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黑驢與黑馬

黑驢與黑馬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許多事,沒有親身經歷是體會不到其中甘苦的。自當管家后,老趙對這句話才有了切身感受。比如黑驢前幾天說它“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事,就讓他著實熬了幾個不眠之夜,但挖空心思想的這招,還不知道能不能過東家這關。
  老趙一邊幫東家撲打身上的塵土,一邊很隨意地說:“東家您也辛勞操持大半輩子了,有些事,也可以讓少東家出面去跑跑了!”
  “讓他去跑!能放心?”
  “這也看什么事哩。大事、要事、場面上的事,當然得東家您親自出面,但有些事不妨讓少東家去跑跑。少東家遲早要執掌家事,跑一跑,其一可讓他磨礪磨礪,長些見識,使您老將來能放心地把家業交給他,其二您老風霜雪雨打拼這么多年,也該減少些應酬,享享清福了。”老趙的言語中,既有對東家家業興旺的牽掛,更有對東家的入微體貼。
  東家很欣慰選老趙接替了老管家的擔子。“有道理!這樣吧,今后有什么事,你先提醒我一下,是該讓他多去外面跑跑,吹吹風,見見世面了。”
  “我還是先給他瞅匹好馬,讓他先練就東家這身能騎善跑的本事吧。”老趙一下子就把話題切換到了黑驢“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一主題上。
  “對的,不能讓他像我這樣,風不吹、雨不淋的,出門就坐車,盡享舒坦。”
  “東家這年歲了,出門坐車很正常,也算不上享什么舒坦。少東家正當年,可以讓他多經歷些磨礪。我這就留意著,有好馬良駒就給少東家買回來,平日里他就可以騎出去多練練,不能荒疏了這騎馬的本領。”
  一切都順理成章。幾天后,一匹通身黝黑的馬兒就牽進了東家的院子。也許是看慣了黑驢的緣故,東家看見那一身油光油亮的黑毛就贊不絕口:“好馬!一看就知道是匹好馬,只可惜老夫不中用了,不敢騎著它去瘋了。”
  “買回來了,就是咱家的了,東家喜歡,那就讓它和黑驢一起給您老拉車吧,后面有如意的,再給少東家買一匹就是了。”老趙看準了東家的心事,一句話就把事辦得妥妥的。
  東家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再三叮囑,一定給少東家再選一匹好馬。
  少東家當然不會在意給他選什么樣的馬,他在意的是管家老趙能從他老爹手上“誆”出多少銀子來。
  老東家都滿意了,還能讓少東家不樂意?沒費什么口舌,老趙就從老東家那里討到了少東家想要的銀子。少東家揣著老趙給他“誆”來的銀子,滿心歡喜地買他自己想買的馬去了。
  自有了這黑馬,東家似乎更喜歡外出了,一有空閑,他就讓黑驢黑馬拉著他到當年遛白馬的那片草地,然后跨上黑馬,在草地上遛兩圈,雖然已沒有當年縱馬馳騁時的那種豪情,但也找回了近年來少有的幾分愜意。
  東家不外出時,黑驢黑馬就待在當年白馬和紅妹住過的馬棚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扯東聊西,沒什么正經活干。
  黑馬比黑驢高出半個頭,再加上那一身油黑油黑的毛發,讓黑驢很滿意、很歡喜,所以黑驢最期望地就是每天能待在馬棚,就算是扯東聊西,它也很樂意跟黑馬聊。
  黑馬似乎有些內向,不怎么會聊天,往往沒聊上幾句,就把話題堵死了。
  這讓黑驢很尷尬,但也無可奈何。老趙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它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禱:時間久了,彼此熟悉了,也許就會好些。
  東家新買了匹黑馬,和黑驢一起專門給東家拉車,還理所當然地一同住進了白馬和紅妹此前住的馬棚。這現實讓二驢、長耳驢和短尾驢哥仨很難接受。
  二驢首先發起了牢騷:“我幾個比它黑驢先到東家這里,怎么說也算是老伙計吧?可它黑驢,來東家家里時間不長,搞了個什么‘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收買了老趙,擠走了白馬紅妹,還把我幾個關在這驢棚里整天難見天日。如今,又弄個黑馬回來天天陪著,它逍遙快活,卻全不管我們死活。這日子,沒法過了,逼急了,我二驢就跟它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短尾驢連忙阻止二驢:“你小聲點,還怕小趙聽不見?那都是一條線上的,你不怕,我們還怕哩。”
  長耳驢不溫不火地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反正我不會跟著你去拼命。不過我倒聽說,那黑馬似乎跟黑驢不怎么來‘電’,在一起這么久了,總也擦不出火花。”
  “什么意思?”二驢連忙湊過來問。
  “你都準備‘魚死網破’了,什么意思跟你也沒關系。”長耳驢故意再激一下二驢。
  二驢一下子急了:“我那說的都是氣話。你倒是先說說怎么個‘擦不出火花’?”
  “說說,說說!我也想聽聽。”短尾驢也湊過來。
  “真想聽?”
  “真想聽!”
  “那可說好了哈,這事咱們哪里說哪里丟,千萬不能外傳!”長耳驢清楚,凡是想外傳的事,在說之前,一定要再三叮囑不能外傳。放心,不出三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你們都看到的噻,黑馬剛來時,每月‘績效考評’都排在黑驢之后,你我之前;可近兩個月,不是也和當年的白馬紅妹一樣,開始滑到咱們之后了嗎?”長耳驢故意賣個關子。
  “這不很正常嗎!咱們平時也沒少孝敬他小趙,他總不能老把咱們排在后面吆鴨子吧?”
  “你孝敬那點,還抵不上黑驢一個眼神。小趙的飯碗都是黑驢給他弄的,他敢在黑驢面前尥蹶子?所以黑馬在‘績效考評’時排在哪,都是黑驢的主意。”
  “這是為啥哩?黑驢不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嗎,怎么會故意把它往后排呢?”
  “黑驢是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可黑馬它不識趣呀,沒給黑驢面子,也沒讓黑驢‘擦’出點火花。這讓黑驢情何以堪,那還不弄點明堂掃掃它的面子?”
  “你這都是瞎猜。看人家黑驢黑馬,整天出雙入對,又都是東家身邊的,誰看了不眼熱?怎么會像你想的那樣鬧別扭呢!”二驢不以為然地說懟了長耳驢幾句。
  “我瞎猜?我這可是有根有據的哈。那天小趙為‘績效考評’排名的事兒犯愁,自個在那嘀咕,正好讓我聽見的。”
  “嘀咕啥,你跟我們擺擺噻!”
  “黑馬不識趣,讓黑驢有一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但又無處宣泄,這就讓小趙在‘績效考評’排名時把黑馬往后壓一壓;但老趙那邊也傳來了東家很喜歡黑馬的信息,這就使小趙沒了主意,不知該聽誰的,犯愁了唄。”
  “這有啥好犯愁的,按東家的意思辦唄。”
  “小趙雖說吃的是東家的飯,可這碗卻是黑驢給他弄的,兩邊都不能得罪,能不犯愁嗎?”
  “也是哈。這小子,平日里想著法兒整我們幾個,沒想到他也有犯難的時候,活該遭報應!”短尾驢幸災樂禍。
  “這說明,平時黑驢和黑馬看似出雙入對,實則貌合神離,且東家似乎更喜歡黑馬。你們說,這是不是咱們的機會來了?”長耳驢見火候差不多了,才把最關鍵的這句話拋出來。
  “什么機會?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到。”
  “你要能感覺到,還會被關在這整天難見天日的鬼地方?”長耳驢不失時機地把二驢洗涮了一番。
  “你比我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二驢反唇相譏。
  “你兩個半斤八兩,就別狗咬狗了,還是說說現在咱們該怎么辦吧!”短尾驢以一種局外人的清醒,一語中的點出眼下最迫切、最現實的問題。
  “這也不難。黑驢那咱們是沒機會了,但黑馬勢單力薄,正用得上咱們,況且東家也很喜歡黑馬,咱們何不助它一臂之力,拉黑驢下來,擁黑馬上去,既成就黑馬,也解放了咱們自己。”
  “對,這主意好,就這么干。”二驢和短尾驢異口同聲表示贊同。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改日我找機會跟黑馬聊聊。”二驢幾個都認為找到了破解當下這困局的妙招。
  不出所料,沒出三天,黑驢就全知道了二驢幾個那天嘀咕的事。這也正是長耳驢想要的結果,它就是想讓黑驢知道:二驢已經被你逼得想拼命了,我長耳驢雖不想拼命,但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就只能拉伙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了。
  黑驢有些后悔,它后悔不該為了討好老趙而急功近利的把二驢幾個全都逼到了墻角;它后悔不該把“想給東家養個騾子”的想法這么快就付諸行動,到頭來沒吃到腥不說,反惹了一身騷;它后悔對黑馬沒全面考察準確,就讓它和自己一起來給東家拉車,把原本想的“天天相廝守”弄成了今天的“兩相不往來”。
  黑驢決定先會會長耳驢。
  當然,長耳驢這幾天也沒閑著,它見縫插針地去見了黑馬。原以為黑馬會很感激它幾個愿與自己合伙把黑驢拉下山頭,可萬萬沒想到黑馬竟回了它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把長耳驢整得半天沒回過神。這會,黑驢要會會它,它反倒很鎮定了,“我已經赤腳了,還怕它穿鞋的?”
  在老趙安排下,會面很快達成。見到長耳驢,黑驢開口一句“長耳兄弟,辛苦你了”,一下子就把長耳驢整懵了,事前準備的跟黑驢大干一架的那些詞語,全沒排上用場,弄得它竟違心地連連說“不辛苦!不辛苦!”
  “你也知道,這兩年,我和老趙苦心經營,現在總算能在東家面前說上幾句話了。正因如此,才沒顧得上照顧你和二驢、短尾兄弟。咱們都是驢系家族的,我怎會把你幾兄弟搞忘了呢?所以我和老趙合計了一下,想給你幾兄弟重謀個差事。”黑驢三言兩語,既談親情,又畫大餅,想一下子把長耳驢拉回到自己身邊。
  長耳驢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長耳驢了,關在驢棚里學了兩年,多少還是有些長進的,所以它硬把快要掉出來的眼淚憋了回去,擺出一副心不在焉地樣子說:“其實你大哥想多了,我們幾個這兩年也挺好的,有活就干活,沒活就學習,到點就吃,天黑就睡,倒沒你大哥活的那么累!”
  黑驢聽出這是話中有話,但也不好發作,耐著性子聽長耳驢繼續說。
  “我和二驢、短尾兄弟,這些年也只是拉拉車,拉磨、拉人這些活,我們沒干過,也干不了,所以你想給我們‘重謀個差事’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有口吃的,能活就行。”在東家家里待了這么多年,它太清楚了,適合驢子干的活除了跟“拉”有關外,還能有什么‘差事’?這不明擺著糊弄我幾個嗎?長耳驢的語氣中明顯帶有幾分不爽。
  黑驢不想解釋,盯著長耳驢很認真地說:“長耳兄弟,我想讓你們幾個和老趙的兒子一起來管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事,不知你們愿不愿意?”
  對耳朵一向很自信的長耳驢,這次也不由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說白了也就監督考評我哥仨和替黑驢拉磨的那頭黃牛,現在要讓我們哥仨也不干活了,連同小趙,四個一起去監督考評一頭黃牛,這可能嗎?這傳出去不讓別個笑掉大牙?
  黑驢早就預料到長耳驢會是這個表情,所以并不奇怪,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想不想干?想干,就給個明話。”
  “想!當然想,我代表它們兩個表態。”長耳驢毫不猶豫地當即表態。此刻,它早忘了“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的想法。
  黑驢笑了,“這就對了,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個族系的嗎,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撇噻!”
  說服了長耳驢幾個,黑驢就找來老趙,要他先去集市上買三頭牛回來,把二驢幾個全都替換下來,跟著小趙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
  這是怎么回事,新買三頭牛回來,把正在干活的三頭驢替換下來,再讓替換下來的這三頭驢去監督考評接替它們干活的那三頭牛?老趙徹底蒙了。
  “你先去東家那稟報一下,就說那三頭驢都已年老體弱,干不動重活了;那頭拉磨的黃牛還不錯,吃的是秸稈,干的卻是驢活,從不講條件、提要求、說怪話、發牢騷,準備再買三頭牛把那三頭驢替換下來,讓幾頭老驢跟你家小兒去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就行了。”
  老趙還是有些不解,緊跟著問:“‘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原來就只需我那小兒一個人干,現在一下子再增加三個,東家會同意吧?”
  “你呀!永遠都開不了竅。”黑驢一臉的不屑,“東家家里不是還養著那么多雞鴨鵝、豬狗貓嗎?咱們把它們全部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每月下多少蛋、長多少肉、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來的陌生人,等等,都按二驢幾個那樣,全部記錄在案,月底統一‘亮曬’,這樣工作量不就變大了嗎?不就需要增加人手去干了嗎?這雞鴨鵝、豬狗貓‘績效考評’排名最后的,還可采取‘末位淘汰’制,直接送到廚房師傅那里,殺一儆百。”
  “可它們的活,都不一樣,該怎么去量化考評哩?”老趙一臉無奈。
  “這多簡單的事,按不同工種的產值,統一換算成分值,不就可以量化了嗎!”
  停了一會,黑驢繼續說:“咱們還可以把‘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工作亮曬’升級一下,搞一個‘數據檔案’,把它們的出產地、年齡及經歷等,統一換算成數據,給它們每個建一個‘數據檔案’,把每月‘績效考評’的成績換算成分值填入‘數據檔案’中;這樣,同批次進來的,誰優誰劣,查一下‘數據檔案’就一目了然,然后再以此為憑,獎優罰劣,擇優善用。你想想,真這樣,那些有真本事的不就都來投奔東家了嗎?東家還愁選不到靈貓義犬、好馬良駒?”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許多事,沒有親身經歷是體會不到其中甘苦的。自當管家后,老趙對這句話才有了切身感受。比如黑驢前幾天說它“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事,就讓他著實熬了幾個不眠之夜,但挖空心思想的這招,還不知道能不能過東家這關。
  老趙一邊幫東家撲打身上的塵土,一邊很隨意地說:“東家您也辛勞操持大半輩子了,有些事,也可以讓少東家出面去跑跑了!”
  “讓他去跑!能放心?”
