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一張假幣

一張假幣

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
  大石頭村距離我家很近,也就四、五公里的路程,山里道路又少有紅綠燈,開車不用幾分鐘,我就來到了老太太昨天晚上下車的位置。就像一位資深偵探,我先是在老太太下車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又研究了一下道路兩側老百姓的建筑規劃,只等我勘察完畢,心里頭不由得一陣竊喜,因為在老太太下車的地方,往左往右往縱深里雖然各有一條巷道,但是左邊是山,右邊是崖,并沒有住幾戶人家,這樣一來,我的排查范圍就小了很多。勘察完畢,我就站在村道上等待路人的到來,因為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能冒然去敲響任何一個人家的家門。
  大概因為是冬天,又因為剛剛放開了疫情的管控,正是疫情快速蔓延的時候,我在村道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來一個路人。大約二十幾分鐘后,第一個路人終于出現了。說是路人,其實也不是,是距離我不遠的一戶人家的一位老人,打開家門出來透氣,正好被我看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他聽,然后向他打聽老太太的住處,沒想到老人家居然是一位老江湖,他雖然老眼昏花,迎風流淚的眼睛里卻是蓄滿了警惕。他大概看我是一個陌生人,對于我的問詢,一問三不知,一邊搖手,一邊搖頭,嘴里不停地反復地嘟囔著:“不知道,不知道。”就在我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恰好從相反方向又走過來一位肩上挑著兩顆大白菜的大叔,我想他家的菜窖應該是設在了田里,什么時候需要吃了,就直接到田里去取。真是謝天謝地,聽完我的敘述,第二位老人居然一點兒都沒有設防,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他很快地就向道旁的一戶人家指了指,并嘴里說道:“你到這家去問問吧。”謝過老人,我定了定神,然后就走上前去,敲響了道旁那戶人家的大門。
  “誰呀?”不大一會,從那戶人家的院落里,就傳來了老太太拉風箱似的問話聲。我這里還沒有回應,她家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門里面站著的果真就是昨天晚上打車的那位老太太,今天的她雖然換了便裝,但從她腫眼泡的長相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聽我說明來意,老太太直接就把我讓到了她家的天井里。
  “不能吧!不能吧!”在她家的天井里,老太太向我攤開著兩只手,模樣兒很是不自然。
  “大姨,我絕沒有誣賴您的意思,這張錢呢,的的確確就是昨天晚上您花給我的那一張。”青島這邊都喊上了年紀的大娘叫大姨,我來青島這么多年,對于這樣的稱呼早已經習慣。
  “不會是你自己弄錯了吧?”接下來,老太太又反問了我一句。
  “大姨,絕對不會弄錯的。很多天了,我只收過您的這一張百元現鈔。”接著,我就指著那張錢,教她如何辨別錢幣的真偽。
  就在我教老太太如何辨別錢幣真偽的當兒,正房的屋門吱呀一聲推開了,緊接著從里面顫巍巍地挪步走出來一位拄拐杖的老頭兒。我想他一定就是老太太的老伴兒,以他走路的姿勢,老人家一定得過腦血栓。看著他的這樣一副落魄相,我心里頭突然一酸,有點后悔自己這番貿然前往了。
  “什么事?”出乎意料的,剛走出正門的拄拐杖的走路顫巍巍的老頭兒突然就對我瞪起了眼睛。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又把事情的經過向他敘述了一遍。只是我這里話音剛落,老頭兒就情緒激動地沖我厲聲喝道:“哪里來的,趕緊回到哪里去。俺家里就沒有什么假幣。誰知道你從哪里弄出來這么一張,來糊弄我們兩位老人家。”
  “大爺,這張錢的的確確就是大姨昨天晚上剛剛花給我的那張呀!”見老頭兒咄咄逼人,我情不自禁地辯駁了一句。
  然而,老頭兒并不理會我的話,依舊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我和我老伴每個月就指望著一千來塊錢的低保過日子,錢都是從銀行里提出來的。你說,難道從銀行里提出來的錢,也會有假的嗎?”嘴里這樣說著,就渾身哆嗦著拿一雙惡毒的眼睛瞪向自己的老伴兒。
  雖然我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雖然這張假幣的確就是老太太花給我的,然而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不能再與他們計較下去了。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的怒氣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定了定神,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后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隨后就轉過身,走出了他們家的院子。
  回程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里竟然再沒有了那張假幣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這樣的畫面:偌大的一個院子里,只住著兩位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沒有兒女么?如果有,他們的兒女為什么不把他們接在自己的身邊,不和他們住在一起呢?如果沒有,他們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路過清涼澗的時候,道旁正好有一處開闊地,我不想再把那張假幣帶在身上,就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找出火機把它在風中引燃。寒風中,那張假幣痛苦地卷縮著的身子,就像苦難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們。
