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草兒

草兒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踏著濃濃的露水草兒到了出租屋,她沒有鑰匙,坐在門坎邊上,草兒看見阿彬笑著向她走來。草兒奔過去撲進阿彬的懷里。
  “草兒,忘帶鑰匙了,等著,我去拿給你。”阿彬爹驚醒了夢里的草兒。
  “不忙叔,你家阿彬呢?他答應供給我弟弟一本書的。”草兒站起來心虛地問,把頭低到極限。
  “喲,幾個月不見草兒胖了。借書啊,阿彬沒說過呀,他到姑媽家去了。”阿彬爹笑著說。
  草兒慌了:“叔,阿彬什么時候回來?”兩只手不停地撕扯著破舊的衣角。
  “他啊不回來了,在那邊讀技校,大概三四年畢業了就在那邊安家,回來干什么?這么個小地方有什么前途。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鑰匙。”阿彬爹是個實在人。
  草兒慌亂地說:“不了叔,家里忙呢,我這就回去了,下次吧。”說著就走出了院子。
  “草兒,草兒,常來玩昂。”阿彬爹還在說著什么,草兒不想聽了。
  大街上,車水馬龍,人影晃動,阿彬無處不在,可等到草兒伸出手時,卻不見了阿彬的身影。
  草兒像個幽靈游蕩在街道,不知不覺走到了黑河大橋上。
  這是當地出名的大橋,很長,很壯觀,她和阿彬第一次見面,便和弟弟來過,那時候真好,弟弟在嬉鬧,阿彬牽著草兒的手……
  夕陽染紅了整座橋,好美,好凄涼,“阿彬,你在哪兒?你可知道我在哪兒?”草兒抱著雙肩,蹲了下去,從來沒有過的無助與累!游走了一天,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連阿彬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模模糊糊了。
  天完全黑了,一天的時光燃盡了草兒所有生存的光。
  橋好高,水好清,周圍好靜,連橋上的蘆葦也變得悄無聲息。草兒笑了,上次和阿彬來的時候,這些蘆葦一直在說說笑笑,還有那些鳥,如今連它們也嫌棄我了吧。
  草兒閉上眼睛,輕輕地飄了下去,世間好美,可我累了!
  鄉下老家,一天一夜不見了草兒,一家人亂成了剛熬好的粥,撲嘟撲嘟地直冒泡。
  農活忙是忙,但娃娃更要緊。小姨和爹扔下地里的活,奔向出租屋。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可是門鎖著。幸運的是阿彬爹說見過草兒,“她一定是去找阿彬了。”小姨拍著大腿面子嚷嚷著,快去買火車票。晚上十一點半的票,這會子才中午兩點多。小姨和爹急瘋了,一身一身的汗,濕透了薄衫,散發出濃濃的汗臭味。他們有足足一下午的休息時間,可娃娃不見了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這么多年的情份,比啥都重要,草兒早就是自己的心頭肉了啊。
  下午門上停了一輛警車。小姨和爹正尋思著是什么人犯法了呢?院里進來倆警察,直言找阿彬的爹。
  “你好,我們是警察,剛才在黑河邊撈到一俱女孩尸體,有個撿廢品的老人說,在你們院子里見過這個女孩,應該是租房上學的學生。請你聯系一下租戶是不是誰家的娃娃落水了。”警察把女孩照片拿給阿彬爹看。
  一看照片,阿彬爹慌了:“草兒,昨天早上,她不是回家了嗎?”
