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山”我為你自豪

記得在八十年代,我上小學的時候,老師在每年的六月份總會讓我們寫“安全信”給礦工叔叔們,要他們搞好安全生產,雖然我的父親也是一名礦工,但我并不知道礦工究竟是干什么的,為什么要寫“安全信”,為什么要他們搞好安全生產。只聽說他們所做的工作非常危險,經常會出現工傷和工亡事故,家屬們只要聽說礦上出事了,都會顯得十分著急,四處打聽情況,直到自己的親人平安歸來,那時的煤礦工作給我兒時的印象只有恐懼。我們家的生活條件十分艱苦,想看電視還要跑到鄰居家,賣一件新衣服我們兄弟三人輪流穿,咸菜是我們一家人每頓飯的主打菜,一家六口租住在一間不到20平米的房間里。為了改變現狀,母親經商賣起了菜,使家里拮據的生活上升一級。

轉眼間,我初中畢業,同學們都報考了高中、中專等院校,而母親卻在這時因車禍住進了醫院,使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面對家里兄弟姐妹多、經濟來源少、生活條件困難等諸多因素,我卻不得不報考“煤礦技工學校”,因為兒時的記憶,讓我偷偷的哭了兩天。在技校的兩年里,為了省點錢,每個星期從家里把我們的“主打菜”請到學校,即便是這樣,每個星期還要花去10元錢,這10元錢對我們家來說卻是一筆不小的開銷。2000年3月,我從學校畢業分配到牛兒莊采礦公司一采區參加了工作,我這個剛剛從學校大門走出踏入社會、身體瘦弱的新工人,面對工作環境差、勞動強度大等種種讓我無法承受的現實,開始埋怨上天對我不公平,為什么天底下有那么多的好工作而我卻不能去做,怨自己的命太苦,為什么同齡人有的幸福快樂而我卻沒有……。我曾經想過放棄這份工作另某出路,但困難的家庭條件迫使我不得不堅持下來。因為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使我在工作中經常受到饑餓的煎熬,所以每天上班之前母親總會準備好饅頭或烙餅,讓我帶到井下來充填饑餓的肚皮。工作幾年后,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找對象成了難題,社會上流傳一句話“寧可嫁個收破爛的,也不嫁一個下窯漢”,只要女方家庭聽說我是在煤礦生產一線工作的礦工,都會毫不猶豫的拒絕。雖然我的心里很著急,但也非常理解,生產設備落后、井下環境差、工傷事故率高……,使他們在內心里產生恐懼,對我避而遠之。

特別是在2008年6月30日,一個令所有人振奮的消息傳遍了全國煤炭行業,冀中能源集團成立了。牛兒莊采礦公司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職工收入有了明顯的增長,廠區內的環境有了明顯的改善,職工生活水平有了明顯的提高,井下職工不但有了班中餐,下班升井后還吃上了營養餐,井下的落后設備逐一被淘汰,引進了一大批先進的生產設備,使安全系數大大提高,截止2010年5月1日牛兒莊采礦公司以實現連續安全生產7周年,這是所有牛兒莊采礦公司人共同努力的成果。職工家屬不再為煤礦工作的親人擔憂,社會上的人們也不再歧視礦工,反之,在煤礦工作的小伙子成了相親行列的香餑餑。隨著煤炭行業的迅速發展,煤礦安全生產條件不斷提高,使他們消除了恐懼心里。

如今,我們兄弟三人同是大集團中的一員,通過努力,家里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改善,各自都有了自己溫馨的小家,家用電氣應有盡有,是煤礦賦予了我們今天的一切,是煤礦讓我們大家過上了富裕的生活,我為自己是一名礦工而感到無比自豪。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我要安全宣誓
下一篇:貴州究竟有多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