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規則

規則


  老周正在手機上瀏覽網頁,關注時事,直聽得手機“卜楞登”輕輕一聲響的同時,左上角浮現出一簇小字,又很快消逝,快得就沒容他看個清楚。他下意識的觸擊“主屏鍵”,打開“微信”,點擊微信下方“通訊錄”上的小紅點兒,點擊左上方頭像,點擊頭像右邊的“接受”,上滑點“完成”,看到的是司空見慣又大同小異,長短不齊且字號有別,黑色卻深淺不一的幾行字:
  21:07我是群聊“新興市象棋群”的邵君,你愛下棋嗎?以上是打招呼的內容,你已添加了“多才不易”,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讀如弈:邵老師好!
  邵老師怎么知道我愛下象棋的呢?
  多才不易:(握手)你的頭像和昵稱告訴我的呀(呲牙),你我不都在“新興市作協交流群”里嗎?
  讀如弈:哦,我的昵稱“讀如弈”是我根據一位公眾人物的一段話得來的。他說,讀書如下棋,書讀得越多,在社會上就不會被別人吃掉。至于下棋嘛,我僅僅是愛,談不上好。
  多才不易:你的昵稱起得好!(呲牙、握手)
  讀如弈:你是在書香苑這邊開過批發部那個邵君吧!
  多才不易:是的,馳名煙酒。您是?
  讀如弈:哦,那就對了。我姓周,叫我老周就行了。敢情我倆的愛好是一樣一樣的。
  多才不易:哈哈哈,握手!(握手)
  讀如弈:我好在你那買瀘州老窖。
  多才不易: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多數情況下是我愛人在那里。(捂臉)
  讀如弈:是的。拉我進群吧!
  多才不易:好的!
  老周點擊鏈接“邀請你加入群聊”,點擊“加入群聊”,群內顯示:
  新興市象棋群(152)21:21“多才不易”邀請你加入群聊,群聊參與人還有:韓計,昆鵬展翅,治療頸肩腰腿疼,長壽魏,手足病專業修復,冷暖自知,棋霸天下……
  二人繼續私聊。
  讀如弈:我知道你參加新興象棋比賽拿過第一名。群里最低是什么水平?
  多才不易:據我所知,最低有業1的,我剛在評測,又掉到了業8。(捂臉)
  讀如弈:邵老師最高上到哪了?新興有大師級的嗎?群里有嗎?
  多才不易:我個人最高就是“業9-1”,最低也是“業8-3”,總是在8-3到9-1之間徘徊。群里最高“業9-3”。天天象棋棋力評測等級劃分,現在沒有大師級別的稱呼了。
  讀如弈:以前“業9-3”上邊的“業余大師”,現在說是叫“神1”了吧!
  多才不易:嗯,最高“神2-3”。你的戰力是業幾啊?
  讀如弈:我不行,業6還站不住呢!不過,我下棋秒步,這已成習慣了。下棋,我有一個固執的看法,那就是“贏棋不贏時,不是真贏”。不知邵老師是否同意我這一觀點。
  多才不易:同意,現在的棋規不盡完美,很多該贏的棋因為時間反而輸了,很多該和的棋也因為時間輸了。
  讀如弈:還有地攤上下群棋,也無所謂誰輸誰贏。某個人的一句話,可能改變整個棋局。
  多才不易:好早前就不近棋攤兒了,下不出好棋,還容易得罪人。(呲牙)
  讀如弈:是,下群棋好上火。
  多才不易:就是呢!(捂臉)
  讀如弈:大家都看出來的步往往并不是好步。嚷得越歡的人,往往是棋最臭的人。真正的妙招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多才不易:嚴重支持(強),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讀如弈:只有你們這樣的高手才能走出妙招。
  多才不易:自從過了四十歲之后,棋力總是逐步跌落,現在已經習慣輸棋了。(捂臉)
  讀如弈:我更不值得一談,我是退休后才開始,你拿新興第一名時,我剛開始玩。
  多才不易:你多大了啊?
  讀如弈:馬上70了!
  多才不易:喲,您比我大,我今年53了。(抱拳)
  讀如弈:我倆在你批發部下過一次。
  多才不易:忘了。(抱拳)
  讀如弈:當時你那里有你一個熟人。他輸給我了,我輸給你了。想起來了嗎?
  多才不易:哎呀,這個最近這幾年吧,經歷的事情比較多,這這你要說早五六年以前的事吧,確確實實的是想不起來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流淚)
  
  二
  11:28
  群里“治療頸肩腰腿疼”發視頻說,牟炫技象棋大師車輪戰。
  多才不易@治療頸肩腰腿疼:牟大師走棋慢,車輪戰還不急壞了人啊!(呲牙)
  讀如弈:車輪戰屬于表演賽。
  多才不易@讀如弈:是的。
  讀如弈:就正式比賽而言,我個人認為,贏家多用一秒也是不合理的!
  多才不易@讀如弈: 但有一點,高手能看出的步,低手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呀!
  讀如弈@多才不易:既然低手看不出,高手豈不更不必多用時間了嗎?
  智者@讀如弈:又說快棋論了!(呲牙)天下武功,為(唯)快不破!
  讀如弈@智者:呵呵,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現實生活中,好多所謂的高手,都是用對方的時間折磨對方。練棋無所謂,比賽不合理。
  多才不易@讀如弈:關于下棋用時,我與周兄有不同見解,等閑了,咱們仔細分析分析。(呲牙、握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老弟叛變了,前邊你不還同意我的觀點么?
  慢棋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反應慢,二是玩得少。
  智者語音:我感覺慢棋、快棋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些人,百米,冠軍,但是跑萬米他就跑不出去,耐力不行。你光是走得快,不出成績還是不行。
  如果出現和棋,誰走得快,可以占優,那個可以。
  水上龍舟:有快棋賽,有規則和時間規定。所有比賽選手都要遵守比賽規則。
  劉保強@水上龍舟:(強)
  多才不易:關于下棋用時說幾句。
  1.當今世界的三大棋種(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正式比賽中都有用時的限制,只要是在時間允許的范圍內,輸、贏、和的結果都是真實有效的。比如雙方規定每人100分鐘,一方用時99分鐘贏了,另一方用時9分鐘輸了,也必須認定用時99分鐘的贏了,而用時只有9分鐘的一方也不得有任何異議!
  并且,記者、圍觀者在傳播這次比賽時,也必然會主要關注輸贏的結果和行棋的過程與質量,沒有誰會關心雙方用時的多與少。只偶爾可能會有人以打趣或揶揄的方式說說某一方性格急躁、不太思考、用時很少,僅僅9分鐘就敗下陣來。
  大戰來襲@多才不易:(強)言之有理!
  2.在講第二點之前,我先說我忘記啥時候同意周兄的觀點了,抱歉哈!(呲牙、抱拳)
  在國家級的重大棋賽中,有一年,有兩位選手的大分、小分、對手分、勝局、先后手完全打平了,但一方因用時稍多而屈居亞軍。可見,用時長短還是有影響的,但用時長短的影響力比較、比較、比較靠后,也就是說,平時根本就用不上,屬于百年不遇的罕見特殊情況才用的著。(呲牙)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弟說得很對,也是實際情況。但規則是人定的。我所說的是,越是頂級比賽,就越應當特別考慮雙方的用時。如果說,只能贏棋不能贏時,只能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那能叫贏棋嗎?時間是什么,時間不就是用來思考的嗎?我們總不能說,誰思考的時間越長,誰棋力越強。
  水上龍舟:規則是平等的,高手就是喜歡利用規則。
  讀如弈:我說的就是比賽規則問題!
  規則是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
  你就說現在吧,網絡如此發達,象棋視頻在網上鋪天蓋地,靠時間獲勝不過時才怪呢!
  智者:時間論也沒有錯,評測的時候好多就敗給了時間,你走的(得)好大優,結果時間到了也是輸。
  3.學習喜歡象棋四十年,也看了些象棋方面的書籍和視頻,就發現越是高手就越是用時較長。尤其是在看直播的時候,我很替選手著急,吵著、嚷著,喊著選手笨蛋,為什么不這樣走?為什么不那樣走?有的時候平心靜氣想一想,人家特級大師真的比咱菜嗎?哈哈哈,未必、未必、未必。
  特級大師之所以比咱想得久,只因人家考慮得更周全。就像大才子做詩,有時需要一兩天,或者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而低手編個俚俗順口溜不管對仗、不依音律、不管平仄,可能一張嘴就編了好幾首出來了。
  讀如弈:我們討論的是正規比賽,不是我們在地攤練棋,贏棋不贏時,講不通啊!
  智者語音:還是下棋吧,我正評測呢!
  讀如弈:我們總不能說,作為正規比賽,要靠時間獲勝,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比對方用時少了贏不了!
  然而,現在的正規比賽就是這種現實,這就是比賽規則的不合理性!
  4.在我認識的棋友中,我感覺我的走棋速度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快一些的了。我的認知是:
  比賽時,每方25分鐘太長了,我根本就用不完,如果能改到每方10分鐘之內,我的成績會好很多。
  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根本就改變不了規則,既然改變不了,就很好地遵從吧。
  另外,呂正良、谷大膽兩兄弟的走棋速度也非常得快,他們的走棋速度也是我比較贊成的!(強)
  5.總的來說,三大棋最最最看重的向來都是慢棋的結果,越是在慢棋比賽中拿冠軍就證明含金量越高。只有慢棋難分勝負的情況下,才加賽快棋、超快棋、突然死亡法來決出勝負,但棋局質量必將大打折扣,其結果也難令廣大棋民完全信服。
  讀如弈@多才不易:老弟,哥說的意思是,比賽是要求選手把自己平時練就的真功夫現場拿出來,你比賽了,還像平時一樣臨陣磨槍,那不叫比賽了嘛!
  練在平時,賽看當下!
  6.周兄總是強調勝都必須是贏棋又贏時,雙贏才算完美。
  其實呢,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來說,應該在棋的內容、棋手用時、心態、儀表、耗力等等無限領域展開全方位、無死角的全面角逐。在雙方棋手入場后,由專門的裁判人員把各種儀表的鏈子給棋手戴上、把各種管子給選手插上、把各種屏幕給選手連接上,從第一步開始就密切關注每個棋手的血壓、心跳、呼吸和舉手投足間的美感、以及誰的心跳穩、呼吸長、血壓平。最后統一匯總結果,再決出勝負你看好不好啊?(呲牙)
  某大師多次說過,我們現在下的棋是會留下棋譜,被后人觀看的。所以,不只現在要贏棋,并且要用最簡短的招法、最精彩的戰術獲勝,才能對得起觀者。
  為了這個目標,為了追求極致,某大師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構思妙局,卻常一不留心超時判負了。
  戰而勝之@多才不易:求道派棋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所以象棋比賽不應設立什么局時、步時,當快則快,當慢則慢,雙方可以1分鐘決定勝負,可以更長時間決定勝負,只要勝方比負方沒多用時方為有效,贏棋又贏時,讓對方心服口服,贏的硬氣,輸的服氣。這樣既可以走出千古名局,又能在時間上相互制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也快,高手最終還是高手!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贏家比輸家多用了時間也算贏,我認為就是不合理!(呲牙、握手)
  新興索菲亞:如果象棋不向快棋發展,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象棋藝術也很難在競技體育,商業化方面得到有限的發展,作為一項智力活動,快棋絕對是以后的發展方向。
  讀如弈:練棋好比研發原子彈,比賽好比使用原子彈。人家和你比賽,讓你亮出自己的原子彈,你卻在那里慢慢琢磨,還沒研發生產出來呢!練棋屬臺下,比賽屬臺上。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比賽是讓你階段性亮劍,不是讓你現場磨劍!現行棋規就是把臺上臺下混為一談了,這就是現行棋規最大的不合理性!你慢吧,只要用時比對方多了,贏棋無效;你快吧,隨便快,你快我也快,你越快越失誤,我照樣贏你,因為我實力比你強啊!(呲牙、偷笑)
  所以,贏棋又贏時,才是比賽的最高境界!
  新興索菲亞:比賽有戲劇性才好看,戲劇高效才是比賽的真諦!(微笑)
  讀如弈:下棋會下是一方面,看棋你也得會看。像地攤上下群棋,首先看是不是兩個人單獨下,其次看兩個人是不是同步。一盤棋下來,一方用時是對方的幾倍,你說誰贏了?
  還有網上下棋,慢手對快手的視力和腦力造成了極大的無為消耗和損傷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隨著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和網絡信息的高歌猛進給象棋普及和發展帶來的極大便利,象棋對弈的效率和節奏正在迅速提高。贏棋不贏時,必將被淘汰!
  多才不易:今依周兄之議,仿《鹿鼎記》韋小寶口吻,聊作戲語,博諸君一笑耳(呲牙):
  卻說韋爵爺參加象棋比賽結束,雖輸棋卻不見失落之色,洋洋得意對勝者道:“君耗時6分23秒勝我,我以4分56秒與君對壘。棋局上,君勝之。然就時間而論,卻是我贏。所以,咱們是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你是內外兼修,我是色藝雙絕。正所謂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我必饑腸轆轆、饑不擇食,對你辣手摧花,高舉屠刀,以庖丁解牛、烹龍煮鳳之勢,挾飛蛾撲火、以卵擊石之威,只講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贏棋又贏時,將你雙斬于鴛鴦樓下,讓你血濺五里霧中。”一
  老周正在手機上瀏覽網頁,關注時事,直聽得手機“卜楞登”輕輕一聲響的同時,左上角浮現出一簇小字,又很快消逝,快得就沒容他看個清楚。他下意識的觸擊“主屏鍵”,打開“微信”,點擊微信下方“通訊錄”上的小紅點兒,點擊左上方頭像,點擊頭像右邊的“接受”,上滑點“完成”,看到的是司空見慣又大同小異,長短不齊且字號有別,黑色卻深淺不一的幾行字:
  21:07我是群聊“新興市象棋群”的邵君,你愛下棋嗎?以上是打招呼的內容,你已添加了“多才不易”,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讀如弈:邵老師好!