  小姨直接暈死過去。
  大河橋下,蘆葦坡邊,一塊大紅毯子上,草兒已經被河水泡脹的尸體,巧妙地掩蓋了草兒投河的委屈與所謂的人生污點。
  爹親自給她蓋上一床嶄新的花被子。蘆葦嘩啦嘩啦地響,那些不知名的鳥,沒有規則地飛翔嬉鬧,又或許是在向在場的人們訴說昨夜絕望又無助的草兒。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踏著濃濃的露水草兒到了出租屋,她沒有鑰匙,坐在門坎邊上,草兒看見阿彬笑著向她走來。草兒奔過去撲進阿彬的懷里。
  “草兒,忘帶鑰匙了,等著,我去拿給你。”阿彬爹驚醒了夢里的草兒。
  “不忙叔,你家阿彬呢?他答應供給我弟弟一本書的。”草兒站起來心虛地問,把頭低到極限。
  “喲,幾個月不見草兒胖了。借書啊,阿彬沒說過呀,他到姑媽家去了。”阿彬爹笑著說。
  草兒慌了:“叔,阿彬什么時候回來?”兩只手不停地撕扯著破舊的衣角。
  “他啊不回來了,在那邊讀技校,大概三四年畢業了就在那邊安家,回來干什么?這么個小地方有什么前途。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鑰匙。”阿彬爹是個實在人。
  草兒慌亂地說:“不了叔,家里忙呢,我這就回去了,下次吧。”說著就走出了院子。
  “草兒,草兒,常來玩昂。”阿彬爹還在說著什么,草兒不想聽了。
  大街上,車水馬龍,人影晃動,阿彬無處不在,可等到草兒伸出手時,卻不見了阿彬的身影。
  草兒像個幽靈游蕩在街道,不知不覺走到了黑河大橋上。
  這是當地出名的大橋,很長,很壯觀,她和阿彬第一次見面,便和弟弟來過,那時候真好,弟弟在嬉鬧,阿彬牽著草兒的手……
  夕陽染紅了整座橋,好美,好凄涼,“阿彬,你在哪兒?你可知道我在哪兒?”草兒抱著雙肩,蹲了下去,從來沒有過的無助與累!游走了一天,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連阿彬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模模糊糊了。
  天完全黑了,一天的時光燃盡了草兒所有生存的光。
  橋好高,水好清,周圍好靜,連橋上的蘆葦也變得悄無聲息。草兒笑了,上次和阿彬來的時候,這些蘆葦一直在說說笑笑,還有那些鳥,如今連它們也嫌棄我了吧。
  草兒閉上眼睛,輕輕地飄了下去,世間好美,可我累了!
  鄉下老家,一天一夜不見了草兒,一家人亂成了剛熬好的粥,撲嘟撲嘟地直冒泡。
  農活忙是忙,但娃娃更要緊。小姨和爹扔下地里的活,奔向出租屋。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可是門鎖著。幸運的是阿彬爹說見過草兒,“她一定是去找阿彬了。”小姨拍著大腿面子嚷嚷著,快去買火車票。晚上十一點半的票,這會子才中午兩點多。小姨和爹急瘋了,一身一身的汗,濕透了薄衫,散發出濃濃的汗臭味。他們有足足一下午的休息時間,可娃娃不見了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這么多年的情份,比啥都重要,草兒早就是自己的心頭肉了啊。
  下午門上停了一輛警車。小姨和爹正尋思著是什么人犯法了呢?院里進來倆警察,直言找阿彬的爹。
  “你好,我們是警察,剛才在黑河邊撈到一俱女孩尸體,有個撿廢品的老人說,在你們院子里見過這個女孩,應該是租房上學的學生。請你聯系一下租戶是不是誰家的娃娃落水了。”警察把女孩照片拿給阿彬爹看。
  一看照片,阿彬爹慌了:“草兒,昨天早上,她不是回家了嗎?”
  小姨直接暈死過去。
  大河橋下,蘆葦坡邊,一塊大紅毯子上,草兒已經被河水泡脹的尸體,巧妙地掩蓋了草兒投河的委屈與所謂的人生污點。
  爹親自給她蓋上一床嶄新的花被子。蘆葦嘩啦嘩啦地響,那些不知名的鳥,沒有規則地飛翔嬉鬧,又或許是在向在場的人們訴說昨夜絕望又無助的草兒。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踏著濃濃的露水草兒到了出租屋,她沒有鑰匙,坐在門坎邊上,草兒看見阿彬笑著向她走來。草兒奔過去撲進阿彬的懷里。
  “草兒,忘帶鑰匙了,等著,我去拿給你。”阿彬爹驚醒了夢里的草兒。
  “不忙叔,你家阿彬呢?他答應供給我弟弟一本書的。”草兒站起來心虛地問,把頭低到極限。
  “喲,幾個月不見草兒胖了。借書啊,阿彬沒說過呀,他到姑媽家去了。”阿彬爹笑著說。
  草兒慌了:“叔,阿彬什么時候回來?”兩只手不停地撕扯著破舊的衣角。
  “他啊不回來了,在那邊讀技校,大概三四年畢業了就在那邊安家,回來干什么?這么個小地方有什么前途。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鑰匙。”阿彬爹是個實在人。
  草兒慌亂地說:“不了叔,家里忙呢,我這就回去了,下次吧。”說著就走出了院子。
  “草兒,草兒,常來玩昂。”阿彬爹還在說著什么,草兒不想聽了。
  大街上,車水馬龍,人影晃動,阿彬無處不在,可等到草兒伸出手時,卻不見了阿彬的身影。
  草兒像個幽靈游蕩在街道,不知不覺走到了黑河大橋上。
  這是當地出名的大橋,很長,很壯觀,她和阿彬第一次見面,便和弟弟來過,那時候真好,弟弟在嬉鬧,阿彬牽著草兒的手……
  夕陽染紅了整座橋,好美,好凄涼,“阿彬,你在哪兒?你可知道我在哪兒?”草兒抱著雙肩,蹲了下去,從來沒有過的無助與累!游走了一天,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連阿彬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模模糊糊了。
  天完全黑了,一天的時光燃盡了草兒所有生存的光。
  橋好高,水好清,周圍好靜,連橋上的蘆葦也變得悄無聲息。草兒笑了,上次和阿彬來的時候,這些蘆葦一直在說說笑笑,還有那些鳥,如今連它們也嫌棄我了吧。
  草兒閉上眼睛,輕輕地飄了下去,世間好美,可我累了!
