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三喜和雪蓮

三喜和雪蓮

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
  三國兒看到雪蓮眼睛一亮后,心頭就閃出一個想法,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是多少好唻。和大隊主任成了親家,辦事爽啊,有沒有別的什么彩色想法,不好妄斷,但他覺得雪蓮這樣的姑娘百里挑一千里無雙是肯定的。他給雪蓮安排輕活兒干,派雪蓮和小軍一起去公社參加青年會議,選他們兩個參加大隊的文娛節目排演等。可雪蓮似乎不解風情,推薦說三喜有表演才能,這使三國兒很是沮喪。他曾當面調侃著說叫雪蓮做他兒媳婦,雪蓮心里厭惡,可只能淡淡的笑著說,三叔,請您不要再開這個玩笑好不好啊?我暫時不談這個門兒的!
  三國兒要是真聰明真有格局的話,應該對三喜等一干人等同樣熱情,以顯示對年輕人的關心才對,可他覺得三喜是小軍的障礙,同樣干活,偏偏對三喜橫挑鼻子豎挑眼,這也不對那也不行的。那三喜何許人?如此幾次以后,決定選擇時機反擊了,要不天長日久,在集體勞動的日子還咋過?
  一次斫麥,臨到中午,大家餓了累了,三喜斫的麥樁兒確實高了點,麥桿兒擺放得也不是很整齊,三國兒沖過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問他眼睛里塞了屎沒有?
  三喜回頭看看大家因為累了都有點馬虎,但挨罵的只有自己一個,于是按捺按捺心中的怒火,想先明確一下:三叔,你剛才是罵我的嗎?
  咋的啦,你是不服氣還是怎么說?
  我是問,你剛才是不是罵我的?
  喲呺,我這個隊長還不能管你?你不服氣,這個隊長你來當,你個細婊……三國兒沒罵完就覺得不對,強行收住了。
  什么?!三喜聲音高了八度,明顯充滿了憤怒。
  你來當隊長!
  行啊!三喜近乎怒吼了,高聲對眾人說,三叔罵了人,說他不當隊長了,叫我當,大家同意嗎?
  同意,好的,好的……哈……吃瓜的不怕事大的,雖說大家知道是起哄鬧著嬉戲的,但也確實有人討厭三國兒隊長,聲音是從骨子里帶著怨氣冒出來的,這樣就使三國兒十分尷尬。
  哼,三國兒鼻孔里哼一聲說,人也能當,鬼也能當呢!
  三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雪蓮站出來說,活兒干得不好,可以批評教育,也可以按制度處罰,可你罵人有什么道理可言?三喜的態度很明確,你罵人就要賠禮道歉,你不肯認錯,還諷刺打擊叫人家當隊長。大家一條聲的喊同意三喜當隊長,你又說什么人也能當鬼也能當的,這樣侮辱人就是不對的!
  三國兒氣得臉色像豬肝一樣的直喘粗氣,雪蓮還不依不饒地說,當個隊長要天大的本事?又不是要去請蘇聯的專家!我爸和我娘說,你三叔和我爸十五六歲就開始做隊長會計的,憑什么說三喜就不能做?
  哼,一個個能得不得了,這個隊長我不做了!三國兒說著就氣呼呼的回了家。哪里是真的不做?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有人勸幾句,他就自我解嘲地說,哪個還和小屁孩兒們生氣,大家真的不要吃飯啦?
  三喜從小被叫做辣皮兒,頂撞隊長幾句別人可以理解,而一直溫文爾雅的齊整姑娘雪蓮,爆炸式的怒懟三國兒,就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有人閑侃:
  孩子到底小,說話沒輕沒重的。
  什么沒輕沒重,她是烈士遺孤,現在的養父又是大隊主任,換個人試試?
  呸!你懂個魂?只知道北風吹屁眼,活嚼大頭蛆!
  哎喲,你還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啦,唔?
  哼哼,這叫愛情的力量,懂不懂啊?
  誰愛誰呀,我們不懂,你說!
  真是幾個豬!那雪蓮什么時候和人干過仗的?她見三喜受到委屈,忍不住了,你們幾個的眼睛里噴了石灰啊?
  嗯,還有點像,啊,有點意思!
  有沒有意思,接下來人們就都知道了。
  麥收以后,進入酷暑,農人們是沒有休閑消夏可說的,變農閑為農忙是當年時髦的口號。沒事?給你找事!積肥,為秋播準備肥料,為來年奪取更大豐收有錯嗎?肯定沒錯。挖草泥塘,即把青草埋起來待腐爛發酵后就是上好的肥料,這種稱作綠肥的肥料肥效持久又能改良土壤。
  江邊人舍得吃苦,行木船到江中灘涂上去斫草回家搞成綠肥。盛夏酷暑去斫草,不光是熱、累,還很危險。在諸多危險中,誤了時辰趕不上高潮到來之前離開灘涂,是最致命的。生產隊組織青年突擊隊去搶割青草,要求手強眼快心細膽大,特別是紀律觀念時間觀念要強,船老大發出“潮來了要開船”的信號后,最慢也要在十分鐘以內趕來上船。
  一二十個青年男女的隊伍組織好了,由三喜擔任青年突擊隊長。雪蓮也堅持要去,說她不可以搞特殊化。大家擔心她不會弄水,這是最要命的。她說她不怕,從小在游泳池里就學會了游水。三喜吼著說,你不去,風高浪急的長江是你城里的游泳池嗎?雪蓮二話不說,長衣服脫脫,往河里一跳,快速的游了一個來回,上得岸來笑笑說,行不行啊?你是共青團員,我也是共青團員,我怎么就不能去為集體積肥?三喜沒辦法只得說,問好你爸媽再說!我爸媽同意的,不像你這么霸道!最后大家妥協的辦法是,雪蓮去,可以,但不下灘斫草,在船上配合艄公燒水煮飯做后勤。
  連續下灘幾天,天天滿載而歸,曬場上的青草堆積如山,大家都看得很開心。留守的勞力在抓緊挖草泥塘,不能等曬干了,綠肥綠肥,綠的才肥,干了的肥力就大打折扣了。
  船老大和三喜說,明天要么不去,要去下午三點之前就要趕上船,潮水一天比一天來得早,今年好像有點犯怪,潮來得早,還猛,不要冒險,怎么說?
  去啊,早點上船,斫的草少點就少點,大家正來勁呢。
  第二天說好了,每人斫兩三捆草就上船,潮水到得早。交待歸交待,因為按斤兩計工分,個個干起來奮勇爭先,搞了一捆再搞一捆。船老大早就喊上船了,就是有幾個人沒有到。三喜心里很急,也跟著喊,但他裝得不急,說誰還不要命啊?他不急,船老大急呢,拼命的喊,雪蓮也跟著喊。
  這個潮水來的時候很怪,如果轟隆轟隆波翻浪卷倒并不可怕,人提前就注意到了避險。最可怕的是所謂暗流涌動,江水表面看上去似乎平靜,其實下面水流的速度迅猛,內行說的快水是指這種潮水,不是弄潮的水手一般不識而容易上當。三喜是最先上船的一撥,他和幾個同伴兒已經喝足了雪蓮為大家準備的開水,跳到江里洗好澡換好了干凈衣服,立在船頭等其他伙伴到來。小伙子本來就講臭美,雪蓮來了更要好好表現,換的是新汗衫新短褲,還有花三毛四分錢買的一頂新草帽,原來是準備出客才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過江積肥,為顯擺一下也戴到了頭上。
  大家陸續到齊準備開船了,三喜一邊招呼著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得意地把草帽拿在手里扇扇風,其實不需要扇,江風吹得很涼快的。過分得意,問題就來了,一不小心手一松,草帽被吹掉到江面上,一眨眼就飄出去幾米遠,三喜撲通一聲,跳下去就是幾米遠,哪里追到草帽!
  狗日的,抓住!隨著一聲炸雷般的叫聲,船老大把一根長繩甩出去幾十米遠。
  我來救你!一聲尖叫,人們驚呆了,雪蓮跳下水去了……
  不能再跳了!船老大伸手攔住眾人,聲嘶力竭的叫喊,是不是人死了還不夠?!
