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迷失的城堡

迷失的城堡

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
  “這是什么地方?”慌亂中,我轉過頭去問詢地望了一眼一直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半天沒有作聲的后會無期。
  “待會你就知道了。”后會無期鬼魅地笑了。稍頃,她又變戲法似地從背包里掏出來兩個防毒面具,給我戴上一個,她自己也戴上一個。
  道路漸寬,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地又飄著了兩排泛著橘紅色光暈的紅燈籠,只等我們的車子靠近,又不由得啞然失笑了。原來那是立在道路兩側的兩排路燈,因為霧霾濃重,乳白色的電線桿根本看不清楚,我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安裝在電線桿頂端發光的燈泡或燈管,朦朧地望過去,可不就似飄在半空里的兩排紅燈籠么?再往前走不遠,街面上就出現了車子和行人,縱然霧霾濃重,車速匆匆,步履也匆匆,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必須馬上去完成。和我們一樣,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佩戴有一個防毒面具,我卻又驚詫于他們的體型與長相:頭大,肚腩也大,四肢卻短小的出奇,走起路來就像直立行走的大蛤蟆,又像卡通片里比例失調的卡通人。
  與東鳥鳴澗不同,西鳥鳴澗的人都住在高高的摩天大樓上。因為霧霾濃重,我并不能看清楚他們居住樓房的全貌,但從高空窗口處溢出來的燈光看,我極輕易地就估算出了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毫不夸張地講,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足有上百層,單從建筑這一個方面講,他們要超越東鳥鳴澗足足上百年。
  車子繼續前行,路燈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明亮了,這時我才看清楚道路上那么多的車子和行人,都是朝著街心一處花園廣場奔涌而去的。彼時,不遠處的街心花園廣場上早已經是人頭攢動,有勁爆的音樂聲飄漫過來,在那里好像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晚會。出于好奇,我和后會無期就近找了一處空車位,然后把車子停了進去。
  我們走下車子,一步一步朝著花園廣場靠近。偌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勁爆的音樂聲中,那么多的人都在跳著一種廣場舞,扭腰晃臀,收腹提胯,男男女女,好不熱鬧。我是一個守舊的人,對于這種狂放的音樂和舞蹈,打心眼里不能夠接受,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正準備轉身離開,勁爆的音樂聲突然戛然而止,所有的燈光也都滅掉了,整個街心花園廣場頓時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這里正茫然不知所措,周遭的燈光又突然地亮了起來,早先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突然地都變作了赤身露體,無遮無攔,旁若無人,無羞也無恥,我驚得嘴巴半天都沒有合攏。
  我這里正緊張著,轉頭突然瞥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正用一雙耗子眼死死地盯望著我和后會無期,他一邊死死地盯望著我們倆,一邊又俯下身子向身邊的幾個伙計耳語了幾句,我想他一定是他們的頭領。聽他說完,其他幾個都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后就弓身扎背朝我和后會無期的方向包抄而來。因為他們也都佩戴著面具,我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他們的臉,只是從他們無處躲藏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的不懷好意的兇光,至于他們下一步會做出什么,我自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絕無爭議,那就是兇多吉少。驚恐之余,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轉身就逃,所幸他們都是一些小短腿,跑動起來的樣子就像行走在濕滑冰面上的帝企鵝,只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后會無期極輕易地就把他們甩在了遠處。
  我們慌不擇路,駕車狂逃。
  5
  一片墓園救下了我們。慌亂之中,我把車子開在了一條岔道上,開進去之后才又發現那是一條通往墓園的死胡同,掉轉車頭已經是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迅速關熄了車子的引擎和燈光,在墓園中間一塊大大的墓碑的后面隱匿下來。一陣喊殺聲過后,追攆我們的那幫人開著車子向遠處追攆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追攆我們的那幫人再也沒有拐回來,我緊繃著的神經剛開始有了一點兒松弛,靜寂中黑黑的墓園里又傳來了幾聲咳嗽。
  “誰呀?誰在外面呢?”
  緊隨了一聲問話,就在我們停車的地方,先是吱嘎一聲響動,隨后就看見剛才還挺立在我們車子前頭的墓碑緩緩地落了下去,并跟著墓碑的緩緩下落,就有越來越大的光亮朝我們車子的方向照射過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在了嗓子眼上。我簡直驚恐到了極點。
  “誰?”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可著聲地回問了一句。
  “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進來吧。正好陪我聊聊天。”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不要嚇我們。不要嚇我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昏暗中,我原本攥著后會無期手的手也攥得越來越緊了。見我害怕得要死的樣子,后會無期面無懼色地朝我盯望了一眼,隨后就伸出手去拉開了車門。我驚恐地盯望著她走下車子,然后又一步一步朝著那扇敞開著的墓門走進去。
  “是一位老爺爺,進去坐坐吧。”不大一會兒,后會無期又從那扇敞開著的墓門里走了出來,她默不作聲地來到車門邊,極鎮定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墓門里面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后會無期走進去之后又發生過什么,可是既然后會無期如此說,我不下車肯定是不合適了。我戰戰兢兢地走下車,緊扯了后會無期的衣服跟進去。
  墓穴不大,卻極盡奢華。進門下幾層帶扶手的旋轉樓梯,正對樓梯口緊挨墻壁的地方擺放著一口水晶大棺材。與常見的棺材不同,這口棺材背離墻壁的側面是可以活動的,就像感應門可以自由開合供人出入,人躺在里面,就像躺在一張支著蚊帳的單人軟床上。除了一口水晶大棺材,墓穴里面日用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有空調,有彩電,有換氣扇,甚至還有時刻與外界保持聯絡的壁式平板大電腦,通過電腦大屏幕,墓穴外圍的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而凸出地平面的墓穴的拱形部分,正好做了墓穴的圓形墓頂,不僅增加了墓穴的高度空間,又具備有冬暖夏涼之功效。看見后會無期和我一起從外面走下來,一位滿頭白發戴著防毒面具在棺材里躺著的老爺爺急忙掙扎著要坐起身來,后會無期見狀,急忙走上前去輕輕地按住了他。
  “老爺爺,不必了,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后會無期關切地對老爺爺說。
  不知何故,也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恐懼都瞬間消散,現場的一切讓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棺材外面擺放著兩個坐凳,我和后會無期正好一人一個在棺材旁邊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和后會無期在棺材外面坐著,老爺爺在棺材里面躺著,我們就這樣拉起了家常。
  據老爺爺講,連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多少歲了。“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他掛在嘴邊反復嘮叨著的一句話。無疑,他是孤獨的;但他又是坦蕩的,他一定很經歷過一些事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老爺爺,您沒有家人嗎?”聊著聊著,我突然問了這樣一句,只是剛一說出口,即刻就后悔了,因為我這樣的一種問話,非但幫不到老爺爺,弄不好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傷害。
  事情果真如此。我這里話音剛落,老爺爺突然地就流下了洶涌的淚水。“死了。都死了。我老伴死了。我女兒也死了。她們都得的絕癥。”說到傷心處,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老爺爺又把嗓門高了上去。“其實,這都是在作孽啊!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非得往死里折騰。先前我年輕的時候,在東鳥鳴澗住著的時候,日子是苦了些,可是再苦也不像現在這般煎熬啊!那個時候啊,大伙兒每天到坡里干活,就從來沒有誰帶過水,口渴了,隨便到道邊的水渠里捧幾捧喝就是了,更不用說空氣了,清涼涼的,吸一口,那叫一個爽氣。可是你再看看現在,生產力是發達了,大家伙兒也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真實的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自從工業進來以后,水、空氣這些最基本需求的東西污染了不說,你們說說看,吃的喝的又有哪一樣不是帶毒的?我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又怎么會不生病?又怎么會不死人呢?嗚嗚嗚。”
  我想一定是老爺爺的話勾起了后會無期的傷心回憶,又或者是老爺爺著實讓人心疼,老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后會無期的眼眶里早已經涌出了和老爺爺一樣的洶涌的淚水。老爺爺木然地望了一眼后會無期,然后問她:“姑娘,你今年也應該有四十歲了吧?我女兒去世的那一年,她剛剛過完她四十歲的生日,就和你現在的年歲差不多。”
  真是鬼使神差。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后會無期確實就是老爺爺的女兒的話,那么后會無期一定就是東鳥鳴澗抓周人家的那個小女孩,而墓穴里的這位老爺爺一定就是抓周人家的那位年輕爸爸,最是說到動情處老爺爺左額上方快速跳動著的一塊黑斑紋,像極了一只飛舞的黑蝴蝶,而東鳥鳴澗那位年輕爸爸的左額的上面,也恰恰長著了這樣的一塊黑斑紋。我無意猜度后會無期不肯與老爺爺相認的具體原因,也不想看到他們傷心落淚的樣子,于是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老爺爺,你們這里沒有敬老院么?您完全可以住進敬老院的呀?”
  “敬老院?”聽我如此問,老爺爺又突然轉哭為笑了。“我這不是已經住在敬老院里了么!”
  “這就是你們的敬老院?”
