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柱的婚事   

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
  春光明媚,沒有一絲風,太陽透過亮堂堂的大玻璃窗戶,笑盈盈地鉆進了屋子,灑在炕頭上的老王身上。老王不知不覺就犯了困,倒在枕頭上做起夢來。
  老伴兒回來了,微笑著坐在他身邊說:老頭子,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死腦筋,記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多少年過去了,還是順其自然,隨緣吧……
  老王一驚,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哪里還有老伴兒的影子!正尋思呢,根柱與一位漂亮姑娘手拉手走了進來。
  “叔,你好。”
  “你?你是巧巧?”
  “爸爸,實在對不起,其實,巧巧昨天就過來了,在村東頭她表姑家呢。”根柱瞅著眼父親那張由晴轉陰的臉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又說,“其實,我,我倆半年前就結婚了。爸,你千萬千萬別生氣,聽我,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個臭小子,想拿結婚來威脅老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反天是不是?”
  “叔,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爹的錯。為了這,他腸子都悔青了。如今,把酒也戒了。我倆結婚時他就要過來,當面向您賠罪認錯,可是根柱怕您生氣就……叔,看在巧巧的情分上,你就原諒他吧。”
  “原諒他?哼,做夢!”老王呼呼喘氣,臉色鐵青。
  “爸爸,求求你別生氣,巧巧她懷孕三個多月了。這大過年的,小心,小心動了胎……”
  “什……么?懷……孕?”老王呆若木雞,沒聽明白。
  “是啊,爸,你兒媳她懷孕了,爸爸,你有孫子了。”
  “這是真的?”老王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叔,你有孫子了。”
  老王眉眼高挑,嘴巴大張,陌生人似的看看根柱,瞅瞅巧巧,積攢在內心的冰塊瞬間融化。回想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千方百計阻止他(她)們的結合,還說了那么多逆耳怪話,唉,難得這倆孩子執著的情啊。想到這些,老王心一酸:“巧巧,好孩子,怎還叫叔呢,叫錯了吧?”
  “爸爸!”小兩口歡天喜地,成雙跪地,成對磕頭,異口同聲。
  “巧巧,好孩子,地下涼,別跪著了,快給爸爸起來。你個先斬后奏的臭小子,發什么呆啊,還不把巧巧撫起來!”老王哽咽著,嗔怪著,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爸爸,我倆準備年夜飯,你把新衣服換上,等著看春晚。午夜接進神來,兒子兒媳給您拜完年,再上炕休息!”巧巧周到而細心地囑咐著,聲音銀鈴一般動聽。
  ”爸聽你的,現在就換衣服。“
  
  7
  初一清早,小王溝的鄉親一個個新衣新帽新鞋祙,晚輩們三五成群來給長輩拜年,孩子們最早:“王爺爺,過年好!根柱叔叔過年好!”
  “好,你們也好。過來,張開新衣服口袋,爺爺給你們裝糖豆,呵呵……”
  “王爺爺,她是誰啊。”
  “她呀,是你根柱叔叔的新媳婦兒,孩子們,喊嬸子,給嬸子拜年啊。”老王興致勃勃,滿面紅光。
  “嬸子過年好!”
  “你們好你們好,孩子們,嬸子給你們準備了糖果包包,可好吃了!來,一人一袋。”
  “謝謝嬸子。嬸子,每個人都有份兒嗎?”
  “有啊!”
   “老王大哥,過年好!喲,怪不得大哥穿扮齊整,舒眉展眼,年輕了十幾歲,原來家里藏著這么大個驚喜啊!根柱,啥時候領回這么個漂亮媳婦啊,嘖嘖嘖……”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喇叭婆”還沒說完,王家院里的孩子就越聚越多,響起跳皮筋游戲的兒歌聲……
  