  “這也看什么事哩。大事、要事、場面上的事,當然得東家您親自出面,但有些事不妨讓少東家去跑跑。少東家遲早要執掌家事,跑一跑,其一可讓他磨礪磨礪,長些見識,使您老將來能放心地把家業交給他,其二您老風霜雪雨打拼這么多年,也該減少些應酬,享享清福了。”老趙的言語中,既有對東家家業興旺的牽掛,更有對東家的入微體貼。
  東家很欣慰選老趙接替了老管家的擔子。“有道理!這樣吧,今后有什么事,你先提醒我一下,是該讓他多去外面跑跑,吹吹風,見見世面了。”
  “我還是先給他瞅匹好馬,讓他先練就東家這身能騎善跑的本事吧。”老趙一下子就把話題切換到了黑驢“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一主題上。
  “對的,不能讓他像我這樣,風不吹、雨不淋的,出門就坐車,盡享舒坦。”
  “東家這年歲了,出門坐車很正常,也算不上享什么舒坦。少東家正當年,可以讓他多經歷些磨礪。我這就留意著,有好馬良駒就給少東家買回來,平日里他就可以騎出去多練練,不能荒疏了這騎馬的本領。”
  一切都順理成章。幾天后,一匹通身黝黑的馬兒就牽進了東家的院子。也許是看慣了黑驢的緣故,東家看見那一身油光油亮的黑毛就贊不絕口:“好馬!一看就知道是匹好馬,只可惜老夫不中用了,不敢騎著它去瘋了。”
  “買回來了,就是咱家的了,東家喜歡,那就讓它和黑驢一起給您老拉車吧,后面有如意的,再給少東家買一匹就是了。”老趙看準了東家的心事,一句話就把事辦得妥妥的。
  東家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再三叮囑,一定給少東家再選一匹好馬。
  少東家當然不會在意給他選什么樣的馬,他在意的是管家老趙能從他老爹手上“誆”出多少銀子來。
  老東家都滿意了,還能讓少東家不樂意?沒費什么口舌,老趙就從老東家那里討到了少東家想要的銀子。少東家揣著老趙給他“誆”來的銀子,滿心歡喜地買他自己想買的馬去了。
  自有了這黑馬,東家似乎更喜歡外出了,一有空閑,他就讓黑驢黑馬拉著他到當年遛白馬的那片草地,然后跨上黑馬,在草地上遛兩圈,雖然已沒有當年縱馬馳騁時的那種豪情,但也找回了近年來少有的幾分愜意。
  東家不外出時,黑驢黑馬就待在當年白馬和紅妹住過的馬棚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扯東聊西,沒什么正經活干。
  黑馬比黑驢高出半個頭,再加上那一身油黑油黑的毛發,讓黑驢很滿意、很歡喜,所以黑驢最期望地就是每天能待在馬棚,就算是扯東聊西,它也很樂意跟黑馬聊。
  黑馬似乎有些內向,不怎么會聊天,往往沒聊上幾句,就把話題堵死了。
  這讓黑驢很尷尬,但也無可奈何。老趙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它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禱:時間久了,彼此熟悉了,也許就會好些。
  東家新買了匹黑馬,和黑驢一起專門給東家拉車,還理所當然地一同住進了白馬和紅妹此前住的馬棚。這現實讓二驢、長耳驢和短尾驢哥仨很難接受。
  二驢首先發起了牢騷:“我幾個比它黑驢先到東家這里,怎么說也算是老伙計吧?可它黑驢,來東家家里時間不長,搞了個什么‘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收買了老趙,擠走了白馬紅妹,還把我幾個關在這驢棚里整天難見天日。如今,又弄個黑馬回來天天陪著,它逍遙快活,卻全不管我們死活。這日子,沒法過了,逼急了,我二驢就跟它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短尾驢連忙阻止二驢:“你小聲點,還怕小趙聽不見?那都是一條線上的,你不怕,我們還怕哩。”
  長耳驢不溫不火地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反正我不會跟著你去拼命。不過我倒聽說,那黑馬似乎跟黑驢不怎么來‘電’,在一起這么久了,總也擦不出火花。”
  “什么意思?”二驢連忙湊過來問。
  “你都準備‘魚死網破’了,什么意思跟你也沒關系。”長耳驢故意再激一下二驢。
  二驢一下子急了:“我那說的都是氣話。你倒是先說說怎么個‘擦不出火花’?”
  “說說,說說!我也想聽聽。”短尾驢也湊過來。
  “真想聽?”
  “真想聽!”
  “那可說好了哈,這事咱們哪里說哪里丟,千萬不能外傳!”長耳驢清楚,凡是想外傳的事,在說之前,一定要再三叮囑不能外傳。放心,不出三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你們都看到的噻,黑馬剛來時,每月‘績效考評’都排在黑驢之后,你我之前;可近兩個月,不是也和當年的白馬紅妹一樣,開始滑到咱們之后了嗎?”長耳驢故意賣個關子。
  “這不很正常嗎!咱們平時也沒少孝敬他小趙,他總不能老把咱們排在后面吆鴨子吧?”
  “你孝敬那點,還抵不上黑驢一個眼神。小趙的飯碗都是黑驢給他弄的,他敢在黑驢面前尥蹶子?所以黑馬在‘績效考評’時排在哪,都是黑驢的主意。”
  “這是為啥哩?黑驢不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嗎,怎么會故意把它往后排呢?”
  “黑驢是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可黑馬它不識趣呀,沒給黑驢面子,也沒讓黑驢‘擦’出點火花。這讓黑驢情何以堪,那還不弄點明堂掃掃它的面子?”
  “你這都是瞎猜。看人家黑驢黑馬,整天出雙入對,又都是東家身邊的,誰看了不眼熱?怎么會像你想的那樣鬧別扭呢!”二驢不以為然地說懟了長耳驢幾句。
  “我瞎猜?我這可是有根有據的哈。那天小趙為‘績效考評’排名的事兒犯愁,自個在那嘀咕,正好讓我聽見的。”
  “嘀咕啥,你跟我們擺擺噻!”
  “黑馬不識趣,讓黑驢有一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但又無處宣泄,這就讓小趙在‘績效考評’排名時把黑馬往后壓一壓;但老趙那邊也傳來了東家很喜歡黑馬的信息,這就使小趙沒了主意,不知該聽誰的,犯愁了唄。”
  “這有啥好犯愁的,按東家的意思辦唄。”
  “小趙雖說吃的是東家的飯,可這碗卻是黑驢給他弄的,兩邊都不能得罪,能不犯愁嗎?”
  “也是哈。這小子,平日里想著法兒整我們幾個,沒想到他也有犯難的時候,活該遭報應!”短尾驢幸災樂禍。
  “這說明,平時黑驢和黑馬看似出雙入對,實則貌合神離,且東家似乎更喜歡黑馬。你們說,這是不是咱們的機會來了?”長耳驢見火候差不多了,才把最關鍵的這句話拋出來。
  “什么機會?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到。”
  “你要能感覺到,還會被關在這整天難見天日的鬼地方?”長耳驢不失時機地把二驢洗涮了一番。
  “你比我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二驢反唇相譏。
  “你兩個半斤八兩,就別狗咬狗了,還是說說現在咱們該怎么辦吧!”短尾驢以一種局外人的清醒,一語中的點出眼下最迫切、最現實的問題。
  “這也不難。黑驢那咱們是沒機會了,但黑馬勢單力薄,正用得上咱們,況且東家也很喜歡黑馬,咱們何不助它一臂之力,拉黑驢下來,擁黑馬上去,既成就黑馬,也解放了咱們自己。”
  “對,這主意好,就這么干。”二驢和短尾驢異口同聲表示贊同。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改日我找機會跟黑馬聊聊。”二驢幾個都認為找到了破解當下這困局的妙招。
  不出所料,沒出三天,黑驢就全知道了二驢幾個那天嘀咕的事。這也正是長耳驢想要的結果,它就是想讓黑驢知道:二驢已經被你逼得想拼命了,我長耳驢雖不想拼命,但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就只能拉伙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了。
  黑驢有些后悔,它后悔不該為了討好老趙而急功近利的把二驢幾個全都逼到了墻角;它后悔不該把“想給東家養個騾子”的想法這么快就付諸行動,到頭來沒吃到腥不說,反惹了一身騷;它后悔對黑馬沒全面考察準確,就讓它和自己一起來給東家拉車,把原本想的“天天相廝守”弄成了今天的“兩相不往來”。
  黑驢決定先會會長耳驢。
  當然,長耳驢這幾天也沒閑著,它見縫插針地去見了黑馬。原以為黑馬會很感激它幾個愿與自己合伙把黑驢拉下山頭,可萬萬沒想到黑馬竟回了它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把長耳驢整得半天沒回過神。這會,黑驢要會會它,它反倒很鎮定了,“我已經赤腳了,還怕它穿鞋的?”
  在老趙安排下,會面很快達成。見到長耳驢,黑驢開口一句“長耳兄弟,辛苦你了”,一下子就把長耳驢整懵了,事前準備的跟黑驢大干一架的那些詞語,全沒排上用場,弄得它竟違心地連連說“不辛苦!不辛苦!”
  “你也知道,這兩年,我和老趙苦心經營,現在總算能在東家面前說上幾句話了。正因如此,才沒顧得上照顧你和二驢、短尾兄弟。咱們都是驢系家族的,我怎會把你幾兄弟搞忘了呢?所以我和老趙合計了一下,想給你幾兄弟重謀個差事。”黑驢三言兩語,既談親情,又畫大餅,想一下子把長耳驢拉回到自己身邊。
  長耳驢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長耳驢了,關在驢棚里學了兩年,多少還是有些長進的,所以它硬把快要掉出來的眼淚憋了回去,擺出一副心不在焉地樣子說:“其實你大哥想多了,我們幾個這兩年也挺好的,有活就干活,沒活就學習,到點就吃,天黑就睡,倒沒你大哥活的那么累!”
  黑驢聽出這是話中有話,但也不好發作,耐著性子聽長耳驢繼續說。
  “我和二驢、短尾兄弟,這些年也只是拉拉車,拉磨、拉人這些活,我們沒干過,也干不了,所以你想給我們‘重謀個差事’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有口吃的,能活就行。”在東家家里待了這么多年,它太清楚了,適合驢子干的活除了跟“拉”有關外,還能有什么‘差事’?這不明擺著糊弄我幾個嗎?長耳驢的語氣中明顯帶有幾分不爽。
  黑驢不想解釋,盯著長耳驢很認真地說:“長耳兄弟,我想讓你們幾個和老趙的兒子一起來管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事,不知你們愿不愿意?”
  對耳朵一向很自信的長耳驢,這次也不由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說白了也就監督考評我哥仨和替黑驢拉磨的那頭黃牛,現在要讓我們哥仨也不干活了,連同小趙,四個一起去監督考評一頭黃牛,這可能嗎?這傳出去不讓別個笑掉大牙?
  黑驢早就預料到長耳驢會是這個表情,所以并不奇怪,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想不想干?想干,就給個明話。”
  “想!當然想,我代表它們兩個表態。”長耳驢毫不猶豫地當即表態。此刻,它早忘了“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的想法。
  黑驢笑了,“這就對了,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個族系的嗎,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撇噻!”
  說服了長耳驢幾個,黑驢就找來老趙,要他先去集市上買三頭牛回來,把二驢幾個全都替換下來,跟著小趙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
  這是怎么回事,新買三頭牛回來,把正在干活的三頭驢替換下來,再讓替換下來的這三頭驢去監督考評接替它們干活的那三頭牛?老趙徹底蒙了。
  “你先去東家那稟報一下,就說那三頭驢都已年老體弱,干不動重活了;那頭拉磨的黃牛還不錯,吃的是秸稈,干的卻是驢活,從不講條件、提要求、說怪話、發牢騷,準備再買三頭牛把那三頭驢替換下來,讓幾頭老驢跟你家小兒去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就行了。”
  老趙還是有些不解,緊跟著問:“‘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原來就只需我那小兒一個人干,現在一下子再增加三個,東家會同意吧?”
  “你呀!永遠都開不了竅。”黑驢一臉的不屑,“東家家里不是還養著那么多雞鴨鵝、豬狗貓嗎?咱們把它們全部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每月下多少蛋、長多少肉、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來的陌生人,等等,都按二驢幾個那樣,全部記錄在案,月底統一‘亮曬’,這樣工作量不就變大了嗎?不就需要增加人手去干了嗎?這雞鴨鵝、豬狗貓‘績效考評’排名最后的,還可采取‘末位淘汰’制,直接送到廚房師傅那里,殺一儆百。”
  “可它們的活,都不一樣,該怎么去量化考評哩?”老趙一臉無奈。
  “這多簡單的事,按不同工種的產值,統一換算成分值,不就可以量化了嗎!”
  停了一會,黑驢繼續說:“咱們還可以把‘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工作亮曬’升級一下,搞一個‘數據檔案’,把它們的出產地、年齡及經歷等,統一換算成數據,給它們每個建一個‘數據檔案’,把每月‘績效考評’的成績換算成分值填入‘數據檔案’中;這樣,同批次進來的,誰優誰劣,查一下‘數據檔案’就一目了然,然后再以此為憑,獎優罰劣,擇優善用。你想想,真這樣,那些有真本事的不就都來投奔東家了嗎?東家還愁選不到靈貓義犬、好馬良駒?”
  這一番話,老趙聽得一知半解,只是覺得后面那幾句似乎還有些道理。他想,既然能為東家引來有“真本事”的,那就稟報東家,東家說行咱就干。
  黑驢當然胸有成竹。早在陪東家這些時間里,它對東家的性情、愛好就已掌握了十有八九,它知道老趙只要提到能招引有“真本事”的來投奔,東家定會準許。
  果然,東家聽了老趙稟報的情況,猶豫了一會,還是被能招來有“真本事”的這一點打動了,準許老趙先試試。只是叮囑了一句“‘末位淘汰’這種落后的管理制度還是不用了吧!”
  很快,老趙又買回三頭精壯黃牛,把二驢仨替換下來,并按照黑驢授意,安排它們幾個和自己那瘸腿兒子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等工作。這讓原本想拼個“魚死網破”的二驢、“另立山頭”的長耳驢和幸災樂禍的短尾驢感恩投地,發誓此生將鐵心跟定黑驢,誓死報效這再造大恩。
  就這樣,二驢幾個歡天喜地在小趙的指揮下,開始著手把東家家里的雞鴨鵝、豬狗貓等統統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并區分類別,按它們的出產地、身高、年齡、來東家家里的時長、做出過什么突出貢獻等,開始給它們編定“數據檔案”。
  原本平和清靜的東家大院一下子炸開了鍋,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產蛋的說,每月能產多少蛋,是根據季節變化而變化的,跟它們的出產地、體重和來東家家里的時長沒多大關系;長肉的則說每月能長多少肉,關鍵是看東家給它們吃了什么;而貓和狗就更為難了,雖然出產地對它們的視覺、嗅覺、聽覺有些影響,但這些年它們早已熟悉了東家院子的每一個角落,不要說陌生人,就是地下鉆的老鼠,也不敢貿然進來;所以多年來東家院子里從沒鬧過鼠患,更沒出過混進陌生人或偷盜之類的事;而現在卻要把每月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院子的陌生人或抓了幾個盜賊作為它們的工作績效,這讓它們情何以堪;難道為了體現工作績效,還得到外面抓幾只老鼠放在院子里讓貓捉,找幾個陌生人往院子里混或故意留下空檔讓盜賊來偷,再讓看家護院的狗去識別或抓捕……
  盡管議論紛紛,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你能過,我也能過。誰都不愿牽頭去找東家論理。
  這事,就這樣按黑驢的思路全面推開了。
  黑馬自來東家這里,就感到很壓抑,偌大一個院子,感覺不到一絲生機和活力,主仆間唯唯諾諾,同事間躲躲閃閃,誰也不和誰多說一句話。東家只想著“賺銀子”,下面的事很少過問;少東家忙著“尋樂子”,其余的事一概不問;管家老趙感恩東家,但似乎又被什么絆著,總有些瞻前顧后,只能跟著“混日子”;而黑驢,看似兢兢業業,積極肯干,與其不沾邊的事,也會主動出謀劃策,幫助協調,其實卻是借此籠絡人心,苦心編織那張大網,忙著給自己“找位子”,甚至黑馬原本也是這網中的重點一環,它曾想精心培植黑馬和自己聯手干一番事,但不承想黑馬不溫不火,軟硬不吃,直到長耳驢“另立山頭”的想法傳到它耳里后,它這才不得不放棄幻想,挖空心思把二驢幾個再拉回來。
  如今,這張無形的網已越織越密,上至東家打個噴嚏,下至花公雞又從黑母雞那偷了只蛋送給了灰母雞,它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拿捏的穩穩當當。誰敢不從,稍稍給它“抖”一點“料”出來,就不怕它不跪地求饒。
  現在,黑驢已成了除了東家之外,無人不聽、無人不從的“老大”,這也讓它真正品嘗到了“權位”的無窮魔力,并自得其樂而不能自拔。
  這一切,黑馬看得清,記得牢。它知道自己和黑驢不是一路人,更恥于和長耳驢這等貨色為伍;且自信行得端,走得正,黑驢不敢、也不能把它怎么樣。
  轉眼間,年關將至,按慣例,侯爺近期將從京城回晉城探親。這兩天,東家一邊派人打探消息,一邊盤算著怎么去拜謝侯爺,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現今已投奔侯爺的白馬和紅妹。侯爺收留了白馬和紅妹,不正說明他很喜歡馬嗎?對了,就送他馬吧!