  “嗯,這就是我們的敬老院。有自理能力的待在家里,沒有自理能力的就搬到這里來了。不過像我這種沒有了親人的孤寡老人,也可以申請提前搬到這里來。平日里,按時有人過來打掃打掃衛生送送飯,只等湯水不進的時候,就關門大吉嘍!”說到這里,老爺爺又自顧笑了。“你們看,就這樣——”說著,就伸出一只手來,按了一下床頭組合開關上的一個按鈕,緊隨了吱嘎一聲響動,就看見墓口處的墓碑就緩緩地升了上去。大概老爺爺擔心我們擔驚受怕,片刻過后,他又按了一下組合開關上的另一個按鈕,墓碑又緩緩地降了下來。隨后就聽見他嘟囔了一句:“其實這樣挺好的。赤條條地來,悄默聲地去,既不過多地勞煩別人,也不給社會帶來過多的負擔。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么?我實在無言以對。
  6
  那天,我和后會無期從老爺爺的墓穴里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又一次目睹了墓碑在我們眼前緩緩升起的全過程之后,我們就開車離開了那片墓園。四下里靜悄悄的。那一刻,我腦海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人類從來都不滿足于現狀,欲望讓我們進步,卻也讓我們迷失, 縱然我們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及至到了最后,我們依然會在孤獨中老去,既回天乏術,又無可逃遁。如果從東鳥鳴澗抓周小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我們的過去,那么在西鳥鳴澗墓穴中老爺爺的身上看到的則是我們的將來。
  自開車從墓園里出來,后會無期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在靜默中漫無目的地開車走了很久,我們甚至都沒有察覺我們又一次將車子開在了那處狂亂又帶給我們驚懼的街心花園大廣場,那時聚會的人群早已經散盡,大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只留下了大片的狼藉。天亮之前,我們終于又回到了刻著鳥鳴澗三個金色大字的城堡前,一整天的奔波和勞頓,我們實在太累了,我們在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下車子,摘下防毒面具,在車子里躺了下來。
  天亮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后會無期不見了,車子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城堡也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塊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我恐懼著找遍周遭的所有角落,也沒能找尋見后會無期的半絲蹤影。我打電話聯系她,她的電話一直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我給她發微信,可微信聊天記錄里,以及微信群里,卻再也找不見她的頭像和名字。無奈之下,我試著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則尋人消息,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Love一萬年的微友回復我說:后會無期于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她死于一場癌癥。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結局,我坐在車里愣怔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么,等我從愣怔里回過神來,又沒有一丁點兒的驚訝,一點兒都不懷疑自己一天來所經歷事情的真實性,相反更讓我堅定地以為,這是后會無期作為一個死去的人,對于我們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的最深沉的愛戀,更堅信她給予這個世界的無言的警醒與暗示。世間萬物相互交織,我想時空也是。
  下山前,我在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旁又蹲坐了一會,無意間就發現了刻在石頭左下角的幾行小楷:
  
          東鳥鳴鳥鳴啾啾
          西鳥鳴哀鴻一片
          都說后會終有期
          我說此世再無緣
  
  靜默中,我把目光投向遠處,東鳥鳴澗方向上空的祥云已經消散,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一片灰蒙。
  天黑前,我獨自開車走下山來。回頭望時,就看見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風云突變,一大團濃烈的煙霧正朝著東鳥鳴澗的方向奔襲而來,云頭已經抵達城堡消失的地方……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
  “這是什么地方?”慌亂中,我轉過頭去問詢地望了一眼一直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半天沒有作聲的后會無期。
  “待會你就知道了。”后會無期鬼魅地笑了。稍頃,她又變戲法似地從背包里掏出來兩個防毒面具,給我戴上一個,她自己也戴上一個。
  道路漸寬,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地又飄著了兩排泛著橘紅色光暈的紅燈籠,只等我們的車子靠近,又不由得啞然失笑了。原來那是立在道路兩側的兩排路燈,因為霧霾濃重,乳白色的電線桿根本看不清楚,我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安裝在電線桿頂端發光的燈泡或燈管,朦朧地望過去,可不就似飄在半空里的兩排紅燈籠么?再往前走不遠,街面上就出現了車子和行人,縱然霧霾濃重,車速匆匆,步履也匆匆,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必須馬上去完成。和我們一樣,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佩戴有一個防毒面具,我卻又驚詫于他們的體型與長相:頭大,肚腩也大,四肢卻短小的出奇,走起路來就像直立行走的大蛤蟆,又像卡通片里比例失調的卡通人。
  與東鳥鳴澗不同,西鳥鳴澗的人都住在高高的摩天大樓上。因為霧霾濃重,我并不能看清楚他們居住樓房的全貌,但從高空窗口處溢出來的燈光看,我極輕易地就估算出了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毫不夸張地講,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足有上百層,單從建筑這一個方面講,他們要超越東鳥鳴澗足足上百年。
  車子繼續前行,路燈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明亮了,這時我才看清楚道路上那么多的車子和行人,都是朝著街心一處花園廣場奔涌而去的。彼時,不遠處的街心花園廣場上早已經是人頭攢動,有勁爆的音樂聲飄漫過來,在那里好像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晚會。出于好奇,我和后會無期就近找了一處空車位,然后把車子停了進去。
  我們走下車子,一步一步朝著花園廣場靠近。偌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勁爆的音樂聲中,那么多的人都在跳著一種廣場舞,扭腰晃臀,收腹提胯,男男女女,好不熱鬧。我是一個守舊的人,對于這種狂放的音樂和舞蹈,打心眼里不能夠接受,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正準備轉身離開,勁爆的音樂聲突然戛然而止,所有的燈光也都滅掉了,整個街心花園廣場頓時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這里正茫然不知所措,周遭的燈光又突然地亮了起來,早先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突然地都變作了赤身露體,無遮無攔,旁若無人,無羞也無恥,我驚得嘴巴半天都沒有合攏。
  我這里正緊張著,轉頭突然瞥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正用一雙耗子眼死死地盯望著我和后會無期,他一邊死死地盯望著我們倆,一邊又俯下身子向身邊的幾個伙計耳語了幾句,我想他一定是他們的頭領。聽他說完,其他幾個都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后就弓身扎背朝我和后會無期的方向包抄而來。因為他們也都佩戴著面具,我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他們的臉,只是從他們無處躲藏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的不懷好意的兇光,至于他們下一步會做出什么,我自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絕無爭議,那就是兇多吉少。驚恐之余,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轉身就逃,所幸他們都是一些小短腿,跑動起來的樣子就像行走在濕滑冰面上的帝企鵝,只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后會無期極輕易地就把他們甩在了遠處。
  我們慌不擇路,駕車狂逃。
  5
  一片墓園救下了我們。慌亂之中,我把車子開在了一條岔道上,開進去之后才又發現那是一條通往墓園的死胡同,掉轉車頭已經是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迅速關熄了車子的引擎和燈光,在墓園中間一塊大大的墓碑的后面隱匿下來。一陣喊殺聲過后,追攆我們的那幫人開著車子向遠處追攆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追攆我們的那幫人再也沒有拐回來,我緊繃著的神經剛開始有了一點兒松弛,靜寂中黑黑的墓園里又傳來了幾聲咳嗽。
  “誰呀?誰在外面呢?”
  緊隨了一聲問話,就在我們停車的地方,先是吱嘎一聲響動,隨后就看見剛才還挺立在我們車子前頭的墓碑緩緩地落了下去,并跟著墓碑的緩緩下落,就有越來越大的光亮朝我們車子的方向照射過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在了嗓子眼上。我簡直驚恐到了極點。
  “誰?”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可著聲地回問了一句。
  “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進來吧。正好陪我聊聊天。”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不要嚇我們。不要嚇我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昏暗中,我原本攥著后會無期手的手也攥得越來越緊了。見我害怕得要死的樣子,后會無期面無懼色地朝我盯望了一眼,隨后就伸出手去拉開了車門。我驚恐地盯望著她走下車子,然后又一步一步朝著那扇敞開著的墓門走進去。
  “是一位老爺爺,進去坐坐吧。”不大一會兒,后會無期又從那扇敞開著的墓門里走了出來,她默不作聲地來到車門邊,極鎮定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墓門里面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后會無期走進去之后又發生過什么,可是既然后會無期如此說,我不下車肯定是不合適了。我戰戰兢兢地走下車,緊扯了后會無期的衣服跟進去。
  墓穴不大,卻極盡奢華。進門下幾層帶扶手的旋轉樓梯,正對樓梯口緊挨墻壁的地方擺放著一口水晶大棺材。與常見的棺材不同,這口棺材背離墻壁的側面是可以活動的,就像感應門可以自由開合供人出入,人躺在里面,就像躺在一張支著蚊帳的單人軟床上。除了一口水晶大棺材,墓穴里面日用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有空調,有彩電,有換氣扇,甚至還有時刻與外界保持聯絡的壁式平板大電腦,通過電腦大屏幕,墓穴外圍的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而凸出地平面的墓穴的拱形部分,正好做了墓穴的圓形墓頂,不僅增加了墓穴的高度空間,又具備有冬暖夏涼之功效。看見后會無期和我一起從外面走下來,一位滿頭白發戴著防毒面具在棺材里躺著的老爺爺急忙掙扎著要坐起身來,后會無期見狀,急忙走上前去輕輕地按住了他。
  “老爺爺,不必了,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后會無期關切地對老爺爺說。
  不知何故,也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恐懼都瞬間消散,現場的一切讓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棺材外面擺放著兩個坐凳,我和后會無期正好一人一個在棺材旁邊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和后會無期在棺材外面坐著,老爺爺在棺材里面躺著,我們就這樣拉起了家常。
  據老爺爺講,連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多少歲了。“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他掛在嘴邊反復嘮叨著的一句話。無疑,他是孤獨的;但他又是坦蕩的,他一定很經歷過一些事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老爺爺,您沒有家人嗎?”聊著聊著,我突然問了這樣一句,只是剛一說出口,即刻就后悔了,因為我這樣的一種問話,非但幫不到老爺爺,弄不好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傷害。
  事情果真如此。我這里話音剛落,老爺爺突然地就流下了洶涌的淚水。“死了。都死了。我老伴死了。我女兒也死了。她們都得的絕癥。”說到傷心處,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老爺爺又把嗓門高了上去。“其實,這都是在作孽啊!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非得往死里折騰。先前我年輕的時候,在東鳥鳴澗住著的時候,日子是苦了些,可是再苦也不像現在這般煎熬啊!那個時候啊,大伙兒每天到坡里干活,就從來沒有誰帶過水,口渴了,隨便到道邊的水渠里捧幾捧喝就是了,更不用說空氣了,清涼涼的,吸一口,那叫一個爽氣。可是你再看看現在,生產力是發達了,大家伙兒也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真實的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自從工業進來以后,水、空氣這些最基本需求的東西污染了不說,你們說說看,吃的喝的又有哪一樣不是帶毒的?我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又怎么會不生病?又怎么會不死人呢?嗚嗚嗚。”
  我想一定是老爺爺的話勾起了后會無期的傷心回憶,又或者是老爺爺著實讓人心疼,老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后會無期的眼眶里早已經涌出了和老爺爺一樣的洶涌的淚水。老爺爺木然地望了一眼后會無期,然后問她:“姑娘,你今年也應該有四十歲了吧?我女兒去世的那一年,她剛剛過完她四十歲的生日,就和你現在的年歲差不多。”
  真是鬼使神差。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后會無期確實就是老爺爺的女兒的話,那么后會無期一定就是東鳥鳴澗抓周人家的那個小女孩,而墓穴里的這位老爺爺一定就是抓周人家的那位年輕爸爸,最是說到動情處老爺爺左額上方快速跳動著的一塊黑斑紋,像極了一只飛舞的黑蝴蝶,而東鳥鳴澗那位年輕爸爸的左額的上面,也恰恰長著了這樣的一塊黑斑紋。我無意猜度后會無期不肯與老爺爺相認的具體原因,也不想看到他們傷心落淚的樣子,于是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老爺爺,你們這里沒有敬老院么?您完全可以住進敬老院的呀?”