  只見人隨潮水迅速離去,雪蓮抓住了繩子,三喜抓住了雪蓮的手……
  抓緊!別松手!挺住……船上一片驚呼,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點點……一點點艱難地向船的方向靠近,等靠近了的時候,船體擋住了快水的沖擊,兩個棒小伙子迅速跳下去,分別把兩個驚魂未定的人抱住頂上了船。
  哪里是人們常說的有驚無險?一條命,不,差點把兩條命同時都搭進了水國。無論人們怎么詛咒江潮,把長江比作母親,哪有母親這樣對待她兒女的?也不管雙方父母怎么感謝船老大救命之恩,船老大又是如何表達歉意沒有照顧好兩個孩子的;更不要提有人說三喜就不該嘚瑟,晃著的草帽掉進江里還要跳下去搶,雪蓮跳下去就是送死,哪里還有如此必要之類的話了,兩人的關系從此就很明確,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
  假若兩人到年齡領證成家生子,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可真實生活從來就不是按誰設定的劇情發展,總是有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而讓人無奈和唏噓不已。
  一年以后,雪蓮因為表現突出,被推薦去了省城讀醫學院,三喜應征光榮入伍,守衛著南國邊陲。他倆雖聯系未斷,但有人猜測他們的節目即將落幕了。
  三年以后,雪蓮畢業回到鎮醫院成了白衣天使,三喜被提干做了指導員,饒舌者立馬改口說,恐怕還有戲。
  五年以后,兩人相約著,婚后是雪蓮調進部隊呢,還是三喜考慮轉業回家?然而,這些都不是他們能左右的。當人們覺得天下太平無事的時候,南邊某蕞爾小國悍然挑起侵略我國領土打傷我邊防軍民的戰爭,在懲罰和教訓侵略者的自衛反擊中,三喜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不幸身負重傷。到后方醫院昏迷幾天后醒來,發現一條腿已做了截肢手術。為保家衛國做出犧牲,他不后悔,問題是如何面對未婚妻謝雪蓮呢?
  好長一段時間以后,家里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哪能接受?三喜爸媽找到雪蓮說,姑娘,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為難……
  雪蓮立即不讓他們說下去,表態說,你二老是三喜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不會丟下三喜不管的,等把他接回來,我就帶他去領證,風風光光的舉行婚禮,雪蓮一生一世就是你們的兒媳婦。說著抱緊三喜爸媽,三雙眼睛競相奔淚。
  部隊把三喜爸媽,和雪蓮以及她的養父母忠禮兩口子接了過去,在軍營里就為兩位新人舉行了婚禮送上祝福。送回家后,他們又請雙方的親朋好友喝了喜酒。
  雪蓮不再考慮個人的什么事業發展,毫不猶豫的辭掉了剛剛提拔的院長職務,專心為三喜服務,帶著三喜去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報告。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把英雄三喜照顧得妥妥的,同時免費為村民提供尋診問藥的服務,三四十年來從無一句怨言。
  故事講到這里,讓我想起偉人的一句名言,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艱苦奮斗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
  三國兒看到雪蓮眼睛一亮后,心頭就閃出一個想法,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是多少好唻。和大隊主任成了親家,辦事爽啊,有沒有別的什么彩色想法,不好妄斷,但他覺得雪蓮這樣的姑娘百里挑一千里無雙是肯定的。他給雪蓮安排輕活兒干,派雪蓮和小軍一起去公社參加青年會議,選他們兩個參加大隊的文娛節目排演等。可雪蓮似乎不解風情,推薦說三喜有表演才能,這使三國兒很是沮喪。他曾當面調侃著說叫雪蓮做他兒媳婦,雪蓮心里厭惡,可只能淡淡的笑著說,三叔,請您不要再開這個玩笑好不好啊?我暫時不談這個門兒的!
  三國兒要是真聰明真有格局的話,應該對三喜等一干人等同樣熱情,以顯示對年輕人的關心才對,可他覺得三喜是小軍的障礙,同樣干活,偏偏對三喜橫挑鼻子豎挑眼,這也不對那也不行的。那三喜何許人?如此幾次以后,決定選擇時機反擊了,要不天長日久,在集體勞動的日子還咋過?
  一次斫麥,臨到中午,大家餓了累了,三喜斫的麥樁兒確實高了點,麥桿兒擺放得也不是很整齊,三國兒沖過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問他眼睛里塞了屎沒有?
  三喜回頭看看大家因為累了都有點馬虎,但挨罵的只有自己一個,于是按捺按捺心中的怒火,想先明確一下:三叔,你剛才是罵我的嗎?
  咋的啦,你是不服氣還是怎么說?
  我是問,你剛才是不是罵我的?
  喲呺,我這個隊長還不能管你?你不服氣,這個隊長你來當,你個細婊……三國兒沒罵完就覺得不對,強行收住了。
  什么?!三喜聲音高了八度,明顯充滿了憤怒。
  你來當隊長!
  行啊!三喜近乎怒吼了,高聲對眾人說,三叔罵了人,說他不當隊長了,叫我當,大家同意嗎?
  同意,好的,好的……哈……吃瓜的不怕事大的,雖說大家知道是起哄鬧著嬉戲的,但也確實有人討厭三國兒隊長,聲音是從骨子里帶著怨氣冒出來的,這樣就使三國兒十分尷尬。
  哼,三國兒鼻孔里哼一聲說,人也能當,鬼也能當呢!
  三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雪蓮站出來說,活兒干得不好,可以批評教育,也可以按制度處罰,可你罵人有什么道理可言?三喜的態度很明確,你罵人就要賠禮道歉,你不肯認錯,還諷刺打擊叫人家當隊長。大家一條聲的喊同意三喜當隊長,你又說什么人也能當鬼也能當的,這樣侮辱人就是不對的!
  三國兒氣得臉色像豬肝一樣的直喘粗氣,雪蓮還不依不饒地說,當個隊長要天大的本事?又不是要去請蘇聯的專家!我爸和我娘說,你三叔和我爸十五六歲就開始做隊長會計的,憑什么說三喜就不能做?
  哼,一個個能得不得了,這個隊長我不做了!三國兒說著就氣呼呼的回了家。哪里是真的不做?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有人勸幾句,他就自我解嘲地說,哪個還和小屁孩兒們生氣,大家真的不要吃飯啦?
  三喜從小被叫做辣皮兒,頂撞隊長幾句別人可以理解,而一直溫文爾雅的齊整姑娘雪蓮,爆炸式的怒懟三國兒,就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有人閑侃:
  孩子到底小,說話沒輕沒重的。
  什么沒輕沒重,她是烈士遺孤,現在的養父又是大隊主任,換個人試試?
  呸!你懂個魂?只知道北風吹屁眼,活嚼大頭蛆!
  哎喲,你還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啦,唔?
  哼哼,這叫愛情的力量,懂不懂啊?
  誰愛誰呀,我們不懂,你說!
  真是幾個豬!那雪蓮什么時候和人干過仗的?她見三喜受到委屈,忍不住了,你們幾個的眼睛里噴了石灰啊?
  嗯,還有點像,啊,有點意思!
  有沒有意思,接下來人們就都知道了。
  麥收以后,進入酷暑,農人們是沒有休閑消夏可說的,變農閑為農忙是當年時髦的口號。沒事?給你找事!積肥,為秋播準備肥料,為來年奪取更大豐收有錯嗎?肯定沒錯。挖草泥塘,即把青草埋起來待腐爛發酵后就是上好的肥料,這種稱作綠肥的肥料肥效持久又能改良土壤。
  江邊人舍得吃苦,行木船到江中灘涂上去斫草回家搞成綠肥。盛夏酷暑去斫草,不光是熱、累,還很危險。在諸多危險中,誤了時辰趕不上高潮到來之前離開灘涂,是最致命的。生產隊組織青年突擊隊去搶割青草,要求手強眼快心細膽大,特別是紀律觀念時間觀念要強,船老大發出“潮來了要開船”的信號后,最慢也要在十分鐘以內趕來上船。
  一二十個青年男女的隊伍組織好了,由三喜擔任青年突擊隊長。雪蓮也堅持要去,說她不可以搞特殊化。大家擔心她不會弄水,這是最要命的。她說她不怕,從小在游泳池里就學會了游水。三喜吼著說,你不去,風高浪急的長江是你城里的游泳池嗎?雪蓮二話不說,長衣服脫脫,往河里一跳,快速的游了一個來回,上得岸來笑笑說,行不行啊?你是共青團員,我也是共青團員,我怎么就不能去為集體積肥?三喜沒辦法只得說,問好你爸媽再說!我爸媽同意的,不像你這么霸道!最后大家妥協的辦法是,雪蓮去,可以,但不下灘斫草,在船上配合艄公燒水煮飯做后勤。
  連續下灘幾天,天天滿載而歸,曬場上的青草堆積如山,大家都看得很開心。留守的勞力在抓緊挖草泥塘,不能等曬干了,綠肥綠肥,綠的才肥,干了的肥力就大打折扣了。
  船老大和三喜說,明天要么不去,要去下午三點之前就要趕上船,潮水一天比一天來得早,今年好像有點犯怪,潮來得早,還猛,不要冒險,怎么說?
