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蠱和人間的毒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一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
  我這一留,就將阿珍永遠留在我的廠子,留在了我身邊和生命里。兩個月后我們相愛了。
  阿珍告訴我,她不喜歡所學的專業,不想在彌漫著消毒水味的地方工作一輩子;都是在醫療系統工作的父母為她規劃的這條路。
  我說,那你就聞一輩子的面包香味吧,那是我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后來,后來的后來……我的故事常常講到這里,就再講不下去了。
  
  五
  冬至前一天,我和貝貝回到老家B縣。
  我回去是因為姑姑去世,貝貝要給母親上墳。
  因為疫情和工作,我已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這次回來,看二老身體狀況都很不好,便打算多陪他們幾天。
  事實是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在他們身邊,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之后不久,大伯就走了,接著又是村里的孫二爺。農村的喪葬禮儀多,程序繁瑣,幾個白事跟下來,我已累得身心俱憊。晚上跟父母嘮嗑不到十點鐘,雙眼皮就開始打架。
  不知怎么,我又來到街心公園,坐在幾棵冬青樹前面的長條椅上。很快,耳邊又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
  我扭頭一看,木椅的一端,端坐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跟我上次見的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我,因為你心里有很多苦要跟我說。依舊是阿珍的聲音。
  這么說你能幫我排憂解難、刮骨療傷?我問。
  我沒有那個本事。從內心能幫自己的只有自己,因為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次我不該讓你回去,事實證明,那對你是一種折磨,都怪我考慮不周,也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心變得如此脆弱敏感。以后,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刻在生命里的人,我不可能忘了你。
  忘不了一個人是一回事,活在一個人的陰影里是另一回事。有句話怎么說?不要因為一朵花的凋謝而錯過了整個春天。去把我的相片從墻上摘下來,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梅姐聽。
  她未必愿意聽。
  以我這些年對她的了解,她絕對樂意聽;以我前世的修行,我敢肯定,她還可以和你喜憂共享,冷暖相知。
  既然你能未卜先知,我想請教你,人間這場劫難是怎么回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或許是外星人的侵略,或許是大自然的懲罰,亦或是敵對勢力的特殊戰爭,這不是你操心的事。
  是魚就得關心水質,怎么能不操心呢?
  你可以思考,但不要悲觀。人類是唯一能思考的動物,是唯一能從外界環境和同類命運中汲取經驗和教訓的動物。我相信,歷經這場天災人禍,他們一定會反思,重新樹立敬天重道、遵循自然規律的正確觀念,找到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顛覆歷史周期律的密碼。
  我正要說什么,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化作一團霧氣,最后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身邊已空無一物。
  
  六
  元旦節過后,貝貝留在家中陪護年邁的爺爺奶奶,我重返A市。
  十多天未見,梅姐看著憔悴了許多,擁擠的電梯里,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眼神,打了聲招呼。
  晚上,她喊我過去吃飯,我發現屋里只有她一個人。
  阿姨呢?我問。
  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她喃喃地說,神情凄然。
  我將愛憐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
  我聽見銀狐犬在餐桌底下嗚嗚的哀嚎聲。
  我將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梅姐聽,美好的、悲殘的,毫無保留。
  她默默地聽著,未作任何評議,偶爾有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過了數天的一個上午,我慌慌張張地從廠里跑回來,準備拿遺忘在家中的某個物件。突然看見小區物業辦樓前的綠化帶旁,圍了一圈人,個個神色異常,議論紛紛。走近一看,地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只白色動物,它口鼻流血,怒目圓瞪,身上布滿一道道鞭狀印痕。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梅姐家的小白嗎?我心中一陣痛楚,忙向圍觀者打聽。他們說物業幾個人拿棍棒將狗狗打死了,理由是狗狗從樓上下來,嘴里叨著一只死鴿子,他們認為鴿子是病毒宿主,狗狗當然也有毒。
  我趕緊給梅姐打電話,她說她正在物業辦跟他們在理論。
  遠遠地站著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應該打死,還要做專業無公害化處理;有的說,太殘忍了,傷天害命,毫無科學依據。
  照他們的說法,在綠化帶叢中,我果然看見一只青灰色的家鴿,尸體僵硬,而全身完好無損。
  梅姐沒能從物業那里討到任何說法。社區干部不許梅姐私自處理狗狗尸體,怕她賣給殺狗賣肉的那些人,說他們聯系人掩埋,費用梅姐掏。
  梅姐跟我說,早上她一不小心,小白便奪門而出,順著樓梯跑到院子里,又不知從哪里叨了一只死鴿子,被物業人員發現了,他們活活將它打死。其實,狗狗是想找個地方將鴿子掩埋,它絕對不會有吃一只死鴿子的想法;平日,沒有我的允許,別人投喂的任何東西它都不吃。
  這一晚,我陪梅姐說話一直到深夜。我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把酒言歡的時間,但梅姐至少需要有人替代婆婆和小白來陪伴。
  當梅姐說到再過十多天,就是丈夫三周年祭日時,我的心又禁不住抽搐了。人類的悲歡雖然盡不相同,但有的悲傷,它屬于全人類。
  當夜,阿珍再次來到我的夢境。她已無肉身依托,如孤魂野鬼般無影無蹤。只聽呼呼一陣北風刮過,陣陣歌聲便如裊裊飲煙從空中飄蕩過來: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作虛無
  ……
  阿珍,珍珍,我站起來,雙手伸向空中,急切地喊著。
  我在這兒呢,他們只能殺死我的肉體,卻不能殺死我的靈魂。按六道輪回,我還可以繼續投胎。
  那你打算投什么胎呢?