  邵老師怎么知道我愛下象棋的呢?
  多才不易:(握手)你的頭像和昵稱告訴我的呀(呲牙),你我不都在“新興市作協交流群”里嗎?
  讀如弈:哦,我的昵稱“讀如弈”是我根據一位公眾人物的一段話得來的。他說,讀書如下棋,書讀得越多,在社會上就不會被別人吃掉。至于下棋嘛,我僅僅是愛,談不上好。
  多才不易:你的昵稱起得好!(呲牙、握手)
  讀如弈:你是在書香苑這邊開過批發部那個邵君吧!
  多才不易:是的,馳名煙酒。您是?
  讀如弈:哦,那就對了。我姓周,叫我老周就行了。敢情我倆的愛好是一樣一樣的。
  多才不易:哈哈哈,握手!(握手)
  讀如弈:我好在你那買瀘州老窖。
  多才不易: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多數情況下是我愛人在那里。(捂臉)
  讀如弈:是的。拉我進群吧!
  多才不易:好的!
  老周點擊鏈接“邀請你加入群聊”,點擊“加入群聊”,群內顯示:
  新興市象棋群(152)21:21“多才不易”邀請你加入群聊,群聊參與人還有:韓計,昆鵬展翅,治療頸肩腰腿疼,長壽魏,手足病專業修復,冷暖自知,棋霸天下……
  二人繼續私聊。
  讀如弈:我知道你參加新興象棋比賽拿過第一名。群里最低是什么水平?
  多才不易:據我所知,最低有業1的,我剛在評測,又掉到了業8。(捂臉)
  讀如弈:邵老師最高上到哪了?新興有大師級的嗎?群里有嗎?
  多才不易:我個人最高就是“業9-1”,最低也是“業8-3”,總是在8-3到9-1之間徘徊。群里最高“業9-3”。天天象棋棋力評測等級劃分,現在沒有大師級別的稱呼了。
  讀如弈:以前“業9-3”上邊的“業余大師”,現在說是叫“神1”了吧!
  多才不易:嗯,最高“神2-3”。你的戰力是業幾啊?
  讀如弈:我不行,業6還站不住呢!不過,我下棋秒步,這已成習慣了。下棋,我有一個固執的看法,那就是“贏棋不贏時,不是真贏”。不知邵老師是否同意我這一觀點。
  多才不易:同意,現在的棋規不盡完美,很多該贏的棋因為時間反而輸了,很多該和的棋也因為時間輸了。
  讀如弈:還有地攤上下群棋,也無所謂誰輸誰贏。某個人的一句話,可能改變整個棋局。
  多才不易:好早前就不近棋攤兒了,下不出好棋,還容易得罪人。(呲牙)
  讀如弈:是,下群棋好上火。
  多才不易:就是呢!(捂臉)
  讀如弈:大家都看出來的步往往并不是好步。嚷得越歡的人,往往是棋最臭的人。真正的妙招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多才不易:嚴重支持(強),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讀如弈:只有你們這樣的高手才能走出妙招。
  多才不易:自從過了四十歲之后,棋力總是逐步跌落,現在已經習慣輸棋了。(捂臉)
  讀如弈:我更不值得一談,我是退休后才開始,你拿新興第一名時,我剛開始玩。
  多才不易:你多大了啊?
  讀如弈:馬上70了!
  多才不易:喲,您比我大,我今年53了。(抱拳)
  讀如弈:我倆在你批發部下過一次。
  多才不易:忘了。(抱拳)
  讀如弈:當時你那里有你一個熟人。他輸給我了,我輸給你了。想起來了嗎?
  多才不易:哎呀,這個最近這幾年吧,經歷的事情比較多,這這你要說早五六年以前的事吧,確確實實的是想不起來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流淚)
  
  二
  11:28
  群里“治療頸肩腰腿疼”發視頻說,牟炫技象棋大師車輪戰。
  多才不易@治療頸肩腰腿疼:牟大師走棋慢,車輪戰還不急壞了人啊!(呲牙)
  讀如弈:車輪戰屬于表演賽。
  多才不易@讀如弈:是的。
  讀如弈:就正式比賽而言,我個人認為,贏家多用一秒也是不合理的!
  多才不易@讀如弈: 但有一點,高手能看出的步,低手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呀!
  讀如弈@多才不易:既然低手看不出,高手豈不更不必多用時間了嗎?
  智者@讀如弈:又說快棋論了!(呲牙)天下武功,為(唯)快不破!
  讀如弈@智者:呵呵,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現實生活中,好多所謂的高手,都是用對方的時間折磨對方。練棋無所謂,比賽不合理。
  多才不易@讀如弈:關于下棋用時,我與周兄有不同見解,等閑了,咱們仔細分析分析。(呲牙、握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老弟叛變了,前邊你不還同意我的觀點么?
  慢棋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反應慢,二是玩得少。
  智者語音:我感覺慢棋、快棋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些人,百米,冠軍,但是跑萬米他就跑不出去,耐力不行。你光是走得快,不出成績還是不行。
  如果出現和棋,誰走得快,可以占優,那個可以。
  水上龍舟:有快棋賽,有規則和時間規定。所有比賽選手都要遵守比賽規則。
  劉保強@水上龍舟:(強)
  多才不易:關于下棋用時說幾句。
  1.當今世界的三大棋種(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正式比賽中都有用時的限制,只要是在時間允許的范圍內,輸、贏、和的結果都是真實有效的。比如雙方規定每人100分鐘,一方用時99分鐘贏了,另一方用時9分鐘輸了,也必須認定用時99分鐘的贏了,而用時只有9分鐘的一方也不得有任何異議!
  并且,記者、圍觀者在傳播這次比賽時,也必然會主要關注輸贏的結果和行棋的過程與質量,沒有誰會關心雙方用時的多與少。只偶爾可能會有人以打趣或揶揄的方式說說某一方性格急躁、不太思考、用時很少,僅僅9分鐘就敗下陣來。
  大戰來襲@多才不易:(強)言之有理!
  2.在講第二點之前,我先說我忘記啥時候同意周兄的觀點了,抱歉哈!(呲牙、抱拳)
  在國家級的重大棋賽中,有一年,有兩位選手的大分、小分、對手分、勝局、先后手完全打平了,但一方因用時稍多而屈居亞軍。可見,用時長短還是有影響的,但用時長短的影響力比較、比較、比較靠后,也就是說,平時根本就用不上,屬于百年不遇的罕見特殊情況才用的著。(呲牙)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弟說得很對,也是實際情況。但規則是人定的。我所說的是,越是頂級比賽,就越應當特別考慮雙方的用時。如果說,只能贏棋不能贏時,只能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那能叫贏棋嗎?時間是什么,時間不就是用來思考的嗎?我們總不能說,誰思考的時間越長,誰棋力越強。
  水上龍舟:規則是平等的,高手就是喜歡利用規則。
  讀如弈:我說的就是比賽規則問題!
  規則是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
  你就說現在吧,網絡如此發達,象棋視頻在網上鋪天蓋地,靠時間獲勝不過時才怪呢!
  智者:時間論也沒有錯,評測的時候好多就敗給了時間,你走的(得)好大優,結果時間到了也是輸。
  3.學習喜歡象棋四十年,也看了些象棋方面的書籍和視頻,就發現越是高手就越是用時較長。尤其是在看直播的時候,我很替選手著急,吵著、嚷著,喊著選手笨蛋,為什么不這樣走?為什么不那樣走?有的時候平心靜氣想一想,人家特級大師真的比咱菜嗎?哈哈哈,未必、未必、未必。
  特級大師之所以比咱想得久,只因人家考慮得更周全。就像大才子做詩,有時需要一兩天,或者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而低手編個俚俗順口溜不管對仗、不依音律、不管平仄,可能一張嘴就編了好幾首出來了。
  讀如弈:我們討論的是正規比賽,不是我們在地攤練棋,贏棋不贏時,講不通啊!
  智者語音:還是下棋吧,我正評測呢!
  讀如弈:我們總不能說,作為正規比賽,要靠時間獲勝,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比對方用時少了贏不了!
  然而,現在的正規比賽就是這種現實,這就是比賽規則的不合理性!
  4.在我認識的棋友中,我感覺我的走棋速度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快一些的了。我的認知是:
  比賽時,每方25分鐘太長了,我根本就用不完,如果能改到每方10分鐘之內,我的成績會好很多。
  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根本就改變不了規則,既然改變不了,就很好地遵從吧。
  另外,呂正良、谷大膽兩兄弟的走棋速度也非常得快,他們的走棋速度也是我比較贊成的!(強)
  5.總的來說,三大棋最最最看重的向來都是慢棋的結果,越是在慢棋比賽中拿冠軍就證明含金量越高。只有慢棋難分勝負的情況下,才加賽快棋、超快棋、突然死亡法來決出勝負,但棋局質量必將大打折扣,其結果也難令廣大棋民完全信服。
  讀如弈@多才不易:老弟,哥說的意思是,比賽是要求選手把自己平時練就的真功夫現場拿出來,你比賽了,還像平時一樣臨陣磨槍,那不叫比賽了嘛!
  練在平時,賽看當下!
  6.周兄總是強調勝都必須是贏棋又贏時,雙贏才算完美。
  其實呢,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來說,應該在棋的內容、棋手用時、心態、儀表、耗力等等無限領域展開全方位、無死角的全面角逐。在雙方棋手入場后,由專門的裁判人員把各種儀表的鏈子給棋手戴上、把各種管子給選手插上、把各種屏幕給選手連接上,從第一步開始就密切關注每個棋手的血壓、心跳、呼吸和舉手投足間的美感、以及誰的心跳穩、呼吸長、血壓平。最后統一匯總結果,再決出勝負你看好不好啊?(呲牙)
  某大師多次說過,我們現在下的棋是會留下棋譜,被后人觀看的。所以,不只現在要贏棋,并且要用最簡短的招法、最精彩的戰術獲勝,才能對得起觀者。
  為了這個目標,為了追求極致,某大師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構思妙局,卻常一不留心超時判負了。
  戰而勝之@多才不易:求道派棋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所以象棋比賽不應設立什么局時、步時,當快則快,當慢則慢,雙方可以1分鐘決定勝負,可以更長時間決定勝負,只要勝方比負方沒多用時方為有效,贏棋又贏時,讓對方心服口服,贏的硬氣,輸的服氣。這樣既可以走出千古名局,又能在時間上相互制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也快,高手最終還是高手!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贏家比輸家多用了時間也算贏,我認為就是不合理!(呲牙、握手)
  新興索菲亞:如果象棋不向快棋發展,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象棋藝術也很難在競技體育,商業化方面得到有限的發展,作為一項智力活動,快棋絕對是以后的發展方向。
  讀如弈:練棋好比研發原子彈,比賽好比使用原子彈。人家和你比賽,讓你亮出自己的原子彈,你卻在那里慢慢琢磨,還沒研發生產出來呢!練棋屬臺下,比賽屬臺上。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比賽是讓你階段性亮劍,不是讓你現場磨劍!現行棋規就是把臺上臺下混為一談了,這就是現行棋規最大的不合理性!你慢吧,只要用時比對方多了,贏棋無效;你快吧,隨便快,你快我也快,你越快越失誤,我照樣贏你,因為我實力比你強啊!(呲牙、偷笑)
  所以,贏棋又贏時,才是比賽的最高境界!
  新興索菲亞:比賽有戲劇性才好看,戲劇高效才是比賽的真諦!(微笑)
  讀如弈:下棋會下是一方面,看棋你也得會看。像地攤上下群棋,首先看是不是兩個人單獨下,其次看兩個人是不是同步。一盤棋下來,一方用時是對方的幾倍,你說誰贏了?
  還有網上下棋,慢手對快手的視力和腦力造成了極大的無為消耗和損傷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隨著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和網絡信息的高歌猛進給象棋普及和發展帶來的極大便利,象棋對弈的效率和節奏正在迅速提高。贏棋不贏時,必將被淘汰!
  多才不易:今依周兄之議,仿《鹿鼎記》韋小寶口吻,聊作戲語,博諸君一笑耳(呲牙):
  卻說韋爵爺參加象棋比賽結束,雖輸棋卻不見失落之色,洋洋得意對勝者道:“君耗時6分23秒勝我,我以4分56秒與君對壘。棋局上,君勝之。然就時間而論,卻是我贏。所以,咱們是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你是內外兼修,我是色藝雙絕。正所謂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我必饑腸轆轆、饑不擇食,對你辣手摧花,高舉屠刀,以庖丁解牛、烹龍煮鳳之勢,挾飛蛾撲火、以卵擊石之威,只講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贏棋又贏時,將你雙斬于鴛鴦樓下,讓你血濺五里霧中。”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邵君老弟,“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還差“不分公母”呢?(偷笑)
  
  三
  12:32
  多才不易:轉發視頻,特級大師談為何現在象棋賽事難出精妙棋局。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剛發的這個,我贊成,沒有時間就沒有質量。
  多才不易@石灰吟:那是特大說的,與我無關!(呲牙、握手)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是傳播者。(強)
  多才不易@石灰吟:傳得不好,就是瞎傳!(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繼續參與關于象棋用時的討論,駁斥你的觀點——比賽就是看誰在最短的時間內走出最好的質量,而不是比賽誰在最長的時間內才能走出最好的質量!
  這是其一,其二,作為贏家,贏棋不贏時,那是建立在犧牲對方時間的基礎上所謂的“贏棋”,因為你不占用對方的時間贏不了啊!
  三是比賽不同于練棋,就跟世乒賽一樣,球打過去就沒想讓你再打回來,贏得越快說明實力越強!
  四,隨著網絡技術對象棋的普及,比賽用時將會朝著越來越短的方向發展,而不是越長!
  純粹個人觀點,旨在參與討論,歡迎大家口誅筆伐!
  謝謝!
  石灰吟@讀如弈:也對,那就是為什么有青年組,老年組了。(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什么組也不應該是誰用的時間長誰贏!