  東家立即把管家老趙喚過來,吩咐他今天就去商州,到賈掌柜的瑞欣樓選兩塊上好的和田白玉,安排有名望的玉雕大師近幾天給咱雕一對純白玉馬。
  老趙當即動身,當晚就趕到賈掌柜那里說明了來意。賈掌柜為難地說:“上好的玉我這有,有名望的玉雕大師也不是問題,只是這時間,再怎么也得十天半月的。”
  老趙拿不定主意,賈掌柜只好先幫著選了兩塊純白的和田玉,再挑了兩張樣圖讓老趙帶回去請東家裁定,兩天內不回信,就表明確定了,他就安排玉雕大師抓緊時間往前趕,力爭不耽誤東家的事。
  第二天,老趙一大早就起身,傍晚時分才從商州趕回來,把樣圖呈送給東家。東家看了很高興,吩咐老趙暫且休息一晚,次日再趕過去,守著賈掌柜把活做的精細一些。
  按照東家的吩咐,老趙這幾天一直守在賈掌柜的店里,直到十多天后,才帶著浸透玉雕大師心血的那兩尊和田純白玉馬回到東家家里。
  望著桌面上那兩尊晶瑩剔透、奮蹄欲飛的純白玉馬,東家驚喜的嘴都合不攏,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叮囑老趙要緊緊盯著晉城那邊,待侯爺回到晉城,東家就親自前往拜謝。
  十多天后,晉城那邊傳回消息,說侯爺已從京城回來了。
  東家連忙安排老趙先行,提前呈上拜帖,可正當東家把一切準備妥當,擬帶著少東家前往晉城時,老趙卻從晉城返回來了,說侯爺看了東家的拜帖后,當即表示讓東家不要去了,過幾天侯爺將親自來東家這邊看看。
  這消息讓東家既緊張又激動。緊張的是自東家生下來,他就沒聽過祖上接待過這等尊貴的客人,更不用說這次是他親自來主持操辦了;激動的是這等尊貴的客人,趕幾百里路專程到他莊上,這是何等的榮耀。
  東家不敢怠慢,吩咐老趙立即把各店鋪的掌柜們招回來,并派人請已還鄉養老的老管家回來,共商如何搞好這空前的接待,指導老趙具體抓好接待籌備事宜。經過合計,大家都覺得一定要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傾其所有,盡其所能,以自己平生聽過、見過的最高規格來籌備這次接待,絕不能出現絲毫紕漏,留下點滴遺憾,一定要給侯爺留下一個難忘的記憶,使他此后永遠記著咱、想著咱、念著咱。果如是,那,何愁生意不旺、銀庫不滿、家業不興?
  東家仿佛看見了一批接一批的各地商賈主動找上門來想和他洽談生意,看見了一車接一車的銀子拉進了他家后院銀庫,看見了一群又一群鄉紳在院門前排隊等著進府里來拜望他……
  各店鋪的掌柜們按東家的分工,各司其職,加班加點抓緊籌備。負責環境打造的,組織人力對進入東家莊上的所有路段全部進行了填挖平整,道路兩側全部栽植上了花草苗木,兩邊目所能及的房屋全部進行了翻新修繕,東家的院子更是里里外外粉刷一新;負責院內接待的,對家里的侍傭重新篩選并進行了專門調教,定崗定責,明確分工;負責茶飲餐食的,專程從商州有名望的酒樓請來了茶藝師和幾位南北大廚,確保茶飲清香醇厚,餐食色美味香,樣樣都是方圓幾百里擺得上臺面的特色佳肴。當然,東家也沒忘記把自己住的院子騰出來,按照平時對侯爺的了解,重新裝點修飾一番,專供侯爺到了后臨時休憩使用。
  正當東家覺得接待籌備已萬無一失時,老管家卻湊到他耳邊嘀咕了幾句,東家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說:“還是你老想的細致、周全,我這就立馬安排他們去辦。”
  東家當即把老趙喊過來說:“這次侯爺來咱們莊上,肯定會帶著白馬和紅妹一起回來,你馬上讓黑驢和黑馬把它們現在住的馬棚騰出來,恢復到白馬和紅妹原來住時的樣子。黑驢和黑馬嘛,還是暫時回到此前灰驢住的棚子去住,免得白馬和紅妹看見當年它們住的地方被黑驢占住了心生而不悅,惹出什么事端。”
  老趙不便多說,隨即趕到黑驢這邊,把東家的意思講了一下。黑驢聽說東家把自己住的院子都騰出來接待侯爺了,還能有什么話說?只好當天就搬回原來住的驢棚;黑馬從來就不看重這些,住哪里它都無所謂。
  現在應該是萬事俱備,就只等著侯爺蒞臨了。
  幾天后,侯爺帶著白馬、紅妹和十多名隨從,輕車從簡自晉城出發,一路向東家這邊而來。沿途大小官吏當然早已在各處隘口備好茶飲果點恭候著侯爺,期盼著侯爺路過時能小憩片刻,留下片言只語。侯爺當然不會駁了眾官吏的面子,每過一處,都要略作停留,澤灑皇恩,惠及各方,這樣一路上走走停停,直到太陽落西,才進入東家所在的縣域,于是當晚就在縣衙暫住下來。
  東家打探到消息后,當即帶上老趙,套上黑驢黑馬趕到縣衙拜見侯爺,一陣寒暄之后,東家恭恭敬敬地呈上那對玉馬,表達對侯爺的謝意。
  侯爺打開禮盒,取出來細細端詳了片刻,緩緩地說:“確實是一對好馬,你先帶回去,明天我到你莊上還有話要說。”
  東家不便多問,顫顫巍巍地向侯爺請了晚安,一頭霧水退出縣衙。
  坐在返回的驢車上,東家百思不解,侯爺既然說“確實是一對好馬”,卻為什么不收下,而是讓他先帶回來,還說明天“有話要說”?
  看東家心事重重的樣子,老趙便寬慰道:“東家多慮了,也許是侯爺考慮到路途較遠,這么貴重的東西,路上帶著不方便,讓咱們‘先’帶回來,‘后面’他方便時再帶走。”
  經老趙這么一說,東家似乎平靜了許多。回到莊上,他連夜又把各個細節查問了一遍,才恍恍惚惚爬上床睡了。
  夜,已經很深了,但黑驢卻怎么也睡不著。今天陪東家到縣衙后,白馬和紅妹也過來了,簡單的跟它打了個招呼,就和黑馬一見如故地聊個沒完。
  它感到白馬和紅妹這次回來,就是專程找它清算當年它如何勾結老趙,惡意打壓、排擠白馬紅妹,迫使其負氣出走的;它感到黑馬在縣衙就已向白馬告了它的“狀”,白馬已知道了它這兩年倚仗老趙,拉攏二驢等,鳩占鵲巢,繼續欺壓同事,排除異己的樁樁丑事;它感到東家在白馬回來之前將它打回磨房,就是為了討好巴結如今已是侯爺身邊紅人的白馬,而它黑驢將會像從前的灰驢一樣,自此后就只能整天圍著磨盤轉圈,不見天日,了卻殘生;它感到苦心經營多年打造的王國即將坍塌,自己的路已走到了盡頭,仿佛灰驢就在不遠處向它招手;它感到今天的夜特別靜、特別陰、特別冷……
  第二天,侯爺在當地縣令的陪同下,浩浩蕩蕩直奔東家莊上而來。四方鄉紳在東家盛情邀約下,也都早早隨侯爺來到莊口,整整齊齊的站列在大道兩側,恭迎侯爺到來。
  正午時分,在一陣鑼鳴聲中,侯爺的隊伍漸漸出現在了莊口,東家連忙招呼眾鄉紳跪在路邊。侯爺坐著白馬、紅妹拉的車,緩緩走到東家面前停了下來,挑開簾子環顧左右后,一句“免禮平身”,便示意東家“引路進莊”。
  東家代表眾鄉紳回一句“謝侯爺”!旋即叩謝起身,小跑到侯爺馬車側后,引著車隊,氣派地直奔自家莊園。
  片刻,一溜青磚碧瓦的四合大院出現在了侯爺車隊面前,東家欣然然地跑到侯爺車前,恭請侯爺下車進莊。
  侯爺座在車上,細細打量著四周,隨后走出車蓬說:“我看你門前這壩子就不錯。就這吧,我來就是想和鄉鄰們見個面,嘮兩句心里話。”
  已到家門前了,侯爺卻沒準備進去,這讓東家措手不及,連忙吩咐老趙把壩子正南面的戲樓打整出來,擺上茶飲果點,請侯爺及隨行官員上戲樓落座。眾鄉紳及周邊各處趕來看熱鬧的鄉鄰,則四下圍聚在戲樓下的壩子里。
  侯爺見戲樓下聚集的鄉鄰越來越多,便起身走到戲樓中央,縣令忙起身隨在側后,待侯爺站定后,便揮手示意場內人等肅靜,恭請侯爺示教。
  侯爺先回過頭瞅了瞅東家,招手讓東家到他身邊來。東家不明緣由,幾個碎步跑到侯爺身邊,侯爺問道:“你昨晚送我的那對玉馬在嗎?”
  “在,在!我已經讓他們打整好了,侯爺方便時我就專程給您送到府上。”
  “我現在就方便,拿上來吧!”
  東家一愣,但又不便多問,更不敢不拿,于是連忙把老趙喚到身邊嘀咕了幾句,回侯爺說:“已安排管家去辦了,馬上就好!”
  侯爺也不回話,清了清嗓子,向臺下欠欠身說:“各位鄉鄰,這些年我在京城,一直在皇上身邊當差,盡管每年回來待的時間很短,但心里卻總想著能為家鄉多盡點力、多辦點事;所以每次回來,都會給家鄉從商的各位掌柜們留一封信,把朝廷次年將重點征購的糧秣物資等信息給他們提示一下。這樣做,其一可保朝廷急需之時,能迅即征集到位,使國庫不虛,供給無憂;其二可使眾商家少走彎路,有的放矢儲備些貨源,待朝廷征購時轉讓出去,合理合規地賺點銀兩;這其三嗎?當然也能使各位鄉鄰有一個暢銷的渠道,方便、快捷地把當年的收成換成銀錢。應該說,這是一件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所以皇上很賞識,每年我回來時,都會提醒我別忘了把這件事做實做細。”
  正說著,老趙跑了上來,把裝玉馬的禮盒捧給了東家。侯爺回頭看了一眼,東家有些茫然,見侯爺仍盯著自己,只好硬著頭皮把禮盒呈送上去。
  侯爺接過來看也沒看,隨手遞給一直站在他側后的縣令,指著東家對臺下說:“這位東家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三年前我回家時,因朝中臨時有事,只待了一天就趕回了京城,往年給眾商家的信也只有這位東家一人拿到了;只承想,他會把信中的信息與眾商家一起商議,共同為各位鄉鄰尋一個暢銷渠道,為朝廷籌一批優質物資,把這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做得更好。可,誰承想,這位東家不但沒把信拿出來與眾商家商議,還利用眾商家都沒能拿到信,對朝廷信息把握不準,只能跟在他身后走的優勢,故意反彈琵琶,明明信上提示可儲備些棉花、蠶絲等,他卻虛晃一槍,故意先購進高粱、玉米,待眾商家都跟著他購進時,他卻迅即將購進的高粱、玉米轉手倒賣出去,再按信中提示,大量進購棉花、蠶絲,跟在他后面的眾商家此時想轉手已來不及,大多都被這位東家帶到‘溝’里去了,在商場打拼十多年積攢的那點家當,一夜之間幾乎全化為泡影。”
  說到這,侯爺回頭望著東家問道:“可有這事?”
  東家已嚇出一身冷汗,結結巴巴地回話說:“奴才,再也……不敢了!”
  侯爺冷冷地說:“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也愛財,但取之有道。你不講商場道義,拿著我留給你的信,暗使手段,欺滿鄉鄰,先進后出,兩邊撈銀,良心何在?其心何安?我秦晉之地,豈能容你這等不義之人?所以,我這里,再也不會舉薦你給朝廷供一粒糧、一兩棉、一寸絲了!”
  停了停又說:“你送我的這對玉馬,我就替鄉鄰們收下了,并委托縣令把它換成銀兩,補貼來年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之用。各位鄉鄰,你們說‘行不行’?”侯爺向戲樓下的人群問道。
  “侯爺青天!侯爺英明!”戲樓下頓時響起一片叫好聲。
  侯爺向戲樓下招招手,然后把縣令招到身前說:“這‘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乃是你的本份,現今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來年怎么干?干得怎樣?這樓下的各位鄉鄰可都替我盯著地哈!”
  “侯爺放心,下官定不會辜負侯爺抬愛!”縣令信誓旦旦表態道。
  “行,那今天就到此。下次回來,我再過來看看。回府!”侯爺手一揮,領著隨行的隊伍返身回府。
  戲樓上,獨留下東家一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天空零零星星飄來的雪花不停地撲打在東家身上,但東家似乎毫無感知。
  老趙步履蹣跚地爬上戲樓對東家說:“東家,黑驢沒了,跟當年的灰驢一樣,昨晚自己不慎勒死的;黑馬走了,跟白馬一起走的;二驢幾個,也都逃‘走’了……”
  東家神情呆癡地跌坐在戲樓上,自言自語地說:“走吧,都走吧,我,也要走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許多事,沒有親身經歷是體會不到其中甘苦的。自當管家后,老趙對這句話才有了切身感受。比如黑驢前幾天說它“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事,就讓他著實熬了幾個不眠之夜,但挖空心思想的這招,還不知道能不能過東家這關。
  老趙一邊幫東家撲打身上的塵土,一邊很隨意地說:“東家您也辛勞操持大半輩子了,有些事,也可以讓少東家出面去跑跑了!”
  “讓他去跑!能放心?”
