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綠化筆記

綠化筆記

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
  村干部說:“在四十年前就干枯死了,誰管它的死活?”
  我詢問:“村上還留有瓦崗寨英雄人物的傳說么?”
  他說:“當然有喔,還有幾個老年人能夠講得頭頭是道。”
  趙思明說:“你別將給他聽,他假碼是個作家,一旦講出來,就被他編成書了。”
  村干部說:“那好,等到冬天農閑沒有事,你來我家,我把那幾位老者請來,一五一十講述給你聽……我家住在村部后第一排位置,庭院里有一松羅樹,是從羅將軍扣戰馬的松樹上扦插下來的。”他安排完十棵石楠樹,急沖沖去忙乎別的公務了。
  十二點鐘,我們栽完了四百多棵石楠樹,又乘車奔走幾十里地,去石梁河鄉,去把那些剛剛澆完水不久,被風吹得歪歪斜斜的樹苗扶正,再培上一些土,使得樹苗不會被嚴寒凍死。
  12月7日,早上去溫泉鎮,卸下4百多棵槐林豆樹苗,我們卸車人跟隨貨車,越界進入雙店鄉,要把車上剩下的一千多棵樹苗一棵棵卸下。
  日上中天,我們在310國道進處的鄉間水泥路邊吃飯,各人吃各人的飯,我不喜歡吃辣椒炒雞蛋,依舊吃煎餅卷大蔥,嘴上鼻頭火辣辣,起著疙瘩。
  此時,一輛拉著黃糖糖人糞便的手扶拖拉機從我們身邊緩緩駛過,留下久久不散的惡臭味。
  吃過飯休息一袋煙功夫,大家操持農具自覺動手,在經過附近310國道一處四岔路口時,向南路頭有幾十棵樹苗,向東路頭還有幾十棵樹苗,我們協商一下,把隨行禮物丟棄在十字路口很是顯目的橋頭,我提醒大家說:“我們先去栽培向南的樹苗,后去栽向東的樹苗,行囊就放在這兒,有珍貴的東西請裝在身上!”
  栽完南北路上的樹苗,往回行走到橋頭,這才猛然發現我們的隊行李全都不翼而飛!我的包里唯有一個新買的茶壺,包也是新買的。夏文梅的包里裝有一個新買的茶壺,還有兩件新棉襖。趙思亮的包里裝有一百多元碎錢,一張身份證,一張社會勞動保障卡,兩張存有五萬五千元的中國郵政儲蓄卡,一張兩萬元的建行卡。
  夏文梅打電話給女包工頭韓紅,她直接說:“我現在離你們很遠,在黃川橋頭,一時回不去,你們選擇報警……趙思亮,你的損失最大,你報警!”
  趙思亮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犯難說“我不會報警!”
  我說:“我報。”我在老年機屏上按下110.
  隨之,電話聲傳來一個女服務員的問話:“你要我們幫助你什么?”
  我說:“肯定是報警啊!”
  她問:“你在哪里?”
  我說:“在溫泉鎮北溝村南,距離310國道北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這里一片塑料大棚炕!”
  派出所的警員問:“哪里人,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我們是白塔埠人,連云港老年人綠化救援隊的,一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事情是這樣,我們在向前作業時,為了不影響干活,把衣物放置在北溝村南的小橋頭,一時不小心,被小蟊賊都偷去了!麻煩你們幫助我們查找,奧,還有,我們丟失衣物的近處不到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家大棚炕監控!”警員回答:“肯定被收破爛的順手帶走了,你們等待著!”
  二十分鐘過后,溫泉鎮派出所警車閃亮紅綠燈來到。
  從車上下來一個民警一個輔警。
  警察記錄了我們的口供。我向警察抬手指著近處大棚炕頭電線桿上的監控說:“我們想要去查看他家的監控,家主說,他的監控是假的……你看那監控上的顯示燈還在閃亮哪!”我咽下“這案不難破獲”的話語。
  當天晚上,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箍了10多里路徑去了路溫泉鎮派出所,每人再次講述被偷過程,派出所警官再次做了筆錄,完了,才開車回家。
  12月8日,在山左口鄉茅河邊一條村莊道路上栽培被掐斷頭的水杉樹苗。夏文梅見了韓紅就說:“你必須讓派出所的人找回我們被偷的東西!”
  韓紅說:“我們跟派出所通了電話,只怕難辦,區區小事,不值得立案!”
  夏文梅說:“那你叫老板賠我們的東西!”
  韓紅說:“我會為你們盡到責任。”她一一記下了我們被偷的衣物,說:“安心干活吧!”
  一共六百多棵樹苗,分成三車拉來,上午工作進展順利,午飯后拉來的二百多棵樹苗,前天開挖的坑塘不夠用,老板要我們用人工開挖,沒有挖掘機。
  一棵樹苗朝下卸去時,朱世干上前接住,興沖沖朝樹塘里丟,用力過猛,一下子被慣性力帶了一個豬啃地,爬起來摸耳朵,右邊的耳朵內輪廓的一層油皮被剝去,鮮血直流,我從身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一把捂在他的耳朵上,繼續卸樹苗。
  最后還剩下七八十棵樹苗,沒有坑塘栽培,路邊全是碎磚爛瓦,怎么也挖不動,只能從別的村上叫來一臺挖掘機,在前面挖坑,我們緊跟其后栽樹苗,天氣快要黑時,回光返照茅河兩畔,任務總算完成,加班一小時,屬于義務工。包增恒觸景生情,說:“大家到茅河邊上看看茅河吧,我們的老一輩人都參加過開挖茅河的大型水利工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不在世上了,我們千年不遇來一回,說什么也要看看先輩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茅河是山東與江蘇兩省的界河,公元三十八年前,那時,我在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工作,曾經不止一次穿行在茅河上,現在的茅河,對比從前的河床又增加寬了許多,水也加深了許多,河水深不見底,在最后一屢余光的照耀下,一群肥胖的楝雀歸來,落腳在茅河那岸一排排高大的苦楝樹上,樹冠上掛滿了一嘟嘟的白楝棗兒,倒影在黑黝黝的水中,乍一看去,貌似一簇簇朦朦朧朧的白花……
  包增恒對朱世干說:“我的父親當年扒河時,與你的父親是一條扁擔,兩人誰都不服誰,為了分出勝負,眾人用五個抬筐摞在一起抬淤泥,讓他們抬,一下子把弟弟的老爸壓吐血了!”
  朱世干說:“那是從前的事了,他們倆人是一對好朋友,聽說在工程開始時,倆人分別各人抓住一條大鯉魚,一條扁擔兩頭分別穿在魚鰓里,魚尾巴拖在地上……那時候,大地上有水就有魚,魚鱉蝦蟹到處都是……煞是喜人!”