  2023,01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
  大石頭村距離我家很近,也就四、五公里的路程,山里道路又少有紅綠燈,開車不用幾分鐘,我就來到了老太太昨天晚上下車的位置。就像一位資深偵探,我先是在老太太下車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又研究了一下道路兩側老百姓的建筑規劃,只等我勘察完畢,心里頭不由得一陣竊喜,因為在老太太下車的地方,往左往右往縱深里雖然各有一條巷道,但是左邊是山,右邊是崖,并沒有住幾戶人家,這樣一來,我的排查范圍就小了很多。勘察完畢,我就站在村道上等待路人的到來,因為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能冒然去敲響任何一個人家的家門。
  大概因為是冬天,又因為剛剛放開了疫情的管控,正是疫情快速蔓延的時候,我在村道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來一個路人。大約二十幾分鐘后,第一個路人終于出現了。說是路人,其實也不是,是距離我不遠的一戶人家的一位老人,打開家門出來透氣,正好被我看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他聽,然后向他打聽老太太的住處,沒想到老人家居然是一位老江湖,他雖然老眼昏花,迎風流淚的眼睛里卻是蓄滿了警惕。他大概看我是一個陌生人,對于我的問詢,一問三不知,一邊搖手,一邊搖頭,嘴里不停地反復地嘟囔著:“不知道,不知道。”就在我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恰好從相反方向又走過來一位肩上挑著兩顆大白菜的大叔,我想他家的菜窖應該是設在了田里,什么時候需要吃了,就直接到田里去取。真是謝天謝地,聽完我的敘述,第二位老人居然一點兒都沒有設防,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他很快地就向道旁的一戶人家指了指,并嘴里說道:“你到這家去問問吧。”謝過老人,我定了定神,然后就走上前去,敲響了道旁那戶人家的大門。
  “誰呀?”不大一會,從那戶人家的院落里,就傳來了老太太拉風箱似的問話聲。我這里還沒有回應,她家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門里面站著的果真就是昨天晚上打車的那位老太太,今天的她雖然換了便裝,但從她腫眼泡的長相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聽我說明來意,老太太直接就把我讓到了她家的天井里。
  “不能吧!不能吧!”在她家的天井里,老太太向我攤開著兩只手,模樣兒很是不自然。
  “大姨,我絕沒有誣賴您的意思,這張錢呢,的的確確就是昨天晚上您花給我的那一張。”青島這邊都喊上了年紀的大娘叫大姨,我來青島這么多年,對于這樣的稱呼早已經習慣。
  “不會是你自己弄錯了吧?”接下來,老太太又反問了我一句。
  “大姨,絕對不會弄錯的。很多天了,我只收過您的這一張百元現鈔。”接著,我就指著那張錢,教她如何辨別錢幣的真偽。
  就在我教老太太如何辨別錢幣真偽的當兒,正房的屋門吱呀一聲推開了,緊接著從里面顫巍巍地挪步走出來一位拄拐杖的老頭兒。我想他一定就是老太太的老伴兒,以他走路的姿勢,老人家一定得過腦血栓。看著他的這樣一副落魄相,我心里頭突然一酸,有點后悔自己這番貿然前往了。
  “什么事?”出乎意料的,剛走出正門的拄拐杖的走路顫巍巍的老頭兒突然就對我瞪起了眼睛。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又把事情的經過向他敘述了一遍。只是我這里話音剛落,老頭兒就情緒激動地沖我厲聲喝道:“哪里來的,趕緊回到哪里去。俺家里就沒有什么假幣。誰知道你從哪里弄出來這么一張,來糊弄我們兩位老人家。”
  “大爺,這張錢的的確確就是大姨昨天晚上剛剛花給我的那張呀!”見老頭兒咄咄逼人,我情不自禁地辯駁了一句。
  然而,老頭兒并不理會我的話,依舊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我和我老伴每個月就指望著一千來塊錢的低保過日子,錢都是從銀行里提出來的。你說,難道從銀行里提出來的錢,也會有假的嗎?”嘴里這樣說著,就渾身哆嗦著拿一雙惡毒的眼睛瞪向自己的老伴兒。
  雖然我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雖然這張假幣的確就是老太太花給我的,然而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不能再與他們計較下去了。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的怒氣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定了定神,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后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隨后就轉過身,走出了他們家的院子。
