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文青,老母親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一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
  
  四
  
  劉玲玲在女人群發了最近看的小說書名,問大家看了沒有。只有顏玉環回復了,說要帶兒子,沒時間看。李欣琴和王喜蓮沒有動靜,估計在忙。
  劉玲玲的母親做了檢查,沒有別的毛病,是血糖沒控制好,導致血壓像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在劉玲玲家休養了一段時間,她惦記著兩個孫子,就急著回兒子家去了。母親走了,劉玲玲除了管女兒的學習,就是偶爾看小說,在群里溜達。詩歌群在寫同題詩,她沒有參加,她在女人群里不時發幾句話,這可是幾位與她在網站一起戰斗過的文友。
  她以前愛參加寫同題詩,最近因女兒的學習任務重,沒心思去寫了。那時群里一有同題詩的任務,她立馬構思,寫好就發給收集詩歌的老師。給詩歌打分,點評,是她緊張又開心的時刻。如果點評老師寫的評語犀利,她就嘀咕,遇到滅絕師太了。如果點評太委婉,她又覺得太和風細雨,不夠味兒。每次點評后,前三名會有一個紅包作為獎賞。如果得了十元的紅包,劉玲玲像中了頭彩,興高采烈地對老公楊國力咋呼:“我的詩歌得獎了,你也得給我發紅包,作為獎賞。”
  她老公甕聲甕氣:“得了十元就高興成這樣,沒見過錢呀。哪天等我賺了大錢,給你發個大紅包。”
  劉玲玲說:“現在就給我發紅包,等你賺大錢,得到猴年馬月。”
  在她死纏爛打下,楊國力假裝極不情愿,慢吞吞地打開手機,給她發了五元的紅包。她開心地說:“這么大呀,謝謝老公!”
  隨著女兒上初中,她不再參加同題詩的寫作。在無聊時,就搜小說看。想到那年,她初進網站,最開始寫的是小說。有時為了構思小說,她周末把自己關在房里,讓老公帶女兒。女兒讀小學了,她忍痛割愛,不再寫小說了,開啟的長篇小說寫了一半,就躺在電腦里了。
  為了繼續自己的文學夢,她開始在詩歌群里混,寫詩歌沒有小說占時間,她就與詩友們切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她有天賦,詩歌寫得有自己的特色,得過幾次獎。她投到紙刊,竟然寄來了稿費。她對楊國力嘚瑟說:“我的詩歌印成鉛字了,還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我要加油,說不定你的老婆會成為詩人喲。”
  楊國力瞟來一眼,說:“看你那高興勁兒,像中了彩票一樣。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女兒身上,她學習成績好,才是當前首要的任務。”
  楊國力的話如冷水潑在她頭上,女兒要考初中選學校,她和所有家長一樣,希望孩子進重點中學,可孩子的成績在邊緣掛著。為了女兒,她放棄了詩歌,只是與文友聊聊海子、顧城。顏玉環有時間就會應聲談談他們的詩歌,或與劉玲玲侃侃時裝的流行顏色。
  女兒放學了,就是家里河東獅吼的時候。與家長們聊過,他們說不做作業,母慈子孝,做作業,雞飛狗跳。有家長把老公陪兒子做作業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孩子在磨蹭,老公給自己戴上手銬,站在旁邊陪著,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火氣打孩子,先給自己銬上了。劉玲玲笑壞了,把照片給楊國力看,說:“你看,不是我氣暴躁吧,你們男人管孩子,一樣會火冒三丈。”
  他笑了,說:“這得多大的火氣呀,是不是怕自己打廢了兒子,才出此下策的?”
  劉玲玲說:“是呀,你是沒管女兒的學習,不知活否厲害。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懷孩子時,孕期反應把人折磨得像個鬼。好不容易十月懷胎,孩子呱呱墜地,坐月子又不能洗頭洗澡,天天躺在床上,掃帚倒了都不能扶。孩子上幼兒園了,又得下班后接回家,忙著做晚飯。讀小學了,學習成了媽媽的任務,為她考初中傷腦筋。唉!現在,她讀初中了,又得為她的家庭作業操心。”
  楊國力輕描淡寫說:“順其自然吧,我女兒以后會有出息的。”
  劉玲玲說:“孩子的學習是在拼家長,你沒看電視和網絡新聞嗎?那個唐詩宋詞背得好的女學生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據說她父親下午四點就回家,陪她學習了。我們這些工薪族,誰敢下午四點離開工作崗位?”
  楊國力附和說:“也是喲,我換了工作,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哪敢那么早下班回家。”
  劉玲玲說:“所以家長成功,孩子的起跑線就不一樣。我們普通人家,忙工作,忙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愛好都拋到九霄云外,一心只為了孩子的學習。如果老人身體不好,就是雪上加霜了。”
  楊國力自愧地說:“怪我沒本事,如果我賺得多,你就可做全職太太,不會這么辛苦。”
  劉玲玲說:“呸,我才不做全職太太。放棄工作,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等孩子上了大學,我就成了你嫌棄的黃臉婆。”
  楊國力立馬表決心說:“別冤枉我,我心中只有你和女兒。”
  劉玲玲說:“現在難說,過了十年八載,你的心思不會是這樣的。你知道么?我們單位有個同事就與她老公離婚了。他們在孩子考上大學,就瞞著孩子去了民政局。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吵不鬧,就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學習。也許是太壓抑了,她瘦得不成人形。”
  楊國力說:“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我沒想過離開你們娘倆,女兒大了,我們二人就去旅游。”
  劉玲玲說:“我只希望我女兒讀書時,爹娘身體好,否則我沒那么多精力管女兒。女兒現在是學習的關鍵時刻,陪伴她是最重要的。過幾年,她長大了,你想陪伴她,她還不要呢。”
  劉玲玲給他舉例,哪個家長又給孩子報了什么興趣班,哪個孩子在學音樂、體育、舞蹈等。劉玲玲給他算了一筆賬,家庭開支是多少,孩子的學費多少,房貸多少。她說她哪敢當全職太太,這些像大山一樣,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五
  
