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而降美阿玉

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醫舍,在程少楠的運行中,萬事皆備,醫生也都各就各位,婦產科醫生是程少楠同學田偉介紹過來的,資質一流。
  程念清擔任院長,開始朝九晚五正式入駐醫舍辦公。
  好幾個醫生程念清在實習時已熟悉,大家開心地聊了會,各回各室。
  回到自己院長室,房間多了束鮮花,裝在花瓶放在她辦公桌上。
  這是一束冰凌花,花瓣上還沾著水滴,散發著陣陣芬芳的香氣,讓房間多了幾分鮮活之氣。
  “瓊枝瘦影窗前傲,凈骨幽香案上珍。”程念清輕輕吟著,不禁紅了眼眶,她親愛的父親在用花語告訴她,她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而她親愛的父親母親,何嘗不是她最珍貴的寶貝,她程念清糊里糊涂荒里荒唐卑微卑微來到這個世界上,能做爸爸的女兒,是她唯一值得慶幸的。程少楠爸爸、孟小麥媽媽、程家的爺爺奶奶、大姑二姑,都是她今生用生命回報的親人。
  程念清深深呼吸,抹了抹滾落的淚水,開始工作。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陳雨來上班,現在他是她親弟了,程念清跟他說話是命令式的,霸道的命令式。
  有個親弟弟太好了,時不時虐打虐打真是爽,而且,那個父親的言行舉止,也沒有她意想中那么荒唐和不堪,程念清心結解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就是遺憾身上沒法流淌程家血脈。
  而陳雨,喜歡死了姐姐的霸氣,他覺得自己一定有賤骨頭基因,為何姐姐好聲跟他說話不習慣,張狂跋扈反而令他興奮呢?要是踹上他幾腳,更是渾身都舒坦。
  “臭小子,在聽姐說話嗎?”
  陳雨等的就是姐這一聲“臭小子”,在他聽來,這三個字是漢語中最美妙的三個字。因為只有最親的人才會說這三個字。
  “姐,臭小子聽著呢,臭小子實習期已滿,要回趟學校,辦好事,臭小子會快馬加鞭來醫舍報到。”
  “抓緊了,你想累死姐?姐告訴奶奶,讓奶奶揍你。”
  “別呀姐,奶奶是個重女輕男的,你再跟她告狀,你弟還有活路?”
  程念清想起奶奶恨不得把她放心尖上疼那樣,心里一陣溫暖。現在疼她的人可多了呢,數都數不過來。
  “陳雨,這三個月我們要做的事很多哦。”
  “姐,明白。”
  “回學校時,看看有何資源,把你那些優秀的同學挖過來。”
  “正有此意。”
  “哈哈,親姐弟就是好,有感應。”
  陳雨呵呵呵傻笑,心里別提有多美。
  誰能想到輸個血能收獲一枚美女姐姐,還是親的。
  清風舍到了關健階段,程少楠幾乎天天來清風舍,處理好事后,便過來陪父母吃中飯,有時白天不過來,下了班便帶著小麥過來吃晚飯,小麥知道他是想多陪陪父母,看著兩位老人如雪的白發,和偶爾流露出的寂寞,她心疼的要死。
  他們過來,沈曉光也跟著過來,既能陪清喬清眉,又能陪程老爺子喝一杯,其樂融融。
  喝了酒,少楠他們住芙蓉舍,曉光住風鈴舍,不喝酒,他們會趕回清水港。到后來,不管喝不喝酒,晚上他們都不回清水港了,因為,知暖的預產期只剩一個月了,還有一個月,或許不用一個月,他們日思夜盼的清喬清眉就要來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歡喜,他們緊張,他們激動,他們期盼......他們誰都舍不得離開,他們要親自經歷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當預產期還剩半個月時,程少楠讓小麥休假,全程陪伴在知暖身邊,他說,如果姥姥見證了孩子們完美降臨那一刻,而親奶奶沒有看到,他怕小麥會打死他。
  “好啊!”程少楠的話音未落,小麥便“騰”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那還等什么,快走啊。”
  程少楠見她心急的模樣有些啼笑皆非,“怎的如此性急,那也得收拾些生活用品。”
  “我去。”小麥說著想上樓,程少楠把她按在沙發上,指指她面前的咖啡道:“你繼續你的幸福時光,我去收拾。”
  “好吧。”
  小麥開心地端起杯子,輕啜了口咖啡,嘴角綻開滿足的微笑,那神情十分地迷人,程少楠看著她沉醉的樣子,心情也無比地滿足。
  等程少楠提著行禮箱下樓,小麥忽然問他:“那個——你的收拾沒?你去不去?”
