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雙跛鴛鴦

雙跛鴛鴦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天暗下來了,遠山染墨,影影綽綽。
  孫有福騎著摩托車急急忙忙往家趕,車屁股后面馱著老婆侯翠月。
  “后天兒子就要去縣城念高中了,你明天去鎮上給兒子買新衣服、新書包、新鞋子……讓兒子滿身新,漂漂亮亮去念書。咱不跟城里孩子比檔次,可也不能讓兒子穿得破爛臟兮,那樣忒寒磣了。兒子念高中,也是‘文化人’了,咋還能像在家那樣‘赤腳耙地’呢?你往后不要來上班了,跟兒子一塊在縣城租房子,陪他念書。其他的事你別多想,有俺呢,你就一門心思陪兒子……”有福一面駕駛那輛“突突”響的舊摩托,一面回頭向車屁股后面的翠月喋喋不休地喊話。
  “俺知道了,你今天都講八百遍了。”翠月大聲回應著。
  “哦,俺今天就是碎嘴,好,不啰嗦了。”有福平常少言寡語,今天為兒子上學的事不耐其煩地說了無數遍。面對翠月的搶白,有福不但不生氣,還呲牙一笑,然后加大油門,沖進沉沉的墨色里,摩托的“突突”聲震響著整個山灣。
  
  二
  第二天,剛蒙蒙亮,有福就躡手躡腳地起床,沒弄出一丁點響動,獨自去上班了。翠月在床上翻了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沒像往常騎在摩托的后座上跟有福一塊去上班。
  白天,翠月去集鎮上給兒子孫天寶買了上學用的零碎東西,又買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襪子,還買了一頂新帽子,要把兒子全副武裝起來。當然,這些都是地攤貨,檔次雖然低,可能圖個新。
  平時面無笑色的天寶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黑瘦的面頰泛了紅,多了一絲血色。不過,他看著娘那雙皸裂的手,又說:“娘,俺的這些舊衣服還能穿吶!”
  “好,把能穿的都帶著,作換洗。”
  第三天,翠月和天寶背著、扛著東西,翻了幾道峁,越過幾條溝,來到鎮上,從鎮上坐班車到達縣城,七拐八轉,累得滿頭大汗才找到縣第一中學。
  報名時,翠月從褲腰里掏出一個打卷的手帕,一層層剝開,最后露出一卷厚厚的大面額少、小面額多的紙幣,交給會計。等會計把錢數好之后,翠月緊盯著鈔票的眼睛才挪開,伸伸脖子,咽了咽口水。
  翠月把兜里剩下的錢都掏給了天寶,一分沒留。
  天寶抽出五塊錢給娘,娘又推了回去,娘細聲漫語地說:“俺兜里還有錢,你留著吧,在學校處處要花錢,娘回家了吃的穿的啥都有,沒錢也難不住。噢,天寶啊,要娘陪你不?唉,你沒出過門,娘真有些不放心,你爹更不放心哩。”
  天寶搖了搖頭,看了看娘,又搖了搖頭。
  “唉,俺還是租房子,留下來陪你念書吧。俺心里老是跳得慌,俺不放心,你爹一直對俺千嘟囔萬囑咐,要俺留在縣城陪你念書呢。”
  天寶看著娘,又堅決地搖搖頭,一字一句地說:“俺住校,既省錢,還安全,有啥不放心哩?”
  “天寶長大了。娘信你,娘知道俺的娃懂事又爭氣。那俺就放心地走啦。”
  “嗯。”天寶重重地點點頭,瘦削的臉龐聚滿了嚴肅,彰顯出一個16歲男孩少有的堅定。
  天寶看著娘越走越遠,慢慢混雜在馬路上的人群中,眼窩里一陣熱。
  翠月沒留一分錢,回去只能徒步。天上布滿星星時才走到家,雙腳摩出幾個燎泡。有福大為驚訝地問:“你咋回來啦?不是讓你陪天寶讀書嗎?”翠月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只不停地搖頭。有福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埋怨道:“你傻呀?為了節約兩塊錢,走了幾個時辰,把腳板磨壞了,受罪不?”
  有福一面埋怨,一面給翠月打來泡腳的溫水。水盆里氤氳的霧氣升騰在黯然的房間里,潤出一片溫馨。
  