  “敬老院?”聽我如此問,老爺爺又突然轉哭為笑了。“我這不是已經住在敬老院里了么!”
  “這就是你們的敬老院?”
  “嗯,這就是我們的敬老院。有自理能力的待在家里,沒有自理能力的就搬到這里來了。不過像我這種沒有了親人的孤寡老人,也可以申請提前搬到這里來。平日里,按時有人過來打掃打掃衛生送送飯,只等湯水不進的時候,就關門大吉嘍!”說到這里,老爺爺又自顧笑了。“你們看,就這樣——”說著,就伸出一只手來,按了一下床頭組合開關上的一個按鈕,緊隨了吱嘎一聲響動,就看見墓口處的墓碑就緩緩地升了上去。大概老爺爺擔心我們擔驚受怕,片刻過后,他又按了一下組合開關上的另一個按鈕,墓碑又緩緩地降了下來。隨后就聽見他嘟囔了一句:“其實這樣挺好的。赤條條地來,悄默聲地去,既不過多地勞煩別人,也不給社會帶來過多的負擔。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么?我實在無言以對。
  6
  那天,我和后會無期從老爺爺的墓穴里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又一次目睹了墓碑在我們眼前緩緩升起的全過程之后,我們就開車離開了那片墓園。四下里靜悄悄的。那一刻,我腦海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人類從來都不滿足于現狀,欲望讓我們進步,卻也讓我們迷失, 縱然我們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及至到了最后,我們依然會在孤獨中老去,既回天乏術,又無可逃遁。如果從東鳥鳴澗抓周小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我們的過去,那么在西鳥鳴澗墓穴中老爺爺的身上看到的則是我們的將來。
  自開車從墓園里出來,后會無期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在靜默中漫無目的地開車走了很久,我們甚至都沒有察覺我們又一次將車子開在了那處狂亂又帶給我們驚懼的街心花園大廣場,那時聚會的人群早已經散盡,大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只留下了大片的狼藉。天亮之前,我們終于又回到了刻著鳥鳴澗三個金色大字的城堡前,一整天的奔波和勞頓,我們實在太累了,我們在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下車子,摘下防毒面具,在車子里躺了下來。
  天亮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后會無期不見了,車子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城堡也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塊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我恐懼著找遍周遭的所有角落,也沒能找尋見后會無期的半絲蹤影。我打電話聯系她,她的電話一直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我給她發微信,可微信聊天記錄里,以及微信群里,卻再也找不見她的頭像和名字。無奈之下,我試著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則尋人消息,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Love一萬年的微友回復我說:后會無期于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她死于一場癌癥。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結局,我坐在車里愣怔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么,等我從愣怔里回過神來,又沒有一丁點兒的驚訝,一點兒都不懷疑自己一天來所經歷事情的真實性,相反更讓我堅定地以為,這是后會無期作為一個死去的人,對于我們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的最深沉的愛戀,更堅信她給予這個世界的無言的警醒與暗示。世間萬物相互交織,我想時空也是。
  下山前,我在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旁又蹲坐了一會,無意間就發現了刻在石頭左下角的幾行小楷:
  
          東鳥鳴鳥鳴啾啾
          西鳥鳴哀鴻一片
          都說后會終有期
          我說此世再無緣
  
  靜默中,我把目光投向遠處,東鳥鳴澗方向上空的祥云已經消散,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一片灰蒙。
  天黑前,我獨自開車走下山來。回頭望時,就看見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風云突變,一大團濃烈的煙霧正朝著東鳥鳴澗的方向奔襲而來,云頭已經抵達城堡消失的地方……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
  “這是什么地方?”慌亂中,我轉過頭去問詢地望了一眼一直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半天沒有作聲的后會無期。
  “待會你就知道了。”后會無期鬼魅地笑了。稍頃,她又變戲法似地從背包里掏出來兩個防毒面具,給我戴上一個,她自己也戴上一個。
  道路漸寬,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地又飄著了兩排泛著橘紅色光暈的紅燈籠,只等我們的車子靠近,又不由得啞然失笑了。原來那是立在道路兩側的兩排路燈,因為霧霾濃重,乳白色的電線桿根本看不清楚,我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安裝在電線桿頂端發光的燈泡或燈管,朦朧地望過去,可不就似飄在半空里的兩排紅燈籠么?再往前走不遠,街面上就出現了車子和行人,縱然霧霾濃重,車速匆匆,步履也匆匆,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必須馬上去完成。和我們一樣,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佩戴有一個防毒面具,我卻又驚詫于他們的體型與長相:頭大,肚腩也大,四肢卻短小的出奇,走起路來就像直立行走的大蛤蟆,又像卡通片里比例失調的卡通人。
  與東鳥鳴澗不同,西鳥鳴澗的人都住在高高的摩天大樓上。因為霧霾濃重,我并不能看清楚他們居住樓房的全貌,但從高空窗口處溢出來的燈光看,我極輕易地就估算出了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毫不夸張地講,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足有上百層,單從建筑這一個方面講,他們要超越東鳥鳴澗足足上百年。
  車子繼續前行,路燈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明亮了,這時我才看清楚道路上那么多的車子和行人,都是朝著街心一處花園廣場奔涌而去的。彼時,不遠處的街心花園廣場上早已經是人頭攢動,有勁爆的音樂聲飄漫過來,在那里好像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晚會。出于好奇,我和后會無期就近找了一處空車位,然后把車子停了進去。
  我們走下車子,一步一步朝著花園廣場靠近。偌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勁爆的音樂聲中,那么多的人都在跳著一種廣場舞,扭腰晃臀,收腹提胯,男男女女,好不熱鬧。我是一個守舊的人,對于這種狂放的音樂和舞蹈,打心眼里不能夠接受,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正準備轉身離開,勁爆的音樂聲突然戛然而止,所有的燈光也都滅掉了,整個街心花園廣場頓時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這里正茫然不知所措,周遭的燈光又突然地亮了起來,早先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突然地都變作了赤身露體,無遮無攔,旁若無人,無羞也無恥,我驚得嘴巴半天都沒有合攏。
  我這里正緊張著,轉頭突然瞥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正用一雙耗子眼死死地盯望著我和后會無期,他一邊死死地盯望著我們倆,一邊又俯下身子向身邊的幾個伙計耳語了幾句,我想他一定是他們的頭領。聽他說完,其他幾個都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后就弓身扎背朝我和后會無期的方向包抄而來。因為他們也都佩戴著面具,我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他們的臉,只是從他們無處躲藏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的不懷好意的兇光,至于他們下一步會做出什么,我自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絕無爭議,那就是兇多吉少。驚恐之余,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轉身就逃,所幸他們都是一些小短腿,跑動起來的樣子就像行走在濕滑冰面上的帝企鵝,只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后會無期極輕易地就把他們甩在了遠處。
  我們慌不擇路,駕車狂逃。
  5
  一片墓園救下了我們。慌亂之中,我把車子開在了一條岔道上,開進去之后才又發現那是一條通往墓園的死胡同,掉轉車頭已經是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迅速關熄了車子的引擎和燈光,在墓園中間一塊大大的墓碑的后面隱匿下來。一陣喊殺聲過后,追攆我們的那幫人開著車子向遠處追攆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追攆我們的那幫人再也沒有拐回來,我緊繃著的神經剛開始有了一點兒松弛,靜寂中黑黑的墓園里又傳來了幾聲咳嗽。
  “誰呀?誰在外面呢?”
