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鐘海的愛情

鐘海的愛情


  你像一只蝴蝶,飛來又立刻飛走;你像一只泥鰍,看著抓住了又溜;你忽遠忽近,忽冷忽熱,難以琢磨,讓人欲近不行,欲罷不能。鐘海手里拿著休假審批單陷入了沉思。
  最近,鐘海與小雅互動頻繁,漸生情愫。他總有見面的沖動。但是向小雅發出邀請,要么回絕,要么不答復。這讓鐘海十分煎熬。
  鐘海制造機會互動。上周末他巧妙地安排了一次會面。他發覺小雅嘴唇比較干,有裂口的可能,甚是心疼。于是買一支唇膏,郵寄到自己手里,然后約小雅見面,親自把唇膏送出。親切自然,讓對方渾然不覺是精心設計的小把戲。小雅很高興,臨別時說,“年前我們可以再約著吃頓飯”。
  回來的路上,鐘海就對這句話動起腦筋。“下次約,最好她主動。”他喃喃自語。
  鐘海天天想著小雅,想和對方聊天,想從對方的只言片語中感受對自己的好感、關心和中意。但不知怎的,小雅聊天總是有一搭沒一搭,這讓鐘海心情煩躁。有時感覺他們之間感情進展順利,有時又感覺對方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雖然他想放下,卻很無奈,正如李清照所言: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也許害怕自己的脫口而出遭到拒絕,受到傷害,鐘海憋著沒有主動發起聊天,但心里多少失落,有些郁悶。
  
  二
  到了周一,鐘海報年休假。領導很快批下來,他很高興。拿著休假審批單,心里馬上有了一個新計劃。
  他編輯了一條信息:“我下周一開始休假了!”這句話可以認為說完了,陳述一個事實。也可以認為沒有說完,下一句話是“如果約著吃飯,合適的時間窗口只在本周。”聽話聽音,他拋出一個空氣球,試探小雅能否聽出弦外之音。
  小雅很快回復:“羨慕嫉妒!”過了幾分鐘,又發來一條消息:“那咱們這周約一次吧!”
  鐘海要的就是這句話。心想,你終于主動一回了。他一口氣寫了幾條消息,他要主導這頓飯局。“你這么忙,我不好意思開口啊”“你定時間和地點”“上次國窖還沒喝完。然后我一個朋友給我郵來兩瓶國外的紅酒,要不你來我這邊嘗嘗?”
  小雅心想,上次我去你那邊,這次最好是你來我這邊。一條信息彈出:“我還想你來我這呢!”似乎有埋怨意味。
  自己的提議被否決了,并且口氣里仿佛有埋怨。鐘海馬上打趣地說,“聽你指揮。我令行禁止!”
  “這個時候出去吃飯不安全。畢竟還有二次感染的。我單位有包間,也有大廚。咋樣?”感覺理由還不充分,又補充一下:“能吃好喝好。上次你來比較匆忙。這次來嘗嘗我們單位的菜品吧。”
  鐘海感覺這不是一個好主意。他果斷回復:“去公司吃飯?不好吧,避避嫌。搞得跟公務似的!”
  這么堅定的口氣,小雅不解。“怎么會呢?就是有包間,比較私密,菜品也好”。
  擔心造成誤會,鐘海又補充了一句,還沒放假,機關紀委就強調了紀律。
  這么一說,小雅不好堅持。解釋說:“我主要考慮安全和私密性。那你來不來?不來就換個地方?”
  看到小雅不堅持了,鐘海再一次邀請,“還是到我這邊來吧”。擔心小雅不愿意過來,為了避免強人所難,他又加了一個選項“換個地方也行”。
  小雅立即接話道:“好的,選個中間的地方吧。可選的地方和菜品還多。”小雅的回復,第二次否定了到鐘海所在地吃飯的選項。
  他有點失落,于是引用小雅曾經說的話:“不在乎吃啥。在乎跟誰吃”。
  “我覺得也是!”
  這一輪討論,只是否定了在雙方工作所在地就餐。吃飯的時間、地點都沒有定下來。
  討論就此擱置。
  