  石灰吟語音:對對對,對著哩,不是說誰用的時間長,對,我說的這個意思是什么,你可以定的時間長點,定時間長點,心里不著急,定時間長點,你走快點也行。我定哩20分鐘也不是說20分鐘都用了,好走的時候走快點,到了要緊的步了多看一會,你要定時短了,到了要緊的步,你需要多看一會看不成,看不成就沒質量。
  有一次我們兩個人一起去參加比賽,時間定的20分鐘,結果和我做伴的那個,他沒用過那表,他不熟悉,他走得很快,只用了兩三分鐘,對手走得慢,把他給贏了。
  走快棋也需要鍛煉,我不行,我走快棋不沾。這與這經驗都有關,因為你習慣了。
  程曉理:某特大當年因為超時判負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有點可惜!
  石灰吟語音:前天晚上,我下了一回快棋,那就沒感覺,就全憑那手快。
  那些老家伙,走快棋都不行,歲數大了,都是憑自己研究出來的步。我不反對下快棋,我們這里馬軍就愛下快棋,他跟誰下都是下快棋,但是我不行。
  讀如弈@石灰吟:比賽,比賽,不是你自個練棋。關鍵是現在人家跟你比賽呢,你總不能說,你別急啊,我腦子慢,玩得少,我贏不了不走棋!
  石灰吟語音:馬軍天天下快棋,他已經習慣了,根本不草雞,像俺們一下快棋,你下的時候,它當、當、當催你,你心里就著急了,你沒那習慣,沒有下慣,我我,我也不鍛煉快棋了,也鍛煉不成了,上年紀了。如果你要是下快棋,你就跟那下得快的比。像馬軍,人家都有經驗了,他一看快贏的時候,他就車將你幾步,炮將你幾步,連將你幾步,時間就到了,人家就贏了。人家會那樣,我,我沒有那點兒心眼,我心眼少,我不會那樣。
  有下快棋的,有下慢棋的,要不讓你定啊,喜歡下慢棋的下慢棋,喜歡下快棋的下快棋。反正咱們這里下棋比賽,一般都是20分鐘,沒有很短的,很短的,你看著也就沒意思了。
  一分鐘定輸贏,你說有人看嗎?保準沒人看,他走得比你眼還快哩!
  張保強:非常正確!
  讀如弈@石灰吟:實際上你也沒弄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我說的焦點是現行棋規的不合理性,根本不用設立局時、步時,你不是說時間長了出質量嗎?那好,一分鐘的也行,一年的也行,就看最后用時,只要你贏棋又贏時就算,否則,多用一秒也不對,你是贏家呀,對不對?你為什么不比我少用一秒贏我呢?你做不到嘛!你腦子慢,又玩得少,你不輸誰輸?這才是我觀點的核心!
  棋規是人定的,隨著時代的發展,它也應改革發展!
  石灰吟語音:我也沒說當一年,下那快棋,就是過了過手癮,沒有思考,你得有個思考的時間。還說馬軍吧,別人一看兩分鐘,就不敢上,好多人都不敢跟他玩,你說的是自個的觀點,你得說大伙的觀點。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
  兩分鐘不行,兩個鐘頭啊,我說的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
  我棋藝不高,但好多情況下是輸在了對方用我的時間折磨我至死,費眼又傷神!
  石灰吟語音:沒有說兩個鐘頭,那國家比賽的時候可不,四個鐘頭,我說的是一般比賽都是20分鐘。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對方贏不了不走棋,你能不輸嗎?
  石灰吟語音:像以前的那些老象棋大師那個時代,那時候我記得都是四個小時。你不要沒有他思考的時間,你在街上下兩分鐘快棋,你看看有人看嗎?
  讀如弈@石灰吟:呵呵呵,我就納了悶了,快棋沒人看,還是慢棋沒人看?快棋精彩還是慢棋精彩?你在那里磨磨唧唧磨磨唧唧,跟睡著了似的,讓別人也陪著你睡覺啊?我不是說了嘛,用時長短不是關鍵,關鍵是最后怎么算成績的問題!誰輸誰贏的問題!你總不能說誰用的時間長誰贏!這回聽明白了不?
  石灰吟語音:那也不能說誰用的時間短誰贏!還是說前邊那個,只用了兩三分鐘,但是輸了,你說誰輸誰贏?
  智者@讀如弈: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
  智者語音:讀如弈就這個話題都說咧N遍了,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象棋的輸贏是靠功力的,而不是論時間的,那那都弄雞巴一秒得了,咔,我點了,一秒鐘,我走了,你沒走,你輸了!下棋是一個腦力運動,是一個智力的對抗,是一個綜合性……對抗,你老是比時間,有意思啊,那不是下棋哩,那是比時間哩,還一天天的,老叨叨這事!
  讀如弈: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是現行棋規的改革問題!
  石灰吟@智者:(抱拳)對不起!
  多才不易@讀如弈:周哥就該勒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立刻著手研究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和圍棋的現行比賽規則問題,規定三棋比賽用時統統不得超過30秒,凡是超過30秒者一律判處有期徒刑250年。如有膽敢螳臂當車,膽敢蚍蜉撼樹不答應,周哥就大喊:“支持超超超快棋,30秒萬歲萬歲萬萬歲!”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我說一百遍了,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現行棋規亟需解決的贏棋不贏時的問題!看來我是說不明白這個問題了!(失望)
  
  四
  20:45
  多才不易:《關于象棋比賽用時之管見》
  作為一名資深象棋愛好者,見慣了棋盤上的烽火狼煙,見多了楸枰上的拼搏廝殺。斗智斗勇之余,略有淺薄感悟:
  話說紋枰對弈者,尤其是各級比賽中,往往是級別越高的賽事規定用時就越長。而對手之間,往往也是水平越高的選手耗時越長。
  大師,特級大師都是從五六歲開始學棋,并且接受過多位高手明師的正規培訓,他們所掌握的對弈理論,從戰略到戰術完全可以碾壓我們普通業余棋手。
  那么,既然象棋大師,特級大師精通棋理棋術,又大都年富力強,那他們為什么還要耗時那么久呢?
  這當然有原因,首先是計算既深且廣,計算的多,當然耗時就長。另外就是重視度,每一位大師都有必勝之心和無敵信念,為了爭勝,為了必勝,當然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
  至于周哥說的贏棋不贏時,或贏時卻輸棋的問題,須知必得照顧大多數人,如果絕大多數人都認為現行的棋規是合理的,那就繼續執行。如果大部分人覺得有悖棋理,肯定就會著手改變了,根本就用不著咱們業余中的業余選手去操這份兒閑心!(呲牙、握手)
  邵君謹識(抱拳)
  讀如弈@多才不易:越是大型的正規比賽,它越殘酷。正因為時間是用來思考的,贏棋不贏時,明擺著不合理嘛!至于說贏了時輸了棋,它和贏棋不贏時是不能相提并論的,棋都輸了,贏時還有什么意義呢?贏棋不贏時就不一樣了,你贏棋是因為多用了時間,所以贏棋不贏時至多應算和棋或無效對局。
  新興索菲亞:象棋要想發展好,快棋大勢所趨。競技體育從來都是實力和機遇并存。奧運會的口號,更高,更快,更強,同樣適用于象棋。
  智者語音:這個象棋發展大勢所趨,你說這個我也不反對,但是說,在同等的時間里,用時不可能完全是一樣的走的,你肯定有一個快的跟慢的,如果必須要走得又快又贏棋,就有點偏頗了。你比如說十分鐘棋,我用了三分鐘,你用了兩分鐘,三分鐘贏了,你還說人家不贏,那就得,我要贏你還得時間比你少,那這是謬論!
  而且象棋是一個智力運動,不能說快,不能專門尋求一個快……
  大李:如果慢棋算水平高,那快棋算什么?不思考也是一種水平體現。真要打仗,誰等你思考,先哄(轟)你一炮,讓你到閻王爺那去思考。
  智者語音:這不是田徑比賽,天下無美,快不破我。我跑一百米,我就用9秒鐘,誰也沒法,你贏不了我,我不看姿勢,也不管什么。象棋這東西,它是智力,你光突出時間,是不對哩。當然了,你像讀如弈說的那個,我時間又少,我又贏棋,那更好,那更厲害!我在規定的時間內,我贏了,那就算沒問題,有規則,規則規定哩!
  劉保強@智者:非常正確!
  智者語音:這是游戲,不是打仗,真正的打仗,誰管你跳馬出車,早把你滅了,不是那么回事。
  李岳寧語音:并非時間短了就是以時間為主。人家就這腦子,人家就是時間短,思考就是快。打個比方,我三秒考慮三步,你三秒也許一步也考慮不了,那就是你不行。你時間長,是不是也是以時間為主?時間長與短都不是以時間為主,還是以智力為主。快,本身就是一種優勢。如果說是時間問題,那都是時間問題,對不對?
  智者語音:你說的更雞巴不對,你三秒鐘,就考慮三步,你第四步都考慮不出來,你還是不沾。
  李岳寧語音:因為象棋它現在就是朝快的方向發展,什么事也是一樣,在發展中就會發現新問題。說三秒,就是打個比方。人家考慮不了四步,你慢棋能考慮四步?你可能一步也考慮不了。我就是表達那么一個意思。
  智者語音:還有這個棋感,凡是兩分鐘快棋這個,就是看棋感,隨手棋,嘎嘎就走,大局觀,走這樣哩,一般是考慮不出什么細節。
  我跟你說,天天象棋為什么和棋加賽,當水平接近的時候,才用時間論證哩,再加快棋、超快棋。四分棋,六分棋,和了算黑勝。
  這個事邵君說了多少回了,當慢棋水平一致的時候再以時間論證,你贏不了,還論什么時間?
  李岳寧語音:我感覺啊,你比如大師,你說,來吧大師,我是慢棋。行,你說怎么來就怎么來。來一個小時的。一個小時也行,一個小時你不行,我大師贏。你說這么著,我來快的,我跟你來三秒一步的。三秒一步你還是不行,還是我大師贏。那這大師就比較厲害了。你說我詆毀這方面,我走不了三秒,我不走這個,那就不行,大師就得哪個都行。如果說不行的話,就得讓別人行去,應該那么著更好點。我感覺要講細節,講精細,講高度,應該是通吃!
  就是說,人家就是快,一兩秒一步,人家走的也是棋,你大師來了也不行,你啥也不是,人家就這速度,按這規則,那些大師們得下來些個。你有什么話說,你沒話說。一種規則決定一種高度。
  智者:好了,別廢話了!(炸彈)
  讀如弈:我再次強調我個人觀點的核心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贏棋不贏時到底應該怎么認定!如果說不考慮時間成本,只要贏了就算,那我睡一覺走一步,贏不了你,我還睡不死你嗎?(捂臉、呲牙)
  多才不易@讀如弈:(呲牙)周哥鉆牛角尖兒了,太極端了!
  石灰吟@讀如弈:讀如弈,讀如弈,像你說的那個,是個小孩就能跟你當,是個小孩都能跟大師當,瞎走,走到哪算哪,小孩手快,小孩贏了!
  讀如弈@石灰吟:小孩贏什么呀,他贏誰了?他贏棋了么?贏棋不贏時還不應該算呢,只贏時不贏棋更不算!什么也不算,什么也不是!競技嘛,哪家比賽不考慮時間成本?決定勝負無非兩個因素,一是實力,二是時間。你只占一個,算嗎?還是那句話,多一秒也不算,你為什么不少用一秒贏了呢?沒看過《最強大腦》嗎?即使雙方都答對了,用時也相差甚微,整數說明不了問題,那是要用小數判定勝負的!不用設什么局時、步時,出水才看兩腿泥,就看最后用時!一分鐘一盤是它,一年一盤也是它,你不說慢棋出質量嗎?你別用我的時間讓我在那里等著你慢慢出質量行不?怎么?我說得還不明白嗎?
  鐵樹開花:寧跟清楚人打頓架,不跟糊涂人說句話,是有道理的!
  李岳寧:以前在QQ上玩游戲,怎么玩也玩不過,人家走得就是快,回想起來,人家就是有兩下,不可能人家瞎胡來,瞎胡弄,作弊,我不認為作弊,人家就是快!
  讀如弈:下慢棋的人總是會說,快棋那是瞎走,慢棋才能走出質量。說這種話的人,忽略了一個實質性問題,那就是,慢棋作為平時練習可以,你慢,慢吧,只要有人陪你慢就行。但作為比賽,是讓你把自己已有的“質量”現場發揮出來,而不是讓你臨時抱佛腳,每走一步,都要對方等你把“質量”提高了再走。誰不知道時間越長,思考得越全面、深刻,不出漏招?但時間不是屬于你一個人的,它是雙方的。你總不能你出質量去了,讓對方在那等著你。這跟學生高考是一樣的,你下考場了,總不能做一道題現學一道吧,你不能說,這道題我不會,你得等著我,我做不上你也不能做!
  多才不易:過去,日本的重大圍棋比賽的賽制大都是兩日制,我就曾看過一篇棋訊,說某某棋手在參加重大圍棋比賽前拜謁自己的老師,求賜良策。老師說:“謹記一條,只要你的對手長考,你一定要用加一倍的時間長考,奉還回去。你就是啥也不想,只要耗著就行,差一分鐘,我就不認你這個徒弟”。這個徒弟完全按照老師說的做,結果對手信心崩潰,連下躁招,最終大敗虧輸!
  讀如弈@多才不易:(偷笑、偷笑、偷笑)對呀,好!我們的辯論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老周正在手機上瀏覽網頁,關注時事,直聽得手機“卜楞登”輕輕一聲響的同時,左上角浮現出一簇小字,又很快消逝,快得就沒容他看個清楚。他下意識的觸擊“主屏鍵”,打開“微信”,點擊微信下方“通訊錄”上的小紅點兒,點擊左上方頭像,點擊頭像右邊的“接受”,上滑點“完成”,看到的是司空見慣又大同小異,長短不齊且字號有別,黑色卻深淺不一的幾行字:
  21:07我是群聊“新興市象棋群”的邵君,你愛下棋嗎?以上是打招呼的內容,你已添加了“多才不易”,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讀如弈:邵老師好!
