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失蹤的石獅子

失蹤的石獅子

向東機械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突然失蹤了,不見了。
  廠門口有兩只石獅子,失蹤的那只是雄性,位于大門的左邊,與李荃安所在的門衛室僅一墻之隔。墻上有一扇窗戶,李荃安在平時只要稍稍歪一下頭,就能透過窗戶看到它的側面。
  石獅子的材質為青石,雕工精細,栩栩如生,獅身連同底座高兩米多,呈匍匐狀,典型的西式造型,讓人很容易就想到好萊塢米高梅電影公司標識上的那只獅子。在這個凜冽的冬天,雄性石獅子的不翼而飛,使得剩下的那只雌的顧盼無神,顯得格外孤單和落寞。
  最先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并不是當晚值班的李荃安,這讓李荃安感到十分沮喪和難受。再過一個星期他就要辦理退休手續,按理說,他應該站好最后一班崗,給自己并不出彩的人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可誰會想到,一只石獅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失蹤了,而且還失蹤得很離譜。
  李荃安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里當過偵察兵,復員后修過三線,在地方上的供銷合作社當過售貨員,應招進廠后他干的是電焊工,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后來因一次交通意外撞斷左臂,廠里出于照顧才安排他守衛大門,這一守又是五、六年。李荃安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工廠紅火的時候,人員和車輛進出他都會認真查驗、登記,從未出過什么紕漏,如今工廠因存在各種問題,經營狀況一落千丈,廠里很多職工的心思已不在工作上,唯有李荃安一如既往。
  本來這兩天李荃安心里就有點難受,倒不是因為李荃安舍不得退休,也不是因歲月易逝年華已老而難受,他之所以難受另有原因。一個月前,廠里就有不少人在議論國營企業改制的事,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廠就會破產重組,或由國有變成私有。李荃安倒是不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他擔心的是自己的三個兒女,他們都是這個廠的普通職工,企業一旦改制,就很難說了。若是破產,意味著三個兒女要另謀出路。如果重組,則意味著要重新競聘上崗,能不能競聘得上很難說。不管是哪種情況,一旦三個兒女的工作出現問題,那就都不是什么小事。
  石獅子失蹤那晚正下著鵝毛大雪。李荃安坐在值班室里一邊烤火,一邊想著未來可能要面對的種種,深感人生的艱難和世事變遷的無常則。只有當他聽到門口汽車的喇叭聲時,才起身出來,查驗和登記完之后又縮回到值班室。
  夜越來越深,進出的車越來越少。李荃安把自己裹在一件舊軍用棉大衣里毫無睡意,翻來覆去像炒豆子一樣想了許久。一陣急促的喇叭聲突然把他從思緒中揪了出來。李荃安走出值班室,汽車的燈光有點晃眼,他一眼認出這是廠長新換的寶馬車,他趕緊將門打開。目送廠長的車進去之后,李荃安看了一下手表,已接近凌晨四點。李荃安邊擰開筆頭邊搖了一下頭,心想工廠都快要改制了,廠里竟然還有錢給廠長換新車。他有點想不通,也想不出個什么名堂,登記完后,又繼續坐下來烤火。剛坐下,他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到底是哪里不對呢?李荃安拍著被火烤得發紅的額頭,他確定這種不對出在自己的感覺上,這種不對的感覺又是剛剛發生的,確切是指什么?又想不起來。車子是廠長的新車沒錯,他也看清了車內坐著的是廠長和司機小嚴,這些都沒什么不對,問題是李荃安總覺得哪里少了些什么。
  寒風在拍打值班室的玻璃窗,發出“嘭嘭嘭”的振動聲。玻璃早已出現裂紋,一直沒換。
  李荃安決定將剛才發生的動作再重復一遍。他假裝自己在發呆,然后假裝聽到刺耳的喇叭聲,接著起身,打開值班室的門,假裝去察看廠長那輛已經開到門口的寶馬車,察看完之后他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那里。李荃安感覺自己右眼角比平時少了一樣東西,他慢慢地向右轉過身,這才發現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手忙腳亂將門柱上那只用來應急的大燈打開。沒錯,是那只雄性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的第一反應自然是石獅子被人偷走了。除了被偷,還會是什么呢。
  李荃安的腦子里突然冒出上個星期發生的事。一個流浪漢曾經過廠門口,他用一根不知從哪里撿來的草繩將這只雄性石獅子捆在了門柱上。流浪漢在捆石獅子時神情十分專注,口里還念念叨叨。石獅子捆好后,他又用盡吃奶的力氣試了試繩子是否結實,離開時還一步三回頭。
  那天天氣沒這么冷,李荃安的心情也很好。他沒有上前去制止流浪漢這一怪異的舉動,反倒覺得這一舉動給他帶來了一種意外的新鮮感。他在心里笑著想,就這樣捆著吧,時間一長,這草繩會自己爛掉的。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石獅子真的不見了,那根草繩也斷在那里,像是被什么活生生給扯斷的,耷拉在石柱下。
  難道流浪漢對石獅子失蹤事先就有預感,還是他之前就知道些什么。
  真正讓李荃安感到驚愕的是,石獅子的底座竟然還在原地。石獅子和底座原本就是一塊整石,也就是說,偷石獅子的人沒有將石獅子連同底座一起偷走,而是選擇了一種在李荃安看來最為愚蠢的方式——這意味著小偷在將石獅子偷走之前,要將石獅子和底座硬生生地分割開來。
  一只石獅子少說也有一噸重,想要鋸斷絕非易事,尤其是電鋸在切割時會發出很刺耳的響聲,極易暴露目標。鋸完后,還得有一輛吊車和一輛用來運載石獅子的貨車,非團伙作案是不能成事的。這么大的動靜,李荃安不可能不知道。
  李荃安用衣袖掃去底座上的積雪,仔仔細細看了又看,更加離奇的是,底座上方居然沒有留下一點被鋸過的痕跡。這就好像是那只石獅子原來只是匍匐在底座上面,而現在只是起身離開了。
  李荃安呆立在門口,雪花和寒風撲面而來,他卻渾然不覺。
  他徹底被難住了。難道小偷使用的不是電鋸,而是另外一種更為高明的切割手段?就算是,石獅子被吊裝運走時,像他這種只要聽到車輪聲就能判斷出車子型號的人怎么會無知無覺。還有,前來偷石獅子的人為何只偷一只雄獅,而不將那只雌獅子一塊偷走。他們偷走這樣一只雄獅到底用來干什么。本市各大部門、企業的大門口都有石獅,他們為何單單偷向東機械廠門口的這只?難道這只石獅子比其他的石獅子更具有偷竊的價值?李荃安怎么也想不明白,這比企業即將改制帶給他的難題要難多了。
  李荃安抓起電話又放下,他不知如何向廠保衛科報告。如果他說不出石獅子失蹤的原因,無異于監守自盜。因為石獅子是死的,不可能憑空消失。
  除非是石獅子活了,然后自己跑了。
  這可能嗎?說出來誰信?李荃安雖然不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不至于輕易就得出如此輕率而缺乏常識的推斷。
  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到底什么才是可能。
  李荃安感覺自己的腦殼里像是裝了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炸裂。糾結到天已放亮,李荃安也沒想好如何打這個電話。
  此時,那個用草繩把石獅子捆起來的流浪漢正從離大門幾十米處的墻角走過來。
  他在這一帶已轉悠多日,每天靠從路邊的垃圾桶里找吃的,到了晚上就找個墻角蜷縮下來。李荃安可憐他,擔心這么冷的天會凍死人,特意將自己家里多年不用的一床被子給了他。流浪漢走到李荃安跟前時,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著:“跑了,跑了,跑了……”李荃安原本不想理他,聽他說“跑了”,心想是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就上前攔住他,指著石獅子空出來的地方問:“你看見了?”
  流浪漢似乎不滿李荃安擋住了道,他脖子一扭,用手指著廠門口那條馬路的對面,聲音一下子壓低了許多,“跑了,跑了”,然后突然雙腳跳起來,拍著屁股高喊一聲“跑了”,仿佛他親眼看見那只石獅子就是往那個方向跑掉的。
  李荃安沒看懂,馬路對面是一排店鋪,店鋪后面是市屬第四中學,學校門口又橫著一條馬路,那條馬路與廠門口的這條還沒有連通,如果說石獅子是被偷走的,偷石獅子的人怎么可能開著車往那個方向去,他們直接從門口的這條馬路逃走應該是最快的,無論是往東還是往西都可以很快出城。由此可以斷定,流浪漢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但他說的話又不足信。一個正常的人怎么可能輕易去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呢。
  石獅子的失蹤完全超出了李荃安的認知范圍。當他終于打通保衛科黃科長家里的電話時,出于謹慎,他沒說石獅子被人偷走了,而是說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失蹤了。然后將他看到的情況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知道了,”黃科長說。從黃科長有點氣急敗壞的聲音里不難判斷,他是在睡意正濃的時候被電話吵醒的,或許下床的時候只是胡亂披了一件衣服,因為冷,說話時聲音還有點抖。
  天大亮的時候,陸續出入的職工和家屬也發現有一只石獅子不見了,他們圍在現場七嘴八舌。有的在猜測石獅子的去向;有的說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有的說是廠里將其中的一只偷偷賣掉了。說被偷走的占絕大多數。不管是被偷走的,還是被賣掉的,最后都歸結到一個結論——這不是什么好兆頭。話越說越難聽,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這個廠算是再也雄不起來了;有的說這是一個廠行將倒閉的前兆;還有的直接說這個廠算是徹底完蛋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勘察,黃科長滿臉疑惑地走了。留下的兩個科員簡單地向李荃安了解了一些情況,也滿臉疑惑地走了。李荃安換完班之后回去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苦不堪言,跟沒睡差不多。
  還不到換班的時間他就早早地出了門,他想到自己是在給廠長的寶馬車開門時才發覺石獅子不見的,這說明石獅子失蹤的時間應該在那之前,這個事他忘記跟保衛科的人說了,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要提到廠長,出于某種謹慎沒有說,他決定換班之前去一趟保衛科,把所有他能想到的情況再匯報清楚。
  在前往保衛科的途中,李荃安就聽說廠長上午被人帶走了。前不久廠里就有人在傳廠長貪污不少錢,有的說幾百萬,有的說幾千萬,還有的說只怕會上億。李荃安一想到廠長新換的寶馬車,嘴上不說,心里也是這樣猜測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帶走了。
  保衛科只有一個文字秘書在埋頭寫著什么。李荃安說明來意,秘書坐在那里沒動,他告訴李荃安,科長在忙別的更重要的事情,石獅子失蹤的事得先放一放。李荃安馬上明白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對于一個大廠而言,一只石獅子失蹤是小事,廠長出了事才是大事。
  果然不出李荃安所料,廠長這事一出,石獅子失蹤的事就沒什么人關注了,就算有人偶爾提到,那也是作為廠長出事的一個預兆,那意思仿佛在說,石獅子不出事才怪呢。
  話雖如此,李荃安還是將石獅子的失蹤視為一件大事,因為這件事直接關系到他本人。就算廠里保衛科不追查這事,他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在退休之前,李荃安不想因為自己工作不力而留下什么不好的名聲。
  接下來,李荃安晚上值班,白天查找石獅子的下落。為了防止大門口右邊的那只雌石獅不再被悄無聲息地偷走,他從廠里找來一根鐵鏈和一把大鐵鎖,將石獅子鎖在門柱上。這樣一來,他在值晚班支撐不住的時候才可以安心地打個盹。
  李荃安先從馬路兩頭的收費站查起,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市里裝監控錄像的地方還很少,幸好這兩個收費站都裝了。李荃安一沒開單位證明,二沒得到公安部門的授權,他只帶了幾包好煙和一籮筐好話,在征得工作人員的同意后查了這幾天的監控,尤其是石獅子失蹤的那天晚上,他瞪大眼睛,并沒有看到吊車和裝有石獅子的貨車出城,李荃安由此斷定被偷的石獅子應該還在城里。
  李荃安先將工廠附近的一個石雕廠列為查找對象。
  這家私營石雕廠新辦不久,工場上堆滿各種石料,有花崗巖、漢白玉、天青石,雕成待售的有石佛、石象、石獅,石鼓、石碑、盤龍石柱等,雕得最多的還是石獅。石獅成雙成對,中式的,西式的,形態各異,沒有一對是重復的。這里的石雕大多銷往省城,也大多為企業和政府部門所定制。石雕廠還有一項業務,將石獅子翻新,低價收進舊的石獅,翻新后再高價賣出去。李荃安想,小偷不是沒有可能將偷來的石獅賤賣給石雕廠。他便以購買石獅為名,仔細察看了石雕廠的工場和庫房,找了半天,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從石雕廠回來的途中,李荃安在一個超市買礦泉水時聽到一件事。超市老板的小舅子在石獅子失蹤的當晚差點出了車禍,說是他開車經過第四中學門口時,路邊突然躥出一團像野獸的黑影,當時天太暗,黑影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一個剎那,嚇得他緊急剎車,車子由于慣性,差點翻倒在路邊。幸好凌晨路上車少,要不很容易被后面的車撞上。老板的小舅子說完后仍心有余悸。李荃安不相信,說他看到的那個黑影肯定是人。老板的小舅子當場發誓賭咒,說人怎么可能像猛獸一樣四肢騰空從他的車前穿越過去。為了增強可信度,他還用手比劃那黑影的體型,說那家伙非獅即虎。
  離開超市后,李荃安又去市里轉悠了一圈,仍然一無所獲,也沒有理出任何頭緒。
  也是鬼使神差,李荃安想到第四中學的門口去看看,盡管他對超市聽到的事情不屑一顧,又實在不知該從何著手,去看一看無非是想求個心安。向東機械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突然失蹤了,不見了。
  廠門口有兩只石獅子,失蹤的那只是雄性,位于大門的左邊,與李荃安所在的門衛室僅一墻之隔。墻上有一扇窗戶,李荃安在平時只要稍稍歪一下頭,就能透過窗戶看到它的側面。
  石獅子的材質為青石,雕工精細,栩栩如生,獅身連同底座高兩米多,呈匍匐狀,典型的西式造型,讓人很容易就想到好萊塢米高梅電影公司標識上的那只獅子。在這個凜冽的冬天,雄性石獅子的不翼而飛,使得剩下的那只雌的顧盼無神,顯得格外孤單和落寞。
  最先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并不是當晚值班的李荃安,這讓李荃安感到十分沮喪和難受。再過一個星期他就要辦理退休手續,按理說,他應該站好最后一班崗,給自己并不出彩的人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可誰會想到,一只石獅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失蹤了,而且還失蹤得很離譜。