  兩人正在高談闊論,應急救援隊的車輛“爹爹”地響了兩聲,時間不等人,栽樹的女同志絕大部分都已經上車,我走在最后,疾步快走時,一不小心被路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連忙看一眼,還是一塊重有三四十斤,不到一拃厚的紅石塊,它方方正正,正是來自馬陵山上的紅石頭!我不由靈機一動,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急忙彎腰抱起紅石頭,奔向車隊,車上人看見我傻傻的舉動,很是納悶說:“你抱來一塊頑石干什么?”
  我開玩笑打趣說:“我剛剛分明看它是一塊晶瑩閃爍的水晶石呢!”
  回到家中,我用一根繩索,扣住紅石頭,在村間的水泥巷路上拖了幾趟——一塊紅色磨刀石磨礪而成。
  此次出行,沒有登上馬陵山脈,心里難免覺得有一些遺憾,夜晚在睡夢中來到馬陵山,奔走在馬陵道上,投宿卸甲營,穆柯寨,凝望高高巖壁上張果老倒騎毛驢的古老自然畫卷……
  2023年元月15日
  
  (原創首發)
  
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
  村干部說:“在四十年前就干枯死了,誰管它的死活?”
  我詢問:“村上還留有瓦崗寨英雄人物的傳說么?”
  他說:“當然有喔,還有幾個老年人能夠講得頭頭是道。”
  趙思明說:“你別將給他聽,他假碼是個作家,一旦講出來,就被他編成書了。”
  村干部說:“那好,等到冬天農閑沒有事,你來我家,我把那幾位老者請來,一五一十講述給你聽……我家住在村部后第一排位置,庭院里有一松羅樹,是從羅將軍扣戰馬的松樹上扦插下來的。”他安排完十棵石楠樹,急沖沖去忙乎別的公務了。
  十二點鐘,我們栽完了四百多棵石楠樹,又乘車奔走幾十里地,去石梁河鄉,去把那些剛剛澆完水不久,被風吹得歪歪斜斜的樹苗扶正,再培上一些土,使得樹苗不會被嚴寒凍死。
  12月7日,早上去溫泉鎮,卸下4百多棵槐林豆樹苗,我們卸車人跟隨貨車,越界進入雙店鄉,要把車上剩下的一千多棵樹苗一棵棵卸下。
  日上中天,我們在310國道進處的鄉間水泥路邊吃飯,各人吃各人的飯,我不喜歡吃辣椒炒雞蛋,依舊吃煎餅卷大蔥,嘴上鼻頭火辣辣,起著疙瘩。
  此時,一輛拉著黃糖糖人糞便的手扶拖拉機從我們身邊緩緩駛過,留下久久不散的惡臭味。
  吃過飯休息一袋煙功夫,大家操持農具自覺動手,在經過附近310國道一處四岔路口時,向南路頭有幾十棵樹苗,向東路頭還有幾十棵樹苗,我們協商一下,把隨行禮物丟棄在十字路口很是顯目的橋頭,我提醒大家說:“我們先去栽培向南的樹苗,后去栽向東的樹苗,行囊就放在這兒,有珍貴的東西請裝在身上!”
  栽完南北路上的樹苗,往回行走到橋頭,這才猛然發現我們的隊行李全都不翼而飛!我的包里唯有一個新買的茶壺,包也是新買的。夏文梅的包里裝有一個新買的茶壺,還有兩件新棉襖。趙思亮的包里裝有一百多元碎錢,一張身份證,一張社會勞動保障卡,兩張存有五萬五千元的中國郵政儲蓄卡,一張兩萬元的建行卡。
  夏文梅打電話給女包工頭韓紅,她直接說:“我現在離你們很遠,在黃川橋頭,一時回不去,你們選擇報警……趙思亮,你的損失最大,你報警!”
  趙思亮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犯難說“我不會報警!”
  我說:“我報。”我在老年機屏上按下110.
  隨之,電話聲傳來一個女服務員的問話:“你要我們幫助你什么?”
  我說:“肯定是報警啊!”
  她問:“你在哪里?”
  我說:“在溫泉鎮北溝村南,距離310國道北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這里一片塑料大棚炕!”
  派出所的警員問:“哪里人,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我們是白塔埠人,連云港老年人綠化救援隊的,一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事情是這樣,我們在向前作業時,為了不影響干活,把衣物放置在北溝村南的小橋頭,一時不小心,被小蟊賊都偷去了!麻煩你們幫助我們查找,奧,還有,我們丟失衣物的近處不到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家大棚炕監控!”警員回答:“肯定被收破爛的順手帶走了,你們等待著!”
  二十分鐘過后,溫泉鎮派出所警車閃亮紅綠燈來到。
  從車上下來一個民警一個輔警。
  警察記錄了我們的口供。我向警察抬手指著近處大棚炕頭電線桿上的監控說:“我們想要去查看他家的監控,家主說,他的監控是假的……你看那監控上的顯示燈還在閃亮哪!”我咽下“這案不難破獲”的話語。
  當天晚上,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箍了10多里路徑去了路溫泉鎮派出所,每人再次講述被偷過程,派出所警官再次做了筆錄,完了,才開車回家。
  12月8日,在山左口鄉茅河邊一條村莊道路上栽培被掐斷頭的水杉樹苗。夏文梅見了韓紅就說:“你必須讓派出所的人找回我們被偷的東西!”
  韓紅說:“我們跟派出所通了電話,只怕難辦,區區小事,不值得立案!”
  夏文梅說:“那你叫老板賠我們的東西!”
  韓紅說:“我會為你們盡到責任。”她一一記下了我們被偷的衣物,說:“安心干活吧!”
  一共六百多棵樹苗,分成三車拉來,上午工作進展順利,午飯后拉來的二百多棵樹苗,前天開挖的坑塘不夠用,老板要我們用人工開挖,沒有挖掘機。
  一棵樹苗朝下卸去時,朱世干上前接住,興沖沖朝樹塘里丟,用力過猛,一下子被慣性力帶了一個豬啃地,爬起來摸耳朵,右邊的耳朵內輪廓的一層油皮被剝去,鮮血直流,我從身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一把捂在他的耳朵上,繼續卸樹苗。
  最后還剩下七八十棵樹苗,沒有坑塘栽培,路邊全是碎磚爛瓦,怎么也挖不動,只能從別的村上叫來一臺挖掘機,在前面挖坑,我們緊跟其后栽樹苗,天氣快要黑時,回光返照茅河兩畔,任務總算完成,加班一小時,屬于義務工。包增恒觸景生情,說:“大家到茅河邊上看看茅河吧,我們的老一輩人都參加過開挖茅河的大型水利工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不在世上了,我們千年不遇來一回,說什么也要看看先輩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茅河是山東與江蘇兩省的界河,公元三十八年前,那時,我在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工作,曾經不止一次穿行在茅河上,現在的茅河,對比從前的河床又增加寬了許多,水也加深了許多,河水深不見底,在最后一屢余光的照耀下,一群肥胖的楝雀歸來,落腳在茅河那岸一排排高大的苦楝樹上,樹冠上掛滿了一嘟嘟的白楝棗兒,倒影在黑黝黝的水中,乍一看去,貌似一簇簇朦朦朧朧的白花……
  包增恒對朱世干說:“我的父親當年扒河時,與你的父親是一條扁擔,兩人誰都不服誰,為了分出勝負,眾人用五個抬筐摞在一起抬淤泥,讓他們抬,一下子把弟弟的老爸壓吐血了!”