  “這也看什么事哩。大事、要事、場面上的事,當然得東家您親自出面,但有些事不妨讓少東家去跑跑。少東家遲早要執掌家事,跑一跑,其一可讓他磨礪磨礪,長些見識,使您老將來能放心地把家業交給他,其二您老風霜雪雨打拼這么多年,也該減少些應酬,享享清福了。”老趙的言語中,既有對東家家業興旺的牽掛,更有對東家的入微體貼。
  東家很欣慰選老趙接替了老管家的擔子。“有道理!這樣吧,今后有什么事,你先提醒我一下,是該讓他多去外面跑跑,吹吹風,見見世面了。”
  “我還是先給他瞅匹好馬,讓他先練就東家這身能騎善跑的本事吧。”老趙一下子就把話題切換到了黑驢“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一主題上。
  “對的,不能讓他像我這樣,風不吹、雨不淋的,出門就坐車,盡享舒坦。”
  “東家這年歲了,出門坐車很正常,也算不上享什么舒坦。少東家正當年,可以讓他多經歷些磨礪。我這就留意著,有好馬良駒就給少東家買回來,平日里他就可以騎出去多練練,不能荒疏了這騎馬的本領。”
  一切都順理成章。幾天后,一匹通身黝黑的馬兒就牽進了東家的院子。也許是看慣了黑驢的緣故,東家看見那一身油光油亮的黑毛就贊不絕口:“好馬!一看就知道是匹好馬,只可惜老夫不中用了,不敢騎著它去瘋了。”
  “買回來了,就是咱家的了,東家喜歡,那就讓它和黑驢一起給您老拉車吧,后面有如意的,再給少東家買一匹就是了。”老趙看準了東家的心事,一句話就把事辦得妥妥的。
  東家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再三叮囑,一定給少東家再選一匹好馬。
  少東家當然不會在意給他選什么樣的馬,他在意的是管家老趙能從他老爹手上“誆”出多少銀子來。
  老東家都滿意了,還能讓少東家不樂意?沒費什么口舌,老趙就從老東家那里討到了少東家想要的銀子。少東家揣著老趙給他“誆”來的銀子,滿心歡喜地買他自己想買的馬去了。
  自有了這黑馬,東家似乎更喜歡外出了,一有空閑,他就讓黑驢黑馬拉著他到當年遛白馬的那片草地,然后跨上黑馬,在草地上遛兩圈,雖然已沒有當年縱馬馳騁時的那種豪情,但也找回了近年來少有的幾分愜意。
  東家不外出時,黑驢黑馬就待在當年白馬和紅妹住過的馬棚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扯東聊西,沒什么正經活干。
  黑馬比黑驢高出半個頭,再加上那一身油黑油黑的毛發,讓黑驢很滿意、很歡喜,所以黑驢最期望地就是每天能待在馬棚,就算是扯東聊西,它也很樂意跟黑馬聊。
  黑馬似乎有些內向,不怎么會聊天,往往沒聊上幾句,就把話題堵死了。
  這讓黑驢很尷尬,但也無可奈何。老趙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它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禱:時間久了,彼此熟悉了,也許就會好些。
  東家新買了匹黑馬,和黑驢一起專門給東家拉車,還理所當然地一同住進了白馬和紅妹此前住的馬棚。這現實讓二驢、長耳驢和短尾驢哥仨很難接受。
  二驢首先發起了牢騷:“我幾個比它黑驢先到東家這里,怎么說也算是老伙計吧?可它黑驢,來東家家里時間不長,搞了個什么‘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收買了老趙,擠走了白馬紅妹,還把我幾個關在這驢棚里整天難見天日。如今,又弄個黑馬回來天天陪著,它逍遙快活,卻全不管我們死活。這日子,沒法過了,逼急了,我二驢就跟它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短尾驢連忙阻止二驢:“你小聲點,還怕小趙聽不見?那都是一條線上的,你不怕,我們還怕哩。”
  長耳驢不溫不火地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反正我不會跟著你去拼命。不過我倒聽說,那黑馬似乎跟黑驢不怎么來‘電’,在一起這么久了,總也擦不出火花。”
  “什么意思?”二驢連忙湊過來問。
  “你都準備‘魚死網破’了,什么意思跟你也沒關系。”長耳驢故意再激一下二驢。
  二驢一下子急了:“我那說的都是氣話。你倒是先說說怎么個‘擦不出火花’?”
  “說說,說說!我也想聽聽。”短尾驢也湊過來。
  “真想聽?”
  “真想聽!”
  “那可說好了哈,這事咱們哪里說哪里丟,千萬不能外傳!”長耳驢清楚,凡是想外傳的事,在說之前,一定要再三叮囑不能外傳。放心,不出三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你們都看到的噻,黑馬剛來時,每月‘績效考評’都排在黑驢之后,你我之前;可近兩個月,不是也和當年的白馬紅妹一樣,開始滑到咱們之后了嗎?”長耳驢故意賣個關子。
  “這不很正常嗎!咱們平時也沒少孝敬他小趙,他總不能老把咱們排在后面吆鴨子吧?”
  “你孝敬那點,還抵不上黑驢一個眼神。小趙的飯碗都是黑驢給他弄的,他敢在黑驢面前尥蹶子?所以黑馬在‘績效考評’時排在哪,都是黑驢的主意。”
  “這是為啥哩?黑驢不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嗎,怎么會故意把它往后排呢?”
  “黑驢是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可黑馬它不識趣呀,沒給黑驢面子,也沒讓黑驢‘擦’出點火花。這讓黑驢情何以堪,那還不弄點明堂掃掃它的面子?”
  “你這都是瞎猜。看人家黑驢黑馬,整天出雙入對,又都是東家身邊的,誰看了不眼熱?怎么會像你想的那樣鬧別扭呢!”二驢不以為然地說懟了長耳驢幾句。
  “我瞎猜?我這可是有根有據的哈。那天小趙為‘績效考評’排名的事兒犯愁,自個在那嘀咕,正好讓我聽見的。”
  “嘀咕啥,你跟我們擺擺噻!”
  “黑馬不識趣,讓黑驢有一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但又無處宣泄,這就讓小趙在‘績效考評’排名時把黑馬往后壓一壓;但老趙那邊也傳來了東家很喜歡黑馬的信息,這就使小趙沒了主意,不知該聽誰的,犯愁了唄。”
  “這有啥好犯愁的,按東家的意思辦唄。”
  “小趙雖說吃的是東家的飯,可這碗卻是黑驢給他弄的,兩邊都不能得罪,能不犯愁嗎?”
  “也是哈。這小子,平日里想著法兒整我們幾個,沒想到他也有犯難的時候,活該遭報應!”短尾驢幸災樂禍。
  “這說明,平時黑驢和黑馬看似出雙入對,實則貌合神離,且東家似乎更喜歡黑馬。你們說,這是不是咱們的機會來了?”長耳驢見火候差不多了,才把最關鍵的這句話拋出來。
  “什么機會?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到。”
  “你要能感覺到,還會被關在這整天難見天日的鬼地方?”長耳驢不失時機地把二驢洗涮了一番。
  “你比我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二驢反唇相譏。
  “你兩個半斤八兩,就別狗咬狗了,還是說說現在咱們該怎么辦吧!”短尾驢以一種局外人的清醒,一語中的點出眼下最迫切、最現實的問題。
  “這也不難。黑驢那咱們是沒機會了,但黑馬勢單力薄,正用得上咱們,況且東家也很喜歡黑馬,咱們何不助它一臂之力,拉黑驢下來,擁黑馬上去,既成就黑馬,也解放了咱們自己。”
  “對,這主意好,就這么干。”二驢和短尾驢異口同聲表示贊同。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改日我找機會跟黑馬聊聊。”二驢幾個都認為找到了破解當下這困局的妙招。
  不出所料,沒出三天,黑驢就全知道了二驢幾個那天嘀咕的事。這也正是長耳驢想要的結果,它就是想讓黑驢知道:二驢已經被你逼得想拼命了,我長耳驢雖不想拼命,但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就只能拉伙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了。
  黑驢有些后悔,它后悔不該為了討好老趙而急功近利的把二驢幾個全都逼到了墻角;它后悔不該把“想給東家養個騾子”的想法這么快就付諸行動,到頭來沒吃到腥不說,反惹了一身騷;它后悔對黑馬沒全面考察準確,就讓它和自己一起來給東家拉車,把原本想的“天天相廝守”弄成了今天的“兩相不往來”。
  黑驢決定先會會長耳驢。
  當然,長耳驢這幾天也沒閑著,它見縫插針地去見了黑馬。原以為黑馬會很感激它幾個愿與自己合伙把黑驢拉下山頭,可萬萬沒想到黑馬竟回了它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把長耳驢整得半天沒回過神。這會,黑驢要會會它,它反倒很鎮定了,“我已經赤腳了,還怕它穿鞋的?”
  在老趙安排下,會面很快達成。見到長耳驢,黑驢開口一句“長耳兄弟,辛苦你了”,一下子就把長耳驢整懵了,事前準備的跟黑驢大干一架的那些詞語,全沒排上用場,弄得它竟違心地連連說“不辛苦!不辛苦!”
  “你也知道,這兩年,我和老趙苦心經營,現在總算能在東家面前說上幾句話了。正因如此,才沒顧得上照顧你和二驢、短尾兄弟。咱們都是驢系家族的,我怎會把你幾兄弟搞忘了呢?所以我和老趙合計了一下,想給你幾兄弟重謀個差事。”黑驢三言兩語,既談親情,又畫大餅,想一下子把長耳驢拉回到自己身邊。
  長耳驢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長耳驢了,關在驢棚里學了兩年,多少還是有些長進的,所以它硬把快要掉出來的眼淚憋了回去,擺出一副心不在焉地樣子說:“其實你大哥想多了,我們幾個這兩年也挺好的,有活就干活,沒活就學習,到點就吃,天黑就睡,倒沒你大哥活的那么累!”
  黑驢聽出這是話中有話,但也不好發作,耐著性子聽長耳驢繼續說。
  “我和二驢、短尾兄弟,這些年也只是拉拉車,拉磨、拉人這些活,我們沒干過,也干不了,所以你想給我們‘重謀個差事’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有口吃的,能活就行。”在東家家里待了這么多年,它太清楚了,適合驢子干的活除了跟“拉”有關外,還能有什么‘差事’?這不明擺著糊弄我幾個嗎?長耳驢的語氣中明顯帶有幾分不爽。
  黑驢不想解釋,盯著長耳驢很認真地說:“長耳兄弟,我想讓你們幾個和老趙的兒子一起來管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事,不知你們愿不愿意?”
  對耳朵一向很自信的長耳驢,這次也不由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說白了也就監督考評我哥仨和替黑驢拉磨的那頭黃牛,現在要讓我們哥仨也不干活了,連同小趙,四個一起去監督考評一頭黃牛,這可能嗎?這傳出去不讓別個笑掉大牙?
  黑驢早就預料到長耳驢會是這個表情,所以并不奇怪,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想不想干?想干,就給個明話。”
  “想!當然想,我代表它們兩個表態。”長耳驢毫不猶豫地當即表態。此刻,它早忘了“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的想法。
  黑驢笑了,“這就對了,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個族系的嗎,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撇噻!”
  說服了長耳驢幾個,黑驢就找來老趙,要他先去集市上買三頭牛回來,把二驢幾個全都替換下來,跟著小趙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
  這是怎么回事,新買三頭牛回來,把正在干活的三頭驢替換下來,再讓替換下來的這三頭驢去監督考評接替它們干活的那三頭牛?老趙徹底蒙了。
  “你先去東家那稟報一下,就說那三頭驢都已年老體弱,干不動重活了;那頭拉磨的黃牛還不錯,吃的是秸稈,干的卻是驢活,從不講條件、提要求、說怪話、發牢騷,準備再買三頭牛把那三頭驢替換下來,讓幾頭老驢跟你家小兒去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就行了。”
  老趙還是有些不解,緊跟著問:“‘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原來就只需我那小兒一個人干,現在一下子再增加三個,東家會同意吧?”
  “你呀!永遠都開不了竅。”黑驢一臉的不屑,“東家家里不是還養著那么多雞鴨鵝、豬狗貓嗎?咱們把它們全部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每月下多少蛋、長多少肉、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來的陌生人,等等,都按二驢幾個那樣,全部記錄在案,月底統一‘亮曬’,這樣工作量不就變大了嗎?不就需要增加人手去干了嗎?這雞鴨鵝、豬狗貓‘績效考評’排名最后的,還可采取‘末位淘汰’制,直接送到廚房師傅那里,殺一儆百。”
  “可它們的活,都不一樣,該怎么去量化考評哩?”老趙一臉無奈。
  “這多簡單的事,按不同工種的產值,統一換算成分值,不就可以量化了嗎!”
  停了一會,黑驢繼續說:“咱們還可以把‘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工作亮曬’升級一下,搞一個‘數據檔案’,把它們的出產地、年齡及經歷等,統一換算成數據,給它們每個建一個‘數據檔案’,把每月‘績效考評’的成績換算成分值填入‘數據檔案’中;這樣,同批次進來的,誰優誰劣,查一下‘數據檔案’就一目了然,然后再以此為憑,獎優罰劣,擇優善用。你想想,真這樣,那些有真本事的不就都來投奔東家了嗎?東家還愁選不到靈貓義犬、好馬良駒?”
  這一番話,老趙聽得一知半解,只是覺得后面那幾句似乎還有些道理。他想,既然能為東家引來有“真本事”的,那就稟報東家,東家說行咱就干。
  黑驢當然胸有成竹。早在陪東家這些時間里,它對東家的性情、愛好就已掌握了十有八九,它知道老趙只要提到能招引有“真本事”的來投奔,東家定會準許。
  果然,東家聽了老趙稟報的情況,猶豫了一會,還是被能招來有“真本事”的這一點打動了,準許老趙先試試。只是叮囑了一句“‘末位淘汰’這種落后的管理制度還是不用了吧!”