  邵老師怎么知道我愛下象棋的呢?
  多才不易:(握手)你的頭像和昵稱告訴我的呀(呲牙),你我不都在“新興市作協交流群”里嗎?
  讀如弈:哦,我的昵稱“讀如弈”是我根據一位公眾人物的一段話得來的。他說,讀書如下棋,書讀得越多,在社會上就不會被別人吃掉。至于下棋嘛,我僅僅是愛,談不上好。
  多才不易:你的昵稱起得好!(呲牙、握手)
  讀如弈:你是在書香苑這邊開過批發部那個邵君吧!
  多才不易:是的,馳名煙酒。您是?
  讀如弈:哦,那就對了。我姓周,叫我老周就行了。敢情我倆的愛好是一樣一樣的。
  多才不易:哈哈哈,握手!(握手)
  讀如弈:我好在你那買瀘州老窖。
  多才不易: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多數情況下是我愛人在那里。(捂臉)
  讀如弈:是的。拉我進群吧!
  多才不易:好的!
  老周點擊鏈接“邀請你加入群聊”,點擊“加入群聊”,群內顯示:
  新興市象棋群(152)21:21“多才不易”邀請你加入群聊,群聊參與人還有:韓計,昆鵬展翅,治療頸肩腰腿疼,長壽魏,手足病專業修復,冷暖自知,棋霸天下……
  二人繼續私聊。
  讀如弈:我知道你參加新興象棋比賽拿過第一名。群里最低是什么水平?
  多才不易:據我所知,最低有業1的,我剛在評測,又掉到了業8。(捂臉)
  讀如弈:邵老師最高上到哪了?新興有大師級的嗎?群里有嗎?
  多才不易:我個人最高就是“業9-1”,最低也是“業8-3”,總是在8-3到9-1之間徘徊。群里最高“業9-3”。天天象棋棋力評測等級劃分,現在沒有大師級別的稱呼了。
  讀如弈:以前“業9-3”上邊的“業余大師”,現在說是叫“神1”了吧!
  多才不易:嗯,最高“神2-3”。你的戰力是業幾啊?
  讀如弈:我不行,業6還站不住呢!不過,我下棋秒步,這已成習慣了。下棋,我有一個固執的看法,那就是“贏棋不贏時,不是真贏”。不知邵老師是否同意我這一觀點。
  多才不易:同意,現在的棋規不盡完美,很多該贏的棋因為時間反而輸了,很多該和的棋也因為時間輸了。
  讀如弈:還有地攤上下群棋,也無所謂誰輸誰贏。某個人的一句話,可能改變整個棋局。
  多才不易:好早前就不近棋攤兒了,下不出好棋,還容易得罪人。(呲牙)
  讀如弈:是,下群棋好上火。
  多才不易:就是呢!(捂臉)
  讀如弈:大家都看出來的步往往并不是好步。嚷得越歡的人,往往是棋最臭的人。真正的妙招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多才不易:嚴重支持(強),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讀如弈:只有你們這樣的高手才能走出妙招。
  多才不易:自從過了四十歲之后,棋力總是逐步跌落,現在已經習慣輸棋了。(捂臉)
  讀如弈:我更不值得一談,我是退休后才開始,你拿新興第一名時,我剛開始玩。
  多才不易:你多大了啊?
  讀如弈:馬上70了!
  多才不易:喲,您比我大,我今年53了。(抱拳)
  讀如弈:我倆在你批發部下過一次。
  多才不易:忘了。(抱拳)
  讀如弈:當時你那里有你一個熟人。他輸給我了,我輸給你了。想起來了嗎?
  多才不易:哎呀,這個最近這幾年吧,經歷的事情比較多,這這你要說早五六年以前的事吧,確確實實的是想不起來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流淚)
  
  二
  11:28
  群里“治療頸肩腰腿疼”發視頻說,牟炫技象棋大師車輪戰。
  多才不易@治療頸肩腰腿疼:牟大師走棋慢,車輪戰還不急壞了人啊!(呲牙)
  讀如弈:車輪戰屬于表演賽。
  多才不易@讀如弈:是的。
  讀如弈:就正式比賽而言,我個人認為,贏家多用一秒也是不合理的!
  多才不易@讀如弈: 但有一點,高手能看出的步,低手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呀!
  讀如弈@多才不易:既然低手看不出,高手豈不更不必多用時間了嗎?
  智者@讀如弈:又說快棋論了!(呲牙)天下武功,為(唯)快不破!
  讀如弈@智者:呵呵,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現實生活中,好多所謂的高手,都是用對方的時間折磨對方。練棋無所謂,比賽不合理。
  多才不易@讀如弈:關于下棋用時,我與周兄有不同見解,等閑了,咱們仔細分析分析。(呲牙、握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老弟叛變了,前邊你不還同意我的觀點么?
  慢棋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反應慢,二是玩得少。
  智者語音:我感覺慢棋、快棋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些人,百米,冠軍,但是跑萬米他就跑不出去,耐力不行。你光是走得快,不出成績還是不行。
  如果出現和棋,誰走得快,可以占優,那個可以。
  水上龍舟:有快棋賽,有規則和時間規定。所有比賽選手都要遵守比賽規則。
  劉保強@水上龍舟:(強)
  多才不易:關于下棋用時說幾句。
  1.當今世界的三大棋種(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正式比賽中都有用時的限制,只要是在時間允許的范圍內,輸、贏、和的結果都是真實有效的。比如雙方規定每人100分鐘,一方用時99分鐘贏了,另一方用時9分鐘輸了,也必須認定用時99分鐘的贏了,而用時只有9分鐘的一方也不得有任何異議!
  并且,記者、圍觀者在傳播這次比賽時,也必然會主要關注輸贏的結果和行棋的過程與質量,沒有誰會關心雙方用時的多與少。只偶爾可能會有人以打趣或揶揄的方式說說某一方性格急躁、不太思考、用時很少,僅僅9分鐘就敗下陣來。
  大戰來襲@多才不易:(強)言之有理!
  2.在講第二點之前,我先說我忘記啥時候同意周兄的觀點了,抱歉哈!(呲牙、抱拳)
  在國家級的重大棋賽中,有一年,有兩位選手的大分、小分、對手分、勝局、先后手完全打平了,但一方因用時稍多而屈居亞軍。可見,用時長短還是有影響的,但用時長短的影響力比較、比較、比較靠后,也就是說,平時根本就用不上,屬于百年不遇的罕見特殊情況才用的著。(呲牙)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弟說得很對,也是實際情況。但規則是人定的。我所說的是,越是頂級比賽,就越應當特別考慮雙方的用時。如果說,只能贏棋不能贏時,只能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那能叫贏棋嗎?時間是什么,時間不就是用來思考的嗎?我們總不能說,誰思考的時間越長,誰棋力越強。
  水上龍舟:規則是平等的,高手就是喜歡利用規則。
  讀如弈:我說的就是比賽規則問題!
  規則是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
  你就說現在吧,網絡如此發達,象棋視頻在網上鋪天蓋地,靠時間獲勝不過時才怪呢!
  智者:時間論也沒有錯,評測的時候好多就敗給了時間,你走的(得)好大優,結果時間到了也是輸。
  3.學習喜歡象棋四十年,也看了些象棋方面的書籍和視頻,就發現越是高手就越是用時較長。尤其是在看直播的時候,我很替選手著急,吵著、嚷著,喊著選手笨蛋,為什么不這樣走?為什么不那樣走?有的時候平心靜氣想一想,人家特級大師真的比咱菜嗎?哈哈哈,未必、未必、未必。
  特級大師之所以比咱想得久,只因人家考慮得更周全。就像大才子做詩,有時需要一兩天,或者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而低手編個俚俗順口溜不管對仗、不依音律、不管平仄,可能一張嘴就編了好幾首出來了。
  讀如弈:我們討論的是正規比賽,不是我們在地攤練棋,贏棋不贏時,講不通啊!
  智者語音:還是下棋吧,我正評測呢!
  讀如弈:我們總不能說,作為正規比賽,要靠時間獲勝,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比對方用時少了贏不了!
  然而,現在的正規比賽就是這種現實,這就是比賽規則的不合理性!
  4.在我認識的棋友中,我感覺我的走棋速度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快一些的了。我的認知是:
  比賽時,每方25分鐘太長了,我根本就用不完,如果能改到每方10分鐘之內,我的成績會好很多。
  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根本就改變不了規則,既然改變不了,就很好地遵從吧。
  另外,呂正良、谷大膽兩兄弟的走棋速度也非常得快,他們的走棋速度也是我比較贊成的!(強)
  5.總的來說,三大棋最最最看重的向來都是慢棋的結果,越是在慢棋比賽中拿冠軍就證明含金量越高。只有慢棋難分勝負的情況下,才加賽快棋、超快棋、突然死亡法來決出勝負,但棋局質量必將大打折扣,其結果也難令廣大棋民完全信服。
  讀如弈@多才不易:老弟,哥說的意思是,比賽是要求選手把自己平時練就的真功夫現場拿出來,你比賽了,還像平時一樣臨陣磨槍,那不叫比賽了嘛!
  練在平時,賽看當下!
  6.周兄總是強調勝都必須是贏棋又贏時,雙贏才算完美。
  其實呢,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來說,應該在棋的內容、棋手用時、心態、儀表、耗力等等無限領域展開全方位、無死角的全面角逐。在雙方棋手入場后,由專門的裁判人員把各種儀表的鏈子給棋手戴上、把各種管子給選手插上、把各種屏幕給選手連接上,從第一步開始就密切關注每個棋手的血壓、心跳、呼吸和舉手投足間的美感、以及誰的心跳穩、呼吸長、血壓平。最后統一匯總結果,再決出勝負你看好不好啊?(呲牙)
  某大師多次說過,我們現在下的棋是會留下棋譜,被后人觀看的。所以,不只現在要贏棋,并且要用最簡短的招法、最精彩的戰術獲勝,才能對得起觀者。
  為了這個目標,為了追求極致,某大師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構思妙局,卻常一不留心超時判負了。
  戰而勝之@多才不易:求道派棋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所以象棋比賽不應設立什么局時、步時,當快則快,當慢則慢,雙方可以1分鐘決定勝負,可以更長時間決定勝負,只要勝方比負方沒多用時方為有效,贏棋又贏時,讓對方心服口服,贏的硬氣,輸的服氣。這樣既可以走出千古名局,又能在時間上相互制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也快,高手最終還是高手!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贏家比輸家多用了時間也算贏,我認為就是不合理!(呲牙、握手)
  新興索菲亞:如果象棋不向快棋發展,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象棋藝術也很難在競技體育,商業化方面得到有限的發展,作為一項智力活動,快棋絕對是以后的發展方向。
  讀如弈:練棋好比研發原子彈,比賽好比使用原子彈。人家和你比賽,讓你亮出自己的原子彈,你卻在那里慢慢琢磨,還沒研發生產出來呢!練棋屬臺下,比賽屬臺上。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比賽是讓你階段性亮劍,不是讓你現場磨劍!現行棋規就是把臺上臺下混為一談了,這就是現行棋規最大的不合理性!你慢吧,只要用時比對方多了,贏棋無效;你快吧,隨便快,你快我也快,你越快越失誤,我照樣贏你,因為我實力比你強啊!(呲牙、偷笑)
  所以,贏棋又贏時,才是比賽的最高境界!
  新興索菲亞:比賽有戲劇性才好看,戲劇高效才是比賽的真諦!(微笑)
  讀如弈:下棋會下是一方面,看棋你也得會看。像地攤上下群棋,首先看是不是兩個人單獨下,其次看兩個人是不是同步。一盤棋下來,一方用時是對方的幾倍,你說誰贏了?
  還有網上下棋,慢手對快手的視力和腦力造成了極大的無為消耗和損傷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隨著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和網絡信息的高歌猛進給象棋普及和發展帶來的極大便利,象棋對弈的效率和節奏正在迅速提高。贏棋不贏時,必將被淘汰!
  多才不易:今依周兄之議,仿《鹿鼎記》韋小寶口吻,聊作戲語,博諸君一笑耳(呲牙):
  卻說韋爵爺參加象棋比賽結束,雖輸棋卻不見失落之色,洋洋得意對勝者道:“君耗時6分23秒勝我,我以4分56秒與君對壘。棋局上,君勝之。然就時間而論,卻是我贏。所以,咱們是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你是內外兼修,我是色藝雙絕。正所謂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我必饑腸轆轆、饑不擇食,對你辣手摧花,高舉屠刀,以庖丁解牛、烹龍煮鳳之勢,挾飛蛾撲火、以卵擊石之威,只講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贏棋又贏時,將你雙斬于鴛鴦樓下,讓你血濺五里霧中。”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邵君老弟,“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還差“不分公母”呢?(偷笑)
  
  三
  12:32
  多才不易:轉發視頻,特級大師談為何現在象棋賽事難出精妙棋局。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剛發的這個,我贊成,沒有時間就沒有質量。
  多才不易@石灰吟:那是特大說的,與我無關!(呲牙、握手)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是傳播者。(強)
  多才不易@石灰吟:傳得不好,就是瞎傳!(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繼續參與關于象棋用時的討論,駁斥你的觀點——比賽就是看誰在最短的時間內走出最好的質量,而不是比賽誰在最長的時間內才能走出最好的質量!
  這是其一,其二,作為贏家,贏棋不贏時,那是建立在犧牲對方時間的基礎上所謂的“贏棋”,因為你不占用對方的時間贏不了啊!
  三是比賽不同于練棋,就跟世乒賽一樣,球打過去就沒想讓你再打回來,贏得越快說明實力越強!
  四,隨著網絡技術對象棋的普及,比賽用時將會朝著越來越短的方向發展,而不是越長!