  鑒于和你特殊關系,這個我不便告訴你;我只能跟你說,我愛人間道,人間有毒,更有愛。上上一世我做人犯了錯,傷害了自己的多位親人,前世做畜我苦修善因,以至被迫喝下人類的另一種毒而終。你放心,我的犧牲不會白費,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從來都是以血的教訓為代價。
  又一陣北風勁吹,如驚濤拍浪,萬馬奔騰,聲音由近及遠,直至最后消失。
  第二天中午,我將昨夜的夢講給貝貝,她聽了很震驚,接著幫我分析起來。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其說你是在跟母親對話,不如說你是在跟自己的靈魂對話。當然,不否認母親在精神和情感上對你施加的巨大影響力。越是在信仰喪失的年代,人越要為自己找到精神的依靠。你和母親相戀的那些年,應該正是《白狐》歌曲風摩大冮南北的時候。我猜當年你們都很喜歡唱這首歌,因為它正和你們的情感、心境,甚至理想、信仰相挈合。
  梅姨家的銀狐犬之死,本是人性之惡的偶發事件,但銀狐犬在你心中作為愛人的化身,它的犧牲便具有了雙重意義,其中包含了母親犧牲自己成全你和梅姨的心愿。她認為掛在我們家客廳中央自己那幅遺像和她的三世之軀,都是你幸福路上的障礙……
  貝貝說得對,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便是我療傷的一個過程。這個悲傷的冬天,我,貝貝,還有梅姐,都會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歲月靜好,皆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甚至作出了以生命為代價的犧牲。
  現在,還不是我跟梅姐表白的時候,待到明年春暖花開,瑞光普照,拂去塵埃,蕩滌陰霾,忘卻憂傷,留下美好,我們將和我夢中的亡妻一樣,重新開啟新的生命之旅。一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
  我這一留,就將阿珍永遠留在我的廠子,留在了我身邊和生命里。兩個月后我們相愛了。
  阿珍告訴我,她不喜歡所學的專業,不想在彌漫著消毒水味的地方工作一輩子;都是在醫療系統工作的父母為她規劃的這條路。
  我說,那你就聞一輩子的面包香味吧,那是我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后來,后來的后來……我的故事常常講到這里,就再講不下去了。
  
  五
  冬至前一天,我和貝貝回到老家B縣。
  我回去是因為姑姑去世,貝貝要給母親上墳。
  因為疫情和工作,我已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這次回來,看二老身體狀況都很不好,便打算多陪他們幾天。
  事實是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在他們身邊,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之后不久,大伯就走了,接著又是村里的孫二爺。農村的喪葬禮儀多,程序繁瑣,幾個白事跟下來,我已累得身心俱憊。晚上跟父母嘮嗑不到十點鐘,雙眼皮就開始打架。
  不知怎么,我又來到街心公園,坐在幾棵冬青樹前面的長條椅上。很快,耳邊又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
  我扭頭一看,木椅的一端,端坐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跟我上次見的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我,因為你心里有很多苦要跟我說。依舊是阿珍的聲音。
  這么說你能幫我排憂解難、刮骨療傷?我問。
  我沒有那個本事。從內心能幫自己的只有自己,因為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次我不該讓你回去,事實證明,那對你是一種折磨,都怪我考慮不周,也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心變得如此脆弱敏感。以后,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刻在生命里的人,我不可能忘了你。
  忘不了一個人是一回事,活在一個人的陰影里是另一回事。有句話怎么說?不要因為一朵花的凋謝而錯過了整個春天。去把我的相片從墻上摘下來,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梅姐聽。
  她未必愿意聽。
  以我這些年對她的了解,她絕對樂意聽;以我前世的修行,我敢肯定,她還可以和你喜憂共享,冷暖相知。
  既然你能未卜先知,我想請教你,人間這場劫難是怎么回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或許是外星人的侵略,或許是大自然的懲罰,亦或是敵對勢力的特殊戰爭,這不是你操心的事。
  是魚就得關心水質,怎么能不操心呢?
  你可以思考,但不要悲觀。人類是唯一能思考的動物,是唯一能從外界環境和同類命運中汲取經驗和教訓的動物。我相信,歷經這場天災人禍,他們一定會反思,重新樹立敬天重道、遵循自然規律的正確觀念,找到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顛覆歷史周期律的密碼。
  我正要說什么,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化作一團霧氣,最后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身邊已空無一物。
  
  六
  元旦節過后,貝貝留在家中陪護年邁的爺爺奶奶,我重返A市。
  十多天未見,梅姐看著憔悴了許多,擁擠的電梯里,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眼神,打了聲招呼。
  晚上,她喊我過去吃飯,我發現屋里只有她一個人。
  阿姨呢?我問。
  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她喃喃地說,神情凄然。
  我將愛憐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
  我聽見銀狐犬在餐桌底下嗚嗚的哀嚎聲。
  我將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梅姐聽,美好的、悲殘的,毫無保留。
  她默默地聽著,未作任何評議,偶爾有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過了數天的一個上午,我慌慌張張地從廠里跑回來,準備拿遺忘在家中的某個物件。突然看見小區物業辦樓前的綠化帶旁,圍了一圈人,個個神色異常,議論紛紛。走近一看,地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只白色動物,它口鼻流血,怒目圓瞪,身上布滿一道道鞭狀印痕。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梅姐家的小白嗎?我心中一陣痛楚,忙向圍觀者打聽。他們說物業幾個人拿棍棒將狗狗打死了,理由是狗狗從樓上下來,嘴里叨著一只死鴿子,他們認為鴿子是病毒宿主,狗狗當然也有毒。
  我趕緊給梅姐打電話,她說她正在物業辦跟他們在理論。
  遠遠地站著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應該打死,還要做專業無公害化處理;有的說,太殘忍了,傷天害命,毫無科學依據。
  照他們的說法,在綠化帶叢中,我果然看見一只青灰色的家鴿,尸體僵硬,而全身完好無損。
  梅姐沒能從物業那里討到任何說法。社區干部不許梅姐私自處理狗狗尸體,怕她賣給殺狗賣肉的那些人,說他們聯系人掩埋,費用梅姐掏。
  梅姐跟我說,早上她一不小心,小白便奪門而出,順著樓梯跑到院子里,又不知從哪里叨了一只死鴿子,被物業人員發現了,他們活活將它打死。其實,狗狗是想找個地方將鴿子掩埋,它絕對不會有吃一只死鴿子的想法;平日,沒有我的允許,別人投喂的任何東西它都不吃。
  這一晚,我陪梅姐說話一直到深夜。我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把酒言歡的時間,但梅姐至少需要有人替代婆婆和小白來陪伴。
  當梅姐說到再過十多天,就是丈夫三周年祭日時,我的心又禁不住抽搐了。人類的悲歡雖然盡不相同,但有的悲傷,它屬于全人類。
  當夜,阿珍再次來到我的夢境。她已無肉身依托,如孤魂野鬼般無影無蹤。只聽呼呼一陣北風刮過,陣陣歌聲便如裊裊飲煙從空中飄蕩過來: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作虛無
  ……
  阿珍,珍珍,我站起來,雙手伸向空中,急切地喊著。
  我在這兒呢,他們只能殺死我的肉體,卻不能殺死我的靈魂。按六道輪回,我還可以繼續投胎。
  那你打算投什么胎呢?