  李荃安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里當過偵察兵,復員后修過三線,在地方上的供銷合作社當過售貨員,應招進廠后他干的是電焊工,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后來因一次交通意外撞斷左臂,廠里出于照顧才安排他守衛大門,這一守又是五、六年。李荃安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工廠紅火的時候,人員和車輛進出他都會認真查驗、登記,從未出過什么紕漏,如今工廠因存在各種問題,經營狀況一落千丈,廠里很多職工的心思已不在工作上,唯有李荃安一如既往。
  本來這兩天李荃安心里就有點難受,倒不是因為李荃安舍不得退休,也不是因歲月易逝年華已老而難受,他之所以難受另有原因。一個月前,廠里就有不少人在議論國營企業改制的事,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廠就會破產重組,或由國有變成私有。李荃安倒是不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他擔心的是自己的三個兒女,他們都是這個廠的普通職工,企業一旦改制,就很難說了。若是破產,意味著三個兒女要另謀出路。如果重組,則意味著要重新競聘上崗,能不能競聘得上很難說。不管是哪種情況,一旦三個兒女的工作出現問題,那就都不是什么小事。
  石獅子失蹤那晚正下著鵝毛大雪。李荃安坐在值班室里一邊烤火,一邊想著未來可能要面對的種種,深感人生的艱難和世事變遷的無常則。只有當他聽到門口汽車的喇叭聲時,才起身出來,查驗和登記完之后又縮回到值班室。
  夜越來越深,進出的車越來越少。李荃安把自己裹在一件舊軍用棉大衣里毫無睡意,翻來覆去像炒豆子一樣想了許久。一陣急促的喇叭聲突然把他從思緒中揪了出來。李荃安走出值班室,汽車的燈光有點晃眼,他一眼認出這是廠長新換的寶馬車,他趕緊將門打開。目送廠長的車進去之后,李荃安看了一下手表,已接近凌晨四點。李荃安邊擰開筆頭邊搖了一下頭,心想工廠都快要改制了,廠里竟然還有錢給廠長換新車。他有點想不通,也想不出個什么名堂,登記完后,又繼續坐下來烤火。剛坐下,他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到底是哪里不對呢?李荃安拍著被火烤得發紅的額頭,他確定這種不對出在自己的感覺上,這種不對的感覺又是剛剛發生的,確切是指什么?又想不起來。車子是廠長的新車沒錯,他也看清了車內坐著的是廠長和司機小嚴,這些都沒什么不對,問題是李荃安總覺得哪里少了些什么。
  寒風在拍打值班室的玻璃窗,發出“嘭嘭嘭”的振動聲。玻璃早已出現裂紋,一直沒換。
  李荃安決定將剛才發生的動作再重復一遍。他假裝自己在發呆,然后假裝聽到刺耳的喇叭聲,接著起身,打開值班室的門,假裝去察看廠長那輛已經開到門口的寶馬車,察看完之后他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那里。李荃安感覺自己右眼角比平時少了一樣東西,他慢慢地向右轉過身,這才發現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手忙腳亂將門柱上那只用來應急的大燈打開。沒錯,是那只雄性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的第一反應自然是石獅子被人偷走了。除了被偷,還會是什么呢。
  李荃安的腦子里突然冒出上個星期發生的事。一個流浪漢曾經過廠門口,他用一根不知從哪里撿來的草繩將這只雄性石獅子捆在了門柱上。流浪漢在捆石獅子時神情十分專注,口里還念念叨叨。石獅子捆好后,他又用盡吃奶的力氣試了試繩子是否結實,離開時還一步三回頭。
  那天天氣沒這么冷,李荃安的心情也很好。他沒有上前去制止流浪漢這一怪異的舉動,反倒覺得這一舉動給他帶來了一種意外的新鮮感。他在心里笑著想,就這樣捆著吧,時間一長,這草繩會自己爛掉的。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石獅子真的不見了,那根草繩也斷在那里,像是被什么活生生給扯斷的,耷拉在石柱下。
  難道流浪漢對石獅子失蹤事先就有預感,還是他之前就知道些什么。
  真正讓李荃安感到驚愕的是,石獅子的底座竟然還在原地。石獅子和底座原本就是一塊整石,也就是說,偷石獅子的人沒有將石獅子連同底座一起偷走,而是選擇了一種在李荃安看來最為愚蠢的方式——這意味著小偷在將石獅子偷走之前,要將石獅子和底座硬生生地分割開來。
  一只石獅子少說也有一噸重,想要鋸斷絕非易事,尤其是電鋸在切割時會發出很刺耳的響聲,極易暴露目標。鋸完后,還得有一輛吊車和一輛用來運載石獅子的貨車,非團伙作案是不能成事的。這么大的動靜,李荃安不可能不知道。
  李荃安用衣袖掃去底座上的積雪,仔仔細細看了又看,更加離奇的是,底座上方居然沒有留下一點被鋸過的痕跡。這就好像是那只石獅子原來只是匍匐在底座上面,而現在只是起身離開了。
  李荃安呆立在門口,雪花和寒風撲面而來,他卻渾然不覺。
  他徹底被難住了。難道小偷使用的不是電鋸,而是另外一種更為高明的切割手段?就算是,石獅子被吊裝運走時,像他這種只要聽到車輪聲就能判斷出車子型號的人怎么會無知無覺。還有,前來偷石獅子的人為何只偷一只雄獅,而不將那只雌獅子一塊偷走。他們偷走這樣一只雄獅到底用來干什么。本市各大部門、企業的大門口都有石獅,他們為何單單偷向東機械廠門口的這只?難道這只石獅子比其他的石獅子更具有偷竊的價值?李荃安怎么也想不明白,這比企業即將改制帶給他的難題要難多了。
  李荃安抓起電話又放下,他不知如何向廠保衛科報告。如果他說不出石獅子失蹤的原因,無異于監守自盜。因為石獅子是死的,不可能憑空消失。
  除非是石獅子活了,然后自己跑了。
  這可能嗎?說出來誰信?李荃安雖然不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不至于輕易就得出如此輕率而缺乏常識的推斷。
  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到底什么才是可能。
  李荃安感覺自己的腦殼里像是裝了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炸裂。糾結到天已放亮,李荃安也沒想好如何打這個電話。
  此時,那個用草繩把石獅子捆起來的流浪漢正從離大門幾十米處的墻角走過來。
  他在這一帶已轉悠多日,每天靠從路邊的垃圾桶里找吃的,到了晚上就找個墻角蜷縮下來。李荃安可憐他,擔心這么冷的天會凍死人,特意將自己家里多年不用的一床被子給了他。流浪漢走到李荃安跟前時,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著:“跑了,跑了,跑了……”李荃安原本不想理他,聽他說“跑了”,心想是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就上前攔住他,指著石獅子空出來的地方問:“你看見了?”
  流浪漢似乎不滿李荃安擋住了道,他脖子一扭,用手指著廠門口那條馬路的對面,聲音一下子壓低了許多,“跑了,跑了”,然后突然雙腳跳起來,拍著屁股高喊一聲“跑了”,仿佛他親眼看見那只石獅子就是往那個方向跑掉的。
  李荃安沒看懂,馬路對面是一排店鋪,店鋪后面是市屬第四中學,學校門口又橫著一條馬路,那條馬路與廠門口的這條還沒有連通,如果說石獅子是被偷走的,偷石獅子的人怎么可能開著車往那個方向去,他們直接從門口的這條馬路逃走應該是最快的,無論是往東還是往西都可以很快出城。由此可以斷定,流浪漢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但他說的話又不足信。一個正常的人怎么可能輕易去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呢。
  石獅子的失蹤完全超出了李荃安的認知范圍。當他終于打通保衛科黃科長家里的電話時,出于謹慎,他沒說石獅子被人偷走了,而是說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失蹤了。然后將他看到的情況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知道了,”黃科長說。從黃科長有點氣急敗壞的聲音里不難判斷,他是在睡意正濃的時候被電話吵醒的,或許下床的時候只是胡亂披了一件衣服,因為冷,說話時聲音還有點抖。
  天大亮的時候,陸續出入的職工和家屬也發現有一只石獅子不見了,他們圍在現場七嘴八舌。有的在猜測石獅子的去向;有的說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有的說是廠里將其中的一只偷偷賣掉了。說被偷走的占絕大多數。不管是被偷走的,還是被賣掉的,最后都歸結到一個結論——這不是什么好兆頭。話越說越難聽,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這個廠算是再也雄不起來了;有的說這是一個廠行將倒閉的前兆;還有的直接說這個廠算是徹底完蛋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勘察,黃科長滿臉疑惑地走了。留下的兩個科員簡單地向李荃安了解了一些情況,也滿臉疑惑地走了。李荃安換完班之后回去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苦不堪言,跟沒睡差不多。
  還不到換班的時間他就早早地出了門,他想到自己是在給廠長的寶馬車開門時才發覺石獅子不見的,這說明石獅子失蹤的時間應該在那之前,這個事他忘記跟保衛科的人說了,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要提到廠長,出于某種謹慎沒有說,他決定換班之前去一趟保衛科,把所有他能想到的情況再匯報清楚。
  在前往保衛科的途中,李荃安就聽說廠長上午被人帶走了。前不久廠里就有人在傳廠長貪污不少錢,有的說幾百萬,有的說幾千萬,還有的說只怕會上億。李荃安一想到廠長新換的寶馬車,嘴上不說,心里也是這樣猜測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帶走了。
  保衛科只有一個文字秘書在埋頭寫著什么。李荃安說明來意,秘書坐在那里沒動,他告訴李荃安,科長在忙別的更重要的事情,石獅子失蹤的事得先放一放。李荃安馬上明白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對于一個大廠而言,一只石獅子失蹤是小事,廠長出了事才是大事。
  果然不出李荃安所料,廠長這事一出,石獅子失蹤的事就沒什么人關注了,就算有人偶爾提到,那也是作為廠長出事的一個預兆,那意思仿佛在說,石獅子不出事才怪呢。
  話雖如此,李荃安還是將石獅子的失蹤視為一件大事,因為這件事直接關系到他本人。就算廠里保衛科不追查這事,他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在退休之前,李荃安不想因為自己工作不力而留下什么不好的名聲。
  接下來,李荃安晚上值班,白天查找石獅子的下落。為了防止大門口右邊的那只雌石獅不再被悄無聲息地偷走,他從廠里找來一根鐵鏈和一把大鐵鎖,將石獅子鎖在門柱上。這樣一來,他在值晚班支撐不住的時候才可以安心地打個盹。
  李荃安先從馬路兩頭的收費站查起,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市里裝監控錄像的地方還很少,幸好這兩個收費站都裝了。李荃安一沒開單位證明,二沒得到公安部門的授權,他只帶了幾包好煙和一籮筐好話,在征得工作人員的同意后查了這幾天的監控,尤其是石獅子失蹤的那天晚上,他瞪大眼睛,并沒有看到吊車和裝有石獅子的貨車出城,李荃安由此斷定被偷的石獅子應該還在城里。
  李荃安先將工廠附近的一個石雕廠列為查找對象。
  這家私營石雕廠新辦不久,工場上堆滿各種石料,有花崗巖、漢白玉、天青石,雕成待售的有石佛、石象、石獅,石鼓、石碑、盤龍石柱等,雕得最多的還是石獅。石獅成雙成對,中式的,西式的,形態各異,沒有一對是重復的。這里的石雕大多銷往省城,也大多為企業和政府部門所定制。石雕廠還有一項業務,將石獅子翻新,低價收進舊的石獅,翻新后再高價賣出去。李荃安想,小偷不是沒有可能將偷來的石獅賤賣給石雕廠。他便以購買石獅為名,仔細察看了石雕廠的工場和庫房,找了半天,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從石雕廠回來的途中,李荃安在一個超市買礦泉水時聽到一件事。超市老板的小舅子在石獅子失蹤的當晚差點出了車禍,說是他開車經過第四中學門口時,路邊突然躥出一團像野獸的黑影,當時天太暗,黑影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一個剎那,嚇得他緊急剎車,車子由于慣性,差點翻倒在路邊。幸好凌晨路上車少,要不很容易被后面的車撞上。老板的小舅子說完后仍心有余悸。李荃安不相信,說他看到的那個黑影肯定是人。老板的小舅子當場發誓賭咒,說人怎么可能像猛獸一樣四肢騰空從他的車前穿越過去。為了增強可信度,他還用手比劃那黑影的體型,說那家伙非獅即虎。
  離開超市后,李荃安又去市里轉悠了一圈,仍然一無所獲,也沒有理出任何頭緒。
  也是鬼使神差,李荃安想到第四中學的門口去看看,盡管他對超市聽到的事情不屑一顧,又實在不知該從何著手,去看一看無非是想求個心安。
  李荃安不愧當過偵察兵,這一去竟然有重大發現。他在第四中學門口馬路邊的泥地里發現了一連串野獸的足跡,而這些足跡的大小和形狀跟失蹤石獅子的趾形十分相似。李荃安當即量好足印的尺寸,并將其形狀牢記于心,然后返回,與廠門口剩下的那只雌性石獅子的趾形進行比對,果然是一模一樣。這一發現讓李荃安目瞪口呆。
  李荃安突然又想到那個流浪漢。想起他跳著腳對他說“跑了,跑了”,難道石獅子不是被人盜走的,而是真如他所說的“跑了”?李荃安還記得流浪漢在說跑了時用手所指的方向,正好印證了他現在正在查找的方向,再加上與在超市所聽說的事又是如此吻合,李荃安心里一驚:難道那個流浪漢是親眼目睹石獅子跑了才這樣說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石獅子是真的活了,失蹤原因不是別的,是石獅子活了之后自己跑了。如果不是石獅子自己跑了,又沒有人將其盜走,這種憑空就失蹤的結論又怎么能說得通。李荃安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腦勺,他想起了那根拴石獅子的繩子,那根斷繩還在石柱上,難道流浪漢事先就知道石獅子會自己跑掉,才用繩子將它拴在石柱上的?李荃安驚得張大了嘴巴,這下好了,事情好像是水落石出了。
  李荃安并沒有急于下結論,他按捺住自己這顆嘭嘭亂跳的心,決定遁著足跡繼續尋找石獅子的下落。
  過了第四中學門口的馬路之后,李荃安揣摩著石獅子可能走失的路線,一路仔細勘察,那足跡忽隱忽現,李荃安也越走越遠,一直追蹤到了市郊的獅子山。
  讓李荃安不解的是,山腳邊停了幾輛警車。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正從獅子山上下來,看這架勢像是在追捕逃犯。
  李荃安不敢上前詢問,看著警車一輛輛開走后才一個人上山。山腰上有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一頭耕牛在昨天晚上被咬死了,戶主懷疑山上有猛獸出沒,就報了警。剛才李荃安看到的警察就是前來搜山的,警察將獅子山搜了個遍,什么也沒有找到。
  “不是老虎就是獅子。”這戶人家的主人看著還倒在血泊之中的牛說,“我在這座山上住了幾十年了,這座山之所以叫獅子山,是因為這座山的形狀有點像獅子。以前我靠打獵為生,這附近的山我都熟得很,現在連野豬和麂子都早已打絕了。我打了一輩子獵,從來沒見過老虎和獅子。現在山上已沒什么可打了,我也早已不打,掛在墻上的獵槍早銹壞了。”
  “不是老虎,是獅子。”李荃安看到幾個足印后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斷,李荃安只是沒說是活了的那只石獅子。
  “你是動物園的?”戶主一臉疑惑地看著李荃安。
  “不是。”李荃安心里想,戶主一定是以為動物園因監管不善讓一只獅子跑出來了,而他李荃安一定是動物園派來尋找獅子下落的。
  李荃安的否定讓戶主更為疑惑,他接著又問:“那你怎么知道是一只獅子?”