  劉玲玲在女人群里瀏覽,看到顏玉環請教孩子長濕疹如何治療,就回復說,去看醫生,開點外用藥,你自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劉玲玲在群里留下一個話題:怎么成功減肥?
  晚上,女兒的作業做完了,劉玲玲真的穿著居家服,開始在客廳跳鬼步舞的簡單步伐。跳了幾分鐘,她冒汗了,看來這舞步還有作用。洗了澡,劉玲玲開始在群里發布新聞,說自己跳了一會兒鬼步舞,就出汗了,看來以后要天天堅持跳了。群里除了顏玉環空閑時發的動態,沒有另兩位文友的只言片語。李欣琴生了二胎,寶媽的時間很緊,王喜蓮給兒子買了房子,一家人要還房貸,忙得不亦樂乎,只有沒上班的顏玉環趁寶寶睡著了來群里溜達。劉玲玲自己建了這個群,不讓群鴉雀無聲,會不定期地發些文學鏈接,或生活中的煩瑣事。
  母親回哥家了,劉玲玲與女兒暫時相安無事。女兒最近學習有點進步,劉玲玲給她報了書法班,人得有點愛好,否則不如意時,不知怎么排解。母親那時剛進城,劉玲玲給她報了老年大學班,她去了幾次,說什么都不肯去了。問她,就說別人都說她那么胖,怎么不減肥。她不想去了,劉玲玲不再勉強她。幾年過去了,母親除了做家務,不會跳舞,不會畫畫。小區組織活動,她就在旁邊看,從不參與。哥嫂下班了,母親做好飯菜。晚飯后,就帶著二寶出來散步。小區孩子越來越多,帶孩子的老人越來越多,天南海北的話音,阻隔不了老人之間的交流。
  劉玲玲沒有告訴母親,婆婆又催過她。她一想到十月懷胎度日如年,孕期反應痛苦,生下孩子后睡不好覺等,就害怕了。
  如今工作壓力大,不知什么時候會失業。劉玲玲再想到文學夢,就覺得自己頹廢了,沒有堅持下來。小說還沒結尾,詩歌剛剛起步,二胎計劃沒有落實,她還沒上戰場,就想當逃兵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請不要對號入座。)
  原創首發一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
  
  四
  
  劉玲玲在女人群發了最近看的小說書名,問大家看了沒有。只有顏玉環回復了,說要帶兒子,沒時間看。李欣琴和王喜蓮沒有動靜,估計在忙。
  劉玲玲的母親做了檢查,沒有別的毛病,是血糖沒控制好,導致血壓像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在劉玲玲家休養了一段時間,她惦記著兩個孫子,就急著回兒子家去了。母親走了,劉玲玲除了管女兒的學習,就是偶爾看小說,在群里溜達。詩歌群在寫同題詩,她沒有參加,她在女人群里不時發幾句話,這可是幾位與她在網站一起戰斗過的文友。
  她以前愛參加寫同題詩,最近因女兒的學習任務重,沒心思去寫了。那時群里一有同題詩的任務,她立馬構思,寫好就發給收集詩歌的老師。給詩歌打分,點評,是她緊張又開心的時刻。如果點評老師寫的評語犀利,她就嘀咕,遇到滅絕師太了。如果點評太委婉,她又覺得太和風細雨,不夠味兒。每次點評后,前三名會有一個紅包作為獎賞。如果得了十元的紅包,劉玲玲像中了頭彩,興高采烈地對老公楊國力咋呼:“我的詩歌得獎了,你也得給我發紅包,作為獎賞。”
  她老公甕聲甕氣:“得了十元就高興成這樣,沒見過錢呀。哪天等我賺了大錢,給你發個大紅包。”
  劉玲玲說:“現在就給我發紅包,等你賺大錢,得到猴年馬月。”
  在她死纏爛打下,楊國力假裝極不情愿,慢吞吞地打開手機,給她發了五元的紅包。她開心地說:“這么大呀,謝謝老公!”
  隨著女兒上初中,她不再參加同題詩的寫作。在無聊時,就搜小說看。想到那年,她初進網站,最開始寫的是小說。有時為了構思小說,她周末把自己關在房里,讓老公帶女兒。女兒讀小學了,她忍痛割愛,不再寫小說了,開啟的長篇小說寫了一半,就躺在電腦里了。
  為了繼續自己的文學夢,她開始在詩歌群里混,寫詩歌沒有小說占時間,她就與詩友們切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她有天賦,詩歌寫得有自己的特色,得過幾次獎。她投到紙刊,竟然寄來了稿費。她對楊國力嘚瑟說:“我的詩歌印成鉛字了,還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我要加油,說不定你的老婆會成為詩人喲。”
  楊國力瞟來一眼,說:“看你那高興勁兒,像中了彩票一樣。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女兒身上,她學習成績好,才是當前首要的任務。”
  楊國力的話如冷水潑在她頭上,女兒要考初中選學校,她和所有家長一樣,希望孩子進重點中學,可孩子的成績在邊緣掛著。為了女兒,她放棄了詩歌,只是與文友聊聊海子、顧城。顏玉環有時間就會應聲談談他們的詩歌,或與劉玲玲侃侃時裝的流行顏色。
  女兒放學了,就是家里河東獅吼的時候。與家長們聊過,他們說不做作業,母慈子孝,做作業,雞飛狗跳。有家長把老公陪兒子做作業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孩子在磨蹭,老公給自己戴上手銬,站在旁邊陪著,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火氣打孩子,先給自己銬上了。劉玲玲笑壞了,把照片給楊國力看,說:“你看,不是我氣暴躁吧,你們男人管孩子,一樣會火冒三丈。”
  他笑了,說:“這得多大的火氣呀,是不是怕自己打廢了兒子,才出此下策的?”
  劉玲玲說:“是呀,你是沒管女兒的學習,不知活否厲害。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懷孩子時,孕期反應把人折磨得像個鬼。好不容易十月懷胎,孩子呱呱墜地,坐月子又不能洗頭洗澡,天天躺在床上,掃帚倒了都不能扶。孩子上幼兒園了,又得下班后接回家,忙著做晚飯。讀小學了,學習成了媽媽的任務,為她考初中傷腦筋。唉!現在,她讀初中了,又得為她的家庭作業操心。”
  楊國力輕描淡寫說:“順其自然吧,我女兒以后會有出息的。”
  劉玲玲說:“孩子的學習是在拼家長,你沒看電視和網絡新聞嗎?那個唐詩宋詞背得好的女學生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據說她父親下午四點就回家,陪她學習了。我們這些工薪族,誰敢下午四點離開工作崗位?”
  楊國力附和說:“也是喲,我換了工作,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哪敢那么早下班回家。”
  劉玲玲說:“所以家長成功,孩子的起跑線就不一樣。我們普通人家,忙工作,忙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愛好都拋到九霄云外,一心只為了孩子的學習。如果老人身體不好,就是雪上加霜了。”
  楊國力自愧地說:“怪我沒本事,如果我賺得多,你就可做全職太太,不會這么辛苦。”
  劉玲玲說:“呸,我才不做全職太太。放棄工作,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等孩子上了大學,我就成了你嫌棄的黃臉婆。”
  楊國力立馬表決心說:“別冤枉我,我心中只有你和女兒。”
  劉玲玲說:“現在難說,過了十年八載,你的心思不會是這樣的。你知道么?我們單位有個同事就與她老公離婚了。他們在孩子考上大學,就瞞著孩子去了民政局。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吵不鬧,就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學習。也許是太壓抑了,她瘦得不成人形。”
  楊國力說:“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我沒想過離開你們娘倆,女兒大了,我們二人就去旅游。”
  劉玲玲說:“我只希望我女兒讀書時,爹娘身體好,否則我沒那么多精力管女兒。女兒現在是學習的關鍵時刻,陪伴她是最重要的。過幾年,她長大了,你想陪伴她,她還不要呢。”
  劉玲玲給他舉例,哪個家長又給孩子報了什么興趣班,哪個孩子在學音樂、體育、舞蹈等。劉玲玲給他算了一筆賬,家庭開支是多少,孩子的學費多少,房貸多少。她說她哪敢當全職太太,這些像大山一樣,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五
  