  回程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里竟然再沒有了那張假幣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這樣的畫面:偌大的一個院子里,只住著兩位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沒有兒女么?如果有,他們的兒女為什么不把他們接在自己的身邊,不和他們住在一起呢?如果沒有,他們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路過清涼澗的時候,道旁正好有一處開闊地,我不想再把那張假幣帶在身上,就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找出火機把它在風中引燃。寒風中,那張假幣痛苦地卷縮著的身子,就像苦難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們。
  2023,01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
  大石頭村距離我家很近,也就四、五公里的路程,山里道路又少有紅綠燈,開車不用幾分鐘,我就來到了老太太昨天晚上下車的位置。就像一位資深偵探,我先是在老太太下車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又研究了一下道路兩側老百姓的建筑規劃,只等我勘察完畢,心里頭不由得一陣竊喜,因為在老太太下車的地方,往左往右往縱深里雖然各有一條巷道,但是左邊是山,右邊是崖,并沒有住幾戶人家,這樣一來,我的排查范圍就小了很多。勘察完畢,我就站在村道上等待路人的到來,因為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能冒然去敲響任何一個人家的家門。
  大概因為是冬天,又因為剛剛放開了疫情的管控,正是疫情快速蔓延的時候,我在村道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來一個路人。大約二十幾分鐘后,第一個路人終于出現了。說是路人,其實也不是,是距離我不遠的一戶人家的一位老人,打開家門出來透氣,正好被我看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他聽,然后向他打聽老太太的住處,沒想到老人家居然是一位老江湖,他雖然老眼昏花,迎風流淚的眼睛里卻是蓄滿了警惕。他大概看我是一個陌生人,對于我的問詢,一問三不知,一邊搖手,一邊搖頭,嘴里不停地反復地嘟囔著:“不知道,不知道。”就在我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恰好從相反方向又走過來一位肩上挑著兩顆大白菜的大叔,我想他家的菜窖應該是設在了田里,什么時候需要吃了,就直接到田里去取。真是謝天謝地,聽完我的敘述,第二位老人居然一點兒都沒有設防,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他很快地就向道旁的一戶人家指了指,并嘴里說道:“你到這家去問問吧。”謝過老人,我定了定神,然后就走上前去,敲響了道旁那戶人家的大門。
  “誰呀?”不大一會,從那戶人家的院落里,就傳來了老太太拉風箱似的問話聲。我這里還沒有回應,她家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門里面站著的果真就是昨天晚上打車的那位老太太,今天的她雖然換了便裝,但從她腫眼泡的長相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聽我說明來意,老太太直接就把我讓到了她家的天井里。
  “不能吧!不能吧!”在她家的天井里,老太太向我攤開著兩只手,模樣兒很是不自然。
  “大姨,我絕沒有誣賴您的意思,這張錢呢,的的確確就是昨天晚上您花給我的那一張。”青島這邊都喊上了年紀的大娘叫大姨,我來青島這么多年,對于這樣的稱呼早已經習慣。
  “不會是你自己弄錯了吧?”接下來,老太太又反問了我一句。
  “大姨,絕對不會弄錯的。很多天了,我只收過您的這一張百元現鈔。”接著,我就指著那張錢,教她如何辨別錢幣的真偽。
  就在我教老太太如何辨別錢幣真偽的當兒,正房的屋門吱呀一聲推開了,緊接著從里面顫巍巍地挪步走出來一位拄拐杖的老頭兒。我想他一定就是老太太的老伴兒,以他走路的姿勢,老人家一定得過腦血栓。看著他的這樣一副落魄相,我心里頭突然一酸,有點后悔自己這番貿然前往了。
  “什么事?”出乎意料的,剛走出正門的拄拐杖的走路顫巍巍的老頭兒突然就對我瞪起了眼睛。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又把事情的經過向他敘述了一遍。只是我這里話音剛落,老頭兒就情緒激動地沖我厲聲喝道:“哪里來的,趕緊回到哪里去。俺家里就沒有什么假幣。誰知道你從哪里弄出來這么一張,來糊弄我們兩位老人家。”
  “大爺,這張錢的的確確就是大姨昨天晚上剛剛花給我的那張呀!”見老頭兒咄咄逼人,我情不自禁地辯駁了一句。
  然而,老頭兒并不理會我的話,依舊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我和我老伴每個月就指望著一千來塊錢的低保過日子,錢都是從銀行里提出來的。你說,難道從銀行里提出來的錢,也會有假的嗎?”嘴里這樣說著,就渾身哆嗦著拿一雙惡毒的眼睛瞪向自己的老伴兒。
  雖然我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雖然這張假幣的確就是老太太花給我的,然而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不能再與他們計較下去了。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的怒氣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定了定神,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后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隨后就轉過身,走出了他們家的院子。
