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成鬧劇

一位退休干部為了追求“性福”,與比自己小40歲的小保姆結為夫妻。但由于不能滿足少妻的性生活,竟荒唐地為少妻尋找了一位“情人”。最后少妻被“情人”拐跑,落了個人財兩空的下場。
  吉明是西寧市的一名退休干部,三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唯一的兒子吉洪青大畢業后與同學一起到珠海創辦了一個技術開發有限公司。5年時間,即成為百萬富翁。自從母親去世后,吉洪多次要父親去珠海享福。然而,吉洪故土難離,怕把老骨頭拋撒在異鄉。無奈,吉洪只好用金錢孝敬父親。每次三千五千地往家寄錢,什么名牌衣服,高級用品更不用說了。吉明每月還有4000余元的退休金,任他吃香喝辣也享用不完。但美中不足的是吃的再香,穿的再好,卻是孤身一人。每天做飯、買菜、洗衣、收拾家務都得自己動手。兒子勸他再找一個老伴,他也有此心意。雖然同事、熟人介紹入圍者不少,吉明卻沒有相中一人。兩年來,他仍是“光桿司令”,兒子又讓他先找一個小保姆照顧他的生活。
  經人介紹,吉明在鄉下選中了一個小保姆。這個農家女叫魏玲,芳齡十八,從小生長在剛察縣的一個窮山溝里。雖上學少,文化低,穿著土氣,但卻聰明伶俐,又長著一幅討人喜歡的臉龐。吉明通過目試、對話十分滿意,當場決定留下。待遇是管吃管住,月薪2000元,另每年再給買兩套衣服,若干得好,可再增加工資。魏玲從小受苦,放牛放羊。這么好的待遇她做夢也不敢想,心中暗喜。自從魏玲到吉家后,每天早起晚睡,打掃衛生,洗衣做飯,澆花喂鳥,并想著法子給吉明做好的吃,照顧地樣樣順心,事事滿意。
  去年早春的一天,吉明到老年公園轉游受了點風寒,患了重感冒,魏玲更是照顧入微。請醫生、熬湯藥,喂吃喂喝,端屎端尿,整天守在吉明身旁。吉明真是感動不已,心中掠過一絲幻想,要是能找魏玲這樣一個女人做老婆該有多好呀。隨著時間的推移,吉明對魏玲的印象越來越好,出手也越來越大方,不時給魏玲買這買那。高檔服裝,化妝品等。魏玲天生一幅好身材,她把自己打扮地如天仙女一般。吉明心中高興,還把魏玲的工資由2000元漲到2500元。魏玲每月都把錢送回家中,解決了不少困難。父母親也非常高興,慶幸女兒尋了一份好工作。并多次叮囑魏玲,一定要照顧好吉爺爺。
  半年多時間,魏玲細心照顧吉明,吉明也很關心魏玲,到了一天也離不開的地步,他把魏玲當作自己的親孫女。吉明吃胖了,心情好了,就連遠在珠海的兒子吉洪也為父親找了個好保姆而高興。為感謝魏玲,還特地從珠海給她買了一套好衣服。吉明精神愉快了,每到晚上又思謀著找老伴。有吃有穿有錢花,但夜里無伴說話,長夜難挨,總感到有一種壓抑感,并常常陷入無限的精神痛苦之中。雖說有魏玲照顧,但畢竟不是老婆,一種難言之隱在吉明心中結成了一個疙瘩。終于有一天,吉明萌生了一個念頭,想“老牛啃嫩草”占有魏玲,并要娶魏玲為妻。但他又怕魏玲不愿意,還有兒子、兒媳、社會輿論等。為此,他常常失眠,整夜胡思亂想。經過長時間的思想斗爭,他決定實施這一想法。只要有錢,不怕魏玲不愿意。從此,他對魏玲更加好了,給錢更多了,還經常幫魏玲做飯、掃地、做家務,晚上總讓魏玲陪他多看一會電視。
  去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吉明因同事兒子結婚,多喝了酒回到家里。魏玲便把吉明扶到沙發上休息,吉明說他胃痛,魏玲給他吃了止痛片,吉明又讓魏玲給他揉腹。魏玲解開吉明的襯衣,坐在他身旁,給他揉腹。魏玲軟綿的手,把吉明揉摩得舒服異常,更有魏玲身上散發出女性特有的幽香,使吉明心律加快,想入非非。十分鐘后,吉明突然抓住魏玲的手說好一點了,并將魏玲的手放到他的臉上撫摸,又放到嘴上親吻。魏玲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任憑吉明撫摸親吻,只覺臉上火辣辣的。吉明見魏玲沒有回避,便把魏玲強摟到懷里。魏玲急了,低聲說:“吉爺爺,你喝多了,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吉明死死摟住魏玲,連說:“我沒喝多,也沒醉,我太愛你了。”魏玲一時不知所措,但已知吉明的用心。腦子里飛快地轉著,如若不從得罪了吉明,后果不言自明。她只好任憑吉明在她臉上狂吻,身上亂摸。幾分鐘后,魏玲終于被吉明挑逗地順從了,倒在了吉明懷里。然后又與吉明脫衣上床,第一次偷吃了人間“禁果”。這晚,吉明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性福”。從此,二人便住到了一起,白天嬉戲玩樂,晚上耳鬢廝磨。十天后,吉明又提出要與魏玲結婚,魏玲說吉明開玩笑,孫女怎能與爺爺結婚?吉明說“咱又不是親爺孫,婚姻法也沒規定年齡懸殊就不能結婚。”后來,在吉明的多次纏磨下,并答應給她娘家拿五萬元,所有家產讓魏玲繼承時,魏玲才勉強同意。吉明又給遠在珠海的兒子打電話告知,兒子兒媳堅決反對。但深陷愛河的吉明,不怕社會輿論,不顧兒子反對,終于與魏玲結了婚。老夫少妻,在吉明的所在小區一時成還為一大新聞。