  劉玲玲在女人群里瀏覽,看到顏玉環請教孩子長濕疹如何治療,就回復說,去看醫生,開點外用藥,你自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劉玲玲在群里留下一個話題:怎么成功減肥?
  晚上,女兒的作業做完了,劉玲玲真的穿著居家服,開始在客廳跳鬼步舞的簡單步伐。跳了幾分鐘,她冒汗了,看來這舞步還有作用。洗了澡,劉玲玲開始在群里發布新聞,說自己跳了一會兒鬼步舞,就出汗了,看來以后要天天堅持跳了。群里除了顏玉環空閑時發的動態,沒有另兩位文友的只言片語。李欣琴生了二胎,寶媽的時間很緊,王喜蓮給兒子買了房子,一家人要還房貸,忙得不亦樂乎,只有沒上班的顏玉環趁寶寶睡著了來群里溜達。劉玲玲自己建了這個群,不讓群鴉雀無聲,會不定期地發些文學鏈接,或生活中的煩瑣事。
  母親回哥家了,劉玲玲與女兒暫時相安無事。女兒最近學習有點進步,劉玲玲給她報了書法班,人得有點愛好,否則不如意時,不知怎么排解。母親那時剛進城,劉玲玲給她報了老年大學班,她去了幾次,說什么都不肯去了。問她,就說別人都說她那么胖,怎么不減肥。她不想去了,劉玲玲不再勉強她。幾年過去了,母親除了做家務,不會跳舞,不會畫畫。小區組織活動,她就在旁邊看,從不參與。哥嫂下班了,母親做好飯菜。晚飯后,就帶著二寶出來散步。小區孩子越來越多,帶孩子的老人越來越多,天南海北的話音,阻隔不了老人之間的交流。
  劉玲玲沒有告訴母親,婆婆又催過她。她一想到十月懷胎度日如年,孕期反應痛苦,生下孩子后睡不好覺等,就害怕了。
  如今工作壓力大,不知什么時候會失業。劉玲玲再想到文學夢,就覺得自己頹廢了,沒有堅持下來。小說還沒結尾,詩歌剛剛起步,二胎計劃沒有落實,她還沒上戰場,就想當逃兵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請不要對號入座。)
  原創首發一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
  
  四
  
  劉玲玲在女人群發了最近看的小說書名,問大家看了沒有。只有顏玉環回復了,說要帶兒子,沒時間看。李欣琴和王喜蓮沒有動靜,估計在忙。
  劉玲玲的母親做了檢查,沒有別的毛病,是血糖沒控制好,導致血壓像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在劉玲玲家休養了一段時間,她惦記著兩個孫子,就急著回兒子家去了。母親走了,劉玲玲除了管女兒的學習,就是偶爾看小說,在群里溜達。詩歌群在寫同題詩,她沒有參加,她在女人群里不時發幾句話,這可是幾位與她在網站一起戰斗過的文友。
  她以前愛參加寫同題詩,最近因女兒的學習任務重,沒心思去寫了。那時群里一有同題詩的任務,她立馬構思,寫好就發給收集詩歌的老師。給詩歌打分,點評,是她緊張又開心的時刻。如果點評老師寫的評語犀利,她就嘀咕,遇到滅絕師太了。如果點評太委婉,她又覺得太和風細雨,不夠味兒。每次點評后,前三名會有一個紅包作為獎賞。如果得了十元的紅包,劉玲玲像中了頭彩,興高采烈地對老公楊國力咋呼:“我的詩歌得獎了,你也得給我發紅包,作為獎賞。”
  她老公甕聲甕氣:“得了十元就高興成這樣,沒見過錢呀。哪天等我賺了大錢,給你發個大紅包。”
  劉玲玲說:“現在就給我發紅包,等你賺大錢,得到猴年馬月。”
  在她死纏爛打下,楊國力假裝極不情愿,慢吞吞地打開手機,給她發了五元的紅包。她開心地說:“這么大呀,謝謝老公!”
  隨著女兒上初中,她不再參加同題詩的寫作。在無聊時,就搜小說看。想到那年,她初進網站,最開始寫的是小說。有時為了構思小說,她周末把自己關在房里,讓老公帶女兒。女兒讀小學了,她忍痛割愛,不再寫小說了,開啟的長篇小說寫了一半,就躺在電腦里了。
  為了繼續自己的文學夢,她開始在詩歌群里混,寫詩歌沒有小說占時間,她就與詩友們切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她有天賦,詩歌寫得有自己的特色,得過幾次獎。她投到紙刊,竟然寄來了稿費。她對楊國力嘚瑟說:“我的詩歌印成鉛字了,還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我要加油,說不定你的老婆會成為詩人喲。”
  楊國力瞟來一眼,說:“看你那高興勁兒,像中了彩票一樣。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女兒身上,她學習成績好,才是當前首要的任務。”
  楊國力的話如冷水潑在她頭上,女兒要考初中選學校,她和所有家長一樣,希望孩子進重點中學,可孩子的成績在邊緣掛著。為了女兒,她放棄了詩歌,只是與文友聊聊海子、顧城。顏玉環有時間就會應聲談談他們的詩歌,或與劉玲玲侃侃時裝的流行顏色。
  女兒放學了,就是家里河東獅吼的時候。與家長們聊過,他們說不做作業,母慈子孝,做作業,雞飛狗跳。有家長把老公陪兒子做作業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孩子在磨蹭,老公給自己戴上手銬,站在旁邊陪著,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火氣打孩子,先給自己銬上了。劉玲玲笑壞了,把照片給楊國力看,說:“你看,不是我氣暴躁吧,你們男人管孩子,一樣會火冒三丈。”
  他笑了,說:“這得多大的火氣呀,是不是怕自己打廢了兒子,才出此下策的?”
  劉玲玲說:“是呀,你是沒管女兒的學習,不知活否厲害。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懷孩子時,孕期反應把人折磨得像個鬼。好不容易十月懷胎,孩子呱呱墜地,坐月子又不能洗頭洗澡,天天躺在床上,掃帚倒了都不能扶。孩子上幼兒園了,又得下班后接回家,忙著做晚飯。讀小學了,學習成了媽媽的任務,為她考初中傷腦筋。唉!現在,她讀初中了,又得為她的家庭作業操心。”
  楊國力輕描淡寫說:“順其自然吧,我女兒以后會有出息的。”
  劉玲玲說:“孩子的學習是在拼家長,你沒看電視和網絡新聞嗎?那個唐詩宋詞背得好的女學生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據說她父親下午四點就回家,陪她學習了。我們這些工薪族,誰敢下午四點離開工作崗位?”
  楊國力附和說:“也是喲,我換了工作,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哪敢那么早下班回家。”
  劉玲玲說:“所以家長成功,孩子的起跑線就不一樣。我們普通人家,忙工作,忙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愛好都拋到九霄云外,一心只為了孩子的學習。如果老人身體不好,就是雪上加霜了。”
  楊國力自愧地說:“怪我沒本事,如果我賺得多,你就可做全職太太,不會這么辛苦。”
  劉玲玲說:“呸,我才不做全職太太。放棄工作,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等孩子上了大學,我就成了你嫌棄的黃臉婆。”
  楊國力立馬表決心說:“別冤枉我,我心中只有你和女兒。”
  劉玲玲說:“現在難說,過了十年八載,你的心思不會是這樣的。你知道么?我們單位有個同事就與她老公離婚了。他們在孩子考上大學,就瞞著孩子去了民政局。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吵不鬧,就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學習。也許是太壓抑了,她瘦得不成人形。”
  楊國力說:“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我沒想過離開你們娘倆,女兒大了,我們二人就去旅游。”
  劉玲玲說:“我只希望我女兒讀書時,爹娘身體好,否則我沒那么多精力管女兒。女兒現在是學習的關鍵時刻,陪伴她是最重要的。過幾年,她長大了,你想陪伴她,她還不要呢。”
  劉玲玲給他舉例,哪個家長又給孩子報了什么興趣班,哪個孩子在學音樂、體育、舞蹈等。劉玲玲給他算了一筆賬,家庭開支是多少,孩子的學費多少,房貸多少。她說她哪敢當全職太太,這些像大山一樣,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五
  