  去啊,早點上船,斫的草少點就少點,大家正來勁呢。
  第二天說好了,每人斫兩三捆草就上船,潮水到得早。交待歸交待,因為按斤兩計工分,個個干起來奮勇爭先,搞了一捆再搞一捆。船老大早就喊上船了,就是有幾個人沒有到。三喜心里很急,也跟著喊,但他裝得不急,說誰還不要命啊?他不急,船老大急呢,拼命的喊,雪蓮也跟著喊。
  這個潮水來的時候很怪,如果轟隆轟隆波翻浪卷倒并不可怕,人提前就注意到了避險。最可怕的是所謂暗流涌動,江水表面看上去似乎平靜,其實下面水流的速度迅猛,內行說的快水是指這種潮水,不是弄潮的水手一般不識而容易上當。三喜是最先上船的一撥,他和幾個同伴兒已經喝足了雪蓮為大家準備的開水,跳到江里洗好澡換好了干凈衣服,立在船頭等其他伙伴到來。小伙子本來就講臭美,雪蓮來了更要好好表現,換的是新汗衫新短褲,還有花三毛四分錢買的一頂新草帽,原來是準備出客才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過江積肥,為顯擺一下也戴到了頭上。
  大家陸續到齊準備開船了,三喜一邊招呼著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得意地把草帽拿在手里扇扇風,其實不需要扇,江風吹得很涼快的。過分得意,問題就來了,一不小心手一松,草帽被吹掉到江面上,一眨眼就飄出去幾米遠,三喜撲通一聲,跳下去就是幾米遠,哪里追到草帽!
  狗日的,抓住!隨著一聲炸雷般的叫聲,船老大把一根長繩甩出去幾十米遠。
  我來救你!一聲尖叫,人們驚呆了,雪蓮跳下水去了……
  不能再跳了!船老大伸手攔住眾人,聲嘶力竭的叫喊,是不是人死了還不夠?!
  只見人隨潮水迅速離去,雪蓮抓住了繩子,三喜抓住了雪蓮的手……
  抓緊!別松手!挺住……船上一片驚呼,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點點……一點點艱難地向船的方向靠近,等靠近了的時候,船體擋住了快水的沖擊,兩個棒小伙子迅速跳下去,分別把兩個驚魂未定的人抱住頂上了船。
  哪里是人們常說的有驚無險?一條命,不,差點把兩條命同時都搭進了水國。無論人們怎么詛咒江潮,把長江比作母親,哪有母親這樣對待她兒女的?也不管雙方父母怎么感謝船老大救命之恩,船老大又是如何表達歉意沒有照顧好兩個孩子的;更不要提有人說三喜就不該嘚瑟,晃著的草帽掉進江里還要跳下去搶,雪蓮跳下去就是送死,哪里還有如此必要之類的話了,兩人的關系從此就很明確,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
  假若兩人到年齡領證成家生子,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可真實生活從來就不是按誰設定的劇情發展,總是有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而讓人無奈和唏噓不已。
  一年以后,雪蓮因為表現突出,被推薦去了省城讀醫學院,三喜應征光榮入伍,守衛著南國邊陲。他倆雖聯系未斷,但有人猜測他們的節目即將落幕了。
  三年以后,雪蓮畢業回到鎮醫院成了白衣天使,三喜被提干做了指導員,饒舌者立馬改口說,恐怕還有戲。
  五年以后,兩人相約著,婚后是雪蓮調進部隊呢,還是三喜考慮轉業回家?然而,這些都不是他們能左右的。當人們覺得天下太平無事的時候,南邊某蕞爾小國悍然挑起侵略我國領土打傷我邊防軍民的戰爭,在懲罰和教訓侵略者的自衛反擊中,三喜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不幸身負重傷。到后方醫院昏迷幾天后醒來,發現一條腿已做了截肢手術。為保家衛國做出犧牲,他不后悔,問題是如何面對未婚妻謝雪蓮呢?
  好長一段時間以后,家里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哪能接受?三喜爸媽找到雪蓮說,姑娘,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為難……
  雪蓮立即不讓他們說下去,表態說,你二老是三喜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不會丟下三喜不管的,等把他接回來,我就帶他去領證,風風光光的舉行婚禮,雪蓮一生一世就是你們的兒媳婦。說著抱緊三喜爸媽,三雙眼睛競相奔淚。
  部隊把三喜爸媽,和雪蓮以及她的養父母忠禮兩口子接了過去,在軍營里就為兩位新人舉行了婚禮送上祝福。送回家后,他們又請雙方的親朋好友喝了喜酒。
  雪蓮不再考慮個人的什么事業發展,毫不猶豫的辭掉了剛剛提拔的院長職務,專心為三喜服務,帶著三喜去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報告。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把英雄三喜照顧得妥妥的,同時免費為村民提供尋診問藥的服務,三四十年來從無一句怨言。
  故事講到這里,讓我想起偉人的一句名言,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艱苦奮斗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
  三國兒看到雪蓮眼睛一亮后,心頭就閃出一個想法,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是多少好唻。和大隊主任成了親家,辦事爽啊,有沒有別的什么彩色想法,不好妄斷,但他覺得雪蓮這樣的姑娘百里挑一千里無雙是肯定的。他給雪蓮安排輕活兒干,派雪蓮和小軍一起去公社參加青年會議,選他們兩個參加大隊的文娛節目排演等。可雪蓮似乎不解風情,推薦說三喜有表演才能,這使三國兒很是沮喪。他曾當面調侃著說叫雪蓮做他兒媳婦,雪蓮心里厭惡,可只能淡淡的笑著說,三叔,請您不要再開這個玩笑好不好啊?我暫時不談這個門兒的!
  三國兒要是真聰明真有格局的話,應該對三喜等一干人等同樣熱情,以顯示對年輕人的關心才對,可他覺得三喜是小軍的障礙,同樣干活,偏偏對三喜橫挑鼻子豎挑眼,這也不對那也不行的。那三喜何許人?如此幾次以后,決定選擇時機反擊了,要不天長日久,在集體勞動的日子還咋過?
  一次斫麥,臨到中午,大家餓了累了,三喜斫的麥樁兒確實高了點,麥桿兒擺放得也不是很整齊,三國兒沖過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問他眼睛里塞了屎沒有?
  三喜回頭看看大家因為累了都有點馬虎,但挨罵的只有自己一個,于是按捺按捺心中的怒火,想先明確一下:三叔,你剛才是罵我的嗎?
  咋的啦,你是不服氣還是怎么說?
  我是問,你剛才是不是罵我的?
  喲呺,我這個隊長還不能管你?你不服氣,這個隊長你來當,你個細婊……三國兒沒罵完就覺得不對,強行收住了。
  什么?!三喜聲音高了八度,明顯充滿了憤怒。
  你來當隊長!
  行啊!三喜近乎怒吼了,高聲對眾人說,三叔罵了人,說他不當隊長了,叫我當,大家同意嗎?
  同意,好的,好的……哈……吃瓜的不怕事大的,雖說大家知道是起哄鬧著嬉戲的,但也確實有人討厭三國兒隊長,聲音是從骨子里帶著怨氣冒出來的,這樣就使三國兒十分尷尬。
  哼,三國兒鼻孔里哼一聲說,人也能當,鬼也能當呢!
  三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雪蓮站出來說,活兒干得不好,可以批評教育,也可以按制度處罰,可你罵人有什么道理可言?三喜的態度很明確,你罵人就要賠禮道歉,你不肯認錯,還諷刺打擊叫人家當隊長。大家一條聲的喊同意三喜當隊長,你又說什么人也能當鬼也能當的,這樣侮辱人就是不對的!
  三國兒氣得臉色像豬肝一樣的直喘粗氣,雪蓮還不依不饒地說,當個隊長要天大的本事?又不是要去請蘇聯的專家!我爸和我娘說,你三叔和我爸十五六歲就開始做隊長會計的,憑什么說三喜就不能做?
  哼,一個個能得不得了,這個隊長我不做了!三國兒說著就氣呼呼的回了家。哪里是真的不做?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有人勸幾句,他就自我解嘲地說,哪個還和小屁孩兒們生氣,大家真的不要吃飯啦?
  三喜從小被叫做辣皮兒,頂撞隊長幾句別人可以理解,而一直溫文爾雅的齊整姑娘雪蓮,爆炸式的怒懟三國兒,就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有人閑侃:
  孩子到底小,說話沒輕沒重的。
  什么沒輕沒重,她是烈士遺孤,現在的養父又是大隊主任,換個人試試?
  呸!你懂個魂?只知道北風吹屁眼,活嚼大頭蛆!
  哎喲,你還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啦,唔?
  哼哼,這叫愛情的力量,懂不懂啊?
  誰愛誰呀,我們不懂,你說!
  真是幾個豬!那雪蓮什么時候和人干過仗的?她見三喜受到委屈,忍不住了,你們幾個的眼睛里噴了石灰啊?
  嗯,還有點像,啊,有點意思!