  (原創首發)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
  春光明媚,沒有一絲風,太陽透過亮堂堂的大玻璃窗戶,笑盈盈地鉆進了屋子,灑在炕頭上的老王身上。老王不知不覺就犯了困,倒在枕頭上做起夢來。
  老伴兒回來了,微笑著坐在他身邊說:老頭子,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死腦筋,記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多少年過去了,還是順其自然,隨緣吧……
  老王一驚,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哪里還有老伴兒的影子!正尋思呢,根柱與一位漂亮姑娘手拉手走了進來。
  “叔,你好。”
  “你?你是巧巧?”
  “爸爸,實在對不起,其實,巧巧昨天就過來了,在村東頭她表姑家呢。”根柱瞅著眼父親那張由晴轉陰的臉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又說,“其實,我,我倆半年前就結婚了。爸,你千萬千萬別生氣,聽我,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個臭小子,想拿結婚來威脅老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反天是不是?”
  “叔,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爹的錯。為了這,他腸子都悔青了。如今,把酒也戒了。我倆結婚時他就要過來,當面向您賠罪認錯,可是根柱怕您生氣就……叔,看在巧巧的情分上,你就原諒他吧。”
  “原諒他?哼,做夢!”老王呼呼喘氣,臉色鐵青。
  “爸爸,求求你別生氣,巧巧她懷孕三個多月了。這大過年的,小心,小心動了胎……”
  “什……么?懷……孕?”老王呆若木雞,沒聽明白。
  “是啊,爸,你兒媳她懷孕了,爸爸,你有孫子了。”
  “這是真的?”老王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叔,你有孫子了。”
  老王眉眼高挑,嘴巴大張,陌生人似的看看根柱,瞅瞅巧巧,積攢在內心的冰塊瞬間融化。回想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千方百計阻止他(她)們的結合,還說了那么多逆耳怪話,唉,難得這倆孩子執著的情啊。想到這些,老王心一酸:“巧巧,好孩子,怎還叫叔呢,叫錯了吧?”
  “爸爸!”小兩口歡天喜地,成雙跪地,成對磕頭,異口同聲。
  “巧巧,好孩子,地下涼,別跪著了,快給爸爸起來。你個先斬后奏的臭小子,發什么呆啊,還不把巧巧撫起來!”老王哽咽著,嗔怪著,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爸爸,我倆準備年夜飯,你把新衣服換上,等著看春晚。午夜接進神來,兒子兒媳給您拜完年,再上炕休息!”巧巧周到而細心地囑咐著,聲音銀鈴一般動聽。
  ”爸聽你的,現在就換衣服。“
  
  7
  初一清早,小王溝的鄉親一個個新衣新帽新鞋祙,晚輩們三五成群來給長輩拜年,孩子們最早:“王爺爺,過年好!根柱叔叔過年好!”
  “好,你們也好。過來,張開新衣服口袋,爺爺給你們裝糖豆,呵呵……”
  “王爺爺,她是誰啊。”
  “她呀,是你根柱叔叔的新媳婦兒,孩子們,喊嬸子,給嬸子拜年啊。”老王興致勃勃,滿面紅光。
  “嬸子過年好!”
  “你們好你們好,孩子們,嬸子給你們準備了糖果包包,可好吃了!來,一人一袋。”
  “謝謝嬸子。嬸子,每個人都有份兒嗎?”
  “有啊!”
   “老王大哥,過年好!喲,怪不得大哥穿扮齊整,舒眉展眼,年輕了十幾歲,原來家里藏著這么大個驚喜啊!根柱,啥時候領回這么個漂亮媳婦啊,嘖嘖嘖……”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喇叭婆”還沒說完,王家院里的孩子就越聚越多,響起跳皮筋游戲的兒歌聲……
  