  劉玲玲在女人群里瀏覽,看到顏玉環請教孩子長濕疹如何治療,就回復說,去看醫生,開點外用藥,你自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劉玲玲在群里留下一個話題:怎么成功減肥?
  晚上,女兒的作業做完了,劉玲玲真的穿著居家服,開始在客廳跳鬼步舞的簡單步伐。跳了幾分鐘,她冒汗了,看來這舞步還有作用。洗了澡,劉玲玲開始在群里發布新聞,說自己跳了一會兒鬼步舞,就出汗了,看來以后要天天堅持跳了。群里除了顏玉環空閑時發的動態,沒有另兩位文友的只言片語。李欣琴生了二胎,寶媽的時間很緊,王喜蓮給兒子買了房子,一家人要還房貸,忙得不亦樂乎,只有沒上班的顏玉環趁寶寶睡著了來群里溜達。劉玲玲自己建了這個群,不讓群鴉雀無聲,會不定期地發些文學鏈接,或生活中的煩瑣事。
  母親回哥家了,劉玲玲與女兒暫時相安無事。女兒最近學習有點進步,劉玲玲給她報了書法班,人得有點愛好,否則不如意時,不知怎么排解。母親那時剛進城,劉玲玲給她報了老年大學班,她去了幾次,說什么都不肯去了。問她,就說別人都說她那么胖,怎么不減肥。她不想去了,劉玲玲不再勉強她。幾年過去了,母親除了做家務,不會跳舞,不會畫畫。小區組織活動,她就在旁邊看,從不參與。哥嫂下班了,母親做好飯菜。晚飯后,就帶著二寶出來散步。小區孩子越來越多,帶孩子的老人越來越多,天南海北的話音,阻隔不了老人之間的交流。
  劉玲玲沒有告訴母親,婆婆又催過她。她一想到十月懷胎度日如年,孕期反應痛苦,生下孩子后睡不好覺等,就害怕了。
  如今工作壓力大,不知什么時候會失業。劉玲玲再想到文學夢,就覺得自己頹廢了,沒有堅持下來。小說還沒結尾,詩歌剛剛起步,二胎計劃沒有落實,她還沒上戰場,就想當逃兵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請不要對號入座。)
  原創首發一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
  
  四
  
  劉玲玲在女人群發了最近看的小說書名,問大家看了沒有。只有顏玉環回復了,說要帶兒子,沒時間看。李欣琴和王喜蓮沒有動靜,估計在忙。
  劉玲玲的母親做了檢查,沒有別的毛病,是血糖沒控制好,導致血壓像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在劉玲玲家休養了一段時間,她惦記著兩個孫子,就急著回兒子家去了。母親走了,劉玲玲除了管女兒的學習,就是偶爾看小說,在群里溜達。詩歌群在寫同題詩,她沒有參加,她在女人群里不時發幾句話,這可是幾位與她在網站一起戰斗過的文友。
  她以前愛參加寫同題詩,最近因女兒的學習任務重,沒心思去寫了。那時群里一有同題詩的任務,她立馬構思,寫好就發給收集詩歌的老師。給詩歌打分,點評,是她緊張又開心的時刻。如果點評老師寫的評語犀利,她就嘀咕,遇到滅絕師太了。如果點評太委婉,她又覺得太和風細雨,不夠味兒。每次點評后,前三名會有一個紅包作為獎賞。如果得了十元的紅包,劉玲玲像中了頭彩,興高采烈地對老公楊國力咋呼:“我的詩歌得獎了,你也得給我發紅包,作為獎賞。”
  她老公甕聲甕氣:“得了十元就高興成這樣,沒見過錢呀。哪天等我賺了大錢,給你發個大紅包。”
  劉玲玲說:“現在就給我發紅包,等你賺大錢,得到猴年馬月。”
  在她死纏爛打下,楊國力假裝極不情愿,慢吞吞地打開手機,給她發了五元的紅包。她開心地說:“這么大呀,謝謝老公!”
  隨著女兒上初中,她不再參加同題詩的寫作。在無聊時,就搜小說看。想到那年,她初進網站,最開始寫的是小說。有時為了構思小說,她周末把自己關在房里,讓老公帶女兒。女兒讀小學了,她忍痛割愛,不再寫小說了,開啟的長篇小說寫了一半,就躺在電腦里了。
  為了繼續自己的文學夢,她開始在詩歌群里混,寫詩歌沒有小說占時間,她就與詩友們切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她有天賦,詩歌寫得有自己的特色,得過幾次獎。她投到紙刊,竟然寄來了稿費。她對楊國力嘚瑟說:“我的詩歌印成鉛字了,還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我要加油,說不定你的老婆會成為詩人喲。”
  楊國力瞟來一眼,說:“看你那高興勁兒,像中了彩票一樣。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女兒身上,她學習成績好,才是當前首要的任務。”
  楊國力的話如冷水潑在她頭上,女兒要考初中選學校,她和所有家長一樣,希望孩子進重點中學,可孩子的成績在邊緣掛著。為了女兒,她放棄了詩歌,只是與文友聊聊海子、顧城。顏玉環有時間就會應聲談談他們的詩歌,或與劉玲玲侃侃時裝的流行顏色。
  女兒放學了,就是家里河東獅吼的時候。與家長們聊過,他們說不做作業,母慈子孝,做作業,雞飛狗跳。有家長把老公陪兒子做作業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孩子在磨蹭,老公給自己戴上手銬,站在旁邊陪著,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火氣打孩子,先給自己銬上了。劉玲玲笑壞了,把照片給楊國力看,說:“你看,不是我氣暴躁吧,你們男人管孩子,一樣會火冒三丈。”
  他笑了,說:“這得多大的火氣呀,是不是怕自己打廢了兒子,才出此下策的?”
  劉玲玲說:“是呀,你是沒管女兒的學習,不知活否厲害。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懷孩子時,孕期反應把人折磨得像個鬼。好不容易十月懷胎,孩子呱呱墜地,坐月子又不能洗頭洗澡,天天躺在床上,掃帚倒了都不能扶。孩子上幼兒園了,又得下班后接回家,忙著做晚飯。讀小學了,學習成了媽媽的任務,為她考初中傷腦筋。唉!現在,她讀初中了,又得為她的家庭作業操心。”
  楊國力輕描淡寫說:“順其自然吧,我女兒以后會有出息的。”
  劉玲玲說:“孩子的學習是在拼家長,你沒看電視和網絡新聞嗎?那個唐詩宋詞背得好的女學生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據說她父親下午四點就回家,陪她學習了。我們這些工薪族,誰敢下午四點離開工作崗位?”
  楊國力附和說:“也是喲,我換了工作,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哪敢那么早下班回家。”
  劉玲玲說:“所以家長成功,孩子的起跑線就不一樣。我們普通人家,忙工作,忙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愛好都拋到九霄云外,一心只為了孩子的學習。如果老人身體不好,就是雪上加霜了。”
  楊國力自愧地說:“怪我沒本事,如果我賺得多,你就可做全職太太,不會這么辛苦。”
  劉玲玲說:“呸,我才不做全職太太。放棄工作,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等孩子上了大學,我就成了你嫌棄的黃臉婆。”
  楊國力立馬表決心說:“別冤枉我,我心中只有你和女兒。”
  劉玲玲說:“現在難說,過了十年八載,你的心思不會是這樣的。你知道么?我們單位有個同事就與她老公離婚了。他們在孩子考上大學,就瞞著孩子去了民政局。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吵不鬧,就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學習。也許是太壓抑了,她瘦得不成人形。”
  楊國力說:“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我沒想過離開你們娘倆,女兒大了,我們二人就去旅游。”
  劉玲玲說:“我只希望我女兒讀書時,爹娘身體好,否則我沒那么多精力管女兒。女兒現在是學習的關鍵時刻,陪伴她是最重要的。過幾年,她長大了,你想陪伴她,她還不要呢。”
  劉玲玲給他舉例,哪個家長又給孩子報了什么興趣班,哪個孩子在學音樂、體育、舞蹈等。劉玲玲給他算了一筆賬,家庭開支是多少,孩子的學費多少,房貸多少。她說她哪敢當全職太太,這些像大山一樣,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五
  