  “想不想我一起去?”
  “當然想。”小麥窩進他懷里,“我晚上怕冷,不能窩在李月懷里啊。”
  程少楠心里美滋滋的,順手把小麥抱到他腿上,俯首含住她的嘴,纏綿繾綣。
  親了足有十分鐘才不舍地放開小麥,“親愛的,晚上當然和我睡,處理好事我就趕過來。”程少楠在她耳邊呢喃:“我最愛你那一口。”
  他的媳婦哪哪都好,就是好這一口,張嘴就咬,白天還好,晚上不分地段,逮哪咬哪,身上沒一處沒有她牙印。
  不過,看著這些牙印,程少楠就會聯想到欺負她的情形......不管是被他欺負時的模樣,還是她發飆咬他時的模樣,他都滿心歡喜,恨不得把她揉進心坎里疼著、寵著、愛著、慣著。
  小麥拿眼瞪他,一雙沁著水的眼眸,宛如天上繁星。
  程少楠眼底一片柔色翻涌,勾唇一笑,俯身把小麥抱起來。
  “你干嘛?”
  程少楠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你不是現在想去?”
  “哦。”小麥應了一聲,心安理得由著他抱上車。
  
  這個下午,小麥、李月、知暖坐在粉黛亂子草中間的木椅里,桌上擺著水果花茶,藍天白云,青山碧水,鮮花紛爭,說不出的愜意。
  三個女人皆是儒雅華美,尤其孟小麥,那麻本色的麻質長裙將她妖嬈嫵媚的身段,襯托得玲瓏有致。
  她整個人坐在那里,有一種莫名的惑人心神的味道。
  把見慣了她美色的知暖驚得不行。
  “媽,你好美。”
  一旁的李月光聽到好美二字,看著這片柔軟的粉色海洋,唏噓道:“是啊,太美了,這一切太美太美了,小麥,這么美好的生活,這么美好的景色,以前只能在電視電影里看到,想不到活著活著,能真正身臨其境做了它的主人。那些很高深的人都說,生活的美在細微處,在清風舍這段時間,我還真好好感覺了一把。”
  小麥知暖相視而笑。
  “媽,哪些高深的人說的呀?”
  “你公公,你婆婆。”李月回答得毫不含糊。
  小麥切了一聲,回頭對知暖道:“我們聽音樂,你搜‘鄉間晚風’,班德瑞的。”
  “好。”知暖在QQ音樂里搜索,一會就搜到了。
  “媽是這首嗎?”
  “我先聽聽。”小麥接過知暖的耳麥,一聽,彎著眼睛笑,“就這首,可好聽了,我們一起聽。”
  婆媳倆一人戴一耳麥,在蟲鳴雞鳴狗叫聲里,聽得滿臉陶醉。
  坐在一邊的李月則眺望著花田,還沉醉在她的感覺里,“所有的所有,都是少楠的功勞啊,他栽樹我們乘涼。”
  見沒回應,李月扭頭,見小麥和知暖頭湊在一起,一人耳朵里塞一耳麥,正聽得跟吃了搖頭丸似的。
  李月扯扯小麥,“你聽沒聽我說話?”
  “聽見了呀,在說我家少楠唄。”
  “我說了什么?”
  “少楠栽樹我們乘涼。”
  “......”