  回程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里竟然再沒有了那張假幣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這樣的畫面:偌大的一個院子里,只住著兩位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沒有兒女么?如果有,他們的兒女為什么不把他們接在自己的身邊,不和他們住在一起呢?如果沒有,他們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路過清涼澗的時候,道旁正好有一處開闊地,我不想再把那張假幣帶在身上,就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找出火機把它在風中引燃。寒風中,那張假幣痛苦地卷縮著的身子,就像苦難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們。
  2023,01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
  大石頭村距離我家很近,也就四、五公里的路程,山里道路又少有紅綠燈,開車不用幾分鐘,我就來到了老太太昨天晚上下車的位置。就像一位資深偵探,我先是在老太太下車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又研究了一下道路兩側老百姓的建筑規劃,只等我勘察完畢,心里頭不由得一陣竊喜,因為在老太太下車的地方,往左往右往縱深里雖然各有一條巷道,但是左邊是山,右邊是崖,并沒有住幾戶人家,這樣一來,我的排查范圍就小了很多。勘察完畢,我就站在村道上等待路人的到來,因為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能冒然去敲響任何一個人家的家門。
  大概因為是冬天,又因為剛剛放開了疫情的管控,正是疫情快速蔓延的時候,我在村道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來一個路人。大約二十幾分鐘后,第一個路人終于出現了。說是路人,其實也不是,是距離我不遠的一戶人家的一位老人,打開家門出來透氣,正好被我看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他聽,然后向他打聽老太太的住處,沒想到老人家居然是一位老江湖,他雖然老眼昏花,迎風流淚的眼睛里卻是蓄滿了警惕。他大概看我是一個陌生人,對于我的問詢,一問三不知,一邊搖手,一邊搖頭,嘴里不停地反復地嘟囔著:“不知道,不知道。”就在我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恰好從相反方向又走過來一位肩上挑著兩顆大白菜的大叔,我想他家的菜窖應該是設在了田里,什么時候需要吃了,就直接到田里去取。真是謝天謝地,聽完我的敘述,第二位老人居然一點兒都沒有設防,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他很快地就向道旁的一戶人家指了指,并嘴里說道:“你到這家去問問吧。”謝過老人,我定了定神,然后就走上前去,敲響了道旁那戶人家的大門。
  “誰呀?”不大一會,從那戶人家的院落里,就傳來了老太太拉風箱似的問話聲。我這里還沒有回應,她家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門里面站著的果真就是昨天晚上打車的那位老太太,今天的她雖然換了便裝,但從她腫眼泡的長相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聽我說明來意,老太太直接就把我讓到了她家的天井里。
  “不能吧!不能吧!”在她家的天井里,老太太向我攤開著兩只手,模樣兒很是不自然。
  “大姨,我絕沒有誣賴您的意思,這張錢呢,的的確確就是昨天晚上您花給我的那一張。”青島這邊都喊上了年紀的大娘叫大姨,我來青島這么多年,對于這樣的稱呼早已經習慣。
  “不會是你自己弄錯了吧?”接下來,老太太又反問了我一句。
  “大姨,絕對不會弄錯的。很多天了,我只收過您的這一張百元現鈔。”接著,我就指著那張錢,教她如何辨別錢幣的真偽。
  就在我教老太太如何辨別錢幣真偽的當兒,正房的屋門吱呀一聲推開了,緊接著從里面顫巍巍地挪步走出來一位拄拐杖的老頭兒。我想他一定就是老太太的老伴兒,以他走路的姿勢,老人家一定得過腦血栓。看著他的這樣一副落魄相,我心里頭突然一酸,有點后悔自己這番貿然前往了。
  “什么事?”出乎意料的,剛走出正門的拄拐杖的走路顫巍巍的老頭兒突然就對我瞪起了眼睛。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又把事情的經過向他敘述了一遍。只是我這里話音剛落,老頭兒就情緒激動地沖我厲聲喝道:“哪里來的,趕緊回到哪里去。俺家里就沒有什么假幣。誰知道你從哪里弄出來這么一張,來糊弄我們兩位老人家。”
  “大爺,這張錢的的確確就是大姨昨天晚上剛剛花給我的那張呀!”見老頭兒咄咄逼人,我情不自禁地辯駁了一句。
  然而,老頭兒并不理會我的話,依舊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我和我老伴每個月就指望著一千來塊錢的低保過日子,錢都是從銀行里提出來的。你說,難道從銀行里提出來的錢,也會有假的嗎?”嘴里這樣說著,就渾身哆嗦著拿一雙惡毒的眼睛瞪向自己的老伴兒。
  雖然我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雖然這張假幣的確就是老太太花給我的,然而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不能再與他們計較下去了。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的怒氣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定了定神,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后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隨后就轉過身,走出了他們家的院子。