  鄉下老家,一天一夜不見了草兒,一家人亂成了剛熬好的粥,撲嘟撲嘟地直冒泡。
  農活忙是忙,但娃娃更要緊。小姨和爹扔下地里的活,奔向出租屋。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可是門鎖著。幸運的是阿彬爹說見過草兒,“她一定是去找阿彬了。”小姨拍著大腿面子嚷嚷著,快去買火車票。晚上十一點半的票,這會子才中午兩點多。小姨和爹急瘋了,一身一身的汗,濕透了薄衫,散發出濃濃的汗臭味。他們有足足一下午的休息時間,可娃娃不見了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這么多年的情份,比啥都重要,草兒早就是自己的心頭肉了啊。
  下午門上停了一輛警車。小姨和爹正尋思著是什么人犯法了呢?院里進來倆警察,直言找阿彬的爹。
  “你好,我們是警察,剛才在黑河邊撈到一俱女孩尸體,有個撿廢品的老人說,在你們院子里見過這個女孩,應該是租房上學的學生。請你聯系一下租戶是不是誰家的娃娃落水了。”警察把女孩照片拿給阿彬爹看。
  一看照片,阿彬爹慌了:“草兒,昨天早上,她不是回家了嗎?”
  小姨直接暈死過去。
  大河橋下,蘆葦坡邊,一塊大紅毯子上,草兒已經被河水泡脹的尸體,巧妙地掩蓋了草兒投河的委屈與所謂的人生污點。
  爹親自給她蓋上一床嶄新的花被子。蘆葦嘩啦嘩啦地響,那些不知名的鳥,沒有規則地飛翔嬉鬧,又或許是在向在場的人們訴說昨夜絕望又無助的草兒。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踏著濃濃的露水草兒到了出租屋,她沒有鑰匙,坐在門坎邊上,草兒看見阿彬笑著向她走來。草兒奔過去撲進阿彬的懷里。
  “草兒,忘帶鑰匙了,等著,我去拿給你。”阿彬爹驚醒了夢里的草兒。
  “不忙叔,你家阿彬呢?他答應供給我弟弟一本書的。”草兒站起來心虛地問,把頭低到極限。
  “喲,幾個月不見草兒胖了。借書啊,阿彬沒說過呀,他到姑媽家去了。”阿彬爹笑著說。
  草兒慌了:“叔,阿彬什么時候回來?”兩只手不停地撕扯著破舊的衣角。
  “他啊不回來了,在那邊讀技校,大概三四年畢業了就在那邊安家,回來干什么?這么個小地方有什么前途。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鑰匙。”阿彬爹是個實在人。
  草兒慌亂地說:“不了叔,家里忙呢,我這就回去了,下次吧。”說著就走出了院子。
  “草兒,草兒,常來玩昂。”阿彬爹還在說著什么,草兒不想聽了。
  大街上,車水馬龍,人影晃動,阿彬無處不在,可等到草兒伸出手時,卻不見了阿彬的身影。
  草兒像個幽靈游蕩在街道,不知不覺走到了黑河大橋上。
  這是當地出名的大橋,很長,很壯觀,她和阿彬第一次見面,便和弟弟來過,那時候真好,弟弟在嬉鬧,阿彬牽著草兒的手……
  夕陽染紅了整座橋,好美,好凄涼,“阿彬,你在哪兒?你可知道我在哪兒?”草兒抱著雙肩,蹲了下去,從來沒有過的無助與累!游走了一天,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連阿彬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模模糊糊了。
  天完全黑了,一天的時光燃盡了草兒所有生存的光。
  橋好高,水好清,周圍好靜,連橋上的蘆葦也變得悄無聲息。草兒笑了,上次和阿彬來的時候,這些蘆葦一直在說說笑笑,還有那些鳥,如今連它們也嫌棄我了吧。
  草兒閉上眼睛,輕輕地飄了下去,世間好美,可我累了!