  緊隨了一聲問話,就在我們停車的地方,先是吱嘎一聲響動,隨后就看見剛才還挺立在我們車子前頭的墓碑緩緩地落了下去,并跟著墓碑的緩緩下落,就有越來越大的光亮朝我們車子的方向照射過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在了嗓子眼上。我簡直驚恐到了極點。
  “誰?”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可著聲地回問了一句。
  “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進來吧。正好陪我聊聊天。”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不要嚇我們。不要嚇我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昏暗中,我原本攥著后會無期手的手也攥得越來越緊了。見我害怕得要死的樣子,后會無期面無懼色地朝我盯望了一眼,隨后就伸出手去拉開了車門。我驚恐地盯望著她走下車子,然后又一步一步朝著那扇敞開著的墓門走進去。
  “是一位老爺爺,進去坐坐吧。”不大一會兒,后會無期又從那扇敞開著的墓門里走了出來,她默不作聲地來到車門邊,極鎮定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墓門里面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后會無期走進去之后又發生過什么,可是既然后會無期如此說,我不下車肯定是不合適了。我戰戰兢兢地走下車,緊扯了后會無期的衣服跟進去。
  墓穴不大,卻極盡奢華。進門下幾層帶扶手的旋轉樓梯,正對樓梯口緊挨墻壁的地方擺放著一口水晶大棺材。與常見的棺材不同,這口棺材背離墻壁的側面是可以活動的,就像感應門可以自由開合供人出入,人躺在里面,就像躺在一張支著蚊帳的單人軟床上。除了一口水晶大棺材,墓穴里面日用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有空調,有彩電,有換氣扇,甚至還有時刻與外界保持聯絡的壁式平板大電腦,通過電腦大屏幕,墓穴外圍的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而凸出地平面的墓穴的拱形部分,正好做了墓穴的圓形墓頂,不僅增加了墓穴的高度空間,又具備有冬暖夏涼之功效。看見后會無期和我一起從外面走下來,一位滿頭白發戴著防毒面具在棺材里躺著的老爺爺急忙掙扎著要坐起身來,后會無期見狀,急忙走上前去輕輕地按住了他。
  “老爺爺,不必了,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后會無期關切地對老爺爺說。
  不知何故,也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恐懼都瞬間消散,現場的一切讓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棺材外面擺放著兩個坐凳,我和后會無期正好一人一個在棺材旁邊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和后會無期在棺材外面坐著,老爺爺在棺材里面躺著,我們就這樣拉起了家常。
  據老爺爺講,連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多少歲了。“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他掛在嘴邊反復嘮叨著的一句話。無疑,他是孤獨的;但他又是坦蕩的,他一定很經歷過一些事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老爺爺,您沒有家人嗎?”聊著聊著,我突然問了這樣一句,只是剛一說出口,即刻就后悔了,因為我這樣的一種問話,非但幫不到老爺爺,弄不好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傷害。
  事情果真如此。我這里話音剛落,老爺爺突然地就流下了洶涌的淚水。“死了。都死了。我老伴死了。我女兒也死了。她們都得的絕癥。”說到傷心處,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老爺爺又把嗓門高了上去。“其實,這都是在作孽啊!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非得往死里折騰。先前我年輕的時候,在東鳥鳴澗住著的時候,日子是苦了些,可是再苦也不像現在這般煎熬啊!那個時候啊,大伙兒每天到坡里干活,就從來沒有誰帶過水,口渴了,隨便到道邊的水渠里捧幾捧喝就是了,更不用說空氣了,清涼涼的,吸一口,那叫一個爽氣。可是你再看看現在,生產力是發達了,大家伙兒也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真實的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自從工業進來以后,水、空氣這些最基本需求的東西污染了不說,你們說說看,吃的喝的又有哪一樣不是帶毒的?我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又怎么會不生病?又怎么會不死人呢?嗚嗚嗚。”
  我想一定是老爺爺的話勾起了后會無期的傷心回憶,又或者是老爺爺著實讓人心疼,老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后會無期的眼眶里早已經涌出了和老爺爺一樣的洶涌的淚水。老爺爺木然地望了一眼后會無期,然后問她:“姑娘,你今年也應該有四十歲了吧?我女兒去世的那一年,她剛剛過完她四十歲的生日,就和你現在的年歲差不多。”
  真是鬼使神差。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后會無期確實就是老爺爺的女兒的話,那么后會無期一定就是東鳥鳴澗抓周人家的那個小女孩,而墓穴里的這位老爺爺一定就是抓周人家的那位年輕爸爸,最是說到動情處老爺爺左額上方快速跳動著的一塊黑斑紋,像極了一只飛舞的黑蝴蝶,而東鳥鳴澗那位年輕爸爸的左額的上面,也恰恰長著了這樣的一塊黑斑紋。我無意猜度后會無期不肯與老爺爺相認的具體原因,也不想看到他們傷心落淚的樣子,于是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老爺爺,你們這里沒有敬老院么?您完全可以住進敬老院的呀?”
  “敬老院?”聽我如此問,老爺爺又突然轉哭為笑了。“我這不是已經住在敬老院里了么!”
  “這就是你們的敬老院?”
  “嗯,這就是我們的敬老院。有自理能力的待在家里,沒有自理能力的就搬到這里來了。不過像我這種沒有了親人的孤寡老人,也可以申請提前搬到這里來。平日里,按時有人過來打掃打掃衛生送送飯,只等湯水不進的時候,就關門大吉嘍!”說到這里,老爺爺又自顧笑了。“你們看,就這樣——”說著,就伸出一只手來,按了一下床頭組合開關上的一個按鈕,緊隨了吱嘎一聲響動,就看見墓口處的墓碑就緩緩地升了上去。大概老爺爺擔心我們擔驚受怕,片刻過后,他又按了一下組合開關上的另一個按鈕,墓碑又緩緩地降了下來。隨后就聽見他嘟囔了一句:“其實這樣挺好的。赤條條地來,悄默聲地去,既不過多地勞煩別人,也不給社會帶來過多的負擔。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么?我實在無言以對。
  6
  那天,我和后會無期從老爺爺的墓穴里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又一次目睹了墓碑在我們眼前緩緩升起的全過程之后,我們就開車離開了那片墓園。四下里靜悄悄的。那一刻,我腦海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人類從來都不滿足于現狀,欲望讓我們進步,卻也讓我們迷失, 縱然我們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及至到了最后,我們依然會在孤獨中老去,既回天乏術,又無可逃遁。如果從東鳥鳴澗抓周小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我們的過去,那么在西鳥鳴澗墓穴中老爺爺的身上看到的則是我們的將來。
  自開車從墓園里出來,后會無期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在靜默中漫無目的地開車走了很久,我們甚至都沒有察覺我們又一次將車子開在了那處狂亂又帶給我們驚懼的街心花園大廣場,那時聚會的人群早已經散盡,大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只留下了大片的狼藉。天亮之前,我們終于又回到了刻著鳥鳴澗三個金色大字的城堡前,一整天的奔波和勞頓,我們實在太累了,我們在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下車子,摘下防毒面具,在車子里躺了下來。
  天亮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后會無期不見了,車子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城堡也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塊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我恐懼著找遍周遭的所有角落,也沒能找尋見后會無期的半絲蹤影。我打電話聯系她,她的電話一直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我給她發微信,可微信聊天記錄里,以及微信群里,卻再也找不見她的頭像和名字。無奈之下,我試著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則尋人消息,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Love一萬年的微友回復我說:后會無期于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她死于一場癌癥。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結局,我坐在車里愣怔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么,等我從愣怔里回過神來,又沒有一丁點兒的驚訝,一點兒都不懷疑自己一天來所經歷事情的真實性,相反更讓我堅定地以為,這是后會無期作為一個死去的人,對于我們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的最深沉的愛戀,更堅信她給予這個世界的無言的警醒與暗示。世間萬物相互交織,我想時空也是。
  下山前,我在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旁又蹲坐了一會,無意間就發現了刻在石頭左下角的幾行小楷:
  
          東鳥鳴鳥鳴啾啾
          西鳥鳴哀鴻一片
          都說后會終有期
          我說此世再無緣
  
  靜默中,我把目光投向遠處,東鳥鳴澗方向上空的祥云已經消散,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一片灰蒙。
  天黑前,我獨自開車走下山來。回頭望時,就看見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風云突變,一大團濃烈的煙霧正朝著東鳥鳴澗的方向奔襲而來,云頭已經抵達城堡消失的地方……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
  “這是什么地方?”慌亂中,我轉過頭去問詢地望了一眼一直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半天沒有作聲的后會無期。
  “待會你就知道了。”后會無期鬼魅地笑了。稍頃,她又變戲法似地從背包里掏出來兩個防毒面具,給我戴上一個,她自己也戴上一個。
  道路漸寬,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地又飄著了兩排泛著橘紅色光暈的紅燈籠,只等我們的車子靠近,又不由得啞然失笑了。原來那是立在道路兩側的兩排路燈,因為霧霾濃重,乳白色的電線桿根本看不清楚,我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安裝在電線桿頂端發光的燈泡或燈管,朦朧地望過去,可不就似飄在半空里的兩排紅燈籠么?再往前走不遠,街面上就出現了車子和行人,縱然霧霾濃重,車速匆匆,步履也匆匆,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必須馬上去完成。和我們一樣,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佩戴有一個防毒面具,我卻又驚詫于他們的體型與長相:頭大,肚腩也大,四肢卻短小的出奇,走起路來就像直立行走的大蛤蟆,又像卡通片里比例失調的卡通人。
  與東鳥鳴澗不同,西鳥鳴澗的人都住在高高的摩天大樓上。因為霧霾濃重,我并不能看清楚他們居住樓房的全貌,但從高空窗口處溢出來的燈光看,我極輕易地就估算出了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毫不夸張地講,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足有上百層,單從建筑這一個方面講,他們要超越東鳥鳴澗足足上百年。
  車子繼續前行,路燈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明亮了,這時我才看清楚道路上那么多的車子和行人,都是朝著街心一處花園廣場奔涌而去的。彼時,不遠處的街心花園廣場上早已經是人頭攢動,有勁爆的音樂聲飄漫過來,在那里好像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晚會。出于好奇,我和后會無期就近找了一處空車位,然后把車子停了進去。
  我們走下車子,一步一步朝著花園廣場靠近。偌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勁爆的音樂聲中,那么多的人都在跳著一種廣場舞,扭腰晃臀,收腹提胯,男男女女,好不熱鬧。我是一個守舊的人,對于這種狂放的音樂和舞蹈,打心眼里不能夠接受,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正準備轉身離開,勁爆的音樂聲突然戛然而止,所有的燈光也都滅掉了,整個街心花園廣場頓時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這里正茫然不知所措,周遭的燈光又突然地亮了起來,早先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突然地都變作了赤身露體,無遮無攔,旁若無人,無羞也無恥,我驚得嘴巴半天都沒有合攏。
  我這里正緊張著,轉頭突然瞥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正用一雙耗子眼死死地盯望著我和后會無期,他一邊死死地盯望著我們倆,一邊又俯下身子向身邊的幾個伙計耳語了幾句,我想他一定是他們的頭領。聽他說完,其他幾個都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后就弓身扎背朝我和后會無期的方向包抄而來。因為他們也都佩戴著面具,我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他們的臉,只是從他們無處躲藏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的不懷好意的兇光,至于他們下一步會做出什么,我自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絕無爭議,那就是兇多吉少。驚恐之余,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轉身就逃,所幸他們都是一些小短腿,跑動起來的樣子就像行走在濕滑冰面上的帝企鵝,只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后會無期極輕易地就把他們甩在了遠處。
  我們慌不擇路,駕車狂逃。
  5
  一片墓園救下了我們。慌亂之中,我把車子開在了一條岔道上,開進去之后才又發現那是一條通往墓園的死胡同,掉轉車頭已經是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迅速關熄了車子的引擎和燈光,在墓園中間一塊大大的墓碑的后面隱匿下來。一陣喊殺聲過后,追攆我們的那幫人開著車子向遠處追攆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追攆我們的那幫人再也沒有拐回來,我緊繃著的神經剛開始有了一點兒松弛,靜寂中黑黑的墓園里又傳來了幾聲咳嗽。
  “誰呀?誰在外面呢?”
