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質疑

質疑

做人很難。有時寫點東西只是生活方式罷了;難免有諷刺、揭露的質疑。事情說來話有點長,而且與大名鼎鼎的移動公司、公安干警有關。那天威海第一次因為文登的疫情要封城,我匆匆的理了個發,給自己的手機充了話費;可是話費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退了回來,于是我去移動營業廳看個究竟。到了移動營業廳后我發現一個人里面都沒有,只是在門口擺了一張桌子。不一會一男營業員出來了,我問他為什么我的話費被退回來了;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要求我戴口罩;這時我才想起我理發時口罩被理發師弄斷了;我知道不戴口罩是不行的便往門外走,邊走便重復之前的問題,希望他能幫到我。可是這個男營業員拿起噴壺對著我的方向噴消毒液,并聲稱我在疫情期間鬧事,而且向派出所報了警。我當時就想這是怎么了,我怎么得罪他了使他這樣對我蠻不講理;好在我想起來了,前不久我辦了一張電話卡,當時就在這個營業廳;因為我平時電話用的不是很多,就選了一個消費少的;當時營業員說這款很快要取消了,我的意思是先用著以后再轉其它的業務;營業員問以后加嗎,我回道加;這款業務就這樣辦下來。后來過了些日子,移動公司打電話問我加不加;當天因為我心情不好拒絕了,才引發了今天的這場鬧劇。言歸正傳,一會派出所的干警來了三個,男營業員趕忙迎上去又述說了我在鬧事;我不得已也走過去,這時沒想到一個干警擺出雙手阻止我靠近,那意思要么嫌棄我寒酸,要么嫌棄我身上有病毒。好在案子處理的不過分,只是說我以后注意點。可是事情雖小,別忘了這可是號稱人居威海度假村的張村鎮;還有大名鼎鼎的中國移動公司啊;讓我不禁想起了紅樓夢里的護官符;后來我在110上大鬧了張村鎮派出所一次;投訴他們服務不達標,也給移動公司打過投訴電話,但是官官相護、嫌貧愛富的口氣難以言表。算了,中國太大了;所謂的民族在某些人看來沒有金錢和權勢來的重要。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
下一篇:其實快樂真的很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