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山魂牽新光人

1979年的春天,那年我剛18歲,懷著對人生美好的憧憬,隨著父親的足跡踏進了煤礦的大門,成了新光集團第二代礦工。生性活潑好動的我是一名文藝愛好者,特別是對唱歌情有獨鐘。于是進礦不久我便成了礦上的文藝骨干,工作之余,偶爾還動一動笨拙的筆寫一些“豆腐塊”,以抒我對集團、對礦山、對礦工、對閃光的烏金那厚重的情懷。

在這個充滿濃濃秋意、碩果累累的季節里,我們迎來了新光集團創立40周年。在這個值得歡慶的日子里,在我從事煤礦工作30余年中,新光集團30年來所經歷的一切像涓涓細流從我的腦海奔涌而出,礦工那博大的胸懷,寬厚的脊梁,讓我如此的敬佩,高聳的井架、飛旋不息的天輪令我刻骨銘心,這所有的一切無聲地塑造著礦山魂,塑造著礦山勤勞的主人。

礦山的世界是多彩的,礦工的生活是充實的,全國煤礦第一屆美展獲二等獎有新光人的名字;省煤炭總公司舉辦的《煤城之春》比賽中雙獲創作、表演一等獎有新光人的名字;鹽城市業余歌手大獎賽獲一等獎有新光人的名字,通過國家技術鑒定《微山湖下采煤技術與研究》原煤炭部的史冊上有鹽城市礦務局的名字;中華群英錄有全國勞動模范馮玉富的名字,并與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合影。這都是我們新光的自豪、驕傲和學習的楷模。

利國煤礦是新光集團的開拓者和排頭兵。它在40年的開采過程中,有大量的薄煤層,礦工們在不足0.8米的薄煤層中摸爬滾打。干過采煤的人都知道這個實在稱不起“高度”的高度,就在這巖石夾縫中佝僂著身子,一鏟一鏟攉煤。這里沒有鳥語花香,更談不上陽光普照,大自然甚至剝奪了他們連坐直身體歇一下的權利。他們的膝蓋上、胳膊上都磨出了老繭,當采煤工下班在浴室洗澡時看到他們的后背擦破皮,煤屑“鑲”進去,便成了不規則美麗的“紋身”。曾記得,有一年市慰問團來礦慰問,家鄉親人主動要求深入井下一線體驗生活,沿著不足0.8米往上的上山爬了一段就難以忍受,而我們的礦工卻是8小時呀!是一年、兩年、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就在這狹小的空間里開采著成千上萬甚至幾十萬噸的煤炭,正是因為這幾十萬噸的煤炭,新光集團才有了厚實的根基,礦工們才有了堅實的依靠。

礦山全國勞模馮玉富,堅持采煤一線二十幾個春秋,受過重傷,身上夾著鋼板,強忍著疼痛,帶領工友們奪高產、出高效、保安全,年實出勤達到365天。被新光樹為“煤礦最可愛的人”,他也成了礦工們心目中的“鐵人”。 省勞動模范張俊龍,礦工心目中“采煤面上的滾地龍”,在二十幾年的采煤班長生涯中煉就了過硬的本領,放炮、扶棚、釘道、控頂等技術樣樣精通。工作面缺料往上山扛料;溜子不淌受阻又來劃煤;下山車輛供應不上,帶領工友到幾百米以外的車場人力推車……一班次上山下山來回跑五六趟,馬不停蹄,不知疲倦堅持奮戰在采煤一線。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在新光像馮玉富、張俊龍這樣優秀的礦工還有很多很多!

從某種意義上講,正是礦工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堅實的脊梁、不怕苦的精神托起新光的希望,托起新光的輝煌。礦工們無私奉獻,敢打“擂臺”的精神,為新光明天的不斷發展壯大做出了應有的貢獻,他們這種對礦山濃濃的情和深深的愛正是新光的希望所在。 有人說,煤礦工資高,礦工們為了錢才如此的拼命,我說,這是對礦工的偏頗。錢固然需要,但還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就是礦工們那種坦蕩無私、樸實無華、剛烈豪放的性格,就像那高聳的井架,沒有裝飾,沒有點綴,但卻有著異樣的奇偉,令人肅然起敬。

就是這樣一群創業者、開拓者為建設美好礦山執著的追求,卻得不到社會上一部分人的理解,說礦工是“傻大黑”。90年代初,遭受社會上一些人的嘲弄、歧視、冷眼,在愛情的碼頭上時常沒有礦工小船的泊位,而我們的礦工胸懷大志,將黑暗留給自己,把光明和溫暖送到了千家萬戶。但誰又能想到,人們所享受的美好生活是來自地下幾百米深處礦工們赤膊奮戰給予的。 回首新光經過40的風雨歷程,總使我無比的震撼,她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無不彰顯著新光人不怕苦、敢戰斗的精神。

曾記得,我在礦區會堂的舞臺上多少次唱過《煤礦工人之歌》,多少次跳過剛勁有力反映礦工題材的舞蹈,真情地為礦山精魂禮贊,為礦工的優秀品格頌揚,新光這個響亮的名字美譽大江南北,新光集團在礦工的心中是一座希望之山,因為我深深的知道,礦山魂的精髓之所在,那就是新光人--可貴的主人翁精神!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