  鑒于和你特殊關系,這個我不便告訴你;我只能跟你說,我愛人間道,人間有毒,更有愛。上上一世我做人犯了錯,傷害了自己的多位親人,前世做畜我苦修善因,以至被迫喝下人類的另一種毒而終。你放心,我的犧牲不會白費,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從來都是以血的教訓為代價。
  又一陣北風勁吹,如驚濤拍浪,萬馬奔騰,聲音由近及遠,直至最后消失。
  第二天中午,我將昨夜的夢講給貝貝,她聽了很震驚,接著幫我分析起來。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其說你是在跟母親對話,不如說你是在跟自己的靈魂對話。當然,不否認母親在精神和情感上對你施加的巨大影響力。越是在信仰喪失的年代,人越要為自己找到精神的依靠。你和母親相戀的那些年,應該正是《白狐》歌曲風摩大冮南北的時候。我猜當年你們都很喜歡唱這首歌,因為它正和你們的情感、心境,甚至理想、信仰相挈合。
  梅姨家的銀狐犬之死,本是人性之惡的偶發事件,但銀狐犬在你心中作為愛人的化身,它的犧牲便具有了雙重意義,其中包含了母親犧牲自己成全你和梅姨的心愿。她認為掛在我們家客廳中央自己那幅遺像和她的三世之軀,都是你幸福路上的障礙……
  貝貝說得對,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便是我療傷的一個過程。這個悲傷的冬天,我,貝貝,還有梅姐,都會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歲月靜好,皆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甚至作出了以生命為代價的犧牲。
  現在,還不是我跟梅姐表白的時候,待到明年春暖花開,瑞光普照,拂去塵埃,蕩滌陰霾,忘卻憂傷,留下美好,我們將和我夢中的亡妻一樣,重新開啟新的生命之旅。一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
  我這一留,就將阿珍永遠留在我的廠子,留在了我身邊和生命里。兩個月后我們相愛了。
  阿珍告訴我,她不喜歡所學的專業,不想在彌漫著消毒水味的地方工作一輩子;都是在醫療系統工作的父母為她規劃的這條路。
  我說,那你就聞一輩子的面包香味吧,那是我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后來,后來的后來……我的故事常常講到這里,就再講不下去了。
  
  五
  冬至前一天,我和貝貝回到老家B縣。
  我回去是因為姑姑去世,貝貝要給母親上墳。
  因為疫情和工作,我已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這次回來,看二老身體狀況都很不好,便打算多陪他們幾天。
  事實是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在他們身邊,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之后不久,大伯就走了,接著又是村里的孫二爺。農村的喪葬禮儀多,程序繁瑣,幾個白事跟下來,我已累得身心俱憊。晚上跟父母嘮嗑不到十點鐘,雙眼皮就開始打架。
  不知怎么,我又來到街心公園,坐在幾棵冬青樹前面的長條椅上。很快,耳邊又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
  我扭頭一看,木椅的一端,端坐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跟我上次見的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我,因為你心里有很多苦要跟我說。依舊是阿珍的聲音。
  這么說你能幫我排憂解難、刮骨療傷?我問。
  我沒有那個本事。從內心能幫自己的只有自己,因為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次我不該讓你回去,事實證明,那對你是一種折磨,都怪我考慮不周,也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心變得如此脆弱敏感。以后,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刻在生命里的人,我不可能忘了你。
  忘不了一個人是一回事,活在一個人的陰影里是另一回事。有句話怎么說?不要因為一朵花的凋謝而錯過了整個春天。去把我的相片從墻上摘下來,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梅姐聽。
  她未必愿意聽。
  以我這些年對她的了解,她絕對樂意聽;以我前世的修行,我敢肯定,她還可以和你喜憂共享,冷暖相知。
  既然你能未卜先知,我想請教你,人間這場劫難是怎么回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或許是外星人的侵略,或許是大自然的懲罰,亦或是敵對勢力的特殊戰爭,這不是你操心的事。
  是魚就得關心水質,怎么能不操心呢?
  你可以思考,但不要悲觀。人類是唯一能思考的動物,是唯一能從外界環境和同類命運中汲取經驗和教訓的動物。我相信,歷經這場天災人禍,他們一定會反思,重新樹立敬天重道、遵循自然規律的正確觀念,找到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顛覆歷史周期律的密碼。
  我正要說什么,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化作一團霧氣,最后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身邊已空無一物。
  
  六
  元旦節過后,貝貝留在家中陪護年邁的爺爺奶奶,我重返A市。
  十多天未見,梅姐看著憔悴了許多,擁擠的電梯里,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眼神,打了聲招呼。
  晚上,她喊我過去吃飯,我發現屋里只有她一個人。
  阿姨呢?我問。
  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她喃喃地說,神情凄然。
  我將愛憐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
  我聽見銀狐犬在餐桌底下嗚嗚的哀嚎聲。
  我將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梅姐聽,美好的、悲殘的,毫無保留。
  她默默地聽著,未作任何評議,偶爾有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過了數天的一個上午,我慌慌張張地從廠里跑回來,準備拿遺忘在家中的某個物件。突然看見小區物業辦樓前的綠化帶旁,圍了一圈人,個個神色異常,議論紛紛。走近一看,地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只白色動物,它口鼻流血,怒目圓瞪,身上布滿一道道鞭狀印痕。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梅姐家的小白嗎?我心中一陣痛楚,忙向圍觀者打聽。他們說物業幾個人拿棍棒將狗狗打死了,理由是狗狗從樓上下來,嘴里叨著一只死鴿子,他們認為鴿子是病毒宿主,狗狗當然也有毒。
  我趕緊給梅姐打電話,她說她正在物業辦跟他們在理論。
  遠遠地站著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應該打死,還要做專業無公害化處理;有的說,太殘忍了,傷天害命,毫無科學依據。
  照他們的說法,在綠化帶叢中,我果然看見一只青灰色的家鴿,尸體僵硬,而全身完好無損。
  梅姐沒能從物業那里討到任何說法。社區干部不許梅姐私自處理狗狗尸體,怕她賣給殺狗賣肉的那些人,說他們聯系人掩埋,費用梅姐掏。
  梅姐跟我說,早上她一不小心,小白便奪門而出,順著樓梯跑到院子里,又不知從哪里叨了一只死鴿子,被物業人員發現了,他們活活將它打死。其實,狗狗是想找個地方將鴿子掩埋,它絕對不會有吃一只死鴿子的想法;平日,沒有我的允許,別人投喂的任何東西它都不吃。
  這一晚,我陪梅姐說話一直到深夜。我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把酒言歡的時間,但梅姐至少需要有人替代婆婆和小白來陪伴。
  當梅姐說到再過十多天,就是丈夫三周年祭日時,我的心又禁不住抽搐了。人類的悲歡雖然盡不相同,但有的悲傷,它屬于全人類。
  當夜,阿珍再次來到我的夢境。她已無肉身依托,如孤魂野鬼般無影無蹤。只聽呼呼一陣北風刮過,陣陣歌聲便如裊裊飲煙從空中飄蕩過來: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作虛無
  ……
  阿珍,珍珍,我站起來,雙手伸向空中,急切地喊著。
  我在這兒呢,他們只能殺死我的肉體,卻不能殺死我的靈魂。按六道輪回,我還可以繼續投胎。
  那你打算投什么胎呢?