  劉玲玲在女人群里瀏覽,看到顏玉環請教孩子長濕疹如何治療,就回復說,去看醫生,開點外用藥,你自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劉玲玲在群里留下一個話題:怎么成功減肥?
  晚上,女兒的作業做完了,劉玲玲真的穿著居家服,開始在客廳跳鬼步舞的簡單步伐。跳了幾分鐘,她冒汗了,看來這舞步還有作用。洗了澡,劉玲玲開始在群里發布新聞,說自己跳了一會兒鬼步舞,就出汗了,看來以后要天天堅持跳了。群里除了顏玉環空閑時發的動態,沒有另兩位文友的只言片語。李欣琴生了二胎,寶媽的時間很緊,王喜蓮給兒子買了房子,一家人要還房貸,忙得不亦樂乎,只有沒上班的顏玉環趁寶寶睡著了來群里溜達。劉玲玲自己建了這個群,不讓群鴉雀無聲,會不定期地發些文學鏈接,或生活中的煩瑣事。
  母親回哥家了,劉玲玲與女兒暫時相安無事。女兒最近學習有點進步,劉玲玲給她報了書法班,人得有點愛好,否則不如意時,不知怎么排解。母親那時剛進城,劉玲玲給她報了老年大學班,她去了幾次,說什么都不肯去了。問她,就說別人都說她那么胖,怎么不減肥。她不想去了,劉玲玲不再勉強她。幾年過去了,母親除了做家務,不會跳舞,不會畫畫。小區組織活動,她就在旁邊看,從不參與。哥嫂下班了,母親做好飯菜。晚飯后,就帶著二寶出來散步。小區孩子越來越多,帶孩子的老人越來越多,天南海北的話音,阻隔不了老人之間的交流。
  劉玲玲沒有告訴母親,婆婆又催過她。她一想到十月懷胎度日如年,孕期反應痛苦,生下孩子后睡不好覺等,就害怕了。
  如今工作壓力大,不知什么時候會失業。劉玲玲再想到文學夢,就覺得自己頹廢了,沒有堅持下來。小說還沒結尾,詩歌剛剛起步,二胎計劃沒有落實,她還沒上戰場,就想當逃兵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請不要對號入座。)
  原創首發一
  
  劉玲玲一大早在女人小群發一條爆炸性的信息: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婚!
  幾個女人一臺戲,女人小群就是劉玲玲一年前建的,她沒時間繼續業余寫作了,拉了關系好的幾個文友進這個小群,閑暇時在這個群閑聊幾句,算是對曾經一起為文字奮斗的好友的一個交代。雖然現實生活是一地雞毛,以后大家在網絡上尋找詩和遠方,不離不棄,有一種精神寄托,比在現實中聽人嘮叨好多了。誰有什么煩心事兒、趣事兒、文學寫作方法發在這兒,就可忙自個兒的事兒,不用刻意陪聊,大家覺得很輕松。在小群里,劉玲玲常調侃自己在現實中是老母親,在文學群是女文青。
  李欣琴這時剛好有空,不無幽默地打字道:你前幾天還秀恩愛,覺得自己嫁給了愛情,好幸福。怎么今天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恩斷義絕了?真不懂啊?你難道要學明星們來一個“秀恩愛,死得快”,才善罷甘休?
  劉玲玲也不正面回答,發了下一條信息:受不了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了。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酒,回來就大吵大鬧,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妻管嚴,以后要翻身當家做主人。氣死我了,我是玻璃心,我要離家出走!
  顏玉環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回復:怎么了?吵架了?我可好久沒和我老公打架了。
  顏玉環馬上要臨盆了,不想多看手機,沒等到劉玲玲的回復,她就放下手機,再次充電了。
  劉玲玲覺得沒臉回復,自己常在群里秀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有時曬曬廉價的瑪瑙手鏈,有時曬曬套著繩子的玉佩,美滋滋地說是楊國力給買的,幸福之情快要溢滿屏幕。她昨天晚上還在群里秀楊國力給她買的口紅,弄得結婚前就挨打的顏玉環羨慕不已,嘆息道:“你咋就那么幸福呢?我老公結婚前就打了我好幾次。”
  劉玲玲得意地說:“我有馭夫術,他不得不聽我的。他惹我了,我就說不生二胎了。他和他老娘立馬哄我開心。我不懂你們九零后的人,還沒結婚就開打,這一輩子怎么走到頭喲。”
  顏玉環每次在小群里爬樓瀏覽信息,都是劉玲玲曬幸福,她知道了人比人氣死人的俗語是多么正確。劉玲玲自小生活在農村,憑著聰明機智和不服輸的精神,總算嫁給城里人,在城里站穩腳跟,因而沉醉在小家庭的幸福里。她矯情,她玻璃心,都因為她有個愛她寵她的老公。她說,想當初她從小鎮來到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找了一份工作,就邊打工邊學習。與老公的相識,也很老套,經朋友介紹,常一起玩,明知他有女朋友,周末還約著幾個人一起爬山。那時楊國力非常矛盾,自己愛著的城里女孩兒家境好,她的父母不同意他們交往,因為楊國力家的父母都是工人,她父母不想她以后為生活奔波,要她嫁個門當戶對的人。
  劉玲玲還帶著鄉下女孩兒的野性,大聲說笑,不受拘束,叫他大哥,休息時,還稱兄道弟地拍他的肩。那女孩兒嘟著嘴生氣,劉玲玲假裝沒看見。當那個女孩兒突然嫁人,楊國力喝醉酒了大哭,幾個朋友陪他,劉玲玲第一次看到有淚不輕彈的男人傷心的樣子。也許是楊國力在空窗期,劉玲玲常和他見面,楊國力的母親發話了,不許他和劉玲玲來往,她娘家是鄉下的,兄弟姊妹多,不想被她娘家人拖垮。楊國力反駁他母親,興許人家劉玲玲看不起他這個工人家庭里長大的呢,憑她的長相怎么也得找個家境好的人家。他母親說阿彌陀佛,別找她兒子就好。
  劉玲玲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離開鄉下后,肌膚白嫩了,秀氣的臉蛋上一雙細長的眼睛清亮,彎彎的柳葉眉不用修剪,一雙手如蓮藕般白嫩。也許是聽到了風言風語,楊國力母親的話像刀子一樣刺在她心上,她不再大大咧咧與他稱兄道弟了,周末就去學瑜伽,還報了輔導班,開始參加考試,拿得了大專文憑。后來她換了工作,在一家商場打工。她與楊國力不辭而別,楊國力心里空空的,到處打聽,找到她就抓著她的手不松開,說她不夠朋友。她苦笑道,自己忙著掙錢,將來好給自己一份嫁妝。
  