  三
  天蒙蒙亮,有福悄悄起床,沒弄出一丁點聲響。
  翠月聽到動靜,一骨碌爬起來,捅上褲褂,用壓井水抹一把臉,就跨到有福的摩托車屁股后面了。
  “唉,你腳上的燎泡跟雞蛋樣,還咋干活呀?在家歇著吧!”有福下命令。
  “一夜全消了,俺現在啥都能干。”翠月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也不中,在家歇兩天,等腳好了,去城里租房子陪兒子念書!耽誤了孩子可是大事喲!”有福拉下黑臉。
  “孩子住校,吃食堂,不要俺看。”
  “那還是不中,你今天不管咋地都要在家歇著,聽俺的,趕緊下來。”有福發動了摩托。
  “一個大活人在家歇啥呢!”翠月在摩托的轟鳴中提高了嗓門。
  “你,你,你讓俺說你啥好呢?”有福想把她拉下來,可她緊緊地攥住車屁股后面的鐵靶子不放。有福無可奈何。
  “俺每月去看兒子一趟,不中嗎?俺信孩子——他憨實,是個爭氣的娃。”
  東方的晨曦越來越明朗。他們的爭論停止了。
  摩托在晨曦的霧色里“突突”地穿行著,車頭的一線燈光忽明忽暗地閃動著,翠月的頭發被清涼的晨風吹得像一面獵獵的黑旗。
  
  四
  半年后。
  “不好了,有福,你老婆暈倒了!”帶工的老楊跑來喊有福。
  有福丟下手里的活,一顛一跛地跑過去。他在這個礦上放炮時被滾石砸傷過,那只左腳再也抻不直,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來跛得厲害。
  山里的路難走,打120也不頂事。
  有福找來一根繩子,把翠月緊緊地綁在自己身上,騎著摩托車,往醫院奔。
  三天三夜,翠月醒過來了。她虛弱得只能閃眼,蠕動的嘴唇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后,有福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她藥汁和湯水。有福擰熱毛巾給她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有福接屎倒尿,把她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來沒被污染過。為了讓她到院落里曬太陽,有福來來回回背她上下樓,跛腳邁樓梯晃晃悠悠、甩來甩去,可有福總能一步一步地試穩了再抬腳,從沒跌倒過,也從沒讓翠月少曬一個太陽。護士們看著黑黑瘦瘦且蓬頭垢面的有福都點頭,看著翠月,都替她感到高興,說她遇到這個看著表面有點邋遢實則很是暖心的男人真的有福氣。
  住院部是八十年代的老樓,沒電梯,上下爬樓梯,許多人家送病人上下樓都用雇工抬,讓病人躺在擔架上,或者坐在推車里。可雇工、擔架和推車都要錢,有福舍不得。
  翠月剛剛能走兩步路,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有福堅決不同意,他當然知道她除了擔心家里之外,更擔心醫療費,怕他孫有福出不起這個錢。
  一月后,翠月的臉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有福這才同意她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報銷了一大半。
  翠月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她瞪著眼,傻傻地看有福。
  “老楊的老婆是賣保險的,幾年前,俺給你入了一份‘大病保險’。沒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有福漫不經心地解釋。
  翠月恍然大悟。她看著這個黑黑瘦瘦的跛腳男人,天天一跛一瘸地圍著自己轉,從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你咋有這心思呢?農村人有幾個信‘大病保險’的?”翠月還是半信半疑。
  “俺看你天天拼了命地干活,擔心你身體總有一天吃不消,就從工錢里每月扣三十入了保險——那次我謊說礦上免費給職工做體檢,其實就是為這事。”
  不識字的翠月看著蓬頭垢面的有福,此時此刻更覺得腌臜的有福其實并不腌臜。
  