  還真聽到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少楠在清風舍百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能讓人不由自主自發對之行禮的,心里得是多尊敬這個人啊。無論男女、老人、孩子,每個人都是如此。”
  “那你呢?沒見你對我家少楠行過禮啊。”小麥挑眉嘻笑。
  李月咳了兩下,“主要是,主要是怕嚇到他。”
  小麥這么一說,李月突然想起來,感激的話沒少說,禮嘛,好像還真沒行過。要不,今天見著程少楠行個禮?程少楠完完全全值得她行這個禮。再是自家人,該尊重還得尊重不是?至于會不會嚇到他就不是她擔心的事了。
  小麥只是和李月說著玩,說完又和知暖聽音樂,哪知道李月瞬間有了行禮的心思。
  “媽,好好聽,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和眼前景色絕配。”
  “我和你爸初來清風舍聽過,估計那一刻,你爸就有了來這里的打算。”
  知暖一臉祟敬,“原來如此。”
  “那會這里看不到多少人,看到的也就是老人孩子,壯勞力都外出打工,整個村子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光聽見狗叫青蛙叫。”
  知暖站起身打量著周遭,更是感慨萬千,這里的一切美景,原來是一曲“鄉間晚風”的功勞,當然,最最重要的是聽它的人,別人聽了也就聽了,她的公公婆婆,卻能讓名曲成為名勝。
  尤其她的公公,從清水港到清風舍,更有以后的清眉居,那絕對是商界的饕餮啊!
  李月還在繼續自己的話題,“所以說,人格魅力這種東西是旁人模仿不來的,得付出,實質性的付出,付出多少,自會回報多少。你爸也常來清風舍,可他的待遇和你公公的待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相差太遠太遠了。”
  小麥想起十年前那次迷路,偶然闖入清風舍,村里除了一個小飯店,一個招待所,一個供銷社,再無別的商業性鋪面,而現在,醫舍院舍校舍,飯舍茶舍衣舍,要啥有啥,就像山上的野筍,見土而長,生機勃勃欣欣向榮。其間,少楠和兒子付出多少,個中滋味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知暖依到小麥身邊,她能感覺,婆婆想公公了,想兒子了。她眺望了一向遠方說,“媽,估計他們快回來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
  “好。回家等。”
  因雙胎,知暖的肚子很大,不但走得慢還得不時抱著,肚皮被撐得又薄又亮。知暖雙手捧著圓滾滾的肚子,小麥和李月一左一右護著。
  她們還沒走出花田,果然有一行人從小橋上走過來,那橋,因長滿個性各異的野草,變成了一座青綠小橋,有一種幽遠的驚艷。
  此時走在橋上的人,真正人裝飾了橋,橋裝飾了人。
  尤其那個穿著紅風衣的女人,在一片青綠之中,是唯一的亮色,狠狠地晃了她們的眼。
  不錯,一個穿紅風衣的女人,一個身材高挑的優雅女人。脖子間那條深藍色的圍巾,驚的小麥懷疑人生。
  藍色,除了她,還有誰能把它淋漓的這般有靈魂?
  小麥不停揉眼睛,她實在不相信向她走來的是阿玉。那深紅,那深藍,在她身上一點不顯俗氣,反而相當和諧,走在這片天地里,簡直是絕配。
  “李月,那是誰?向我走來的那美人是誰啊?”
  “阿玉啊。”
  “真是阿玉?”小麥的心狠狠顫了下。
  “真是阿玉,她怎么來了?”
  小麥這才有了真實感,她向阿玉迎去,阿玉加快了腳步向她奔來,倆人緊緊相擁。
  “阿玉,阿玉——天那,你怎么從天而降了?”
  “我也要見證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啊,小麥,阿玉好在沒來遲。”
  小麥見身后沒阿海,問她:“阿海呢?怎么沒看到他?”
  “他不來我才能來啊,這段日子由他帶孫女。”
  “怎么不事先發短信我?你想把我暈到?”