  
  二
  
  劉玲玲與楊國力熱戀了,中秋的黃昏,楊國力的母親找到她,說:“離開我兒子,你長相是不錯,但有點妖氣,不適合做我們小戶人家的兒媳,我們家楊國力養不起你和你的娘家人。”楊國力的母親語言犀利,把市井女人難以入耳的言語潑向了劉玲玲。劉玲玲禮貌地叫她阿姨,說自己以后一定會做個好兒媳的,一定會孝敬楊國力的父母的。楊國力的母親怒氣沖沖地說:“用不著,只要你離開他就行。”
  劉玲玲覺得渾身發涼,她只說自己是真心喜歡楊國力的,一定會善待他的家人。楊國力的母親罵道,你這個狐貍精不要纏著我兒子,他要找城里的女孩兒成家。然后揚長而去,丟下她在風中尷尬地面對路人奇怪的眼光。她拖著沉重的雙腿回到宿舍,蒙頭睡下,眼淚流到了枕頭上。楊國力第二天知道了他母親的言行,與他母親吵了一架,下班就來找劉玲玲,劉玲玲避而不見。楊國力天天來堵她,她無處可逃,后來二人就在周末重新約會了。
  當楊國力帶著劉玲玲進門時,劉玲玲已有身孕,他先斬后奏,結婚證領了幾個星期,才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看到劉玲玲的腰身,惡狠狠地盯著她,說道:“結婚了也可以離婚,別高興太早了!”
  劉玲玲與楊國力擺了兩桌酒席算是結婚了,他母親一句一切從簡,就回應了她父母要從鄉下迎娶新娘的話語,氣得她父母親沒來參加婚禮。女兒出生在出租屋,劉玲玲的母親來照顧月子里的母女倆,楊國力的母親天天去跳廣場舞,即使來了,也是冷言冷語說幾句,就速速離開。劉玲玲的母親心里憋屈,在她面前發牢騷,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她怎么這么狠心?對自己的孫女都不看一眼。劉玲玲苦笑,說以后會改變的。
  如今女兒讀小學了,嘴甜如蜜,每次見面都叫奶奶,奶奶見她了,總算有了笑容,對劉玲玲還是冷冰冰的。直到二胎政策開放了,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口口聲聲說要劉玲玲補補身子,給楊家生個孫子。
  劉玲玲生女兒后胖得像個圓球,為了減肥塑身,她又開始練瑜伽,喝減肥茶。身體一天天苗條了,可內分泌紊亂,不來大姨媽了。嚇得她去看醫生,醫生開了黃體酮針劑和吃的藥,一再吩咐她不要隨意吃減肥藥,喝減肥茶。恢復每月的例假后,劉玲玲不知什么原因,特別怕冷,睡眠不好,多夢。她開始頻繁地跑醫院,為了增強體質,她任由婆婆買來雞鴨魚肉,開始進補。當水桶腰代替楊柳腰時,她沒有如愿懷上二胎,身體越來越弱了。
  備戰二胎的同時,還得操心女兒的學習,真如網上說的“不做作業時,母慈子孝,做事業時,雞飛狗跳”。女兒遇到難題就退縮,找借口,她感覺自己要心梗了,不斷大聲吼叫,我要住院安支架了。每晚玩手機的楊國力聽不下去了,就冷言相對,說管女兒都管不好,生二胎了怎么辦?喪偶式的教育在她家就這樣活靈活現地上演,她心力交瘁。
  女兒讀小學三年級時,他們住進了自己買的二手房,這是學區房,離學校近。為了女兒不輸在起跑線上,他們借錢付了首付款買了房子。幸好劉玲玲的單位生源好,每月工資領到手,除了生活開支,她把剩下的錢存起來,看著那數字她覺得踏實。楊國力的壓力大,最近沒多少業務,女兒做作業,他就玩手機。后來換了一份工作,雖然輕松,但工資不高。他常自嘲,說做個平常人挺好的,我對閨女期望不高,只要進個本科就行了。人一輩子,沒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如今房地產縮水,他不想有壓力,壓力自然而至,他決定再換工作。他開始學習攝影,觀看廣告制作,朋友告訴他,學得多,找工作路就多.
  