  有沒有意思,接下來人們就都知道了。
  麥收以后,進入酷暑,農人們是沒有休閑消夏可說的,變農閑為農忙是當年時髦的口號。沒事?給你找事!積肥,為秋播準備肥料,為來年奪取更大豐收有錯嗎?肯定沒錯。挖草泥塘,即把青草埋起來待腐爛發酵后就是上好的肥料,這種稱作綠肥的肥料肥效持久又能改良土壤。
  江邊人舍得吃苦,行木船到江中灘涂上去斫草回家搞成綠肥。盛夏酷暑去斫草,不光是熱、累,還很危險。在諸多危險中,誤了時辰趕不上高潮到來之前離開灘涂,是最致命的。生產隊組織青年突擊隊去搶割青草,要求手強眼快心細膽大,特別是紀律觀念時間觀念要強,船老大發出“潮來了要開船”的信號后,最慢也要在十分鐘以內趕來上船。
  一二十個青年男女的隊伍組織好了,由三喜擔任青年突擊隊長。雪蓮也堅持要去,說她不可以搞特殊化。大家擔心她不會弄水,這是最要命的。她說她不怕,從小在游泳池里就學會了游水。三喜吼著說,你不去,風高浪急的長江是你城里的游泳池嗎?雪蓮二話不說,長衣服脫脫,往河里一跳,快速的游了一個來回,上得岸來笑笑說,行不行啊?你是共青團員,我也是共青團員,我怎么就不能去為集體積肥?三喜沒辦法只得說,問好你爸媽再說!我爸媽同意的,不像你這么霸道!最后大家妥協的辦法是,雪蓮去,可以,但不下灘斫草,在船上配合艄公燒水煮飯做后勤。
  連續下灘幾天,天天滿載而歸,曬場上的青草堆積如山,大家都看得很開心。留守的勞力在抓緊挖草泥塘,不能等曬干了,綠肥綠肥,綠的才肥,干了的肥力就大打折扣了。
  船老大和三喜說,明天要么不去,要去下午三點之前就要趕上船,潮水一天比一天來得早,今年好像有點犯怪,潮來得早,還猛,不要冒險,怎么說?
  去啊,早點上船,斫的草少點就少點,大家正來勁呢。
  第二天說好了,每人斫兩三捆草就上船,潮水到得早。交待歸交待,因為按斤兩計工分,個個干起來奮勇爭先,搞了一捆再搞一捆。船老大早就喊上船了,就是有幾個人沒有到。三喜心里很急,也跟著喊,但他裝得不急,說誰還不要命啊?他不急,船老大急呢,拼命的喊,雪蓮也跟著喊。
  這個潮水來的時候很怪,如果轟隆轟隆波翻浪卷倒并不可怕,人提前就注意到了避險。最可怕的是所謂暗流涌動,江水表面看上去似乎平靜,其實下面水流的速度迅猛,內行說的快水是指這種潮水,不是弄潮的水手一般不識而容易上當。三喜是最先上船的一撥,他和幾個同伴兒已經喝足了雪蓮為大家準備的開水,跳到江里洗好澡換好了干凈衣服,立在船頭等其他伙伴到來。小伙子本來就講臭美,雪蓮來了更要好好表現,換的是新汗衫新短褲,還有花三毛四分錢買的一頂新草帽,原來是準備出客才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過江積肥,為顯擺一下也戴到了頭上。
  大家陸續到齊準備開船了,三喜一邊招呼著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得意地把草帽拿在手里扇扇風,其實不需要扇,江風吹得很涼快的。過分得意,問題就來了,一不小心手一松,草帽被吹掉到江面上,一眨眼就飄出去幾米遠,三喜撲通一聲,跳下去就是幾米遠,哪里追到草帽!
  狗日的,抓住!隨著一聲炸雷般的叫聲,船老大把一根長繩甩出去幾十米遠。
  我來救你!一聲尖叫,人們驚呆了,雪蓮跳下水去了……
  不能再跳了!船老大伸手攔住眾人,聲嘶力竭的叫喊,是不是人死了還不夠?!
  只見人隨潮水迅速離去,雪蓮抓住了繩子,三喜抓住了雪蓮的手……
  抓緊!別松手!挺住……船上一片驚呼,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點點……一點點艱難地向船的方向靠近,等靠近了的時候,船體擋住了快水的沖擊,兩個棒小伙子迅速跳下去,分別把兩個驚魂未定的人抱住頂上了船。
  哪里是人們常說的有驚無險?一條命,不,差點把兩條命同時都搭進了水國。無論人們怎么詛咒江潮,把長江比作母親,哪有母親這樣對待她兒女的?也不管雙方父母怎么感謝船老大救命之恩,船老大又是如何表達歉意沒有照顧好兩個孩子的;更不要提有人說三喜就不該嘚瑟,晃著的草帽掉進江里還要跳下去搶,雪蓮跳下去就是送死,哪里還有如此必要之類的話了,兩人的關系從此就很明確,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
  假若兩人到年齡領證成家生子,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可真實生活從來就不是按誰設定的劇情發展,總是有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而讓人無奈和唏噓不已。
  一年以后,雪蓮因為表現突出,被推薦去了省城讀醫學院,三喜應征光榮入伍,守衛著南國邊陲。他倆雖聯系未斷,但有人猜測他們的節目即將落幕了。
  三年以后,雪蓮畢業回到鎮醫院成了白衣天使,三喜被提干做了指導員,饒舌者立馬改口說,恐怕還有戲。
  五年以后,兩人相約著,婚后是雪蓮調進部隊呢,還是三喜考慮轉業回家?然而,這些都不是他們能左右的。當人們覺得天下太平無事的時候,南邊某蕞爾小國悍然挑起侵略我國領土打傷我邊防軍民的戰爭,在懲罰和教訓侵略者的自衛反擊中,三喜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不幸身負重傷。到后方醫院昏迷幾天后醒來,發現一條腿已做了截肢手術。為保家衛國做出犧牲,他不后悔,問題是如何面對未婚妻謝雪蓮呢?
  好長一段時間以后,家里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哪能接受?三喜爸媽找到雪蓮說,姑娘,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為難……
  雪蓮立即不讓他們說下去,表態說,你二老是三喜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不會丟下三喜不管的,等把他接回來,我就帶他去領證,風風光光的舉行婚禮,雪蓮一生一世就是你們的兒媳婦。說著抱緊三喜爸媽,三雙眼睛競相奔淚。
  部隊把三喜爸媽,和雪蓮以及她的養父母忠禮兩口子接了過去,在軍營里就為兩位新人舉行了婚禮送上祝福。送回家后,他們又請雙方的親朋好友喝了喜酒。
  雪蓮不再考慮個人的什么事業發展,毫不猶豫的辭掉了剛剛提拔的院長職務,專心為三喜服務,帶著三喜去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報告。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把英雄三喜照顧得妥妥的,同時免費為村民提供尋診問藥的服務,三四十年來從無一句怨言。
  故事講到這里,讓我想起偉人的一句名言,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艱苦奮斗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
  三國兒看到雪蓮眼睛一亮后,心頭就閃出一個想法,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是多少好唻。和大隊主任成了親家,辦事爽啊,有沒有別的什么彩色想法,不好妄斷,但他覺得雪蓮這樣的姑娘百里挑一千里無雙是肯定的。他給雪蓮安排輕活兒干,派雪蓮和小軍一起去公社參加青年會議,選他們兩個參加大隊的文娛節目排演等。可雪蓮似乎不解風情,推薦說三喜有表演才能,這使三國兒很是沮喪。他曾當面調侃著說叫雪蓮做他兒媳婦,雪蓮心里厭惡,可只能淡淡的笑著說,三叔,請您不要再開這個玩笑好不好啊?我暫時不談這個門兒的!
  三國兒要是真聰明真有格局的話,應該對三喜等一干人等同樣熱情,以顯示對年輕人的關心才對,可他覺得三喜是小軍的障礙,同樣干活,偏偏對三喜橫挑鼻子豎挑眼,這也不對那也不行的。那三喜何許人?如此幾次以后,決定選擇時機反擊了,要不天長日久,在集體勞動的日子還咋過?
  一次斫麥,臨到中午,大家餓了累了,三喜斫的麥樁兒確實高了點,麥桿兒擺放得也不是很整齊,三國兒沖過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問他眼睛里塞了屎沒有?
  三喜回頭看看大家因為累了都有點馬虎,但挨罵的只有自己一個,于是按捺按捺心中的怒火,想先明確一下:三叔,你剛才是罵我的嗎?
  咋的啦,你是不服氣還是怎么說?
  我是問,你剛才是不是罵我的?
  喲呺,我這個隊長還不能管你?你不服氣,這個隊長你來當,你個細婊……三國兒沒罵完就覺得不對,強行收住了。
  什么?!三喜聲音高了八度,明顯充滿了憤怒。
  你來當隊長!
  行啊!三喜近乎怒吼了,高聲對眾人說,三叔罵了人,說他不當隊長了,叫我當,大家同意嗎?
  同意,好的,好的……哈……吃瓜的不怕事大的,雖說大家知道是起哄鬧著嬉戲的,但也確實有人討厭三國兒隊長,聲音是從骨子里帶著怨氣冒出來的,這樣就使三國兒十分尷尬。
  哼,三國兒鼻孔里哼一聲說,人也能當,鬼也能當呢!