  朱世干說:“那是從前的事了,他們倆人是一對好朋友,聽說在工程開始時,倆人分別各人抓住一條大鯉魚,一條扁擔兩頭分別穿在魚鰓里,魚尾巴拖在地上……那時候,大地上有水就有魚,魚鱉蝦蟹到處都是……煞是喜人!”
  兩人正在高談闊論,應急救援隊的車輛“爹爹”地響了兩聲,時間不等人,栽樹的女同志絕大部分都已經上車,我走在最后,疾步快走時,一不小心被路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連忙看一眼,還是一塊重有三四十斤,不到一拃厚的紅石塊,它方方正正,正是來自馬陵山上的紅石頭!我不由靈機一動,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急忙彎腰抱起紅石頭,奔向車隊,車上人看見我傻傻的舉動,很是納悶說:“你抱來一塊頑石干什么?”
  我開玩笑打趣說:“我剛剛分明看它是一塊晶瑩閃爍的水晶石呢!”
  回到家中,我用一根繩索,扣住紅石頭,在村間的水泥巷路上拖了幾趟——一塊紅色磨刀石磨礪而成。
  此次出行,沒有登上馬陵山脈,心里難免覺得有一些遺憾,夜晚在睡夢中來到馬陵山,奔走在馬陵道上,投宿卸甲營,穆柯寨,凝望高高巖壁上張果老倒騎毛驢的古老自然畫卷……
  2023年元月15日
  
  (原創首發)
  
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
  村干部說:“在四十年前就干枯死了,誰管它的死活?”
  我詢問:“村上還留有瓦崗寨英雄人物的傳說么?”
  他說:“當然有喔,還有幾個老年人能夠講得頭頭是道。”
  趙思明說:“你別將給他聽,他假碼是個作家,一旦講出來,就被他編成書了。”
  村干部說:“那好,等到冬天農閑沒有事,你來我家,我把那幾位老者請來,一五一十講述給你聽……我家住在村部后第一排位置,庭院里有一松羅樹,是從羅將軍扣戰馬的松樹上扦插下來的。”他安排完十棵石楠樹,急沖沖去忙乎別的公務了。
  十二點鐘,我們栽完了四百多棵石楠樹,又乘車奔走幾十里地,去石梁河鄉,去把那些剛剛澆完水不久,被風吹得歪歪斜斜的樹苗扶正,再培上一些土,使得樹苗不會被嚴寒凍死。
  12月7日,早上去溫泉鎮,卸下4百多棵槐林豆樹苗,我們卸車人跟隨貨車,越界進入雙店鄉,要把車上剩下的一千多棵樹苗一棵棵卸下。
  日上中天,我們在310國道進處的鄉間水泥路邊吃飯,各人吃各人的飯,我不喜歡吃辣椒炒雞蛋,依舊吃煎餅卷大蔥,嘴上鼻頭火辣辣,起著疙瘩。
  此時,一輛拉著黃糖糖人糞便的手扶拖拉機從我們身邊緩緩駛過,留下久久不散的惡臭味。
  吃過飯休息一袋煙功夫,大家操持農具自覺動手,在經過附近310國道一處四岔路口時,向南路頭有幾十棵樹苗,向東路頭還有幾十棵樹苗,我們協商一下,把隨行禮物丟棄在十字路口很是顯目的橋頭,我提醒大家說:“我們先去栽培向南的樹苗,后去栽向東的樹苗,行囊就放在這兒,有珍貴的東西請裝在身上!”
  栽完南北路上的樹苗,往回行走到橋頭,這才猛然發現我們的隊行李全都不翼而飛!我的包里唯有一個新買的茶壺,包也是新買的。夏文梅的包里裝有一個新買的茶壺,還有兩件新棉襖。趙思亮的包里裝有一百多元碎錢,一張身份證,一張社會勞動保障卡,兩張存有五萬五千元的中國郵政儲蓄卡,一張兩萬元的建行卡。
  夏文梅打電話給女包工頭韓紅,她直接說:“我現在離你們很遠,在黃川橋頭,一時回不去,你們選擇報警……趙思亮,你的損失最大,你報警!”
  趙思亮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犯難說“我不會報警!”
  我說:“我報。”我在老年機屏上按下110.
  隨之,電話聲傳來一個女服務員的問話:“你要我們幫助你什么?”
  我說:“肯定是報警啊!”
  她問:“你在哪里?”
  我說:“在溫泉鎮北溝村南,距離310國道北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這里一片塑料大棚炕!”
  派出所的警員問:“哪里人,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我們是白塔埠人,連云港老年人綠化救援隊的,一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事情是這樣,我們在向前作業時,為了不影響干活,把衣物放置在北溝村南的小橋頭,一時不小心,被小蟊賊都偷去了!麻煩你們幫助我們查找,奧,還有,我們丟失衣物的近處不到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家大棚炕監控!”警員回答:“肯定被收破爛的順手帶走了,你們等待著!”
  二十分鐘過后,溫泉鎮派出所警車閃亮紅綠燈來到。
  從車上下來一個民警一個輔警。
  警察記錄了我們的口供。我向警察抬手指著近處大棚炕頭電線桿上的監控說:“我們想要去查看他家的監控,家主說,他的監控是假的……你看那監控上的顯示燈還在閃亮哪!”我咽下“這案不難破獲”的話語。
  當天晚上,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箍了10多里路徑去了路溫泉鎮派出所,每人再次講述被偷過程,派出所警官再次做了筆錄,完了,才開車回家。
  12月8日,在山左口鄉茅河邊一條村莊道路上栽培被掐斷頭的水杉樹苗。夏文梅見了韓紅就說:“你必須讓派出所的人找回我們被偷的東西!”
  韓紅說:“我們跟派出所通了電話,只怕難辦,區區小事,不值得立案!”
  夏文梅說:“那你叫老板賠我們的東西!”
  韓紅說:“我會為你們盡到責任。”她一一記下了我們被偷的衣物,說:“安心干活吧!”