  鑒于和你特殊關系,這個我不便告訴你;我只能跟你說,我愛人間道,人間有毒,更有愛。上上一世我做人犯了錯,傷害了自己的多位親人,前世做畜我苦修善因,以至被迫喝下人類的另一種毒而終。你放心,我的犧牲不會白費,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從來都是以血的教訓為代價。
  又一陣北風勁吹,如驚濤拍浪,萬馬奔騰,聲音由近及遠,直至最后消失。
  第二天中午,我將昨夜的夢講給貝貝,她聽了很震驚,接著幫我分析起來。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其說你是在跟母親對話,不如說你是在跟自己的靈魂對話。當然,不否認母親在精神和情感上對你施加的巨大影響力。越是在信仰喪失的年代,人越要為自己找到精神的依靠。你和母親相戀的那些年,應該正是《白狐》歌曲風摩大冮南北的時候。我猜當年你們都很喜歡唱這首歌,因為它正和你們的情感、心境,甚至理想、信仰相挈合。
  梅姨家的銀狐犬之死,本是人性之惡的偶發事件,但銀狐犬在你心中作為愛人的化身,它的犧牲便具有了雙重意義,其中包含了母親犧牲自己成全你和梅姨的心愿。她認為掛在我們家客廳中央自己那幅遺像和她的三世之軀,都是你幸福路上的障礙……
  貝貝說得對,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便是我療傷的一個過程。這個悲傷的冬天,我,貝貝,還有梅姐,都會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歲月靜好,皆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甚至作出了以生命為代價的犧牲。
  現在,還不是我跟梅姐表白的時候,待到明年春暖花開,瑞光普照,拂去塵埃,蕩滌陰霾,忘卻憂傷,留下美好,我們將和我夢中的亡妻一樣,重新開啟新的生命之旅。一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
  我這一留,就將阿珍永遠留在我的廠子,留在了我身邊和生命里。兩個月后我們相愛了。
  阿珍告訴我,她不喜歡所學的專業,不想在彌漫著消毒水味的地方工作一輩子;都是在醫療系統工作的父母為她規劃的這條路。
  我說,那你就聞一輩子的面包香味吧,那是我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后來,后來的后來……我的故事常常講到這里,就再講不下去了。
  
  五
  冬至前一天,我和貝貝回到老家B縣。
  我回去是因為姑姑去世,貝貝要給母親上墳。
  因為疫情和工作,我已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這次回來,看二老身體狀況都很不好,便打算多陪他們幾天。
  事實是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在他們身邊,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之后不久,大伯就走了,接著又是村里的孫二爺。農村的喪葬禮儀多,程序繁瑣,幾個白事跟下來,我已累得身心俱憊。晚上跟父母嘮嗑不到十點鐘,雙眼皮就開始打架。
  不知怎么,我又來到街心公園,坐在幾棵冬青樹前面的長條椅上。很快,耳邊又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
  我扭頭一看,木椅的一端,端坐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跟我上次見的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我,因為你心里有很多苦要跟我說。依舊是阿珍的聲音。
  這么說你能幫我排憂解難、刮骨療傷?我問。
  我沒有那個本事。從內心能幫自己的只有自己,因為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次我不該讓你回去,事實證明,那對你是一種折磨,都怪我考慮不周,也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心變得如此脆弱敏感。以后,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刻在生命里的人,我不可能忘了你。
  忘不了一個人是一回事,活在一個人的陰影里是另一回事。有句話怎么說?不要因為一朵花的凋謝而錯過了整個春天。去把我的相片從墻上摘下來,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梅姐聽。
  她未必愿意聽。
  以我這些年對她的了解,她絕對樂意聽;以我前世的修行,我敢肯定,她還可以和你喜憂共享,冷暖相知。
  既然你能未卜先知,我想請教你,人間這場劫難是怎么回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或許是外星人的侵略,或許是大自然的懲罰,亦或是敵對勢力的特殊戰爭,這不是你操心的事。
  是魚就得關心水質,怎么能不操心呢?