  很快,老趙又買回三頭精壯黃牛,把二驢仨替換下來,并按照黑驢授意,安排它們幾個和自己那瘸腿兒子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等工作。這讓原本想拼個“魚死網破”的二驢、“另立山頭”的長耳驢和幸災樂禍的短尾驢感恩投地,發誓此生將鐵心跟定黑驢,誓死報效這再造大恩。
  就這樣,二驢幾個歡天喜地在小趙的指揮下,開始著手把東家家里的雞鴨鵝、豬狗貓等統統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并區分類別,按它們的出產地、身高、年齡、來東家家里的時長、做出過什么突出貢獻等,開始給它們編定“數據檔案”。
  原本平和清靜的東家大院一下子炸開了鍋,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產蛋的說,每月能產多少蛋,是根據季節變化而變化的,跟它們的出產地、體重和來東家家里的時長沒多大關系;長肉的則說每月能長多少肉,關鍵是看東家給它們吃了什么;而貓和狗就更為難了,雖然出產地對它們的視覺、嗅覺、聽覺有些影響,但這些年它們早已熟悉了東家院子的每一個角落,不要說陌生人,就是地下鉆的老鼠,也不敢貿然進來;所以多年來東家院子里從沒鬧過鼠患,更沒出過混進陌生人或偷盜之類的事;而現在卻要把每月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院子的陌生人或抓了幾個盜賊作為它們的工作績效,這讓它們情何以堪;難道為了體現工作績效,還得到外面抓幾只老鼠放在院子里讓貓捉,找幾個陌生人往院子里混或故意留下空檔讓盜賊來偷,再讓看家護院的狗去識別或抓捕……
  盡管議論紛紛,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你能過,我也能過。誰都不愿牽頭去找東家論理。
  這事,就這樣按黑驢的思路全面推開了。
  黑馬自來東家這里,就感到很壓抑,偌大一個院子,感覺不到一絲生機和活力,主仆間唯唯諾諾,同事間躲躲閃閃,誰也不和誰多說一句話。東家只想著“賺銀子”,下面的事很少過問;少東家忙著“尋樂子”,其余的事一概不問;管家老趙感恩東家,但似乎又被什么絆著,總有些瞻前顧后,只能跟著“混日子”;而黑驢,看似兢兢業業,積極肯干,與其不沾邊的事,也會主動出謀劃策,幫助協調,其實卻是借此籠絡人心,苦心編織那張大網,忙著給自己“找位子”,甚至黑馬原本也是這網中的重點一環,它曾想精心培植黑馬和自己聯手干一番事,但不承想黑馬不溫不火,軟硬不吃,直到長耳驢“另立山頭”的想法傳到它耳里后,它這才不得不放棄幻想,挖空心思把二驢幾個再拉回來。
  如今,這張無形的網已越織越密,上至東家打個噴嚏,下至花公雞又從黑母雞那偷了只蛋送給了灰母雞,它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拿捏的穩穩當當。誰敢不從,稍稍給它“抖”一點“料”出來,就不怕它不跪地求饒。
  現在,黑驢已成了除了東家之外,無人不聽、無人不從的“老大”,這也讓它真正品嘗到了“權位”的無窮魔力,并自得其樂而不能自拔。
  這一切,黑馬看得清,記得牢。它知道自己和黑驢不是一路人,更恥于和長耳驢這等貨色為伍;且自信行得端,走得正,黑驢不敢、也不能把它怎么樣。
  轉眼間,年關將至,按慣例,侯爺近期將從京城回晉城探親。這兩天,東家一邊派人打探消息,一邊盤算著怎么去拜謝侯爺,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現今已投奔侯爺的白馬和紅妹。侯爺收留了白馬和紅妹,不正說明他很喜歡馬嗎?對了,就送他馬吧!
  東家立即把管家老趙喚過來,吩咐他今天就去商州,到賈掌柜的瑞欣樓選兩塊上好的和田白玉,安排有名望的玉雕大師近幾天給咱雕一對純白玉馬。
  老趙當即動身,當晚就趕到賈掌柜那里說明了來意。賈掌柜為難地說:“上好的玉我這有,有名望的玉雕大師也不是問題,只是這時間,再怎么也得十天半月的。”
  老趙拿不定主意,賈掌柜只好先幫著選了兩塊純白的和田玉,再挑了兩張樣圖讓老趙帶回去請東家裁定,兩天內不回信,就表明確定了,他就安排玉雕大師抓緊時間往前趕,力爭不耽誤東家的事。
  第二天,老趙一大早就起身,傍晚時分才從商州趕回來,把樣圖呈送給東家。東家看了很高興,吩咐老趙暫且休息一晚,次日再趕過去,守著賈掌柜把活做的精細一些。
  按照東家的吩咐,老趙這幾天一直守在賈掌柜的店里,直到十多天后,才帶著浸透玉雕大師心血的那兩尊和田純白玉馬回到東家家里。
  望著桌面上那兩尊晶瑩剔透、奮蹄欲飛的純白玉馬,東家驚喜的嘴都合不攏,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叮囑老趙要緊緊盯著晉城那邊,待侯爺回到晉城,東家就親自前往拜謝。
  十多天后,晉城那邊傳回消息,說侯爺已從京城回來了。
  東家連忙安排老趙先行,提前呈上拜帖,可正當東家把一切準備妥當,擬帶著少東家前往晉城時,老趙卻從晉城返回來了,說侯爺看了東家的拜帖后,當即表示讓東家不要去了,過幾天侯爺將親自來東家這邊看看。
  這消息讓東家既緊張又激動。緊張的是自東家生下來,他就沒聽過祖上接待過這等尊貴的客人,更不用說這次是他親自來主持操辦了;激動的是這等尊貴的客人,趕幾百里路專程到他莊上,這是何等的榮耀。
  東家不敢怠慢,吩咐老趙立即把各店鋪的掌柜們招回來,并派人請已還鄉養老的老管家回來,共商如何搞好這空前的接待,指導老趙具體抓好接待籌備事宜。經過合計,大家都覺得一定要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傾其所有,盡其所能,以自己平生聽過、見過的最高規格來籌備這次接待,絕不能出現絲毫紕漏,留下點滴遺憾,一定要給侯爺留下一個難忘的記憶,使他此后永遠記著咱、想著咱、念著咱。果如是,那,何愁生意不旺、銀庫不滿、家業不興?
  東家仿佛看見了一批接一批的各地商賈主動找上門來想和他洽談生意,看見了一車接一車的銀子拉進了他家后院銀庫,看見了一群又一群鄉紳在院門前排隊等著進府里來拜望他……
  各店鋪的掌柜們按東家的分工,各司其職,加班加點抓緊籌備。負責環境打造的,組織人力對進入東家莊上的所有路段全部進行了填挖平整,道路兩側全部栽植上了花草苗木,兩邊目所能及的房屋全部進行了翻新修繕,東家的院子更是里里外外粉刷一新;負責院內接待的,對家里的侍傭重新篩選并進行了專門調教,定崗定責,明確分工;負責茶飲餐食的,專程從商州有名望的酒樓請來了茶藝師和幾位南北大廚,確保茶飲清香醇厚,餐食色美味香,樣樣都是方圓幾百里擺得上臺面的特色佳肴。當然,東家也沒忘記把自己住的院子騰出來,按照平時對侯爺的了解,重新裝點修飾一番,專供侯爺到了后臨時休憩使用。
  正當東家覺得接待籌備已萬無一失時,老管家卻湊到他耳邊嘀咕了幾句,東家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說:“還是你老想的細致、周全,我這就立馬安排他們去辦。”
  東家當即把老趙喊過來說:“這次侯爺來咱們莊上,肯定會帶著白馬和紅妹一起回來,你馬上讓黑驢和黑馬把它們現在住的馬棚騰出來,恢復到白馬和紅妹原來住時的樣子。黑驢和黑馬嘛,還是暫時回到此前灰驢住的棚子去住,免得白馬和紅妹看見當年它們住的地方被黑驢占住了心生而不悅,惹出什么事端。”
  老趙不便多說,隨即趕到黑驢這邊,把東家的意思講了一下。黑驢聽說東家把自己住的院子都騰出來接待侯爺了,還能有什么話說?只好當天就搬回原來住的驢棚;黑馬從來就不看重這些,住哪里它都無所謂。
  現在應該是萬事俱備,就只等著侯爺蒞臨了。
  幾天后,侯爺帶著白馬、紅妹和十多名隨從,輕車從簡自晉城出發,一路向東家這邊而來。沿途大小官吏當然早已在各處隘口備好茶飲果點恭候著侯爺,期盼著侯爺路過時能小憩片刻,留下片言只語。侯爺當然不會駁了眾官吏的面子,每過一處,都要略作停留,澤灑皇恩,惠及各方,這樣一路上走走停停,直到太陽落西,才進入東家所在的縣域,于是當晚就在縣衙暫住下來。
  東家打探到消息后,當即帶上老趙,套上黑驢黑馬趕到縣衙拜見侯爺,一陣寒暄之后,東家恭恭敬敬地呈上那對玉馬,表達對侯爺的謝意。
  侯爺打開禮盒,取出來細細端詳了片刻,緩緩地說:“確實是一對好馬,你先帶回去,明天我到你莊上還有話要說。”
  東家不便多問,顫顫巍巍地向侯爺請了晚安,一頭霧水退出縣衙。
  坐在返回的驢車上,東家百思不解,侯爺既然說“確實是一對好馬”,卻為什么不收下,而是讓他先帶回來,還說明天“有話要說”?
  看東家心事重重的樣子,老趙便寬慰道:“東家多慮了,也許是侯爺考慮到路途較遠,這么貴重的東西,路上帶著不方便,讓咱們‘先’帶回來,‘后面’他方便時再帶走。”
  經老趙這么一說,東家似乎平靜了許多。回到莊上,他連夜又把各個細節查問了一遍,才恍恍惚惚爬上床睡了。
  夜,已經很深了,但黑驢卻怎么也睡不著。今天陪東家到縣衙后,白馬和紅妹也過來了,簡單的跟它打了個招呼,就和黑馬一見如故地聊個沒完。
  它感到白馬和紅妹這次回來,就是專程找它清算當年它如何勾結老趙,惡意打壓、排擠白馬紅妹,迫使其負氣出走的;它感到黑馬在縣衙就已向白馬告了它的“狀”,白馬已知道了它這兩年倚仗老趙,拉攏二驢等,鳩占鵲巢,繼續欺壓同事,排除異己的樁樁丑事;它感到東家在白馬回來之前將它打回磨房,就是為了討好巴結如今已是侯爺身邊紅人的白馬,而它黑驢將會像從前的灰驢一樣,自此后就只能整天圍著磨盤轉圈,不見天日,了卻殘生;它感到苦心經營多年打造的王國即將坍塌,自己的路已走到了盡頭,仿佛灰驢就在不遠處向它招手;它感到今天的夜特別靜、特別陰、特別冷……
  第二天,侯爺在當地縣令的陪同下,浩浩蕩蕩直奔東家莊上而來。四方鄉紳在東家盛情邀約下,也都早早隨侯爺來到莊口,整整齊齊的站列在大道兩側,恭迎侯爺到來。
  正午時分,在一陣鑼鳴聲中,侯爺的隊伍漸漸出現在了莊口,東家連忙招呼眾鄉紳跪在路邊。侯爺坐著白馬、紅妹拉的車,緩緩走到東家面前停了下來,挑開簾子環顧左右后,一句“免禮平身”,便示意東家“引路進莊”。
  東家代表眾鄉紳回一句“謝侯爺”!旋即叩謝起身,小跑到侯爺馬車側后,引著車隊,氣派地直奔自家莊園。
  片刻,一溜青磚碧瓦的四合大院出現在了侯爺車隊面前,東家欣然然地跑到侯爺車前,恭請侯爺下車進莊。
  侯爺座在車上,細細打量著四周,隨后走出車蓬說:“我看你門前這壩子就不錯。就這吧,我來就是想和鄉鄰們見個面,嘮兩句心里話。”
  已到家門前了,侯爺卻沒準備進去,這讓東家措手不及,連忙吩咐老趙把壩子正南面的戲樓打整出來,擺上茶飲果點,請侯爺及隨行官員上戲樓落座。眾鄉紳及周邊各處趕來看熱鬧的鄉鄰,則四下圍聚在戲樓下的壩子里。
  侯爺見戲樓下聚集的鄉鄰越來越多,便起身走到戲樓中央,縣令忙起身隨在側后,待侯爺站定后,便揮手示意場內人等肅靜,恭請侯爺示教。
  侯爺先回過頭瞅了瞅東家,招手讓東家到他身邊來。東家不明緣由,幾個碎步跑到侯爺身邊,侯爺問道:“你昨晚送我的那對玉馬在嗎?”
  “在,在!我已經讓他們打整好了,侯爺方便時我就專程給您送到府上。”
  “我現在就方便,拿上來吧!”
  東家一愣,但又不便多問,更不敢不拿,于是連忙把老趙喚到身邊嘀咕了幾句,回侯爺說:“已安排管家去辦了,馬上就好!”
  侯爺也不回話,清了清嗓子,向臺下欠欠身說:“各位鄉鄰,這些年我在京城,一直在皇上身邊當差,盡管每年回來待的時間很短,但心里卻總想著能為家鄉多盡點力、多辦點事;所以每次回來,都會給家鄉從商的各位掌柜們留一封信,把朝廷次年將重點征購的糧秣物資等信息給他們提示一下。這樣做,其一可保朝廷急需之時,能迅即征集到位,使國庫不虛,供給無憂;其二可使眾商家少走彎路,有的放矢儲備些貨源,待朝廷征購時轉讓出去,合理合規地賺點銀兩;這其三嗎?當然也能使各位鄉鄰有一個暢銷的渠道,方便、快捷地把當年的收成換成銀錢。應該說,這是一件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所以皇上很賞識,每年我回來時,都會提醒我別忘了把這件事做實做細。”
  正說著,老趙跑了上來,把裝玉馬的禮盒捧給了東家。侯爺回頭看了一眼,東家有些茫然,見侯爺仍盯著自己,只好硬著頭皮把禮盒呈送上去。
  侯爺接過來看也沒看,隨手遞給一直站在他側后的縣令,指著東家對臺下說:“這位東家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三年前我回家時,因朝中臨時有事,只待了一天就趕回了京城,往年給眾商家的信也只有這位東家一人拿到了;只承想,他會把信中的信息與眾商家一起商議,共同為各位鄉鄰尋一個暢銷渠道,為朝廷籌一批優質物資,把這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做得更好。可,誰承想,這位東家不但沒把信拿出來與眾商家商議,還利用眾商家都沒能拿到信,對朝廷信息把握不準,只能跟在他身后走的優勢,故意反彈琵琶,明明信上提示可儲備些棉花、蠶絲等,他卻虛晃一槍,故意先購進高粱、玉米,待眾商家都跟著他購進時,他卻迅即將購進的高粱、玉米轉手倒賣出去,再按信中提示,大量進購棉花、蠶絲,跟在他后面的眾商家此時想轉手已來不及,大多都被這位東家帶到‘溝’里去了,在商場打拼十多年積攢的那點家當,一夜之間幾乎全化為泡影。”
  說到這,侯爺回頭望著東家問道:“可有這事?”
  東家已嚇出一身冷汗,結結巴巴地回話說:“奴才,再也……不敢了!”
  侯爺冷冷地說:“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也愛財,但取之有道。你不講商場道義,拿著我留給你的信,暗使手段,欺滿鄉鄰,先進后出,兩邊撈銀,良心何在?其心何安?我秦晉之地,豈能容你這等不義之人?所以,我這里,再也不會舉薦你給朝廷供一粒糧、一兩棉、一寸絲了!”
  停了停又說:“你送我的這對玉馬,我就替鄉鄰們收下了,并委托縣令把它換成銀兩,補貼來年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之用。各位鄉鄰,你們說‘行不行’?”侯爺向戲樓下的人群問道。
  “侯爺青天!侯爺英明!”戲樓下頓時響起一片叫好聲。
  侯爺向戲樓下招招手,然后把縣令招到身前說:“這‘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乃是你的本份,現今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來年怎么干?干得怎樣?這樓下的各位鄉鄰可都替我盯著地哈!”
