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現實

現實

深秋的清晨,晨光已經漸亮了起來,大街上環衛工人已經在沙沙的打掃著馬路。光線透過窗簾的縫隙照進了臥室,一對男女躺在棕色的木床上,蓋著鵝黃色的被子。此時突然的手機鬧鈴聲吵醒了正在睡覺的姚俊,6點20分了,他急忙關閉了鬧鈴,怕影響了旁邊睡覺的胡丫,不過聲音還是影響到了一點她,她慵懶迷糊的伸了一下放在枕頭兩邊的手,輕輕的哼著一聲長音,然后縮回手向上拉了拉快到胸口的被子,慢慢的又睡了起來。等了幾分鐘,聽到胡丫的呼吸勻稱了,姚俊輕手輕腳的掀起被子,慢慢的坐了起來,伸了一下懶腰,左右轉動了一下脖子,掃了胡丫一眼,擔心因為自己起床的響動把胡丫吵醒。躡手躡腳的下了床,悉悉索索的穿好了衣服,拿著自己的手機和茶杯,輕輕的帶上了屋門。進了衛生間,洗臉刷牙,收拾好了自己,然后去另一個房間喊孩子起床。先從三樓下去到一樓給孩子做飯去了,煎了兩個雞蛋,等待著孩子下樓吃好飯送去上學。

送過孩子去上學后,姚俊再回到三樓把晚上換下的衣服清洗了晾在陽臺,打掃衛生,順便等待胡丫的起床。姚俊在年后被公司調去了外地上班,回家過節的時候,知道了自從自己在外地工作以來,孩子就不聽話不好好學習了,姚俊毅然決然的就把工作辭了,打算回家好好教育和指導孩子。這件事是姚俊自己的決定,沒有和胡丫具體好好的商量,這也直接引起了胡丫對姚俊的強烈不滿。以社會道德來說,畢竟姚俊是一個男人,應該擔負養家糊口的責任。但是,姚俊擔心因為工作的事荒廢了孩子。然而孩子不聽胡丫的話只怕姚俊,姚俊也知道事業和孩子孰輕孰重,胡丫卻表現出極度的反感和不理解的情緒,甚至和姚俊吵了起來。

在姚俊的眼里,胡丫把錢看的非常非常的重要,甚至比得上家人間的親情。而在胡丫的眼里,姚俊就是一個好吃懶做不務正業的男人。其實,有些事情,姚俊和胡丫兩人看的可能太片面了。是的,姚俊在沒有去外地工作之前就是比較懶惰散漫的一個人,工作不認真,也沒有把孩子學習的事過多的放在心上,但是,自從和家人分開了幾個月以后,他體會到了身邊有家人的幸福和溫馨,體會到了把家人照顧好的快樂和滿足。姚俊后悔了,想著當時為什么不能好好的工作,不能早點考慮到為自己的辭職做好后路呢?悔不當初就是姚俊現在心情的寫照,可惜時間不可倒退,后悔藥無處可買。

胡丫對姚俊的態度漸漸的失去了往日的平靜和或多或少的關心,姚俊知道,胡丫是希望姚俊能找一份八個小時雙休的工作,多少掙點錢貼補家用,下班也有空的時候照顧孩子,最起碼比待業在家坐吃山空要好許多。她可能還沒有明白,如今,疫情的肆虐毀掉的不只是一個家庭、一個企業,而是許多的家庭和千萬個企業。誰都想做一份自己所想的工作,拿一份自己應該拿的工資,可惜總是天不隨人愿。

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了,放在任何人的心里肯定也是比較著急的,畢竟不上班生活怎么辦?完全指望胡丫那是不可能的,還好之前存了點錢。姚俊感覺最近的運氣有點背,好像做任何事都不能順心隨意,之前聽朋友說自己家里門對門不好,雖然認為有點迷信的意思,但是,想想最近心理上的不順,還是買幾串五帝錢掛門上趨吉避兇一下,用來尋求心理上的些許安慰。

每天就這樣重復的過著。今天又是平靜的一天,姚俊知道,安靜底下藏的是波濤洶涌,越是平靜到時候,爆發出來的脾氣就猶如火山噴發般的瘋狂。姚俊這幾天在試著問問找找有沒有合適的事情可以做,用來堵住胡丫即將噴發的脾氣,慢慢等待再尋找吧,畢竟回家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孩子。疫情當下,活著也是一種幸運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