  李荃安看了看那頭牛說,“我猜應該是獅子。”
  戶主在鼻子里哼了一聲,不再搭理他。李荃安還想繼續跟蹤尋找,考慮到自己對獅子山的地形不熟,想請戶主當他的向導,結果被戶主一口拒絕。想想也是,誰會愿意當他的向導,一是很難找到,剛才一隊警察把獅子山搜了個遍都沒有找到,再說,就算是萬一被找到了,這樣赤手空拳的還不被獅子給生吃了,倒還不如找不到。既然不如找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去找呢。思來想去,李荃安最終打消了繼續尋找的念頭。
  值得慶幸的是,種種跡象都已表明,石獅子是在活過來之后自己走失的。李荃安原本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可以不去相信,又不得不信。
  既然一只石獅子可以活過來,那是否就意味著本市所有的石獅子都有活過來的可能。此刻沒有活過來,不等于下一刻不會活過來。當李荃安這樣去想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立馬出現全市所有石獅子活過來的情形。首先是市政府門前的石獅子活了,接著公、檢、法門前的石獅子,緊接著所有的石獅子都活了過來,大的小的,公的母的,中式的,西式的,各種形狀的,它們突然睜開眼睛,然后起身,伸展筋骨,各自從底座上跳下來。一眼望過去,到處是大搖大擺走動的獅子,到處是嚇得四處抱頭奔逃的人,到處是因為獅子的突然出現而連環相撞的車輛,獅子的怒吼聲和撕咬聲,人的哭喊聲,各種汽車快要按爛的喇叭聲,警察獵殺獅子的槍聲……亂作一團。亂了,什么都亂了,驚慌,恐懼,走在大街上的人隨時都有被獅子攻擊和撕碎的危險……
  李荃安不敢再想下去。回到廠里后,李荃安將自己得出的結論寫成一份材料送到廠里的保衛科,保衛科長看完材料后笑了,說石獅子失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他心里有數。李荃安臨走前,科長還特意叮囑李荃安,說李荃安的退休手續辦下來了,叫李荃安找個時間讓家人陪著去醫院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李荃安自我感覺身體好好的,一時沒反應過來科長話里的意思,還以為是科長出于對他的關心。直到走出老遠才恍然明白科長話里有話。
  退休之后的李荃安不敢讓自己閑著,他逢人就說石獅子活了,廠門口那只失蹤的石獅子是因為活了,自己跑了,并不是被人偷走的。李荃安很快就不得不將嘴閉上,因為沒有人信他,他常常是話音未落,聽者就滿臉嫌棄地避開了,就連平時的熟人也開始躲著他走。他只好不厭其煩地提醒自己的幾個兒女,叫他們不要輕易外出,在家里則要將鐵門關好。幾個兒女都聽煩了,越發認為自己的父親腦子出了問題,好幾次要將他拖到醫院去檢查,李荃安死活不去。不閉嘴不行啊,不知情的還以為李荃安是為了推卸責任才編造了石獅子活了的理由。他越是賣力地說,越是有這方面的嫌疑。
  李荃安只好自己掏錢去打印店,打印出一則不具名的告示,足足五百份,再買來漿糊,一條街一條街地貼過去。尤其是有石獅子的門口,他更是將告示直接貼在石獅子的胸前。這下倒好,全市的人都知道有人唯恐天下不亂而故意造謠。像這樣明目張膽地說石獅子可能會活過來要全市人民注意安全防范的謠言真是聞所未聞。在告示中,李荃安還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將石獅子用鐵鏈鎖起來,用鐵籠關起來,以防萬一。有熱心市民看完告示后報了警,要求公安部門嚴懲造謠之人。李荃安全然不知這一舉動的嚴重性,他的告示快貼完一半時,廠保衛科長親自帶著市公安局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保衛科長瞪眼看著李荃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審訊的結果可想而知,李荃安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在造謠,他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如何判斷石獅子是自己跑掉的。從石獅子與底座分離沒有鋸痕說起,說到在第四中學馬路邊看到石獅子的腳印,再到獅子山農戶家的牛被咬死……說到最后,李荃安情緒越來越激動,他甚至反過來問審訊他的人,若不是石獅子自己活過來了,請問,那只石獅子又是如何失蹤的呢。他這一問,問得公安局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重點不在這里,公安人員真正想問的是他為什么造謠說全市的石獅子會活過來,這是危言聳聽,是擾亂民心,擾亂公共秩序。李荃安不慌不忙,又反問,既然有一只石獅子能活過來,誰又能保證其他的石獅子不會活過來呢。李荃安問完之后自認為自己的推斷很有道理,神情里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某種得意,正是這種得意把公安分局的一個副隊長給激怒了,李荃安看到他的手在劇烈地抖動,副隊長走到李荃安的跟前,盯著他看,李荃安能感覺到他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盯了好一會之后,副隊長用那只還在抖動的手指著李荃安,聲音由高到低,又由低到高。說李荃安這是臆斷,是異想天開,是無事生非,是不知悔改,歸根結底是腦子里不清白,石獅子是石頭雕的,怎么可能會活過來,這是連三歲小孩子都懂的常識。還說他要是再這樣胡言亂語,就要嚴加懲處,看在他年紀大了,思維有點混亂,又是初犯,這次不予追究,若有下次,絕不姑息。副隊長說完,向站在一旁看把戲的保衛科長使了個眼色,保衛科長馬上醒悟過來,也沖李荃安使了下眼色。
  李荃安因此沒有再說什么,他只是在心里分辯說,既然連三歲小孩子都不相信,那謠言還能算是謠言嗎。如果這也算是謠言的話,那也是在造自己的謠,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這是真的。他這樣做是善意的提醒,是為了防患于未然,難道這樣也有錯?
  李荃安畢竟還是個清醒人,當然明白保衛科長向他使眼色的意思,他也不想跟這個副隊長頂嘴,到時會搞得兩個人都下不了臺,他下不了臺沒什么,要是副隊長下不了臺,吃虧的肯定是他李荃安。這樣一想,李荃安不再糾結石獅子失蹤的事,他最擔心的是所有的石獅子要是真的都活過來怎么辦。他也清楚不管怎么說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將心比心,在沒有經歷石獅子失蹤這件事之前,若是別人這樣對他說,他也不會相信。
  李荃安被扣留不到兩個小時即由保衛科長領回。
  回來經過廠門口時,李荃安發現石柱上的繩子不見了,雌石獅子身上的鐵鏈還在。那個流浪漢仍然靠在不遠處的墻角,他把李荃安送他的那床被子搭在腿上,沖李荃安笑,笑得有點邪乎,甚至讓人感覺到那笑里帶有某種下流的成分。
  李荃安沒有回避,死死地盯著流浪漢看,他想起自己當電焊工的時候,恨不得自己的眼睛里能伸出一桿焊槍,好將這個人的腦殼切割開來,看里面到底還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李荃安看來,這么多人睜大眼睛卻不如眼前的這個流浪漢,這么多人無法知曉的秘密似乎只有這個流浪漢知道。倒是那流浪漢被李荃安盯得害怕了,他從墻角爬起來,抖抖索索從懷里摸出一截繩子,遞到李荃安的手里,然后后退,像是被人逼著向墻的另一頭慢慢后退。李荃安捧著繩子,剛想上前一步,流浪漢突然掉頭猛跑,只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
  李荃安一想到那么多石獅子在即將到來的某個時刻會突然活過來,他的胸膛里頓時熱血奔涌,仿佛自己也是它們中的一只。或者說,李荃安的胸膛里本來就匍匐著一只獅子。在此前的幾十年,這只獅子與廠門口那只失蹤的雄性石獅子一樣,只是現在,它隨時都有可能會活過來。李荃安的快感在身體里不斷放大,他原本最擔心發生的事一下子演變為他最期待發生的事,他多么想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對的,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將會承擔多么可怕的后果。
  接下來的日子,李荃安開始沉浸在石獅子活過來的假想中不能自拔,時而為之驚懼,時而為之狂喜,時而顫栗不安。這些情緒反應到李荃安的臉上,有時是木訥,有時是傻笑,有時是哀傷。反應在肢體上就有點滑稽,有時捧著腦殼蹲在地上半天不起來,有時突然像救火一樣在馬路上狂奔,有時在路上行走邊耷拉著那只左手邊用右手在眼前不停地比劃,像是在破解一道世界難題。
  廠里人都認為李荃安瘋了。兒女們對李荃安沉浸在這種反復無常的情緒中更是憂心忡忡,他們認為父親的病越來越重,又不敢說他什么,怕刺激到他,加重他的病情。
  讓人更不放心的是,李荃安常常在深更半夜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出門,在廠門口盯著那只雌石獅子,一盯就是好幾個小時,仿佛他并沒有退休,還在上他的夜班。頂替他的新門衛是個年輕人,對李荃安的這一舉動已見怪不怪,只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流浪漢不知什么時候離開了這里,那個最先知道石獅子失蹤真相的人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門口那只雌石獅也被拖運走了,他用來拴石獅子的鐵鏈被砸斷,工廠已改換門庭。李荃安望著空空蕩蕩的大門,他的心也空空蕩蕩。
  除了那只失蹤的石獅子,再也沒有一只石獅子像李荃安預想的那樣活過來。他的害怕和等待如此徒勞,李荃安一方面為此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又感到深深的失落。盡管如此,李荃安還是堅信石獅子總有一天會全部活過來。仿佛一旦他不再堅信這一點,他接下來的人生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就在家里人準備將李荃安強制性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時,他卻失蹤了。一個月之后,家人才在鄰市的一個公交車站找到他。李荃安的腰間系著那半截草繩,蓬頭垢面衣不蔽體,口里念著“活了,活了,石獅子活了,全活了……”見有人試圖接近他,掉頭就跑。
  李荃安還是被捉了回來,十幾個人圍追堵截,將奮力掙扎的李荃安五花大綁捆了,然后裝上車,直接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的四樓,通過窗戶可以看到醫院大門口的一對石獅子。李荃安不時會趴到窗戶口偷偷地看上幾眼。尤其是晚上,不到深夜三四點鐘他是絕對不會離開窗口的。每次查夜的醫生過來,他就將一根食指豎在嘴邊“噓”一下,意思是要醫生不要說話。醫生想拖他走,他就用手死死地抓著窗沿的鐵欄。醫生拿他沒有辦法,鑒于他沒有影響到其他病人的休息,徒勞地拖了幾次,也只好作罷。與李荃安同病室的人因此稱他為“在深夜仰望星空的人”,李荃安糾正說,他只是一個在深夜盯著醫院門口的人,但糾正無效。
  直到有一天,李荃安徹底想清楚了,既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他何不給自己焊一個鐵籠,就算石獅子活了,他也能安全地待在自己焊的鐵籠里。這樣一想,他突然沖主治醫生大喊大叫,強烈要求由自己親手焊一個鐵籠子。考慮到他的病情有點特殊,醫院決定滿足他的要求。
  在焊鐵籠的時候,李荃安挑了比拇指還粗的螺紋鋼,焊得密密麻麻,一個人忙乎得汗流浹背,焊完后又精心將焊疤留下的毛刺一一銼平。為此,他笑呵呵地干了一個下午,一個前所未有的鐵籠總算是大功告成。鐵籠焊了一個小門,正好供李荃安躬腰進去,他特意將門的插銷焊在鐵籠里面,李荃安一進入鐵籠之后,就麻利地將插銷插上,然后這里摸摸,那里摸摸,他對自己的電焊技術隔了這么多年都沒有退步,感到非常滿意。
  自那之后,李荃安將自己關進自己焊的鐵籠里,除了上廁所,吃飯睡覺都在里面。他不再像從前那樣趴到窗戶口深更半夜不睡了,他的情緒不再像以往那樣激動,睡眠似乎也越來越好。有時甚至會允許其他的患者進入他的鐵籠子,體驗被鐵籠子關著的樂趣。進去體驗過的患者開始還圖個新鮮,體驗過之后就直搖頭,甚至會露出一臉的不屑,沒有一個人愿意陪著李荃安長時間地呆在里面。李荃安自然不會去在意這些,他是那樣享受這個鐵籠,享受他在鐵籠里向其他患者露出的諱莫如深的微笑。
  主治醫生后來向前來探望李荃安的家人解釋說,李荃安真正的病因是心里感到害怕,缺乏一定的安全感,待在鐵籠里有利于他病情的穩定。當然,這件事情事先沒有征得家屬的同意,請家屬能夠理解。至于制作鐵籠的這筆費用原本已列入病人的醫療費用當中,考慮到家屬現在都是下崗職工,這筆費用就由醫院承擔。
向東機械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突然失蹤了,不見了。
  廠門口有兩只石獅子,失蹤的那只是雄性,位于大門的左邊,與李荃安所在的門衛室僅一墻之隔。墻上有一扇窗戶,李荃安在平時只要稍稍歪一下頭,就能透過窗戶看到它的側面。
  石獅子的材質為青石,雕工精細,栩栩如生,獅身連同底座高兩米多,呈匍匐狀,典型的西式造型,讓人很容易就想到好萊塢米高梅電影公司標識上的那只獅子。在這個凜冽的冬天,雄性石獅子的不翼而飛,使得剩下的那只雌的顧盼無神,顯得格外孤單和落寞。
  最先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并不是當晚值班的李荃安,這讓李荃安感到十分沮喪和難受。再過一個星期他就要辦理退休手續,按理說,他應該站好最后一班崗,給自己并不出彩的人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可誰會想到,一只石獅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失蹤了,而且還失蹤得很離譜。
  李荃安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里當過偵察兵,復員后修過三線,在地方上的供銷合作社當過售貨員,應招進廠后他干的是電焊工,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后來因一次交通意外撞斷左臂,廠里出于照顧才安排他守衛大門,這一守又是五、六年。李荃安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工廠紅火的時候,人員和車輛進出他都會認真查驗、登記,從未出過什么紕漏,如今工廠因存在各種問題,經營狀況一落千丈,廠里很多職工的心思已不在工作上,唯有李荃安一如既往。
  本來這兩天李荃安心里就有點難受,倒不是因為李荃安舍不得退休,也不是因歲月易逝年華已老而難受,他之所以難受另有原因。一個月前,廠里就有不少人在議論國營企業改制的事,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廠就會破產重組,或由國有變成私有。李荃安倒是不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他擔心的是自己的三個兒女,他們都是這個廠的普通職工,企業一旦改制,就很難說了。若是破產,意味著三個兒女要另謀出路。如果重組,則意味著要重新競聘上崗,能不能競聘得上很難說。不管是哪種情況,一旦三個兒女的工作出現問題,那就都不是什么小事。