  鄉下老家,一天一夜不見了草兒,一家人亂成了剛熬好的粥,撲嘟撲嘟地直冒泡。
  農活忙是忙,但娃娃更要緊。小姨和爹扔下地里的活,奔向出租屋。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可是門鎖著。幸運的是阿彬爹說見過草兒,“她一定是去找阿彬了。”小姨拍著大腿面子嚷嚷著,快去買火車票。晚上十一點半的票,這會子才中午兩點多。小姨和爹急瘋了,一身一身的汗,濕透了薄衫,散發出濃濃的汗臭味。他們有足足一下午的休息時間,可娃娃不見了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這么多年的情份,比啥都重要,草兒早就是自己的心頭肉了啊。
  下午門上停了一輛警車。小姨和爹正尋思著是什么人犯法了呢?院里進來倆警察,直言找阿彬的爹。
  “你好,我們是警察,剛才在黑河邊撈到一俱女孩尸體,有個撿廢品的老人說,在你們院子里見過這個女孩,應該是租房上學的學生。請你聯系一下租戶是不是誰家的娃娃落水了。”警察把女孩照片拿給阿彬爹看。
  一看照片,阿彬爹慌了:“草兒,昨天早上,她不是回家了嗎?”
  小姨直接暈死過去。
  大河橋下,蘆葦坡邊,一塊大紅毯子上,草兒已經被河水泡脹的尸體,巧妙地掩蓋了草兒投河的委屈與所謂的人生污點。
  爹親自給她蓋上一床嶄新的花被子。蘆葦嘩啦嘩啦地響,那些不知名的鳥,沒有規則地飛翔嬉鬧,又或許是在向在場的人們訴說昨夜絕望又無助的草兒。

  草兒今年十歲了,奶奶帶她和弟弟一起上學堂。
  草兒的弟弟其實不是親弟弟,媽媽也只是草兒的小姨。然草兒卻從三個月起就由小姨帶大。草兒其實是個多余的女孩,就連這個名字也是小姨不經意間給叫的。
  草兒的媽媽叫琴。琴是那種天生麗質的漂亮女孩。卻在不經意間走錯了路,認識了草兒的爹。草兒爹除了一張甜言密語的嘴,一無所有。草兒媽偏偏迷失在她爹那張嘴里。
  半年功夫被草兒爹騙大了肚子,無奈灰溜溜的跟著草兒爹去了婆家。沒有婚禮,沒有祝福,沒過幾個月就過起了男人不愛,婆婆不待見的光陰。
  草兒媽,娘家沒臉回,只有在婆家忍氣吞聲地待產,后悔是后悔,也只能用空洞的眼神來發泄自己的無奈。
  待草兒出生,又黑又瘦婆家更是無人問津,草兒媽厚著臉皮坐滿了月子,清水米湯拌著眼淚咽下去,消化成稀薄的奶水,續著草兒的命。
  草兒三個月的時候,她媽趁著天黑,溜進了娘家門,左右看看沒人影,偷偷放下奄奄一息的草兒跑了。
  草兒被外奶奶抱進屋的時候,像是已經沒了氣息。也該是她命大,外奶奶把她放到土坑上最熱的地方,又喂了點黑糖水,就救下了草兒的命。可惜外奶奶自從抱起草兒的那一刻,就成了兒子,兒媳婦的眼中釘,肉中刺。兒媳婦經常指雞罵狗,外奶奶在草兒兩歲不到時就撒手歸西了。
  照顧草就成了小姨的事。在這種環境下,草的出生自然是一種錯誤,但草兒生命的延續,究竟是誰的錯,沒人提起過。
  小姨十六歲的時候,就由舅媽做主,換了一蛇皮袋子大米,給一個禿頭老漢當老婆。小姨死活不同意,等草兒睡了,深夜跑到媽的墳頭,哭得撕心裂肺,趁著夜深人靜,拔掉了長在墳文上勾肩搭背臭不要臉的狗尾巴草,還把媽的墳刨了個大坑。
  舅媽和舅舅硬是把她拽回來苦口婆心地勸:“人家禿頭咋了嘛,人家有吃有住,還允許你帶上個來歷不明的貨(指草兒)。我是費盡了囗舌才把人家說服,你瞪我干啥?有本事你去找死掉地和跑掉地喊冤去。養你們這么多年,我換一袋米咋了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換一袋米救了全家人,這個恩你不報也得報,由不得你。”舅媽哭一陣,罵一陣,一陣下來汗水子把頭發泡成縷縷子,貼在黃褐色的臉皮上。只見她一會跺著腳,恨不能把自己換成一袋米,救了全家;一會拍著大腿,把死去的恨不能拉出來臭罵一頓。她罵死去的沒把自己養的教育好,白白養大,丟盡了全家人的顏面不說,跑了還丟下個禍害;一會又拍著大屁股,幾次三番地發誓要丟下一大家子,去過好日子,再也不管這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家了。
