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舞的終結者

舞的終結者


  當審判長宣布張浚犯瀆職罪、受賄罪,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六年時。臉色蒼白,不敢抬頭正視臺下觀眾的張浚,頓時流下了一串串淚水。是悔?是恨?臺下一陣騷動,不少人還發出了惋惜的嘆聲。
  他曾覺得,自己的舞者生涯,較之生活在平淡里的人們是多么幸運,多么自豪。此時,那些在他心底的美好字眼都閃著猙獰的面目。
  張浚剛過不惑之年,他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妻子阿蓮在縣食品廠上班,14歲的女兒蕭蕭正上初中,三口之家,溫馨和睦。雖說妻子阿蓮文化程度低,長相一般,不太風流。但卻溫柔善良,屬典型的賢妻良母。
  他曾覺得自己的家庭都在一條沉穩的行舟上,有的是欣賞行進之景的美好。
  張浚是山縣工商銀行的信貸科長,年輕、英俊,工作積極肯干,年年都是市、縣的先進工作者。
  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他這個信貸科長越來越來吃香。辦企業、辦工廠、搞商業的討好他,找他貸款,請他吃喝。他開始還很不習慣,后來吃得多了,玩得多了,也就慢慢習慣了。按他的話說是“形勢發展的需要嘛”!后來除了吃喝外,招待者又增加了“新節目”,吃喝后涮桑拿、洗頭、浴足、跳舞等。
  
  二
  每次他在娛樂場所盡興回家后,妻子和女兒都已入睡。看著妻子不太漂亮的臉龐,粗糙的雙手,略顯肥胖的身材。他就想起舞廳、餐館里的服務小姐。舞廳里那悠揚的音樂,多情的舞伴。還有舞女漂亮的臉蛋,優美的舞姿,心里便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他恨自己的命運太糟了,怎樣才能擺脫命運去追尋“新的生活”呢?他常常想入非非,不能入睡。但他畢竟還有點良知。他清楚,沒有岳父就沒有他的今天,是當局長的岳父把他從部隊轉業后安排在縣工商銀行的。妻子雖說相貌一般,不愛打扮,不會享樂。但卻溫柔善良,樸實賢惠。是妻子將他多病的母親侍奉送終,又照顧著年邁的父親。是妻子為他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把家務收拾得井井有條,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他決不能昧著良心甩掉妻子,另尋新歡。兩年多的時間里,雖然面對金錢美女的誘惑,但他從沒干出格的事,一直在良心和享受之間游弋,并經受著良心的考驗。
  去年的一天,上級行領導到山縣行檢查工作。行長讓張浚陪著上級領導吃飯、休閑,并囑咐“好好招待”。張浚認為這是討好、親近上級領導的機會,便將幾位上司帶到山縣最有名的皇家大酒店。酒足飯飽后,又浴了足,涮了桑拿。最后安排一人一個KTV包廂,由小姐陪著跳舞、玩樂,幾位頭兒盡情玩到凌晨兩點才休息。
  由于張浚的這次招待使頭兒們滿意,認為張浚有領導和組織才能。不久,張浚便被提升為副行長,仍兼信貸科長。
  自從張浚當上副行長后,行里行外,請吃的、送禮的、阿諛逢迎的人更多。山縣的各大酒店、最好的舞廳,他都吃過、“瀟灑”遍了。所花費用不是公款報銷,就是企業解囊。酒店包間里的“娛樂”使張浚如癡如醉,每晚如不去“娛樂”,就如同少了什么,如吸毒成癮一般。漸漸地,張浚回家吃飯少了,對妻子,對女兒的關心少了。在外“瀟灑”,有時竟到了“沉醉不知歸”的地步。
  一次,野玫瑰歌舞廳從南方招來幾位靚麗小姐,他聽說后,便前往“拜會”。張浚點了一名叫阿香的舞女伴舞,果然比縣內的舞女技高一籌。阿香濃妝艷抹,漂亮的臉蛋,一頭烏黑發亮、披肩的長發,配以真絲綢舞裙,如天女下凡一般。跳起舞來,步履輕盈,腰際柔軟,舞步嫻熟,風情萬種。什么慢三、快四、探戈、恰恰等,無所不會。幾曲下來,直把張浚伴得天旋地轉。更有從其身上散發出來法國香水的陣陣幽香,使他入墜五里云霧,似醉一般。休息時,阿香一聲甜甜的“先生,您的的舞跳得真好。”直把張浚的心撩撥得陣陣酥麻,心率加快,渾身燥熱。
  那夜,他做了個夢,夢中他與舞女阿香結婚了。在野玫瑰舞廳舉行了盛大的婚慶舞會,全縣的工商企業老板和同學、朋友都前來向他祝賀。他高興極了,竟手舞足蹈起來,把正酣睡的妻子阿蓮都驚醒了。此次以后,他一發而不可收,每天吃過晚飯后,就身不由己地走進野玫瑰舞廳,阿香成了他的專包舞伴。因他是常客,老板自然很支持他,讓他玩樂后簽字,月底結算。
  一夜幾十幾百,一月幾千上萬的費用,他總找借口讓有求他幫忙辦事者買單或者以招待領導、洽談業務為名讓單位報銷。沒人報銷,他自己花錢也玩。妻子發現他變了,對家庭冷漠,對她冷淡,家務事根本不管不問。有時幾天都不回家一次,家庭開支全靠妻子一月3000多元的工資。他成了“工資基本不動,老婆基本不用,煙酒基本靠送,玩樂基本靠請”的基本行長。妻子問他啥原因?他總撒謊說:行里工作忙,開會、學習、出差離不開等。工資嗎,都存在銀行,等女兒上大學時再用。可憐阿蓮整日上班工作,下班家務,還省吃儉用供女兒上學。她哪里知道,丈夫在酒店、在舞廳,一場舞、一頓飯三百五百、一千兩千地揮霍,有時消費下來,頂她上一兩個月的班。
  