  你可以思考,但不要悲觀。人類是唯一能思考的動物,是唯一能從外界環境和同類命運中汲取經驗和教訓的動物。我相信,歷經這場天災人禍,他們一定會反思,重新樹立敬天重道、遵循自然規律的正確觀念,找到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顛覆歷史周期律的密碼。
  我正要說什么,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化作一團霧氣,最后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身邊已空無一物。
  
  六
  元旦節過后,貝貝留在家中陪護年邁的爺爺奶奶,我重返A市。
  十多天未見,梅姐看著憔悴了許多,擁擠的電梯里,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眼神,打了聲招呼。
  晚上,她喊我過去吃飯,我發現屋里只有她一個人。
  阿姨呢?我問。
  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她喃喃地說,神情凄然。
  我將愛憐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
  我聽見銀狐犬在餐桌底下嗚嗚的哀嚎聲。
  我將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梅姐聽,美好的、悲殘的,毫無保留。
  她默默地聽著,未作任何評議,偶爾有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過了數天的一個上午,我慌慌張張地從廠里跑回來,準備拿遺忘在家中的某個物件。突然看見小區物業辦樓前的綠化帶旁,圍了一圈人,個個神色異常,議論紛紛。走近一看,地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只白色動物,它口鼻流血,怒目圓瞪,身上布滿一道道鞭狀印痕。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梅姐家的小白嗎?我心中一陣痛楚,忙向圍觀者打聽。他們說物業幾個人拿棍棒將狗狗打死了,理由是狗狗從樓上下來,嘴里叨著一只死鴿子,他們認為鴿子是病毒宿主,狗狗當然也有毒。
  我趕緊給梅姐打電話,她說她正在物業辦跟他們在理論。
  遠遠地站著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應該打死,還要做專業無公害化處理;有的說,太殘忍了,傷天害命,毫無科學依據。
  照他們的說法,在綠化帶叢中,我果然看見一只青灰色的家鴿,尸體僵硬,而全身完好無損。
  梅姐沒能從物業那里討到任何說法。社區干部不許梅姐私自處理狗狗尸體,怕她賣給殺狗賣肉的那些人,說他們聯系人掩埋,費用梅姐掏。
  梅姐跟我說,早上她一不小心,小白便奪門而出,順著樓梯跑到院子里,又不知從哪里叨了一只死鴿子,被物業人員發現了,他們活活將它打死。其實,狗狗是想找個地方將鴿子掩埋,它絕對不會有吃一只死鴿子的想法;平日,沒有我的允許,別人投喂的任何東西它都不吃。
  這一晚,我陪梅姐說話一直到深夜。我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把酒言歡的時間,但梅姐至少需要有人替代婆婆和小白來陪伴。
  當梅姐說到再過十多天,就是丈夫三周年祭日時,我的心又禁不住抽搐了。人類的悲歡雖然盡不相同,但有的悲傷,它屬于全人類。
  當夜,阿珍再次來到我的夢境。她已無肉身依托,如孤魂野鬼般無影無蹤。只聽呼呼一陣北風刮過,陣陣歌聲便如裊裊飲煙從空中飄蕩過來: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作虛無
  ……
  阿珍,珍珍,我站起來,雙手伸向空中,急切地喊著。
  我在這兒呢,他們只能殺死我的肉體,卻不能殺死我的靈魂。按六道輪回,我還可以繼續投胎。
  那你打算投什么胎呢?
  鑒于和你特殊關系,這個我不便告訴你;我只能跟你說,我愛人間道,人間有毒,更有愛。上上一世我做人犯了錯,傷害了自己的多位親人,前世做畜我苦修善因,以至被迫喝下人類的另一種毒而終。你放心,我的犧牲不會白費,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從來都是以血的教訓為代價。
  又一陣北風勁吹,如驚濤拍浪,萬馬奔騰,聲音由近及遠,直至最后消失。
  第二天中午,我將昨夜的夢講給貝貝,她聽了很震驚,接著幫我分析起來。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其說你是在跟母親對話,不如說你是在跟自己的靈魂對話。當然,不否認母親在精神和情感上對你施加的巨大影響力。越是在信仰喪失的年代,人越要為自己找到精神的依靠。你和母親相戀的那些年,應該正是《白狐》歌曲風摩大冮南北的時候。我猜當年你們都很喜歡唱這首歌,因為它正和你們的情感、心境,甚至理想、信仰相挈合。
  梅姨家的銀狐犬之死,本是人性之惡的偶發事件,但銀狐犬在你心中作為愛人的化身,它的犧牲便具有了雙重意義,其中包含了母親犧牲自己成全你和梅姨的心愿。她認為掛在我們家客廳中央自己那幅遺像和她的三世之軀,都是你幸福路上的障礙……
  貝貝說得對,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便是我療傷的一個過程。這個悲傷的冬天,我,貝貝,還有梅姐,都會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歲月靜好,皆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甚至作出了以生命為代價的犧牲。
  現在,還不是我跟梅姐表白的時候,待到明年春暖花開,瑞光普照,拂去塵埃,蕩滌陰霾,忘卻憂傷,留下美好,我們將和我夢中的亡妻一樣,重新開啟新的生命之旅。一
  貝貝是十二月五號學校放假,八號離開A市回C縣姥姥家的。
  這天,開車將她送到長途汽車站,望著她瘦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車站大廳的入口處,我的心突然一陣抽搐,仿佛被什么東西杵了一下,生生地痛。女兒長得太像她的媽媽阿珍了,錐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修長而纖細。
  爸,不用查驗核酸碼和健康碼了,票已經買到了,你還有什么要叮嚀嗎?貝貝發來消息問。
  我回:記住,冬至前回老家B縣給你媽上墳。
  十三年前的仲夏,我騎電動車送阿珍到同樣的這個長途汽車站。
  那天,阿珍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如水蓮般傲然綻放于俗世泥淖中。她一手托著笨重的拉桿箱,一手牽著我們女兒貝貝的小手,笑靨如花的臉上的喜悅卻掩飾不住眼底的絲絲憂傷。
  這次回去我一定能成功化解矛盾,畢竟在父母心中,兒女沒有什么過錯是不可以原諒的;再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四五年了,他們應該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恨,開始祝福我們。
  阿珍說這些話的時候,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而,等她坐上開往娘家的那趟班車,招呼貝貝在窗口向我揮手道別的時候,我卻發現她眼里噙滿了淚水。
  現在回想,那不是她激動或者委屈的淚水;這極有可能表明,在她內心的深處,對未來美好的一切企盼,還是隱存著一絲不安的憂慮。
  阿珍那微笑著的凝望著我的美麗的臉龐,從此在我心中定格成為永恒的記憶。
  她說是讓我等著她的好消息,但半個月后,我等來的卻是她投河自盡的兇訊。
  聞此噩耗,我第一個念頭是:她父母間接殺了女兒。還需要什么比法律依據更確切的罪證嗎?我們婚禮當天,他們娘家沒有哪怕一個三歲小孩來參加;婚后,阿珍和我兩次登門,每次禮品都被他們摔到大門外的馬路邊。
  當然,我知道我有錯在先;我將阿珍肚子搞大后才上門認親,在彩禮等條件上還遠遠滿足不了他們。可我再有罪,阿珍再有錯,也不該逼出人命啊!
