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唐日野

唐日野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一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一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一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一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一
  那是一個初夏的晚上,我們一群小孩子到離村4公里外的東方紅大隊看完《地雷戰》電影回家,一路上我們小跑著,有時我們放慢腳步,像小溝的流水一樣,遇到阻礙水緩慢流動,我們由于人多,把個大路占滿了道,此時都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憶,今晚電影里的精彩片斷,對電影臺詞繪聲繪色的復述,讓我們對電影加深了很特別的印象。
  由于大家一路對電影東拼西湊的回放,我們對走這4公里的路一點也不累,并且不知不覺的很快到了回村的地界段。
  遠處豌豆八哥鵲不住地叫著“豌豆八果”,夜風將田野里成熟的豌豆香味,飄進我們的鼻孔,直接入肺入胃。不知誰提議說:“喂,我們肚子餓了,去摘點新豌豆充饑。”
  愛搞事的胖子張洪聲說:“我們白天挖的灶還在。”瘦子李名揚說:“我家近,我去家里拿口鍋,抓把鹽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形成了共識,摘新豌豆搞野炊,好好地宵夜。
  我帶著其他人員摘豌豆。那時種的豌豆都是種在自留地里,我肯定不會讓大家去摘我家的豌豆。那第一塊地就是我家的,我帶大家過竹籬笆走進一塊面積大并且豌豆長的特好的田里去摘。張洪聲大喊:“那塊地不能摘,是我大媽的,她特好罵人,說不定天一亮,會罵得我們狗血淋頭。”
  我覺得他話說得很對,動作有些遲疑,李名揚建議到楊二寡婦家田里去摘,我帶頭到楊二寡婦家田里摘了一衣兜,接著大家跟著行動。
  我們很快支起鍋灶,架起拾來的枯枝燒起來,真是眾人捧柴火焰高,很快新的豌豆煮熟了,大家都怕燙手,便用枯樹枝當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想到這新豌豆挺好吃,如果不怕燙,用牙齒咬住豌豆角的一角,手一撕,豌豆角的咸水拌合著嫩的豌豆米,一進嘴真的很夠味。現在回味起來,可以這樣地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好吃的豌豆,因為那是我們自己親手勞動的結果。
  
  二
  第二天,我們起床發現,村頭的楊二寡婦,跟著兩名公安到村部,我們以為是昨晚偷吃了她的豌豆,被她告發了。
  我立馬跑到張洪聲家,見他還在懶床,他告訴我昨晚貪吃新豌豆吃多了,肚子脹,不住地放屁。
  我忙將看到楊二寡婦的事情告訴他,他也嚇得不輕,只見他一骨碌下了床,叫我通知李名揚等人,趕快躲起來。很快凡是昨天晚上看電影伙伴都嚇像驚弓之鳥,他們拿著換洗衣服準備往各自的親戚家跑。
  不一會,我突然發現楊二寡婦帶著一臉委屈回來,她逢人就說:“唐大派頭那個大怨家死了。”
  這時,一些去看過熱鬧的大人們回來,口中不住地說:“唐大派頭到地府里做了太監!”
  此時的我們從驚恐中走出來,聽大人們講述唐大派頭的故事。
  
