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往事成追憶

往事成追憶

那天一幫朋友在一起吃飯,偶然間談到了一個話題—農村,有個朋友說要提到農村生活他莫過于是最在行的,農村生活那些在溪流邊撒網打漁、在田埂間抓蚱蜢,逮青蛙、在樹林里掏鳥蛋捉蝴蝶、還有在煙霧裊繞的村莊旁烤紅薯等等的趣事。他說的是沒錯,農村是有這樣的生活,可那是屬于童年的,很大部分農村的孩子的生活不僅僅是這些,真正的農村生活到底是怎樣的呢?您知道嗎?更多不為人知的事情還是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知道,而我就是其中一位。

打小從記事開始,印刻在我記憶中的就是周圍連綿起伏的小山包圍著大片大片的農田,每天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農村長大的孩子,除了上學還要料理家務、打豬草、喂豬、放牛、砍柴、干農活等等。最難熬的該是夏天了,正值酷熱的夏天卻是農民采摘玉米、收割稻谷的時刻,我每年的暑假都是在炙烤的烈日下度過的,為了節約成本,我們從來都是自己收割莊稼,這樣計算下來所有的玉米要摘上20天,稻谷收割要接近半個月的時間,就這樣按照計劃,我和父母親開始了我們漫長的收割之旅。先是將所有地里的玉米摘回來,白天從太陽剛出地平線到日落西山近黃昏,晚上除了要將玉米粒掰下來,還要整理和打掃屋子、準備第二天人和牲畜要吃的東西,等到一切料理完畢已是接近了深夜。收割水稻也是如此,一整天就那樣呆在稻田里,頭頂烈日,汗水不知道要將衣服浸濕多少次,手握水稻吃力的將水稻打下來的循環中,雙手會被漸漸的磨薄,晚上還要將打回來的谷子攤在曬壩里,將谷子里多余的稻葉清除后第二天就能曬干水分,就這樣的生活要重復到莊稼收割完畢到谷子進倉,而這樣的勞作計劃每年都有一次。

對于自小生長在農村的我來講,那種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真的在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跡,還記得小時候為了打一背簍的豬草要翻上好幾座山;為了拾到好的柴火身上被劃上一道道的傷口;為了要完成的農活總是累的晚上一躺下床就睡著了,第二天全身都是蚊子叮咬的傷口。那些在烈日下揮汗如雨的場景、那些肩上擔著重重的籮筐在山間蹣跚的場景、那些曾經背著與我身體不相稱的背簍的場景……而這些場景要重復著陪我走過春夏秋冬。

農村生活里很大一部分是糾纏在繁重的農活中,不僅是在夏天,一年四季都是如此,總有干不完的活,忙不完的事。春天播種,夏天、秋天收割,冬天還要翻土、種菜等等,從清晨的一睜眼到晚上甚至到深夜一刻也不停歇。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辛苦勞作,不知不覺小孩長成了大人,中年已成老年,杳無聲息中皺紋已經爬滿了滄桑的臉頰,農村生活就這樣重復著走過一代代的人,如今,這樣的生活仿佛已經離我而去,可是那些曾經經歷的過程卻永遠也抹不去,我仍然不會忘記自己是個農村人,仍然不會忘記即使再艱辛也要腳踏實地一步步的往前走。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