  三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雪蓮站出來說,活兒干得不好,可以批評教育,也可以按制度處罰,可你罵人有什么道理可言?三喜的態度很明確,你罵人就要賠禮道歉,你不肯認錯,還諷刺打擊叫人家當隊長。大家一條聲的喊同意三喜當隊長,你又說什么人也能當鬼也能當的,這樣侮辱人就是不對的!
  三國兒氣得臉色像豬肝一樣的直喘粗氣,雪蓮還不依不饒地說,當個隊長要天大的本事?又不是要去請蘇聯的專家!我爸和我娘說,你三叔和我爸十五六歲就開始做隊長會計的,憑什么說三喜就不能做?
  哼,一個個能得不得了,這個隊長我不做了!三國兒說著就氣呼呼的回了家。哪里是真的不做?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有人勸幾句,他就自我解嘲地說,哪個還和小屁孩兒們生氣,大家真的不要吃飯啦?
  三喜從小被叫做辣皮兒,頂撞隊長幾句別人可以理解,而一直溫文爾雅的齊整姑娘雪蓮,爆炸式的怒懟三國兒,就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有人閑侃:
  孩子到底小,說話沒輕沒重的。
  什么沒輕沒重,她是烈士遺孤,現在的養父又是大隊主任,換個人試試?
  呸!你懂個魂?只知道北風吹屁眼,活嚼大頭蛆!
  哎喲,你還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啦,唔?
  哼哼,這叫愛情的力量,懂不懂啊?
  誰愛誰呀,我們不懂,你說!
  真是幾個豬!那雪蓮什么時候和人干過仗的?她見三喜受到委屈,忍不住了,你們幾個的眼睛里噴了石灰啊?
  嗯,還有點像,啊,有點意思!
  有沒有意思,接下來人們就都知道了。
  麥收以后,進入酷暑,農人們是沒有休閑消夏可說的,變農閑為農忙是當年時髦的口號。沒事?給你找事!積肥,為秋播準備肥料,為來年奪取更大豐收有錯嗎?肯定沒錯。挖草泥塘,即把青草埋起來待腐爛發酵后就是上好的肥料,這種稱作綠肥的肥料肥效持久又能改良土壤。
  江邊人舍得吃苦,行木船到江中灘涂上去斫草回家搞成綠肥。盛夏酷暑去斫草,不光是熱、累,還很危險。在諸多危險中,誤了時辰趕不上高潮到來之前離開灘涂,是最致命的。生產隊組織青年突擊隊去搶割青草,要求手強眼快心細膽大,特別是紀律觀念時間觀念要強,船老大發出“潮來了要開船”的信號后,最慢也要在十分鐘以內趕來上船。
  一二十個青年男女的隊伍組織好了,由三喜擔任青年突擊隊長。雪蓮也堅持要去,說她不可以搞特殊化。大家擔心她不會弄水,這是最要命的。她說她不怕,從小在游泳池里就學會了游水。三喜吼著說,你不去,風高浪急的長江是你城里的游泳池嗎?雪蓮二話不說,長衣服脫脫,往河里一跳,快速的游了一個來回,上得岸來笑笑說,行不行啊?你是共青團員,我也是共青團員,我怎么就不能去為集體積肥?三喜沒辦法只得說,問好你爸媽再說!我爸媽同意的,不像你這么霸道!最后大家妥協的辦法是,雪蓮去,可以,但不下灘斫草,在船上配合艄公燒水煮飯做后勤。
  連續下灘幾天,天天滿載而歸,曬場上的青草堆積如山,大家都看得很開心。留守的勞力在抓緊挖草泥塘,不能等曬干了,綠肥綠肥,綠的才肥,干了的肥力就大打折扣了。
  船老大和三喜說,明天要么不去,要去下午三點之前就要趕上船,潮水一天比一天來得早,今年好像有點犯怪,潮來得早,還猛,不要冒險,怎么說?
  去啊,早點上船,斫的草少點就少點,大家正來勁呢。
  第二天說好了,每人斫兩三捆草就上船,潮水到得早。交待歸交待,因為按斤兩計工分,個個干起來奮勇爭先,搞了一捆再搞一捆。船老大早就喊上船了,就是有幾個人沒有到。三喜心里很急,也跟著喊,但他裝得不急,說誰還不要命啊?他不急,船老大急呢,拼命的喊,雪蓮也跟著喊。
  這個潮水來的時候很怪,如果轟隆轟隆波翻浪卷倒并不可怕,人提前就注意到了避險。最可怕的是所謂暗流涌動,江水表面看上去似乎平靜,其實下面水流的速度迅猛,內行說的快水是指這種潮水,不是弄潮的水手一般不識而容易上當。三喜是最先上船的一撥,他和幾個同伴兒已經喝足了雪蓮為大家準備的開水,跳到江里洗好澡換好了干凈衣服,立在船頭等其他伙伴到來。小伙子本來就講臭美,雪蓮來了更要好好表現,換的是新汗衫新短褲,還有花三毛四分錢買的一頂新草帽,原來是準備出客才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過江積肥,為顯擺一下也戴到了頭上。
  大家陸續到齊準備開船了,三喜一邊招呼著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得意地把草帽拿在手里扇扇風,其實不需要扇,江風吹得很涼快的。過分得意,問題就來了,一不小心手一松,草帽被吹掉到江面上,一眨眼就飄出去幾米遠,三喜撲通一聲,跳下去就是幾米遠,哪里追到草帽!
  狗日的,抓住!隨著一聲炸雷般的叫聲,船老大把一根長繩甩出去幾十米遠。
  我來救你!一聲尖叫,人們驚呆了,雪蓮跳下水去了……
  不能再跳了!船老大伸手攔住眾人,聲嘶力竭的叫喊,是不是人死了還不夠?!
  只見人隨潮水迅速離去,雪蓮抓住了繩子,三喜抓住了雪蓮的手……
  抓緊!別松手!挺住……船上一片驚呼,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點點……一點點艱難地向船的方向靠近,等靠近了的時候,船體擋住了快水的沖擊,兩個棒小伙子迅速跳下去,分別把兩個驚魂未定的人抱住頂上了船。
  哪里是人們常說的有驚無險?一條命,不,差點把兩條命同時都搭進了水國。無論人們怎么詛咒江潮,把長江比作母親,哪有母親這樣對待她兒女的?也不管雙方父母怎么感謝船老大救命之恩,船老大又是如何表達歉意沒有照顧好兩個孩子的;更不要提有人說三喜就不該嘚瑟,晃著的草帽掉進江里還要跳下去搶,雪蓮跳下去就是送死,哪里還有如此必要之類的話了,兩人的關系從此就很明確,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
  假若兩人到年齡領證成家生子,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可真實生活從來就不是按誰設定的劇情發展,總是有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而讓人無奈和唏噓不已。
  一年以后,雪蓮因為表現突出,被推薦去了省城讀醫學院,三喜應征光榮入伍,守衛著南國邊陲。他倆雖聯系未斷,但有人猜測他們的節目即將落幕了。
  三年以后,雪蓮畢業回到鎮醫院成了白衣天使,三喜被提干做了指導員,饒舌者立馬改口說,恐怕還有戲。
  五年以后,兩人相約著,婚后是雪蓮調進部隊呢,還是三喜考慮轉業回家?然而,這些都不是他們能左右的。當人們覺得天下太平無事的時候,南邊某蕞爾小國悍然挑起侵略我國領土打傷我邊防軍民的戰爭,在懲罰和教訓侵略者的自衛反擊中,三喜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不幸身負重傷。到后方醫院昏迷幾天后醒來,發現一條腿已做了截肢手術。為保家衛國做出犧牲,他不后悔,問題是如何面對未婚妻謝雪蓮呢?
  好長一段時間以后,家里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哪能接受?三喜爸媽找到雪蓮說,姑娘,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為難……
  雪蓮立即不讓他們說下去,表態說,你二老是三喜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不會丟下三喜不管的,等把他接回來,我就帶他去領證,風風光光的舉行婚禮,雪蓮一生一世就是你們的兒媳婦。說著抱緊三喜爸媽,三雙眼睛競相奔淚。
  部隊把三喜爸媽,和雪蓮以及她的養父母忠禮兩口子接了過去,在軍營里就為兩位新人舉行了婚禮送上祝福。送回家后,他們又請雙方的親朋好友喝了喜酒。
  雪蓮不再考慮個人的什么事業發展,毫不猶豫的辭掉了剛剛提拔的院長職務,專心為三喜服務,帶著三喜去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報告。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把英雄三喜照顧得妥妥的,同時免費為村民提供尋診問藥的服務,三四十年來從無一句怨言。
  故事講到這里,讓我想起偉人的一句名言,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艱苦奮斗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說雪蓮和三喜好上了,圩子里沒人相信,歪嘴子吹喇叭,哪碼到哪碼?一句話,不配唄。問誰配不上誰?被問者又立馬啞火。說實在話,兩人也實在反差太大,雖然是幾年的同學,但小伙子過去黑不溜秋,小姑娘現在細白粉嫩,小伙子農村戶口,小姑娘吃的是商品糧,怎么能說到一塊?可是有人相信,怎么就不能善良一點,從優勢互補的角度考慮呢?人家可郎才女貌呀。
  三喜爸媽不安心在土坷垃里扒拉,街南街北轉了賺點小錢,江南江北串著撈個差價,小日子過得很是滋潤。眼紅者舉報他們搞投機倒把,又苦于拿不出證據。聰明的兩口子沒有少給有關人員捎雙尼龍襪子,送點煙酒一類稀奇的禮品,更主要的是人家做得精明,收種大忙季節出勤不缺一天,利用農閑季節賺點錢花,你奈何得了他?