  草兒在小姨懷里偷偷地睡著了,樣子極其可憐,兩只烏雞爪一樣的干巴手手,緊緊地抓住小姨破破爛爛的褂子,時不時地還長長地嘆氣。
  小姨抱了草兒一夜,天亮的時候,向虎視眈眈的哥哥嫂子點了頭。
  擇日,小姨抱著草兒嫁給了禿頭老漢。
  一開始這禿頭還是挺疼小姨的,可沒過三個月就狠狠的揍了小姨一頓。
  那天草兒發高燒,愣是纏著小姨不放。小姨整夜整夜地抱著她。禿頭極為不滿:“一根野草值得你這么護著?想要娃,咱自個不會生?沒見你這種榆木疙瘩。”小姨笑臉陪著:“娃可憐呢,長大了也叫你一聲爹呢,別跟娃娃一般見識昂。”小姨的臉有幾分琴的影子,心疼地讓禿頭早就丟了魂;小姨的笑媚的很不像話,禿頭恨不一口把她吸到肚子里慢慢消化。
  禿頭望著小姨,沒有脫衣服睡覺的樣子,猛咽了幾下口水不干了:“誰知道是誰的野種,我才不稀罕呢。要不看在你是個黃花大閨女的份上,就沒這個野種也不要。你那個家,那個婊子貨,還連哄帶騙要了我一蛇皮袋子大米。夸你地肥,進門就下仔,白白養了快三個月了,屁動靜沒有地。”說著踢翻了椅子。
  草兒嚇壞了,使勁抓住小姨的褂子哭。禿頭一把拽過草兒摔出了門。小姨想把草抱進來,天寒地凍,草兒還發著燒。小姨連滾帶爬,向草兒撲去,卻被禿頭一個老鷹瓜抓回來丟到席巴子炕上,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狠狠地發泄野獸的怒火。小姨心系著草兒,喊紅了天,喊破了喉嚨,也抓破了禿頭的臉,咬爛了禿頭湊上來的大嘴皮子。
  禿頭火冒三仗,狠狠地揍了小姨一頓。趁著天黑把她們倆用架子車拉著倒在了舅媽家門口,扔下一句話:“俺家不養活閑人,更不要野種,滾。”
  舅舅吊著臉扶著小姨,小姨抱著草兒,把頭低到最低限度進了屋。
  禿頭方圓十里八鄉的散布謠言,小姨是個石女,連個女人都不是!這種謠言卻也讓她和草兒安安穩穩的過了幾年。
  舅媽又開始找茬。草兒被調教得小聲小膽,不知道的,還以為草兒是個啞巴,也有人抱怨外奶奶當初就不該救這個貨,這年月誰還稀罕一個丫頭片子,還是個啞巴,焉不拉幾的,準是老了腦子進水了。
  小姨也不是神,有時候也對著草發牢騷:“我是欠你的,還是欠了你媽的?你媽呢?沒本事養就不要生嘛,賴上我了,讓我咋個活嘛。”小姨連哭帶嚷。可草兒只會用一種復雜的眼神望著小姨。草兒的眼里是無辜與無奈,更是驚恐,她用兩只小手抓住小姨的衣角,撇著嘴,眼淚汪汪地瞅著小姨的眼睛,小姨的心是水做的,見不得草兒淚眼汪汪的樣子,便狠不下心來,怨天,怨地,怨她媽她姐姐!抱過草兒,緊緊地貼在心口,恨不得鑲在心尖尖上。
  自從草兒有了意識起,她就只有小姨,她不知道小姨不是自個的媽。有時候也有些看不起小姨:誰叫你生我的?被禿頭打,活該!被舅媽排斥,活該!被人人指責,活該!草兒一連懂了好幾個活該。
  舅媽為了把小姨嫁出去,費盡了心思。
  草兒未來的爹,又瘦又矮,與小姨極其不相配。小姨看中的是他雖死了老婆,萬幸沒有娃娃,這樣也許會對草兒好。草兒到那邊還有個奶奶,如果老人家喜歡娃娃……。想到這里小姨臉上露出久違的笑。
  舅媽很快把小姨嫁掉了,這次換了好多張毛爺爺。草兒躲在拐拐里看見舅媽躲在沒人的角落,狠狠地親了親那些錢。
  小姨到新家一刻也沒閑著,就在年底給草兒添了個弟弟。
  奶奶也是個善良的人,抱著弟弟,走到哪里都帶著草兒。草兒慢慢的長得越來越心疼。
  小姨臉上也時不時地掛著笑:“兒女雙全了,真好!”