  純粹個人觀點,旨在參與討論,歡迎大家口誅筆伐!
  謝謝!
  石灰吟@讀如弈:也對,那就是為什么有青年組,老年組了。(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什么組也不應該是誰用的時間長誰贏!
  石灰吟語音:對對對,對著哩,不是說誰用的時間長,對,我說的這個意思是什么,你可以定的時間長點,定時間長點,心里不著急,定時間長點,你走快點也行。我定哩20分鐘也不是說20分鐘都用了,好走的時候走快點,到了要緊的步了多看一會,你要定時短了,到了要緊的步,你需要多看一會看不成,看不成就沒質量。
  有一次我們兩個人一起去參加比賽,時間定的20分鐘,結果和我做伴的那個,他沒用過那表,他不熟悉,他走得很快,只用了兩三分鐘,對手走得慢,把他給贏了。
  走快棋也需要鍛煉,我不行,我走快棋不沾。這與這經驗都有關,因為你習慣了。
  程曉理:某特大當年因為超時判負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有點可惜!
  石灰吟語音:前天晚上,我下了一回快棋,那就沒感覺,就全憑那手快。
  那些老家伙,走快棋都不行,歲數大了,都是憑自己研究出來的步。我不反對下快棋,我們這里馬軍就愛下快棋,他跟誰下都是下快棋,但是我不行。
  讀如弈@石灰吟:比賽,比賽,不是你自個練棋。關鍵是現在人家跟你比賽呢,你總不能說,你別急啊,我腦子慢,玩得少,我贏不了不走棋!
  石灰吟語音:馬軍天天下快棋,他已經習慣了,根本不草雞,像俺們一下快棋,你下的時候,它當、當、當催你,你心里就著急了,你沒那習慣,沒有下慣,我我,我也不鍛煉快棋了,也鍛煉不成了,上年紀了。如果你要是下快棋,你就跟那下得快的比。像馬軍,人家都有經驗了,他一看快贏的時候,他就車將你幾步,炮將你幾步,連將你幾步,時間就到了,人家就贏了。人家會那樣,我,我沒有那點兒心眼,我心眼少,我不會那樣。
  有下快棋的,有下慢棋的,要不讓你定啊,喜歡下慢棋的下慢棋,喜歡下快棋的下快棋。反正咱們這里下棋比賽,一般都是20分鐘,沒有很短的,很短的,你看著也就沒意思了。
  一分鐘定輸贏,你說有人看嗎?保準沒人看,他走得比你眼還快哩!
  張保強:非常正確!
  讀如弈@石灰吟:實際上你也沒弄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我說的焦點是現行棋規的不合理性,根本不用設立局時、步時,你不是說時間長了出質量嗎?那好,一分鐘的也行,一年的也行,就看最后用時,只要你贏棋又贏時就算,否則,多用一秒也不對,你是贏家呀,對不對?你為什么不比我少用一秒贏我呢?你做不到嘛!你腦子慢,又玩得少,你不輸誰輸?這才是我觀點的核心!
  棋規是人定的,隨著時代的發展,它也應改革發展!
  石灰吟語音:我也沒說當一年,下那快棋,就是過了過手癮,沒有思考,你得有個思考的時間。還說馬軍吧,別人一看兩分鐘,就不敢上,好多人都不敢跟他玩,你說的是自個的觀點,你得說大伙的觀點。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
  兩分鐘不行,兩個鐘頭啊,我說的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
  我棋藝不高,但好多情況下是輸在了對方用我的時間折磨我至死,費眼又傷神!
  石灰吟語音:沒有說兩個鐘頭,那國家比賽的時候可不,四個鐘頭,我說的是一般比賽都是20分鐘。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對方贏不了不走棋,你能不輸嗎?
  石灰吟語音:像以前的那些老象棋大師那個時代,那時候我記得都是四個小時。你不要沒有他思考的時間,你在街上下兩分鐘快棋,你看看有人看嗎?
  讀如弈@石灰吟:呵呵呵,我就納了悶了,快棋沒人看,還是慢棋沒人看?快棋精彩還是慢棋精彩?你在那里磨磨唧唧磨磨唧唧,跟睡著了似的,讓別人也陪著你睡覺啊?我不是說了嘛,用時長短不是關鍵,關鍵是最后怎么算成績的問題!誰輸誰贏的問題!你總不能說誰用的時間長誰贏!這回聽明白了不?
  石灰吟語音:那也不能說誰用的時間短誰贏!還是說前邊那個,只用了兩三分鐘,但是輸了,你說誰輸誰贏?
  智者@讀如弈: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
  智者語音:讀如弈就這個話題都說咧N遍了,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象棋的輸贏是靠功力的,而不是論時間的,那那都弄雞巴一秒得了,咔,我點了,一秒鐘,我走了,你沒走,你輸了!下棋是一個腦力運動,是一個智力的對抗,是一個綜合性……對抗,你老是比時間,有意思啊,那不是下棋哩,那是比時間哩,還一天天的,老叨叨這事!
  讀如弈: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是現行棋規的改革問題!
  石灰吟@智者:(抱拳)對不起!
  多才不易@讀如弈:周哥就該勒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立刻著手研究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和圍棋的現行比賽規則問題,規定三棋比賽用時統統不得超過30秒,凡是超過30秒者一律判處有期徒刑250年。如有膽敢螳臂當車,膽敢蚍蜉撼樹不答應,周哥就大喊:“支持超超超快棋,30秒萬歲萬歲萬萬歲!”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我說一百遍了,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現行棋規亟需解決的贏棋不贏時的問題!看來我是說不明白這個問題了!(失望)
  
  四
  20:45
  多才不易:《關于象棋比賽用時之管見》
  作為一名資深象棋愛好者,見慣了棋盤上的烽火狼煙,見多了楸枰上的拼搏廝殺。斗智斗勇之余,略有淺薄感悟:
  話說紋枰對弈者,尤其是各級比賽中,往往是級別越高的賽事規定用時就越長。而對手之間,往往也是水平越高的選手耗時越長。
  大師,特級大師都是從五六歲開始學棋,并且接受過多位高手明師的正規培訓,他們所掌握的對弈理論,從戰略到戰術完全可以碾壓我們普通業余棋手。
  那么,既然象棋大師,特級大師精通棋理棋術,又大都年富力強,那他們為什么還要耗時那么久呢?
  這當然有原因,首先是計算既深且廣,計算的多,當然耗時就長。另外就是重視度,每一位大師都有必勝之心和無敵信念,為了爭勝,為了必勝,當然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
  至于周哥說的贏棋不贏時,或贏時卻輸棋的問題,須知必得照顧大多數人,如果絕大多數人都認為現行的棋規是合理的,那就繼續執行。如果大部分人覺得有悖棋理,肯定就會著手改變了,根本就用不著咱們業余中的業余選手去操這份兒閑心!(呲牙、握手)
  邵君謹識(抱拳)
  讀如弈@多才不易:越是大型的正規比賽,它越殘酷。正因為時間是用來思考的,贏棋不贏時,明擺著不合理嘛!至于說贏了時輸了棋,它和贏棋不贏時是不能相提并論的,棋都輸了,贏時還有什么意義呢?贏棋不贏時就不一樣了,你贏棋是因為多用了時間,所以贏棋不贏時至多應算和棋或無效對局。
  新興索菲亞:象棋要想發展好,快棋大勢所趨。競技體育從來都是實力和機遇并存。奧運會的口號,更高,更快,更強,同樣適用于象棋。
  智者語音:這個象棋發展大勢所趨,你說這個我也不反對,但是說,在同等的時間里,用時不可能完全是一樣的走的,你肯定有一個快的跟慢的,如果必須要走得又快又贏棋,就有點偏頗了。你比如說十分鐘棋,我用了三分鐘,你用了兩分鐘,三分鐘贏了,你還說人家不贏,那就得,我要贏你還得時間比你少,那這是謬論!
  而且象棋是一個智力運動,不能說快,不能專門尋求一個快……
  大李:如果慢棋算水平高,那快棋算什么?不思考也是一種水平體現。真要打仗,誰等你思考,先哄(轟)你一炮,讓你到閻王爺那去思考。
  智者語音:這不是田徑比賽,天下無美,快不破我。我跑一百米,我就用9秒鐘,誰也沒法,你贏不了我,我不看姿勢,也不管什么。象棋這東西,它是智力,你光突出時間,是不對哩。當然了,你像讀如弈說的那個,我時間又少,我又贏棋,那更好,那更厲害!我在規定的時間內,我贏了,那就算沒問題,有規則,規則規定哩!
  劉保強@智者:非常正確!
  智者語音:這是游戲,不是打仗,真正的打仗,誰管你跳馬出車,早把你滅了,不是那么回事。
  李岳寧語音:并非時間短了就是以時間為主。人家就這腦子,人家就是時間短,思考就是快。打個比方,我三秒考慮三步,你三秒也許一步也考慮不了,那就是你不行。你時間長,是不是也是以時間為主?時間長與短都不是以時間為主,還是以智力為主。快,本身就是一種優勢。如果說是時間問題,那都是時間問題,對不對?
  智者語音:你說的更雞巴不對,你三秒鐘,就考慮三步,你第四步都考慮不出來,你還是不沾。
  李岳寧語音:因為象棋它現在就是朝快的方向發展,什么事也是一樣,在發展中就會發現新問題。說三秒,就是打個比方。人家考慮不了四步,你慢棋能考慮四步?你可能一步也考慮不了。我就是表達那么一個意思。
  智者語音:還有這個棋感,凡是兩分鐘快棋這個,就是看棋感,隨手棋,嘎嘎就走,大局觀,走這樣哩,一般是考慮不出什么細節。
  我跟你說,天天象棋為什么和棋加賽,當水平接近的時候,才用時間論證哩,再加快棋、超快棋。四分棋,六分棋,和了算黑勝。
  這個事邵君說了多少回了,當慢棋水平一致的時候再以時間論證,你贏不了,還論什么時間?
  李岳寧語音:我感覺啊,你比如大師,你說,來吧大師,我是慢棋。行,你說怎么來就怎么來。來一個小時的。一個小時也行,一個小時你不行,我大師贏。你說這么著,我來快的,我跟你來三秒一步的。三秒一步你還是不行,還是我大師贏。那這大師就比較厲害了。你說我詆毀這方面,我走不了三秒,我不走這個,那就不行,大師就得哪個都行。如果說不行的話,就得讓別人行去,應該那么著更好點。我感覺要講細節,講精細,講高度,應該是通吃!
  就是說,人家就是快,一兩秒一步,人家走的也是棋,你大師來了也不行,你啥也不是,人家就這速度,按這規則,那些大師們得下來些個。你有什么話說,你沒話說。一種規則決定一種高度。
  智者:好了,別廢話了!(炸彈)
  讀如弈:我再次強調我個人觀點的核心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贏棋不贏時到底應該怎么認定!如果說不考慮時間成本,只要贏了就算,那我睡一覺走一步,贏不了你,我還睡不死你嗎?(捂臉、呲牙)
  多才不易@讀如弈:(呲牙)周哥鉆牛角尖兒了,太極端了!
  石灰吟@讀如弈:讀如弈,讀如弈,像你說的那個,是個小孩就能跟你當,是個小孩都能跟大師當,瞎走,走到哪算哪,小孩手快,小孩贏了!
  讀如弈@石灰吟:小孩贏什么呀,他贏誰了?他贏棋了么?贏棋不贏時還不應該算呢,只贏時不贏棋更不算!什么也不算,什么也不是!競技嘛,哪家比賽不考慮時間成本?決定勝負無非兩個因素,一是實力,二是時間。你只占一個,算嗎?還是那句話,多一秒也不算,你為什么不少用一秒贏了呢?沒看過《最強大腦》嗎?即使雙方都答對了,用時也相差甚微,整數說明不了問題,那是要用小數判定勝負的!不用設什么局時、步時,出水才看兩腿泥,就看最后用時!一分鐘一盤是它,一年一盤也是它,你不說慢棋出質量嗎?你別用我的時間讓我在那里等著你慢慢出質量行不?怎么?我說得還不明白嗎?
  鐵樹開花:寧跟清楚人打頓架,不跟糊涂人說句話,是有道理的!
  李岳寧:以前在QQ上玩游戲,怎么玩也玩不過,人家走得就是快,回想起來,人家就是有兩下,不可能人家瞎胡來,瞎胡弄,作弊,我不認為作弊,人家就是快!
  讀如弈:下慢棋的人總是會說,快棋那是瞎走,慢棋才能走出質量。說這種話的人,忽略了一個實質性問題,那就是,慢棋作為平時練習可以,你慢,慢吧,只要有人陪你慢就行。但作為比賽,是讓你把自己已有的“質量”現場發揮出來,而不是讓你臨時抱佛腳,每走一步,都要對方等你把“質量”提高了再走。誰不知道時間越長,思考得越全面、深刻,不出漏招?但時間不是屬于你一個人的,它是雙方的。你總不能你出質量去了,讓對方在那等著你。這跟學生高考是一樣的,你下考場了,總不能做一道題現學一道吧,你不能說,這道題我不會,你得等著我,我做不上你也不能做!
  多才不易:過去,日本的重大圍棋比賽的賽制大都是兩日制,我就曾看過一篇棋訊,說某某棋手在參加重大圍棋比賽前拜謁自己的老師,求賜良策。老師說:“謹記一條,只要你的對手長考,你一定要用加一倍的時間長考,奉還回去。你就是啥也不想,只要耗著就行,差一分鐘,我就不認你這個徒弟”。這個徒弟完全按照老師說的做,結果對手信心崩潰,連下躁招,最終大敗虧輸!