  缺少了父母照顧的三喜,又生性活潑調皮,小時候和伙伴們一起踢格子跳繩做游戲玩得嫻熟,大一點的孩子都搞不過他而經常上當,躲貓貓尋,他躲起來叫你找不到,你躲起來他就回家睡大覺。有時說話還不著調,有人尋開心叫他投機倒把分子子女,他白眼兒一翻,說你家不好也搞?只知道吃死飯用呆錢,沒有出息!氣得別人來不及吐血。人們叫三喜辣皮兒,他有時衣服臟兮兮的,脖子上的污垢能搓起黑色的面條兒來,誰還喜歡他?
  吊詭的是人們在不經意間發現,上了初中的三喜開始有點人樣兒,白凈起來了,穿上爸媽給他從城里買回家的時髦衣服,對人態度也開始彬彬有禮,不見了那辣皮兒熊樣。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辣皮兒三喜到初中畢業時大放異彩,各科成績在班級上都名列前茅,在圩子里的七八個同班同學中更是無出其右,明星一般的閃射出光芒。
  班主任王老師找他談話,本想對他調侃說,瞧你個熊樣,爸媽給你買的漂亮衣服,穿不幾天就臟兮兮的,和你的學習成績哪里相稱?可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喜,青翠欲滴的小松一般,玉樹臨風瀟灑得一塌糊涂,貿然發現這小子早已不再是那邋遢架姿,青春勃發活力四射,怎么看怎么養眼,因而改口說,高三喜啊,課程結束,回家參加集體勞動要好好表現呢,要上高中,除了文化成績外,還要看政治表現的,啊。你是準備讀公社戴帽子的中學呢,還是去縣城讀高中啊?
  老師本想通過啟發,面授機宜叫三喜回家如此如此的,哪里想到叫人要跌掉眼鏡兒的是,三喜說,隨便,老師不是說要一顆紅心多種準備的?
  嗯,不錯不錯,回家好好表現,啊。王老師以為三喜有點傻乎乎的,談到此只能無奈而尷尬的笑笑,可心里覺得要力爭把三喜推薦進縣中,不要造成遺珠之憾。
  王老師代表學校參加了大隊的推薦會,高三喜以絕對優勢贏得了去縣中讀高中兩個名額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名額無可爭議的給了烈士遺孤謝雪蓮同學。
  雪蓮的父親謝忠敬在天山腳下當兵二十多年,轉業時工作安排在唐山,大地震時在抗震救災中夫妻雙雙不幸遇難,雪蓮成了孤兒。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幾方面同意和協商的情況下,確定把才十多歲的小雪蓮送回老家,由謝忠敬的胞弟,時任大隊主任的謝忠禮夫婦代養。雪蓮稱叔叔嬸嬸叫二爸和嬸娘,為叫得順口,時間不長,就省去了二和嬸,直接叫爸和娘了,忠禮兩口子聽得順耳,也確實視侄女如己出,比親生的還優待有加,如果對孩子不好,別人會齒冷的。
  雪蓮母親長得酷似漢人,但她是個維族女兵,在和忠敬的工作聯系中相互愛慕,女兒便是兩人愛情的結晶。雪蓮冰雪聰明,應該說功課十分出色,但是回老家后,一是因為失去父母悲傷的影響,二也是因為老家學校的老師都是方言上課很難聽懂,差不多等于自學。盡管如此,功課除了和三喜稍有一點距離外,比其他同學還是有碾壓的優勢,因而被推薦上縣中,除照顧的因素外也在情理之中。
  實話說,縣中和鄉村戴帽子中學的教學條件不是一個概念。首先老師都是用普通話教學,雪蓮很對口味,學習一路開掛。而三喜就如同一棵小樹從貧瘠的瘦地里移進了肥田,騰騰騰地串著長,特別是數理成績突出。兩人在家里算是新鄰居,雖在一個初中班,但也很少講話,到縣中后又不在一個班級,由于男女有別的念頭根深蒂固,偶爾碰到只是莞爾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基本如同陌生人,大禮拜回家也很少一起走。真正開始接觸和熟悉,是學校一次文藝匯演中的兩人搭檔排戲。
  雪蓮的樣子長得好,在圩子里無疑是一枝獨秀,到縣中也是艷壓群芳,除了身材勻稱,正在開始發育顯示出的白嫩外,還含有維族少女特有的神韻,讓人看起來覺得莫可名狀的舒坦。天生一副金嗓子,班級活動中,哼了幾句《沙家浜》“智斗”片段中阿慶嫂的唱詞,驚艷了大家。其實,雪蓮最拿得出手的是唱《紅燈記》里李鐵梅的“都有一顆紅亮的心”,稍作打扮就適合獨唱表演,聽說哪個老師的女兒準備了這個節目,重復就不好呢。現在唱“智斗”演的是對手戲,沒有對手和誰“斗”?班主任王老師串演胡司令的戲,調侃著說自己唱得差可以反襯學生的好而出彩。可還缺一個刁參謀長的角色,班上又沒有合適的男生出演,很是急人。教數學課的張老師,除了教雪蓮所在的一班,還教六班的數學課兼班主任,聽說此事后,哈哈笑著說,沒事,我們六班和一班合作排演,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出同學。大家歡呼著說好,但不知道是哪位哥們兒唱刁參謀長的戲。
  雪蓮心中揣摩著有點數,但吃不準是不是三喜,他念初中時就喜歡哼唱幾句京戲,但唱得真的不可恭維,難不成士別三日須刮目相看?兩個班主任一拍即合,他倆分別是一班和六班的班主任,又互教著對方班級的語文和數學課,工作配合十分默契。雪蓮猜得沒錯,刁參謀長的角色由六班學習委員高三喜扮唱。可叫雪蓮大惑不解的有兩點:一是三喜唱得字正腔圓有板有眼,沒有和自己配不上的意味;二是覺得三喜好像過于靦腆,師生都在場排練時神氣活現,單獨對詞時就顯得局促不安,在家里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在校園里一見到自己不是迎上來而往往是繞著道走,未說話先臉紅,我雪蓮是老虎會吞了你?和那些想方設法接近自己討好自己,套近乎獻殷勤的男生比,真是天上地下。
  人們可能沒有想到,影響一個人的想法甚至人生走向的,恰恰就可能是因為某一個人。初一下學期,三喜發現鄰居忠禮叔家多了一個叫雪蓮的女孩兒,居然插班和自己成了同班同學。一看到雪蓮,他便油然想起了有個成語叫冰清玉潔,但他不敢或者叫不好意思多看她,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雪蓮的到來,使三喜悄然改變了模樣。雪蓮當然更不會想到她對三喜能產生什么影響。三喜學著雪蓮的樣子,把放得雜亂的書本學習用品整理有序,對人說話彬彬有禮,回家后照著鏡子把臉洗了又洗看有沒有污垢殘存,把鞋拿到河邊刷得干干凈凈。他自覺不自覺地感到,雪蓮穿戴整齊、言行舉止得體等表現出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所謂都市人的高雅氣質,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向人家學一學有什么不好呢?他自己一直覺得沒有學到位,到高中念書時依然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文化課的學習還算自信。
  兩個班主任當然擔任著導演,王老師還演胡司令呢!但排演不是很順暢自如,張老師發現了三喜不敢正眼看雪蓮而顯得扭捏的秘密,他對三喜說,刁德一用二目余光偷看阿慶嫂的神色變化,表現的是他內心陰損的性格,可當應該正面看的時候,你把目光游移到別處就不對了。
  這個這個……
  別這個這個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里是鄰居,男女同學走得太近別人有閑話?
  嗯,那樣……不好……
  瞧你這點出息,你心里沒鬼,怕別人說什么?你糊涂啊!她是個孤兒,你理應多帶著她多照顧她才是呢,男女同學有所區別是對的,但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本質不同的兩回事!更何況這是工作上的配合,是培養課外活動能力的機會,多好的事!心里陽光,正常發揮,知道不?
