下已是波瀾不興。江水仿佛被凍住了,連東注的流速都似乎被停住了。“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身于此,我只有寄情于窗前,遙送上一瓣心香,盼望能有一絲新綠破土,守望著春的希望。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上網感想
下一篇:平安常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