  “侯爺放心,下官定不會辜負侯爺抬愛!”縣令信誓旦旦表態道。
  “行,那今天就到此。下次回來,我再過來看看。回府!”侯爺手一揮,領著隨行的隊伍返身回府。
  戲樓上,獨留下東家一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天空零零星星飄來的雪花不停地撲打在東家身上,但東家似乎毫無感知。
  老趙步履蹣跚地爬上戲樓對東家說:“東家,黑驢沒了,跟當年的灰驢一樣,昨晚自己不慎勒死的;黑馬走了,跟白馬一起走的;二驢幾個,也都逃‘走’了……”
  東家神情呆癡地跌坐在戲樓上,自言自語地說:“走吧,都走吧,我,也要走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許多事,沒有親身經歷是體會不到其中甘苦的。自當管家后,老趙對這句話才有了切身感受。比如黑驢前幾天說它“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事,就讓他著實熬了幾個不眠之夜,但挖空心思想的這招,還不知道能不能過東家這關。
  老趙一邊幫東家撲打身上的塵土,一邊很隨意地說:“東家您也辛勞操持大半輩子了,有些事,也可以讓少東家出面去跑跑了!”
  “讓他去跑!能放心?”
  “這也看什么事哩。大事、要事、場面上的事,當然得東家您親自出面,但有些事不妨讓少東家去跑跑。少東家遲早要執掌家事,跑一跑,其一可讓他磨礪磨礪,長些見識,使您老將來能放心地把家業交給他,其二您老風霜雪雨打拼這么多年,也該減少些應酬,享享清福了。”老趙的言語中,既有對東家家業興旺的牽掛,更有對東家的入微體貼。
  東家很欣慰選老趙接替了老管家的擔子。“有道理!這樣吧,今后有什么事,你先提醒我一下,是該讓他多去外面跑跑,吹吹風,見見世面了。”
  “我還是先給他瞅匹好馬,讓他先練就東家這身能騎善跑的本事吧。”老趙一下子就把話題切換到了黑驢“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一主題上。
  “對的,不能讓他像我這樣,風不吹、雨不淋的,出門就坐車,盡享舒坦。”
  “東家這年歲了,出門坐車很正常,也算不上享什么舒坦。少東家正當年,可以讓他多經歷些磨礪。我這就留意著,有好馬良駒就給少東家買回來,平日里他就可以騎出去多練練,不能荒疏了這騎馬的本領。”
  一切都順理成章。幾天后,一匹通身黝黑的馬兒就牽進了東家的院子。也許是看慣了黑驢的緣故,東家看見那一身油光油亮的黑毛就贊不絕口:“好馬!一看就知道是匹好馬,只可惜老夫不中用了,不敢騎著它去瘋了。”
  “買回來了,就是咱家的了,東家喜歡,那就讓它和黑驢一起給您老拉車吧,后面有如意的,再給少東家買一匹就是了。”老趙看準了東家的心事,一句話就把事辦得妥妥的。
  東家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再三叮囑,一定給少東家再選一匹好馬。
  少東家當然不會在意給他選什么樣的馬,他在意的是管家老趙能從他老爹手上“誆”出多少銀子來。
  老東家都滿意了,還能讓少東家不樂意?沒費什么口舌,老趙就從老東家那里討到了少東家想要的銀子。少東家揣著老趙給他“誆”來的銀子,滿心歡喜地買他自己想買的馬去了。
  自有了這黑馬,東家似乎更喜歡外出了,一有空閑,他就讓黑驢黑馬拉著他到當年遛白馬的那片草地,然后跨上黑馬,在草地上遛兩圈,雖然已沒有當年縱馬馳騁時的那種豪情,但也找回了近年來少有的幾分愜意。
  東家不外出時,黑驢黑馬就待在當年白馬和紅妹住過的馬棚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扯東聊西,沒什么正經活干。
  黑馬比黑驢高出半個頭,再加上那一身油黑油黑的毛發,讓黑驢很滿意、很歡喜,所以黑驢最期望地就是每天能待在馬棚,就算是扯東聊西,它也很樂意跟黑馬聊。
  黑馬似乎有些內向,不怎么會聊天,往往沒聊上幾句,就把話題堵死了。
  這讓黑驢很尷尬,但也無可奈何。老趙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它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禱:時間久了,彼此熟悉了,也許就會好些。
  東家新買了匹黑馬,和黑驢一起專門給東家拉車,還理所當然地一同住進了白馬和紅妹此前住的馬棚。這現實讓二驢、長耳驢和短尾驢哥仨很難接受。
  二驢首先發起了牢騷:“我幾個比它黑驢先到東家這里,怎么說也算是老伙計吧?可它黑驢,來東家家里時間不長,搞了個什么‘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收買了老趙,擠走了白馬紅妹,還把我幾個關在這驢棚里整天難見天日。如今,又弄個黑馬回來天天陪著,它逍遙快活,卻全不管我們死活。這日子,沒法過了,逼急了,我二驢就跟它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短尾驢連忙阻止二驢:“你小聲點,還怕小趙聽不見?那都是一條線上的,你不怕,我們還怕哩。”
  長耳驢不溫不火地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反正我不會跟著你去拼命。不過我倒聽說,那黑馬似乎跟黑驢不怎么來‘電’,在一起這么久了,總也擦不出火花。”
  “什么意思?”二驢連忙湊過來問。
  “你都準備‘魚死網破’了,什么意思跟你也沒關系。”長耳驢故意再激一下二驢。
  二驢一下子急了:“我那說的都是氣話。你倒是先說說怎么個‘擦不出火花’?”
  “說說,說說!我也想聽聽。”短尾驢也湊過來。
  “真想聽?”
  “真想聽!”
  “那可說好了哈,這事咱們哪里說哪里丟,千萬不能外傳!”長耳驢清楚,凡是想外傳的事,在說之前,一定要再三叮囑不能外傳。放心,不出三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你們都看到的噻,黑馬剛來時,每月‘績效考評’都排在黑驢之后,你我之前;可近兩個月,不是也和當年的白馬紅妹一樣,開始滑到咱們之后了嗎?”長耳驢故意賣個關子。
  “這不很正常嗎!咱們平時也沒少孝敬他小趙,他總不能老把咱們排在后面吆鴨子吧?”
  “你孝敬那點,還抵不上黑驢一個眼神。小趙的飯碗都是黑驢給他弄的,他敢在黑驢面前尥蹶子?所以黑馬在‘績效考評’時排在哪,都是黑驢的主意。”
  “這是為啥哩?黑驢不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嗎,怎么會故意把它往后排呢?”
  “黑驢是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可黑馬它不識趣呀,沒給黑驢面子,也沒讓黑驢‘擦’出點火花。這讓黑驢情何以堪,那還不弄點明堂掃掃它的面子?”
  “你這都是瞎猜。看人家黑驢黑馬,整天出雙入對,又都是東家身邊的,誰看了不眼熱?怎么會像你想的那樣鬧別扭呢!”二驢不以為然地說懟了長耳驢幾句。
  “我瞎猜?我這可是有根有據的哈。那天小趙為‘績效考評’排名的事兒犯愁,自個在那嘀咕,正好讓我聽見的。”
  “嘀咕啥,你跟我們擺擺噻!”
  “黑馬不識趣,讓黑驢有一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但又無處宣泄,這就讓小趙在‘績效考評’排名時把黑馬往后壓一壓;但老趙那邊也傳來了東家很喜歡黑馬的信息,這就使小趙沒了主意,不知該聽誰的,犯愁了唄。”
  “這有啥好犯愁的,按東家的意思辦唄。”
  “小趙雖說吃的是東家的飯,可這碗卻是黑驢給他弄的,兩邊都不能得罪,能不犯愁嗎?”
  “也是哈。這小子,平日里想著法兒整我們幾個,沒想到他也有犯難的時候,活該遭報應!”短尾驢幸災樂禍。
  “這說明,平時黑驢和黑馬看似出雙入對,實則貌合神離,且東家似乎更喜歡黑馬。你們說,這是不是咱們的機會來了?”長耳驢見火候差不多了,才把最關鍵的這句話拋出來。
  “什么機會?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到。”
  “你要能感覺到,還會被關在這整天難見天日的鬼地方?”長耳驢不失時機地把二驢洗涮了一番。
  “你比我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二驢反唇相譏。
  “你兩個半斤八兩,就別狗咬狗了,還是說說現在咱們該怎么辦吧!”短尾驢以一種局外人的清醒,一語中的點出眼下最迫切、最現實的問題。
  “這也不難。黑驢那咱們是沒機會了,但黑馬勢單力薄,正用得上咱們,況且東家也很喜歡黑馬,咱們何不助它一臂之力,拉黑驢下來,擁黑馬上去,既成就黑馬,也解放了咱們自己。”
  “對,這主意好,就這么干。”二驢和短尾驢異口同聲表示贊同。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改日我找機會跟黑馬聊聊。”二驢幾個都認為找到了破解當下這困局的妙招。
  不出所料,沒出三天,黑驢就全知道了二驢幾個那天嘀咕的事。這也正是長耳驢想要的結果,它就是想讓黑驢知道:二驢已經被你逼得想拼命了,我長耳驢雖不想拼命,但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就只能拉伙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了。
  黑驢有些后悔,它后悔不該為了討好老趙而急功近利的把二驢幾個全都逼到了墻角;它后悔不該把“想給東家養個騾子”的想法這么快就付諸行動,到頭來沒吃到腥不說,反惹了一身騷;它后悔對黑馬沒全面考察準確,就讓它和自己一起來給東家拉車,把原本想的“天天相廝守”弄成了今天的“兩相不往來”。
  黑驢決定先會會長耳驢。
  當然,長耳驢這幾天也沒閑著,它見縫插針地去見了黑馬。原以為黑馬會很感激它幾個愿與自己合伙把黑驢拉下山頭,可萬萬沒想到黑馬竟回了它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把長耳驢整得半天沒回過神。這會,黑驢要會會它,它反倒很鎮定了,“我已經赤腳了,還怕它穿鞋的?”
  在老趙安排下,會面很快達成。見到長耳驢,黑驢開口一句“長耳兄弟,辛苦你了”,一下子就把長耳驢整懵了,事前準備的跟黑驢大干一架的那些詞語,全沒排上用場,弄得它竟違心地連連說“不辛苦!不辛苦!”
  “你也知道,這兩年,我和老趙苦心經營,現在總算能在東家面前說上幾句話了。正因如此,才沒顧得上照顧你和二驢、短尾兄弟。咱們都是驢系家族的,我怎會把你幾兄弟搞忘了呢?所以我和老趙合計了一下,想給你幾兄弟重謀個差事。”黑驢三言兩語,既談親情,又畫大餅,想一下子把長耳驢拉回到自己身邊。
  長耳驢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長耳驢了,關在驢棚里學了兩年,多少還是有些長進的,所以它硬把快要掉出來的眼淚憋了回去,擺出一副心不在焉地樣子說:“其實你大哥想多了,我們幾個這兩年也挺好的,有活就干活,沒活就學習,到點就吃,天黑就睡,倒沒你大哥活的那么累!”
  黑驢聽出這是話中有話,但也不好發作,耐著性子聽長耳驢繼續說。
  “我和二驢、短尾兄弟,這些年也只是拉拉車,拉磨、拉人這些活,我們沒干過,也干不了,所以你想給我們‘重謀個差事’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有口吃的,能活就行。”在東家家里待了這么多年,它太清楚了,適合驢子干的活除了跟“拉”有關外,還能有什么‘差事’?這不明擺著糊弄我幾個嗎?長耳驢的語氣中明顯帶有幾分不爽。
  黑驢不想解釋,盯著長耳驢很認真地說:“長耳兄弟,我想讓你們幾個和老趙的兒子一起來管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事,不知你們愿不愿意?”
  對耳朵一向很自信的長耳驢,這次也不由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說白了也就監督考評我哥仨和替黑驢拉磨的那頭黃牛,現在要讓我們哥仨也不干活了,連同小趙,四個一起去監督考評一頭黃牛,這可能嗎?這傳出去不讓別個笑掉大牙?
  黑驢早就預料到長耳驢會是這個表情,所以并不奇怪,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想不想干?想干,就給個明話。”
  “想!當然想,我代表它們兩個表態。”長耳驢毫不猶豫地當即表態。此刻,它早忘了“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的想法。
  黑驢笑了,“這就對了,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個族系的嗎,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撇噻!”
  說服了長耳驢幾個,黑驢就找來老趙,要他先去集市上買三頭牛回來,把二驢幾個全都替換下來,跟著小趙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
  這是怎么回事,新買三頭牛回來,把正在干活的三頭驢替換下來,再讓替換下來的這三頭驢去監督考評接替它們干活的那三頭牛?老趙徹底蒙了。
  “你先去東家那稟報一下,就說那三頭驢都已年老體弱,干不動重活了;那頭拉磨的黃牛還不錯,吃的是秸稈,干的卻是驢活,從不講條件、提要求、說怪話、發牢騷,準備再買三頭牛把那三頭驢替換下來,讓幾頭老驢跟你家小兒去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就行了。”
  老趙還是有些不解,緊跟著問:“‘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原來就只需我那小兒一個人干,現在一下子再增加三個,東家會同意吧?”
  “你呀!永遠都開不了竅。”黑驢一臉的不屑,“東家家里不是還養著那么多雞鴨鵝、豬狗貓嗎?咱們把它們全部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每月下多少蛋、長多少肉、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來的陌生人,等等,都按二驢幾個那樣,全部記錄在案,月底統一‘亮曬’,這樣工作量不就變大了嗎?不就需要增加人手去干了嗎?這雞鴨鵝、豬狗貓‘績效考評’排名最后的,還可采取‘末位淘汰’制,直接送到廚房師傅那里,殺一儆百。”
  “可它們的活,都不一樣,該怎么去量化考評哩?”老趙一臉無奈。
  “這多簡單的事,按不同工種的產值,統一換算成分值,不就可以量化了嗎!”
  停了一會,黑驢繼續說:“咱們還可以把‘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工作亮曬’升級一下,搞一個‘數據檔案’,把它們的出產地、年齡及經歷等,統一換算成數據,給它們每個建一個‘數據檔案’,把每月‘績效考評’的成績換算成分值填入‘數據檔案’中;這樣,同批次進來的,誰優誰劣,查一下‘數據檔案’就一目了然,然后再以此為憑,獎優罰劣,擇優善用。你想想,真這樣,那些有真本事的不就都來投奔東家了嗎?東家還愁選不到靈貓義犬、好馬良駒?”
  這一番話,老趙聽得一知半解,只是覺得后面那幾句似乎還有些道理。他想,既然能為東家引來有“真本事”的,那就稟報東家,東家說行咱就干。
  黑驢當然胸有成竹。早在陪東家這些時間里,它對東家的性情、愛好就已掌握了十有八九,它知道老趙只要提到能招引有“真本事”的來投奔,東家定會準許。
  果然,東家聽了老趙稟報的情況,猶豫了一會,還是被能招來有“真本事”的這一點打動了,準許老趙先試試。只是叮囑了一句“‘末位淘汰’這種落后的管理制度還是不用了吧!”