  緊隨了一聲問話,就在我們停車的地方,先是吱嘎一聲響動,隨后就看見剛才還挺立在我們車子前頭的墓碑緩緩地落了下去,并跟著墓碑的緩緩下落,就有越來越大的光亮朝我們車子的方向照射過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在了嗓子眼上。我簡直驚恐到了極點。
  “誰?”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可著聲地回問了一句。
  “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進來吧。正好陪我聊聊天。”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不要嚇我們。不要嚇我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昏暗中,我原本攥著后會無期手的手也攥得越來越緊了。見我害怕得要死的樣子,后會無期面無懼色地朝我盯望了一眼,隨后就伸出手去拉開了車門。我驚恐地盯望著她走下車子,然后又一步一步朝著那扇敞開著的墓門走進去。
  “是一位老爺爺,進去坐坐吧。”不大一會兒,后會無期又從那扇敞開著的墓門里走了出來,她默不作聲地來到車門邊,極鎮定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墓門里面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后會無期走進去之后又發生過什么,可是既然后會無期如此說,我不下車肯定是不合適了。我戰戰兢兢地走下車,緊扯了后會無期的衣服跟進去。
  墓穴不大,卻極盡奢華。進門下幾層帶扶手的旋轉樓梯,正對樓梯口緊挨墻壁的地方擺放著一口水晶大棺材。與常見的棺材不同,這口棺材背離墻壁的側面是可以活動的,就像感應門可以自由開合供人出入,人躺在里面,就像躺在一張支著蚊帳的單人軟床上。除了一口水晶大棺材,墓穴里面日用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有空調,有彩電,有換氣扇,甚至還有時刻與外界保持聯絡的壁式平板大電腦,通過電腦大屏幕,墓穴外圍的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而凸出地平面的墓穴的拱形部分,正好做了墓穴的圓形墓頂,不僅增加了墓穴的高度空間,又具備有冬暖夏涼之功效。看見后會無期和我一起從外面走下來,一位滿頭白發戴著防毒面具在棺材里躺著的老爺爺急忙掙扎著要坐起身來,后會無期見狀,急忙走上前去輕輕地按住了他。
  “老爺爺,不必了,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后會無期關切地對老爺爺說。
  不知何故,也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恐懼都瞬間消散,現場的一切讓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棺材外面擺放著兩個坐凳,我和后會無期正好一人一個在棺材旁邊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和后會無期在棺材外面坐著,老爺爺在棺材里面躺著,我們就這樣拉起了家常。
  據老爺爺講,連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多少歲了。“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他掛在嘴邊反復嘮叨著的一句話。無疑,他是孤獨的;但他又是坦蕩的,他一定很經歷過一些事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老爺爺,您沒有家人嗎?”聊著聊著,我突然問了這樣一句,只是剛一說出口,即刻就后悔了,因為我這樣的一種問話,非但幫不到老爺爺,弄不好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傷害。
  事情果真如此。我這里話音剛落,老爺爺突然地就流下了洶涌的淚水。“死了。都死了。我老伴死了。我女兒也死了。她們都得的絕癥。”說到傷心處,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老爺爺又把嗓門高了上去。“其實,這都是在作孽啊!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非得往死里折騰。先前我年輕的時候,在東鳥鳴澗住著的時候,日子是苦了些,可是再苦也不像現在這般煎熬啊!那個時候啊,大伙兒每天到坡里干活,就從來沒有誰帶過水,口渴了,隨便到道邊的水渠里捧幾捧喝就是了,更不用說空氣了,清涼涼的,吸一口,那叫一個爽氣。可是你再看看現在,生產力是發達了,大家伙兒也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真實的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自從工業進來以后,水、空氣這些最基本需求的東西污染了不說,你們說說看,吃的喝的又有哪一樣不是帶毒的?我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又怎么會不生病?又怎么會不死人呢?嗚嗚嗚。”
  我想一定是老爺爺的話勾起了后會無期的傷心回憶,又或者是老爺爺著實讓人心疼,老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后會無期的眼眶里早已經涌出了和老爺爺一樣的洶涌的淚水。老爺爺木然地望了一眼后會無期,然后問她:“姑娘,你今年也應該有四十歲了吧?我女兒去世的那一年,她剛剛過完她四十歲的生日,就和你現在的年歲差不多。”
  真是鬼使神差。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后會無期確實就是老爺爺的女兒的話,那么后會無期一定就是東鳥鳴澗抓周人家的那個小女孩,而墓穴里的這位老爺爺一定就是抓周人家的那位年輕爸爸,最是說到動情處老爺爺左額上方快速跳動著的一塊黑斑紋,像極了一只飛舞的黑蝴蝶,而東鳥鳴澗那位年輕爸爸的左額的上面,也恰恰長著了這樣的一塊黑斑紋。我無意猜度后會無期不肯與老爺爺相認的具體原因,也不想看到他們傷心落淚的樣子,于是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老爺爺,你們這里沒有敬老院么?您完全可以住進敬老院的呀?”
  “敬老院?”聽我如此問,老爺爺又突然轉哭為笑了。“我這不是已經住在敬老院里了么!”
  “這就是你們的敬老院?”
