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撕夜

撕夜

夜自己黑著。我心里想事情。我們各黑各的。
  兩年了,我已經沒有家的感覺了。那天我還記得很清楚,她只說是回一趟老家,三五天的時間就會回來。我心里幻想著我們以后的日子。孩子上學去了,家里就剩下我們兩個人,說清閑也是。以前想去很多地方,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現在孩子住校了,我們就可以出去逛逛。旅游一直是我的心愿,一邊走一邊寫,記一些游記。我想這樣的日子一定很有意義,我心里幻想著,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但是,在約定的時間,她沒有回來。我打電話催她,開始還能好好說幾句,說再過兩天就回來了。我開始收拾家里的東西,掃地,擦桌子,把一切收拾得整整齊齊。我不想讓她看見家里亂糟糟的樣子,她一進門,看見家里干干凈凈,一定會高興的。兩天過去了,我又打電話問她。她開始吞吞吐吐,不好好和我說話了。我心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剛剛還離得那么近的一個人,突然之間遠在天邊了。陌生感讓我坐立不安。我強烈地希望能立刻見到她,有些話想聽她親口說。特別是那兩個字,我想看看她說出來的時候,會是什么表情?
  可她離的越來越遠,也根本不可能親口對我說。沉默像是進入到了永遠,我不敢再催她了。我覺得越催越遠,然而她真的不會回來嗎?我不停地發問,問天問地,也問自己。這到底是為什么?家是我的,也是她的,包括孩子。孩子只是去上學了,禮拜天還會回來。一進門,媽媽去哪里了?我怎么回答呀?
  對于我和她之間,千頭萬緒,真不知道從哪兒說起。她是我的妻子,有結婚證為憑證,臥室里還有一張彩色照片。拋開這些東西,現實中還有我們的骨肉。孩子是她生下來的,我想血濃于水,她該不會也不要了。還有這個家,我們從一無所有,奮斗到現在,如今什么都有了。銀行里沒有貸款,我立了一個賬戶,存款都是她的名字。在我想好的打算里,買汽車是為了旅游,她有駕駛證。我預想的那么完美,可現在烏云滾滾,變天了。真的是晴天霹靂,甚至天崩地裂。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夢游似的。打開門,只有我一個人。難道真的只有我一個人嗎?以后的日子,再也沒有人跟我一起生活了?
  終于,她說出了那兩個字。她所說的自由,對我來說就是一切都沒有。其實我們心里都很清楚,感情像一根脆骨,一碰就斷了。我只是覺得這樣的結果,來得太快,太早,我還沒有準備好。我還有很多事情都沒有準備好。我一個人的生活,孩子的生活。我該怎么去照顧她?我的女兒,我該怎樣告訴你呀?當你沒有媽媽,眼看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孩子的心里能承受的起嗎?這個狠心的女人,她的心里真的有了一個人,真的要嫁給他。我該說怎樣的話才能表達我心里的氣憤?然后告訴我女兒,她的母親是怎樣一個女人?
  天底下離婚的人,我就要加入你們,成為這悲壯的隊伍里的一員了。天底下出軌的人,拋棄你們的親人,為了所謂的愛情,你們又于心何忍?孩子是你的,男人也是你的,家也是你的,你都不要了嗎?如果真有什么對不起你的地方,你就不能原諒他嗎?出軌是什么?是不守婦道,是不顧廉恥。身為人母,你又怎樣為孩子做到一個榜樣?將來,孩子也會有孩子,你就會變成祖宗。讓孩子們參拜你,或者在祭奠你的時候。是給你下跪磕頭,還是跳起來罵你一聲?但現在你什么也不顧了。我說這些話她也不會聽到,一個狠下心的女人,就像狼吃肉。咬在嘴里的東西,永遠也不會松口。
  天亮了,我一個人看著太陽從東邊升起。陽光從窗子的玻璃上照射進來,在地板上慢慢移動。像是一個人的影子,也像是一把刀子。心上躺著血,我不想去擦拭。就讓它流吧,血流滿地,血流成河。書上說,一個人生氣了會氣得吐血。一個人傷心了,會悲痛欲絕。一個人絕望了,會消極厭世。我想我現在就是,不明不白地成了烏龜。不知道時間已經到了什么時候?太陽已經跑到哪里去了?我坐著不動,空屋子像是一個無底洞,更像是一個墳墓。心怦怦地跳著,配合著鐘聲,像是為我敲響的喪鐘。靠西的窗戶發紅,太陽結束了一天的行程。現在渾身通紅,跟我一樣,好像吐血了。它是生氣了嗎?我不知道。可太陽有什么生氣的?還是死到臨頭?我想又沒有人背叛它,也沒有人敢背叛它,它又有什么痛苦?所有活著的人,都是嬉皮笑臉地愛著太陽,愛它的光芒,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溫暖。