  三
  我記得七八歲的時候,我爸當生產隊的隊長。那時正是麥收季節,村子里正忙騰著,家里來了一位剃頭匠。他個子矮矮的,頭發也很稀松,眉毛有些帶黃色,眉下一對綠豆眼賊溜溜地轉,讓人看上去有點聯系剛從洞里鉆出的老鼠。他一張嘴說話露出一口稀且帶黃的黃牙。我可不喜歡長得太丑的剃頭佬。可是人家是帶著任務而來的呀,他承包咱們隊的剃頭,每個頭五分錢的票,你不剃也得剃,這是隊里的死現定。
  剃頭佬在我家找個地方歇腳后,從衣袋里掏出一包大公雞香煙,很麻利地從煙盒抖出一口煙給我父親點上,然后自已也抖出一只抽起來,大概是煙酒不分家,煙搭橋的緣故,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著,而聊得很親熱似的,隨著兩人的一陣笑過之后,便成為一條固定的協議,今后來我們隊剃頭就到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開工。從他和我父親的交談中,我知道這位長得奇丑的剃頭佬已年近五旬,姓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四隊里的人。因為我們是一隊,與我們隔著兩三個灣。
  爸與剃頭佬正聊著,我爺爺從外面干完活進屋,見家里來了剃頭佬很是高興,高喊著:“我正要找個師傅幫我剃頭刮胡子。”唐師傅討好地對我爺爺說:“大叔,只要你帶頭找我剃頭,幫我在大伙面前多多美言幾句,你的頭我包了,不要票。”爺爺笑著答:“你憑票記工分,我可不能坑你呀。”唐師傅說著就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楊樹下選好位置,擺好剃頭工具,便開始給我爺爺剃頭。我一會兒看著我爺爺,一會兒看著唐師傅。只見他一會握刀給爺爺剃頭發,一會把刀在掛在樹上的油布上,上下來回蕩動著。我總覺得那塊長方形的油布條很神奇,刀在油布上閃閃發亮。爺爺看著我,便摸著我的頭說:“等會叫師傅也給你剃個頭。”我聽著爺爺的話,不敢反抗,只是一雙眼睛老是盯著師傅,唐師傅也應著說:“等會我給你剃個好看的頭。”我又一次認真地看了唐師傅,倒見他那賊眉鼠眼好笑了。爺爺不一會兒,僅在唐師傅的剃刀下,進入了夢鄉,打起了如雷的鼾聲,我看著爺爺那樣子笑出了聲。
  我正笑著笑著,突然在大楊樹下來了很多來剃頭的大人們,我知道這是爸爸的功勞,是他出去活動,叫他們來的。他們的到來倒給我許多疑問。先是梁叔對著唐師傅大喊:“唐日野,你怎么來我們隊鬼混?”我一聽這不是什么善事,我雖不知唐師傅的真名叫什么,但這“日野”二字便是一種不好的名字,說白了就是干事不靠譜。不過說歸說,笑歸笑,大家剃頭乃是大事。人家唐師傅剃頭也是為人民服務,就是不樂意也得支持。很快爺爺的頭剃完了,接著梁叔登場,然后是一個一個排隊剃頭,大家都挺講規矩,都是先來后到,一個個剃完頭后落給唐師傅一個笑,表示很滿意。
  最后輪到我剃頭,唐師傅像不認識我的,用手撥正我的臉又撥弄我的頭,只見他鼠眼滴溜溜地轉,然后給我圍上圍布,用手在我頭頂上仿佛在量尺寸,拿出推剪,一剪一剪地剪出頭型,接著習慣地把剃刀在長方形油布上來回地蕩著,仿佛在做什么運動一樣,運動完之后,剃刀在我頭上一點一點地剃著,一點也不痛而且癢癢的,很是舒服,難怪爺爺會睡著打鼾。頭剃成了,原來他按照我的頭型剃了個桃子形狀的頭,漂亮極了,爺爺夸獎地說:“唐師傅,好手藝。”唐師傅聽到爺爺的夸贊也得意洋洋地說:“大叔,這是我專對孩子們的頭形和臉形研究出的頭型,我管它叫唐大派頭。”爺爺連忙伸出大拇子夸:“唐大派頭!”
  我喜出望外,一至將我的“唐大派頭”,在伙伴們中張揚,胖頭張洪聲,瘦子李名揚,還有狗旦,麻生等伙伴強拉自家大人要找唐師要剃“唐大派頭。”很快胖頭張洪聲,剃了個馬桶蓋,瘦子李名揚剃了個一片瓦,狗旦剃了個月亮彎,麻生剃了個一片柳葉。一個個的頭發造型栩栩如生,讓人百看不厭,叫聲不絕。從此,唐師傅的“唐大派頭”在我們隊里叫響了。我也開始不對唐師傅那么厭惡了,倒是還叫他唐叔。
  不過我還是對“唐日野”有些不解,唐叔剃頭這么有本事怎么大人們見了他的面總是嬉皮笑臉地喊他:“唐日野”。后來我從爸爸和梁叔的談話中了解到,唐師傅是個孤兒,他因長相丑,一至沒談過戀愛到現在還是老光棍一條。不過他從小到大,一至想學剃頭,但沒師傅肯收留他。三十五歲那年,隊里派他守三十多畝地的冬瓜,他聽人講,要想學會剃頭,必須先拿冬瓜學習剃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沒想到他真的賣來剃頭刀,將隊里那三十多畝地的冬瓜,每個都剃得一根毛都不剩下,造成冬瓜大減產。后來隊長在大會上狠很地把他批評了一頓,從此,看守瓜園再也不用他了。
  村子里有位孤寡老人,是一位剃頭匠,名叫梁成山,見“唐日野”雖年齡較大,但也是塊學剃頭的料子,決定收他為徒,并且還向村里人公布收他為“義子”。“唐日野”也很虔誠,便將家里的鋪蓋一卷和老人生活在一起。老人對他也心生憐憫,不僅教了他剃頭本領,還將一套推拿手藝盡數傳給了他。
  