  讀如弈@多才不易:(偷笑、偷笑、偷笑)對呀,好!我們的辯論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老周正在手機上瀏覽網頁,關注時事,直聽得手機“卜楞登”輕輕一聲響的同時,左上角浮現出一簇小字,又很快消逝,快得就沒容他看個清楚。他下意識的觸擊“主屏鍵”,打開“微信”,點擊微信下方“通訊錄”上的小紅點兒,點擊左上方頭像,點擊頭像右邊的“接受”,上滑點“完成”,看到的是司空見慣又大同小異,長短不齊且字號有別,黑色卻深淺不一的幾行字:
  21:07我是群聊“新興市象棋群”的邵君,你愛下棋嗎?以上是打招呼的內容,你已添加了“多才不易”,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讀如弈:邵老師好!
  邵老師怎么知道我愛下象棋的呢?
  多才不易:(握手)你的頭像和昵稱告訴我的呀(呲牙),你我不都在“新興市作協交流群”里嗎?
  讀如弈:哦,我的昵稱“讀如弈”是我根據一位公眾人物的一段話得來的。他說,讀書如下棋,書讀得越多,在社會上就不會被別人吃掉。至于下棋嘛,我僅僅是愛,談不上好。
  多才不易:你的昵稱起得好!(呲牙、握手)
  讀如弈:你是在書香苑這邊開過批發部那個邵君吧!
  多才不易:是的,馳名煙酒。您是?
  讀如弈:哦,那就對了。我姓周,叫我老周就行了。敢情我倆的愛好是一樣一樣的。
  多才不易:哈哈哈,握手!(握手)
  讀如弈:我好在你那買瀘州老窖。
  多才不易: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多數情況下是我愛人在那里。(捂臉)
  讀如弈:是的。拉我進群吧!
  多才不易:好的!
  老周點擊鏈接“邀請你加入群聊”,點擊“加入群聊”,群內顯示:
  新興市象棋群(152)21:21“多才不易”邀請你加入群聊,群聊參與人還有:韓計,昆鵬展翅,治療頸肩腰腿疼,長壽魏,手足病專業修復,冷暖自知,棋霸天下……
  二人繼續私聊。
  讀如弈:我知道你參加新興象棋比賽拿過第一名。群里最低是什么水平?
  多才不易:據我所知,最低有業1的,我剛在評測,又掉到了業8。(捂臉)
  讀如弈:邵老師最高上到哪了?新興有大師級的嗎?群里有嗎?
  多才不易:我個人最高就是“業9-1”,最低也是“業8-3”,總是在8-3到9-1之間徘徊。群里最高“業9-3”。天天象棋棋力評測等級劃分,現在沒有大師級別的稱呼了。
  讀如弈:以前“業9-3”上邊的“業余大師”,現在說是叫“神1”了吧!
  多才不易:嗯,最高“神2-3”。你的戰力是業幾啊?
  讀如弈:我不行,業6還站不住呢!不過,我下棋秒步,這已成習慣了。下棋,我有一個固執的看法,那就是“贏棋不贏時,不是真贏”。不知邵老師是否同意我這一觀點。
  多才不易:同意,現在的棋規不盡完美,很多該贏的棋因為時間反而輸了,很多該和的棋也因為時間輸了。
  讀如弈:還有地攤上下群棋,也無所謂誰輸誰贏。某個人的一句話,可能改變整個棋局。
  多才不易:好早前就不近棋攤兒了,下不出好棋,還容易得罪人。(呲牙)
  讀如弈:是,下群棋好上火。
  多才不易:就是呢!(捂臉)
  讀如弈:大家都看出來的步往往并不是好步。嚷得越歡的人,往往是棋最臭的人。真正的妙招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多才不易:嚴重支持(強),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讀如弈:只有你們這樣的高手才能走出妙招。
  多才不易:自從過了四十歲之后,棋力總是逐步跌落,現在已經習慣輸棋了。(捂臉)
  讀如弈:我更不值得一談,我是退休后才開始,你拿新興第一名時,我剛開始玩。
  多才不易:你多大了啊?
  讀如弈:馬上70了!
  多才不易:喲,您比我大,我今年53了。(抱拳)
  讀如弈:我倆在你批發部下過一次。
  多才不易:忘了。(抱拳)
  讀如弈:當時你那里有你一個熟人。他輸給我了,我輸給你了。想起來了嗎?
  多才不易:哎呀,這個最近這幾年吧,經歷的事情比較多,這這你要說早五六年以前的事吧,確確實實的是想不起來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流淚)
  
  二
  11:28
  群里“治療頸肩腰腿疼”發視頻說,牟炫技象棋大師車輪戰。
  多才不易@治療頸肩腰腿疼:牟大師走棋慢,車輪戰還不急壞了人啊!(呲牙)
  讀如弈:車輪戰屬于表演賽。
  多才不易@讀如弈:是的。
  讀如弈:就正式比賽而言,我個人認為,贏家多用一秒也是不合理的!
  多才不易@讀如弈: 但有一點,高手能看出的步,低手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呀!
  讀如弈@多才不易:既然低手看不出,高手豈不更不必多用時間了嗎?
  智者@讀如弈:又說快棋論了!(呲牙)天下武功,為(唯)快不破!
  讀如弈@智者:呵呵,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現實生活中,好多所謂的高手,都是用對方的時間折磨對方。練棋無所謂,比賽不合理。
  多才不易@讀如弈:關于下棋用時,我與周兄有不同見解,等閑了,咱們仔細分析分析。(呲牙、握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老弟叛變了,前邊你不還同意我的觀點么?
  慢棋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反應慢,二是玩得少。
  智者語音:我感覺慢棋、快棋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些人,百米,冠軍,但是跑萬米他就跑不出去,耐力不行。你光是走得快,不出成績還是不行。
  如果出現和棋,誰走得快,可以占優,那個可以。
  水上龍舟:有快棋賽,有規則和時間規定。所有比賽選手都要遵守比賽規則。
  劉保強@水上龍舟:(強)
  多才不易:關于下棋用時說幾句。
  1.當今世界的三大棋種(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正式比賽中都有用時的限制,只要是在時間允許的范圍內,輸、贏、和的結果都是真實有效的。比如雙方規定每人100分鐘,一方用時99分鐘贏了,另一方用時9分鐘輸了,也必須認定用時99分鐘的贏了,而用時只有9分鐘的一方也不得有任何異議!
  并且,記者、圍觀者在傳播這次比賽時,也必然會主要關注輸贏的結果和行棋的過程與質量,沒有誰會關心雙方用時的多與少。只偶爾可能會有人以打趣或揶揄的方式說說某一方性格急躁、不太思考、用時很少,僅僅9分鐘就敗下陣來。
  大戰來襲@多才不易:(強)言之有理!
  2.在講第二點之前,我先說我忘記啥時候同意周兄的觀點了,抱歉哈!(呲牙、抱拳)
  在國家級的重大棋賽中,有一年,有兩位選手的大分、小分、對手分、勝局、先后手完全打平了,但一方因用時稍多而屈居亞軍。可見,用時長短還是有影響的,但用時長短的影響力比較、比較、比較靠后,也就是說,平時根本就用不上,屬于百年不遇的罕見特殊情況才用的著。(呲牙)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弟說得很對,也是實際情況。但規則是人定的。我所說的是,越是頂級比賽,就越應當特別考慮雙方的用時。如果說,只能贏棋不能贏時,只能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那能叫贏棋嗎?時間是什么,時間不就是用來思考的嗎?我們總不能說,誰思考的時間越長,誰棋力越強。
  水上龍舟:規則是平等的,高手就是喜歡利用規則。
  讀如弈:我說的就是比賽規則問題!
  規則是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
  你就說現在吧,網絡如此發達,象棋視頻在網上鋪天蓋地,靠時間獲勝不過時才怪呢!
  智者:時間論也沒有錯,評測的時候好多就敗給了時間,你走的(得)好大優,結果時間到了也是輸。
  3.學習喜歡象棋四十年,也看了些象棋方面的書籍和視頻,就發現越是高手就越是用時較長。尤其是在看直播的時候,我很替選手著急,吵著、嚷著,喊著選手笨蛋,為什么不這樣走?為什么不那樣走?有的時候平心靜氣想一想,人家特級大師真的比咱菜嗎?哈哈哈,未必、未必、未必。
  特級大師之所以比咱想得久,只因人家考慮得更周全。就像大才子做詩,有時需要一兩天,或者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而低手編個俚俗順口溜不管對仗、不依音律、不管平仄,可能一張嘴就編了好幾首出來了。
  讀如弈:我們討論的是正規比賽,不是我們在地攤練棋,贏棋不贏時,講不通啊!
  智者語音:還是下棋吧,我正評測呢!
  讀如弈:我們總不能說,作為正規比賽,要靠時間獲勝,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比對方用時少了贏不了!
  然而,現在的正規比賽就是這種現實,這就是比賽規則的不合理性!
  4.在我認識的棋友中,我感覺我的走棋速度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快一些的了。我的認知是:
  比賽時,每方25分鐘太長了,我根本就用不完,如果能改到每方10分鐘之內,我的成績會好很多。
  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根本就改變不了規則,既然改變不了,就很好地遵從吧。
  另外,呂正良、谷大膽兩兄弟的走棋速度也非常得快,他們的走棋速度也是我比較贊成的!(強)
  5.總的來說,三大棋最最最看重的向來都是慢棋的結果,越是在慢棋比賽中拿冠軍就證明含金量越高。只有慢棋難分勝負的情況下,才加賽快棋、超快棋、突然死亡法來決出勝負,但棋局質量必將大打折扣,其結果也難令廣大棋民完全信服。
  讀如弈@多才不易:老弟,哥說的意思是,比賽是要求選手把自己平時練就的真功夫現場拿出來,你比賽了,還像平時一樣臨陣磨槍,那不叫比賽了嘛!
  練在平時,賽看當下!
  6.周兄總是強調勝都必須是贏棋又贏時,雙贏才算完美。
  其實呢,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來說,應該在棋的內容、棋手用時、心態、儀表、耗力等等無限領域展開全方位、無死角的全面角逐。在雙方棋手入場后,由專門的裁判人員把各種儀表的鏈子給棋手戴上、把各種管子給選手插上、把各種屏幕給選手連接上,從第一步開始就密切關注每個棋手的血壓、心跳、呼吸和舉手投足間的美感、以及誰的心跳穩、呼吸長、血壓平。最后統一匯總結果,再決出勝負你看好不好啊?(呲牙)
  某大師多次說過,我們現在下的棋是會留下棋譜,被后人觀看的。所以,不只現在要贏棋,并且要用最簡短的招法、最精彩的戰術獲勝,才能對得起觀者。
  為了這個目標,為了追求極致,某大師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構思妙局,卻常一不留心超時判負了。
  戰而勝之@多才不易:求道派棋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所以象棋比賽不應設立什么局時、步時,當快則快,當慢則慢,雙方可以1分鐘決定勝負,可以更長時間決定勝負,只要勝方比負方沒多用時方為有效,贏棋又贏時,讓對方心服口服,贏的硬氣,輸的服氣。這樣既可以走出千古名局,又能在時間上相互制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也快,高手最終還是高手!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贏家比輸家多用了時間也算贏,我認為就是不合理!(呲牙、握手)
  新興索菲亞:如果象棋不向快棋發展,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象棋藝術也很難在競技體育,商業化方面得到有限的發展,作為一項智力活動,快棋絕對是以后的發展方向。
  讀如弈:練棋好比研發原子彈,比賽好比使用原子彈。人家和你比賽,讓你亮出自己的原子彈,你卻在那里慢慢琢磨,還沒研發生產出來呢!練棋屬臺下,比賽屬臺上。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比賽是讓你階段性亮劍,不是讓你現場磨劍!現行棋規就是把臺上臺下混為一談了,這就是現行棋規最大的不合理性!你慢吧,只要用時比對方多了,贏棋無效;你快吧,隨便快,你快我也快,你越快越失誤,我照樣贏你,因為我實力比你強啊!(呲牙、偷笑)
  所以,贏棋又贏時,才是比賽的最高境界!
  新興索菲亞:比賽有戲劇性才好看,戲劇高效才是比賽的真諦!(微笑)
  讀如弈:下棋會下是一方面,看棋你也得會看。像地攤上下群棋,首先看是不是兩個人單獨下,其次看兩個人是不是同步。一盤棋下來,一方用時是對方的幾倍,你說誰贏了?
  還有網上下棋,慢手對快手的視力和腦力造成了極大的無為消耗和損傷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隨著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和網絡信息的高歌猛進給象棋普及和發展帶來的極大便利,象棋對弈的效率和節奏正在迅速提高。贏棋不贏時,必將被淘汰!
  多才不易:今依周兄之議,仿《鹿鼎記》韋小寶口吻,聊作戲語,博諸君一笑耳(呲牙):
  卻說韋爵爺參加象棋比賽結束,雖輸棋卻不見失落之色,洋洋得意對勝者道:“君耗時6分23秒勝我,我以4分56秒與君對壘。棋局上,君勝之。然就時間而論,卻是我贏。所以,咱們是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你是內外兼修,我是色藝雙絕。正所謂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我必饑腸轆轆、饑不擇食,對你辣手摧花,高舉屠刀,以庖丁解牛、烹龍煮鳳之勢,挾飛蛾撲火、以卵擊石之威,只講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贏棋又贏時,將你雙斬于鴛鴦樓下,讓你血濺五里霧中。”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邵君老弟,“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還差“不分公母”呢?(偷笑)
  
  三
  12:32
  多才不易:轉發視頻,特級大師談為何現在象棋賽事難出精妙棋局。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剛發的這個,我贊成,沒有時間就沒有質量。
  多才不易@石灰吟:那是特大說的,與我無關!(呲牙、握手)
  石灰吟@多才不易:你是傳播者。(強)
  多才不易@石灰吟:傳得不好,就是瞎傳!(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繼續參與關于象棋用時的討論,駁斥你的觀點——比賽就是看誰在最短的時間內走出最好的質量,而不是比賽誰在最長的時間內才能走出最好的質量!
  這是其一,其二,作為贏家,贏棋不贏時,那是建立在犧牲對方時間的基礎上所謂的“贏棋”,因為你不占用對方的時間贏不了啊!