  (原創首發)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
  春光明媚,沒有一絲風,太陽透過亮堂堂的大玻璃窗戶,笑盈盈地鉆進了屋子,灑在炕頭上的老王身上。老王不知不覺就犯了困,倒在枕頭上做起夢來。
  老伴兒回來了,微笑著坐在他身邊說:老頭子,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死腦筋,記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多少年過去了,還是順其自然,隨緣吧……
  老王一驚,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哪里還有老伴兒的影子!正尋思呢,根柱與一位漂亮姑娘手拉手走了進來。
  “叔,你好。”
  “你?你是巧巧?”
  “爸爸,實在對不起,其實,巧巧昨天就過來了,在村東頭她表姑家呢。”根柱瞅著眼父親那張由晴轉陰的臉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又說,“其實,我,我倆半年前就結婚了。爸,你千萬千萬別生氣,聽我,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個臭小子,想拿結婚來威脅老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反天是不是?”
  “叔,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爹的錯。為了這,他腸子都悔青了。如今,把酒也戒了。我倆結婚時他就要過來,當面向您賠罪認錯,可是根柱怕您生氣就……叔,看在巧巧的情分上,你就原諒他吧。”
  “原諒他?哼,做夢!”老王呼呼喘氣,臉色鐵青。
  “爸爸,求求你別生氣,巧巧她懷孕三個多月了。這大過年的,小心,小心動了胎……”
  “什……么?懷……孕?”老王呆若木雞,沒聽明白。
  “是啊,爸,你兒媳她懷孕了,爸爸,你有孫子了。”
  “這是真的?”老王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叔,你有孫子了。”
  老王眉眼高挑,嘴巴大張,陌生人似的看看根柱,瞅瞅巧巧,積攢在內心的冰塊瞬間融化。回想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千方百計阻止他(她)們的結合,還說了那么多逆耳怪話,唉,難得這倆孩子執著的情啊。想到這些,老王心一酸:“巧巧,好孩子,怎還叫叔呢,叫錯了吧?”
  “爸爸!”小兩口歡天喜地,成雙跪地,成對磕頭,異口同聲。
  “巧巧,好孩子,地下涼,別跪著了,快給爸爸起來。你個先斬后奏的臭小子,發什么呆啊,還不把巧巧撫起來!”老王哽咽著,嗔怪著,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爸爸,我倆準備年夜飯,你把新衣服換上,等著看春晚。午夜接進神來,兒子兒媳給您拜完年,再上炕休息!”巧巧周到而細心地囑咐著,聲音銀鈴一般動聽。
  ”爸聽你的,現在就換衣服。“
  
  7
  初一清早,小王溝的鄉親一個個新衣新帽新鞋祙,晚輩們三五成群來給長輩拜年,孩子們最早:“王爺爺,過年好!根柱叔叔過年好!”
  “好,你們也好。過來,張開新衣服口袋,爺爺給你們裝糖豆,呵呵……”
  “王爺爺,她是誰啊。”
  “她呀,是你根柱叔叔的新媳婦兒,孩子們,喊嬸子,給嬸子拜年啊。”老王興致勃勃,滿面紅光。
  “嬸子過年好!”
  “你們好你們好,孩子們,嬸子給你們準備了糖果包包,可好吃了!來,一人一袋。”
  “謝謝嬸子。嬸子,每個人都有份兒嗎?”
  “有啊!”
   “老王大哥,過年好!喲,怪不得大哥穿扮齊整,舒眉展眼,年輕了十幾歲,原來家里藏著這么大個驚喜啊!根柱,啥時候領回這么個漂亮媳婦啊,嘖嘖嘖……”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喇叭婆”還沒說完,王家院里的孩子就越聚越多,響起跳皮筋游戲的兒歌聲……
  
  (原創首發)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
  春光明媚,沒有一絲風,太陽透過亮堂堂的大玻璃窗戶,笑盈盈地鉆進了屋子,灑在炕頭上的老王身上。老王不知不覺就犯了困,倒在枕頭上做起夢來。
  老伴兒回來了,微笑著坐在他身邊說:老頭子,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死腦筋,記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多少年過去了,還是順其自然,隨緣吧……
  老王一驚,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哪里還有老伴兒的影子!正尋思呢,根柱與一位漂亮姑娘手拉手走了進來。
  “叔,你好。”
  “你?你是巧巧?”
  “爸爸,實在對不起,其實,巧巧昨天就過來了,在村東頭她表姑家呢。”根柱瞅著眼父親那張由晴轉陰的臉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又說,“其實,我,我倆半年前就結婚了。爸,你千萬千萬別生氣,聽我,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個臭小子,想拿結婚來威脅老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反天是不是?”
  “叔,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爹的錯。為了這,他腸子都悔青了。如今,把酒也戒了。我倆結婚時他就要過來,當面向您賠罪認錯,可是根柱怕您生氣就……叔,看在巧巧的情分上,你就原諒他吧。”
  “原諒他?哼,做夢!”老王呼呼喘氣,臉色鐵青。
  “爸爸,求求你別生氣,巧巧她懷孕三個多月了。這大過年的,小心,小心動了胎……”
  “什……么?懷……孕?”老王呆若木雞,沒聽明白。
  “是啊,爸,你兒媳她懷孕了,爸爸,你有孫子了。”
  “這是真的?”老王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叔,你有孫子了。”
  老王眉眼高挑,嘴巴大張,陌生人似的看看根柱,瞅瞅巧巧,積攢在內心的冰塊瞬間融化。回想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千方百計阻止他(她)們的結合,還說了那么多逆耳怪話,唉,難得這倆孩子執著的情啊。想到這些,老王心一酸:“巧巧,好孩子,怎還叫叔呢,叫錯了吧?”
  “爸爸!”小兩口歡天喜地,成雙跪地,成對磕頭,異口同聲。
  “巧巧,好孩子,地下涼,別跪著了,快給爸爸起來。你個先斬后奏的臭小子,發什么呆啊,還不把巧巧撫起來!”老王哽咽著,嗔怪著,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爸爸,我倆準備年夜飯,你把新衣服換上,等著看春晚。午夜接進神來,兒子兒媳給您拜完年,再上炕休息!”巧巧周到而細心地囑咐著,聲音銀鈴一般動聽。
  ”爸聽你的,現在就換衣服。“
  