  石獅子失蹤那晚正下著鵝毛大雪。李荃安坐在值班室里一邊烤火,一邊想著未來可能要面對的種種,深感人生的艱難和世事變遷的無常則。只有當他聽到門口汽車的喇叭聲時,才起身出來,查驗和登記完之后又縮回到值班室。
  夜越來越深,進出的車越來越少。李荃安把自己裹在一件舊軍用棉大衣里毫無睡意,翻來覆去像炒豆子一樣想了許久。一陣急促的喇叭聲突然把他從思緒中揪了出來。李荃安走出值班室,汽車的燈光有點晃眼,他一眼認出這是廠長新換的寶馬車,他趕緊將門打開。目送廠長的車進去之后,李荃安看了一下手表,已接近凌晨四點。李荃安邊擰開筆頭邊搖了一下頭,心想工廠都快要改制了,廠里竟然還有錢給廠長換新車。他有點想不通,也想不出個什么名堂,登記完后,又繼續坐下來烤火。剛坐下,他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到底是哪里不對呢?李荃安拍著被火烤得發紅的額頭,他確定這種不對出在自己的感覺上,這種不對的感覺又是剛剛發生的,確切是指什么?又想不起來。車子是廠長的新車沒錯,他也看清了車內坐著的是廠長和司機小嚴,這些都沒什么不對,問題是李荃安總覺得哪里少了些什么。
  寒風在拍打值班室的玻璃窗,發出“嘭嘭嘭”的振動聲。玻璃早已出現裂紋,一直沒換。
  李荃安決定將剛才發生的動作再重復一遍。他假裝自己在發呆,然后假裝聽到刺耳的喇叭聲,接著起身,打開值班室的門,假裝去察看廠長那輛已經開到門口的寶馬車,察看完之后他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那里。李荃安感覺自己右眼角比平時少了一樣東西,他慢慢地向右轉過身,這才發現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手忙腳亂將門柱上那只用來應急的大燈打開。沒錯,是那只雄性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的第一反應自然是石獅子被人偷走了。除了被偷,還會是什么呢。
  李荃安的腦子里突然冒出上個星期發生的事。一個流浪漢曾經過廠門口,他用一根不知從哪里撿來的草繩將這只雄性石獅子捆在了門柱上。流浪漢在捆石獅子時神情十分專注,口里還念念叨叨。石獅子捆好后,他又用盡吃奶的力氣試了試繩子是否結實,離開時還一步三回頭。
  那天天氣沒這么冷,李荃安的心情也很好。他沒有上前去制止流浪漢這一怪異的舉動,反倒覺得這一舉動給他帶來了一種意外的新鮮感。他在心里笑著想,就這樣捆著吧,時間一長,這草繩會自己爛掉的。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石獅子真的不見了,那根草繩也斷在那里,像是被什么活生生給扯斷的,耷拉在石柱下。
  難道流浪漢對石獅子失蹤事先就有預感,還是他之前就知道些什么。
  真正讓李荃安感到驚愕的是,石獅子的底座竟然還在原地。石獅子和底座原本就是一塊整石,也就是說,偷石獅子的人沒有將石獅子連同底座一起偷走,而是選擇了一種在李荃安看來最為愚蠢的方式——這意味著小偷在將石獅子偷走之前,要將石獅子和底座硬生生地分割開來。
  一只石獅子少說也有一噸重,想要鋸斷絕非易事,尤其是電鋸在切割時會發出很刺耳的響聲,極易暴露目標。鋸完后,還得有一輛吊車和一輛用來運載石獅子的貨車,非團伙作案是不能成事的。這么大的動靜,李荃安不可能不知道。
  李荃安用衣袖掃去底座上的積雪,仔仔細細看了又看,更加離奇的是,底座上方居然沒有留下一點被鋸過的痕跡。這就好像是那只石獅子原來只是匍匐在底座上面,而現在只是起身離開了。
  李荃安呆立在門口,雪花和寒風撲面而來,他卻渾然不覺。
  他徹底被難住了。難道小偷使用的不是電鋸,而是另外一種更為高明的切割手段?就算是,石獅子被吊裝運走時,像他這種只要聽到車輪聲就能判斷出車子型號的人怎么會無知無覺。還有,前來偷石獅子的人為何只偷一只雄獅,而不將那只雌獅子一塊偷走。他們偷走這樣一只雄獅到底用來干什么。本市各大部門、企業的大門口都有石獅,他們為何單單偷向東機械廠門口的這只?難道這只石獅子比其他的石獅子更具有偷竊的價值?李荃安怎么也想不明白,這比企業即將改制帶給他的難題要難多了。
  李荃安抓起電話又放下,他不知如何向廠保衛科報告。如果他說不出石獅子失蹤的原因,無異于監守自盜。因為石獅子是死的,不可能憑空消失。
  除非是石獅子活了,然后自己跑了。
  這可能嗎?說出來誰信?李荃安雖然不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不至于輕易就得出如此輕率而缺乏常識的推斷。
  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到底什么才是可能。
  李荃安感覺自己的腦殼里像是裝了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炸裂。糾結到天已放亮,李荃安也沒想好如何打這個電話。
  此時,那個用草繩把石獅子捆起來的流浪漢正從離大門幾十米處的墻角走過來。
  他在這一帶已轉悠多日,每天靠從路邊的垃圾桶里找吃的,到了晚上就找個墻角蜷縮下來。李荃安可憐他,擔心這么冷的天會凍死人,特意將自己家里多年不用的一床被子給了他。流浪漢走到李荃安跟前時,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著:“跑了,跑了,跑了……”李荃安原本不想理他,聽他說“跑了”,心想是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就上前攔住他,指著石獅子空出來的地方問:“你看見了?”
  流浪漢似乎不滿李荃安擋住了道,他脖子一扭,用手指著廠門口那條馬路的對面,聲音一下子壓低了許多,“跑了,跑了”,然后突然雙腳跳起來,拍著屁股高喊一聲“跑了”,仿佛他親眼看見那只石獅子就是往那個方向跑掉的。
  李荃安沒看懂,馬路對面是一排店鋪,店鋪后面是市屬第四中學,學校門口又橫著一條馬路,那條馬路與廠門口的這條還沒有連通,如果說石獅子是被偷走的,偷石獅子的人怎么可能開著車往那個方向去,他們直接從門口的這條馬路逃走應該是最快的,無論是往東還是往西都可以很快出城。由此可以斷定,流浪漢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但他說的話又不足信。一個正常的人怎么可能輕易去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呢。
  石獅子的失蹤完全超出了李荃安的認知范圍。當他終于打通保衛科黃科長家里的電話時,出于謹慎,他沒說石獅子被人偷走了,而是說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失蹤了。然后將他看到的情況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知道了,”黃科長說。從黃科長有點氣急敗壞的聲音里不難判斷,他是在睡意正濃的時候被電話吵醒的,或許下床的時候只是胡亂披了一件衣服,因為冷,說話時聲音還有點抖。
  天大亮的時候,陸續出入的職工和家屬也發現有一只石獅子不見了,他們圍在現場七嘴八舌。有的在猜測石獅子的去向;有的說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有的說是廠里將其中的一只偷偷賣掉了。說被偷走的占絕大多數。不管是被偷走的,還是被賣掉的,最后都歸結到一個結論——這不是什么好兆頭。話越說越難聽,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這個廠算是再也雄不起來了;有的說這是一個廠行將倒閉的前兆;還有的直接說這個廠算是徹底完蛋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勘察,黃科長滿臉疑惑地走了。留下的兩個科員簡單地向李荃安了解了一些情況,也滿臉疑惑地走了。李荃安換完班之后回去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苦不堪言,跟沒睡差不多。
  還不到換班的時間他就早早地出了門,他想到自己是在給廠長的寶馬車開門時才發覺石獅子不見的,這說明石獅子失蹤的時間應該在那之前,這個事他忘記跟保衛科的人說了,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要提到廠長,出于某種謹慎沒有說,他決定換班之前去一趟保衛科,把所有他能想到的情況再匯報清楚。
  在前往保衛科的途中,李荃安就聽說廠長上午被人帶走了。前不久廠里就有人在傳廠長貪污不少錢,有的說幾百萬,有的說幾千萬,還有的說只怕會上億。李荃安一想到廠長新換的寶馬車,嘴上不說,心里也是這樣猜測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帶走了。
  保衛科只有一個文字秘書在埋頭寫著什么。李荃安說明來意,秘書坐在那里沒動,他告訴李荃安,科長在忙別的更重要的事情,石獅子失蹤的事得先放一放。李荃安馬上明白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對于一個大廠而言,一只石獅子失蹤是小事,廠長出了事才是大事。
  果然不出李荃安所料,廠長這事一出,石獅子失蹤的事就沒什么人關注了,就算有人偶爾提到,那也是作為廠長出事的一個預兆,那意思仿佛在說,石獅子不出事才怪呢。
  話雖如此,李荃安還是將石獅子的失蹤視為一件大事,因為這件事直接關系到他本人。就算廠里保衛科不追查這事,他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在退休之前,李荃安不想因為自己工作不力而留下什么不好的名聲。
  接下來,李荃安晚上值班,白天查找石獅子的下落。為了防止大門口右邊的那只雌石獅不再被悄無聲息地偷走,他從廠里找來一根鐵鏈和一把大鐵鎖,將石獅子鎖在門柱上。這樣一來,他在值晚班支撐不住的時候才可以安心地打個盹。
  李荃安先從馬路兩頭的收費站查起,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市里裝監控錄像的地方還很少,幸好這兩個收費站都裝了。李荃安一沒開單位證明,二沒得到公安部門的授權,他只帶了幾包好煙和一籮筐好話,在征得工作人員的同意后查了這幾天的監控,尤其是石獅子失蹤的那天晚上,他瞪大眼睛,并沒有看到吊車和裝有石獅子的貨車出城,李荃安由此斷定被偷的石獅子應該還在城里。
  李荃安先將工廠附近的一個石雕廠列為查找對象。
  這家私營石雕廠新辦不久,工場上堆滿各種石料,有花崗巖、漢白玉、天青石,雕成待售的有石佛、石象、石獅,石鼓、石碑、盤龍石柱等,雕得最多的還是石獅。石獅成雙成對,中式的,西式的,形態各異,沒有一對是重復的。這里的石雕大多銷往省城,也大多為企業和政府部門所定制。石雕廠還有一項業務,將石獅子翻新,低價收進舊的石獅,翻新后再高價賣出去。李荃安想,小偷不是沒有可能將偷來的石獅賤賣給石雕廠。他便以購買石獅為名,仔細察看了石雕廠的工場和庫房,找了半天,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從石雕廠回來的途中,李荃安在一個超市買礦泉水時聽到一件事。超市老板的小舅子在石獅子失蹤的當晚差點出了車禍,說是他開車經過第四中學門口時,路邊突然躥出一團像野獸的黑影,當時天太暗,黑影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一個剎那,嚇得他緊急剎車,車子由于慣性,差點翻倒在路邊。幸好凌晨路上車少,要不很容易被后面的車撞上。老板的小舅子說完后仍心有余悸。李荃安不相信,說他看到的那個黑影肯定是人。老板的小舅子當場發誓賭咒,說人怎么可能像猛獸一樣四肢騰空從他的車前穿越過去。為了增強可信度,他還用手比劃那黑影的體型,說那家伙非獅即虎。
  離開超市后,李荃安又去市里轉悠了一圈,仍然一無所獲,也沒有理出任何頭緒。
  也是鬼使神差,李荃安想到第四中學的門口去看看,盡管他對超市聽到的事情不屑一顧,又實在不知該從何著手,去看一看無非是想求個心安。
  李荃安不愧當過偵察兵,這一去竟然有重大發現。他在第四中學門口馬路邊的泥地里發現了一連串野獸的足跡,而這些足跡的大小和形狀跟失蹤石獅子的趾形十分相似。李荃安當即量好足印的尺寸,并將其形狀牢記于心,然后返回,與廠門口剩下的那只雌性石獅子的趾形進行比對,果然是一模一樣。這一發現讓李荃安目瞪口呆。
  李荃安突然又想到那個流浪漢。想起他跳著腳對他說“跑了,跑了”,難道石獅子不是被人盜走的,而是真如他所說的“跑了”?李荃安還記得流浪漢在說跑了時用手所指的方向,正好印證了他現在正在查找的方向,再加上與在超市所聽說的事又是如此吻合,李荃安心里一驚:難道那個流浪漢是親眼目睹石獅子跑了才這樣說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石獅子是真的活了,失蹤原因不是別的,是石獅子活了之后自己跑了。如果不是石獅子自己跑了,又沒有人將其盜走,這種憑空就失蹤的結論又怎么能說得通。李荃安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腦勺,他想起了那根拴石獅子的繩子,那根斷繩還在石柱上,難道流浪漢事先就知道石獅子會自己跑掉,才用繩子將它拴在石柱上的?李荃安驚得張大了嘴巴,這下好了,事情好像是水落石出了。
  李荃安并沒有急于下結論,他按捺住自己這顆嘭嘭亂跳的心,決定遁著足跡繼續尋找石獅子的下落。
  過了第四中學門口的馬路之后,李荃安揣摩著石獅子可能走失的路線,一路仔細勘察,那足跡忽隱忽現,李荃安也越走越遠,一直追蹤到了市郊的獅子山。
  讓李荃安不解的是,山腳邊停了幾輛警車。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正從獅子山上下來,看這架勢像是在追捕逃犯。
  李荃安不敢上前詢問,看著警車一輛輛開走后才一個人上山。山腰上有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一頭耕牛在昨天晚上被咬死了,戶主懷疑山上有猛獸出沒,就報了警。剛才李荃安看到的警察就是前來搜山的,警察將獅子山搜了個遍,什么也沒有找到。
  “不是老虎就是獅子。”這戶人家的主人看著還倒在血泊之中的牛說,“我在這座山上住了幾十年了,這座山之所以叫獅子山,是因為這座山的形狀有點像獅子。以前我靠打獵為生,這附近的山我都熟得很,現在連野豬和麂子都早已打絕了。我打了一輩子獵,從來沒見過老虎和獅子。現在山上已沒什么可打了,我也早已不打,掛在墻上的獵槍早銹壞了。”
  “不是老虎,是獅子。”李荃安看到幾個足印后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斷,李荃安只是沒說是活了的那只石獅子。
  “你是動物園的?”戶主一臉疑惑地看著李荃安。
  “不是。”李荃安心里想,戶主一定是以為動物園因監管不善讓一只獅子跑出來了,而他李荃安一定是動物園派來尋找獅子下落的。
  李荃安的否定讓戶主更為疑惑,他接著又問:“那你怎么知道是一只獅子?”