  奶奶帶著草兒把他們送到了學校。草兒對弟弟很用心,除了上課,時時拉著弟弟的手,日子是清苦些,可全家皆大歡喜。
  讀到六年級的時候,草兒已經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人雖然生的黑了些,但五官俊俏。
  在那個清貧的年代,按理說女娃娃,一般都是到這個年齡早就不讀書了,可六年級要到縣上去讀,家里人怕弟弟在學校受欺負,就決定讓草兒陪著弟弟再讀一年。
  第二年的時候,草兒爹在縣里干活的時候,認識了個縣里的拉搭。人家在縣里有一院房子,專門租給帶著娃娃上學的人。
  草兒爹果斷租了一間。弟弟有奶奶帶著在縣里上學,草兒自然是不用去陪著了。
  中秋節學校放假三天,家里正在掰包谷。爹叫草兒去接上弟弟直接回家,奶奶就不用去了。可學校有事,延遲放學,錯過了唯一的大巴車。
  草兒帶著弟弟回到出租屋,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坐最早的大巴趕回去。
  房東的兒子阿彬讀高三,正好到老房子找東西。
  草兒和弟弟剛從學校趕回來,天麻麻黑。昏暗的燈光下,草兒的身影映入阿彬的眼。
  在縣里長大的他,見多了打扮時髦靚麗的女孩,像草兒這樣土生土長的女娃娃,真還是頭一回入了眼。
  弟弟眼賊:“彬哥,進來坐,這是我姐。”轉身又對草兒說:“姐,這是彬哥,房東是他爹。”
  破舊的衣衫遮不住十八歲青春的氣息。
  “走,我帶你們去吃麻辣燙。”
  “麻辣燙?”姐弟倆同時興奮地驚呼。那可是他們只能路過聞聞氣味的美食,見過但是真沒吃過。
  阿彬很是熱情的招待了姐弟倆,也許在饑餓與貧困面前,姐弟倆早已沒有了矜持,也許是同齡人,他們很快玩到了一起。
  弟弟畢竟年幼,蹦蹦跳跳,自然與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知不覺阿彬拉起了草兒的手。不知道為什么草兒沒有躲閃,只是嬌羞地低著頭笑了。
  夜深了,阿彬帶著他們吃了夜宵。又送他們回到出租屋。
  這是個奇怪的夜晚,草兒第一次失眠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可不管她睜開還是閉上眼睛,到處都是阿彬那張帥氣溫和的臉。
  第二天一大早,姐弟倆就趕上最早的大巴車回家了。
  阿彬也是心心念念了一夜,可他趕到的時候,草兒他們已經走了,連著縣城里風也隨了大巴飛逝。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草兒一直在家,家里有忙不完的農活。再忙草兒滿腦子都是阿彬那張帥氣的臉。
  阿彬也一樣,雖然高三沖刺壓力山大,可青春的情愫,使他怎么也抹不去草兒那種鄉間女孩特有的樸素與清純。那是他不知什么時候起一直尋覓不到的氣息。
  元旦節,奶奶帶著草兒來到出租屋。草兒到學校接來了弟弟。
  遠遠的就看見了阿彬的身影。阿彬正在焦急地守望,一轉身就看見了草兒特有的身影。他顧不了許多,幾乎是狂奔,拉住了草兒的手。
  出租屋,歡聲笑語,阿彬提出帶他們到外面吃。奶奶建議帶了半只自家養的土雞,燉給阿彬吃。當然奶奶不知道阿彬和草兒之間的變化,弟弟也不知。
  弟弟要到學校門前去買文具,阿彬說帶著弟弟去,可弟弟想帶著奶奶轉轉。
  “你們三個一起去,我來燉雞。”草兒說。阿彬一聽急了:“我來幫你。”說著拿過盆子開始洗,然后又剁開。草兒把雞燉到鍋里,轉身對奶奶說:“一會就好,奶奶別轉久了,等你們回來就開鍋。”
  弟弟拽著奶奶的胳膊走了。
  阿彬再也無法控制對草兒的思念。