  7
  初一清早,小王溝的鄉親一個個新衣新帽新鞋祙,晚輩們三五成群來給長輩拜年,孩子們最早:“王爺爺,過年好!根柱叔叔過年好!”
  “好,你們也好。過來,張開新衣服口袋,爺爺給你們裝糖豆,呵呵……”
  “王爺爺,她是誰啊。”
  “她呀,是你根柱叔叔的新媳婦兒,孩子們,喊嬸子,給嬸子拜年啊。”老王興致勃勃,滿面紅光。
  “嬸子過年好!”
  “你們好你們好,孩子們,嬸子給你們準備了糖果包包,可好吃了!來,一人一袋。”
  “謝謝嬸子。嬸子,每個人都有份兒嗎?”
  “有啊!”
   “老王大哥,過年好!喲,怪不得大哥穿扮齊整,舒眉展眼,年輕了十幾歲,原來家里藏著這么大個驚喜啊!根柱,啥時候領回這么個漂亮媳婦啊,嘖嘖嘖……”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喇叭婆”還沒說完,王家院里的孩子就越聚越多,響起跳皮筋游戲的兒歌聲……
  
  (原創首發)1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春節,孩子們整天在外面瘋玩兒。男孩子們放鞭炮捉迷藏,女孩子們喜歡踢鍵子,跳皮筋……邊跳邊背父輩留下來的兒歌。
  臘月二十二上午九點,在城里做買賣的王根柱開車進了自己的家鄉小王溝村。轉了幾個彎兒,就來到自家的大門口。
  “喲,這不是根柱嘛?怎,還沒把媳婦領回來?”
  “喇叭婆”瞅瞅車里,沒等根柱回答便朝屋里大聲喊道:“老王大哥快出來,你家根柱回來了!”
  “喇叭婆”是小王溝村民。這女人都抱孫子了還不忘初心,不止腿快,嘴快傳閑話也快,精力比年輕時候還旺盛。別說小王溝本村了,三里五村、山前山后甚至于全鄉,張家長李家短趙家大門啥顏色李家兒子有殘疾……就沒她不知道的事情。因為信息廣嗓門兒高表達能力強,人送外號——喇叭婆。
  “唔。”老王慢吞吞地迎了出來,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勉強應了一聲。
  “爸,一早晨喂豬喂雞收拾,你也累了,回去歇著吧。這里有我就行了。”根柱瞅了眼父親那張陰沉沉的臉打開車門,往屋里倒騰東西。這時候,廠家送洗衣機的也跟過來了。
  “嘖嘖嘖,滿滿一車年貨,還給你爸買了個洗衣機!不是嬸夸,小王溝數根柱這孩子能干孝順!不過根柱,嬸沒記錯的話,你比我兒大五、六歲呢,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能有個媳婦兒就更……唉,大過年的,不提這些不開心的。這么酸真(方言:帥氣)的后生,就是歲數大了點兒,又不是眉禿眼瞎有毛病,難不成能打光棍?來年,嬸給你……”
  “用不著。嬸,要不你一個人進屋看電視去吧。你看我們都忙,來來往往的,小心磕你一下。”
  “不了不了,我呀,也該回去啰。根柱,和你爸過來串門啊。”喇叭婆討了個沒趣,一扭一扭地走了。
  望著喇叭婆的背影,根柱爸恨恨瞪了兒子一眼。
  