  我花了兩萬塊錢才從娘家人手里將阿珍的尸體要過來,拉回老家B縣埋葬。這是我一生痛恨阿珍父母、不能原諒他們的第二理由。他們扣留貝貝人身,強奪她的撫養權,置法理于不顧,卻打著愛的名義,說什么貝貝跟著我只能受罪,他們一家都是公務員,生活條件比我好。
  那時我真的很窮,經營著一家作坊式的小食品廠,根本沒錢請律師跟他們打官司,就像我當初無力支付他們索要的巨額彩禮一樣。
  一直拖到貝貝上初一時,我覺得我有了要回貝貝的資本,便找到阿珍的大伯,表達了我的訴求,問他們是私了,還是走法律途徑。阿珍的大伯說,走什么法律途徑,貝貝姓陳,這不明擺著的事嗎?當初貝貝的舅舅結婚多年未能生育,所以才有了這一出,當然也有從你那方面考慮的因素,你的經濟條件確實不好,拖兒帶女的,不便于再成家。
  我掏了五十萬,支付了貝貝這些年的撫養費和對阿珍父母的精神賠償金,也買斷了我們從來就不存在的親情。
  雖然這些錢,對事業剛踏上正軌沒幾年的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看在阿珍的情份上,看在阿珍大伯當初偷偷幫著我們辦理結婚證明的份上,我是在所不惜。
  貝貝對外公外婆有感情,這些年來,我從未阻擋過他們的來往,在經濟上也是大力支持。
  上高二后,因為功課和疫情,貝貝已有兩年再沒去看過姥爺和姥姥,這次疫情徹底放開后,貝貝立刻便動了此念頭。
  
  二
  女兒走后第五天,一大清早起來,我感覺頭昏腦脹,以為是昨夜做夢,沒休息好。到車間轉了一圈,十七八個工人,便有六七個人因為感冒請了病假,我只能撐著身子親自干活了。
  快到中午時,開始咳嗽、流涕,我知道自己也感冒了。辦公室只有感冒膠囊,吃了幾粒,癥狀有所緩解。下午感覺頭痛得更厲害了。
  五點多離廠回小區,發現家里也只有幾板感冒膠囊和半盒阿莫西林。不想吃東西,裹著棉被躺在床上,全身陣陣發冷,頭痛欲裂。想量下體溫,也沒體溫計。
  一會兒有人敲門,是對門的梅大姐。
  小陳,今天咋回來這么早?沒做飯就過來一起吃吧,她說。
  開了門,我就退回客廳,跟她說,我怕得了流感,不想吃飯,你快回,會傳染的。
  她說,小區這兩天陽了不少人,你趕快做個抗原體檢測,沒有試劑盒我給你拿幾個。
  我說不用,專家說陽了也就跟感冒一樣,吃藥就是了,測它干嘛呢?
  那你有藥嗎?她問明情況后就給我送來一板退燒藥和一盒布洛芬緩釋膠囊。說她也沒備藥的意識,是別人送她兩盒布洛芬。
  睡到半夜,我感覺全身發燙,骨頭像散架似的酸痛,喉嚨也干澀癢痛,吃藥并沒見效。
  次日清晨起床后,覺得渾身沒有先天晚上那么難受,趕到廠里用紅外線測溫儀一測,38.2度。快到中午時體溫差不多已恢復了正常。
  此后,除了體溫正常頭不疼,其他癥狀并沒有消失。廠里越來越多的人都不同程度出現了癥狀,有的真如感冒,有的比感冒嚴重。
  周圍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像得了流感,卻買不到感冒藥。網上說藥被人搶光了,搶藥的人應該是先知先覺,具有超前思維,說他們不在我等凡人愚人之列倒可以理解,可發現網上說某些社會精英竟然也無藥可吃,著實令人費解。
  貝貝得知我有可能陽了的消息之后并不感到吃驚,她說就連C縣縣城現在起碼一半人都陽了,姥姥家里好幾個都中招了。
  她說,患難見真情,這個時候能送你蓮花清瘟和布洛芬的人一定是看重或珍愛你的人。爸,恭喜你,梅姨對你有意思,這我早就看出來了,現在哪有這么好的鄰居?三年前,她老公在世時,你們見面幾乎連招呼都不打。
  我說,三年疫情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同時也緊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不同的人群之間會產生不同甚至相反的結果。我們屬于正常的鄰里關系,因為,梅姨年齡和社會地位都和你爸不屬于同一個階層。
  不就一個事業單位科級干部嗎,也是個閑職,沒啥實權;雖然比你大七八歲,但梅姨容貌風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我覺得你倆挺般配的。貝貝像一個教唆犯。
  孩子,你還年輕,不懂這個社會,現在的女人,都是向上兼容的,沒有人向下;女人年輕貌美可以當作資本,但這些優勢放在男人身上一文不值。我倒像一個教師爺。
  
  三
  早上在院子里遇見正在晨練的梅姐,她問我“感冒”是否好了,那眼神那語氣,平和親切如農村鄰家大嫂,讓我絲毫感受不到貝貝所說的那種熾熱的深情。
  梅姐不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她總顯示出與她年齡身份相匹配的沉穩得體優雅大方的氣質與風度。她的美是發自內在的一種力量,源自她的善心和教養。梅姐的丈夫那年歲末到武漢出差,正趕上那場人間劫難,身染重疾,最后不治而亡。梅姐孩子在廣東工作,她平常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起生活,倆人相處融洽,親如母子,我一直以為是她娘家媽,后來才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梅姐每個星期天晨練時總會牽著她那只尖嘴小眼晴、通身雪白的銀狐犬。此刻,那小東西被拴在綠化帶旁的一棵樹上,瞪著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神情專注。這大概是我曾幫她主人修過冰箱電源線、捅過馬桶、換過燈泡的緣故。我想跟貝貝說,你梅姨對我要有過這種眼神,我早就跟她表白了。
  下午三點鐘,貝貝突然打電話跟我說,姥爺去世了,姥姥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回來送姥爺最后一程。
  放下一切恩怨?我沒有那個胸懷和格局。孩子,莫勸別人大度,因為你未經他人苦。我一口拒絕了他們,不容商量。
  看了下日歷,壬寅虎年十二月十七日。
  咳嗽,鼻塞,流涕,乏力,失去嗅覺和味覺,身體的不適讓我不到十點就上床休息了。
  空蕩蕩的大街闃無人聲,街心公園里也人跡罕至。我獨自坐在冰冷的長條木椅上茫然四顧。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獨,滾滾紅塵里,誰又種下愛的蠱……
  耳畔傳來陣陣歌聲,聲音哀婉凄切,如泣如訴。心里奇怪,誰在這唱歌呢,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
  瞅啥呢?沒看見我嗎?
