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黑白

黑白

邁恩終于等到了這一天。趁著這個暑假,邁恩的母親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搬家,搬到密歇根州底特律。
  “這是一個天才的決定!”邁恩和父親把最后一張沙發搬了進去。這兒環境確實不錯,至少比之前的家要大。
  “這對我們也是一次考驗,無論是我們以后的工作,還是邁恩的學習,不是嗎?”媽媽扭過頭看了一眼爸爸,但手上的活并沒有停下來。
  “你說的太對了,親愛的。”邁恩爸爸輕輕地挪好沙發,至此,這次的搬家也就完美落幕了。
  “我想我可以交到很多朋友,或許這里的人打球技術并沒有我那么好。”邁恩叉著腰驕傲地說著,他在去年剛幫助學校拿下獎項,為此還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份獎學金。
  “看著我,在這之前,你必須答應我幾件事。”媽媽突然嚴肅地盯著邁恩。
  “你說吧。”邁恩很疑惑,但也坐了下來看著媽媽。
  “在這里,不論你碰到什么樣的陌生人,你都必須在說話前使用‘先生’或‘女士’來稱呼對方,然后才能使用‘您’。”媽媽一字一字地說。
  “為什么這么,嚴謹?”邁恩有點不理解,這樣稱呼起來是有禮貌不少,但是總感覺有點別扭。
  “因為這里不是以前住的地方,這里不僅生活著亞洲人、英國人、我們,還有,白人,你能理解我的話嗎?”媽媽停下手里的活,也坐到了新沙發上。
  “呃嗯......我懂了。”邁恩點了點頭。
  “你得保證,以后都要記住我的話。”邁恩的媽媽湊了過來,邁恩從來沒見過媽媽這么嚴肅。
  “是的,我保證。”邁恩看著媽媽的眼睛,微微地點了點頭,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到了下午,媽媽拿了兩袋水果走進邁恩房間:“可以陪我去拜訪拜訪我們的新鄰居嗎?”
  邁恩拖著滿臉困意走下了床,簡單打理后就跟著媽媽走到鄰居家門口。
  媽媽按了按門鈴,兩個人便安靜地在門外等著。
  “你們是?”房主打開門看到他們倆很是詫異,因為之前他旁邊這房子已經擱置了整整一年。
  “噢!先生你好,我們是您的新鄰居,我們今天剛搬家過來這里,也沒買什么禮物,這里有幾個水果,您不介意的話就放家里吧,鄰居有個關照。”邁恩媽媽笑著和眼前這位男人說道。
  誰知道面前這個男人并不領情,連忙搖頭說:“不不不,我們只是鄰居,沒有什么關照的,其實你們沒來之前我也生活得很好。”說完便關上了門。
  “什么?我們居然有這樣的鄰居?”邁恩不可思議地抓著頭發,他難以置信為什么世界上會有這么不禮貌的人,說完他也準備回去算了。
  “嘿!等等!還有一個鄰居,我們應該再看看。”媽媽叫住了邁恩,邁恩無奈地跟著她到了另一個鄰居門口。
  “叮咚。”這次是邁恩按響的門鈴。但是,這次等了十分鐘也沒有人開門。
  “或許我們不應該拜訪鄰居。”邁恩聳了聳肩正準備回家,身后的門便開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年紀大了耽誤了你們的時間,請問有什么事嗎?”這次開門的是一位老奶奶,她帶著眼鏡,滿頭白發卻笑容滿面。
  “噢天哪!真是不好意思,我們不是故意打擾到您的。我們是今天剛搬過來這里的鄰居,想認識認識附近的居民。”邁恩媽媽向老奶奶道歉。
  “別這么說,既然是新鄰居,就不算打擾,還歡迎你們到這里來住,我就不會那么孤單了。”老奶奶笑著說道,說著還從房子里拿出兩塊餅干:“如果你們不介意,這是我昨天買的,買多了,我一個人吃不完。”
  邁恩媽媽一臉驚喜地接了過去,說:“天哪!怎么會呢?真的太謝謝您了!這里有我們買的水果,您也拿回去嘗嘗吧!”
  “噢,真是的謝謝你們了。”老奶奶接過水果,簡單問候幾句,便回去了。
  “看到了嗎?我們應該這樣去和別人交流。”媽媽拿著餅干在邁恩眼前晃了晃。
  “但我還是不喜歡那個白色叔叔的性格。”邁恩坐到沙發上吃著餅干。
  “你沒得選擇,這里是底特律。”媽媽說了句。
  就這樣,邁恩一家人生活了一周,并沒有發生什么事。
  這天下午,邁恩在超市買了個蛋糕回去,因為今天是他爸爸生日,他打算回去給他一個驚喜。
  為了方便,他上了一輛公交車。現在正好下班的人很多,邁恩也只能站著。
  等過了一站,一個白色男子上了車,邁恩站在他前面,男子看也沒看他一眼便把他推開走了過去。
  邁恩被這一下子推到了別人的座位上,手里的蛋糕早就摔了出去。
  “嘿!你在干什么!這是我的蛋糕!你為什么這么做!”邁恩火冒三丈,指著男人問。
  “因為你擋住了我的路,碰見你真晦氣!”男子整理了一下上衣,并沒有理會擋著他的邁恩,直接就擠了過去。
  “站住!”邁恩一把抓住男子的上衣緊緊拉著。
  “放開你的臭手!”男子反過來又推開了邁恩。
  邁恩又抓住男人的衣服,很快兩人便打了起來。這時,司機把公交車停到一輛警車旁邊并尋求警察來解決問題。
  警察上來看見邁恩和一名男子打斗,便立刻掏出槍來指著邁恩:“舉起你的手!快!舉起你的手!”