  2
  根柱倒完車上的東西,大致歸置了下,就帶著準備好的供品紙錢,與父親去了母親的墳地。
  “老伴兒,柱他媽,這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眨眼的工夫,你都走了六年多了!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沒臉來見你啊。柱他媽啊,你說咱倆老實巴交,沒坑過人沒害過人更沒干過缺德的事情,可是,兒子的婚姻怎就這么不順,這么坎坷,你說這到底因為啥啊?根柱都三十出頭的人了,那幾年誰介紹的都不相不看不處,非要跟仇人的閨女結緣。柱他媽啊,捫心自問,要不是她那個爹胡亂折騰,你能走那么早?那么快?換成你你會答應嘛?嗚嗚……”
  “爸,還是和媽說些開心事兒。媽,今年收成不錯,我的買賣也好。爸交了十五年社保,和城里人一樣月月有工資。惠民政策還免費給咱家蓋了新房,安裝的電燈電話自來水呢。”跪在墳前的根柱抹了把淚,往火里加了些冥幣紙錢,邊用樹棍兒挑邊說。
  “你給我閉嘴!老伴兒,就這樣把歲數給耽擱大了,今年,媒人都不上門了!柱他媽啊,照這樣下去,咱兒子就得打光棍!我那短命的老伴兒啊,你兩眼一閉倒省心了,留下我,我,嗚嗚……”
  “爸,起風了,小心著涼。咱還是回……”
  “不懂事的兔崽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嗚嗚……老伴兒啊,你讓我怎辦啊,都怪我沒本事啊……”
  望著老淚縱橫的父親,根柱一籌莫展,即心疼又難過。幾番張口說出真相,又怕父親一時接受不了,氣出個好歹來。
  祭掃回來后,父親唉聲嘆氣,心情更加不好。左鬢角的那根青筋漲了起來,一跳一跳的,額頭皺紋用刀刻上去似的,也顯得更深。那張臉像暴雨即將來臨的天空般讓人壓抑,透不過氣來。根柱不敢多言,更不敢支使他,馬不停蹄,忙里忙外,跑出跑進。
  接下幾天,根柱炸麻花果子菜丸肉丸,做雞鴨魚肉,煮豬頭豬蹄,燉牛羊骨頭……熟食進冰柜后,就開始刮膩子,刷房子,該換的換,該洗的洗,該擦的擦,王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煥然一新,飄灑著年的味道。
  本打算父親一高興,就可以告訴自己結婚的消息,也能提前將妻接過來。可無論根柱怎樣表現,怎樣忙碌,父親老王連個笑模樣都沒有。
  