  一個月后,由于頻繁的性生活,加上年老體弱,吉明漸漸不能滿足魏玲青春的欲望。魏玲開始埋怨吉明,繼而責怪他,說他無能。吉明自知“理”虧,也只有忍氣吞聲,任憑少妻責怪。為此,吉明還四處求醫問藥,什么“中國猛男”,“三鞭酒”、“補腎壯陽丹”等,就連價格昂貴的美國“偉哥”他都用了。雖有好轉,但終因年歲已高,不能滿足少妻的要求。魏玲對吉明的責怪越來越兇,最后竟然提出離婚。吉明自知是自己無能造成的,如果離婚,他將人財兩空,又會孤獨一人,還給人留下笑柄,他只有用金錢收買魏玲。他答應魏玲,在他去世后給她再留二十萬元,使她一生都不缺錢。但已不缺錢的魏玲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享受性福……。為了緩和矛盾,留住魏玲,吉明竟想出了一個荒唐辦法,答應魏玲可以找一個“情人”來滿足她。魏玲當然求之不得,便假裝了一陣后答應了,并要吉明去找一個人選。吉明真是左右為難,苦笑不得,不答應又不行。吉明想:若找當地人,怕一旦被人知道,面子上過不去。他便到集貿市場轉悠了解,兩天后,他選中了一個浙江籍,在商場做裁縫生意的青年男子。此人白白凈凈,說話溫和,看相貌也很老實。他便假裝做衣服,有意無意與這位青年閑談。得知這個青年名叫揚居,25歲,已來西寧做生意兩年多了,至今還未結婚。吉明又去了幾次,與揚居熟了,便邀揚居到他家玩,第三次邀請,揚居便隨吉明來到了吉家。吉明夫婦熱情招待,使揚居很是感激。此后,魏玲也不斷找揚居做衣服,每去一次,總要邀請上她家玩。揚居看到吉明心腸好,魏玲年輕漂亮,待人熱情。自己是外地人,與他們交個朋友有利無害。便一有空就往吉家跑,半月時間,在吉明夫婦的有意安排下,揚居便與魏玲上了床。事后,魏玲還給揚居100元,,叫他每月多來幾次。揚居玩了女人又得了錢,自然是經常往吉明家跑,吉明看在眼里,苦在心中,但為了能留住魏玲,他只有作出犧牲,給自己戴上“綠帽子”。每次揚居只要一去他家,吉明總是有意躲開,讓二人廝混。聰明的魏玲并不嫌棄吉明,白天仍一如繼往照顧好老夫,晚上也與吉明耳鬢廝摩。因她不但要靠揚居對她的肉體滿足,更要靠吉明的金錢物質滿足,吉明雖有難言,也無話可說。
  去年11月,吉明的兒子叫他去珠海過冬,讓父親在有生之年飽覽南國風光,也能盡盡孝心。吉明讓魏玲一塊去,魏玲堅決不去,吉洪又多次打電話給父親,并寄回5000元路費。吉明無奈,又怕魏玲一人在家發生意外,但在兒子一再催促下,只好打點行裝,準備去珠海。他千叮嚀萬囑咐,讓魏玲安心看好家,說他到珠海少住幾天即回。魏玲信誓旦旦,讓他放心去多住幾天散散心,并作出難離吉明的樣子,吉明才放心去了海珠。
  正當吉明在珠海飽覽南國風光時,魏玲在家與揚居整天一起吃喝鬼混,儼然一對親密夫妻。幾天后,揚居提出要帶魏玲回浙江老家做永久夫妻。魏玲起初不答應,若拋棄吉明,她從良心上過不去,因為她的幸福一切都是吉明給的。揚居百般哄誘,終于說動了魏玲。她取出了吉明的兩萬元存款,裝了兩大包衣服等物,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二人坐上了西寧發往杭州的火車……。半月后,吉明在珠海往家打電話一直打不通,他放心不下魏玲,不顧兒子兒媳的勸阻,便匆匆回到了家里。不見了魏玲,又趕忙到市場找揚居,同行鄰居都說揚居回老家了。吉明回到家里,發現兩萬多元的存折不見了,魏玲的衣服和值錢的東西沒了。此時他才清楚,魏玲是在他去珠海時被揚居給拐跑了。但揚居家在浙江啥地方,他卻一概不知。去報案吧,又怕聲張出去丟人,吉明悔恨不已。吉明到魏玲娘家說明了情況,但老實巴交的魏玲父母不知道該怎么辦,也沒有魏玲的任何消息。
  這真是老牛想啃嫩草,結果胃受不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唐日野
下一篇:鐘海的愛情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