  嗯,三喜點點頭,心里亮堂,臉上開揚,主動走近雪蓮,排演配合默契,校文藝匯演上的“智斗”節目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時高中只念二年,文藝匯演一學期后就畢業回到了圩子里。都才十五六歲,大學不招生,也沒地方招工,雪蓮吃的是商品糧,回到家自然就算是插隊知青了。三喜沒有什么好商量好猶豫的,自然是一朵向陽花,鐵心務農一輩子,雖心有不甘,也沒有什么泡兒好泛的。雖然和雪蓮初高中同學三年多時間,但現在回到家,依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三喜怕人笑話他。如果說心中沒有對方,恐怕連他倆自己都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他倆能好上,因為是否吃商品糧就是隔在其間的一條鴻溝,你有什么辦法?再說那三喜,聽說在學校功課不丑,神氣活現的,小時候號還稱辣皮兒,可現在見到雪蓮就像根木頭,哪個姑娘喜歡個呆子?
  而雪蓮倒是落落大方,軍民人等,一律客客氣氣,在集體干活,不要照顧輕活兒,反而搶重的累的干,很受人們歡迎。別人向她了解三喜在校的表現時,她很自豪的說三喜在校做的是什么學生干部,學習成績是如何突出,說我們圩子里就是出人才呀。談到沒有大學好考,也就黯然神傷,為三喜也為自己可惜不已。而對有的人向她討好獻媚,表述出揩油抹醋的意思時,就會立即翻臉,嗤之以鼻,叫你尷尬不已無地自容,讀高中時,就有幾個不知趣的哥們兒嘗到過這滋味。
  有人在背后嘴閑著戲說,難不成雪蓮那個俏丫頭對辣皮兒三喜有點意思?
  哼,你知道三喜真傻?讓你看出有沒有意思,那就沒意思了!三喜什么人?
  水暖水冷鴨先知。最先知道三喜有沒有意思的當然是雪蓮本人。她出生在天山腳下的軍營里,從小和男孩女孩混在一起打鬧嬉戲快樂無憂,稍大一點隨父母轉業到了地方,放學后和小伙伴們在機關大院里玩兒天真無瑕。回到老家和叔叔嬸娘生活在一起的圩子里,一開始極不適應,先是聽不懂小伙伴們的話,接著聽懂了的多數是臟話,很不上路子。一些男孩兒年齡不大,說起下流話來十分老到,厚皮熊樣令人作嘔。嬸娘吩咐她少和那些不學好的孩子在一起玩兒。
  在和年齡相仿的孩子們接觸中,她發現號稱辣皮兒的三喜,好像和其他孩子的底色不同,三喜說話雖然機智詼諧,有時顯得很詭譎,讓你覺得好笑,不在心里拐個彎兒不一定能聽懂他的意思,但有一點叫人開心的是,不帶臟字兒。在縣中讀書有一次閑聊談及此事時,三喜半含羞澀的告訴過自己,他媽曾不止一次的擰著他的耳朵往里灌輸,任何情況下不得說臟話,有理無理都不可罵人,罵人就是無理,說臟話罵人的人最沒出息;同時,警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和人對打,有理說理,尤其作為家庭硬性規定的是,不可以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架,更不允許打女孩兒,以大欺小打女人的都是沒出息的貨!看看那些對老婆孩子態度兇和欺軟怕硬的家伙,有幾個不是把家庭日子過得很爛糟?那些能讓人豎起大拇哥的,家庭生活富足的人家,多數是家庭和睦、待人有禮、會動腦筋能吃苦耐勞的人。聽到這些,雪蓮心理受到震撼,雖然涉世不深,但畢竟也讀高中了,怎能不理解家教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想想自己是個孤兒就悲從中來,臉上布滿憂郁,三喜似乎察覺到說過了,又不知如何安慰自己而感到不安,借故扯開話題。姑娘和小伙想得是不是靠譜姑且不提,能有如此見賢思齊相互砥礪的想法,考慮人生、提升自我修為的自覺意識就值得點贊了。
  雪蓮心里有了三喜,想著三喜心里也裝著自己嗎?她是在發現三喜學會了抽煙的臭毛病后感覺到愛的。當時鄉村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抽煙的,有的小伙兒也人模狗樣的叼根煙,吐著煙圈兒好像顯擺著帥氣和成熟。同時,香煙也是重要的交際媒介,找人幫忙是香煙一銜事情好談,不發根煙好像小氣拉呱的。她對三喜抽煙很是反感,但沒有理由或說沒有資格去管他。可細心的雪蓮發現三喜抽煙和別人不同,不會獨自一個人抽,幾次看到他把抽剩下的半根煙見沒別人就捏滅后放進煙盒兒,這說明他一是沒癮兒,二是摳門兒,三是為了合群兒。
  奇怪的是,三喜的煙盒兒不肯示人。一次,三喜襯衫滑落煙盒掉在地上,雪蓮跨步過去幫他撿起問抽的什么煙時,三喜臉紅了,雪蓮也臉紅了,新疆產的“雪蓮”牌香煙。雪蓮立即明白了,三喜豈止是偶爾抽的煙是雪蓮牌的?稍一留意便發現,三喜一個人悄悄聽的收音機、腳上穿的運動鞋、洗曬掛在外邊的枕席……包括他媽新添置的縫紉機都是“雪蓮”牌的,乖乖,“雪蓮”似乎融進了三喜整個兒的生活。雪蓮在一陣陣臉紅心跳后,告誡自己不要自作多情,雪蓮牌商品又不是專為三喜家生產的,別人也用嘛,村子里也有人抽“雪蓮”牌香煙的了,只是沒有三喜用得這么集中這么上心吧。可是同學幾年,包括回到村兒里一起干活兒,三喜從來沒有和自己說出過半句親昵的話來,玩笑都沒有開過。
  看出其中門道,又特別看不下去的是隊長三國兒,孩子們都叫他三叔。三國兒是種田的一把好手,組織生產沒有話說,要是他那專勾女人魂魄的眼神兒對漂亮女人少看兩下的話,提拔到大隊主任位置上的可能就不是忠禮而是他三國兒了。叫三國兒極為不爽的是兒子小軍在他眼里就是個呆瓜,姑娘從他面前走過,就如同失去了嗅覺的貓對鮮魚一樣視而不見。小軍和三喜生日只差幾天,兒時一起玩游戲經常是被別人捉弄的對象,因為老爸是隊長,所以也沒吃什么虧。他人樣子長得周正,學習成績也不錯,但和雪蓮三喜他們一比,就顯得有點次了。公社戴帽子中學畢業后,就回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三喜也算是好友。
  三國兒看到雪蓮眼睛一亮后,心頭就閃出一個想法,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是多少好唻。和大隊主任成了親家,辦事爽啊,有沒有別的什么彩色想法,不好妄斷,但他覺得雪蓮這樣的姑娘百里挑一千里無雙是肯定的。他給雪蓮安排輕活兒干,派雪蓮和小軍一起去公社參加青年會議,選他們兩個參加大隊的文娛節目排演等。可雪蓮似乎不解風情,推薦說三喜有表演才能,這使三國兒很是沮喪。他曾當面調侃著說叫雪蓮做他兒媳婦,雪蓮心里厭惡,可只能淡淡的笑著說,三叔,請您不要再開這個玩笑好不好啊?我暫時不談這個門兒的!
  三國兒要是真聰明真有格局的話,應該對三喜等一干人等同樣熱情,以顯示對年輕人的關心才對,可他覺得三喜是小軍的障礙,同樣干活,偏偏對三喜橫挑鼻子豎挑眼,這也不對那也不行的。那三喜何許人?如此幾次以后,決定選擇時機反擊了,要不天長日久,在集體勞動的日子還咋過?
  一次斫麥,臨到中午,大家餓了累了,三喜斫的麥樁兒確實高了點,麥桿兒擺放得也不是很整齊,三國兒沖過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問他眼睛里塞了屎沒有?
  三喜回頭看看大家因為累了都有點馬虎,但挨罵的只有自己一個,于是按捺按捺心中的怒火,想先明確一下:三叔,你剛才是罵我的嗎?
  咋的啦,你是不服氣還是怎么說?
  我是問,你剛才是不是罵我的?
  喲呺,我這個隊長還不能管你?你不服氣,這個隊長你來當,你個細婊……三國兒沒罵完就覺得不對,強行收住了。
  什么?!三喜聲音高了八度,明顯充滿了憤怒。
  你來當隊長!
  行啊!三喜近乎怒吼了,高聲對眾人說,三叔罵了人,說他不當隊長了,叫我當,大家同意嗎?
  同意,好的,好的……哈……吃瓜的不怕事大的,雖說大家知道是起哄鬧著嬉戲的,但也確實有人討厭三國兒隊長,聲音是從骨子里帶著怨氣冒出來的,這樣就使三國兒十分尷尬。
  哼,三國兒鼻孔里哼一聲說,人也能當,鬼也能當呢!