  一共六百多棵樹苗,分成三車拉來,上午工作進展順利,午飯后拉來的二百多棵樹苗,前天開挖的坑塘不夠用,老板要我們用人工開挖,沒有挖掘機。
  一棵樹苗朝下卸去時,朱世干上前接住,興沖沖朝樹塘里丟,用力過猛,一下子被慣性力帶了一個豬啃地,爬起來摸耳朵,右邊的耳朵內輪廓的一層油皮被剝去,鮮血直流,我從身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一把捂在他的耳朵上,繼續卸樹苗。
  最后還剩下七八十棵樹苗,沒有坑塘栽培,路邊全是碎磚爛瓦,怎么也挖不動,只能從別的村上叫來一臺挖掘機,在前面挖坑,我們緊跟其后栽樹苗,天氣快要黑時,回光返照茅河兩畔,任務總算完成,加班一小時,屬于義務工。包增恒觸景生情,說:“大家到茅河邊上看看茅河吧,我們的老一輩人都參加過開挖茅河的大型水利工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不在世上了,我們千年不遇來一回,說什么也要看看先輩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茅河是山東與江蘇兩省的界河,公元三十八年前,那時,我在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工作,曾經不止一次穿行在茅河上,現在的茅河,對比從前的河床又增加寬了許多,水也加深了許多,河水深不見底,在最后一屢余光的照耀下,一群肥胖的楝雀歸來,落腳在茅河那岸一排排高大的苦楝樹上,樹冠上掛滿了一嘟嘟的白楝棗兒,倒影在黑黝黝的水中,乍一看去,貌似一簇簇朦朦朧朧的白花……
  包增恒對朱世干說:“我的父親當年扒河時,與你的父親是一條扁擔,兩人誰都不服誰,為了分出勝負,眾人用五個抬筐摞在一起抬淤泥,讓他們抬,一下子把弟弟的老爸壓吐血了!”
  朱世干說:“那是從前的事了,他們倆人是一對好朋友,聽說在工程開始時,倆人分別各人抓住一條大鯉魚,一條扁擔兩頭分別穿在魚鰓里,魚尾巴拖在地上……那時候,大地上有水就有魚,魚鱉蝦蟹到處都是……煞是喜人!”
  兩人正在高談闊論,應急救援隊的車輛“爹爹”地響了兩聲,時間不等人,栽樹的女同志絕大部分都已經上車,我走在最后,疾步快走時,一不小心被路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連忙看一眼,還是一塊重有三四十斤,不到一拃厚的紅石塊,它方方正正,正是來自馬陵山上的紅石頭!我不由靈機一動,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急忙彎腰抱起紅石頭,奔向車隊,車上人看見我傻傻的舉動,很是納悶說:“你抱來一塊頑石干什么?”
  我開玩笑打趣說:“我剛剛分明看它是一塊晶瑩閃爍的水晶石呢!”
  回到家中,我用一根繩索,扣住紅石頭,在村間的水泥巷路上拖了幾趟——一塊紅色磨刀石磨礪而成。
  此次出行,沒有登上馬陵山脈,心里難免覺得有一些遺憾,夜晚在睡夢中來到馬陵山,奔走在馬陵道上,投宿卸甲營,穆柯寨,凝望高高巖壁上張果老倒騎毛驢的古老自然畫卷……
  2023年元月15日
  
  (原創首發)
  
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
  村干部說:“在四十年前就干枯死了,誰管它的死活?”
  我詢問:“村上還留有瓦崗寨英雄人物的傳說么?”
  他說:“當然有喔,還有幾個老年人能夠講得頭頭是道。”
  趙思明說:“你別將給他聽,他假碼是個作家,一旦講出來,就被他編成書了。”
  村干部說:“那好,等到冬天農閑沒有事,你來我家,我把那幾位老者請來,一五一十講述給你聽……我家住在村部后第一排位置,庭院里有一松羅樹,是從羅將軍扣戰馬的松樹上扦插下來的。”他安排完十棵石楠樹,急沖沖去忙乎別的公務了。
  十二點鐘,我們栽完了四百多棵石楠樹,又乘車奔走幾十里地,去石梁河鄉,去把那些剛剛澆完水不久,被風吹得歪歪斜斜的樹苗扶正,再培上一些土,使得樹苗不會被嚴寒凍死。
  12月7日,早上去溫泉鎮,卸下4百多棵槐林豆樹苗,我們卸車人跟隨貨車,越界進入雙店鄉,要把車上剩下的一千多棵樹苗一棵棵卸下。
  日上中天,我們在310國道進處的鄉間水泥路邊吃飯,各人吃各人的飯,我不喜歡吃辣椒炒雞蛋,依舊吃煎餅卷大蔥,嘴上鼻頭火辣辣,起著疙瘩。
  此時,一輛拉著黃糖糖人糞便的手扶拖拉機從我們身邊緩緩駛過,留下久久不散的惡臭味。
  吃過飯休息一袋煙功夫,大家操持農具自覺動手,在經過附近310國道一處四岔路口時,向南路頭有幾十棵樹苗,向東路頭還有幾十棵樹苗,我們協商一下,把隨行禮物丟棄在十字路口很是顯目的橋頭,我提醒大家說:“我們先去栽培向南的樹苗,后去栽向東的樹苗,行囊就放在這兒,有珍貴的東西請裝在身上!”
  栽完南北路上的樹苗,往回行走到橋頭,這才猛然發現我們的隊行李全都不翼而飛!我的包里唯有一個新買的茶壺,包也是新買的。夏文梅的包里裝有一個新買的茶壺,還有兩件新棉襖。趙思亮的包里裝有一百多元碎錢,一張身份證,一張社會勞動保障卡,兩張存有五萬五千元的中國郵政儲蓄卡,一張兩萬元的建行卡。
  夏文梅打電話給女包工頭韓紅,她直接說:“我現在離你們很遠,在黃川橋頭,一時回不去,你們選擇報警……趙思亮,你的損失最大,你報警!”
  趙思亮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犯難說“我不會報警!”
  我說:“我報。”我在老年機屏上按下110.
  隨之,電話聲傳來一個女服務員的問話:“你要我們幫助你什么?”
  我說:“肯定是報警啊!”
  她問:“你在哪里?”
  我說:“在溫泉鎮北溝村南,距離310國道北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這里一片塑料大棚炕!”
  派出所的警員問:“哪里人,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我們是白塔埠人,連云港老年人綠化救援隊的,一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事情是這樣,我們在向前作業時,為了不影響干活,把衣物放置在北溝村南的小橋頭,一時不小心,被小蟊賊都偷去了!麻煩你們幫助我們查找,奧,還有,我們丟失衣物的近處不到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家大棚炕監控!”警員回答:“肯定被收破爛的順手帶走了,你們等待著!”