  “嗯,這就是我們的敬老院。有自理能力的待在家里,沒有自理能力的就搬到這里來了。不過像我這種沒有了親人的孤寡老人,也可以申請提前搬到這里來。平日里,按時有人過來打掃打掃衛生送送飯,只等湯水不進的時候,就關門大吉嘍!”說到這里,老爺爺又自顧笑了。“你們看,就這樣——”說著,就伸出一只手來,按了一下床頭組合開關上的一個按鈕,緊隨了吱嘎一聲響動,就看見墓口處的墓碑就緩緩地升了上去。大概老爺爺擔心我們擔驚受怕,片刻過后,他又按了一下組合開關上的另一個按鈕,墓碑又緩緩地降了下來。隨后就聽見他嘟囔了一句:“其實這樣挺好的。赤條條地來,悄默聲地去,既不過多地勞煩別人,也不給社會帶來過多的負擔。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么?我實在無言以對。
  6
  那天,我和后會無期從老爺爺的墓穴里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又一次目睹了墓碑在我們眼前緩緩升起的全過程之后,我們就開車離開了那片墓園。四下里靜悄悄的。那一刻,我腦海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人類從來都不滿足于現狀,欲望讓我們進步,卻也讓我們迷失, 縱然我們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及至到了最后,我們依然會在孤獨中老去,既回天乏術,又無可逃遁。如果從東鳥鳴澗抓周小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我們的過去,那么在西鳥鳴澗墓穴中老爺爺的身上看到的則是我們的將來。
  自開車從墓園里出來,后會無期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在靜默中漫無目的地開車走了很久,我們甚至都沒有察覺我們又一次將車子開在了那處狂亂又帶給我們驚懼的街心花園大廣場,那時聚會的人群早已經散盡,大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只留下了大片的狼藉。天亮之前,我們終于又回到了刻著鳥鳴澗三個金色大字的城堡前,一整天的奔波和勞頓,我們實在太累了,我們在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下車子,摘下防毒面具,在車子里躺了下來。
  天亮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后會無期不見了,車子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城堡也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塊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我恐懼著找遍周遭的所有角落,也沒能找尋見后會無期的半絲蹤影。我打電話聯系她,她的電話一直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我給她發微信,可微信聊天記錄里,以及微信群里,卻再也找不見她的頭像和名字。無奈之下,我試著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則尋人消息,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Love一萬年的微友回復我說:后會無期于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她死于一場癌癥。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結局,我坐在車里愣怔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么,等我從愣怔里回過神來,又沒有一丁點兒的驚訝,一點兒都不懷疑自己一天來所經歷事情的真實性,相反更讓我堅定地以為,這是后會無期作為一個死去的人,對于我們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的最深沉的愛戀,更堅信她給予這個世界的無言的警醒與暗示。世間萬物相互交織,我想時空也是。
  下山前,我在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旁又蹲坐了一會,無意間就發現了刻在石頭左下角的幾行小楷:
  
          東鳥鳴鳥鳴啾啾
          西鳥鳴哀鴻一片
          都說后會終有期
          我說此世再無緣
  
  靜默中,我把目光投向遠處,東鳥鳴澗方向上空的祥云已經消散,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一片灰蒙。
  天黑前,我獨自開車走下山來。回頭望時,就看見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風云突變,一大團濃烈的煙霧正朝著東鳥鳴澗的方向奔襲而來,云頭已經抵達城堡消失的地方……迷失的城堡
  1
  世界在飛馳。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速,提速,再提速。世間萬物各自獨立,又相互依存;各自發展,又相互制約。裹挾在這股提速再提速的社會洪流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迷失在了虛假生活的迷宮?又有多少人被世間亂象蒙蔽了眼睛?然而生活對于我來說,它讓我感受到的除了疲憊,再就是越來越大的力不從心。我把我的苦悶發在一個微信交流群里,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叫作后會無期的微友加我為好友。后會無期是一個女性,她之所以加我為好友,我想她一定和我有著相同的人生體驗和生活感知。和其它網友一樣,我們的交往平靜且坦蕩,大多時候的網聊,差不多都是打個招呼、問個好之類的敷衍。我們就這樣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給我發來了一條邀約短信。
  “約嗎?”她單刀直入,在微信里這樣問我說。
  事情來得突兀。沒有前奏,也沒有過渡,只簡短的兩個字,看似委婉,卻又暗含了勝券在握的豪橫,在電話的這一頭,我確乎已經看到了對方志在必得的神色與表情。我心里頭先是一緊,繼又不由得“譏笑”了一下。
  “呵呵,交往了那么久,想不到我在對方的心目中,居然還是一個油膩男。”
  “敢嗎?”然而,就在我“憤憤”的這個空檔里,對方又看似急不可耐地發過來兩個字。
  這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實不相瞞,就在幾個月前,我剛剛結束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就在那段中途夭折的婚姻里,我簡直受盡了熬煎,我拼盡全力依然不能把生活打理到讓妻子滿意的程度。妻子是一個極要強的女人,雖然我知道她的要強也是為了我們的家庭好,可是她又哪里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拼盡了全力,我很累,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在沒有結婚以前,我曾經無數次地憧憬過婚姻的美好,可是只等結過婚以后,現實里的婚姻帶給我的凈是焦頭爛額與消之不盡的苦惱。往事固然不可以重提,眼下的我既已從那段破敗的婚姻里走了出來,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即使哪里做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再受道義上的譴責和法律上的約束了。另外就是,如果后會無期恰巧也是單身,又或者我們的脾性剛好相投,進而發展成為知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鑒于以上種種原因,不等對方繼續挑釁,我就發出了一條姿態高昂的迎戰書:
  “哈咿,誰怕誰啊!”
  2
  我們相約而行。我開車到達約定地點,后會無期早已經在那里如約等侯了。后會無期的年歲和我差不多,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早已經逝去了曾經有過的青春年華,但就此卻也平添了幾分人到中年的端莊與穩重,我們剛一打照面,她就極熱情地向我打了一個響亮的招呼,進而伸出了友誼的手。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后會無期根本不是我們微信聊天時我想像中的樣子,在突然而至的她的端莊與穩重面前,我甚至都有些自慚形穢了。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一等她坐上我的車,我就一改先前我們微信聊天時的口吻對她說:“謝謝您。謝謝您的邀約。”
  后會無期看破不說破,只沖我微微一笑,就把話題扯到了一邊去:“推薦個地方吧,讓我們一起去放飛一下。”
  聽后會無期如此說,我面有難色。不瞞說,在我先前的所有的人生歲月里,我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家庭生活而打拼,根本就沒有出門游玩的財力,更別說出門游玩的閑暇了,對于哪兒好玩哪兒不好玩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是一個門外漢。于是我脫口說道:“這個么,還真得勞煩您推薦一下。”
  “我來推薦?”聽我如此說,后會無期突然咯咯地笑了。“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咱們今天就來一場穿越之旅,就讓我帶您去感知一下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穿越之旅?!”我不由得咧嘴笑了。
  接下來,后會無期便不再說話,隨后就輸入了手機導航。在后會無期手機導航的引領下,我自然就像一頭被人牽了鼻子的牛那樣地順其而行了。我們先是在一條寬廣無比的大道上行駛了一段時間,隨后就拐在了一條蜿蜒崎嶇的山間小徑上。那是一個飄漫著薄霧的清晨,周遭的晨霧或濃或淡,一團團,一簇簇,一絲絲,一縷縷,開車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就像走在了一處仙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來。
  “這到底是哪里?想不到在我們的周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去處。”我滿臉興奮地盯望著后會無期。
  “美吧?”然而,后會無期并不正面回答我的話,只是乜斜起眼睛微笑著問我。
  “好美!真的好美!”我則是由衷地感嘆。
  看我開心快樂的樣子,后會無期的臉上堆滿了心滿意足的笑。
  不曉得過了多少時候,我們這里正一路往前行駛著,在我們的眼前突然地就出現了一座城堡。那是一幢聳立在一個丁字路口的高大建筑,由一塊塊山石壘砌而成,城堡的大門正沖著我們車子開過來的方向,中式,略帶著那么點歐式風格,城堡門前不大的一塊空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面刻著三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鳥鳴澗。后會無期指揮著我將車子在城堡門前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據后會無期介紹:從鳥鳴澗這塊巨石算起,往右方向走是東鳥鳴澗,往左方向走是西鳥鳴澗,東鳥鳴澗和西鳥鳴澗本屬于同一個村子,只因為時代的變遷,就漸漸地裂變成為現在的兩個不同的村子了。另外,后會無期還特意告訴我說:東鳥鳴澗主農業 ,西鳥鳴澗主工業;東鳥鳴澗靜謐,西鳥鳴澗喧囂;東鳥鳴澗清貧,西鳥鳴澗富足;東鳥鳴澗主白天,西鳥鳴澗主黑夜。因為是在白天,后會無期建議我們最好先到東鳥鳴澗去走走看看,等天黑下來之后,再到西鳥鳴澗去。
  通往東鳥鳴澗的路,是一條稍作修整的沙石路,有些凹凸,卻還算平整,只是有些逼仄,彎道又多,自然不方便開車,于是后會無期又建議我們最好步行。步行就步行,步行更有情調。在后會無期的引領下,我們向右一路前行,青青的山,綠綠的樹,清新的空氣,婉轉的鳥鳴,構成了我們前行道路上的主旋律。峰回路轉,一片開闊地就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在陽光的照耀下,綠植閃著金光,霧靄逐漸消散,牛羊在河邊吃草,農人在田間勞作,陽光普照下的大地一片澄明,目光所及,座落在山坳里的一個小村子靜謐又安詳,遠遠地望過去,簡直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眼前的景色仿若又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光。也就在那一刻,一股莫名的感動突然地從我的心底里漫溢出來,一陣亢奮過后,我突然地就大聲地喊嚷起來:
  “我來了,我來了——”
  我的喊聲震山岳。我喊。我可著勁地喊。我的喊聲傳向了四面八方。我聽到了遠方大地母親的回聲。
  3
  越過一大片山野 ,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邊。小溪里溪水清清,流水涔涔,有鵝卵石沉在水底,有水藻水流里飄搖,有頑皮小魚兒迎了水流而戲,有的則干脆借了水藻的掩護捉起了迷藏。河道里,枝葉繁茂密密匝匝的蒲草和蘆葦,陸陸續續擠滿了整條河道,并順了河道的走勢,一直延伸到與藍天白云交接的地方。溪岸邊,草叢中,微風搖曳下的五顏六色的小小花兒,像極了一張張孩童稚嫩微笑的臉,就在那些小小花兒的上面,不時有蜂兒蝶兒飛來又轉去。我們沿著溪流蜿蜒而上,只等走得累了,才又找了溪岸邊的一處草叢并排著躺了下來。我們頭枕大地,眼望青天,看白云悠悠,聽鳥鳴啾啾,就像一對兩小無猜的小孩子,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的童年,只等欣賞陶醉夠了,才又爬起身來朝村子的方向走。
  經過一番周旋,我們終于又回到了通往村子的那條沙石路上,再往前走不遠,越過一塊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我們就進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氣象與外界更是不同,一條主街將不大的一個小村子分隔成了左右均勻的兩塊。左邊一灣水塘,塘水清冽,水塘里有鴨鵝嬉戲,有水蓮盛開;右邊則是一個打谷場,打谷場遠離主街的地方一排溜農人的麥草垛,闊大的打谷場上,幾位老人正席地閑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幾個孩童極熱烈地玩著一種推鐵環的游戲。村人的住宅依山而建,極規則極有序地分散在水塘打谷場的周圍,從高處往下看,儼然一副太極八卦圖。唏噓感嘆中,我們圍繞著小村子走走又停停。
  臨近中午,我們找了臨近打谷場的一家小旅館安頓了下來。旅館老板娘是一位極善言辭的中年婦女,她一邊給我們安排入住的房間,一邊極友善地打聽著我們的來處。我們這里正扯著閑篇兒,從打谷場另一側的方向突然地就傳來了一陣喧嚷,旅館老板娘大喊一聲:“喲,抓周開始了,走,跟我一起瞧瞧去。”隨手扯了后會無期的手,急忙忙往打谷場的另一個方向趕。
  有關于抓周,我是知道一些的,它是民間預測孩童未來發展走向的一種傳統方式。抓周的那一天,抓周人家就會把早已準備好的筆墨紙硯針頭線腦之類的小物件,一一擺放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面前任其去抓,然后再根據孩童抓在手里物件的不同,賦予它不同的意義。當旅館老板娘帶領著后會無期和我走進舉行抓周儀式的那戶人家的時候,抓周早已經開始了。越過幾道人墻,我看見一個戴著紅兜肚的小女孩正在鋪在庭院里的一張紅地毯上四下里爬玩著,那時小女孩的手里已經拿著了一個胭脂盒,緊隨了一陣唏噓,接著就看見小女孩又將手中的胭脂盒一下子拋開去,又將一支墨水筆緊緊地攥在了手掌心,小小庭院里頓時掌聲雷動。不知道為什么,也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后會無期的眼眶里突然噙著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我悄默聲地走到后會無期的身后,輕聲問她。
  “沒什么。我看到了年幼時的自己。”后會無期沖我凄然一笑,隨后就從貼身衣兜里掏出來一張老照片。那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煞是可愛,與正在抓周的小女孩幾無二致。
  “一模一樣哎,一模一樣哎!”