  五
  翠月在家休養了一個星期,就急不可耐了。
  有福不讓翠月去礦山上班了,要她在家好好休養,可翠月堅決不同意。
  “俺可以跟老板講,俺干輕活,少要工錢。俺不能在家閑著白吃啊,絕不!你不會讓俺在家悶壞吧?”一天清晨,翠月抓住有福的摩托不放。
  有福掰開翠月的手,把她推到屋里,回頭去騎摩托。翠月又跟了出來,跨在摩托的后座上。
  有福又把她挾下來,拖回屋里。可翠月像黏膠一樣,又粘上了摩托后座。
  有福氣得黑臉紫紅。他沒辦法,只得載著翠月一塊去深山里的礦上。
  在來來回回的路上,翠月總受風寒,常感冒發燒,可她總瞞著有福,也不請假。
  有福發現了,發起怒來:“你要去干,俺就辭工!”
  翠月不得不辭工。她結最后一次工錢那天,手里攥著幾張鈔票,跟工頭說,俺過幾天養好了,再來干,中不?
  工頭不耐煩地說,今后才說吧。
  她為了留個念想,趕緊買了一包煙塞給工頭,才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礦山。
  回家的路上,她一言不發,只唉聲嘆氣。
  “有俺呢,怕啥?俺養不起你娘倆咋的?”有福安慰翠月。
  翠月摟著有福的腰,頭發被清涼的風吹成一面獵獵的黑旗,聽著有福的安慰,口中還是不住地唉聲嘆氣。
  在家休養的翠月,拖著病懨懨的身子,刨幾畝田,種上莊稼、蔬菜和瓜果,還養了滿院子的雞鴨鵝兔。
  有福每次晚上回到家,看到忙里忙外的翠月,總是不吭聲就接過她手里的工具,把她按在木凳上歇息,自己接著干那沒完沒了的家務。
  翠月汗涔涔的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看著有福不敢動,不然有福還會過來把她按在木凳上,并皺起眉頭埋怨:“你這樣不聽話,把病累犯了咋弄?”
  常常是月亮升起老高,村子里一片寂靜之后,有福和翠月才能安穩就寢。
  
  六
  “翠月,翠月,大事不好了。有福摔到山溝里了。”老楊撞門而入,急切地喊。
  “啊,有福咋樣?”翠月手中的水盆掉到地上,摔得咣當一聲響,驚得一群雞鴨嘎嘎亂叫。
  “送醫院了!”
  翠月噙著淚,抓了幾件東西,坐老楊的摩托直奔醫院。
  三天三夜,有福才醒過來。她蹲在ICU門外,也三天三夜沒合眼。有福全身綁滿了繃帶,虛弱得只能閃眼,不能說話。翠月緊緊抓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他的眼里也漾著微笑。
  過了一段時間,她把他慢慢扶起來,墊好靠背,一勺一勺地喂藥汁和湯水。她擰熱毛巾給他擦臉洗身,那溫熱度正好合適。她接屎倒尿,把他整得干干凈凈,身上沒一點兒異味,床單也從沒被污染過。護士們看著面黃肌瘦的翠月都點頭,都替有福感到幸福,說他找到這樣會疼人的女人真有福。
  有福剛能坐起來,就鬧著要回家,說心里放不下家中的一切。
  翠月堅決不同意,她當然知道有福擔心醫療費太貴,怕家里欠賬。
  一個月后,有福黑瘦的臉頰上有了血色,身體的各項指標趨于正常,體重也長了兩斤。翠月這才同意他出院。
  結賬時,花了一大筆錢——夠他們掙兩年的,不過,也報銷了一大半。
  有福莫名其妙,沒醫保的農村人咋能報銷呢?
  “俺找老楊的老婆,給你入了一份‘人身意外險’——那次老楊謊稱給你報新工資表,讓你按手印,就是為這事。”翠月慢條斯理地解釋。
  不識字的有福恍然大悟。他看著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整天圍著自己前前后后地轉,沒一聲怨言,禁不住紅了眼圈。
  有福感激這個面黃肌瘦的女人,此時此刻他更覺得從頭到腳都腌里腌臜的自己其實日子過得并不腌臜。
  有福看到翠月瘦了一圈,右腳跛得更厲害了,心疼得暗自抹淚。他上次流淚還是二十年前自己母親去世時。
  翠月右腳殘疾,走路也一拐一瘸的。他和她是“男左女右”的跛,在礦山上被戲稱為“雙跛鴛鴦”,他們并排走路時,兩邊的人都要給他們讓路,怕被他們外甩的跛足給掃蕩了。
  