  很快,老趙又買回三頭精壯黃牛,把二驢仨替換下來,并按照黑驢授意,安排它們幾個和自己那瘸腿兒子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等工作。這讓原本想拼個“魚死網破”的二驢、“另立山頭”的長耳驢和幸災樂禍的短尾驢感恩投地,發誓此生將鐵心跟定黑驢,誓死報效這再造大恩。
  就這樣,二驢幾個歡天喜地在小趙的指揮下,開始著手把東家家里的雞鴨鵝、豬狗貓等統統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并區分類別,按它們的出產地、身高、年齡、來東家家里的時長、做出過什么突出貢獻等,開始給它們編定“數據檔案”。
  原本平和清靜的東家大院一下子炸開了鍋,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產蛋的說,每月能產多少蛋,是根據季節變化而變化的,跟它們的出產地、體重和來東家家里的時長沒多大關系;長肉的則說每月能長多少肉,關鍵是看東家給它們吃了什么;而貓和狗就更為難了,雖然出產地對它們的視覺、嗅覺、聽覺有些影響,但這些年它們早已熟悉了東家院子的每一個角落,不要說陌生人,就是地下鉆的老鼠,也不敢貿然進來;所以多年來東家院子里從沒鬧過鼠患,更沒出過混進陌生人或偷盜之類的事;而現在卻要把每月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院子的陌生人或抓了幾個盜賊作為它們的工作績效,這讓它們情何以堪;難道為了體現工作績效,還得到外面抓幾只老鼠放在院子里讓貓捉,找幾個陌生人往院子里混或故意留下空檔讓盜賊來偷,再讓看家護院的狗去識別或抓捕……
  盡管議論紛紛,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你能過,我也能過。誰都不愿牽頭去找東家論理。
  這事,就這樣按黑驢的思路全面推開了。
  黑馬自來東家這里,就感到很壓抑,偌大一個院子,感覺不到一絲生機和活力,主仆間唯唯諾諾,同事間躲躲閃閃,誰也不和誰多說一句話。東家只想著“賺銀子”,下面的事很少過問;少東家忙著“尋樂子”,其余的事一概不問;管家老趙感恩東家,但似乎又被什么絆著,總有些瞻前顧后,只能跟著“混日子”;而黑驢,看似兢兢業業,積極肯干,與其不沾邊的事,也會主動出謀劃策,幫助協調,其實卻是借此籠絡人心,苦心編織那張大網,忙著給自己“找位子”,甚至黑馬原本也是這網中的重點一環,它曾想精心培植黑馬和自己聯手干一番事,但不承想黑馬不溫不火,軟硬不吃,直到長耳驢“另立山頭”的想法傳到它耳里后,它這才不得不放棄幻想,挖空心思把二驢幾個再拉回來。
  如今,這張無形的網已越織越密,上至東家打個噴嚏,下至花公雞又從黑母雞那偷了只蛋送給了灰母雞,它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拿捏的穩穩當當。誰敢不從,稍稍給它“抖”一點“料”出來,就不怕它不跪地求饒。
  現在,黑驢已成了除了東家之外,無人不聽、無人不從的“老大”,這也讓它真正品嘗到了“權位”的無窮魔力,并自得其樂而不能自拔。
  這一切,黑馬看得清,記得牢。它知道自己和黑驢不是一路人,更恥于和長耳驢這等貨色為伍;且自信行得端,走得正,黑驢不敢、也不能把它怎么樣。
  轉眼間,年關將至,按慣例,侯爺近期將從京城回晉城探親。這兩天,東家一邊派人打探消息,一邊盤算著怎么去拜謝侯爺,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現今已投奔侯爺的白馬和紅妹。侯爺收留了白馬和紅妹,不正說明他很喜歡馬嗎?對了,就送他馬吧!
  東家立即把管家老趙喚過來,吩咐他今天就去商州,到賈掌柜的瑞欣樓選兩塊上好的和田白玉,安排有名望的玉雕大師近幾天給咱雕一對純白玉馬。
  老趙當即動身,當晚就趕到賈掌柜那里說明了來意。賈掌柜為難地說:“上好的玉我這有,有名望的玉雕大師也不是問題,只是這時間,再怎么也得十天半月的。”
  老趙拿不定主意,賈掌柜只好先幫著選了兩塊純白的和田玉,再挑了兩張樣圖讓老趙帶回去請東家裁定,兩天內不回信,就表明確定了,他就安排玉雕大師抓緊時間往前趕,力爭不耽誤東家的事。
  第二天,老趙一大早就起身,傍晚時分才從商州趕回來,把樣圖呈送給東家。東家看了很高興,吩咐老趙暫且休息一晚,次日再趕過去,守著賈掌柜把活做的精細一些。
  按照東家的吩咐,老趙這幾天一直守在賈掌柜的店里,直到十多天后,才帶著浸透玉雕大師心血的那兩尊和田純白玉馬回到東家家里。
  望著桌面上那兩尊晶瑩剔透、奮蹄欲飛的純白玉馬,東家驚喜的嘴都合不攏,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叮囑老趙要緊緊盯著晉城那邊,待侯爺回到晉城,東家就親自前往拜謝。
  十多天后,晉城那邊傳回消息,說侯爺已從京城回來了。
  東家連忙安排老趙先行,提前呈上拜帖,可正當東家把一切準備妥當,擬帶著少東家前往晉城時,老趙卻從晉城返回來了,說侯爺看了東家的拜帖后,當即表示讓東家不要去了,過幾天侯爺將親自來東家這邊看看。
  這消息讓東家既緊張又激動。緊張的是自東家生下來,他就沒聽過祖上接待過這等尊貴的客人,更不用說這次是他親自來主持操辦了;激動的是這等尊貴的客人,趕幾百里路專程到他莊上,這是何等的榮耀。
  東家不敢怠慢,吩咐老趙立即把各店鋪的掌柜們招回來,并派人請已還鄉養老的老管家回來,共商如何搞好這空前的接待,指導老趙具體抓好接待籌備事宜。經過合計,大家都覺得一定要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傾其所有,盡其所能,以自己平生聽過、見過的最高規格來籌備這次接待,絕不能出現絲毫紕漏,留下點滴遺憾,一定要給侯爺留下一個難忘的記憶,使他此后永遠記著咱、想著咱、念著咱。果如是,那,何愁生意不旺、銀庫不滿、家業不興?
  東家仿佛看見了一批接一批的各地商賈主動找上門來想和他洽談生意,看見了一車接一車的銀子拉進了他家后院銀庫,看見了一群又一群鄉紳在院門前排隊等著進府里來拜望他……
  各店鋪的掌柜們按東家的分工,各司其職,加班加點抓緊籌備。負責環境打造的,組織人力對進入東家莊上的所有路段全部進行了填挖平整,道路兩側全部栽植上了花草苗木,兩邊目所能及的房屋全部進行了翻新修繕,東家的院子更是里里外外粉刷一新;負責院內接待的,對家里的侍傭重新篩選并進行了專門調教,定崗定責,明確分工;負責茶飲餐食的,專程從商州有名望的酒樓請來了茶藝師和幾位南北大廚,確保茶飲清香醇厚,餐食色美味香,樣樣都是方圓幾百里擺得上臺面的特色佳肴。當然,東家也沒忘記把自己住的院子騰出來,按照平時對侯爺的了解,重新裝點修飾一番,專供侯爺到了后臨時休憩使用。
  正當東家覺得接待籌備已萬無一失時,老管家卻湊到他耳邊嘀咕了幾句,東家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說:“還是你老想的細致、周全,我這就立馬安排他們去辦。”
  東家當即把老趙喊過來說:“這次侯爺來咱們莊上,肯定會帶著白馬和紅妹一起回來,你馬上讓黑驢和黑馬把它們現在住的馬棚騰出來,恢復到白馬和紅妹原來住時的樣子。黑驢和黑馬嘛,還是暫時回到此前灰驢住的棚子去住,免得白馬和紅妹看見當年它們住的地方被黑驢占住了心生而不悅,惹出什么事端。”
  老趙不便多說,隨即趕到黑驢這邊,把東家的意思講了一下。黑驢聽說東家把自己住的院子都騰出來接待侯爺了,還能有什么話說?只好當天就搬回原來住的驢棚;黑馬從來就不看重這些,住哪里它都無所謂。
  現在應該是萬事俱備,就只等著侯爺蒞臨了。
  幾天后,侯爺帶著白馬、紅妹和十多名隨從,輕車從簡自晉城出發,一路向東家這邊而來。沿途大小官吏當然早已在各處隘口備好茶飲果點恭候著侯爺,期盼著侯爺路過時能小憩片刻,留下片言只語。侯爺當然不會駁了眾官吏的面子,每過一處,都要略作停留,澤灑皇恩,惠及各方,這樣一路上走走停停,直到太陽落西,才進入東家所在的縣域,于是當晚就在縣衙暫住下來。
  東家打探到消息后,當即帶上老趙,套上黑驢黑馬趕到縣衙拜見侯爺,一陣寒暄之后,東家恭恭敬敬地呈上那對玉馬,表達對侯爺的謝意。
  侯爺打開禮盒,取出來細細端詳了片刻,緩緩地說:“確實是一對好馬,你先帶回去,明天我到你莊上還有話要說。”
  東家不便多問,顫顫巍巍地向侯爺請了晚安,一頭霧水退出縣衙。
  坐在返回的驢車上,東家百思不解,侯爺既然說“確實是一對好馬”,卻為什么不收下,而是讓他先帶回來,還說明天“有話要說”?
  看東家心事重重的樣子,老趙便寬慰道:“東家多慮了,也許是侯爺考慮到路途較遠,這么貴重的東西,路上帶著不方便,讓咱們‘先’帶回來,‘后面’他方便時再帶走。”
  經老趙這么一說,東家似乎平靜了許多。回到莊上,他連夜又把各個細節查問了一遍,才恍恍惚惚爬上床睡了。
  夜,已經很深了,但黑驢卻怎么也睡不著。今天陪東家到縣衙后,白馬和紅妹也過來了,簡單的跟它打了個招呼,就和黑馬一見如故地聊個沒完。
  它感到白馬和紅妹這次回來,就是專程找它清算當年它如何勾結老趙,惡意打壓、排擠白馬紅妹,迫使其負氣出走的;它感到黑馬在縣衙就已向白馬告了它的“狀”,白馬已知道了它這兩年倚仗老趙,拉攏二驢等,鳩占鵲巢,繼續欺壓同事,排除異己的樁樁丑事;它感到東家在白馬回來之前將它打回磨房,就是為了討好巴結如今已是侯爺身邊紅人的白馬,而它黑驢將會像從前的灰驢一樣,自此后就只能整天圍著磨盤轉圈,不見天日,了卻殘生;它感到苦心經營多年打造的王國即將坍塌,自己的路已走到了盡頭,仿佛灰驢就在不遠處向它招手;它感到今天的夜特別靜、特別陰、特別冷……
  第二天,侯爺在當地縣令的陪同下,浩浩蕩蕩直奔東家莊上而來。四方鄉紳在東家盛情邀約下,也都早早隨侯爺來到莊口,整整齊齊的站列在大道兩側,恭迎侯爺到來。
  正午時分,在一陣鑼鳴聲中,侯爺的隊伍漸漸出現在了莊口,東家連忙招呼眾鄉紳跪在路邊。侯爺坐著白馬、紅妹拉的車,緩緩走到東家面前停了下來,挑開簾子環顧左右后,一句“免禮平身”,便示意東家“引路進莊”。
  東家代表眾鄉紳回一句“謝侯爺”!旋即叩謝起身,小跑到侯爺馬車側后,引著車隊,氣派地直奔自家莊園。
  片刻,一溜青磚碧瓦的四合大院出現在了侯爺車隊面前,東家欣然然地跑到侯爺車前,恭請侯爺下車進莊。
  侯爺座在車上,細細打量著四周,隨后走出車蓬說:“我看你門前這壩子就不錯。就這吧,我來就是想和鄉鄰們見個面,嘮兩句心里話。”
  已到家門前了,侯爺卻沒準備進去,這讓東家措手不及,連忙吩咐老趙把壩子正南面的戲樓打整出來,擺上茶飲果點,請侯爺及隨行官員上戲樓落座。眾鄉紳及周邊各處趕來看熱鬧的鄉鄰,則四下圍聚在戲樓下的壩子里。
  侯爺見戲樓下聚集的鄉鄰越來越多,便起身走到戲樓中央,縣令忙起身隨在側后,待侯爺站定后,便揮手示意場內人等肅靜,恭請侯爺示教。
  侯爺先回過頭瞅了瞅東家,招手讓東家到他身邊來。東家不明緣由,幾個碎步跑到侯爺身邊,侯爺問道:“你昨晚送我的那對玉馬在嗎?”
  “在,在!我已經讓他們打整好了,侯爺方便時我就專程給您送到府上。”
  “我現在就方便,拿上來吧!”
  東家一愣,但又不便多問,更不敢不拿,于是連忙把老趙喚到身邊嘀咕了幾句,回侯爺說:“已安排管家去辦了,馬上就好!”
  侯爺也不回話,清了清嗓子,向臺下欠欠身說:“各位鄉鄰,這些年我在京城,一直在皇上身邊當差,盡管每年回來待的時間很短,但心里卻總想著能為家鄉多盡點力、多辦點事;所以每次回來,都會給家鄉從商的各位掌柜們留一封信,把朝廷次年將重點征購的糧秣物資等信息給他們提示一下。這樣做,其一可保朝廷急需之時,能迅即征集到位,使國庫不虛,供給無憂;其二可使眾商家少走彎路,有的放矢儲備些貨源,待朝廷征購時轉讓出去,合理合規地賺點銀兩;這其三嗎?當然也能使各位鄉鄰有一個暢銷的渠道,方便、快捷地把當年的收成換成銀錢。應該說,這是一件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所以皇上很賞識,每年我回來時,都會提醒我別忘了把這件事做實做細。”
  正說著,老趙跑了上來,把裝玉馬的禮盒捧給了東家。侯爺回頭看了一眼,東家有些茫然,見侯爺仍盯著自己,只好硬著頭皮把禮盒呈送上去。
  侯爺接過來看也沒看,隨手遞給一直站在他側后的縣令,指著東家對臺下說:“這位東家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三年前我回家時,因朝中臨時有事,只待了一天就趕回了京城,往年給眾商家的信也只有這位東家一人拿到了;只承想,他會把信中的信息與眾商家一起商議,共同為各位鄉鄰尋一個暢銷渠道,為朝廷籌一批優質物資,把這穩農興商,利國利民的好事做得更好。可,誰承想,這位東家不但沒把信拿出來與眾商家商議,還利用眾商家都沒能拿到信,對朝廷信息把握不準,只能跟在他身后走的優勢,故意反彈琵琶,明明信上提示可儲備些棉花、蠶絲等,他卻虛晃一槍,故意先購進高粱、玉米,待眾商家都跟著他購進時,他卻迅即將購進的高粱、玉米轉手倒賣出去,再按信中提示,大量進購棉花、蠶絲,跟在他后面的眾商家此時想轉手已來不及,大多都被這位東家帶到‘溝’里去了,在商場打拼十多年積攢的那點家當,一夜之間幾乎全化為泡影。”
  說到這,侯爺回頭望著東家問道:“可有這事?”
  東家已嚇出一身冷汗,結結巴巴地回話說:“奴才,再也……不敢了!”
  侯爺冷冷地說:“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也愛財,但取之有道。你不講商場道義,拿著我留給你的信,暗使手段,欺滿鄉鄰,先進后出,兩邊撈銀,良心何在?其心何安?我秦晉之地,豈能容你這等不義之人?所以,我這里,再也不會舉薦你給朝廷供一粒糧、一兩棉、一寸絲了!”