  天黑得邪乎,和鍋底一樣一樣的黑。估計伸手捅一把,都能滴出黑色的液體。隔不遠就有夜不歸宿的狗狗,像和誰比青歌賽似地叫。也許是為了爭奪李奶奶的那只虎皮的專注,便好不要臉地亂叫。院子里的麻雀在若隱若顯的燈光里叫得不像話,上躥下跳的,沒有規律。草兒就在出租屋里,阿彬家的房子里,阿彬家的床上開了花。
  學校放假了,這就意味著,一整個假期都見不到草兒了,阿彬的心跟著草兒飛過縣城的公路,奔過一個個土疙瘩地,終于落在有草兒的家。
  草兒把心留在阿彬家,阿彬家的床上。身子隨著小姨忙活,心卻跟著鄉下的風,伴著塵土,飛到阿彬的家。
  一整個假期,草兒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縣城。她老是托著沒有魂的身子,跟著小姨忙活。
  阿彬家屬于草兒的那間出租屋,門窗都被阿彬思念的眼神,磨平了所有的紋紋道道。
  終于熬到新學期的到來,可是奶奶病了。咳嗽反反復復不斷根,熱了冷了都咳,白天黑夜地各種咳。照顧弟弟的責任只有草兒。
  家里的這個決定讓草兒立刻有了精神。臨走前她要把家里能洗的,能干的都干完。傻笑是不可避免的,迷離的眼神也成了一種屬性。
  開校的第二天,阿彬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請假了。他故意把自己搞得鼻血直流,流鼻血的事不能馬虎,老師準了他的假。
  阿彬飛上他的自行車,直奔草兒的出租屋。
  草兒轉身的瞬間已被阿彬擁抱在懷。來自兩處塵埃的思念,就像鄉下土溝溝里決堤的水;兩個被青春的情愫牽引的年輕人,又一次沖破底線。冬天已遠去,萬物復蘇,草兒發芽,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沒有承諾,沒有什么應不應該,此時此刻,這世上只有他們倆!
  奶奶的咳嗽終于好了,自然是接過了照顧弟弟的任務。爹送來奶奶,順便接走了草兒。
  回到家的草兒渾身是勁,干啥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她覺得活著真好。
  種完莊稼,緊接著樹葉綠了,院子里的那些果樹也開了各種形狀與顏色的花。那些向陽的花已經笑到了極致,而有的正在偷偷地扭著嘴角,像個倔強的女孩調皮地把頭偏向一邊。草兒心情好,看啥都是笑著的。這一刻起,草兒深深地愛著這世間的一草一木。
  杏花落了,結出小小的,綠綠的果子。
  草兒感覺到了身體異樣的時候,是杏子熟了的時候。
  杏子剛剛指頭肚子大的時候草兒就貪吃,杏子熟了,草兒反而不吃了,索性看都不想看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討厭起了黃色。
  阿彬高考結束,就被福建的姑媽接走了,這一走便沒了音訊。
  署假到了,破舊的衣服,終究遮不住草兒日漸增長的肚皮。
  奶奶終于看出了破綻。她把草兒叫到屋里,連哄帶嚇,終于問出了實情。可憐的奶奶,第一反應就是噗嗤噗嗤地大口喘氣,續而昂著頭,兩只空洞的眼窩窩里,仿佛擠不出一滴淚來:“娃娃喲,這是造了哪們子的孽啊!”奶奶身子軟軟的向后倒過去。
  草兒一時間不知所措,也許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肚子大的嚴重性。
  這一晚家里沒有亮,就連月亮也慌亂地扯過一塊云,遮住了整個身子。星星驚恐地眨巴著眼睛,四處逃躥。
  草兒等一家人熟睡后,偷偷出了門。
  夜色如漆,草兒不怕。她有阿彬,阿彬在他們家等她,她終于明白,她的肚子里有阿彬的血脈。她要親口告訴他,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圖,她只要阿彬,她有的是力氣,她可以養活阿彬和肚子里的寶寶。