  三
  快到下班時間,鐘海又提起話頭。“在哪里吃、吃什么都不重要。選日不如撞日,邀請你今天來我這里吃飯。”
  小雅過了一會兒回復:“今晚已經約了,要出去買鞋子。”
  由于小雅直接拒絕了今天晚上吃飯的提議。鐘海只好:“嗯嗯”。
  小雅提出:“周四或周五約。”
  兩次邀請都拒絕了,對后面的提議他無所謂,都答應好的。畢竟目前仍然沒有確定的時間地點。
  大約半小時,小雅定了飯店,征求鐘海的意見。
  鐘海冷冷地說,“貌似為了吃飯而吃飯。”
  “那就馬路邊邊?”
  “算了吧,不吃也罷!”
  小雅不解地發了一個驚訝的表情。為了緩和一下氣氛,小雅說,“馬路邊邊是個小的串串店,不知道你愛吃不愛吃?”
  “算了,不吃飯啦,改天我請你和咖啡吧!”
  “我不能喝咖啡。我胃不好。喝咖啡眩暈。”
  “這么不妙!那我請你來喝紅酒,至少比較有意義。這紅酒是朋友漂洋過海幾萬里帶回的,不管好喝與否,有個情誼在里面!”這話可不是順口胡編的。兩瓶進口紅酒此刻正擺在快遞箱里。
  “確實有意義!”
  “得到你的肯定,不容易呀!”
  “哪里哪里,說的我太心高氣傲了!”
  
  四
  過了一會兒,小雅主動提起話題:“你這會在公寓?”
  “我還在辦公室,一會兒回去。”
  “你回去了給我打電話。”
  “我手頭的事已經處理完畢,這就走。”
  “路上冷,打個車,快點到家。”
  “我開車。”
  “喔喔忘記了。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這一段溝通交流,讓鐘海倍感溫暖,同時也感覺到小雅好像有要來的意思。他開車先回到公寓,立即致電。了解到小雅當天晚上沒有出去買鞋子,單位臨時開會沖掉了預定的日程。
   接著小雅說:“我事情剛忙完。還沒吃晚飯呢”。
  鐘海理解小雅的意思,馬上接話道,“到我這里來,我給你煮面條吃。哈哈。”
  “那我去了啊!”
  “好,我等你。”
  過了一會兒,小雅拎了兩瓶好酒來了。此時,鐘海親自下廚,做的雞蛋面已經好了。比較簡單,但也是香氣撲鼻。鐘海還叫外賣點了兩個菜。小雅聲明自己生理期,不喝酒。
  主隨客便。兩個人簡單吃了頓晚飯。大概是餓了,小雅直夸面條好吃。并說,“這是第二個男人給我煮面條吃,味道還真不錯。以前是爸爸給我煮面條的。這面條有爸爸的味道!”
  這話很受用。鐘海心里美滋滋的。臨走,鐘海說,“禮尚往來。你送我白酒,我送你紅酒。雖不名貴,但禮輕仁義重。一定收下。”
  小雅愉快地收下漂洋過海來的紅酒,鐘海愉快地送走了小雅。
  
  五
  有了這一次愉快的約會,鐘海覺得兩人關系進展到熱絡的程度。他變著花樣約會。一會兒去公園溜達,一會兒安排一個臨時的飯局。小雅也是有呼必應,有請必來。
  有一次酒后,鐘海要摸牽小雅的手,被拒絕。小雅說,我要的是純粹的友誼,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關系。
  小雅不解地問“我們聚在一起干嘛非要扯男女之間的事?”
  “男女之間的事,也是正常情感需求,正常生理需求。”
  “我覺得男女之間那事很俗。”
  “你我本是俗人!”
  鐘海說,“如果你手都不讓牽,那么那天晚上不該來我這里吃面條。這次我邀請的酒局也不該參加。”
  “是我的錯。”
  “無所謂對錯,只是觀點不同而已。”
  兩人之間爆發了激烈的沖突。不歡而散。
  第二天,鐘海問,你相信男女之間有純粹的友誼嗎?
  “我相信。我相信男女之間有純粹的友誼。”
  鐘海回復了一個句號“。”。
  隨后,兩人好多天才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幾句,漸漸歸于無……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老夫少妻成鬧劇
下一篇:綠化筆記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