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羽毛寄深情

潔白的羽毛球在綠蔭球場上來回穿梭,充滿活力的男女隊員時而躍起扣殺,時而飛馳攔截,掌聲笑聲喝彩聲如同一波又一波連綿不斷的歡樂浪潮,在馮家塔這片新開墾的黑土地上蕩漾。 這還是那個幾年前在社會上一些人眼里遠離城鎮、遠離人群、交通不便、分外寂寞的馮家塔礦區嗎----我在問自己,也在問山川大地。瞧著那一個個矯健而熟悉的身影,遐想著他們身上發生的故事,我沉醉了,思想的野馬在金秋八月的羽毛球場上撒歡兒……

歌迷老盧的心事

在那邊球場上來回沖吊、時前時后、時左時右不停變換線路,搞得對面那小伙子疲于奔命的是財務部的老盧。

老盧四十多歲了,可在球場上健步如飛的勁兒,一點不遜色于二十多歲的小青年。在一些年輕人抱怨這里沒有歌廳、沒有鬧市、沒有酒吧、寂寞得要死的時候,他整天倒是樂呵呵的,歌聲不斷。他最喜歡唱的是《呼倫貝爾大草原》,我想,喜歡唱這首歌的人心胸一定如同草原一般寬廣,要不能夠背井離鄉,無怨無悔地在這片沉寂的土地上默默拼搏嗎?可是有一天,老盧專門打電話問我在晨操之前播放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我一時想不起是哪首歌,他立即動情地哼唱起來:“妻子啊、妻子你挺辛苦,辛苦為了全家福;細水長流過日子,全靠你簡樸。妻子你挺辛苦,有點那安慰就滿足!妻子你挺辛苦,丈夫心里最有數、最有數……”。聽他唱得那么專注、那么深情,我的心被深深打動了。我想他完全沉浸在那贊美妻子的旋律中,是的,我不忍心打擾他,我知道,此時他在思念著他的妻兒、思念著他的親人,是啊,他千里迢迢來馮家塔,把老人、把孩子、把家庭的重擔全壓在了妻子的肩上,他一定對妻子抱有深深的歉意。這大概是這位整天似乎無憂無慮的老盧沉甸甸的心事吧。可馮家塔又有多少人像老盧一樣離開父母妻兒,義無反顧地融入這片熱土啊……

運動男孩小賈

對面和老盧對陣的是運轉隊的小賈。面對老盧快速多變、十分刁鉆的球路,一般人早跑暈了,也累垮了,可他還一直在頑強地堅持著、拼殺著。 小賈是去年男子單打羽毛球比賽冠軍,他是一個非常有活力的年輕小伙,酷愛運動健身,無論是上0點班還是8點班,他總會擠出時間去健身房鍛煉身體,經常能看見他在跑步機上跑的汗流浹背,在羽毛球場那非常有力的扣球,從他身上從來都看不到累,今年的羽毛球冠軍大家都看好他。比賽一天天的進行著,他很輕松的打進了2強,但就在冠亞軍決賽的時候,他盡然輸給了去年的亞軍,可能是小伙子緊張了,沒發揮出自己的最好水平來,可能他的球技還需進一步鍛煉,不過,小伙子到是沒有一點泄氣的意思,這兩天依然看見他在健身房那汗流浹背的身影,在羽毛球場地來回穿梭的身影,看他完全陶醉在那個運動的世界里,真舍不得去打擾他。

他們眼中的“小魔女”小齊

在那邊女子賽場上,“小魔女”小齊的競技已經進入白熱化狀態,周圍喝彩加油聲不斷。 小齊是我的舍友,也是我的死黨。她是山西人汾陽人,剛來礦的時候大家都戲稱她為“山西九毛九”,可小齊并不像傳說中的“山西九毛九”那么摳門,她待人接物都很熱情大方。她也是一個非常喜歡運動的女孩,羽毛球、乒乓球、籃球等都是她的強項,特別是羽毛球打的又狠又準,去年女子單打羽毛球冠軍頭銜就被她輕而易舉的奪走,所以今年的比賽所有女同事都不愿意和她成為對手,她暫時被女同事們喻為了“小魔女”。

走出三點一線圈子的小薛

在我旁邊觀戰的小薛,時而拍手,時而加油,時而喝彩,一點都不像平時那種孤芳自賞的樣兒。小薛是馮家塔姐妹中最不喜歡群體活動的女孩。她每天的活動路線似乎總是在宿舍—辦公室—餐廳這三點一線之間日復一日地運行,閑暇時候經常一個人靜靜的呆著。馮家塔這地方人少,群體活動少,本來就有點冷清,她這種狀態就更顯得孤零零的。我們一直都在努力,怎么讓小薛走出這三點一線的小圈子和大家溶為一體,和馮家塔創業精神的洪流融為一體。這次羽毛球比賽她竟然主動報名參加了,她說其實她也很想與同事們打成一片,這次她聽說女同事們大多都報名參加了,她也湊個數,可以通過羽毛球比賽和大家多聯絡聯絡感情,找找共同的愛好。

環視著充滿激情、充滿活力、充滿自信、充滿歡樂的羽毛球場,我的心醉了。因為他們愛這片黑土地,愛馮家塔,才在這里如此激情四射,如此放飛笑聲,如此瀟灑自如。他們因這深情的煤海相遇在這里,又因這潔白的羽毛相知在這里,是緣,是緣……我們就將這濃濃的情意寄托給這潔白的羽毛,讓思索盡情的漂浮在天空之中,化作長長的思念送給遠方的愛人吧……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