  李荃安看了看那頭牛說,“我猜應該是獅子。”
  戶主在鼻子里哼了一聲,不再搭理他。李荃安還想繼續跟蹤尋找,考慮到自己對獅子山的地形不熟,想請戶主當他的向導,結果被戶主一口拒絕。想想也是,誰會愿意當他的向導,一是很難找到,剛才一隊警察把獅子山搜了個遍都沒有找到,再說,就算是萬一被找到了,這樣赤手空拳的還不被獅子給生吃了,倒還不如找不到。既然不如找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去找呢。思來想去,李荃安最終打消了繼續尋找的念頭。
  值得慶幸的是,種種跡象都已表明,石獅子是在活過來之后自己走失的。李荃安原本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可以不去相信,又不得不信。
  既然一只石獅子可以活過來,那是否就意味著本市所有的石獅子都有活過來的可能。此刻沒有活過來,不等于下一刻不會活過來。當李荃安這樣去想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立馬出現全市所有石獅子活過來的情形。首先是市政府門前的石獅子活了,接著公、檢、法門前的石獅子,緊接著所有的石獅子都活了過來,大的小的,公的母的,中式的,西式的,各種形狀的,它們突然睜開眼睛,然后起身,伸展筋骨,各自從底座上跳下來。一眼望過去,到處是大搖大擺走動的獅子,到處是嚇得四處抱頭奔逃的人,到處是因為獅子的突然出現而連環相撞的車輛,獅子的怒吼聲和撕咬聲,人的哭喊聲,各種汽車快要按爛的喇叭聲,警察獵殺獅子的槍聲……亂作一團。亂了,什么都亂了,驚慌,恐懼,走在大街上的人隨時都有被獅子攻擊和撕碎的危險……
  李荃安不敢再想下去。回到廠里后,李荃安將自己得出的結論寫成一份材料送到廠里的保衛科,保衛科長看完材料后笑了,說石獅子失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他心里有數。李荃安臨走前,科長還特意叮囑李荃安,說李荃安的退休手續辦下來了,叫李荃安找個時間讓家人陪著去醫院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李荃安自我感覺身體好好的,一時沒反應過來科長話里的意思,還以為是科長出于對他的關心。直到走出老遠才恍然明白科長話里有話。
  退休之后的李荃安不敢讓自己閑著,他逢人就說石獅子活了,廠門口那只失蹤的石獅子是因為活了,自己跑了,并不是被人偷走的。李荃安很快就不得不將嘴閉上,因為沒有人信他,他常常是話音未落,聽者就滿臉嫌棄地避開了,就連平時的熟人也開始躲著他走。他只好不厭其煩地提醒自己的幾個兒女,叫他們不要輕易外出,在家里則要將鐵門關好。幾個兒女都聽煩了,越發認為自己的父親腦子出了問題,好幾次要將他拖到醫院去檢查,李荃安死活不去。不閉嘴不行啊,不知情的還以為李荃安是為了推卸責任才編造了石獅子活了的理由。他越是賣力地說,越是有這方面的嫌疑。
  李荃安只好自己掏錢去打印店,打印出一則不具名的告示,足足五百份,再買來漿糊,一條街一條街地貼過去。尤其是有石獅子的門口,他更是將告示直接貼在石獅子的胸前。這下倒好,全市的人都知道有人唯恐天下不亂而故意造謠。像這樣明目張膽地說石獅子可能會活過來要全市人民注意安全防范的謠言真是聞所未聞。在告示中,李荃安還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將石獅子用鐵鏈鎖起來,用鐵籠關起來,以防萬一。有熱心市民看完告示后報了警,要求公安部門嚴懲造謠之人。李荃安全然不知這一舉動的嚴重性,他的告示快貼完一半時,廠保衛科長親自帶著市公安局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保衛科長瞪眼看著李荃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審訊的結果可想而知,李荃安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在造謠,他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如何判斷石獅子是自己跑掉的。從石獅子與底座分離沒有鋸痕說起,說到在第四中學馬路邊看到石獅子的腳印,再到獅子山農戶家的牛被咬死……說到最后,李荃安情緒越來越激動,他甚至反過來問審訊他的人,若不是石獅子自己活過來了,請問,那只石獅子又是如何失蹤的呢。他這一問,問得公安局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重點不在這里,公安人員真正想問的是他為什么造謠說全市的石獅子會活過來,這是危言聳聽,是擾亂民心,擾亂公共秩序。李荃安不慌不忙,又反問,既然有一只石獅子能活過來,誰又能保證其他的石獅子不會活過來呢。李荃安問完之后自認為自己的推斷很有道理,神情里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某種得意,正是這種得意把公安分局的一個副隊長給激怒了,李荃安看到他的手在劇烈地抖動,副隊長走到李荃安的跟前,盯著他看,李荃安能感覺到他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盯了好一會之后,副隊長用那只還在抖動的手指著李荃安,聲音由高到低,又由低到高。說李荃安這是臆斷,是異想天開,是無事生非,是不知悔改,歸根結底是腦子里不清白,石獅子是石頭雕的,怎么可能會活過來,這是連三歲小孩子都懂的常識。還說他要是再這樣胡言亂語,就要嚴加懲處,看在他年紀大了,思維有點混亂,又是初犯,這次不予追究,若有下次,絕不姑息。副隊長說完,向站在一旁看把戲的保衛科長使了個眼色,保衛科長馬上醒悟過來,也沖李荃安使了下眼色。
  李荃安因此沒有再說什么,他只是在心里分辯說,既然連三歲小孩子都不相信,那謠言還能算是謠言嗎。如果這也算是謠言的話,那也是在造自己的謠,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這是真的。他這樣做是善意的提醒,是為了防患于未然,難道這樣也有錯?
  李荃安畢竟還是個清醒人,當然明白保衛科長向他使眼色的意思,他也不想跟這個副隊長頂嘴,到時會搞得兩個人都下不了臺,他下不了臺沒什么,要是副隊長下不了臺,吃虧的肯定是他李荃安。這樣一想,李荃安不再糾結石獅子失蹤的事,他最擔心的是所有的石獅子要是真的都活過來怎么辦。他也清楚不管怎么說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將心比心,在沒有經歷石獅子失蹤這件事之前,若是別人這樣對他說,他也不會相信。
  李荃安被扣留不到兩個小時即由保衛科長領回。
  回來經過廠門口時,李荃安發現石柱上的繩子不見了,雌石獅子身上的鐵鏈還在。那個流浪漢仍然靠在不遠處的墻角,他把李荃安送他的那床被子搭在腿上,沖李荃安笑,笑得有點邪乎,甚至讓人感覺到那笑里帶有某種下流的成分。
  李荃安沒有回避,死死地盯著流浪漢看,他想起自己當電焊工的時候,恨不得自己的眼睛里能伸出一桿焊槍,好將這個人的腦殼切割開來,看里面到底還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李荃安看來,這么多人睜大眼睛卻不如眼前的這個流浪漢,這么多人無法知曉的秘密似乎只有這個流浪漢知道。倒是那流浪漢被李荃安盯得害怕了,他從墻角爬起來,抖抖索索從懷里摸出一截繩子,遞到李荃安的手里,然后后退,像是被人逼著向墻的另一頭慢慢后退。李荃安捧著繩子,剛想上前一步,流浪漢突然掉頭猛跑,只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
  李荃安一想到那么多石獅子在即將到來的某個時刻會突然活過來,他的胸膛里頓時熱血奔涌,仿佛自己也是它們中的一只。或者說,李荃安的胸膛里本來就匍匐著一只獅子。在此前的幾十年,這只獅子與廠門口那只失蹤的雄性石獅子一樣,只是現在,它隨時都有可能會活過來。李荃安的快感在身體里不斷放大,他原本最擔心發生的事一下子演變為他最期待發生的事,他多么想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對的,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將會承擔多么可怕的后果。
  接下來的日子,李荃安開始沉浸在石獅子活過來的假想中不能自拔,時而為之驚懼,時而為之狂喜,時而顫栗不安。這些情緒反應到李荃安的臉上,有時是木訥,有時是傻笑,有時是哀傷。反應在肢體上就有點滑稽,有時捧著腦殼蹲在地上半天不起來,有時突然像救火一樣在馬路上狂奔,有時在路上行走邊耷拉著那只左手邊用右手在眼前不停地比劃,像是在破解一道世界難題。
  廠里人都認為李荃安瘋了。兒女們對李荃安沉浸在這種反復無常的情緒中更是憂心忡忡,他們認為父親的病越來越重,又不敢說他什么,怕刺激到他,加重他的病情。
  讓人更不放心的是,李荃安常常在深更半夜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出門,在廠門口盯著那只雌石獅子,一盯就是好幾個小時,仿佛他并沒有退休,還在上他的夜班。頂替他的新門衛是個年輕人,對李荃安的這一舉動已見怪不怪,只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流浪漢不知什么時候離開了這里,那個最先知道石獅子失蹤真相的人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門口那只雌石獅也被拖運走了,他用來拴石獅子的鐵鏈被砸斷,工廠已改換門庭。李荃安望著空空蕩蕩的大門,他的心也空空蕩蕩。
  除了那只失蹤的石獅子,再也沒有一只石獅子像李荃安預想的那樣活過來。他的害怕和等待如此徒勞,李荃安一方面為此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又感到深深的失落。盡管如此,李荃安還是堅信石獅子總有一天會全部活過來。仿佛一旦他不再堅信這一點,他接下來的人生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就在家里人準備將李荃安強制性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時,他卻失蹤了。一個月之后,家人才在鄰市的一個公交車站找到他。李荃安的腰間系著那半截草繩,蓬頭垢面衣不蔽體,口里念著“活了,活了,石獅子活了,全活了……”見有人試圖接近他,掉頭就跑。
  李荃安還是被捉了回來,十幾個人圍追堵截,將奮力掙扎的李荃安五花大綁捆了,然后裝上車,直接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的四樓,通過窗戶可以看到醫院大門口的一對石獅子。李荃安不時會趴到窗戶口偷偷地看上幾眼。尤其是晚上,不到深夜三四點鐘他是絕對不會離開窗口的。每次查夜的醫生過來,他就將一根食指豎在嘴邊“噓”一下,意思是要醫生不要說話。醫生想拖他走,他就用手死死地抓著窗沿的鐵欄。醫生拿他沒有辦法,鑒于他沒有影響到其他病人的休息,徒勞地拖了幾次,也只好作罷。與李荃安同病室的人因此稱他為“在深夜仰望星空的人”,李荃安糾正說,他只是一個在深夜盯著醫院門口的人,但糾正無效。
  直到有一天,李荃安徹底想清楚了,既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他何不給自己焊一個鐵籠,就算石獅子活了,他也能安全地待在自己焊的鐵籠里。這樣一想,他突然沖主治醫生大喊大叫,強烈要求由自己親手焊一個鐵籠子。考慮到他的病情有點特殊,醫院決定滿足他的要求。
  在焊鐵籠的時候,李荃安挑了比拇指還粗的螺紋鋼,焊得密密麻麻,一個人忙乎得汗流浹背,焊完后又精心將焊疤留下的毛刺一一銼平。為此,他笑呵呵地干了一個下午,一個前所未有的鐵籠總算是大功告成。鐵籠焊了一個小門,正好供李荃安躬腰進去,他特意將門的插銷焊在鐵籠里面,李荃安一進入鐵籠之后,就麻利地將插銷插上,然后這里摸摸,那里摸摸,他對自己的電焊技術隔了這么多年都沒有退步,感到非常滿意。
  自那之后,李荃安將自己關進自己焊的鐵籠里,除了上廁所,吃飯睡覺都在里面。他不再像從前那樣趴到窗戶口深更半夜不睡了,他的情緒不再像以往那樣激動,睡眠似乎也越來越好。有時甚至會允許其他的患者進入他的鐵籠子,體驗被鐵籠子關著的樂趣。進去體驗過的患者開始還圖個新鮮,體驗過之后就直搖頭,甚至會露出一臉的不屑,沒有一個人愿意陪著李荃安長時間地呆在里面。李荃安自然不會去在意這些,他是那樣享受這個鐵籠,享受他在鐵籠里向其他患者露出的諱莫如深的微笑。
  主治醫生后來向前來探望李荃安的家人解釋說,李荃安真正的病因是心里感到害怕,缺乏一定的安全感,待在鐵籠里有利于他病情的穩定。當然,這件事情事先沒有征得家屬的同意,請家屬能夠理解。至于制作鐵籠的這筆費用原本已列入病人的醫療費用當中,考慮到家屬現在都是下崗職工,這筆費用就由醫院承擔。
向東機械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突然失蹤了,不見了。
  廠門口有兩只石獅子,失蹤的那只是雄性,位于大門的左邊,與李荃安所在的門衛室僅一墻之隔。墻上有一扇窗戶,李荃安在平時只要稍稍歪一下頭,就能透過窗戶看到它的側面。
  石獅子的材質為青石,雕工精細,栩栩如生,獅身連同底座高兩米多,呈匍匐狀,典型的西式造型,讓人很容易就想到好萊塢米高梅電影公司標識上的那只獅子。在這個凜冽的冬天,雄性石獅子的不翼而飛,使得剩下的那只雌的顧盼無神,顯得格外孤單和落寞。
  最先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并不是當晚值班的李荃安,這讓李荃安感到十分沮喪和難受。再過一個星期他就要辦理退休手續,按理說,他應該站好最后一班崗,給自己并不出彩的人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可誰會想到,一只石獅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失蹤了,而且還失蹤得很離譜。
  李荃安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里當過偵察兵,復員后修過三線,在地方上的供銷合作社當過售貨員,應招進廠后他干的是電焊工,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后來因一次交通意外撞斷左臂,廠里出于照顧才安排他守衛大門,這一守又是五、六年。李荃安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工廠紅火的時候,人員和車輛進出他都會認真查驗、登記,從未出過什么紕漏,如今工廠因存在各種問題,經營狀況一落千丈,廠里很多職工的心思已不在工作上,唯有李荃安一如既往。