  踏著濃濃的露水草兒到了出租屋,她沒有鑰匙,坐在門坎邊上,草兒看見阿彬笑著向她走來。草兒奔過去撲進阿彬的懷里。
  “草兒,忘帶鑰匙了,等著,我去拿給你。”阿彬爹驚醒了夢里的草兒。
  “不忙叔,你家阿彬呢?他答應供給我弟弟一本書的。”草兒站起來心虛地問,把頭低到極限。
  “喲,幾個月不見草兒胖了。借書啊,阿彬沒說過呀,他到姑媽家去了。”阿彬爹笑著說。
  草兒慌了:“叔,阿彬什么時候回來?”兩只手不停地撕扯著破舊的衣角。
  “他啊不回來了,在那邊讀技校,大概三四年畢業了就在那邊安家,回來干什么?這么個小地方有什么前途。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鑰匙。”阿彬爹是個實在人。
  草兒慌亂地說:“不了叔,家里忙呢,我這就回去了,下次吧。”說著就走出了院子。
  “草兒,草兒,常來玩昂。”阿彬爹還在說著什么,草兒不想聽了。
  大街上,車水馬龍,人影晃動,阿彬無處不在,可等到草兒伸出手時,卻不見了阿彬的身影。
  草兒像個幽靈游蕩在街道,不知不覺走到了黑河大橋上。
  這是當地出名的大橋,很長,很壯觀,她和阿彬第一次見面,便和弟弟來過,那時候真好,弟弟在嬉鬧,阿彬牽著草兒的手……
  夕陽染紅了整座橋,好美,好凄涼,“阿彬,你在哪兒?你可知道我在哪兒?”草兒抱著雙肩,蹲了下去,從來沒有過的無助與累!游走了一天,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連阿彬的身影也漸漸變得模模糊糊了。
  天完全黑了,一天的時光燃盡了草兒所有生存的光。
  橋好高,水好清,周圍好靜,連橋上的蘆葦也變得悄無聲息。草兒笑了,上次和阿彬來的時候,這些蘆葦一直在說說笑笑,還有那些鳥,如今連它們也嫌棄我了吧。
  草兒閉上眼睛,輕輕地飄了下去,世間好美,可我累了!
  鄉下老家,一天一夜不見了草兒,一家人亂成了剛熬好的粥,撲嘟撲嘟地直冒泡。
  農活忙是忙,但娃娃更要緊。小姨和爹扔下地里的活,奔向出租屋。那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可是門鎖著。幸運的是阿彬爹說見過草兒,“她一定是去找阿彬了。”小姨拍著大腿面子嚷嚷著,快去買火車票。晚上十一點半的票,這會子才中午兩點多。小姨和爹急瘋了,一身一身的汗,濕透了薄衫,散發出濃濃的汗臭味。他們有足足一下午的休息時間,可娃娃不見了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這么多年的情份,比啥都重要,草兒早就是自己的心頭肉了啊。
  下午門上停了一輛警車。小姨和爹正尋思著是什么人犯法了呢?院里進來倆警察,直言找阿彬的爹。
  “你好,我們是警察,剛才在黑河邊撈到一俱女孩尸體,有個撿廢品的老人說,在你們院子里見過這個女孩,應該是租房上學的學生。請你聯系一下租戶是不是誰家的娃娃落水了。”警察把女孩照片拿給阿彬爹看。
  一看照片,阿彬爹慌了:“草兒,昨天早上,她不是回家了嗎?”
  小姨直接暈死過去。
  大河橋下,蘆葦坡邊,一塊大紅毯子上,草兒已經被河水泡脹的尸體,巧妙地掩蓋了草兒投河的委屈與所謂的人生污點。
  爹親自給她蓋上一床嶄新的花被子。蘆葦嘩啦嘩啦地響,那些不知名的鳥,沒有規則地飛翔嬉鬧,又或許是在向在場的人們訴說昨夜絕望又無助的草兒。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撕夜
下一篇:正月初一是雞天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