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看不清的信號燈,看不清的車流;明明在動卻像是靜止的;仿佛在怕又無可奈何。醒時一身冷汗,莫非要救起什么;假如夢會是先兆,人能做點什么。這世間眾說紛紜,似乎沒有真理,可是沒有真理怎么能行。什么時候再來一場諸如罷黜百家的行動,還這世間一片凈土。或則這世間本該什么都有,只是個人無知罷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國慶家宴
下一篇:關于我偶遇你這件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