  本來這兩天李荃安心里就有點難受,倒不是因為李荃安舍不得退休,也不是因歲月易逝年華已老而難受,他之所以難受另有原因。一個月前,廠里就有不少人在議論國營企業改制的事,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廠就會破產重組,或由國有變成私有。李荃安倒是不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他擔心的是自己的三個兒女,他們都是這個廠的普通職工,企業一旦改制,就很難說了。若是破產,意味著三個兒女要另謀出路。如果重組,則意味著要重新競聘上崗,能不能競聘得上很難說。不管是哪種情況,一旦三個兒女的工作出現問題,那就都不是什么小事。
  石獅子失蹤那晚正下著鵝毛大雪。李荃安坐在值班室里一邊烤火,一邊想著未來可能要面對的種種,深感人生的艱難和世事變遷的無常則。只有當他聽到門口汽車的喇叭聲時,才起身出來,查驗和登記完之后又縮回到值班室。
  夜越來越深,進出的車越來越少。李荃安把自己裹在一件舊軍用棉大衣里毫無睡意,翻來覆去像炒豆子一樣想了許久。一陣急促的喇叭聲突然把他從思緒中揪了出來。李荃安走出值班室,汽車的燈光有點晃眼,他一眼認出這是廠長新換的寶馬車,他趕緊將門打開。目送廠長的車進去之后,李荃安看了一下手表,已接近凌晨四點。李荃安邊擰開筆頭邊搖了一下頭,心想工廠都快要改制了,廠里竟然還有錢給廠長換新車。他有點想不通,也想不出個什么名堂,登記完后,又繼續坐下來烤火。剛坐下,他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到底是哪里不對呢?李荃安拍著被火烤得發紅的額頭,他確定這種不對出在自己的感覺上,這種不對的感覺又是剛剛發生的,確切是指什么?又想不起來。車子是廠長的新車沒錯,他也看清了車內坐著的是廠長和司機小嚴,這些都沒什么不對,問題是李荃安總覺得哪里少了些什么。
  寒風在拍打值班室的玻璃窗,發出“嘭嘭嘭”的振動聲。玻璃早已出現裂紋,一直沒換。
  李荃安決定將剛才發生的動作再重復一遍。他假裝自己在發呆,然后假裝聽到刺耳的喇叭聲,接著起身,打開值班室的門,假裝去察看廠長那輛已經開到門口的寶馬車,察看完之后他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那里。李荃安感覺自己右眼角比平時少了一樣東西,他慢慢地向右轉過身,這才發現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手忙腳亂將門柱上那只用來應急的大燈打開。沒錯,是那只雄性石獅子不見了。
  李荃安的第一反應自然是石獅子被人偷走了。除了被偷,還會是什么呢。
  李荃安的腦子里突然冒出上個星期發生的事。一個流浪漢曾經過廠門口,他用一根不知從哪里撿來的草繩將這只雄性石獅子捆在了門柱上。流浪漢在捆石獅子時神情十分專注,口里還念念叨叨。石獅子捆好后,他又用盡吃奶的力氣試了試繩子是否結實,離開時還一步三回頭。
  那天天氣沒這么冷,李荃安的心情也很好。他沒有上前去制止流浪漢這一怪異的舉動,反倒覺得這一舉動給他帶來了一種意外的新鮮感。他在心里笑著想,就這樣捆著吧,時間一長,這草繩會自己爛掉的。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石獅子真的不見了,那根草繩也斷在那里,像是被什么活生生給扯斷的,耷拉在石柱下。
  難道流浪漢對石獅子失蹤事先就有預感,還是他之前就知道些什么。
  真正讓李荃安感到驚愕的是,石獅子的底座竟然還在原地。石獅子和底座原本就是一塊整石,也就是說,偷石獅子的人沒有將石獅子連同底座一起偷走,而是選擇了一種在李荃安看來最為愚蠢的方式——這意味著小偷在將石獅子偷走之前,要將石獅子和底座硬生生地分割開來。
  一只石獅子少說也有一噸重,想要鋸斷絕非易事,尤其是電鋸在切割時會發出很刺耳的響聲,極易暴露目標。鋸完后,還得有一輛吊車和一輛用來運載石獅子的貨車,非團伙作案是不能成事的。這么大的動靜,李荃安不可能不知道。
  李荃安用衣袖掃去底座上的積雪,仔仔細細看了又看,更加離奇的是,底座上方居然沒有留下一點被鋸過的痕跡。這就好像是那只石獅子原來只是匍匐在底座上面,而現在只是起身離開了。
  李荃安呆立在門口,雪花和寒風撲面而來,他卻渾然不覺。
  他徹底被難住了。難道小偷使用的不是電鋸,而是另外一種更為高明的切割手段?就算是,石獅子被吊裝運走時,像他這種只要聽到車輪聲就能判斷出車子型號的人怎么會無知無覺。還有,前來偷石獅子的人為何只偷一只雄獅,而不將那只雌獅子一塊偷走。他們偷走這樣一只雄獅到底用來干什么。本市各大部門、企業的大門口都有石獅,他們為何單單偷向東機械廠門口的這只?難道這只石獅子比其他的石獅子更具有偷竊的價值?李荃安怎么也想不明白,這比企業即將改制帶給他的難題要難多了。
  李荃安抓起電話又放下,他不知如何向廠保衛科報告。如果他說不出石獅子失蹤的原因,無異于監守自盜。因為石獅子是死的,不可能憑空消失。
  除非是石獅子活了,然后自己跑了。
  這可能嗎?說出來誰信?李荃安雖然不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不至于輕易就得出如此輕率而缺乏常識的推斷。
  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到底什么才是可能。
  李荃安感覺自己的腦殼里像是裝了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炸裂。糾結到天已放亮,李荃安也沒想好如何打這個電話。
  此時,那個用草繩把石獅子捆起來的流浪漢正從離大門幾十米處的墻角走過來。
  他在這一帶已轉悠多日,每天靠從路邊的垃圾桶里找吃的,到了晚上就找個墻角蜷縮下來。李荃安可憐他,擔心這么冷的天會凍死人,特意將自己家里多年不用的一床被子給了他。流浪漢走到李荃安跟前時,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著:“跑了,跑了,跑了……”李荃安原本不想理他,聽他說“跑了”,心想是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就上前攔住他,指著石獅子空出來的地方問:“你看見了?”
  流浪漢似乎不滿李荃安擋住了道,他脖子一扭,用手指著廠門口那條馬路的對面,聲音一下子壓低了許多,“跑了,跑了”,然后突然雙腳跳起來,拍著屁股高喊一聲“跑了”,仿佛他親眼看見那只石獅子就是往那個方向跑掉的。
  李荃安沒看懂,馬路對面是一排店鋪,店鋪后面是市屬第四中學,學校門口又橫著一條馬路,那條馬路與廠門口的這條還沒有連通,如果說石獅子是被偷走的,偷石獅子的人怎么可能開著車往那個方向去,他們直接從門口的這條馬路逃走應該是最快的,無論是往東還是往西都可以很快出城。由此可以斷定,流浪漢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石獅子失蹤的人,但他說的話又不足信。一個正常的人怎么可能輕易去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呢。
  石獅子的失蹤完全超出了李荃安的認知范圍。當他終于打通保衛科黃科長家里的電話時,出于謹慎,他沒說石獅子被人偷走了,而是說廠門口的一只石獅子不見了,失蹤了。然后將他看到的情況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知道了,”黃科長說。從黃科長有點氣急敗壞的聲音里不難判斷,他是在睡意正濃的時候被電話吵醒的,或許下床的時候只是胡亂披了一件衣服,因為冷,說話時聲音還有點抖。
  天大亮的時候,陸續出入的職工和家屬也發現有一只石獅子不見了,他們圍在現場七嘴八舌。有的在猜測石獅子的去向;有的說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有的說是廠里將其中的一只偷偷賣掉了。說被偷走的占絕大多數。不管是被偷走的,還是被賣掉的,最后都歸結到一個結論——這不是什么好兆頭。話越說越難聽,說什么的都有。有的說這個廠算是再也雄不起來了;有的說這是一個廠行將倒閉的前兆;還有的直接說這個廠算是徹底完蛋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勘察,黃科長滿臉疑惑地走了。留下的兩個科員簡單地向李荃安了解了一些情況,也滿臉疑惑地走了。李荃安換完班之后回去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苦不堪言,跟沒睡差不多。
  還不到換班的時間他就早早地出了門,他想到自己是在給廠長的寶馬車開門時才發覺石獅子不見的,這說明石獅子失蹤的時間應該在那之前,這個事他忘記跟保衛科的人說了,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要提到廠長,出于某種謹慎沒有說,他決定換班之前去一趟保衛科,把所有他能想到的情況再匯報清楚。
  在前往保衛科的途中,李荃安就聽說廠長上午被人帶走了。前不久廠里就有人在傳廠長貪污不少錢,有的說幾百萬,有的說幾千萬,還有的說只怕會上億。李荃安一想到廠長新換的寶馬車,嘴上不說,心里也是這樣猜測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帶走了。
  保衛科只有一個文字秘書在埋頭寫著什么。李荃安說明來意,秘書坐在那里沒動,他告訴李荃安,科長在忙別的更重要的事情,石獅子失蹤的事得先放一放。李荃安馬上明白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對于一個大廠而言,一只石獅子失蹤是小事,廠長出了事才是大事。
  果然不出李荃安所料,廠長這事一出,石獅子失蹤的事就沒什么人關注了,就算有人偶爾提到,那也是作為廠長出事的一個預兆,那意思仿佛在說,石獅子不出事才怪呢。
  話雖如此,李荃安還是將石獅子的失蹤視為一件大事,因為這件事直接關系到他本人。就算廠里保衛科不追查這事,他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在退休之前,李荃安不想因為自己工作不力而留下什么不好的名聲。
  接下來,李荃安晚上值班,白天查找石獅子的下落。為了防止大門口右邊的那只雌石獅不再被悄無聲息地偷走,他從廠里找來一根鐵鏈和一把大鐵鎖,將石獅子鎖在門柱上。這樣一來,他在值晚班支撐不住的時候才可以安心地打個盹。
  李荃安先從馬路兩頭的收費站查起,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市里裝監控錄像的地方還很少,幸好這兩個收費站都裝了。李荃安一沒開單位證明,二沒得到公安部門的授權,他只帶了幾包好煙和一籮筐好話,在征得工作人員的同意后查了這幾天的監控,尤其是石獅子失蹤的那天晚上,他瞪大眼睛,并沒有看到吊車和裝有石獅子的貨車出城,李荃安由此斷定被偷的石獅子應該還在城里。
  李荃安先將工廠附近的一個石雕廠列為查找對象。
  這家私營石雕廠新辦不久,工場上堆滿各種石料,有花崗巖、漢白玉、天青石,雕成待售的有石佛、石象、石獅,石鼓、石碑、盤龍石柱等,雕得最多的還是石獅。石獅成雙成對,中式的,西式的,形態各異,沒有一對是重復的。這里的石雕大多銷往省城,也大多為企業和政府部門所定制。石雕廠還有一項業務,將石獅子翻新,低價收進舊的石獅,翻新后再高價賣出去。李荃安想,小偷不是沒有可能將偷來的石獅賤賣給石雕廠。他便以購買石獅為名,仔細察看了石雕廠的工場和庫房,找了半天,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從石雕廠回來的途中,李荃安在一個超市買礦泉水時聽到一件事。超市老板的小舅子在石獅子失蹤的當晚差點出了車禍,說是他開車經過第四中學門口時,路邊突然躥出一團像野獸的黑影,當時天太暗,黑影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一個剎那,嚇得他緊急剎車,車子由于慣性,差點翻倒在路邊。幸好凌晨路上車少,要不很容易被后面的車撞上。老板的小舅子說完后仍心有余悸。李荃安不相信,說他看到的那個黑影肯定是人。老板的小舅子當場發誓賭咒,說人怎么可能像猛獸一樣四肢騰空從他的車前穿越過去。為了增強可信度,他還用手比劃那黑影的體型,說那家伙非獅即虎。
  離開超市后,李荃安又去市里轉悠了一圈,仍然一無所獲,也沒有理出任何頭緒。
  也是鬼使神差,李荃安想到第四中學的門口去看看,盡管他對超市聽到的事情不屑一顧,又實在不知該從何著手,去看一看無非是想求個心安。
  李荃安不愧當過偵察兵,這一去竟然有重大發現。他在第四中學門口馬路邊的泥地里發現了一連串野獸的足跡,而這些足跡的大小和形狀跟失蹤石獅子的趾形十分相似。李荃安當即量好足印的尺寸,并將其形狀牢記于心,然后返回,與廠門口剩下的那只雌性石獅子的趾形進行比對,果然是一模一樣。這一發現讓李荃安目瞪口呆。
  李荃安突然又想到那個流浪漢。想起他跳著腳對他說“跑了,跑了”,難道石獅子不是被人盜走的,而是真如他所說的“跑了”?李荃安還記得流浪漢在說跑了時用手所指的方向,正好印證了他現在正在查找的方向,再加上與在超市所聽說的事又是如此吻合,李荃安心里一驚:難道那個流浪漢是親眼目睹石獅子跑了才這樣說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石獅子是真的活了,失蹤原因不是別的,是石獅子活了之后自己跑了。如果不是石獅子自己跑了,又沒有人將其盜走,這種憑空就失蹤的結論又怎么能說得通。李荃安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腦勺,他想起了那根拴石獅子的繩子,那根斷繩還在石柱上,難道流浪漢事先就知道石獅子會自己跑掉,才用繩子將它拴在石柱上的?李荃安驚得張大了嘴巴,這下好了,事情好像是水落石出了。
  李荃安并沒有急于下結論,他按捺住自己這顆嘭嘭亂跳的心,決定遁著足跡繼續尋找石獅子的下落。
  過了第四中學門口的馬路之后,李荃安揣摩著石獅子可能走失的路線,一路仔細勘察,那足跡忽隱忽現,李荃安也越走越遠,一直追蹤到了市郊的獅子山。
  讓李荃安不解的是,山腳邊停了幾輛警車。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正從獅子山上下來,看這架勢像是在追捕逃犯。
  李荃安不敢上前詢問,看著警車一輛輛開走后才一個人上山。山腰上有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一頭耕牛在昨天晚上被咬死了,戶主懷疑山上有猛獸出沒,就報了警。剛才李荃安看到的警察就是前來搜山的,警察將獅子山搜了個遍,什么也沒有找到。
  “不是老虎就是獅子。”這戶人家的主人看著還倒在血泊之中的牛說,“我在這座山上住了幾十年了,這座山之所以叫獅子山,是因為這座山的形狀有點像獅子。以前我靠打獵為生,這附近的山我都熟得很,現在連野豬和麂子都早已打絕了。我打了一輩子獵,從來沒見過老虎和獅子。現在山上已沒什么可打了,我也早已不打,掛在墻上的獵槍早銹壞了。”
  “不是老虎,是獅子。”李荃安看到幾個足印后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斷,李荃安只是沒說是活了的那只石獅子。
  “你是動物園的?”戶主一臉疑惑地看著李荃安。
  “不是。”李荃安心里想,戶主一定是以為動物園因監管不善讓一只獅子跑出來了,而他李荃安一定是動物園派來尋找獅子下落的。
  李荃安的否定讓戶主更為疑惑,他接著又問:“那你怎么知道是一只獅子?”