  天又黑了,我什么也看不見,也不知道天上有沒有月亮。多希望月亮再亮一些,把見不得人的東西通通照亮。可我又不愿意,想來想去,還是在黑暗里更好一些。不愿意讓人看見,當我淚流滿面,那些閃光的眼淚,我只想留給自己。不想站起來,也不想躺下。不想坐著,也不想知道哪一種姿勢,才能讓我熬過這漫長的夜晚?什么都不想,讓腦子開始安靜。思想里開始升起一種希望,那些享受痛苦的人是不是都是神經病?啊!要是神經病就好了。這世上最快樂的事就是精神錯亂。不知道甜,也不知道酸。不知道人間還有折磨人的感情,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泛濫?這可恨的感情,這狗日的愛,會把一個好人折磨成神經病。
  想不起來女兒進門的那一刻,看著空蕩蕩的房子是什么感覺?想不起來我是怎么給她說的?我在廚房里做飯,故意把聲音弄得響一些。沒有人說話,就讓這鍋碗瓢盆的響聲,去給孩子一點安慰吧。炒她最愛吃的菜,看著孩子慢慢地吃完。盡量陪孩子多坐一會兒,沒有話說也沒關系。我坐在她跟前,就是她的親人,我要永遠陪著她。這樣她就會感到家的溫暖,心里也不會孤單。求求你了,讓時間過得慢一些,讓孩子多陪我一天。每個星期只有兩天,時間對我們來說真的很為難。但我又希望它快一點,讓禮拜天早早到來。等孩子離開我去上學了,我想她有她的學校,有她的同學。那里將會有無盡的歡樂,還是讓她走吧,遠離這不幸的寂寞。校園里,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會很快樂。
  禮拜一又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我不知道在等待什么。盼望假期早早到來,那樣我的女兒就可以再回來。又害怕到了假期,我的女兒回來以后,看到我生活的這么苦。我想到結束自己,一了百了,離了婚就無所牽掛,死了就死了。反正只要是結束,哪一個結果都無所謂。我活的正氣勢洶洶,突然遭遇這一場不幸。這個女人啊,是我對她不好嗎?我把身上所有的錢交給她,把我的一切,除了霉運。十幾年來,我就是身無分文,我也不在乎。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在外邊偷吃貪嘴。即使再苦再累,我也想著趕回家去,能省一點是一點。錢錢錢,我就是想多攢一些錢,讓這個女人跟著我不吃苦受累,不做窮光蛋。我把能給的都給她了,還問她夠不夠?作為一個男人,我盡到了責任。如果她提出離婚,然后在協議書上簽字,我會義無反顧寫下自己的名字。
  兩年過去了。我從春天盼到秋天,春夏秋冬,我不知道這時間是怎樣開始,又是怎樣結束。我看見光禿禿的樹枝,從發芽到郁郁蔥蔥。我看見院子里的紫葉李,開滿一束白色的花。像雪覆蓋著,又像是泡沫。我看見那些花朵,總在最燦爛的時候凋落。春天過去了,當碧綠的葉子在夏季的雨里搖晃,我常常一個人站在雨中,真想跟著這個世界一起雨打風吹去。轉眼秋天來了,滿樹的葉子發黃了。在我辛酸的每一秒,那掉落的葉子,讓我想到了我自己。不管生命會有多久,再厲害最終都要離去。我覺得早一天比晚一天好。為此,我要為葉子感到慶幸,它們沒有經歷嚴寒,沒有在最冷的時候凋殘,這是生命對它們的照顧。那么我呢?冬天里我該怎么過?寒冷在繼續。零下的氣溫里,我再也不會把自己捂熱。
  還是告訴她一聲吧。我已經死心了。背叛我的人,我祝你幸福。拋棄我的人,我祝你得到愛情。愛情是個好東西,誰都有權利,包括那些畜生,牛羊豬狗,雞鴨鵝狗貓,它們也有自己的愛恨情仇。所以,你能說它們的愛不是愛,它們的恨不是恨嗎?這世上有兩種人,一個是人,一個不是人。是人的讓人親近,不是人的讓人生恨。可是,你從哪里去分辨他們呢?一樣的穿衣吃飯,一樣的站在你的面前。那人皮底下包裹的,是一顆良心,還是一顆禍害?誰知道呢?誰知道他把良心喂了狗,還是熱烘烘的想著交給別人?是以恩報恩,或者恩將仇報?摸著石頭過河。其實,我們都是泥菩薩,都是自身難保。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年少時
下一篇:草兒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