  “什么?他弄掉了我的蛋糕,你應該讓他舉起手。”邁恩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警察。
  但警察沒有理會邁恩到底在說什么,再次重復一遍剛才的話,這時另一位警察也上了公交車,二話不說就掏出手銬把邁恩銬住帶下了車。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這樣對我!”邁恩大聲地咆哮。
  “因為你有著一種令人惡心的顏色!”隨之而來的是車上剛才的白色男子的聲音和滾下車的蛋糕。
  邁恩在警察局待了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后,他的父親終于來到了警察局。
  “噢!天哪!警長,我想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誤會,我們最近才搬家過來這里,一直都很遵守這里的法律。”邁恩的父親耐心地和警長打著交道。
  “不不不,我們是不會無憑無據抓人的,你的兒子在公交車上毆打一名美國公民,我和我的同事都看見了。”警長一邊說著還一邊示意邁恩的父親和他保持距離。
  “或許這里面真的有什么誤會,我的兒子一直很聽話。”邁恩的母親這時也過來跟警長解釋。
  “根據州法律,你的兒子可以交兩百美元保釋費用,要不然就去蹲局子吧。”警長沒有理邁恩父母說的話,還撕下一張罰單遞給了邁恩的父親。
  “為什么?這里的法律沒有說保釋,也沒有這么荒謬的抓人!”邁恩的父親終于有點不耐煩了,他走近兩步追問警長。
  “嘿嘿嘿!你在干嘛!退后!舉起你的手!快!”警長和旁邊的警察看到邁恩父親上前,紛紛停下手里的活,警長更是拿出配槍指指著邁恩的父親。
  “不!不!不!冷靜!冷靜!我們交保釋費用,我們應該好好談談。”邁恩的母親見狀趕緊上來解釋,她早就想到會是這樣,所以她出門前就準備好了錢。
  邁恩母親把前交給了警長后,警長才放下槍,并把錢塞到抽屜里。
  “我告訴你們,別再有下次,我們可不想收什么保釋金。”警長命令幾位警員釋放了邁恩,這才結束了這場意外。
  回到家后,邁恩質問他的父母:“為什么?那是我買的生日蛋糕,明明是那個白色叔叔撞的我,最后卻是我被抓?”
  “你必須記住,這里是美國,底特律。”邁恩的母親再次強調。
  “就因為我們是黑皮膚嗎!就應該這樣受到這樣的對待嗎!”邁恩心中的怒火這一下終于爆發了,他的眼角閃著淚光,很無辜又很不甘地看著他的母親。
  “對!就是因為我們是黑色的!我告訴你,我們在這里天生就不公平!”邁恩的父親也沒有遮掩,大聲地回應邁恩的話,他也死死盯著邁恩說:“這無法改變!”
  ......
  晚飯后,邁恩依舊回到自己的房間呆著。
  “這個生日你或許會很難忘。”邁恩母親擦著桌子,看了看他。
  “不,或許會很常見。”邁恩父親點著一根煙,凝視著天花板。
  第二天,邁恩依舊早早地就去附近的球場練完球回家。路上,他正和新交的球友吐槽這一系列的事。
  突然,前面的白人小伙突然停了下來,正和朋友聊天的邁恩沒注意便撞到他身上。
  “噢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邁恩連忙上去道歉,小伙手里的奶茶被撞后灑在了衣服上。
  小伙看到邁恩后先是不自覺地后退兩步,接著便搖搖手說沒關系。
  但這時,街上的一位巡警留意到了他們,便走了過來詢問了情況。
  小伙解釋完后巡警便以懷疑邁恩帶有違禁品說要把他帶走。
  “為什么?我明明什么也沒有,你可以搜我的身!”邁恩很不解地說:“憑什么把我帶走?”
  巡警突然把邁恩按到墻上說別動,還用胳膊勒住邁恩的脖子。邁恩情急之下便拼命掙扎,但此時又來了兩名巡警,他們合力制服了邁恩。
  “嘿嘿!不!不!你們不能這么做!你們這么做是違法的!請放開他。”白人小伙這時跑上來說道。
  “先生,他對你使用了武力,我們要把他帶走。”巡警跟小伙解釋他抓人的原因。
  小伙更加生氣,連忙說:“不!他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我,并且已經向我道歉了,事情不是那樣的!”
  巡警聽到小伙的話后便再次向他確認是否為事實,小伙也非常堅定地解釋事情的經過,還指責他們暴力執法,說要在法庭上面控訴他們。
  “既然是場誤會,那我們便不再為難他了。”兩個巡警相互看了一眼,起身對小伙說,又轉身跟邁恩道了句歉,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為什么?”邁恩無奈地說。
  等到回到家,邁恩并沒有跟他父母說這件事,只是邁恩母親讓他去老奶奶家借一瓶沙拉醬。
  邁恩走出家門,經過鄰居剛好看見鄰居叔叔在除草,便打了聲招呼。
  鄰居叔叔并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盯著邁恩走過去。
  邁恩心里突然有點害怕,于是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滴!滴!”身后一輛警車好像發現邁恩了,緩緩跟了上來。
  “嘿,前面好像有個黑人,過去看看!”警車內一個白色警察和另一個警察說。
  此時邁恩也發現了這輛警車,他心里更加害怕了,等警車快追上來的時候,邁恩忐忑地戴上了印有白色側臉的衛衣帽子。
  等到警車追了上來,巡警探頭出去看了一眼,縮回來高興地拍了拍另一個警察的肩說:“你輸了,哈哈!今晚請我喝酒!”
  然后警車便加速離開了這里。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丑爺
下一篇:殘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