  3
  那年,老王為了根柱的學業全家進了城。在熟人的介紹下,他在工地干活兒掙錢,妻在城里租房,照料即將高考的根柱。
  工地在城外,為了方便,不少工友及家屬長年居住在那里。平時,購買日用物品都得往幾十里外的市里跑。老王抓住機遇,拿出所有的積蓄在工地開了個小超市。果不其然,買賣不錯。二年后,王家不止賺回本錢、購置了貨車,還將租住的門面買了下來。
  隨著業務的擴大,沒考上理想大學的根柱放棄了學業,回來幫忙。
  根柱的高中同學劉巧巧,也租住在廠區。巧巧聰慧俊俏,畢業后與母親賣早點,生意一直不錯。她與根柱互有好感,雖沒捅破那層愛的窗戶紙,兩個年輕人也一縷相思,一份眷念,相與牽掛著。
  年三十那天,來自天南地北的廠區家屬們,也按老家的習俗放鞭炮:“他爸,忙了一年了,喊根柱關門吃飯吧。”里屋灶臺前忙碌的根柱媽說。
  “好。根柱,買賣告一段落。爸看咱家二踢腳不錯,響它幾個,紅火紅火再關門。”
  “好嘞!”根柱欣然答應。
  根柱點燃了一支煙,拿著二踢腳歡歡喜喜出了店鋪門。女孩兒們有些害怕,悟著耳朵在遠處觀看,半大小子們都圍了過來。
  “咚!咣!”
  “好!”孩子們歡快地拍著手,“大哥哥,再放幾個!”
  “沒問題!咚!咣!”
  根柱笑著、應著,孩子們叫著、喊著,接二連三地“咚!咣!”根柱連母親三番五次喊他吃飯都沒聽見。
  正高興呢,忽聽有人“哇哇”大哭:“炮,炮炸我眼睛了!嗚嗚……疼,疼死我了!”
  “二鋼!二鋼!”
  根柱一回頭,見那個叫二鋼的孩子已經倒在了地下,滿頭滿臉全是血。慌忙扶起來問:“小弟弟,沒事吧?別嚇我,先睜開眼好不好?”
  “疼!疼!”二鋼雙手護住眼臉,慘聲叫道。
  闖下大禍的根柱,如那鼓樓上的麻雀——膽都快嚇破了。抱著二鋼一屁股坐在地上,衣襟上沾滿了鮮血。直到父親喊來救護車,母親給他裝錢才明白過來。慌忙抱起二鋼上了車,往醫院奔去。
  王家超市傷人的消息不脛自走:“我看王家超市肯定是假炮,要不然能傷人?”
  “炮是假的,貨也是假的!”
  “干脆把他家的貨全退了。”
  “這樣不好吧,王家買賣還算公道,咱不能墻倒眾人推啊。”
   “反過來說,以后少買大炮二踢腳,火力太猛,去年我的手就被炸傷了。”
  沒多大功夫,前來退貨的、看熱鬧的就不約而同,殊途同歸。人們議論紛紛,說啥的都有,王家超市亂成一團。
  
  4
  王家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天黑了下來,禮花鞭炮”噼里啪啦“接連不斷,震耳欲聾,二鋼那鮮血淋淋的面容與聲音交織在一起,攪得王家老兩口心亂如麻。望著事故前準備好的年夜飯,哪里還有心思動筷子!
  二鋼怎樣了?他是誰家的孩子?他父母又是誰?正著急呢,巧巧扶她娘從后門進來:“巧巧,這位是……?”
  “叔,嬸,這是我媽,二鋼是我弟弟啊。叔,嬸,根柱回來沒?二鋼還沒消息嗎?也不知他眼睛怎樣了。”
  巧巧這孩子明白事理,與二鋼又是姐弟,老兩口仿佛看到了希望。
  “聽人說,二鋼傷得可不輕啊。你們說,是不是瞎了?嗚嗚……真那樣,孩子這輩子可就完了。天啊,我也不想活了……”巧巧媽一屁股坐在床上,捶胸頓足,嚎啕痛哭。引得巧巧也大放悲聲。
  這時候,滿身酒氣的巧巧爹推門而入:“嚎!嚎頂個屁用!如果能把二鋼眼睛嚎好,老子跟你們一起嚎!”
  巧巧爹是個酒鬼,醉酒不講道理,打罵鬧事,廠區派出所都掛了號。只見他眼里噴著怒火,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老兩口剛剛放松下來的神經再次繃緊。
  “姓王的,都是你那假炮把我兒子炸成那個樣子!明確告訴你,二鋼沒事兒最好,如果有事兒,哼!老子拼上老命也要到法院告你們!快點!還不帶老子去醫院!”
  在巧巧爹的幾次三番的推搡謾罵中,在廠區天空禮花飛舞,眾炮齊鳴,家家戶戶點旺火,接財神中,老王打了車,帶著巧巧一家向醫院奔去。這時候的二鋼已經清洗包扎,滿頭滿臉全是紗布,心急如焚的根柱正等結果。
  終于,片子出來了!可大夫說二鋼的眼睛比較嚴重,尤其是左眼,得盡快轉專業眼科醫院手術。
  大年初二的上午,飽嘗巧巧父親辱罵的老王父子,總算辦完轉院手續回了超市。根柱媽聽說事情的來由后,緊緊抓住爺倆的手哆嗦道:“看得出來,巧巧爹不是善茬,快,快收拾下,寫個條子,把店鋪貨物所有錢統統留給他家,人挪活樹挪死,半夜咱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樣?”
  “媽,從小你就教育我,做人要誠實守信,怎能這樣想呢。二鋼還是個孩子,又因我而傷,已經夠可憐了,怎能丟下他不管!”
  “可是,可是根柱,那可是眼睛!萬一二鋼治不好,巧巧爹又蠻橫不講理。到時候……兒子,你想過后果嗎?”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的!”
  “根柱說的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別的辦法,只能面對。”疲憊不堪的老王邊說邊癱在了床上。
  王家拿出全部積蓄,為二鋼交了手術費。父子倆拿著手術報告找到送貨的,對方矢口否認炮是假的。經相關部門檢驗,貨方手續齊全,沒責任。
  “你說,二鋼手術能成功嗎?”手術室門口,哭腫了眼睛的巧巧問。
  “能!”根柱心里也沒底,可只能這樣說。
  “別安慰我了根柱,你和叔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貨方沒責任,說明炮就沒問題,你也不必自責,大包大攬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勸父母不去為難你們。”
  “巧巧,放心吧,這時候,我們要堅信二鋼沒事兒。”
  “謝謝你根柱。好人會有好報的。”
  因治療及時,二鋼手術很成功。更加幸運的是,孩子傷口愈合很快,一星期就痊愈出了院,也沒留下傷痕。可是,在這一星期的時間里,根柱醫院超市焦頭爛額,巧巧與母親陪床沒在家,心情不好的巧巧父親整天酗酒,幾次三番來超市胡言亂語,漫天要價算賬。根柱媽因驚嚇過度,胸部疼痛的老毛病加重,只得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竟是乳腺癌!
  王家再次陷入困境,東拼西湊為根柱媽做手術。無奈患者心情郁悶,又是晚期,幾個月就離開了人世。
  