  一個周末的夜晚,劉玲玲輔導女兒的作業后,趁楊國力有醉意,拿起楊國力的手機看。這一看,氣得她七竅生煙。楊國力竟然和一位妖艷的女子合影了,雖然旁邊有幾個哥們兒在場,劉玲玲看著特別別扭,恨不得把手機砸了。她推著楊國力,他醉意正濃,根本無法溝通。第二天楊國力酒醒了,提到照片的事兒,他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說她不信任人,偷看他的手機,是神經病。他一直被朋友嘲笑是妻管嚴,他活得太窩囊了。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恨,似乎他工作不如意是劉玲玲造成的。說完這幾句話就摔門而出了。
  劉玲玲被他寵慣了,哪受得了這樣的語氣。感覺胸腔要爆了,她怕吵醒女兒,不敢發威,就在群里寫了那幾句話,出去買菜了。
  劉玲玲發過微信,無神地走在通往菜市場的小巷子。王喜蓮清晨起來,約了同事,一起去市里一市民家做鐘點工。王喜蓮坐公交車時,看到劉玲玲的信息,心里嘀咕,這些年輕人吃飽了撐的,今天受點小挫折就吵著離婚,明天受點委屈就要離家出走。等她到了我這個年齡,就不會這么沖動了。
  
  三
  
  從九月份開學至今,已過了三個月,劉玲玲的單位最近很忙,女兒的老師不時約談家長,她有點兒暈了。周六那天清晨,在家搞衛生的她突然一陣眩暈,差點倒地,嚇得上廁所的老公楊國力慌忙扶住她。她的蒼白無神,虛弱無力,著實讓他為難,本來約好了朋友出去釣魚的,現在要陪老婆去醫院看病。
  劉玲玲靠在楊國力肩上,等檢查結果。她最近老愛做夢,半夜兩三點就醒了,她很害怕這種狀況,每次這樣,總會有點兒突發事件,要么是母親發病了,或者是與父親吵架了,要么是婆婆跳廣場舞崴腳了,或者公公喝醉酒犯病了。沒想到,這次是自己出了狀況。這半年來,喝中藥調理身體,準備生二胎,沒有懷孕,身體猛長,有點兒孕婦的韻味兒了。婆婆見她橫向發展,肚皮沒動靜,就重返廣場,與姐妹們跳舞去了。有時讓婆婆周末接一下孫女,她都不會準時。
  檢查結果出來了,似乎沒有什么大病,醫生一問她的生活習慣,嚴肅地說,必須改掉熬夜的壞習慣,早睡早起。劉玲玲一聽,就嘀咕道:“不熬夜,我怎么碼字呀?白天要上班,下班了要輔導女兒學習,就晚上十點鐘后才有點兒自己的時間。”
  醫生面無表情地說:“請遵醫囑,不要熬夜,否則你的身體要跨了。這不是危言聳聽,如今很多年輕人熬夜,身體亞健康狀態,出問題的不少。”
  回家了,劉玲玲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楊國力見她沒什么大毛病,把她送到家就溜出去了。劉玲玲叮囑他給婆婆打電話,下午接女兒。劉玲玲看著電視柜上灰塵,有心無力,尋思下周再來一次大掃除。電腦是不敢開了,頭還是暈。昨晚與詩群里的文友互動,準備寫同題詩,今天是泡湯了,看看夜晚有時間吧。女兒老師的信息來了,說周一穿校服,別忘了周末的作業。
  劉玲玲趕緊起身,去洗手間洗女兒的校服。突然手機響了一聲,她懶得理會,慢慢洗著衣服。回到客廳,打開手機一看,嚇得她心臟突突地跳,前天還在大群里微信聊天的文友沒了。群里信息雪花般飛舞,看得她又眩暈了。性格內向的女文友那天下班回來,給家人做了晚飯,就進房碼字,她得完成她的長篇小說。她說為了這小說,她都住院兩次了。當初聽到這話,驚得劉玲玲下巴都要掉了,嘀咕自己不夠努力,難怪寫不出幾首詩來。劉玲玲曾經這樣自我檢討,她輔導完女兒的功課,也開始碼字。聽一位文友說,那死去的文友經常頭暈,有氣無力,這不和自己的癥狀一樣嗎?劉玲玲膽戰心驚地趕緊給楊國力打電話,要他回來,說明天再換一家醫院檢查,感覺自己生大病了。楊國力回道:“好好好,你先歇著,明天早點兒起來,去醫院檢查。”就匆匆掛了電話,水中的魚兒召喚著他呀。
  想著那文友平常聊天的話,心里很難過,一個鮮活的人,說沒就沒了。文友好似外省的,她不能參加她得告別儀式了,只在心里祈禱,希望她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文友性格內向,與她的經歷有關,她是個老師,與丈夫兩地分居。她丈夫當年南下,帶去了她的思念,一個寒假一個暑假就是這對人間牛郎織女的鵲橋相會時間。那時與丈夫團聚時,他或溫情脈脈,或熱情似火,讓她倍感分別后的幸福。不知從哪個假期開始,他們之間沒有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了,他似乎刻意躲著他,白天回來一下,夜晚說是加班,在公司不回來了。她覺得委屈,可又能說什么?夫妻之間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她只能大度地支持他繼續加班。當他們離婚時,兒子上小學一年級了。或許是文字讓她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她與劉玲玲成了文友。劉玲玲矯情時,她偶爾發個微笑的表情。有天,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合照,是瘦削的她與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的親密彩照,那時劉玲玲才知道她梅開二度了。她非常在意這位男士,每天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常分享自己親手做的菜肴,如寫上調皮的文字:治家猶如烹小鮮。幸福之情洋溢在圖文之間。或許她太要強了,工作勤奮,業余筆耕不輟,就為了與前夫叫板,讓他知道他遺失了一顆珍珠。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前夫遺失了她,她卻拋下一切飛向天國。孩子怎么辦?老人怎么辦?
  劉玲玲想到自己病殃殃的身體,不免像林黛玉那樣敏感多疑傷感起來。劉玲玲對楊國力提的要求,就是應酬、加班可以,但再晚也得回家。她要吸取那位文友的教訓,不給楊國力在外留宿的機會。前幾天還與她聊天,說自己與楊國力的君子協議,說孩子的學習情況,哪知這一別就是永恒。
  