  七
  回家只休養一個星期,有福就急不可耐地上班了。
  春節前兩天,有福跟翠月說:“俺在山里替老板看礦洞,不回來了,過年加班比平時工資高多了,你和兒子在家過吧,多買點葷菜,給兒子補補——念書耗腦子哩。這是老板提前給俺預付的加班費,你拿好,兒子想吃啥買啥,別摳門。”說完,有福把鈔票塞給翠月,騎著那輛“突突”響的摩托毅然決然地出發了,很快就融入了遠山的墨色中。
  女人們都眼巴眼望盼春節,因為到外面打工的親人回來后,全家人能歡聚一堂,興高采烈地過個大年。可翠月不,她倚在門口,望著遠去的有福,心里翻騰不已,她知道有福一個人縮在荒無人煙的礦洞里,就似一個孤魂野鬼。她有心帶著兒子去山里和他一塊過年,可他一萬個不同意——寒冬里的礦洞如冰窖一般,他咋能讓她娘倆去受磨難?
  望著遠去的有福,聽著漸漸聲微的“突突”聲,她掩面而泣。
  大年初一,她讓兒子天寶借鄰居的自行車,飛馳幾十里,去礦洞里給有福送年飯,飯里沒啥大魚大肉,但一定有一大塊翠月親手做的大年糕,還有她腌的咸鴨蛋、咸雞蛋、咸蘿卜干、咸韭菜……他呀,就喜歡吃這些,比山珍海味還解饞。
  下一個春節,又是如此。
  
  八
  翌年。
  夏天的雨水特別多。一下雨,就要停工,礦洞滲水,容易出危險。生產時斷時續,有福賺的工資少了許多,這讓他很著急。
  只要雨停了,有福就急急忙忙去工地,第一個要下礦洞干活。老板很高興,經常表揚他。可是愿意下礦洞的人寥寥無幾,多數人還是要等滲的水耗干了才敢下去干活。
  有福為了多干活,有時晚上也不回家,夜以繼日地加班。老板高興得合不攏嘴,給他的加班費在礦上第一,號召大家向他學習。當然,學習他的人寥寥無幾。
  
  九
  “翠月,不好了,有福出大事了!”老楊火急火燎地跑來報信。
  “有福咋了?”
  “礦洞塌了,有福沒上來。”
  翠月眼前發黑,晃了一晃,沒收住腳,一頭撞到門框上。
  等她來到礦上,搶險隊員已經開始工作了,各級領導也來了,非法開礦的私人老板逃之夭夭了。
  等把有福扒出來,人被砸扁了,只能從衣著上依稀可辨。
  她傻傻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喊有福的名字。
  翠月整理有福在礦上的遺物:幾個饅頭,一桶干面條,破枕頭下壓著一本病歷,還有兩瓶藥。
  翠月這才知道有福得了急性腎病,病得不輕,可他瞞著她,沒住一天院,沒歇一天工。
  
  十
  天寶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遲疑著不愿意給娘看——他知道娘拿不出學費和生活費。
  憔悴不堪的翠月來了精神,歡天喜地道:“天寶,你爹給你存的有‘助學保險’,現在又有礦上的撫恤金,政府還準許貸款,俺娘倆不用愁。”停了停,翠月又沉郁起來:“你爹為給你治胃病,給俺治肝病,花空了錢袋子,可他還沒忘從牙縫里擠出錢給你買‘助學保險’……他說過,他拼了命也要供你念書,要你爭口氣。”
  已經長大成人的天寶面對有福的遺像,淚眼汪汪:“爹——你咋這樣傻啊!”
  這是天寶第一次叫有福爹——他是翠月和前夫生的,有福放炮受傷后不能生育。
  翠月的前夫是個賭徒、酒徒,翠月的跛足就是這個男人打殘的。天寶的撫養權是在天寶八歲時,翠月和有福合力同酒徒打官司才爭取過來的。那酒徒不斷訛詐有福說,你沒費勁就他媽的白撿了一個兒子,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可我咋辦?你這個得了大便宜的老光棍,該補償我幾個辛苦費吧?酒徒一面說,一面摔碎酒瓶,耍起酒瘋來……有福為了擺脫酒徒的糾纏,讓翠月和天寶過得安穩,就三番五次地滿足酒徒的訛詐,最后掏空了幾十年的積攢……
  天寶聽娘回顧了那段凄慘的過去,淚水奪眶而出:“爹,你和娘都跛,可你們的心不跛——兒子一定給你們爭氣!”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規則
下一篇:愛的蠱和人間的毒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