  回程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里竟然再沒有了那張假幣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這樣的畫面:偌大的一個院子里,只住著兩位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沒有兒女么?如果有,他們的兒女為什么不把他們接在自己的身邊,不和他們住在一起呢?如果沒有,他們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路過清涼澗的時候,道旁正好有一處開闊地,我不想再把那張假幣帶在身上,就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找出火機把它在風中引燃。寒風中,那張假幣痛苦地卷縮著的身子,就像苦難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們。
  2023,01女兒想吃涮鍋了,妻子說客來喜超市新進的羊肉卷不錯,要我到那兒去買。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一大早起來溜達了兩單活,正好跑在客來喜超市附近,于是就停下車子,從錢包里拿出昨天晚上剛剛收下的一張百元現鈔,走了進去。也是跟了時代的潮流,平日里我差不多都是利用微信,或者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的,可是最近幾年,先是受網約車的強勢推進與不正當競爭,再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出租車的生意每況日下,毫不夸張地說,簡直就是從天堂跌在了地獄。在青島,大多數出租車都是個體經營,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一直都是個人交付,我的社會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就是在我自己注冊的一人公司里交付的,每個月把需要交付的扣款額度,足額提前存儲在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再通過網銀進行移交。可是最近幾年出租車的生意一直低迷,特別是最近防疫政策的躺平式放開,出行人數急劇下降,營運額度實在是少之又少,因此為了在網銀里面多積攢一點錢,很多時候我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就會選擇使用現金支付。客來喜超市是一家便民小超市,個體經營,門臉不大,距離我家很近,因為經常光顧,所以我與超市老板相當地熟絡。一走進客來喜超市的門,我就向客來喜超市老板問詢羊肉卷的價格,客來喜超市老板告訴我說:“五十塊錢一盒,一盒的重量是一斤。”我跟他說:“那就來一盒吧。”然后就把那張百元現鈔遞了過去。然而出乎意料地,客來喜超市老板突然面有難色。
  “怎么?假的?”出于本能,我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假的。”客來喜超市老板沖我苦笑笑。
  我把那張鈔票從客來喜超市老板手里接過來,然后仔細辨認了一下,還真是呢,那張鈔票不僅做工粗糙,而且鈔票左下方老人頭的水印都模糊不清,只需稍加留意,就能辨認出那是一張假幣來。
  “事情怎么會這樣呢?這張假幣是我昨天晚上剛剛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拉的一個去大石頭村的老太太花給我的。”那一刻,我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嘴里面就像吃進了一只大蒼蠅,且不說花假幣這種行為屬于違法,單單把假幣花給熟人這件事,就足以讓人尷尬。好在大家都是熟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互相說了幾句理解的客氣話,事情也就過去。
  這張假幣的確是大石頭村的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昨天晚上花給我的,一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因為眼下出租車的行情實在是不好,我昨天出車十幾個小時,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前兩單都是網絡指派,都是通過網絡支付的,唯獨老太太這一單,她是招手揚停,并且是用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支付的。另外再就是,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過百元現鈔了,除了昨天晚上老太太給我的這張百元現鈔外,我錢包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張百元鈔票來,因此也不存在任何混淆的可能性。
  大石頭村的老太太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坐上我的車子的。恒星學院地處李滄區和嶗山區的交匯處,是112路113路381路385路等公交車的必經之處,同時也是361路326路公交車的終點站,每天各路公交車都會從市里,或者從山里帶來一些乘客,然后在這里中轉。若在平峰期,大多數的乘客基本上都會選擇換乘公交車,很少有人打車,但在上下班高峰期的時候,有的人著急上班,有的人著急趕路,打車的人就會相對多一些。而在下班高峰期過后,或者再晚一些的時候,通往山里的公交車的班次也就逐漸地少了,特別是在冬天,天氣冷不說,天黑得也早,有的人著急回家,打車的人就會更多一些。也正是掌握了這樣的規律,每每到了這樣的時段,就會有出租車師傅趕來排隊等客。