  三是比賽不同于練棋,就跟世乒賽一樣,球打過去就沒想讓你再打回來,贏得越快說明實力越強!
  四,隨著網絡技術對象棋的普及,比賽用時將會朝著越來越短的方向發展,而不是越長!
  純粹個人觀點,旨在參與討論,歡迎大家口誅筆伐!
  謝謝!
  石灰吟@讀如弈:也對,那就是為什么有青年組,老年組了。(呲牙)
  讀如弈@石灰吟什么組也不應該是誰用的時間長誰贏!
  石灰吟語音:對對對,對著哩,不是說誰用的時間長,對,我說的這個意思是什么,你可以定的時間長點,定時間長點,心里不著急,定時間長點,你走快點也行。我定哩20分鐘也不是說20分鐘都用了,好走的時候走快點,到了要緊的步了多看一會,你要定時短了,到了要緊的步,你需要多看一會看不成,看不成就沒質量。
  有一次我們兩個人一起去參加比賽,時間定的20分鐘,結果和我做伴的那個,他沒用過那表,他不熟悉,他走得很快,只用了兩三分鐘,對手走得慢,把他給贏了。
  走快棋也需要鍛煉,我不行,我走快棋不沾。這與這經驗都有關,因為你習慣了。
  程曉理:某特大當年因為超時判負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有點可惜!
  石灰吟語音:前天晚上,我下了一回快棋,那就沒感覺,就全憑那手快。
  那些老家伙,走快棋都不行,歲數大了,都是憑自己研究出來的步。我不反對下快棋,我們這里馬軍就愛下快棋,他跟誰下都是下快棋,但是我不行。
  讀如弈@石灰吟:比賽,比賽,不是你自個練棋。關鍵是現在人家跟你比賽呢,你總不能說,你別急啊,我腦子慢,玩得少,我贏不了不走棋!
  石灰吟語音:馬軍天天下快棋,他已經習慣了,根本不草雞,像俺們一下快棋,你下的時候,它當、當、當催你,你心里就著急了,你沒那習慣,沒有下慣,我我,我也不鍛煉快棋了,也鍛煉不成了,上年紀了。如果你要是下快棋,你就跟那下得快的比。像馬軍,人家都有經驗了,他一看快贏的時候,他就車將你幾步,炮將你幾步,連將你幾步,時間就到了,人家就贏了。人家會那樣,我,我沒有那點兒心眼,我心眼少,我不會那樣。
  有下快棋的,有下慢棋的,要不讓你定啊,喜歡下慢棋的下慢棋,喜歡下快棋的下快棋。反正咱們這里下棋比賽,一般都是20分鐘,沒有很短的,很短的,你看著也就沒意思了。
  一分鐘定輸贏,你說有人看嗎?保準沒人看,他走得比你眼還快哩!
  張保強:非常正確!
  讀如弈@石灰吟:實際上你也沒弄明白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我說的焦點是現行棋規的不合理性,根本不用設立局時、步時,你不是說時間長了出質量嗎?那好,一分鐘的也行,一年的也行,就看最后用時,只要你贏棋又贏時就算,否則,多用一秒也不對,你是贏家呀,對不對?你為什么不比我少用一秒贏我呢?你做不到嘛!你腦子慢,又玩得少,你不輸誰輸?這才是我觀點的核心!
  棋規是人定的,隨著時代的發展,它也應改革發展!
  石灰吟語音:我也沒說當一年,下那快棋,就是過了過手癮,沒有思考,你得有個思考的時間。還說馬軍吧,別人一看兩分鐘,就不敢上,好多人都不敢跟他玩,你說的是自個的觀點,你得說大伙的觀點。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
  兩分鐘不行,兩個鐘頭啊,我說的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
  我棋藝不高,但好多情況下是輸在了對方用我的時間折磨我至死,費眼又傷神!
  石灰吟語音:沒有說兩個鐘頭,那國家比賽的時候可不,四個鐘頭,我說的是一般比賽都是20分鐘。
  讀如弈@石灰吟:你還是沒明白我說的意思。對方贏不了不走棋,你能不輸嗎?
  石灰吟語音:像以前的那些老象棋大師那個時代,那時候我記得都是四個小時。你不要沒有他思考的時間,你在街上下兩分鐘快棋,你看看有人看嗎?
  讀如弈@石灰吟:呵呵呵,我就納了悶了,快棋沒人看,還是慢棋沒人看?快棋精彩還是慢棋精彩?你在那里磨磨唧唧磨磨唧唧,跟睡著了似的,讓別人也陪著你睡覺啊?我不是說了嘛,用時長短不是關鍵,關鍵是最后怎么算成績的問題!誰輸誰贏的問題!你總不能說誰用的時間長誰贏!這回聽明白了不?
  石灰吟語音:那也不能說誰用的時間短誰贏!還是說前邊那個,只用了兩三分鐘,但是輸了,你說誰輸誰贏?
  智者@讀如弈: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
  智者語音:讀如弈就這個話題都說咧N遍了,別老探討這個幼稚的問題了,象棋的輸贏是靠功力的,而不是論時間的,那那都弄雞巴一秒得了,咔,我點了,一秒鐘,我走了,你沒走,你輸了!下棋是一個腦力運動,是一個智力的對抗,是一個綜合性……對抗,你老是比時間,有意思啊,那不是下棋哩,那是比時間哩,還一天天的,老叨叨這事!
  讀如弈: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是怎么算輸贏的問題,是現行棋規的改革問題!
  石灰吟@智者:(抱拳)對不起!
  多才不易@讀如弈:周哥就該勒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立刻著手研究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和圍棋的現行比賽規則問題,規定三棋比賽用時統統不得超過30秒,凡是超過30秒者一律判處有期徒刑250年。如有膽敢螳臂當車,膽敢蚍蜉撼樹不答應,周哥就大喊:“支持超超超快棋,30秒萬歲萬歲萬萬歲!”
  讀如弈@多才不易:(呲牙)我說一百遍了,我說的根本就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現行棋規亟需解決的贏棋不贏時的問題!看來我是說不明白這個問題了!(失望)
  
  四
  20:45
  多才不易:《關于象棋比賽用時之管見》
  作為一名資深象棋愛好者,見慣了棋盤上的烽火狼煙,見多了楸枰上的拼搏廝殺。斗智斗勇之余,略有淺薄感悟:
  話說紋枰對弈者,尤其是各級比賽中,往往是級別越高的賽事規定用時就越長。而對手之間,往往也是水平越高的選手耗時越長。
  大師,特級大師都是從五六歲開始學棋,并且接受過多位高手明師的正規培訓,他們所掌握的對弈理論,從戰略到戰術完全可以碾壓我們普通業余棋手。
  那么,既然象棋大師,特級大師精通棋理棋術,又大都年富力強,那他們為什么還要耗時那么久呢?
  這當然有原因,首先是計算既深且廣,計算的多,當然耗時就長。另外就是重視度,每一位大師都有必勝之心和無敵信念,為了爭勝,為了必勝,當然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
  至于周哥說的贏棋不贏時,或贏時卻輸棋的問題,須知必得照顧大多數人,如果絕大多數人都認為現行的棋規是合理的,那就繼續執行。如果大部分人覺得有悖棋理,肯定就會著手改變了,根本就用不著咱們業余中的業余選手去操這份兒閑心!(呲牙、握手)
  邵君謹識(抱拳)
  讀如弈@多才不易:越是大型的正規比賽,它越殘酷。正因為時間是用來思考的,贏棋不贏時,明擺著不合理嘛!至于說贏了時輸了棋,它和贏棋不贏時是不能相提并論的,棋都輸了,贏時還有什么意義呢?贏棋不贏時就不一樣了,你贏棋是因為多用了時間,所以贏棋不贏時至多應算和棋或無效對局。
  新興索菲亞:象棋要想發展好,快棋大勢所趨。競技體育從來都是實力和機遇并存。奧運會的口號,更高,更快,更強,同樣適用于象棋。
  智者語音:這個象棋發展大勢所趨,你說這個我也不反對,但是說,在同等的時間里,用時不可能完全是一樣的走的,你肯定有一個快的跟慢的,如果必須要走得又快又贏棋,就有點偏頗了。你比如說十分鐘棋,我用了三分鐘,你用了兩分鐘,三分鐘贏了,你還說人家不贏,那就得,我要贏你還得時間比你少,那這是謬論!
  而且象棋是一個智力運動,不能說快,不能專門尋求一個快……
  大李:如果慢棋算水平高,那快棋算什么?不思考也是一種水平體現。真要打仗,誰等你思考,先哄(轟)你一炮,讓你到閻王爺那去思考。
  智者語音:這不是田徑比賽,天下無美,快不破我。我跑一百米,我就用9秒鐘,誰也沒法,你贏不了我,我不看姿勢,也不管什么。象棋這東西,它是智力,你光突出時間,是不對哩。當然了,你像讀如弈說的那個,我時間又少,我又贏棋,那更好,那更厲害!我在規定的時間內,我贏了,那就算沒問題,有規則,規則規定哩!
  劉保強@智者:非常正確!
  智者語音:這是游戲,不是打仗,真正的打仗,誰管你跳馬出車,早把你滅了,不是那么回事。
  李岳寧語音:并非時間短了就是以時間為主。人家就這腦子,人家就是時間短,思考就是快。打個比方,我三秒考慮三步,你三秒也許一步也考慮不了,那就是你不行。你時間長,是不是也是以時間為主?時間長與短都不是以時間為主,還是以智力為主。快,本身就是一種優勢。如果說是時間問題,那都是時間問題,對不對?
  智者語音:你說的更雞巴不對,你三秒鐘,就考慮三步,你第四步都考慮不出來,你還是不沾。
  李岳寧語音:因為象棋它現在就是朝快的方向發展,什么事也是一樣,在發展中就會發現新問題。說三秒,就是打個比方。人家考慮不了四步,你慢棋能考慮四步?你可能一步也考慮不了。我就是表達那么一個意思。
  智者語音:還有這個棋感,凡是兩分鐘快棋這個,就是看棋感,隨手棋,嘎嘎就走,大局觀,走這樣哩,一般是考慮不出什么細節。
  我跟你說,天天象棋為什么和棋加賽,當水平接近的時候,才用時間論證哩,再加快棋、超快棋。四分棋,六分棋,和了算黑勝。
  這個事邵君說了多少回了,當慢棋水平一致的時候再以時間論證,你贏不了,還論什么時間?
  李岳寧語音:我感覺啊,你比如大師,你說,來吧大師,我是慢棋。行,你說怎么來就怎么來。來一個小時的。一個小時也行,一個小時你不行,我大師贏。你說這么著,我來快的,我跟你來三秒一步的。三秒一步你還是不行,還是我大師贏。那這大師就比較厲害了。你說我詆毀這方面,我走不了三秒,我不走這個,那就不行,大師就得哪個都行。如果說不行的話,就得讓別人行去,應該那么著更好點。我感覺要講細節,講精細,講高度,應該是通吃!
  就是說,人家就是快,一兩秒一步,人家走的也是棋,你大師來了也不行,你啥也不是,人家就這速度,按這規則,那些大師們得下來些個。你有什么話說,你沒話說。一種規則決定一種高度。
  智者:好了,別廢話了!(炸彈)
  讀如弈:我再次強調我個人觀點的核心不是誰快誰慢的問題,而是贏棋不贏時到底應該怎么認定!如果說不考慮時間成本,只要贏了就算,那我睡一覺走一步,贏不了你,我還睡不死你嗎?(捂臉、呲牙)
  多才不易@讀如弈:(呲牙)周哥鉆牛角尖兒了,太極端了!
  石灰吟@讀如弈:讀如弈,讀如弈,像你說的那個,是個小孩就能跟你當,是個小孩都能跟大師當,瞎走,走到哪算哪,小孩手快,小孩贏了!
  讀如弈@石灰吟:小孩贏什么呀,他贏誰了?他贏棋了么?贏棋不贏時還不應該算呢,只贏時不贏棋更不算!什么也不算,什么也不是!競技嘛,哪家比賽不考慮時間成本?決定勝負無非兩個因素,一是實力,二是時間。你只占一個,算嗎?還是那句話,多一秒也不算,你為什么不少用一秒贏了呢?沒看過《最強大腦》嗎?即使雙方都答對了,用時也相差甚微,整數說明不了問題,那是要用小數判定勝負的!不用設什么局時、步時,出水才看兩腿泥,就看最后用時!一分鐘一盤是它,一年一盤也是它,你不說慢棋出質量嗎?你別用我的時間讓我在那里等著你慢慢出質量行不?怎么?我說得還不明白嗎?
  鐵樹開花:寧跟清楚人打頓架,不跟糊涂人說句話,是有道理的!
  李岳寧:以前在QQ上玩游戲,怎么玩也玩不過,人家走得就是快,回想起來,人家就是有兩下,不可能人家瞎胡來,瞎胡弄,作弊,我不認為作弊,人家就是快!
  讀如弈:下慢棋的人總是會說,快棋那是瞎走,慢棋才能走出質量。說這種話的人,忽略了一個實質性問題,那就是,慢棋作為平時練習可以,你慢,慢吧,只要有人陪你慢就行。但作為比賽,是讓你把自己已有的“質量”現場發揮出來,而不是讓你臨時抱佛腳,每走一步,都要對方等你把“質量”提高了再走。誰不知道時間越長,思考得越全面、深刻,不出漏招?但時間不是屬于你一個人的,它是雙方的。你總不能你出質量去了,讓對方在那等著你。這跟學生高考是一樣的,你下考場了,總不能做一道題現學一道吧,你不能說,這道題我不會,你得等著我,我做不上你也不能做!
  多才不易:過去,日本的重大圍棋比賽的賽制大都是兩日制,我就曾看過一篇棋訊,說某某棋手在參加重大圍棋比賽前拜謁自己的老師,求賜良策。老師說:“謹記一條,只要你的對手長考,你一定要用加一倍的時間長考,奉還回去。你就是啥也不想,只要耗著就行,差一分鐘,我就不認你這個徒弟”。這個徒弟完全按照老師說的做,結果對手信心崩潰,連下躁招,最終大敗虧輸!