  二十分鐘過后,溫泉鎮派出所警車閃亮紅綠燈來到。
  從車上下來一個民警一個輔警。
  警察記錄了我們的口供。我向警察抬手指著近處大棚炕頭電線桿上的監控說:“我們想要去查看他家的監控,家主說,他的監控是假的……你看那監控上的顯示燈還在閃亮哪!”我咽下“這案不難破獲”的話語。
  當天晚上,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箍了10多里路徑去了路溫泉鎮派出所,每人再次講述被偷過程,派出所警官再次做了筆錄,完了,才開車回家。
  12月8日,在山左口鄉茅河邊一條村莊道路上栽培被掐斷頭的水杉樹苗。夏文梅見了韓紅就說:“你必須讓派出所的人找回我們被偷的東西!”
  韓紅說:“我們跟派出所通了電話,只怕難辦,區區小事,不值得立案!”
  夏文梅說:“那你叫老板賠我們的東西!”
  韓紅說:“我會為你們盡到責任。”她一一記下了我們被偷的衣物,說:“安心干活吧!”
  一共六百多棵樹苗,分成三車拉來,上午工作進展順利,午飯后拉來的二百多棵樹苗,前天開挖的坑塘不夠用,老板要我們用人工開挖,沒有挖掘機。
  一棵樹苗朝下卸去時,朱世干上前接住,興沖沖朝樹塘里丟,用力過猛,一下子被慣性力帶了一個豬啃地,爬起來摸耳朵,右邊的耳朵內輪廓的一層油皮被剝去,鮮血直流,我從身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一把捂在他的耳朵上,繼續卸樹苗。
  最后還剩下七八十棵樹苗,沒有坑塘栽培,路邊全是碎磚爛瓦,怎么也挖不動,只能從別的村上叫來一臺挖掘機,在前面挖坑,我們緊跟其后栽樹苗,天氣快要黑時,回光返照茅河兩畔,任務總算完成,加班一小時,屬于義務工。包增恒觸景生情,說:“大家到茅河邊上看看茅河吧,我們的老一輩人都參加過開挖茅河的大型水利工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不在世上了,我們千年不遇來一回,說什么也要看看先輩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茅河是山東與江蘇兩省的界河,公元三十八年前,那時,我在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工作,曾經不止一次穿行在茅河上,現在的茅河,對比從前的河床又增加寬了許多,水也加深了許多,河水深不見底,在最后一屢余光的照耀下,一群肥胖的楝雀歸來,落腳在茅河那岸一排排高大的苦楝樹上,樹冠上掛滿了一嘟嘟的白楝棗兒,倒影在黑黝黝的水中,乍一看去,貌似一簇簇朦朦朧朧的白花……
  包增恒對朱世干說:“我的父親當年扒河時,與你的父親是一條扁擔,兩人誰都不服誰,為了分出勝負,眾人用五個抬筐摞在一起抬淤泥,讓他們抬,一下子把弟弟的老爸壓吐血了!”
  朱世干說:“那是從前的事了,他們倆人是一對好朋友,聽說在工程開始時,倆人分別各人抓住一條大鯉魚,一條扁擔兩頭分別穿在魚鰓里,魚尾巴拖在地上……那時候,大地上有水就有魚,魚鱉蝦蟹到處都是……煞是喜人!”
  兩人正在高談闊論,應急救援隊的車輛“爹爹”地響了兩聲,時間不等人,栽樹的女同志絕大部分都已經上車,我走在最后,疾步快走時,一不小心被路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連忙看一眼,還是一塊重有三四十斤,不到一拃厚的紅石塊,它方方正正,正是來自馬陵山上的紅石頭!我不由靈機一動,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急忙彎腰抱起紅石頭,奔向車隊,車上人看見我傻傻的舉動,很是納悶說:“你抱來一塊頑石干什么?”
  我開玩笑打趣說:“我剛剛分明看它是一塊晶瑩閃爍的水晶石呢!”
  回到家中,我用一根繩索,扣住紅石頭,在村間的水泥巷路上拖了幾趟——一塊紅色磨刀石磨礪而成。
  此次出行,沒有登上馬陵山脈,心里難免覺得有一些遺憾,夜晚在睡夢中來到馬陵山,奔走在馬陵道上,投宿卸甲營,穆柯寨,凝望高高巖壁上張果老倒騎毛驢的古老自然畫卷……
  2023年元月15日
  
  (原創首發)
  
公元2022年11月13日,我跟隨海州一列退役軍人應急救援隊車輛去平明鄉,養護路旁剛剛栽完的小樹木。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將要乘坐地方退役軍人救援隊的班車,去本縣一些鄉鎮,與村上一班中老年婦女一道,在鄉間地頭,植樹造林。
  遙想當年,我作為一名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員,在外業調繪工作中,所經歷過的那些溝溝坎坎,村村屯屯的印象,總是深深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近日即將舊地重游,心里充滿了期待。昨天刮了一場北風,栽在路邊的紅杉樹苗被風刮歪了,我們一行八個人,五男三女,兵分兩路,去把那些歪斜的小樹木扶正,我和老朱一行四人,行走在一路,后來女包工頭子韓紅發現窩工,又分成兩人一組。
  我和吉迎霞兩人,沿著村前一條大道,走向通往薔薇河方向的途徑。途中,遇見一個騎電瓶車的老人,他把頭伸出車門問我們:“你們老板呢?”
  “你問什么事?”