  三
  經常跳舞、吃喝,高額的消費使張浚經濟陷入困境。幾乎每個餐館、舞廳都有他的欠條。雖說大都有人請吃、請玩,那畢竟是有限的。有時他也想換個玩法,但一聽見音樂,他的雙腿就不由自主地扭動。一想起舞伴阿香柔軟的腰際,優美的舞步,就渾身來勁,真到了入迷的地步。
  為了支付“娛樂”費用,他由企業主動為他報銷到向企業勒索。只要有企業求他貸款,他就賣關子,故意推諉。直到企業三番五次地求他,請吃請喝,送禮,他才答應簽字。有時還暗示叫求他者把在餐館、舞廳欠的費用給清了再說。
  一次,他中學時的同學黎錦找到他,先請吃,后娛樂。最后說,他在青海海北洲發現一個好金礦,需要投資200萬。他已籌資150萬了,還差50萬,想讓老同學幫幫忙,給點貸款,并拿出圖紙等資料讓他看。張浚對黎錦說:“數額太大,不好辦”。黎錦又多次請他吃喝玩樂,給他送禮。還許諾:若給貸出50萬,愿給他回扣10%,將來礦上分紅,也給他算一股,作為酬謝費。
  張浚知道老同學這幾年在外跑生意,也賺了不少錢。聽了老同學的許諾,心中暗喜,但仍不露聲色,說過兩天與行長商量一下再說。
  三天后,張浚違規給老同學黎錦批貸了50萬元。當夜,黎錦給張浚送了5萬元“紅包”。張浚心中暗喜,又夢想著年底再拿數字不菲的紅利。
  就在張浚做著黃粱美夢時,半年后,黎錦發來消息,所開金礦因品位太低沒有效益,200多萬也填進了黑洞。張浚趕緊追款,但黎錦為撈回損失,又跑到新疆做生意。后一直聯系不上,給貸的50萬元成了呆賬。
  不久,有人舉報,說張浚受賄索賄,違規貸款。東窗事發了,張浚被檢察機關立案查處。法院最后以瀆職罪、受賄罪,判處張浚有期徒刑六年。從此,山縣出名的“舞星”“隕落”了,等待他的將是六年的鐵窗生涯。
  他沒有想到,自己一個舞者,居然是這樣結束人生行程的。
  哎,我是自己這個人生舞者的終結者啊!他給自己做了中肯的鑒定。嘆一口氣,熬過鐵窗生涯吧。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賀新年
下一篇:[ 山河] 麥子熟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