  都說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卻并不以為然。就拿出租車行業來說吧,先前沒有網絡約車的時候,在青島,一輛出租車足足可以養活兩個家庭,甚至三個家庭,那個時候的出租車差不多都是由兩個司機來開。而從2014年2015年前后,網絡+強勢推行以來,在資本運作,以及政策方面的默許與扶持下,先前相關管理部門一直打壓的被稱之為黑車的各路私家車,自然蠢蠢欲動,趨之若鶩,如此一來,原本市值幾十萬塊的傳統出租車,瞬間就跌到了幾萬塊,即便是只養活一家人,幾乎都要成問題了。特別是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受疫情的影響,國內很多企業停工停產,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為了過渡,更為了生存,很多失去工作的人,便紛紛加入到開網約車的隊伍里來了。而隨著加入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各路網絡平臺為了搶占運營市場,自然就搞起了惡意競爭,你便宜,我比你還便宜。而傳統的出租車卻是政府定價的呀,不僅不能像網約車那樣,在惡劣天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急需用車的時候,私自加價,而且在平峰期,也不能像網約車那些私自降價。而作為乘客的一方,自然是哪家平臺的車便宜,哪家平臺的車便捷,自然就會優先選擇使用哪家平臺的車子,而絕少有人斟酌、考慮它們的合法與正當性,不自覺地就淪為了不良網絡平臺的幫兇與支持者。因此,不管是在無良網絡平臺面前,還是在一群從來就不講道、義、法,各自為利的人群面前,傳統的出租車行業自然就躺槍了,那么多的出租車司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萬念俱灰,一直到今天,我都不能理解先前明明屬于非法營運的私家車,與各路平臺綁架在一起,怎么就搖身一變而成為了那么多人口中的所謂的新生事物?因為開傳統出租車已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養家糊口,于是很多的替班出租車司機,不得不辭掉出租車司機的工作,轉行到其它行業去了。而那些出租車替班司機的辭工看似是個別行為,但更加殘酷的是,即便他們不主動辭工,現實的營運環境也已經不允許出租車主繼續聘用他們了,因為車主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也變得難入不敷出舉步維艱了。如果依舊按照先前的工作時間工作時段來工作,每天的收入已不足以養活一家老小,他們也不得不忍痛割愛了。
  如我,辛辛苦苦地打拼了那么多年,就像老舍先生筆下的駱駝祥子,拼盡全力終于買下了一臺營運權屬于自己的出租車,本以為后半生終于有了依靠和保障,終于可以放慢腳步喘一口氣了,沒想到到頭來竟又遭遇了更大的困境,面對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出租車行業,我不得不再次硬起頭皮,拖著積勞成疾的身子,再次把工作狀態調整到最初創業時的狀態,沒白沒夜地干,以超負荷的運轉,來填補因網約車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營運虧空。不瞞說,以前營運環境好的時候,開出租車的工作雖然辛苦,但因為有替班,我的生活還是相當有規律的,早六晚五,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是,自從沒有替班之后,先前的這些工作規律就通通被打破了,不再有早六晚五一說,也不再有白班與夜班的概念。并且,因為網約車的層層推進,先前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歸于了烏有,“三分靠運氣,七分靠打拼”的論調也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分靠運氣,一分靠打拼”的悲哀現實。就拿昨天來說吧,本來是禮拜一,上班早高峰的活應該是多一些的,但是我昨天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我早晨七點出車,一直溜達到中午十點,早高峰都過了,愣是一個活沒有拉著。如果真要沒人打車也就罷了,可是滿馬路都是拿著手機等車的人,只是人家叫的是網約車,與我們出租車沒有半毛錢關系。雖然傳統的出租車也接入了網約平臺,可是價格終究是貴了些,大多數的乘客在選擇打什么車的時候,基本上就把傳統出租車排除在外了。如此,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多接近兩點的時候,我才跑了兩單活,一單跑了十四塊,另一單跑了三十五塊,因為是平臺指派,平臺又扣去了四塊多的服務費,這樣一來,實際到手連四十五塊都不到了。另外再就是,自從我一個人來開之后,為了利潤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也不得不進行了調整。為了跑上班早高峰,我雖然不再像先前那樣一大早六點鐘就出車了,但在七點鐘之前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如此一口氣跑到上班高峰期結束,九點半以后就去附近的醫院、商場,或者辦公區排隊等客。平峰期過后,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應酬小高峰,也是不容錯過的。這樣一來,我吃中飯的時間,一般都要推遲到下午一點半以后再吃,如果趕在家的附近,就回家吃,如果趕在別處,就在外面湊合一頓。午飯過后,就在家里,或者車里,打一個盹兒。四點鐘以后,再去跑下半場的下班高峰期。如果運氣好,我會一直堅持跑到晚上十點鐘以后;如果運氣不好,在晚上七、八點鐘,我就收車回家了。