  循聲望去,只見木條椅右端蹲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歪頭看著我說。
  我一看,正是對門梅姐家那只寵物狗,聲音卻是我熟悉的阿珍的聲音。
  奇怪,我剛才咋沒看見你?我問她。
  她說,你能看出我,那我前世修煉的功法不是白費了嗎?我由狐轉世成人,再由人轉世成犬,現在是我的第三世。
  十三年了,你都在哪里?為什么要狠心拋下我們父女?
  陳艾,原諒我吧!都是我一時糊涂一時沖動,為堵一口氣,嚇唬爹娘,才犯下如此大錯。天界為懲罰我,讓我投胎做了一條犬,但我有選擇投生宿主和投生地的自由權。前七年,我跟隨的主人是你食品廠對面六樓的一家住戶,我常常站在陽臺上俯望,廠里的一切活動都盡收眼底。后六年,你買了新房,我就跟了你對面的梅姐,你早晚上下班、貝貝放學上學時,我就站在門后透過貓眼望著你們。
  真的嗎?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在廠里你很辛苦,每天不是開著面包車進料送貨,就是在車間搞生產。顯然,這些年來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什么不給自己再找個伴侶呢?
  還不是因為沒有合適的。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像我,單純到對錢幾乎沒有概念的程度?早知今日,當初我們為什么不答應我父母的要求呢?打個欠條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你說得有道理。可人生沒有回頭路,失去的再也找不回來了。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什么還要把我的大遺像掛在客廳中央?生活在我的陰影里,你知道自己多么愚蠢!
  我不想讓貝貝受一點點委屈。
  你們成人對愛情的悲觀失望,彼此的不信任,應該從自己的信仰、價值觀找原因,而不是由無辜的孩子為你們的不幸背鍋。
  我知道,孩子常常成為不幸婚姻的犧牲品,所以我寧缺勿濫。
  可是這些年來,除了前三年,你身邊就從沒離開過女人,食品廠的女會計、女員工、離異二婚女,甚至網絡交友平臺的小姐姐、夜店美女,你們逢場作戲,尋歡作樂,從未逃過我的法眼。
  沒錯,我承認,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會怪罪我嗎?
  我能管得了這么多,你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瞧,你咳得多厲害,我聽著都難受。
  我這不算什么,比我不幸的人多了去了。
  這一點我比你更清楚,我爸今天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對此你有什么打算?
  你說呢?我想聽你的。
  送他最后一程吧,從法律上講,他可是你的岳父大人吶。
  
  四
  我將昨晚的夢告訴了貝貝。貝貝說既然媽媽給你托夢了,你就遵從她的意愿吧。
  不想惹在天之靈的阿珍傷心,我只能冒著身體和心靈的各種不適感,奔赴這場喪禮。
  去了之后我才知道,這不只是一場奔喪之旅,也是一場認親之旅,更是我的一場傷心之旅。
  這是阿珍女婿。丈母娘一遍一遍地將我介紹給她家親友,臉上流露出復雜而不可名狀的表情。十五六年前最渴望的認同,現在每聽一次,我的心都被刀割一次。在這個冰冷而溫熱的農家小院,到處都是阿珍的影子和氣息,它們像驅不開的幽靈般纏繞著我的魂,包裹著我的心。
  十九日,我和貝貝回到A市。
  當晚,我們父女倆再次重溫了我和阿珍曾經擁有的那段美好時光。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把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貝貝聽。我知道,世間這種老掉牙的故事,發生在我身上,除了貝貝,沒有人對它感興趣。
  那時,我剛接手一家作坊式的小面包廠,因為資金短缺,廠子的規模只能維持現狀;連我自己算上,廠里一共才七名工人。效益雖不是很好,但總算有錢可賺,我也只能賣力去經營;送貨、跑銷路、研發新品,這些擔子全由我一個人來扛。
  一天上午,我從一家超市送貨出來,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在等紅綠燈時遇見兩位年輕女孩。她們從我身邊走過時談論到我的產品,一個說哇這么多面包,另一個說我們買面包吧;一個說人家是送貨的,不賣,另一個說肯定賣。
  說面包不賣的那女孩就是阿珍,她不僅單純到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不賣的商品,就連買時也不知討價還價。而她的同伴就知道,我應該算她們批發價。
  一年后,我的產品銷路有所擴大,生產上需要增加人手。我印了幾張招騁廣告托付幾位關系好的客戶,貼在他家超市門口。沒過多久,在前來應騁的人當中,我發現有一張面孔似曾相識,最后證實,她就是當年買我面包的阿珍。阿珍依舊保持著她純真的品格,在工資問題上沒有跟我討價還價。她告訴我,自己半年前剛從A市一家衛校畢業,目前還沒有考取護士資格證,因此想臨時先找個工作過渡一下。
  食品廠的活很累,工作時間也長,阿珍家庭條件好,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苦,所以干了三天后她就不想干了。我說,給你換個相對輕松的崗位,再堅持幾天,等我找下了人你再走好嗎?現在正是廠子生意好的時候,急需用人。
  我這一留,就將阿珍永遠留在我的廠子,留在了我身邊和生命里。兩個月后我們相愛了。
  阿珍告訴我,她不喜歡所學的專業,不想在彌漫著消毒水味的地方工作一輩子;都是在醫療系統工作的父母為她規劃的這條路。
  我說,那你就聞一輩子的面包香味吧,那是我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后來,后來的后來……我的故事常常講到這里,就再講不下去了。
  
  五
  冬至前一天,我和貝貝回到老家B縣。
  我回去是因為姑姑去世,貝貝要給母親上墳。
  因為疫情和工作,我已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了,這次回來,看二老身體狀況都很不好,便打算多陪他們幾天。
  事實是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在他們身邊,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之后不久,大伯就走了,接著又是村里的孫二爺。農村的喪葬禮儀多,程序繁瑣,幾個白事跟下來,我已累得身心俱憊。晚上跟父母嘮嗑不到十點鐘,雙眼皮就開始打架。
  不知怎么,我又來到街心公園,坐在幾棵冬青樹前面的長條椅上。很快,耳邊又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是一只愛了千年的狐,千年愛戀千年孤獨,長夜里你可知我的紅妝為誰補……
  我扭頭一看,木椅的一端,端坐著一只雪白的銀狐犬,跟我上次見的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我,因為你心里有很多苦要跟我說。依舊是阿珍的聲音。
  這么說你能幫我排憂解難、刮骨療傷?我問。
  我沒有那個本事。從內心能幫自己的只有自己,因為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上次我不該讓你回去,事實證明,那對你是一種折磨,都怪我考慮不周,也沒想到這幾年來,你的心變得如此脆弱敏感。以后,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刻在生命里的人,我不可能忘了你。
  忘不了一個人是一回事,活在一個人的陰影里是另一回事。有句話怎么說?不要因為一朵花的凋謝而錯過了整個春天。去把我的相片從墻上摘下來,把我們的故事講給梅姐聽。
  她未必愿意聽。
  以我這些年對她的了解,她絕對樂意聽;以我前世的修行,我敢肯定,她還可以和你喜憂共享,冷暖相知。
  既然你能未卜先知,我想請教你,人間這場劫難是怎么回事?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或許是外星人的侵略,或許是大自然的懲罰,亦或是敵對勢力的特殊戰爭,這不是你操心的事。
  是魚就得關心水質,怎么能不操心呢?