  李荃安看了看那頭牛說,“我猜應該是獅子。”
  戶主在鼻子里哼了一聲,不再搭理他。李荃安還想繼續跟蹤尋找,考慮到自己對獅子山的地形不熟,想請戶主當他的向導,結果被戶主一口拒絕。想想也是,誰會愿意當他的向導,一是很難找到,剛才一隊警察把獅子山搜了個遍都沒有找到,再說,就算是萬一被找到了,這樣赤手空拳的還不被獅子給生吃了,倒還不如找不到。既然不如找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去找呢。思來想去,李荃安最終打消了繼續尋找的念頭。
  值得慶幸的是,種種跡象都已表明,石獅子是在活過來之后自己走失的。李荃安原本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可以不去相信,又不得不信。
  既然一只石獅子可以活過來,那是否就意味著本市所有的石獅子都有活過來的可能。此刻沒有活過來,不等于下一刻不會活過來。當李荃安這樣去想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立馬出現全市所有石獅子活過來的情形。首先是市政府門前的石獅子活了,接著公、檢、法門前的石獅子,緊接著所有的石獅子都活了過來,大的小的,公的母的,中式的,西式的,各種形狀的,它們突然睜開眼睛,然后起身,伸展筋骨,各自從底座上跳下來。一眼望過去,到處是大搖大擺走動的獅子,到處是嚇得四處抱頭奔逃的人,到處是因為獅子的突然出現而連環相撞的車輛,獅子的怒吼聲和撕咬聲,人的哭喊聲,各種汽車快要按爛的喇叭聲,警察獵殺獅子的槍聲……亂作一團。亂了,什么都亂了,驚慌,恐懼,走在大街上的人隨時都有被獅子攻擊和撕碎的危險……
  李荃安不敢再想下去。回到廠里后,李荃安將自己得出的結論寫成一份材料送到廠里的保衛科,保衛科長看完材料后笑了,說石獅子失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他心里有數。李荃安臨走前,科長還特意叮囑李荃安,說李荃安的退休手續辦下來了,叫李荃安找個時間讓家人陪著去醫院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李荃安自我感覺身體好好的,一時沒反應過來科長話里的意思,還以為是科長出于對他的關心。直到走出老遠才恍然明白科長話里有話。
  退休之后的李荃安不敢讓自己閑著,他逢人就說石獅子活了,廠門口那只失蹤的石獅子是因為活了,自己跑了,并不是被人偷走的。李荃安很快就不得不將嘴閉上,因為沒有人信他,他常常是話音未落,聽者就滿臉嫌棄地避開了,就連平時的熟人也開始躲著他走。他只好不厭其煩地提醒自己的幾個兒女,叫他們不要輕易外出,在家里則要將鐵門關好。幾個兒女都聽煩了,越發認為自己的父親腦子出了問題,好幾次要將他拖到醫院去檢查,李荃安死活不去。不閉嘴不行啊,不知情的還以為李荃安是為了推卸責任才編造了石獅子活了的理由。他越是賣力地說,越是有這方面的嫌疑。
  李荃安只好自己掏錢去打印店,打印出一則不具名的告示,足足五百份,再買來漿糊,一條街一條街地貼過去。尤其是有石獅子的門口,他更是將告示直接貼在石獅子的胸前。這下倒好,全市的人都知道有人唯恐天下不亂而故意造謠。像這樣明目張膽地說石獅子可能會活過來要全市人民注意安全防范的謠言真是聞所未聞。在告示中,李荃安還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將石獅子用鐵鏈鎖起來,用鐵籠關起來,以防萬一。有熱心市民看完告示后報了警,要求公安部門嚴懲造謠之人。李荃安全然不知這一舉動的嚴重性,他的告示快貼完一半時,廠保衛科長親自帶著市公安局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保衛科長瞪眼看著李荃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審訊的結果可想而知,李荃安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在造謠,他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如何判斷石獅子是自己跑掉的。從石獅子與底座分離沒有鋸痕說起,說到在第四中學馬路邊看到石獅子的腳印,再到獅子山農戶家的牛被咬死……說到最后,李荃安情緒越來越激動,他甚至反過來問審訊他的人,若不是石獅子自己活過來了,請問,那只石獅子又是如何失蹤的呢。他這一問,問得公安局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重點不在這里,公安人員真正想問的是他為什么造謠說全市的石獅子會活過來,這是危言聳聽,是擾亂民心,擾亂公共秩序。李荃安不慌不忙,又反問,既然有一只石獅子能活過來,誰又能保證其他的石獅子不會活過來呢。李荃安問完之后自認為自己的推斷很有道理,神情里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某種得意,正是這種得意把公安分局的一個副隊長給激怒了,李荃安看到他的手在劇烈地抖動,副隊長走到李荃安的跟前,盯著他看,李荃安能感覺到他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盯了好一會之后,副隊長用那只還在抖動的手指著李荃安,聲音由高到低,又由低到高。說李荃安這是臆斷,是異想天開,是無事生非,是不知悔改,歸根結底是腦子里不清白,石獅子是石頭雕的,怎么可能會活過來,這是連三歲小孩子都懂的常識。還說他要是再這樣胡言亂語,就要嚴加懲處,看在他年紀大了,思維有點混亂,又是初犯,這次不予追究,若有下次,絕不姑息。副隊長說完,向站在一旁看把戲的保衛科長使了個眼色,保衛科長馬上醒悟過來,也沖李荃安使了下眼色。
  李荃安因此沒有再說什么,他只是在心里分辯說,既然連三歲小孩子都不相信,那謠言還能算是謠言嗎。如果這也算是謠言的話,那也是在造自己的謠,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這是真的。他這樣做是善意的提醒,是為了防患于未然,難道這樣也有錯?
  李荃安畢竟還是個清醒人,當然明白保衛科長向他使眼色的意思,他也不想跟這個副隊長頂嘴,到時會搞得兩個人都下不了臺,他下不了臺沒什么,要是副隊長下不了臺,吃虧的肯定是他李荃安。這樣一想,李荃安不再糾結石獅子失蹤的事,他最擔心的是所有的石獅子要是真的都活過來怎么辦。他也清楚不管怎么說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將心比心,在沒有經歷石獅子失蹤這件事之前,若是別人這樣對他說,他也不會相信。
  李荃安被扣留不到兩個小時即由保衛科長領回。
  回來經過廠門口時,李荃安發現石柱上的繩子不見了,雌石獅子身上的鐵鏈還在。那個流浪漢仍然靠在不遠處的墻角,他把李荃安送他的那床被子搭在腿上,沖李荃安笑,笑得有點邪乎,甚至讓人感覺到那笑里帶有某種下流的成分。
  李荃安沒有回避,死死地盯著流浪漢看,他想起自己當電焊工的時候,恨不得自己的眼睛里能伸出一桿焊槍,好將這個人的腦殼切割開來,看里面到底還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李荃安看來,這么多人睜大眼睛卻不如眼前的這個流浪漢,這么多人無法知曉的秘密似乎只有這個流浪漢知道。倒是那流浪漢被李荃安盯得害怕了,他從墻角爬起來,抖抖索索從懷里摸出一截繩子,遞到李荃安的手里,然后后退,像是被人逼著向墻的另一頭慢慢后退。李荃安捧著繩子,剛想上前一步,流浪漢突然掉頭猛跑,只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
  李荃安一想到那么多石獅子在即將到來的某個時刻會突然活過來,他的胸膛里頓時熱血奔涌,仿佛自己也是它們中的一只。或者說,李荃安的胸膛里本來就匍匐著一只獅子。在此前的幾十年,這只獅子與廠門口那只失蹤的雄性石獅子一樣,只是現在,它隨時都有可能會活過來。李荃安的快感在身體里不斷放大,他原本最擔心發生的事一下子演變為他最期待發生的事,他多么想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對的,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將會承擔多么可怕的后果。
  接下來的日子,李荃安開始沉浸在石獅子活過來的假想中不能自拔,時而為之驚懼,時而為之狂喜,時而顫栗不安。這些情緒反應到李荃安的臉上,有時是木訥,有時是傻笑,有時是哀傷。反應在肢體上就有點滑稽,有時捧著腦殼蹲在地上半天不起來,有時突然像救火一樣在馬路上狂奔,有時在路上行走邊耷拉著那只左手邊用右手在眼前不停地比劃,像是在破解一道世界難題。
  廠里人都認為李荃安瘋了。兒女們對李荃安沉浸在這種反復無常的情緒中更是憂心忡忡,他們認為父親的病越來越重,又不敢說他什么,怕刺激到他,加重他的病情。
  讓人更不放心的是,李荃安常常在深更半夜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出門,在廠門口盯著那只雌石獅子,一盯就是好幾個小時,仿佛他并沒有退休,還在上他的夜班。頂替他的新門衛是個年輕人,對李荃安的這一舉動已見怪不怪,只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流浪漢不知什么時候離開了這里,那個最先知道石獅子失蹤真相的人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門口那只雌石獅也被拖運走了,他用來拴石獅子的鐵鏈被砸斷,工廠已改換門庭。李荃安望著空空蕩蕩的大門,他的心也空空蕩蕩。
  除了那只失蹤的石獅子,再也沒有一只石獅子像李荃安預想的那樣活過來。他的害怕和等待如此徒勞,李荃安一方面為此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又感到深深的失落。盡管如此,李荃安還是堅信石獅子總有一天會全部活過來。仿佛一旦他不再堅信這一點,他接下來的人生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就在家里人準備將李荃安強制性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時,他卻失蹤了。一個月之后,家人才在鄰市的一個公交車站找到他。李荃安的腰間系著那半截草繩,蓬頭垢面衣不蔽體,口里念著“活了,活了,石獅子活了,全活了……”見有人試圖接近他,掉頭就跑。
  李荃安還是被捉了回來,十幾個人圍追堵截,將奮力掙扎的李荃安五花大綁捆了,然后裝上車,直接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的四樓,通過窗戶可以看到醫院大門口的一對石獅子。李荃安不時會趴到窗戶口偷偷地看上幾眼。尤其是晚上,不到深夜三四點鐘他是絕對不會離開窗口的。每次查夜的醫生過來,他就將一根食指豎在嘴邊“噓”一下,意思是要醫生不要說話。醫生想拖他走,他就用手死死地抓著窗沿的鐵欄。醫生拿他沒有辦法,鑒于他沒有影響到其他病人的休息,徒勞地拖了幾次,也只好作罷。與李荃安同病室的人因此稱他為“在深夜仰望星空的人”,李荃安糾正說,他只是一個在深夜盯著醫院門口的人,但糾正無效。
  直到有一天,李荃安徹底想清楚了,既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他何不給自己焊一個鐵籠,就算石獅子活了,他也能安全地待在自己焊的鐵籠里。這樣一想,他突然沖主治醫生大喊大叫,強烈要求由自己親手焊一個鐵籠子。考慮到他的病情有點特殊,醫院決定滿足他的要求。
  在焊鐵籠的時候,李荃安挑了比拇指還粗的螺紋鋼,焊得密密麻麻,一個人忙乎得汗流浹背,焊完后又精心將焊疤留下的毛刺一一銼平。為此,他笑呵呵地干了一個下午,一個前所未有的鐵籠總算是大功告成。鐵籠焊了一個小門,正好供李荃安躬腰進去,他特意將門的插銷焊在鐵籠里面,李荃安一進入鐵籠之后,就麻利地將插銷插上,然后這里摸摸,那里摸摸,他對自己的電焊技術隔了這么多年都沒有退步,感到非常滿意。
  自那之后,李荃安將自己關進自己焊的鐵籠里,除了上廁所,吃飯睡覺都在里面。他不再像從前那樣趴到窗戶口深更半夜不睡了,他的情緒不再像以往那樣激動,睡眠似乎也越來越好。有時甚至會允許其他的患者進入他的鐵籠子,體驗被鐵籠子關著的樂趣。進去體驗過的患者開始還圖個新鮮,體驗過之后就直搖頭,甚至會露出一臉的不屑,沒有一個人愿意陪著李荃安長時間地呆在里面。李荃安自然不會去在意這些,他是那樣享受這個鐵籠,享受他在鐵籠里向其他患者露出的諱莫如深的微笑。
  主治醫生后來向前來探望李荃安的家人解釋說,李荃安真正的病因是心里感到害怕,缺乏一定的安全感,待在鐵籠里有利于他病情的穩定。當然,這件事情事先沒有征得家屬的同意,請家屬能夠理解。至于制作鐵籠的這筆費用原本已列入病人的醫療費用當中,考慮到家屬現在都是下崗職工,這筆費用就由醫院承擔。

  李荃安不愧當過偵察兵,這一去竟然有重大發現。他在第四中學門口馬路邊的泥地里發現了一連串野獸的足跡,而這些足跡的大小和形狀跟失蹤石獅子的趾形十分相似。李荃安當即量好足印的尺寸,并將其形狀牢記于心,然后返回,與廠門口剩下的那只雌性石獅子的趾形進行比對,果然是一模一樣。這一發現讓李荃安目瞪口呆。
  李荃安突然又想到那個流浪漢。想起他跳著腳對他說“跑了,跑了”,難道石獅子不是被人盜走的,而是真如他所說的“跑了”?李荃安還記得流浪漢在說跑了時用手所指的方向,正好印證了他現在正在查找的方向,再加上與在超市所聽說的事又是如此吻合,李荃安心里一驚:難道那個流浪漢是親眼目睹石獅子跑了才這樣說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意味著石獅子是真的活了,失蹤原因不是別的,是石獅子活了之后自己跑了。如果不是石獅子自己跑了,又沒有人將其盜走,這種憑空就失蹤的結論又怎么能說得通。李荃安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后腦勺,他想起了那根拴石獅子的繩子,那根斷繩還在石柱上,難道流浪漢事先就知道石獅子會自己跑掉,才用繩子將它拴在石柱上的?李荃安驚得張大了嘴巴,這下好了,事情好像是水落石出了。
  李荃安并沒有急于下結論,他按捺住自己這顆嘭嘭亂跳的心,決定遁著足跡繼續尋找石獅子的下落。
  過了第四中學門口的馬路之后,李荃安揣摩著石獅子可能走失的路線,一路仔細勘察,那足跡忽隱忽現,李荃安也越走越遠,一直追蹤到了市郊的獅子山。
  讓李荃安不解的是,山腳邊停了幾輛警車。一隊荷槍實彈的警察正從獅子山上下來,看這架勢像是在追捕逃犯。
  李荃安不敢上前詢問,看著警車一輛輛開走后才一個人上山。山腰上有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一頭耕牛在昨天晚上被咬死了,戶主懷疑山上有猛獸出沒,就報了警。剛才李荃安看到的警察就是前來搜山的,警察將獅子山搜了個遍,什么也沒有找到。
  “不是老虎就是獅子。”這戶人家的主人看著還倒在血泊之中的牛說,“我在這座山上住了幾十年了,這座山之所以叫獅子山,是因為這座山的形狀有點像獅子。以前我靠打獵為生,這附近的山我都熟得很,現在連野豬和麂子都早已打絕了。我打了一輩子獵,從來沒見過老虎和獅子。現在山上已沒什么可打了,我也早已不打,掛在墻上的獵槍早銹壞了。”
  “不是老虎,是獅子。”李荃安看到幾個足印后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斷,李荃安只是沒說是活了的那只石獅子。
  “你是動物園的?”戶主一臉疑惑地看著李荃安。
  “不是。”李荃安心里想,戶主一定是以為動物園因監管不善讓一只獅子跑出來了,而他李荃安一定是動物園派來尋找獅子下落的。
  李荃安的否定讓戶主更為疑惑,他接著又問:“那你怎么知道是一只獅子?”