  四
  
  劉玲玲在女人群發了最近看的小說書名,問大家看了沒有。只有顏玉環回復了,說要帶兒子,沒時間看。李欣琴和王喜蓮沒有動靜,估計在忙。
  劉玲玲的母親做了檢查,沒有別的毛病,是血糖沒控制好,導致血壓像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在劉玲玲家休養了一段時間,她惦記著兩個孫子,就急著回兒子家去了。母親走了,劉玲玲除了管女兒的學習,就是偶爾看小說,在群里溜達。詩歌群在寫同題詩,她沒有參加,她在女人群里不時發幾句話,這可是幾位與她在網站一起戰斗過的文友。
  她以前愛參加寫同題詩,最近因女兒的學習任務重,沒心思去寫了。那時群里一有同題詩的任務,她立馬構思,寫好就發給收集詩歌的老師。給詩歌打分,點評,是她緊張又開心的時刻。如果點評老師寫的評語犀利,她就嘀咕,遇到滅絕師太了。如果點評太委婉,她又覺得太和風細雨,不夠味兒。每次點評后,前三名會有一個紅包作為獎賞。如果得了十元的紅包,劉玲玲像中了頭彩,興高采烈地對老公楊國力咋呼:“我的詩歌得獎了,你也得給我發紅包,作為獎賞。”
  她老公甕聲甕氣:“得了十元就高興成這樣,沒見過錢呀。哪天等我賺了大錢,給你發個大紅包。”
  劉玲玲說:“現在就給我發紅包,等你賺大錢,得到猴年馬月。”
  在她死纏爛打下,楊國力假裝極不情愿,慢吞吞地打開手機,給她發了五元的紅包。她開心地說:“這么大呀,謝謝老公!”
  隨著女兒上初中,她不再參加同題詩的寫作。在無聊時,就搜小說看。想到那年,她初進網站,最開始寫的是小說。有時為了構思小說,她周末把自己關在房里,讓老公帶女兒。女兒讀小學了,她忍痛割愛,不再寫小說了,開啟的長篇小說寫了一半,就躺在電腦里了。
  為了繼續自己的文學夢,她開始在詩歌群里混,寫詩歌沒有小說占時間,她就與詩友們切磋,開始學習寫現代詩。她有天賦,詩歌寫得有自己的特色,得過幾次獎。她投到紙刊,竟然寄來了稿費。她對楊國力嘚瑟說:“我的詩歌印成鉛字了,還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稿費。我要加油,說不定你的老婆會成為詩人喲。”
  楊國力瞟來一眼,說:“看你那高興勁兒,像中了彩票一樣。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女兒身上,她學習成績好,才是當前首要的任務。”
  楊國力的話如冷水潑在她頭上,女兒要考初中選學校,她和所有家長一樣,希望孩子進重點中學,可孩子的成績在邊緣掛著。為了女兒,她放棄了詩歌,只是與文友聊聊海子、顧城。顏玉環有時間就會應聲談談他們的詩歌,或與劉玲玲侃侃時裝的流行顏色。
  女兒放學了,就是家里河東獅吼的時候。與家長們聊過,他們說不做作業,母慈子孝,做作業,雞飛狗跳。有家長把老公陪兒子做作業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孩子在磨蹭,老公給自己戴上手銬,站在旁邊陪著,他是怕自己忍不住火氣打孩子,先給自己銬上了。劉玲玲笑壞了,把照片給楊國力看,說:“你看,不是我氣暴躁吧,你們男人管孩子,一樣會火冒三丈。”
  他笑了,說:“這得多大的火氣呀,是不是怕自己打廢了兒子,才出此下策的?”
  劉玲玲說:“是呀,你是沒管女兒的學習,不知活否厲害。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懷孩子時,孕期反應把人折磨得像個鬼。好不容易十月懷胎,孩子呱呱墜地,坐月子又不能洗頭洗澡,天天躺在床上,掃帚倒了都不能扶。孩子上幼兒園了,又得下班后接回家,忙著做晚飯。讀小學了,學習成了媽媽的任務,為她考初中傷腦筋。唉!現在,她讀初中了,又得為她的家庭作業操心。”
  楊國力輕描淡寫說:“順其自然吧,我女兒以后會有出息的。”
  劉玲玲說:“孩子的學習是在拼家長,你沒看電視和網絡新聞嗎?那個唐詩宋詞背得好的女學生都被清華大學錄取了,據說她父親下午四點就回家,陪她學習了。我們這些工薪族,誰敢下午四點離開工作崗位?”
  楊國力附和說:“也是喲,我換了工作,一點兒也不敢怠慢,哪敢那么早下班回家。”
  劉玲玲說:“所以家長成功,孩子的起跑線就不一樣。我們普通人家,忙工作,忙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自己的愛好都拋到九霄云外,一心只為了孩子的學習。如果老人身體不好,就是雪上加霜了。”
  楊國力自愧地說:“怪我沒本事,如果我賺得多,你就可做全職太太,不會這么辛苦。”
  劉玲玲說:“呸,我才不做全職太太。放棄工作,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人生。等孩子上了大學,我就成了你嫌棄的黃臉婆。”
  楊國力立馬表決心說:“別冤枉我,我心中只有你和女兒。”
  劉玲玲說:“現在難說,過了十年八載,你的心思不會是這樣的。你知道么?我們單位有個同事就與她老公離婚了。他們在孩子考上大學,就瞞著孩子去了民政局。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吵不鬧,就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學習。也許是太壓抑了,她瘦得不成人形。”
  楊國力說:“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我沒想過離開你們娘倆,女兒大了,我們二人就去旅游。”
  劉玲玲說:“我只希望我女兒讀書時,爹娘身體好,否則我沒那么多精力管女兒。女兒現在是學習的關鍵時刻,陪伴她是最重要的。過幾年,她長大了,你想陪伴她,她還不要呢。”
  劉玲玲給他舉例,哪個家長又給孩子報了什么興趣班,哪個孩子在學音樂、體育、舞蹈等。劉玲玲給他算了一筆賬,家庭開支是多少,孩子的學費多少,房貸多少。她說她哪敢當全職太太,這些像大山一樣,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五
  
  劉玲玲在女人群里瀏覽,看到顏玉環請教孩子長濕疹如何治療,就回復說,去看醫生,開點外用藥,你自己不要吃辛辣的食物。劉玲玲在群里留下一個話題:怎么成功減肥?
  晚上,女兒的作業做完了,劉玲玲真的穿著居家服,開始在客廳跳鬼步舞的簡單步伐。跳了幾分鐘,她冒汗了,看來這舞步還有作用。洗了澡,劉玲玲開始在群里發布新聞,說自己跳了一會兒鬼步舞,就出汗了,看來以后要天天堅持跳了。群里除了顏玉環空閑時發的動態,沒有另兩位文友的只言片語。李欣琴生了二胎,寶媽的時間很緊,王喜蓮給兒子買了房子,一家人要還房貸,忙得不亦樂乎,只有沒上班的顏玉環趁寶寶睡著了來群里溜達。劉玲玲自己建了這個群,不讓群鴉雀無聲,會不定期地發些文學鏈接,或生活中的煩瑣事。
  母親回哥家了,劉玲玲與女兒暫時相安無事。女兒最近學習有點進步,劉玲玲給她報了書法班,人得有點愛好,否則不如意時,不知怎么排解。母親那時剛進城,劉玲玲給她報了老年大學班,她去了幾次,說什么都不肯去了。問她,就說別人都說她那么胖,怎么不減肥。她不想去了,劉玲玲不再勉強她。幾年過去了,母親除了做家務,不會跳舞,不會畫畫。小區組織活動,她就在旁邊看,從不參與。哥嫂下班了,母親做好飯菜。晚飯后,就帶著二寶出來散步。小區孩子越來越多,帶孩子的老人越來越多,天南海北的話音,阻隔不了老人之間的交流。
  劉玲玲沒有告訴母親,婆婆又催過她。她一想到十月懷胎度日如年,孕期反應痛苦,生下孩子后睡不好覺等,就害怕了。
  如今工作壓力大,不知什么時候會失業。劉玲玲再想到文學夢,就覺得自己頹廢了,沒有堅持下來。小說還沒結尾,詩歌剛剛起步,二胎計劃沒有落實,她還沒上戰場,就想當逃兵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請不要對號入座。)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黑驢與黑馬
下一篇:根柱的婚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