  三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雪蓮站出來說,活兒干得不好,可以批評教育,也可以按制度處罰,可你罵人有什么道理可言?三喜的態度很明確,你罵人就要賠禮道歉,你不肯認錯,還諷刺打擊叫人家當隊長。大家一條聲的喊同意三喜當隊長,你又說什么人也能當鬼也能當的,這樣侮辱人就是不對的!
  三國兒氣得臉色像豬肝一樣的直喘粗氣,雪蓮還不依不饒地說,當個隊長要天大的本事?又不是要去請蘇聯的專家!我爸和我娘說,你三叔和我爸十五六歲就開始做隊長會計的,憑什么說三喜就不能做?
  哼,一個個能得不得了,這個隊長我不做了!三國兒說著就氣呼呼的回了家。哪里是真的不做?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有人勸幾句,他就自我解嘲地說,哪個還和小屁孩兒們生氣,大家真的不要吃飯啦?
  三喜從小被叫做辣皮兒,頂撞隊長幾句別人可以理解,而一直溫文爾雅的齊整姑娘雪蓮,爆炸式的怒懟三國兒,就太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有人閑侃:
  孩子到底小,說話沒輕沒重的。
  什么沒輕沒重,她是烈士遺孤,現在的養父又是大隊主任,換個人試試?
  呸!你懂個魂?只知道北風吹屁眼,活嚼大頭蛆!
  哎喲,你還發現了什么新大陸啦,唔?
  哼哼,這叫愛情的力量,懂不懂啊?
  誰愛誰呀,我們不懂,你說!
  真是幾個豬!那雪蓮什么時候和人干過仗的?她見三喜受到委屈,忍不住了,你們幾個的眼睛里噴了石灰啊?
  嗯,還有點像,啊,有點意思!
  有沒有意思,接下來人們就都知道了。
  麥收以后,進入酷暑,農人們是沒有休閑消夏可說的,變農閑為農忙是當年時髦的口號。沒事?給你找事!積肥,為秋播準備肥料,為來年奪取更大豐收有錯嗎?肯定沒錯。挖草泥塘,即把青草埋起來待腐爛發酵后就是上好的肥料,這種稱作綠肥的肥料肥效持久又能改良土壤。
  江邊人舍得吃苦,行木船到江中灘涂上去斫草回家搞成綠肥。盛夏酷暑去斫草,不光是熱、累,還很危險。在諸多危險中,誤了時辰趕不上高潮到來之前離開灘涂,是最致命的。生產隊組織青年突擊隊去搶割青草,要求手強眼快心細膽大,特別是紀律觀念時間觀念要強,船老大發出“潮來了要開船”的信號后,最慢也要在十分鐘以內趕來上船。
  一二十個青年男女的隊伍組織好了,由三喜擔任青年突擊隊長。雪蓮也堅持要去,說她不可以搞特殊化。大家擔心她不會弄水,這是最要命的。她說她不怕,從小在游泳池里就學會了游水。三喜吼著說,你不去,風高浪急的長江是你城里的游泳池嗎?雪蓮二話不說,長衣服脫脫,往河里一跳,快速的游了一個來回,上得岸來笑笑說,行不行啊?你是共青團員,我也是共青團員,我怎么就不能去為集體積肥?三喜沒辦法只得說,問好你爸媽再說!我爸媽同意的,不像你這么霸道!最后大家妥協的辦法是,雪蓮去,可以,但不下灘斫草,在船上配合艄公燒水煮飯做后勤。
  連續下灘幾天,天天滿載而歸,曬場上的青草堆積如山,大家都看得很開心。留守的勞力在抓緊挖草泥塘,不能等曬干了,綠肥綠肥,綠的才肥,干了的肥力就大打折扣了。
  船老大和三喜說,明天要么不去,要去下午三點之前就要趕上船,潮水一天比一天來得早,今年好像有點犯怪,潮來得早,還猛,不要冒險,怎么說?
  去啊,早點上船,斫的草少點就少點,大家正來勁呢。
  第二天說好了,每人斫兩三捆草就上船,潮水到得早。交待歸交待,因為按斤兩計工分,個個干起來奮勇爭先,搞了一捆再搞一捆。船老大早就喊上船了,就是有幾個人沒有到。三喜心里很急,也跟著喊,但他裝得不急,說誰還不要命啊?他不急,船老大急呢,拼命的喊,雪蓮也跟著喊。
  這個潮水來的時候很怪,如果轟隆轟隆波翻浪卷倒并不可怕,人提前就注意到了避險。最可怕的是所謂暗流涌動,江水表面看上去似乎平靜,其實下面水流的速度迅猛,內行說的快水是指這種潮水,不是弄潮的水手一般不識而容易上當。三喜是最先上船的一撥,他和幾個同伴兒已經喝足了雪蓮為大家準備的開水,跳到江里洗好澡換好了干凈衣服,立在船頭等其他伙伴到來。小伙子本來就講臭美,雪蓮來了更要好好表現,換的是新汗衫新短褲,還有花三毛四分錢買的一頂新草帽,原來是準備出客才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過江積肥,為顯擺一下也戴到了頭上。
  大家陸續到齊準備開船了,三喜一邊招呼著大家注意安全,一邊得意地把草帽拿在手里扇扇風,其實不需要扇,江風吹得很涼快的。過分得意,問題就來了,一不小心手一松,草帽被吹掉到江面上,一眨眼就飄出去幾米遠,三喜撲通一聲,跳下去就是幾米遠,哪里追到草帽!
  狗日的,抓住!隨著一聲炸雷般的叫聲,船老大把一根長繩甩出去幾十米遠。
  我來救你!一聲尖叫,人們驚呆了,雪蓮跳下水去了……
  不能再跳了!船老大伸手攔住眾人,聲嘶力竭的叫喊,是不是人死了還不夠?!
  只見人隨潮水迅速離去,雪蓮抓住了繩子,三喜抓住了雪蓮的手……
  抓緊!別松手!挺住……船上一片驚呼,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點點……一點點艱難地向船的方向靠近,等靠近了的時候,船體擋住了快水的沖擊,兩個棒小伙子迅速跳下去,分別把兩個驚魂未定的人抱住頂上了船。
  哪里是人們常說的有驚無險?一條命,不,差點把兩條命同時都搭進了水國。無論人們怎么詛咒江潮,把長江比作母親,哪有母親這樣對待她兒女的?也不管雙方父母怎么感謝船老大救命之恩,船老大又是如何表達歉意沒有照顧好兩個孩子的;更不要提有人說三喜就不該嘚瑟,晃著的草帽掉進江里還要跳下去搶,雪蓮跳下去就是送死,哪里還有如此必要之類的話了,兩人的關系從此就很明確,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
  假若兩人到年齡領證成家生子,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可真實生活從來就不是按誰設定的劇情發展,總是有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而讓人無奈和唏噓不已。
  一年以后,雪蓮因為表現突出,被推薦去了省城讀醫學院,三喜應征光榮入伍,守衛著南國邊陲。他倆雖聯系未斷,但有人猜測他們的節目即將落幕了。
  三年以后,雪蓮畢業回到鎮醫院成了白衣天使,三喜被提干做了指導員,饒舌者立馬改口說,恐怕還有戲。
  五年以后,兩人相約著,婚后是雪蓮調進部隊呢,還是三喜考慮轉業回家?然而,這些都不是他們能左右的。當人們覺得天下太平無事的時候,南邊某蕞爾小國悍然挑起侵略我國領土打傷我邊防軍民的戰爭,在懲罰和教訓侵略者的自衛反擊中,三喜身先士卒奮勇殺敵,不幸身負重傷。到后方醫院昏迷幾天后醒來,發現一條腿已做了截肢手術。為保家衛國做出犧牲,他不后悔,問題是如何面對未婚妻謝雪蓮呢?
  好長一段時間以后,家里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悲痛欲絕,哪能接受?三喜爸媽找到雪蓮說,姑娘,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人,不會為難……
  雪蓮立即不讓他們說下去,表態說,你二老是三喜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不會丟下三喜不管的,等把他接回來,我就帶他去領證,風風光光的舉行婚禮,雪蓮一生一世就是你們的兒媳婦。說著抱緊三喜爸媽,三雙眼睛競相奔淚。
  部隊把三喜爸媽,和雪蓮以及她的養父母忠禮兩口子接了過去,在軍營里就為兩位新人舉行了婚禮送上祝福。送回家后,他們又請雙方的親朋好友喝了喜酒。
  雪蓮不再考慮個人的什么事業發展,毫不猶豫的辭掉了剛剛提拔的院長職務,專心為三喜服務,帶著三喜去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去做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報告。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把英雄三喜照顧得妥妥的,同時免費為村民提供尋診問藥的服務,三四十年來從無一句怨言。
  故事講到這里,讓我想起偉人的一句名言,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艱苦奮斗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正月初一是雞天
下一篇:初戀的味道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