  李荃安看了看那頭牛說,“我猜應該是獅子。”
  戶主在鼻子里哼了一聲,不再搭理他。李荃安還想繼續跟蹤尋找,考慮到自己對獅子山的地形不熟,想請戶主當他的向導,結果被戶主一口拒絕。想想也是,誰會愿意當他的向導,一是很難找到,剛才一隊警察把獅子山搜了個遍都沒有找到,再說,就算是萬一被找到了,這樣赤手空拳的還不被獅子給生吃了,倒還不如找不到。既然不如找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去找呢。思來想去,李荃安最終打消了繼續尋找的念頭。
  值得慶幸的是,種種跡象都已表明,石獅子是在活過來之后自己走失的。李荃安原本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可以不去相信,又不得不信。
  既然一只石獅子可以活過來,那是否就意味著本市所有的石獅子都有活過來的可能。此刻沒有活過來,不等于下一刻不會活過來。當李荃安這樣去想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立馬出現全市所有石獅子活過來的情形。首先是市政府門前的石獅子活了,接著公、檢、法門前的石獅子,緊接著所有的石獅子都活了過來,大的小的,公的母的,中式的,西式的,各種形狀的,它們突然睜開眼睛,然后起身,伸展筋骨,各自從底座上跳下來。一眼望過去,到處是大搖大擺走動的獅子,到處是嚇得四處抱頭奔逃的人,到處是因為獅子的突然出現而連環相撞的車輛,獅子的怒吼聲和撕咬聲,人的哭喊聲,各種汽車快要按爛的喇叭聲,警察獵殺獅子的槍聲……亂作一團。亂了,什么都亂了,驚慌,恐懼,走在大街上的人隨時都有被獅子攻擊和撕碎的危險……
  李荃安不敢再想下去。回到廠里后,李荃安將自己得出的結論寫成一份材料送到廠里的保衛科,保衛科長看完材料后笑了,說石獅子失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他心里有數。李荃安臨走前,科長還特意叮囑李荃安,說李荃安的退休手續辦下來了,叫李荃安找個時間讓家人陪著去醫院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李荃安自我感覺身體好好的,一時沒反應過來科長話里的意思,還以為是科長出于對他的關心。直到走出老遠才恍然明白科長話里有話。
  退休之后的李荃安不敢讓自己閑著,他逢人就說石獅子活了,廠門口那只失蹤的石獅子是因為活了,自己跑了,并不是被人偷走的。李荃安很快就不得不將嘴閉上,因為沒有人信他,他常常是話音未落,聽者就滿臉嫌棄地避開了,就連平時的熟人也開始躲著他走。他只好不厭其煩地提醒自己的幾個兒女,叫他們不要輕易外出,在家里則要將鐵門關好。幾個兒女都聽煩了,越發認為自己的父親腦子出了問題,好幾次要將他拖到醫院去檢查,李荃安死活不去。不閉嘴不行啊,不知情的還以為李荃安是為了推卸責任才編造了石獅子活了的理由。他越是賣力地說,越是有這方面的嫌疑。
  李荃安只好自己掏錢去打印店,打印出一則不具名的告示,足足五百份,再買來漿糊,一條街一條街地貼過去。尤其是有石獅子的門口,他更是將告示直接貼在石獅子的胸前。這下倒好,全市的人都知道有人唯恐天下不亂而故意造謠。像這樣明目張膽地說石獅子可能會活過來要全市人民注意安全防范的謠言真是聞所未聞。在告示中,李荃安還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將石獅子用鐵鏈鎖起來,用鐵籠關起來,以防萬一。有熱心市民看完告示后報了警,要求公安部門嚴懲造謠之人。李荃安全然不知這一舉動的嚴重性,他的告示快貼完一半時,廠保衛科長親自帶著市公安局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保衛科長瞪眼看著李荃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審訊的結果可想而知,李荃安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在造謠,他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如何判斷石獅子是自己跑掉的。從石獅子與底座分離沒有鋸痕說起,說到在第四中學馬路邊看到石獅子的腳印,再到獅子山農戶家的牛被咬死……說到最后,李荃安情緒越來越激動,他甚至反過來問審訊他的人,若不是石獅子自己活過來了,請問,那只石獅子又是如何失蹤的呢。他這一問,問得公安局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重點不在這里,公安人員真正想問的是他為什么造謠說全市的石獅子會活過來,這是危言聳聽,是擾亂民心,擾亂公共秩序。李荃安不慌不忙,又反問,既然有一只石獅子能活過來,誰又能保證其他的石獅子不會活過來呢。李荃安問完之后自認為自己的推斷很有道理,神情里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某種得意,正是這種得意把公安分局的一個副隊長給激怒了,李荃安看到他的手在劇烈地抖動,副隊長走到李荃安的跟前,盯著他看,李荃安能感覺到他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盯了好一會之后,副隊長用那只還在抖動的手指著李荃安,聲音由高到低,又由低到高。說李荃安這是臆斷,是異想天開,是無事生非,是不知悔改,歸根結底是腦子里不清白,石獅子是石頭雕的,怎么可能會活過來,這是連三歲小孩子都懂的常識。還說他要是再這樣胡言亂語,就要嚴加懲處,看在他年紀大了,思維有點混亂,又是初犯,這次不予追究,若有下次,絕不姑息。副隊長說完,向站在一旁看把戲的保衛科長使了個眼色,保衛科長馬上醒悟過來,也沖李荃安使了下眼色。
  李荃安因此沒有再說什么,他只是在心里分辯說,既然連三歲小孩子都不相信,那謠言還能算是謠言嗎。如果這也算是謠言的話,那也是在造自己的謠,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相信這是真的。他這樣做是善意的提醒,是為了防患于未然,難道這樣也有錯?
  李荃安畢竟還是個清醒人,當然明白保衛科長向他使眼色的意思,他也不想跟這個副隊長頂嘴,到時會搞得兩個人都下不了臺,他下不了臺沒什么,要是副隊長下不了臺,吃虧的肯定是他李荃安。這樣一想,李荃安不再糾結石獅子失蹤的事,他最擔心的是所有的石獅子要是真的都活過來怎么辦。他也清楚不管怎么說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將心比心,在沒有經歷石獅子失蹤這件事之前,若是別人這樣對他說,他也不會相信。
  李荃安被扣留不到兩個小時即由保衛科長領回。
  回來經過廠門口時,李荃安發現石柱上的繩子不見了,雌石獅子身上的鐵鏈還在。那個流浪漢仍然靠在不遠處的墻角,他把李荃安送他的那床被子搭在腿上,沖李荃安笑,笑得有點邪乎,甚至讓人感覺到那笑里帶有某種下流的成分。
  李荃安沒有回避,死死地盯著流浪漢看,他想起自己當電焊工的時候,恨不得自己的眼睛里能伸出一桿焊槍,好將這個人的腦殼切割開來,看里面到底還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李荃安看來,這么多人睜大眼睛卻不如眼前的這個流浪漢,這么多人無法知曉的秘密似乎只有這個流浪漢知道。倒是那流浪漢被李荃安盯得害怕了,他從墻角爬起來,抖抖索索從懷里摸出一截繩子,遞到李荃安的手里,然后后退,像是被人逼著向墻的另一頭慢慢后退。李荃安捧著繩子,剛想上前一步,流浪漢突然掉頭猛跑,只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
  李荃安一想到那么多石獅子在即將到來的某個時刻會突然活過來,他的胸膛里頓時熱血奔涌,仿佛自己也是它們中的一只。或者說,李荃安的胸膛里本來就匍匐著一只獅子。在此前的幾十年,這只獅子與廠門口那只失蹤的雄性石獅子一樣,只是現在,它隨時都有可能會活過來。李荃安的快感在身體里不斷放大,他原本最擔心發生的事一下子演變為他最期待發生的事,他多么想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對的,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將會承擔多么可怕的后果。
  接下來的日子,李荃安開始沉浸在石獅子活過來的假想中不能自拔,時而為之驚懼,時而為之狂喜,時而顫栗不安。這些情緒反應到李荃安的臉上,有時是木訥,有時是傻笑,有時是哀傷。反應在肢體上就有點滑稽,有時捧著腦殼蹲在地上半天不起來,有時突然像救火一樣在馬路上狂奔,有時在路上行走邊耷拉著那只左手邊用右手在眼前不停地比劃,像是在破解一道世界難題。
  廠里人都認為李荃安瘋了。兒女們對李荃安沉浸在這種反復無常的情緒中更是憂心忡忡,他們認為父親的病越來越重,又不敢說他什么,怕刺激到他,加重他的病情。
  讓人更不放心的是,李荃安常常在深更半夜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出門,在廠門口盯著那只雌石獅子,一盯就是好幾個小時,仿佛他并沒有退休,還在上他的夜班。頂替他的新門衛是個年輕人,對李荃安的這一舉動已見怪不怪,只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流浪漢不知什么時候離開了這里,那個最先知道石獅子失蹤真相的人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門口那只雌石獅也被拖運走了,他用來拴石獅子的鐵鏈被砸斷,工廠已改換門庭。李荃安望著空空蕩蕩的大門,他的心也空空蕩蕩。
  除了那只失蹤的石獅子,再也沒有一只石獅子像李荃安預想的那樣活過來。他的害怕和等待如此徒勞,李荃安一方面為此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又感到深深的失落。盡管如此,李荃安還是堅信石獅子總有一天會全部活過來。仿佛一旦他不再堅信這一點,他接下來的人生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就在家里人準備將李荃安強制性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時,他卻失蹤了。一個月之后,家人才在鄰市的一個公交車站找到他。李荃安的腰間系著那半截草繩,蓬頭垢面衣不蔽體,口里念著“活了,活了,石獅子活了,全活了……”見有人試圖接近他,掉頭就跑。
  李荃安還是被捉了回來,十幾個人圍追堵截,將奮力掙扎的李荃安五花大綁捆了,然后裝上車,直接送進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的四樓,通過窗戶可以看到醫院大門口的一對石獅子。李荃安不時會趴到窗戶口偷偷地看上幾眼。尤其是晚上,不到深夜三四點鐘他是絕對不會離開窗口的。每次查夜的醫生過來,他就將一根食指豎在嘴邊“噓”一下,意思是要醫生不要說話。醫生想拖他走,他就用手死死地抓著窗沿的鐵欄。醫生拿他沒有辦法,鑒于他沒有影響到其他病人的休息,徒勞地拖了幾次,也只好作罷。與李荃安同病室的人因此稱他為“在深夜仰望星空的人”,李荃安糾正說,他只是一個在深夜盯著醫院門口的人,但糾正無效。
  直到有一天,李荃安徹底想清楚了,既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他何不給自己焊一個鐵籠,就算石獅子活了,他也能安全地待在自己焊的鐵籠里。這樣一想,他突然沖主治醫生大喊大叫,強烈要求由自己親手焊一個鐵籠子。考慮到他的病情有點特殊,醫院決定滿足他的要求。
  在焊鐵籠的時候,李荃安挑了比拇指還粗的螺紋鋼,焊得密密麻麻,一個人忙乎得汗流浹背,焊完后又精心將焊疤留下的毛刺一一銼平。為此,他笑呵呵地干了一個下午,一個前所未有的鐵籠總算是大功告成。鐵籠焊了一個小門,正好供李荃安躬腰進去,他特意將門的插銷焊在鐵籠里面,李荃安一進入鐵籠之后,就麻利地將插銷插上,然后這里摸摸,那里摸摸,他對自己的電焊技術隔了這么多年都沒有退步,感到非常滿意。
  自那之后,李荃安將自己關進自己焊的鐵籠里,除了上廁所,吃飯睡覺都在里面。他不再像從前那樣趴到窗戶口深更半夜不睡了,他的情緒不再像以往那樣激動,睡眠似乎也越來越好。有時甚至會允許其他的患者進入他的鐵籠子,體驗被鐵籠子關著的樂趣。進去體驗過的患者開始還圖個新鮮,體驗過之后就直搖頭,甚至會露出一臉的不屑,沒有一個人愿意陪著李荃安長時間地呆在里面。李荃安自然不會去在意這些,他是那樣享受這個鐵籠,享受他在鐵籠里向其他患者露出的諱莫如深的微笑。
  主治醫生后來向前來探望李荃安的家人解釋說,李荃安真正的病因是心里感到害怕,缺乏一定的安全感,待在鐵籠里有利于他病情的穩定。當然,這件事情事先沒有征得家屬的同意,請家屬能夠理解。至于制作鐵籠的這筆費用原本已列入病人的醫療費用當中,考慮到家屬現在都是下崗職工,這筆費用就由醫院承擔。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