  “你們的小樹把我車子碰壞了!”我聞著散發在冷空氣的撲鼻酒氣,對他說:“你走親戚,喝醉了酒,醉駕,警察在前面路口等你!”老頭二話沒說,開車走了。此時,村民們已經收獲完田里的稻谷,糧食歸倉草上垛,顯得十分清閑自在,偶爾在家相聚打撲克牌,打麻將,偶爾去踏青觀看苗情。但是,農田里還有許多大塊稻子沒有收獲,這些稻谷稀稀郎朗,稻穗象筆套豎向天宇。來自城里大型農化公司的大佬們,總覺得老農民吃豆腐牙快,想方設法賺取國家高額補貼,絞盡腦汁雇傭農業專家指導農業生產,一年又一年,為了省工省力,連年種植轉基因水稻,誰料,想達到畝產一千斤都十分困難,只好轉嫁他人。
  11月14日,我們的班車進入龍海鐵路南片的伏莊村,一路上擠滿了人流與車輛,農戶有許多電瓶車堵塞在道路中間,不讓抓泥機向前進。剛剛在途中,小老板揚言說:“我們這是省里民生工程,誰都不敢阻攔。”這不,夸海口夸大了,車輛被阻攔了。
  說句心里話,一開始我是不愿意干這栽樹的活兒的,六七十元一天,兩頭不見太陽。妻子不能讓我閑著,她說:“七十元錢也夠我趕集的,積少成多,任務足夠干一頭年。”我說:“拉倒吧,你那活兒稀糊涂包餃子,還不知多少天干一天,你的頭腦簡單,那么多坑塘,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那么多的樹苗那能夠一下子挖出來?實話實說,十天干一天就萬幸了,還叫我不去打發泡!”我嘴說不去栽樹,但是后來,還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心愿去了。反正閑來無事,活兒不重,出去散散心,鍛煉身體,增強免疫力,得益于身心健康。
  那日早晨,四點鐘起床,吃飯,五點鐘去村部查核酸,暫時沒有登程,天青青,還沒有亮。龜腰表嬸沒有經過領工人同意,硬是加入到栽樹人的行列中。眼看太陽出來,領工人包增恒突然接到植樹老板通知,今天不干了。
  11月16日,在前頂村栽槐林豆樹。負責卸車,一車拉了兩千多棵槐林苗木,開始與夏文梅老公倆卸車,我在車上,他倆在車下把樹苗往坑塘里擺放。倆人忙不過來,又增加兩名婦女往樹塘里擺放。不覺時間大半晌,樹苗還沒卸一半,司機的妻子主動幫助卸,我得知他們是山東人,樹苗也是從山東臨沂拉來的。大掛斗車子,在機耕路上很難拐彎,只能夠在大道上行走,有時只能夠后退,不能轉彎去的小路,就只好按照數好的棵數,卸在路頭。我站在車上,車子一邊行走,一邊數坑塘,往下卸。中午吃煎餅,卷大蔥,或者雞蛋卷煎餅。妻子不讓我吃大蔥,她說喘氣有呼溜味,讓人難以接受,為了下飯,還是要吃。最后,喝一點冷開水,牛奶,進入腸胃灌灌縫。快要收工時,一個老農站在路邊,懇請我們:“電線桿旁邊可不可以少栽一棵,誰是老板?”夏文梅把韓紅指給他:“她。”韓紅答應了:“少栽一棵就少栽一棵。”
  11月18日,袁堂霞去栽樹,干了好一些日子,就因為包增恒呼叫了她一聲袁堂霞,是直呼其名,叫她快一點干,沒有面子,加上干活時,包增恒多次叫她給樹塘圍堰,便于澆水。她覺得對方沒有禮貌,她是高輩分,只是村鄰呢。她心里放不下,咽不下這可怨氣,不干了。
  可是村上好多婦女,沒有經過同意,就早早爬上連云港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輛,二麻子的媳婦說:“不要我們干,把錢給我們,我們就不干了!”
  我那天沒有去,夏文梅和趙思明在汽車頂部卸樹苗,沒有留神,夏文梅的眼睛被趙思明拿起的苗木梢頭,戳了一下眼睛邊緣,劃出一道長長的血溜子,半邊臉都紫黷了。
  早上四點多鐘,夏文梅打電話過來,叫去卸車,外面正下大雨,怎么卸車?拖泥帶水,就是穿雨衣,也無濟于事的,衣服照樣被濕透。況且路況不好,滑,活兒肯定難干。危險無處不在,天寒風冷雨急。沒有好身體,恐怕吃不消,我們沒有同意去。
  天亮時聽說,那輛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與五點鐘行駛到我們村,汽車鳴響了一會兒喇叭,多數人沒有人情愿上車,只好把車子開到城后村,另外找補了一車人去了桃林鎮。
  11月23日,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應急救援車輛,去桃林鎮栽雜交榆樹,司機東北口音,年近五十歲。每天他來拉人干活,都要親自來到后車廂,把一個個干活人安排到各自座位上,這才安全把車子啟動。
  今日一輛大便拖司機拉來一千五百棵雜交榆樹苗,因為昨夜日下了一天雨,我們村因為有許多人不愿意冒雨去賺這么一點小錢,但是還有八個人去了冒雨干了一天,一千五百了樹苗栽了一千二百棵,今日又拉來一千五百棵樹苗,加上昨天剩下的三百棵沒有栽下去,海州栽樹老板準備勻做兩天栽完一千八百棵樹苗。中午,海州老板看見車里還剩下那么多樹苗,說:“車里的樹苗沒有昨天卸得快。”
  我們強調客觀原因:“每天都天一亮就動手,而今日途遇大霧,晚了一個多小時,怎么能夠與每天相提并論呢?”老板沒有言辭了。他手指面前一條窄窄的小道說:“在路頭卸下九十棵樹苗,這戶人家想要自己栽下他田頭的樹苗。”
  我們卸下九十棵榆樹苗,一個七十多歲的莊稼漢駕駛一輛氣喘又咳嗽的三輪車,踏著泥濘來了,我們栽樹人當面感激他的善舉,背后嘲笑他:“這人憨厚,自己找罪受。”一個老年婦女發表不同見解說:“人家自己的地自己在栽,仔細,成活率高。”
  晚上收工時,包增恒通知大家:“明日停工一天。”包增恒是小組長,他始終負責栽樹質量,他一再強調,要把樹栽直,樹根下一定要打好小圍堰,這樣便于澆水。
  栽樹的隊伍多次減少人數,每次都要把龜腰女人減下,她假裝沒有聽見,早上還是要爬上車。沒有辦法,包增恒登門關照她,“你別去了。”她還是厚著臉皮,早早起來,在我們家太陽能電板電光下等候我們,與我們相聚一塊去坐車。
  所有做活兒人的鐵锨都放在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里,晚上省得扛回家。
  每當貨車前行一段路程,有時候相隔一段路程才有樹塘,勻樹苗的人為了省力,就干脆爬上車,老朱非常笨拙,他自己爬不上車,上下車還得別人幫扶拉他。
  晚上回家,鄰居袁棠霞問吉迎霞:“栽樹還要不要人?”吉迎霞回答她:“明日去王烈村培樹,沒有樹栽,正待減人。”
  這一天,吉迎霞想上貨車,一時沒有爬上來,我沒有來得及拉他一把,包增恒就近拉她一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上車后她向我翻白眼:“你被定身法定住了?”此后,每當車子向前移動,不用往下卸樹苗,我主動前去拉她一下,下車時,再把她舉向車,兩天后,她不需要我幫助,自己能夠上下車了。她干活沒有跟腳鞋,晚上在小街下車,特意從開元超市買了一雙深幫黃軍鞋。