  四
  老剃頭師梁成山為了認真把推拿手法教他,每天三餐盡吃唐日野用手拿捏的面條。
  剛開始唐日野很不情愿地用手搓揉面團,因為天天吃面條不換口味著實吃不爽,可是梁成山卻說:“人老了,牙口不好。”
  有時見唐日野用手搓揉面團不情不愿時就罵:“沒孝心。”
  唐日野就最怕師傅罵他“沒孝心”,因為師傅給了他手藝,也給了他做人的尊嚴,要不是師傅收留他,他也許還在守瓜棚。于是他只有不聲不響地搓揉面團。其實他搓揉面團的手藝已經很是爐火純青,可是梁成山師傅還不停地指教,總說他搓揉的面團不合規格。
  直到有一天,師傅見他不一會就把一塊面團搓揉得非常均勻,而且力道恰到適中,便哈哈大笑,高興地對唐日野說:“恭喜你推拿功夫水道渠成。”
  唐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后,立即跪下給師傅磕頭。
  師傅梁成山說:“推拿之術講究揉合,當你的手接觸顧客的肌肉之時,用手慢慢地搓揉,發現阻礙處就是病灶,你能用手象搓揉面團那樣,使其肌肉氣血通暢,顧客就一定會謝你。”
  幾年后,老人去逝,他披麻戴孝送老人入土,也挺感動人的。
  
  五
  唐日野由于對剃頭十八般武藝樣樣精,所以人們對他的看法也有十二分的喜歡,人們碰面都叫他唐師傅。
  特別是有些新媳婦生了第一胎,要給孩子剃胎頭,原來必須找名師,后來看唐日野剃頭手藝很好,就不必挑三揀四,直接找他剃胎頭。
  唐日野他也是個細心人,有的小孩一見剃頭就愛哭愛鬧,他平時就留心歡察,去買一些小孩的玩具去哄他們開心,這樣一來,他的剃頭生意更加火爆,而且還能賺到紅包或者獎賞的紅色雞蛋。
  唐日野久而久之,他也在人們的視線中暴露一些不良習氣。他最愛看女人的乳溝,特別有時把人家新媳婦兒看得臉紅。不過此時的他也挺狡猾,口中不住地勸說剛剛喂奶的女人把衣服扣好,可是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乳溝不放。有人故意問他說:“唐日野,你為啥那么愛看人家女人的乳溝?”他瞇著一雙老鼠賊眼說:“我才不愛看女人奶孩子時的那對大乳房,只有乳溝看上去才有神秘感,那才對男人有刺激。”
  只有在此時,人們才聽出唐日野的話中有話,他雖是個老童子男人,但也有想女人的時候。于是人們開始張羅著應該給他操份心,幫他找個好女人。
  