  5
  母親走后,王家父子長時間徘徊在悲痛之中。萬萬沒想到巧巧爹再次上了門:“這段日子,看你家死了人沒過來。姓王的,咱兩家也該清清賬了吧?”
  “啥賬?”老王沒好氣地問。
  “說過多少回了,二鋼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我們一家的誤工費、陪護費!”
  “想訛人?姓劉的,你還要不要臉了?告訴你,今天看在巧巧的面子上不想答理你,趕快給老子滾出去,否則……”
  “否則想怎?不給錢老子到法院告你!”醉酒的巧巧爹五官挪位,豎眉瞪眼的。
  “告吧!隨時奉陪!”從不與人吵鬧的老王咬牙切齒,渾身顫抖。
  王母住院出殯的日子里,為了化解兩家矛盾,巧巧不顧父母阻攔,跑前跑后來幫忙。看到王家超市又有人吵鬧,馬上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慌忙跑過來勸:“爹,弟弟已經好了,別丟人現眼,說那些不著調的酒話了。也不怕人家笑話!快回去吧,他家已經夠不幸了!”
  “不幸?活該!誰讓他家賣假貨,掙昧良心錢?這就是報應!”
  “你給老子滾出去!”
  “老子跟你沒完!”
  在巧巧的再三勸阻下,她爹才罵罵咧咧離開。
  從此,老王無心經營買賣,把超市留給兒子,回老家種地去了。老王走后,根柱用門面與做電動車生意的同學合作,轉了行。因為品種多,信譽好,生意不錯。
  通過二鋼的事情,加深了根柱巧巧兩個年輕人的了解,也堅固了感情。起初,巧巧父母堅決反對,架不住巧巧認定了終身,軟磨硬泡。長時間的來往相處,根柱的品性也感動了巧巧的父母,可按下葫蘆起了瓢,這回,輪到老王不答應了。想方設法拆散有情人,逼根柱相親。隨著年歲的增長,根柱只得瞞著父親領證結婚,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為了早日得到父親的諒解,讓妻順理成章回家,小兩口商量來商量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趁春節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豬牛羊肉家里都有,買了雞鴨魚肉海鮮大龍蝦;冰箱彩電家里也有,添置了洗衣機。為了給父親挑選新衣服及鞋子,換窗簾被罩炕單枕套等,小夫妻出入商場專賣店,整整跑了一天。就連春聯,也是請專人書寫。
  