  在卸樹苗的進程中,有一些坑塘挖在人家承包林地中,老板就特意走來關照我們:“這一段樹塘不載了,家主不讓栽。就不放樹苗了。”記得他三天前還在我們面前夸海口說:“我們接到的是省政府的規定,沒有人能夠違背……”今日碰到村上的釘子戶,知道學乖了。
  11月24日,去王烈村陪樹苗。老板在下車時清點人數,二十四人,我們五人一組,朝著五個方向培樹根。中午十點多種,大家在王烈村西出莊路坡下的茅草窩里吃午餐。依舊像每天那樣,每人啃干煎餅,卷雞蛋炒青大椒,或者煎餅卷大蔥,另外加上一兩瓶八寶粥,以及糕點之類食品果腹,喝著自己隨行帶來的溫開水。
  夏文梅一邊喝八寶粥一邊嘆氣:“我們這些人何其苦也,一天掙這幾十塊錢,不遠萬里來栽這樹,開始第一天,退伍軍人司機問我:老板一天給你們多少錢?我說六十元,司機嗤之以鼻說,這點錢,你們為什么要干呢?我說:我們哪里能夠找到活兒干?有當地人問我,給多少錢一天?我說,二百元一天。問話人點點頭說,差不多。不敢說實話,怕丟人現眼,就是這活兒,有人想干,老板不要。就說朱守琴兩口子吧,硬是要干這活,第二天,要上車,老板不讓他們上車,女人說什么也要干,她說,憑什么不要我們?我們干不過誰人?不行分開干!老板讓她干了,但是不讓朱守琴干。朱守琴在家,一人不會做飯,中午一人騎車去東村女兒家吃飯,半路跌倒了,把肩膀骨頭跌斷了,縣級醫院不能看,轉院去市醫院了。想想何其苦!還有那位三兔子,有腦梗塞,口口聲聲自己能夠卸樹苗,沒有卸幾棵,我看他剛剛卸幾棵,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眼睛瞇一下,隨后又眨巴一下,瞇一下又眨巴一下,還要把頭搖一下,象搖晃頭上的露水珠一般……我說,三舅你怎么啦?他回回神說,我不能干這活,我不能夠干著活……我急忙讓他下車,讓他慢慢朝坑塘里丟樹苗,撐絲無力干了一天,第二天就不來了。”
  11月25日,再次去桃林鎮栽樹苗,早上拉來一汽車榆樹,用帆布包裹著,司機是贛榆人,我問他這些樹苗從哪兒拉來?他說是從安徽拉來的。
  天氣特別晴好,太陽一出來,大地萬物真相大白,一目了然。村外處處排列著一條條塑料大棚炕,還有一排排鋼架結構,光華四射的玻璃鋼瓦建成的現代化產業園,還有一處處堆滿各種車輛零部件的鋼鐵廢舊收購點。我們的車子一邊朝前行進,時而有一輛輛拉著西紅柿,大椒,芹菜的車輛從我們的車子身邊破轍而過。
  吃過午飯,我們偶爾經過一家蔬菜大棚時,發現看守棚處放著四五筐西紅柿,一輛電瓶三輪車停在路邊,我揮手讓他挪挪車子。他說:“我是來拉西紅柿的,他家門口沒有地方停車。”我們的車子慢慢前行,吉迎霞和夏文梅好奇地走到看守棚地方查看西紅柿。拉西紅柿的人伸手把塑料筐里的差一些等級的西紅柿向外撿。
  夏文梅和吉迎霞一人兜了一兜來遞上汽車。那些西紅柿有大紅色的,二紅色的,有黃的,還有青的,個兒雞蛋一般大小。
  我說:“你們把人家的西紅柿子偷來干嘛?”
  吉迎霞說:“這是被買西紅柿子的人刪減下來的,怎么是偷的?”
  我順手放一顆在口中品嘗,還真甘甜可口,味道鮮美。那些青色的西紅柿子更加風味獨特,耐人尋味。二人放下活計,把人家撿下來的半籃子西紅柿子全都拾來了。我們每人盡情吃了一些,吉迎霞用紫棉襖蓋在小鐵通上,拎著。走了一節地,朝應急救援隊車上送時,開車司機說:“什么垃圾玩意,也朝車上放?”吉迎霞沒有告訴他。
  眼見紅日又西斜,恰似下坡車。包增恒的手機響起來,他一邊摸手機,一邊說:“可能要走家了。”
  按下接聽鍵,聽女工頭子韓紅說:“多干一個小時,把活兒干完,明日準備去山左口,多給多少加班錢呢?”
  包增恒說:“大家太累了,你敞開窗戶說亮話,不用按時間,就給多少錢吧!”其他人聽不見對方在手機里說了一些什么,包增恒關了手機說:“一人多給十元錢,大家回家把天工記好。”路徑一處村落,看見誰家的一處沒有薄膜的大棚炕里,一片長勢茂盛的油菜黃花開放,在這個初冬季節里,著實讓人大跌眼界。
  11月27日五點整。朱世干兩人早晨來我家,約會吉迎霞去統一乘車,把袋子里的午餐食品放在我家走廊里,一不小心,被我家的狗見機取巧搶去,朱世干連忙去與狗爭奪,從狗嘴里搶出半個大餅。中午吃放時才意外發現,兩張煎餅也被我家的狗搶去,沒有辦法,吉迎霞拿出自己的餅子和炒米糕招待他們,這叫有福同享,有苦同受。
  12月5日,晚飯后接到包增恒的通知,明日去溫泉鎮和石梁河鄉兩地栽樹培樹木,吉迎霞在家負責做飯給父親吃,我去栽樹,頭一晚在熱水器里煮兩個雞蛋,第二天熱一下即可,現煮的雞蛋熟不透,也不好剝蛋殼。
  12月6日,天一閃亮來到溫泉鎮,兩輛裝滿石楠灌木的樹苗的大便拖提前來到羅莊村。一位村干部讓我們多費一些力氣,在充滿石礪瓦片的村街邊挖掘十棵樹塘來,這是村干部的臨時決定。一位六十多歲的村干部找來一把破舊的三股叉,交代我們把十顆樹塘補挖在別的樹擋里。
  趙思明挖不下去,把叉交到我手里。
  我一邊耐心挖坑,一邊問村干部,“聽傳說,你們羅莊村從前有一棵好大的松羅樹,古時候,羅成在上面扣過戰馬,松羅樹的半身腰上還留下繩索印跡,那松羅樹還活在么?”
  村干部說:“在四十年前就干枯死了,誰管它的死活?”
  我詢問:“村上還留有瓦崗寨英雄人物的傳說么?”
  他說:“當然有喔,還有幾個老年人能夠講得頭頭是道。”
  趙思明說:“你別將給他聽,他假碼是個作家,一旦講出來,就被他編成書了。”
  村干部說:“那好,等到冬天農閑沒有事,你來我家,我把那幾位老者請來,一五一十講述給你聽……我家住在村部后第一排位置,庭院里有一松羅樹,是從羅將軍扣戰馬的松樹上扦插下來的。”他安排完十棵石楠樹,急沖沖去忙乎別的公務了。
  十二點鐘,我們栽完了四百多棵石楠樹,又乘車奔走幾十里地,去石梁河鄉,去把那些剛剛澆完水不久,被風吹得歪歪斜斜的樹苗扶正,再培上一些土,使得樹苗不會被嚴寒凍死。
  12月7日,早上去溫泉鎮,卸下4百多棵槐林豆樹苗,我們卸車人跟隨貨車,越界進入雙店鄉,要把車上剩下的一千多棵樹苗一棵棵卸下。
  日上中天,我們在310國道進處的鄉間水泥路邊吃飯,各人吃各人的飯,我不喜歡吃辣椒炒雞蛋,依舊吃煎餅卷大蔥,嘴上鼻頭火辣辣,起著疙瘩。
  此時,一輛拉著黃糖糖人糞便的手扶拖拉機從我們身邊緩緩駛過,留下久久不散的惡臭味。
  吃過飯休息一袋煙功夫,大家操持農具自覺動手,在經過附近310國道一處四岔路口時,向南路頭有幾十棵樹苗,向東路頭還有幾十棵樹苗,我們協商一下,把隨行禮物丟棄在十字路口很是顯目的橋頭,我提醒大家說:“我們先去栽培向南的樹苗,后去栽向東的樹苗,行囊就放在這兒,有珍貴的東西請裝在身上!”