  緊隨了旅館老板娘的一陣驚呼,滿庭院看抓周的村人都湊上前來圍觀,不明就里的抓周人家的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趕過來看熱鬧。
  “福旺家的,快把這個外來客認作干閨女吧?你看看你們家女兒和人家長得多像啊,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年輕媽媽和年輕爸爸也圍攏過來,旅館老板娘沖著年輕媽媽就喊了一嗓子。
  旅館老板娘嘴里喊著的福旺家的,就是舉行抓周儀式人家的年輕媽媽,旅館老板娘的一聲喊嚷,直讓她羞起一臉的紅云。她羞紅著臉走上前來,喏喏地回一句:“福友嫂子,你看你,你怎么又混說起來了,你也不分個場合,你也不看看人家要比俺大好多歲呢!”
  “哈哈,福旺嬸子,難道你還不知道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嗎?福友嬸子的這張嘴喲,簡直就是一付老棉褲腰,什么都有把門的,就是她這張嘴啊,缺少個把門的。”順了抓周人家年輕媽媽的話,人群中突然傳過來一聲調侃,直逗引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狗剩子,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娘的嘴才是一付老棉褲腰呢!”調侃旅館老板娘的是一位老漢兒,年歲要比旅館老板娘大出好多,旅館老板娘回罵一句年歲比她大但輩分卻比她小的老漢兒,庭院里的笑聲更大了。而抓周人家的年輕爸爸一看就是個實誠人,瞅望著大伙兒一塊兒調侃嬉鬧,只揉搓了一雙大手站立在一旁跟了嘿嘿地樂。
  依照鄉俗,不拘于親疏遠近,但凡趕來幫幫忙湊湊熱鬧的,都要坐下來吃一頓慶祝飯。那天的午飯,旅館老板娘后會無期和我都是在舉行抓周儀式的那個人家吃的,我不想白吃主家提供的飯食,就掏出兩張老人頭來遞了過去,以作賀禮,也權作為飯費。
  “您…您這是?”主家自是不肯收,并臉上透著了驚異之色。
  “我來吧。”看到這一幕,后會無期急忙走上前來,從衣兜里掏出幾張錢幣來。后會無期從衣兜里掏出來的是幾張老版幣,那套老版幣的面值以十元為最大,現如今的世面上早已經不再流通,也很少有看到了。
  后會無期的錢,主家自然也是不肯收,一番推搡過后,最后才象征性地收取了一張五元幣。即便如此,主家依舊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
  4
  天黑以后,我和后會無期離開了東鳥鳴澗,好客的旅館老板娘一直把我們送到了村口的村石旁。我們與好客的旅館老板娘在刻著東鳥鳴澗村名的村石旁揮手作別。
  去往西鳥鳴澗,我們是開車去的。通往西鳥鳴澗的路,比通往東鳥鳴澗的路要好出很多,清一色的柏油馬路,只當我們的車子越過西鳥鳴澗的村石不久,卻不知從哪兒突然冒出來一大團濃煙,只短短的一瞬,就將我們的車子團團包裹了,車子外面黑咕隆咚漆黑一片,看不見丁點兒的光亮,我們從東鳥鳴澗出來時的滿天的星斗也不見了蹤影,只剩下我們車子的兩股利劍般的大燈的燈光,照著車前方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就像一不小心誤入了歧途,闖在了一處深不可測的地洞里。后退已經是不可能了。根據以往開車的經驗,我急忙把車速降在了最低,并迅速打開了車子的應急燈和防霧燈,我的心咚咚咚跳動的厲害,兩只手死死地把控著方向盤,兩只眼睛死死地盯望著車頭前方所能看到的極短的一小截路途。我們的車子好不容易往前挪移了一小段距離,空氣中又飄來了一股怪味兒,我用鼻子嗅了嗅,有硫磺的味道,也有氨水的味道,并且緊隨了車子的不斷深入,那氣味也愈來愈濃烈了,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我想那裹挾我們車子的濃煙一定就是霧霾,而從遠處飄過來的刺鼻的怪味兒,要么來自于霧霾,要么來自于工業廢水污染的河流。
  “這是什么地方?”慌亂中,我轉過頭去問詢地望了一眼一直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半天沒有作聲的后會無期。
  “待會你就知道了。”后會無期鬼魅地笑了。稍頃,她又變戲法似地從背包里掏出來兩個防毒面具,給我戴上一個,她自己也戴上一個。
  道路漸寬,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地又飄著了兩排泛著橘紅色光暈的紅燈籠,只等我們的車子靠近,又不由得啞然失笑了。原來那是立在道路兩側的兩排路燈,因為霧霾濃重,乳白色的電線桿根本看不清楚,我們所能看到的唯有安裝在電線桿頂端發光的燈泡或燈管,朦朧地望過去,可不就似飄在半空里的兩排紅燈籠么?再往前走不遠,街面上就出現了車子和行人,縱然霧霾濃重,車速匆匆,步履也匆匆,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必須馬上去完成。和我們一樣,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都佩戴有一個防毒面具,我卻又驚詫于他們的體型與長相:頭大,肚腩也大,四肢卻短小的出奇,走起路來就像直立行走的大蛤蟆,又像卡通片里比例失調的卡通人。
  與東鳥鳴澗不同,西鳥鳴澗的人都住在高高的摩天大樓上。因為霧霾濃重,我并不能看清楚他們居住樓房的全貌,但從高空窗口處溢出來的燈光看,我極輕易地就估算出了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毫不夸張地講,他們居住樓房的高度足有上百層,單從建筑這一個方面講,他們要超越東鳥鳴澗足足上百年。
  車子繼續前行,路燈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明亮了,這時我才看清楚道路上那么多的車子和行人,都是朝著街心一處花園廣場奔涌而去的。彼時,不遠處的街心花園廣場上早已經是人頭攢動,有勁爆的音樂聲飄漫過來,在那里好像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晚會。出于好奇,我和后會無期就近找了一處空車位,然后把車子停了進去。
  我們走下車子,一步一步朝著花園廣場靠近。偌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勁爆的音樂聲中,那么多的人都在跳著一種廣場舞,扭腰晃臀,收腹提胯,男男女女,好不熱鬧。我是一個守舊的人,對于這種狂放的音樂和舞蹈,打心眼里不能夠接受,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正準備轉身離開,勁爆的音樂聲突然戛然而止,所有的燈光也都滅掉了,整個街心花園廣場頓時陷在了一片黑暗里。我這里正茫然不知所措,周遭的燈光又突然地亮了起來,早先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突然地都變作了赤身露體,無遮無攔,旁若無人,無羞也無恥,我驚得嘴巴半天都沒有合攏。
  我這里正緊張著,轉頭突然瞥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正用一雙耗子眼死死地盯望著我和后會無期,他一邊死死地盯望著我們倆,一邊又俯下身子向身邊的幾個伙計耳語了幾句,我想他一定是他們的頭領。聽他說完,其他幾個都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后就弓身扎背朝我和后會無期的方向包抄而來。因為他們也都佩戴著面具,我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他們的臉,只是從他們無處躲藏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的不懷好意的兇光,至于他們下一步會做出什么,我自是不得而知,但有一點絕無爭議,那就是兇多吉少。驚恐之余,我拉了后會無期的手轉身就逃,所幸他們都是一些小短腿,跑動起來的樣子就像行走在濕滑冰面上的帝企鵝,只一眨眼的工夫,我和后會無期極輕易地就把他們甩在了遠處。
  我們慌不擇路,駕車狂逃。
  5
  一片墓園救下了我們。慌亂之中,我把車子開在了一條岔道上,開進去之后才又發現那是一條通往墓園的死胡同,掉轉車頭已經是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我迅速關熄了車子的引擎和燈光,在墓園中間一塊大大的墓碑的后面隱匿下來。一陣喊殺聲過后,追攆我們的那幫人開著車子向遠處追攆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追攆我們的那幫人再也沒有拐回來,我緊繃著的神經剛開始有了一點兒松弛,靜寂中黑黑的墓園里又傳來了幾聲咳嗽。
  “誰呀?誰在外面呢?”