  停了停又說:“你送我的這對玉馬,我就替鄉鄰們收下了,并委托縣令把它換成銀兩,補貼來年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之用。各位鄉鄰,你們說‘行不行’?”侯爺向戲樓下的人群問道。
  “侯爺青天!侯爺英明!”戲樓下頓時響起一片叫好聲。
  侯爺向戲樓下招招手,然后把縣令招到身前說:“這‘鋪路架橋,興修水利’乃是你的本份,現今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來年怎么干?干得怎樣?這樓下的各位鄉鄰可都替我盯著地哈!”
  “侯爺放心,下官定不會辜負侯爺抬愛!”縣令信誓旦旦表態道。
  “行,那今天就到此。下次回來,我再過來看看。回府!”侯爺手一揮,領著隨行的隊伍返身回府。
  戲樓上,獨留下東家一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天空零零星星飄來的雪花不停地撲打在東家身上,但東家似乎毫無感知。
  老趙步履蹣跚地爬上戲樓對東家說:“東家,黑驢沒了,跟當年的灰驢一樣,昨晚自己不慎勒死的;黑馬走了,跟白馬一起走的;二驢幾個,也都逃‘走’了……”
  東家神情呆癡地跌坐在戲樓上,自言自語地說:“走吧,都走吧,我,也要走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許多事,沒有親身經歷是體會不到其中甘苦的。自當管家后,老趙對這句話才有了切身感受。比如黑驢前幾天說它“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事,就讓他著實熬了幾個不眠之夜,但挖空心思想的這招,還不知道能不能過東家這關。
  老趙一邊幫東家撲打身上的塵土,一邊很隨意地說:“東家您也辛勞操持大半輩子了,有些事,也可以讓少東家出面去跑跑了!”
  “讓他去跑!能放心?”
  “這也看什么事哩。大事、要事、場面上的事,當然得東家您親自出面,但有些事不妨讓少東家去跑跑。少東家遲早要執掌家事,跑一跑,其一可讓他磨礪磨礪,長些見識,使您老將來能放心地把家業交給他,其二您老風霜雪雨打拼這么多年,也該減少些應酬,享享清福了。”老趙的言語中,既有對東家家業興旺的牽掛,更有對東家的入微體貼。
  東家很欣慰選老趙接替了老管家的擔子。“有道理!這樣吧,今后有什么事,你先提醒我一下,是該讓他多去外面跑跑,吹吹風,見見世面了。”
  “我還是先給他瞅匹好馬,讓他先練就東家這身能騎善跑的本事吧。”老趙一下子就把話題切換到了黑驢“想給東家養個騾子”這一主題上。
  “對的,不能讓他像我這樣,風不吹、雨不淋的,出門就坐車,盡享舒坦。”
  “東家這年歲了,出門坐車很正常,也算不上享什么舒坦。少東家正當年,可以讓他多經歷些磨礪。我這就留意著,有好馬良駒就給少東家買回來,平日里他就可以騎出去多練練,不能荒疏了這騎馬的本領。”
  一切都順理成章。幾天后,一匹通身黝黑的馬兒就牽進了東家的院子。也許是看慣了黑驢的緣故,東家看見那一身油光油亮的黑毛就贊不絕口:“好馬!一看就知道是匹好馬,只可惜老夫不中用了,不敢騎著它去瘋了。”
  “買回來了,就是咱家的了,東家喜歡,那就讓它和黑驢一起給您老拉車吧,后面有如意的,再給少東家買一匹就是了。”老趙看準了東家的心事,一句話就把事辦得妥妥的。
  東家連連夸老趙“會辦事”,并再三叮囑,一定給少東家再選一匹好馬。
  少東家當然不會在意給他選什么樣的馬,他在意的是管家老趙能從他老爹手上“誆”出多少銀子來。
  老東家都滿意了,還能讓少東家不樂意?沒費什么口舌,老趙就從老東家那里討到了少東家想要的銀子。少東家揣著老趙給他“誆”來的銀子,滿心歡喜地買他自己想買的馬去了。
  自有了這黑馬,東家似乎更喜歡外出了,一有空閑,他就讓黑驢黑馬拉著他到當年遛白馬的那片草地,然后跨上黑馬,在草地上遛兩圈,雖然已沒有當年縱馬馳騁時的那種豪情,但也找回了近年來少有的幾分愜意。
  東家不外出時,黑驢黑馬就待在當年白馬和紅妹住過的馬棚里,大部分時間都是扯東聊西,沒什么正經活干。
  黑馬比黑驢高出半個頭,再加上那一身油黑油黑的毛發,讓黑驢很滿意、很歡喜,所以黑驢最期望地就是每天能待在馬棚,就算是扯東聊西,它也很樂意跟黑馬聊。
  黑馬似乎有些內向,不怎么會聊天,往往沒聊上幾句,就把話題堵死了。
  這讓黑驢很尷尬,但也無可奈何。老趙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它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禱:時間久了,彼此熟悉了,也許就會好些。
  東家新買了匹黑馬,和黑驢一起專門給東家拉車,還理所當然地一同住進了白馬和紅妹此前住的馬棚。這現實讓二驢、長耳驢和短尾驢哥仨很難接受。
  二驢首先發起了牢騷:“我幾個比它黑驢先到東家這里,怎么說也算是老伙計吧?可它黑驢,來東家家里時間不長,搞了個什么‘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收買了老趙,擠走了白馬紅妹,還把我幾個關在這驢棚里整天難見天日。如今,又弄個黑馬回來天天陪著,它逍遙快活,卻全不管我們死活。這日子,沒法過了,逼急了,我二驢就跟它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短尾驢連忙阻止二驢:“你小聲點,還怕小趙聽不見?那都是一條線上的,你不怕,我們還怕哩。”
  長耳驢不溫不火地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反正我不會跟著你去拼命。不過我倒聽說,那黑馬似乎跟黑驢不怎么來‘電’,在一起這么久了,總也擦不出火花。”
  “什么意思?”二驢連忙湊過來問。
  “你都準備‘魚死網破’了,什么意思跟你也沒關系。”長耳驢故意再激一下二驢。
  二驢一下子急了:“我那說的都是氣話。你倒是先說說怎么個‘擦不出火花’?”
  “說說,說說!我也想聽聽。”短尾驢也湊過來。
  “真想聽?”
  “真想聽!”
  “那可說好了哈,這事咱們哪里說哪里丟,千萬不能外傳!”長耳驢清楚,凡是想外傳的事,在說之前,一定要再三叮囑不能外傳。放心,不出三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你們都看到的噻,黑馬剛來時,每月‘績效考評’都排在黑驢之后,你我之前;可近兩個月,不是也和當年的白馬紅妹一樣,開始滑到咱們之后了嗎?”長耳驢故意賣個關子。
  “這不很正常嗎!咱們平時也沒少孝敬他小趙,他總不能老把咱們排在后面吆鴨子吧?”
  “你孝敬那點,還抵不上黑驢一個眼神。小趙的飯碗都是黑驢給他弄的,他敢在黑驢面前尥蹶子?所以黑馬在‘績效考評’時排在哪,都是黑驢的主意。”
  “這是為啥哩?黑驢不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嗎,怎么會故意把它往后排呢?”
  “黑驢是一直拿黑馬當‘相好’,可黑馬它不識趣呀,沒給黑驢面子,也沒讓黑驢‘擦’出點火花。這讓黑驢情何以堪,那還不弄點明堂掃掃它的面子?”
  “你這都是瞎猜。看人家黑驢黑馬,整天出雙入對,又都是東家身邊的,誰看了不眼熱?怎么會像你想的那樣鬧別扭呢!”二驢不以為然地說懟了長耳驢幾句。
  “我瞎猜?我這可是有根有據的哈。那天小趙為‘績效考評’排名的事兒犯愁,自個在那嘀咕,正好讓我聽見的。”
  “嘀咕啥,你跟我們擺擺噻!”
  “黑馬不識趣,讓黑驢有一種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但又無處宣泄,這就讓小趙在‘績效考評’排名時把黑馬往后壓一壓;但老趙那邊也傳來了東家很喜歡黑馬的信息,這就使小趙沒了主意,不知該聽誰的,犯愁了唄。”
  “這有啥好犯愁的,按東家的意思辦唄。”
  “小趙雖說吃的是東家的飯,可這碗卻是黑驢給他弄的,兩邊都不能得罪,能不犯愁嗎?”
  “也是哈。這小子,平日里想著法兒整我們幾個,沒想到他也有犯難的時候,活該遭報應!”短尾驢幸災樂禍。
  “這說明,平時黑驢和黑馬看似出雙入對,實則貌合神離,且東家似乎更喜歡黑馬。你們說,這是不是咱們的機會來了?”長耳驢見火候差不多了,才把最關鍵的這句話拋出來。
  “什么機會?我怎么一點也沒感覺到。”
  “你要能感覺到,還會被關在這整天難見天日的鬼地方?”長耳驢不失時機地把二驢洗涮了一番。
  “你比我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二驢反唇相譏。
  “你兩個半斤八兩,就別狗咬狗了,還是說說現在咱們該怎么辦吧!”短尾驢以一種局外人的清醒,一語中的點出眼下最迫切、最現實的問題。
  “這也不難。黑驢那咱們是沒機會了,但黑馬勢單力薄,正用得上咱們,況且東家也很喜歡黑馬,咱們何不助它一臂之力,拉黑驢下來,擁黑馬上去,既成就黑馬,也解放了咱們自己。”
  “對,這主意好,就這么干。”二驢和短尾驢異口同聲表示贊同。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改日我找機會跟黑馬聊聊。”二驢幾個都認為找到了破解當下這困局的妙招。
  不出所料,沒出三天,黑驢就全知道了二驢幾個那天嘀咕的事。這也正是長耳驢想要的結果,它就是想讓黑驢知道:二驢已經被你逼得想拼命了,我長耳驢雖不想拼命,但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就只能拉伙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了。
  黑驢有些后悔,它后悔不該為了討好老趙而急功近利的把二驢幾個全都逼到了墻角;它后悔不該把“想給東家養個騾子”的想法這么快就付諸行動,到頭來沒吃到腥不說,反惹了一身騷;它后悔對黑馬沒全面考察準確,就讓它和自己一起來給東家拉車,把原本想的“天天相廝守”弄成了今天的“兩相不往來”。
  黑驢決定先會會長耳驢。
  當然,長耳驢這幾天也沒閑著,它見縫插針地去見了黑馬。原以為黑馬會很感激它幾個愿與自己合伙把黑驢拉下山頭,可萬萬沒想到黑馬竟回了它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把長耳驢整得半天沒回過神。這會,黑驢要會會它,它反倒很鎮定了,“我已經赤腳了,還怕它穿鞋的?”
  在老趙安排下,會面很快達成。見到長耳驢,黑驢開口一句“長耳兄弟,辛苦你了”,一下子就把長耳驢整懵了,事前準備的跟黑驢大干一架的那些詞語,全沒排上用場,弄得它竟違心地連連說“不辛苦!不辛苦!”
  “你也知道,這兩年,我和老趙苦心經營,現在總算能在東家面前說上幾句話了。正因如此,才沒顧得上照顧你和二驢、短尾兄弟。咱們都是驢系家族的,我怎會把你幾兄弟搞忘了呢?所以我和老趙合計了一下,想給你幾兄弟重謀個差事。”黑驢三言兩語,既談親情,又畫大餅,想一下子把長耳驢拉回到自己身邊。
  長耳驢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長耳驢了,關在驢棚里學了兩年,多少還是有些長進的,所以它硬把快要掉出來的眼淚憋了回去,擺出一副心不在焉地樣子說:“其實你大哥想多了,我們幾個這兩年也挺好的,有活就干活,沒活就學習,到點就吃,天黑就睡,倒沒你大哥活的那么累!”
  黑驢聽出這是話中有話,但也不好發作,耐著性子聽長耳驢繼續說。
  “我和二驢、短尾兄弟,這些年也只是拉拉車,拉磨、拉人這些活,我們沒干過,也干不了,所以你想給我們‘重謀個差事’什么的,也不太重要,有口吃的,能活就行。”在東家家里待了這么多年,它太清楚了,適合驢子干的活除了跟“拉”有關外,還能有什么‘差事’?這不明擺著糊弄我幾個嗎?長耳驢的語氣中明顯帶有幾分不爽。
  黑驢不想解釋,盯著長耳驢很認真地說:“長耳兄弟,我想讓你們幾個和老趙的兒子一起來管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事,不知你們愿不愿意?”
  對耳朵一向很自信的長耳驢,這次也不由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說白了也就監督考評我哥仨和替黑驢拉磨的那頭黃牛,現在要讓我們哥仨也不干活了,連同小趙,四個一起去監督考評一頭黃牛,這可能嗎?這傳出去不讓別個笑掉大牙?
  黑驢早就預料到長耳驢會是這個表情,所以并不奇怪,只是淡定地問了一句:“想不想干?想干,就給個明話。”
  “想!當然想,我代表它們兩個表態。”長耳驢毫不猶豫地當即表態。此刻,它早忘了“擁黑馬另立山頭,自己給自己找條活路”的想法。
  黑驢笑了,“這就對了,怎么說咱們也是一個族系的嗎,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撇噻!”
  說服了長耳驢幾個,黑驢就找來老趙,要他先去集市上買三頭牛回來,把二驢幾個全都替換下來,跟著小趙一起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
  這是怎么回事,新買三頭牛回來,把正在干活的三頭驢替換下來,再讓替換下來的這三頭驢去監督考評接替它們干活的那三頭牛?老趙徹底蒙了。
  “你先去東家那稟報一下,就說那三頭驢都已年老體弱,干不動重活了;那頭拉磨的黃牛還不錯,吃的是秸稈,干的卻是驢活,從不講條件、提要求、說怪話、發牢騷,準備再買三頭牛把那三頭驢替換下來,讓幾頭老驢跟你家小兒去干‘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的活就行了。”
  老趙還是有些不解,緊跟著問:“‘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原來就只需我那小兒一個人干,現在一下子再增加三個,東家會同意吧?”
  “你呀!永遠都開不了竅。”黑驢一臉的不屑,“東家家里不是還養著那么多雞鴨鵝、豬狗貓嗎?咱們把它們全部納入‘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范疇,每月下多少蛋、長多少肉、捕了多少老鼠、識別出了多少想混進來的陌生人,等等,都按二驢幾個那樣,全部記錄在案,月底統一‘亮曬’,這樣工作量不就變大了嗎?不就需要增加人手去干了嗎?這雞鴨鵝、豬狗貓‘績效考評’排名最后的,還可采取‘末位淘汰’制,直接送到廚房師傅那里,殺一儆百。”
  “可它們的活,都不一樣,該怎么去量化考評哩?”老趙一臉無奈。
  “這多簡單的事,按不同工種的產值,統一換算成分值,不就可以量化了嗎!”
  停了一會,黑驢繼續說:“咱們還可以把‘刷臉打卡’和‘績效考評’‘工作亮曬’升級一下,搞一個‘數據檔案’,把它們的出產地、年齡及經歷等,統一換算成數據,給它們每個建一個‘數據檔案’,把每月‘績效考評’的成績換算成分值填入‘數據檔案’中;這樣,同批次進來的,誰優誰劣,查一下‘數據檔案’就一目了然,然后再以此為憑,獎優罰劣,擇優善用。你想想,真這樣,那些有真本事的不就都來投奔東家了嗎?東家還愁選不到靈貓義犬、好馬良駒?”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生命的定義
下一篇:女文青,老母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