  六
  大家見唐日野有個好手藝,這男人不管年齡大小,只要找到一個好女人,才就是一個家,一個很好的家。
  有一天中午,太陽火辣辣的,唐日野正在我家門前的大樹下,給村子里的人剃頭,村頭的楊二寡婦,身著一件花格子的確良襯衫,柱著一根楊樹枝丫,一走一拐地艱難往家趕,口中不住地呻吟。平時最愛管閑事的張媽見楊二寡婦那個窘樣子,高喊:“楊二妹子,你這是怎么啦?”楊二寡婦臉上淌著汗說:“今日走霉運,下田時腳崴了哦。”張媽關切地說:“唐師傅會推拿按摩,讓他幫你看看。”
  楊二寡婦有些猶豫,因為她知道怕人家閑話,所以欲言又止。張媽好像知道她心思,立馬補上一句:“人家唐師傅是個正經男人,他又不會吃了你。”
  唐日野見狀,停下手中的活計說:“來,我看看,若嚴重你去找醫生。”
  楊二寡婦見大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口中不住地說:“那就麻煩唐師傅看看。”
  唐日野找到一條長凳讓楊二寡婦坐下,他蹲下身子,將楊二寡婦的那只受傷的腳放在自已腿上,一邊像搓揉面團那樣捏著,一邊問楊二寡婦感覺怎么樣,痛不痛?隨及只見他將楊二寡婦的腿拉直,雙手按住受傷的腳,用力一拉,只所嘎嚓一聲,又反復按摩了一陣子,楊二寡婦可以站立起來,一點也不痛了。楊二寡婦一陣高興,竟然拉住唐日野的手,唐日野那經得楊二寡婦這一神操作,頓時渾身如高壓電流竄動,真想一把抱住楊二寡婦。當務者迷,旁觀者清。張媽便乘此機會,給他們當媒人。
  
  六
  楊二寡婦用一雙含情脈脈地眼睛看著唐日野,唐日野目光走神,仿佛他的魂魄被楊二寡婦的眼神勾走。
  這天唐日野很早就收拾了剃頭工具,直奔楊二寡好家。因為他們都講好,唐日野愿意做楊家的上門女婿。
  太陽還有一樹高時,二人早早地吃完了飯,等著天黑。
  可是這天的太陽好像故意讓他們長相思,就是不愿從樹枝上下去,好像是掛在樹梢上。
  好在他們都有各自的事做,楊二寡婦洗完碗,便去做家務,唐日野沒事就整理他的剃頭工具。楊二寡婦干完一件又一件家務,不住地打探太陽落下的情況。唐日野說是整理他的剃頭工具,倒不說是在盼落日,有時從心里罵太陽,這狗日的日頭還不落土。
  到了晚上,有楞頭青伺機等待偷看楊二寡婦與唐日野的大戲。
  誰知還沒到夜深人靜,唐日野提著褲子被楊二寡婦趕出家門,后面傳出陣陣:“你沒用,占老娘的便宜!”
  
  七
  唐日野鬼哭狼嚎地跑出楊二寡婦家后,有好事者問其緣由,原來是唐日野的身體有問題,好心人為了成全唐日野和楊二寡婦的美事,便告訴他一個治病偏方,要治好男人那方面不行的病不難,只好吃上一百只黑狗的狗鞭就行。從此唐日野連頭也不剃了,放下剃頭工具,專尋找黑狗的狗鞭。
  首先是我們村子里的黑狗在無影無形中消失。特別是我家“黑云”,每天和和形影不離,它是我們撈“外快”的大功臣。在那什么都要計劃的年代,我們的農民都是三月不見肉味,但我們家自從有了“黑云”,常常有野兔讓我們解讒。春夏秋冬“黑云”是我們家捕獵高手,麥收季節,人們常說千人趕兔,一人吃肉。可我們家傳頌著另外一句話,“黑云”趕兔,全家吃肉。冬天,大雪封門,“黑云”可以根據野兔的腳印和氣味,立刻斷定野兔的蹤跡,一捉一個準。就是這么一個有靈性的“黑云”,做了唐日野治病的藥。我對唐日野又開始既生厭又生煩。
  據說唐日野吃完一百條黑狗的狗鞭,再次回到楊二寡婦家時,夜里是他一邊提著褲子跑出了楊二寡婦家,身后楊二寡婦還一個勁地喊:“回來,回來!”
  唐日野回家后,自知自己無臉見人,拿出自己的剃頭刀閹割了自己,沒想到他在陽間沒做成太監,卻跑到陰間去做太監。
  唐日野死了,成為轟動一時的風流案,楊二寡婦也受到牽連,著實讓了委屈了好一陣。
  唐日野被村民埋后,楊二寡婦頭上扎著白頭繩,去墳頭燒過三年的紙錢。
  我聽奶奶輩的人說,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楊二寡婦也算是有情有義。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歸隱之地
下一篇:老夫少妻成鬧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