  我家距離恒星學院不遠,就住在恒星學院附近的一個村子里,昨天中午接了兩單活,然后就回家吃飯,休息,到下午四點鐘左右的時候,又照例把車子從家里開了出來。出村口溜達了一圈,見所有有可能出活的街口早已經停上了等活的車子,我就開著車子向更遠的地方跑去。說是更遠的地方,其實也不敢跑的太遠。我家周圍沒有大型商場,距離最近的萬達廣場、麗達購物中心都要十多公里的路程。以前活好干的時候,出租車師傅們盡可以自由馳聘,根本不把多跑的那點油錢放在眼里,可是眼下卻必須斤斤計較了,因為生意難做,在往商場跑的過程中,拉上活的概率幾乎為零,且不說等你跑到商場,商場門口早已經排滿了等客的出租車,只單純地空跑的這十多公里的油錢,就足夠讓出租車師傅們好好地掂量掂量了。下班高峰期雖然馬上就要到了,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等活,但也沒有去距離我家比較近的國際創新園和海信研發中心去等活,因為自從有了網絡約車之后,很多的大型企業基本上都被網約車平臺公關了。據說,被公關的企業都有一個統一的扣款戶頭,單位員工只需通過網絡叫車,到達目的地之后,直接下車走人就行了,網約車公司直接就在打車人的公司的統一賬戶上統一扣款了,這對于打車人來說,不僅方便了許多,而且還省去了報銷車費的諸多麻煩,因此傳統出租車的客源也就被搶劫得所剩無幾了。而且我昨天的運氣也實在是不好,下午依舊延續了上午的壞運氣。我沒有去更遠的商場,也沒有去附近的大型企業,而是把車子開去了經常等活的一個小區門口。我把車子開在那個小區門口的時候,小區門口已經停著了一輛車,依照我的經驗,我前面的那輛車子在半個小時之內肯定就發出去了,可是我在它的后面足足等了接近兩個小時,前車愣是一動沒動,我知道我不能再在它的后面等下去了,忽又覺得恒星學院公交車站也該出人了,于是就啟動起車子,朝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方向緩緩地駛去。
  我將車子開到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的時候,偌大的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竟然沒有一輛等活的車子,大概率是經常來這里等活的師傅們,排了老半天的隊,沒有活兒,靠不住,早早地打了退堂鼓了。事情似乎正如我所料,我在恒星學院公交車站等了老半天,一輛又一輛的公交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并沒有帶來幾位乘客,一直到晚上七點多,我也沒能拉上客人。因為是在冬天,外面天氣冷的厲害,坐在車內,我雖然有車體可以御寒,可是熄火后不用幾分鐘,車子里面就寒若冰窖了。百無聊賴中,我給自己設了一個極限,再等二十分鐘,至多半個小時,如果再沒有人打車,我就直接開車回家。就在我為遲遲拉不上活兒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奇跡出現了,一輛326路公交車緩緩地從遠處開了過來,隨著一聲剎車聲,車子穩穩地停在了我車子前方的公交車的停車區內,再跟著咔呲嘎吱一聲氣動車門的開門聲,從車門處挪步走下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個頭兒不高,六七十歲的樣子,脖頸上系著一條圍巾,戴口罩,戴一頂老年絨線帽,身材臃腫,穿一件大紅的棉上衣,她剛剛走下公交車的車門,還沒有站穩腳跟,就急不可耐地向我揚起了一只手,并企鵝般笨拙地向我的車子挪移過來。我急忙啟動車子,開了過去。
  “師傅,去大石頭村。知道吧?”老太太有哮喘病,她剛剛坐上我的車子,車門還沒有關嚴,就上氣不接下氣地拉風箱似地問我說道。
  “知道,知道。熟得不能再熟了。”雖然我是外鄉人,可是來青島已經二十八個年頭了。聽老太太如此講,我急忙回了她一句。
  老太太是那種極善言辭的人,雖然說話的聲音就像拉風箱,又氣血不足似地腫著一對眼泡兒,但是一上車就和我不停地扯著閑篇兒。她大概聽出我是一個外鄉人,先問我是哪里人,又問我來了多少年了。我也是一個極善言辭的人,對于老太太的提問,自然一一作答。
  大石頭村是嶗山山里的一個小村子,距離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大約七、八公里左右的車程,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開車沿李沙路一路向東,到漢河社區左轉進山,經西九水、南九水、清涼澗、東九水,再往里走不遠就到了。老太太家住在大石頭村距離村口稍往里一點的位置,進村口沿一條蜿蜒曲折的村道開進去,大約幾百米的樣子。事情實在不湊巧,到老太太下車的時候,她剛剛遞過來一張百元現鈔,就在我車子的后面開過來一輛私家車,因為村道狹窄,根本錯不開車,為了節省時間盡快給別人讓道,我也沒有辨別真偽,直接就把錢收了,并且趕緊找零。從恒星學院公交車站到老太太下車的位置,我計價器上顯示的金額是十九塊,我本應該找給她八十一塊的,可是老太太硬是把我已經找給她的那枚硬幣又塞了回來,并嘴里不停地說著:“不要了,不要了,天這么晚了,你們開出租車的也挺不容易的。”雖然我一再堅持著不要,但是老太太還是極固執地塞在了我的手掌心,一塊錢雖然不多,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溫暖與感動。只是又有誰能夠想象的到呢?第二天一大早,就發生了我去客來喜超市買羊肉卷那尷尬的一幕。事情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如果老太太不知道這是一張假幣,尚且有情可原;倘若老太太明知道這是一張假幣,而她還依然要花給我,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又想到昨天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共拉了三單活,就跑了那么幾十塊錢,錢沒有掙到手不說,臨了又倒貼進去了好幾十塊,我真的是越想越來氣,于是當即就做了一個決定:不管能不能找到老太太,我都要去找一找;就算是找到她之后不認賬,我也要去找一找。我想山里面住著的就那么幾戶人家,我只需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路人聽,要想找到她,應該還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的,于是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我把買好的羊肉卷急匆匆地送回家,隨后就開車上路了。