  6
  大年三十,根柱決定來個打燈籠走親戚——明去明來,和父親攤牌。他早早堆了旺火柴,做好過年的準備工作:“爸,我去鄉里給車加油。年夜飯我都準備好了,啥也不用你插手。中午要是趕不回來你就自己吃口飯,完后補補覺,準備看春晚,熬年守歲。”
  “開車慢點,早些回來。”老王甕聲甕氣,囑咐了兩句。
  春光明媚,沒有一絲風,太陽透過亮堂堂的大玻璃窗戶,笑盈盈地鉆進了屋子,灑在炕頭上的老王身上。老王不知不覺就犯了困,倒在枕頭上做起夢來。
  老伴兒回來了,微笑著坐在他身邊說:老頭子,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別太死腦筋,記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情。多少年過去了,還是順其自然,隨緣吧……
  老王一驚,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哪里還有老伴兒的影子!正尋思呢,根柱與一位漂亮姑娘手拉手走了進來。
  “叔,你好。”
  “你?你是巧巧?”
  “爸爸,實在對不起,其實,巧巧昨天就過來了,在村東頭她表姑家呢。”根柱瞅著眼父親那張由晴轉陰的臉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又說,“其實,我,我倆半年前就結婚了。爸,你千萬千萬別生氣,聽我,聽我慢慢跟你解釋……”
  “你個臭小子,想拿結婚來威脅老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反天是不是?”
  “叔,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爹的錯。為了這,他腸子都悔青了。如今,把酒也戒了。我倆結婚時他就要過來,當面向您賠罪認錯,可是根柱怕您生氣就……叔,看在巧巧的情分上,你就原諒他吧。”
  “原諒他?哼,做夢!”老王呼呼喘氣,臉色鐵青。
  “爸爸,求求你別生氣,巧巧她懷孕三個多月了。這大過年的,小心,小心動了胎……”
  “什……么?懷……孕?”老王呆若木雞,沒聽明白。
  “是啊,爸,你兒媳她懷孕了,爸爸,你有孫子了。”
  “這是真的?”老王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叔,你有孫子了。”
  老王眉眼高挑,嘴巴大張,陌生人似的看看根柱,瞅瞅巧巧,積攢在內心的冰塊瞬間融化。回想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千方百計阻止他(她)們的結合,還說了那么多逆耳怪話,唉,難得這倆孩子執著的情啊。想到這些,老王心一酸:“巧巧,好孩子,怎還叫叔呢,叫錯了吧?”
  “爸爸!”小兩口歡天喜地,成雙跪地,成對磕頭,異口同聲。
  “巧巧,好孩子,地下涼,別跪著了,快給爸爸起來。你個先斬后奏的臭小子,發什么呆啊,還不把巧巧撫起來!”老王哽咽著,嗔怪著,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爸爸,我倆準備年夜飯,你把新衣服換上,等著看春晚。午夜接進神來,兒子兒媳給您拜完年,再上炕休息!”巧巧周到而細心地囑咐著,聲音銀鈴一般動聽。
  ”爸聽你的,現在就換衣服。“
  
  7
  初一清早,小王溝的鄉親一個個新衣新帽新鞋祙,晚輩們三五成群來給長輩拜年,孩子們最早:“王爺爺,過年好!根柱叔叔過年好!”
  “好,你們也好。過來,張開新衣服口袋,爺爺給你們裝糖豆,呵呵……”
  “王爺爺,她是誰啊。”
  “她呀,是你根柱叔叔的新媳婦兒,孩子們,喊嬸子,給嬸子拜年啊。”老王興致勃勃,滿面紅光。
  “嬸子過年好!”
  “你們好你們好,孩子們,嬸子給你們準備了糖果包包,可好吃了!來,一人一袋。”
  “謝謝嬸子。嬸子,每個人都有份兒嗎?”
  “有啊!”
   “老王大哥,過年好!喲,怪不得大哥穿扮齊整,舒眉展眼,年輕了十幾歲,原來家里藏著這么大個驚喜啊!根柱,啥時候領回這么個漂亮媳婦啊,嘖嘖嘖……”
  “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來了要播種,播下種子一年辛,辛勤勞作有收成。”
   “小皮球,香蕉梨,馬蘭開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喇叭婆”還沒說完,王家院里的孩子就越聚越多,響起跳皮筋游戲的兒歌聲……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女文青,老母親
下一篇:迷失的城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