  讀如弈@多才不易:(偷笑、偷笑、偷笑)對呀,好!我們的辯論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一
  老周正在手機上瀏覽網頁,關注時事,直聽得手機“卜楞登”輕輕一聲響的同時,左上角浮現出一簇小字,又很快消逝,快得就沒容他看個清楚。他下意識的觸擊“主屏鍵”,打開“微信”,點擊微信下方“通訊錄”上的小紅點兒,點擊左上方頭像,點擊頭像右邊的“接受”,上滑點“完成”,看到的是司空見慣又大同小異,長短不齊且字號有別,黑色卻深淺不一的幾行字:
  21:07我是群聊“新興市象棋群”的邵君,你愛下棋嗎?以上是打招呼的內容,你已添加了“多才不易”,現在可以開始聊天了。
  讀如弈:邵老師好!
  邵老師怎么知道我愛下象棋的呢?
  多才不易:(握手)你的頭像和昵稱告訴我的呀(呲牙),你我不都在“新興市作協交流群”里嗎?
  讀如弈:哦,我的昵稱“讀如弈”是我根據一位公眾人物的一段話得來的。他說,讀書如下棋,書讀得越多,在社會上就不會被別人吃掉。至于下棋嘛,我僅僅是愛,談不上好。
  多才不易:你的昵稱起得好!(呲牙、握手)
  讀如弈:你是在書香苑這邊開過批發部那個邵君吧!
  多才不易:是的,馳名煙酒。您是?
  讀如弈:哦,那就對了。我姓周,叫我老周就行了。敢情我倆的愛好是一樣一樣的。
  多才不易:哈哈哈,握手!(握手)
  讀如弈:我好在你那買瀘州老窖。
  多才不易:哦,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多數情況下是我愛人在那里。(捂臉)
  讀如弈:是的。拉我進群吧!
  多才不易:好的!
  老周點擊鏈接“邀請你加入群聊”,點擊“加入群聊”,群內顯示:
  新興市象棋群(152)21:21“多才不易”邀請你加入群聊,群聊參與人還有:韓計,昆鵬展翅,治療頸肩腰腿疼,長壽魏,手足病專業修復,冷暖自知,棋霸天下……
  二人繼續私聊。
  讀如弈:我知道你參加新興象棋比賽拿過第一名。群里最低是什么水平?
  多才不易:據我所知,最低有業1的,我剛在評測,又掉到了業8。(捂臉)
  讀如弈:邵老師最高上到哪了?新興有大師級的嗎?群里有嗎?
  多才不易:我個人最高就是“業9-1”,最低也是“業8-3”,總是在8-3到9-1之間徘徊。群里最高“業9-3”。天天象棋棋力評測等級劃分,現在沒有大師級別的稱呼了。
  讀如弈:以前“業9-3”上邊的“業余大師”,現在說是叫“神1”了吧!
  多才不易:嗯,最高“神2-3”。你的戰力是業幾啊?
  讀如弈:我不行,業6還站不住呢!不過,我下棋秒步,這已成習慣了。下棋,我有一個固執的看法,那就是“贏棋不贏時,不是真贏”。不知邵老師是否同意我這一觀點。
  多才不易:同意,現在的棋規不盡完美,很多該贏的棋因為時間反而輸了,很多該和的棋也因為時間輸了。
  讀如弈:還有地攤上下群棋,也無所謂誰輸誰贏。某個人的一句話,可能改變整個棋局。
  多才不易:好早前就不近棋攤兒了,下不出好棋,還容易得罪人。(呲牙)
  讀如弈:是,下群棋好上火。
  多才不易:就是呢!(捂臉)
  讀如弈:大家都看出來的步往往并不是好步。嚷得越歡的人,往往是棋最臭的人。真正的妙招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多才不易:嚴重支持(強),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讀如弈:只有你們這樣的高手才能走出妙招。
  多才不易:自從過了四十歲之后,棋力總是逐步跌落,現在已經習慣輸棋了。(捂臉)
  讀如弈:我更不值得一談,我是退休后才開始,你拿新興第一名時,我剛開始玩。
  多才不易:你多大了啊?
  讀如弈:馬上70了!
  多才不易:喲,您比我大,我今年53了。(抱拳)
  讀如弈:我倆在你批發部下過一次。
  多才不易:忘了。(抱拳)
  讀如弈:當時你那里有你一個熟人。他輸給我了,我輸給你了。想起來了嗎?
  多才不易:哎呀,這個最近這幾年吧,經歷的事情比較多,這這你要說早五六年以前的事吧,確確實實的是想不起來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流淚)
  
  二
  11:28
  群里“治療頸肩腰腿疼”發視頻說,牟炫技象棋大師車輪戰。
  多才不易@治療頸肩腰腿疼:牟大師走棋慢,車輪戰還不急壞了人啊!(呲牙)
  讀如弈:車輪戰屬于表演賽。
  多才不易@讀如弈:是的。
  讀如弈:就正式比賽而言,我個人認為,贏家多用一秒也是不合理的!
  多才不易@讀如弈: 但有一點,高手能看出的步,低手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呀!
  讀如弈@多才不易:既然低手看不出,高手豈不更不必多用時間了嗎?
  智者@讀如弈:又說快棋論了!(呲牙)天下武功,為(唯)快不破!
  讀如弈@智者:呵呵,一家之言,一家之言!
  現實生活中,好多所謂的高手,都是用對方的時間折磨對方。練棋無所謂,比賽不合理。
  多才不易@讀如弈:關于下棋用時,我與周兄有不同見解,等閑了,咱們仔細分析分析。(呲牙、握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老弟叛變了,前邊你不還同意我的觀點么?
  慢棋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反應慢,二是玩得少。
  智者語音:我感覺慢棋、快棋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有些人,百米,冠軍,但是跑萬米他就跑不出去,耐力不行。你光是走得快,不出成績還是不行。
  如果出現和棋,誰走得快,可以占優,那個可以。
  水上龍舟:有快棋賽,有規則和時間規定。所有比賽選手都要遵守比賽規則。
  劉保強@水上龍舟:(強)
  多才不易:關于下棋用時說幾句。
  1.當今世界的三大棋種(圍棋、象棋、國際象棋)在正式比賽中都有用時的限制,只要是在時間允許的范圍內,輸、贏、和的結果都是真實有效的。比如雙方規定每人100分鐘,一方用時99分鐘贏了,另一方用時9分鐘輸了,也必須認定用時99分鐘的贏了,而用時只有9分鐘的一方也不得有任何異議!
  并且,記者、圍觀者在傳播這次比賽時,也必然會主要關注輸贏的結果和行棋的過程與質量,沒有誰會關心雙方用時的多與少。只偶爾可能會有人以打趣或揶揄的方式說說某一方性格急躁、不太思考、用時很少,僅僅9分鐘就敗下陣來。
  大戰來襲@多才不易:(強)言之有理!
  2.在講第二點之前,我先說我忘記啥時候同意周兄的觀點了,抱歉哈!(呲牙、抱拳)
  在國家級的重大棋賽中,有一年,有兩位選手的大分、小分、對手分、勝局、先后手完全打平了,但一方因用時稍多而屈居亞軍。可見,用時長短還是有影響的,但用時長短的影響力比較、比較、比較靠后,也就是說,平時根本就用不上,屬于百年不遇的罕見特殊情況才用的著。(呲牙)
  讀如弈@多才不易:邵弟說得很對,也是實際情況。但規則是人定的。我所說的是,越是頂級比賽,就越應當特別考慮雙方的用時。如果說,只能贏棋不能贏時,只能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那能叫贏棋嗎?時間是什么,時間不就是用來思考的嗎?我們總不能說,誰思考的時間越長,誰棋力越強。
  水上龍舟:規則是平等的,高手就是喜歡利用規則。
  讀如弈:我說的就是比賽規則問題!
  規則是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
  你就說現在吧,網絡如此發達,象棋視頻在網上鋪天蓋地,靠時間獲勝不過時才怪呢!
  智者:時間論也沒有錯,評測的時候好多就敗給了時間,你走的(得)好大優,結果時間到了也是輸。
  3.學習喜歡象棋四十年,也看了些象棋方面的書籍和視頻,就發現越是高手就越是用時較長。尤其是在看直播的時候,我很替選手著急,吵著、嚷著,喊著選手笨蛋,為什么不這樣走?為什么不那樣走?有的時候平心靜氣想一想,人家特級大師真的比咱菜嗎?哈哈哈,未必、未必、未必。
  特級大師之所以比咱想得久,只因人家考慮得更周全。就像大才子做詩,有時需要一兩天,或者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而低手編個俚俗順口溜不管對仗、不依音律、不管平仄,可能一張嘴就編了好幾首出來了。
  讀如弈:我們討論的是正規比賽,不是我們在地攤練棋,贏棋不贏時,講不通啊!
  智者語音:還是下棋吧,我正評測呢!
  讀如弈:我們總不能說,作為正規比賽,要靠時間獲勝,比對方多用時才能贏,比對方用時少了贏不了!
  然而,現在的正規比賽就是這種現實,這就是比賽規則的不合理性!
  4.在我認識的棋友中,我感覺我的走棋速度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快一些的了。我的認知是:
  比賽時,每方25分鐘太長了,我根本就用不完,如果能改到每方10分鐘之內,我的成績會好很多。
  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根本就改變不了規則,既然改變不了,就很好地遵從吧。
  另外,呂正良、谷大膽兩兄弟的走棋速度也非常得快,他們的走棋速度也是我比較贊成的!(強)
  5.總的來說,三大棋最最最看重的向來都是慢棋的結果,越是在慢棋比賽中拿冠軍就證明含金量越高。只有慢棋難分勝負的情況下,才加賽快棋、超快棋、突然死亡法來決出勝負,但棋局質量必將大打折扣,其結果也難令廣大棋民完全信服。
  讀如弈@多才不易:老弟,哥說的意思是,比賽是要求選手把自己平時練就的真功夫現場拿出來,你比賽了,還像平時一樣臨陣磨槍,那不叫比賽了嘛!
  練在平時,賽看當下!
  6.周兄總是強調勝都必須是贏棋又贏時,雙贏才算完美。
  其實呢,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來說,應該在棋的內容、棋手用時、心態、儀表、耗力等等無限領域展開全方位、無死角的全面角逐。在雙方棋手入場后,由專門的裁判人員把各種儀表的鏈子給棋手戴上、把各種管子給選手插上、把各種屏幕給選手連接上,從第一步開始就密切關注每個棋手的血壓、心跳、呼吸和舉手投足間的美感、以及誰的心跳穩、呼吸長、血壓平。最后統一匯總結果,再決出勝負你看好不好啊?(呲牙)
  某大師多次說過,我們現在下的棋是會留下棋譜,被后人觀看的。所以,不只現在要贏棋,并且要用最簡短的招法、最精彩的戰術獲勝,才能對得起觀者。
  為了這個目標,為了追求極致,某大師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構思妙局,卻常一不留心超時判負了。
  戰而勝之@多才不易:求道派棋手。
  讀如弈@多才不易:所以象棋比賽不應設立什么局時、步時,當快則快,當慢則慢,雙方可以1分鐘決定勝負,可以更長時間決定勝負,只要勝方比負方沒多用時方為有效,贏棋又贏時,讓對方心服口服,贏的硬氣,輸的服氣。這樣既可以走出千古名局,又能在時間上相互制約,你慢我也慢,你快我也快,高手最終還是高手!
  但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贏家比輸家多用了時間也算贏,我認為就是不合理!(呲牙、握手)
  新興索菲亞:如果象棋不向快棋發展,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象棋藝術也很難在競技體育,商業化方面得到有限的發展,作為一項智力活動,快棋絕對是以后的發展方向。
  讀如弈:練棋好比研發原子彈,比賽好比使用原子彈。人家和你比賽,讓你亮出自己的原子彈,你卻在那里慢慢琢磨,還沒研發生產出來呢!練棋屬臺下,比賽屬臺上。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十年磨一劍!比賽是讓你階段性亮劍,不是讓你現場磨劍!現行棋規就是把臺上臺下混為一談了,這就是現行棋規最大的不合理性!你慢吧,只要用時比對方多了,贏棋無效;你快吧,隨便快,你快我也快,你越快越失誤,我照樣贏你,因為我實力比你強啊!(呲牙、偷笑)
  所以,贏棋又贏時,才是比賽的最高境界!
  新興索菲亞:比賽有戲劇性才好看,戲劇高效才是比賽的真諦!(微笑)
  讀如弈:下棋會下是一方面,看棋你也得會看。像地攤上下群棋,首先看是不是兩個人單獨下,其次看兩個人是不是同步。一盤棋下來,一方用時是對方的幾倍,你說誰贏了?
  還有網上下棋,慢手對快手的視力和腦力造成了極大的無為消耗和損傷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隨著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和網絡信息的高歌猛進給象棋普及和發展帶來的極大便利,象棋對弈的效率和節奏正在迅速提高。贏棋不贏時,必將被淘汰!
  多才不易:今依周兄之議,仿《鹿鼎記》韋小寶口吻,聊作戲語,博諸君一笑耳(呲牙):
  卻說韋爵爺參加象棋比賽結束,雖輸棋卻不見失落之色,洋洋得意對勝者道:“君耗時6分23秒勝我,我以4分56秒與君對壘。棋局上,君勝之。然就時間而論,卻是我贏。所以,咱們是不分高低、不分勝負、不分伯仲、不分軒輊、不分輕重、不分彼此、不分男女、不分雌雄,你是內外兼修,我是色藝雙絕。正所謂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我必饑腸轆轆、饑不擇食,對你辣手摧花,高舉屠刀,以庖丁解牛、烹龍煮鳳之勢,挾飛蛾撲火、以卵擊石之威,只講三下五除二,不管三七二十一,贏棋又贏時,將你雙斬于鴛鴦樓下,讓你血濺五里霧中。”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