  栽完南北路上的樹苗,往回行走到橋頭,這才猛然發現我們的隊行李全都不翼而飛!我的包里唯有一個新買的茶壺,包也是新買的。夏文梅的包里裝有一個新買的茶壺,還有兩件新棉襖。趙思亮的包里裝有一百多元碎錢,一張身份證,一張社會勞動保障卡,兩張存有五萬五千元的中國郵政儲蓄卡,一張兩萬元的建行卡。
  夏文梅打電話給女包工頭韓紅,她直接說:“我現在離你們很遠,在黃川橋頭,一時回不去,你們選擇報警……趙思亮,你的損失最大,你報警!”
  趙思亮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犯難說“我不會報警!”
  我說:“我報。”我在老年機屏上按下110.
  隨之,電話聲傳來一個女服務員的問話:“你要我們幫助你什么?”
  我說:“肯定是報警啊!”
  她問:“你在哪里?”
  我說:“在溫泉鎮北溝村南,距離310國道北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這里一片塑料大棚炕!”
  派出所的警員問:“哪里人,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我們是白塔埠人,連云港老年人綠化救援隊的,一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事情是這樣,我們在向前作業時,為了不影響干活,把衣物放置在北溝村南的小橋頭,一時不小心,被小蟊賊都偷去了!麻煩你們幫助我們查找,奧,還有,我們丟失衣物的近處不到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家大棚炕監控!”警員回答:“肯定被收破爛的順手帶走了,你們等待著!”
  二十分鐘過后,溫泉鎮派出所警車閃亮紅綠燈來到。
  從車上下來一個民警一個輔警。
  警察記錄了我們的口供。我向警察抬手指著近處大棚炕頭電線桿上的監控說:“我們想要去查看他家的監控,家主說,他的監控是假的……你看那監控上的顯示燈還在閃亮哪!”我咽下“這案不難破獲”的話語。
  當天晚上,我們乘坐退役軍人救援隊的車子,箍了10多里路徑去了路溫泉鎮派出所,每人再次講述被偷過程,派出所警官再次做了筆錄,完了,才開車回家。
  12月8日,在山左口鄉茅河邊一條村莊道路上栽培被掐斷頭的水杉樹苗。夏文梅見了韓紅就說:“你必須讓派出所的人找回我們被偷的東西!”
  韓紅說:“我們跟派出所通了電話,只怕難辦,區區小事,不值得立案!”
  夏文梅說:“那你叫老板賠我們的東西!”
  韓紅說:“我會為你們盡到責任。”她一一記下了我們被偷的衣物,說:“安心干活吧!”
  一共六百多棵樹苗,分成三車拉來,上午工作進展順利,午飯后拉來的二百多棵樹苗,前天開挖的坑塘不夠用,老板要我們用人工開挖,沒有挖掘機。
  一棵樹苗朝下卸去時,朱世干上前接住,興沖沖朝樹塘里丟,用力過猛,一下子被慣性力帶了一個豬啃地,爬起來摸耳朵,右邊的耳朵內輪廓的一層油皮被剝去,鮮血直流,我從身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一把捂在他的耳朵上,繼續卸樹苗。
  最后還剩下七八十棵樹苗,沒有坑塘栽培,路邊全是碎磚爛瓦,怎么也挖不動,只能從別的村上叫來一臺挖掘機,在前面挖坑,我們緊跟其后栽樹苗,天氣快要黑時,回光返照茅河兩畔,任務總算完成,加班一小時,屬于義務工。包增恒觸景生情,說:“大家到茅河邊上看看茅河吧,我們的老一輩人都參加過開挖茅河的大型水利工程,他們絕大部分人都不在世上了,我們千年不遇來一回,說什么也要看看先輩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茅河是山東與江蘇兩省的界河,公元三十八年前,那時,我在縣土地資源調查隊工作,曾經不止一次穿行在茅河上,現在的茅河,對比從前的河床又增加寬了許多,水也加深了許多,河水深不見底,在最后一屢余光的照耀下,一群肥胖的楝雀歸來,落腳在茅河那岸一排排高大的苦楝樹上,樹冠上掛滿了一嘟嘟的白楝棗兒,倒影在黑黝黝的水中,乍一看去,貌似一簇簇朦朦朧朧的白花……
  包增恒對朱世干說:“我的父親當年扒河時,與你的父親是一條扁擔,兩人誰都不服誰,為了分出勝負,眾人用五個抬筐摞在一起抬淤泥,讓他們抬,一下子把弟弟的老爸壓吐血了!”
  朱世干說:“那是從前的事了,他們倆人是一對好朋友,聽說在工程開始時,倆人分別各人抓住一條大鯉魚,一條扁擔兩頭分別穿在魚鰓里,魚尾巴拖在地上……那時候,大地上有水就有魚,魚鱉蝦蟹到處都是……煞是喜人!”
  兩人正在高談闊論,應急救援隊的車輛“爹爹”地響了兩聲,時間不等人,栽樹的女同志絕大部分都已經上車,我走在最后,疾步快走時,一不小心被路邊的一塊石頭絆了一跤,連忙看一眼,還是一塊重有三四十斤,不到一拃厚的紅石塊,它方方正正,正是來自馬陵山上的紅石頭!我不由靈機一動,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急忙彎腰抱起紅石頭,奔向車隊,車上人看見我傻傻的舉動,很是納悶說:“你抱來一塊頑石干什么?”
  我開玩笑打趣說:“我剛剛分明看它是一塊晶瑩閃爍的水晶石呢!”
  回到家中,我用一根繩索,扣住紅石頭,在村間的水泥巷路上拖了幾趟——一塊紅色磨刀石磨礪而成。
  此次出行,沒有登上馬陵山脈,心里難免覺得有一些遺憾,夜晚在睡夢中來到馬陵山,奔走在馬陵道上,投宿卸甲營,穆柯寨,凝望高高巖壁上張果老倒騎毛驢的古老自然畫卷……
  2023年元月15日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鐘海的愛情
下一篇:一張假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