  緊隨了一聲問話,就在我們停車的地方,先是吱嘎一聲響動,隨后就看見剛才還挺立在我們車子前頭的墓碑緩緩地落了下去,并跟著墓碑的緩緩下落,就有越來越大的光亮朝我們車子的方向照射過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在了嗓子眼上。我簡直驚恐到了極點。
  “誰?”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可著聲地回問了一句。
  “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進來吧。正好陪我聊聊天。”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不要嚇我們。不要嚇我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掉了。昏暗中,我原本攥著后會無期手的手也攥得越來越緊了。見我害怕得要死的樣子,后會無期面無懼色地朝我盯望了一眼,隨后就伸出手去拉開了車門。我驚恐地盯望著她走下車子,然后又一步一步朝著那扇敞開著的墓門走進去。
  “是一位老爺爺,進去坐坐吧。”不大一會兒,后會無期又從那扇敞開著的墓門里走了出來,她默不作聲地來到車門邊,極鎮定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墓門里面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后會無期走進去之后又發生過什么,可是既然后會無期如此說,我不下車肯定是不合適了。我戰戰兢兢地走下車,緊扯了后會無期的衣服跟進去。
  墓穴不大,卻極盡奢華。進門下幾層帶扶手的旋轉樓梯,正對樓梯口緊挨墻壁的地方擺放著一口水晶大棺材。與常見的棺材不同,這口棺材背離墻壁的側面是可以活動的,就像感應門可以自由開合供人出入,人躺在里面,就像躺在一張支著蚊帳的單人軟床上。除了一口水晶大棺材,墓穴里面日用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有空調,有彩電,有換氣扇,甚至還有時刻與外界保持聯絡的壁式平板大電腦,通過電腦大屏幕,墓穴外圍的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遺。而凸出地平面的墓穴的拱形部分,正好做了墓穴的圓形墓頂,不僅增加了墓穴的高度空間,又具備有冬暖夏涼之功效。看見后會無期和我一起從外面走下來,一位滿頭白發戴著防毒面具在棺材里躺著的老爺爺急忙掙扎著要坐起身來,后會無期見狀,急忙走上前去輕輕地按住了他。
  “老爺爺,不必了,躺著就好,躺著就好。”后會無期關切地對老爺爺說。
  不知何故,也就在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恐懼都瞬間消散,現場的一切讓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棺材外面擺放著兩個坐凳,我和后會無期正好一人一個在棺材旁邊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和后會無期在棺材外面坐著,老爺爺在棺材里面躺著,我們就這樣拉起了家常。
  據老爺爺講,連他自己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多少歲了。“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是他掛在嘴邊反復嘮叨著的一句話。無疑,他是孤獨的;但他又是坦蕩的,他一定很經歷過一些事情,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了。
  “老爺爺,您沒有家人嗎?”聊著聊著,我突然問了這樣一句,只是剛一說出口,即刻就后悔了,因為我這樣的一種問話,非但幫不到老爺爺,弄不好還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傷害。
  事情果真如此。我這里話音剛落,老爺爺突然地就流下了洶涌的淚水。“死了。都死了。我老伴死了。我女兒也死了。她們都得的絕癥。”說到傷心處,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老爺爺又把嗓門高了上去。“其實,這都是在作孽啊!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非得往死里折騰。先前我年輕的時候,在東鳥鳴澗住著的時候,日子是苦了些,可是再苦也不像現在這般煎熬啊!那個時候啊,大伙兒每天到坡里干活,就從來沒有誰帶過水,口渴了,隨便到道邊的水渠里捧幾捧喝就是了,更不用說空氣了,清涼涼的,吸一口,那叫一個爽氣。可是你再看看現在,生產力是發達了,大家伙兒也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真實的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自從工業進來以后,水、空氣這些最基本需求的東西污染了不說,你們說說看,吃的喝的又有哪一樣不是帶毒的?我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又怎么會不生病?又怎么會不死人呢?嗚嗚嗚。”
  我想一定是老爺爺的話勾起了后會無期的傷心回憶,又或者是老爺爺著實讓人心疼,老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后會無期的眼眶里早已經涌出了和老爺爺一樣的洶涌的淚水。老爺爺木然地望了一眼后會無期,然后問她:“姑娘,你今年也應該有四十歲了吧?我女兒去世的那一年,她剛剛過完她四十歲的生日,就和你現在的年歲差不多。”
  真是鬼使神差。不知道為什么,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如果后會無期確實就是老爺爺的女兒的話,那么后會無期一定就是東鳥鳴澗抓周人家的那個小女孩,而墓穴里的這位老爺爺一定就是抓周人家的那位年輕爸爸,最是說到動情處老爺爺左額上方快速跳動著的一塊黑斑紋,像極了一只飛舞的黑蝴蝶,而東鳥鳴澗那位年輕爸爸的左額的上面,也恰恰長著了這樣的一塊黑斑紋。我無意猜度后會無期不肯與老爺爺相認的具體原因,也不想看到他們傷心落淚的樣子,于是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老爺爺,你們這里沒有敬老院么?您完全可以住進敬老院的呀?”
  “敬老院?”聽我如此問,老爺爺又突然轉哭為笑了。“我這不是已經住在敬老院里了么!”
  “這就是你們的敬老院?”
  “嗯,這就是我們的敬老院。有自理能力的待在家里,沒有自理能力的就搬到這里來了。不過像我這種沒有了親人的孤寡老人,也可以申請提前搬到這里來。平日里,按時有人過來打掃打掃衛生送送飯,只等湯水不進的時候,就關門大吉嘍!”說到這里,老爺爺又自顧笑了。“你們看,就這樣——”說著,就伸出一只手來,按了一下床頭組合開關上的一個按鈕,緊隨了吱嘎一聲響動,就看見墓口處的墓碑就緩緩地升了上去。大概老爺爺擔心我們擔驚受怕,片刻過后,他又按了一下組合開關上的另一個按鈕,墓碑又緩緩地降了下來。隨后就聽見他嘟囔了一句:“其實這樣挺好的。赤條條地來,悄默聲地去,既不過多地勞煩別人,也不給社會帶來過多的負擔。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么?我實在無言以對。
  6
  那天,我和后會無期從老爺爺的墓穴里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又一次目睹了墓碑在我們眼前緩緩升起的全過程之后,我們就開車離開了那片墓園。四下里靜悄悄的。那一刻,我腦海里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人類從來都不滿足于現狀,欲望讓我們進步,卻也讓我們迷失, 縱然我們心中有那么多的不甘,及至到了最后,我們依然會在孤獨中老去,既回天乏術,又無可逃遁。如果從東鳥鳴澗抓周小女孩身上看到的是我們的過去,那么在西鳥鳴澗墓穴中老爺爺的身上看到的則是我們的將來。
  自開車從墓園里出來,后會無期再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我們在靜默中漫無目的地開車走了很久,我們甚至都沒有察覺我們又一次將車子開在了那處狂亂又帶給我們驚懼的街心花園大廣場,那時聚會的人群早已經散盡,大大的街心花園廣場上只留下了大片的狼藉。天亮之前,我們終于又回到了刻著鳥鳴澗三個金色大字的城堡前,一整天的奔波和勞頓,我們實在太累了,我們在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下車子,摘下防毒面具,在車子里躺了下來。
  天亮了,我從睡夢中醒來,后會無期不見了,車子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城堡也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塊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我恐懼著找遍周遭的所有角落,也沒能找尋見后會無期的半絲蹤影。我打電話聯系她,她的電話一直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我給她發微信,可微信聊天記錄里,以及微信群里,卻再也找不見她的頭像和名字。無奈之下,我試著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則尋人消息,不多久就有一個網名Love一萬年的微友回復我說:后會無期于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她死于一場癌癥。面對著這樣的一種結局,我坐在車里愣怔了很久。也不知道為什么,等我從愣怔里回過神來,又沒有一丁點兒的驚訝,一點兒都不懷疑自己一天來所經歷事情的真實性,相反更讓我堅定地以為,這是后會無期作為一個死去的人,對于我們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的最深沉的愛戀,更堅信她給予這個世界的無言的警醒與暗示。世間萬物相互交織,我想時空也是。
  下山前,我在刻著鳥鳴澗三個大字的石頭旁又蹲坐了一會,無意間就發現了刻在石頭左下角的幾行小楷:
  
          東鳥鳴鳥鳴啾啾
          西鳥鳴哀鴻一片
          都說后會終有期
          我說此世再無緣
  
  靜默中,我把目光投向遠處,東鳥鳴澗方向上空的祥云已經消散,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一片灰蒙。
  天黑前,我獨自開車走下山來。回頭望時,就看見西鳥鳴澗方向的上空風云突變,一大團濃烈的煙霧正朝著東鳥鳴澗的方向奔襲而來,云頭已經抵達城堡消失的地方……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根柱的婚事   
下一篇:年少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