  “暈嗎?”阿玉趁此又開心的摟住小麥。
  “歡迎你阿玉。”李月迎了上來。
  “恭喜你了李月。”
  “謝謝。”
  “我帶過孩子,一會給你倆傳授傳授經驗。”
  “好啊好啊。”
  知暖見到阿玉十分歡喜,阿玉來到知暖身邊,激動地撫摸著她肚子里的清喬清眉,臉上流淌著慈愛的光芒。
  “清喬清眉,謝謝你們等著玉奶奶。”
  “那是,我家清喬清眉知道玉奶奶在麥奶奶心里的份量呢。”知暖乖巧地說。
  “好丫頭,你是最棒的。”阿玉疼愛地輕撫知暖精致的小臉。
  程少楠道:“真替我家清喬清眉擔心,這么多奶奶如何分得清,又是麥又是月又是玉又是春夏秋柴蘭的,我都暈。”
  李月道:“我們清喬清眉有福啊,有這么多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疼。”
  阿玉這才有空隙欣賞眼前像棉花一樣柔軟的的花海,“太美了,挺不能說的。”
  一句挺不能說,讓倆人心貼得更近。
  “我得拍幾張照片發給阿海。”說完,阿玉對著花田從各個方位一陣猛拍,一不留神,鏡頭里多了帥氣的幾個男人,美麗的幾個女人,更是別有清歡。
  阿玉忽然被鏡頭里別致的軟塌深深吸引,她跟小麥耳語:“親愛的,讓他們先回,你陪我再呆一會,就一會會。”
  小麥隨著阿玉的目光停留到鋪著軟墊的觀景軟塌,會心一笑,對程少楠他們道:“你們先回,我和阿玉說會話。”
  程少楠一行人一個個聽話地把空間留給她們。
  待他們一走,阿玉迫不及待扔掉鞋子,跳上軟塌。
  “小麥,快,來一張阿玉醉臥花草中。”
  小麥笑著左左右右拍了一大串,接著蹬掉鞋子也上了塌,坐到阿玉身邊,把照片給她看,“阿玉,你裝飾了花海。”
  “花海更裝飾了我。”
  阿玉看著看著,竟然流起淚來,把小麥嚇了一跳,隨后又莞爾一笑:“美哭了?”
  阿玉開心地依進小麥懷里:“懂我者,小麥也。”
  “沒有語言能表達這片美,只能靠眼淚。”
  “你的眼淚可是珍珠哦,珍貴著呢。”小麥說著,伸手輕輕試去阿玉眼角的淚。
  這舉動,到把阿玉惹羞了。
  阿玉看著小麥,粉色海洋里,小麥的容顏在夕陽的色彩下越發顯得虛幻無比,那嘴角噙著的笑意,美的讓周圍的景色失色。
  阿玉失神的看著小麥片刻。
  “又想用眼淚表達?”小麥淺淺一笑,她向來不喜歡化妝,臉頰上干凈至極,光芒打在她的側臉上,那一瞬間的彎唇淺笑,讓人不由心動。
  阿玉不由得愣了一下。
  “小麥,你變化夠大的。”
  小麥摸了下臉,“變老了?”
  “變得更漂亮了。”長成這樣,別說程少楠了,連她都移不開眼睛。
  “阿玉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小麥俏然一笑。
  “以前也漂亮,現在更甚,少楠把你滋潤得更如出水芙蓉。”
  一看就是受盡少楠寵愛的。
  見阿玉的笑容意味深長,小麥扔了根亂子草過去,“好像阿海不滋潤你似的。”
  “他才不像少楠似的,哪怕含在嘴里,也怕不上心委屈了你。”
  剛好,程少楠發來短信:“媳婦,回家吃飯。”
  “你看看,就怕餓著你。”
  阿玉不舍地從塌上起來,當她看到隱約在花田那頭的兩幢精致小樓時,眼底閃現光亮,“風鈴舍?冰凌舍?”
  “嗯,右邊是兒子的風鈴舍,左邊是女兒的冰凌舍。”
  “少一幢少一幢,少了中間的芙蓉舍。”
  “芙蓉舍在更美的地方。”
  “對了對了,你拍過視頻我,在水面上對吧?”
  “今晚就讓你下塌在盛開在水面上的芙蓉花里。”
  阿玉留戀地看向花海里的軟塌,“可我想下塌這里。”
  “也行,我抱床被子過來,再給你燙壺酒。”
  “來一場醉臥花叢,香夢沉酣?”
  “就是這個意思。”
  “挺不能說的。”
  兩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朝風鈴舍走去。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失蹤的石獅子
下一篇:歸隱之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