  大石頭村距離我家很近,也就四、五公里的路程,山里道路又少有紅綠燈,開車不用幾分鐘,我就來到了老太太昨天晚上下車的位置。就像一位資深偵探,我先是在老太太下車的位置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后又研究了一下道路兩側老百姓的建筑規劃,只等我勘察完畢,心里頭不由得一陣竊喜,因為在老太太下車的地方,往左往右往縱深里雖然各有一條巷道,但是左邊是山,右邊是崖,并沒有住幾戶人家,這樣一來,我的排查范圍就小了很多。勘察完畢,我就站在村道上等待路人的到來,因為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能冒然去敲響任何一個人家的家門。
  大概因為是冬天,又因為剛剛放開了疫情的管控,正是疫情快速蔓延的時候,我在村道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等來一個路人。大約二十幾分鐘后,第一個路人終于出現了。說是路人,其實也不是,是距離我不遠的一戶人家的一位老人,打開家門出來透氣,正好被我看到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急忙走上前去,把老太太的體貌特征說給他聽,然后向他打聽老太太的住處,沒想到老人家居然是一位老江湖,他雖然老眼昏花,迎風流淚的眼睛里卻是蓄滿了警惕。他大概看我是一個陌生人,對于我的問詢,一問三不知,一邊搖手,一邊搖頭,嘴里不停地反復地嘟囔著:“不知道,不知道。”就在我無可奈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恰好從相反方向又走過來一位肩上挑著兩顆大白菜的大叔,我想他家的菜窖應該是設在了田里,什么時候需要吃了,就直接到田里去取。真是謝天謝地,聽完我的敘述,第二位老人居然一點兒都沒有設防,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他很快地就向道旁的一戶人家指了指,并嘴里說道:“你到這家去問問吧。”謝過老人,我定了定神,然后就走上前去,敲響了道旁那戶人家的大門。
  “誰呀?”不大一會,從那戶人家的院落里,就傳來了老太太拉風箱似的問話聲。我這里還沒有回應,她家的大門就從里面打開了,門里面站著的果真就是昨天晚上打車的那位老太太,今天的她雖然換了便裝,但從她腫眼泡的長相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聽我說明來意,老太太直接就把我讓到了她家的天井里。
  “不能吧!不能吧!”在她家的天井里,老太太向我攤開著兩只手,模樣兒很是不自然。
  “大姨,我絕沒有誣賴您的意思,這張錢呢,的的確確就是昨天晚上您花給我的那一張。”青島這邊都喊上了年紀的大娘叫大姨,我來青島這么多年,對于這樣的稱呼早已經習慣。
  “不會是你自己弄錯了吧?”接下來,老太太又反問了我一句。
  “大姨,絕對不會弄錯的。很多天了,我只收過您的這一張百元現鈔。”接著,我就指著那張錢,教她如何辨別錢幣的真偽。
  就在我教老太太如何辨別錢幣真偽的當兒,正房的屋門吱呀一聲推開了,緊接著從里面顫巍巍地挪步走出來一位拄拐杖的老頭兒。我想他一定就是老太太的老伴兒,以他走路的姿勢,老人家一定得過腦血栓。看著他的這樣一副落魄相,我心里頭突然一酸,有點后悔自己這番貿然前往了。
  “什么事?”出乎意料的,剛走出正門的拄拐杖的走路顫巍巍的老頭兒突然就對我瞪起了眼睛。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又把事情的經過向他敘述了一遍。只是我這里話音剛落,老頭兒就情緒激動地沖我厲聲喝道:“哪里來的,趕緊回到哪里去。俺家里就沒有什么假幣。誰知道你從哪里弄出來這么一張,來糊弄我們兩位老人家。”
  “大爺,這張錢的的確確就是大姨昨天晚上剛剛花給我的那張呀!”見老頭兒咄咄逼人,我情不自禁地辯駁了一句。
  然而,老頭兒并不理會我的話,依舊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我和我老伴每個月就指望著一千來塊錢的低保過日子,錢都是從銀行里提出來的。你說,難道從銀行里提出來的錢,也會有假的嗎?”嘴里這樣說著,就渾身哆嗦著拿一雙惡毒的眼睛瞪向自己的老伴兒。
  雖然我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雖然這張假幣的確就是老太太花給我的,然而此情此景,我知道我不能再與他們計較下去了。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來時的怒氣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定了定神,平靜了一下心境,然后心平氣和地對他們說:“對不起,打擾你們了。”隨后就轉過身,走出了他們家的院子。
  回程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我腦海里竟然再沒有了那張假幣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這樣的畫面:偌大的一個院子里,只住著兩位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沒有兒女么?如果有,他們的兒女為什么不把他們接在自己的身邊,不和他們住在一起呢?如果沒有,他們又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路過清涼澗的時候,道旁正好有一處開闊地,我不想再把那張假幣帶在身上,就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找出火機把它在風中引燃。寒風中,那張假幣痛苦地卷縮著的身子,就像苦難生活中苦苦掙扎的我們。
  2023,01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綠化筆記
下一篇:復活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