  你可以思考,但不要悲觀。人類是唯一能思考的動物,是唯一能從外界環境和同類命運中汲取經驗和教訓的動物。我相信,歷經這場天災人禍,他們一定會反思,重新樹立敬天重道、遵循自然規律的正確觀念,找到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顛覆歷史周期律的密碼。
  我正要說什么,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化作一團霧氣,最后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而身邊已空無一物。
  
  六
  元旦節過后,貝貝留在家中陪護年邁的爺爺奶奶,我重返A市。
  十多天未見,梅姐看著憔悴了許多,擁擠的電梯里,我們匆匆交換了一個眼神,打了聲招呼。
  晚上,她喊我過去吃飯,我發現屋里只有她一個人。
  阿姨呢?我問。
  走了,再也回不來了。她喃喃地說,神情凄然。
  我將愛憐的目光落在她蒼白的臉上。
  我聽見銀狐犬在餐桌底下嗚嗚的哀嚎聲。
  我將我和阿珍的故事講給梅姐聽,美好的、悲殘的,毫無保留。
  她默默地聽著,未作任何評議,偶爾有豆大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過了數天的一個上午,我慌慌張張地從廠里跑回來,準備拿遺忘在家中的某個物件。突然看見小區物業辦樓前的綠化帶旁,圍了一圈人,個個神色異常,議論紛紛。走近一看,地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只白色動物,它口鼻流血,怒目圓瞪,身上布滿一道道鞭狀印痕。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梅姐家的小白嗎?我心中一陣痛楚,忙向圍觀者打聽。他們說物業幾個人拿棍棒將狗狗打死了,理由是狗狗從樓上下來,嘴里叨著一只死鴿子,他們認為鴿子是病毒宿主,狗狗當然也有毒。
  我趕緊給梅姐打電話,她說她正在物業辦跟他們在理論。
  遠遠地站著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應該打死,還要做專業無公害化處理;有的說,太殘忍了,傷天害命,毫無科學依據。
  照他們的說法,在綠化帶叢中,我果然看見一只青灰色的家鴿,尸體僵硬,而全身完好無損。
  梅姐沒能從物業那里討到任何說法。社區干部不許梅姐私自處理狗狗尸體,怕她賣給殺狗賣肉的那些人,說他們聯系人掩埋,費用梅姐掏。
  梅姐跟我說,早上她一不小心,小白便奪門而出,順著樓梯跑到院子里,又不知從哪里叨了一只死鴿子,被物業人員發現了,他們活活將它打死。其實,狗狗是想找個地方將鴿子掩埋,它絕對不會有吃一只死鴿子的想法;平日,沒有我的允許,別人投喂的任何東西它都不吃。
  這一晚,我陪梅姐說話一直到深夜。我知道,此刻不是談情說愛、把酒言歡的時間,但梅姐至少需要有人替代婆婆和小白來陪伴。
  當梅姐說到再過十多天,就是丈夫三周年祭日時,我的心又禁不住抽搐了。人類的悲歡雖然盡不相同,但有的悲傷,它屬于全人類。
  當夜,阿珍再次來到我的夢境。她已無肉身依托,如孤魂野鬼般無影無蹤。只聽呼呼一陣北風刮過,陣陣歌聲便如裊裊飲煙從空中飄蕩過來:
  能不能再為你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作虛無
  ……
  阿珍,珍珍,我站起來,雙手伸向空中,急切地喊著。
  我在這兒呢,他們只能殺死我的肉體,卻不能殺死我的靈魂。按六道輪回,我還可以繼續投胎。
  那你打算投什么胎呢?
  鑒于和你特殊關系,這個我不便告訴你;我只能跟你說,我愛人間道,人間有毒,更有愛。上上一世我做人犯了錯,傷害了自己的多位親人,前世做畜我苦修善因,以至被迫喝下人類的另一種毒而終。你放心,我的犧牲不會白費,人類文明的發展進步從來都是以血的教訓為代價。
  又一陣北風勁吹,如驚濤拍浪,萬馬奔騰,聲音由近及遠,直至最后消失。
  第二天中午,我將昨夜的夢講給貝貝,她聽了很震驚,接著幫我分析起來。她說: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與其說你是在跟母親對話,不如說你是在跟自己的靈魂對話。當然,不否認母親在精神和情感上對你施加的巨大影響力。越是在信仰喪失的年代,人越要為自己找到精神的依靠。你和母親相戀的那些年,應該正是《白狐》歌曲風摩大冮南北的時候。我猜當年你們都很喜歡唱這首歌,因為它正和你們的情感、心境,甚至理想、信仰相挈合。
  梅姨家的銀狐犬之死,本是人性之惡的偶發事件,但銀狐犬在你心中作為愛人的化身,它的犧牲便具有了雙重意義,其中包含了母親犧牲自己成全你和梅姨的心愿。她認為掛在我們家客廳中央自己那幅遺像和她的三世之軀,都是你幸福路上的障礙……
  貝貝說得對,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便是我療傷的一個過程。這個悲傷的冬天,我,貝貝,還有梅姐,都會明白一個道理:自己的歲月靜好,皆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甚至作出了以生命為代價的犧牲。
  現在,還不是我跟梅姐表白的時候,待到明年春暖花開,瑞光普照,拂去塵埃,蕩滌陰霾,忘卻憂傷,留下美好,我們將和我夢中的亡妻一樣,重新開啟新的生命之旅。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雙跛鴛鴦
下一篇:失蹤的石獅子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