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生到“白粉妹”

小葉出生在陜西渭北高原一個貧困山村里,父母含辛茹苦、勒緊褲帶,供她上了湖北某大學。上大三時,家里再也拿不出錢給她交學費了,只好申請了助學貸款。雖然解決了學費,但每年幾千元的生活費卻使她犯了愁。在同學的介紹下,寒假時到沙市王子娛樂城打工——當服務生,每晚100元工資,這樣解決了她生活費用。
  小葉是一個漂亮姑娘,又是大學生,深受娛樂城女老板的喜愛。知道她家庭困難,便有意讓小葉去服務那些大款們,為的是多拿些小費。一個寒假過去了,工資加小費,小葉竟掙了3000余元。這對家庭貧困的小葉來說,無疑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從此以后,小葉一邊讀書一邊到娛樂城打工。起初,這位山區姑娘對一些行為不軌的男人在她身上動手動腳,說一些低級趣味的話很不習慣,幾次都想辭職不干。但一想到大學未畢業,沒錢交學費、生活費,又猶豫了。最后還是決定:為了生活,堅持干下去。
  一天晚上,小葉又到王子娛樂城去打工,這晚在她服務的3號包間遇到一個風度翩翩、出手闊綽的中年男子。自稱姓張,是某企業的老板,并說小葉只要服務的好,他會給她很多小費。小葉仍如以往一樣,倒茶水、拿飲料、陪他唱歌。這位張老板非常規矩,說話也很文明,對小葉沒有一點越軌行為。兩個小時后,張老板起身告辭,隨手給了小葉500元小費。小葉不收,說太多了,張老板也不言語,大步走出了娛樂城,一連三晚都是這樣。小葉十分不解,她想,進娛樂城休閑的不一定都是壞人。她認為張老板是個好人,又盼著他來。第五天晚上,張老板又來到小葉服務的包間,小葉心中一陣暗喜。還和往常一樣,張老板一坐下便喝茶水、喝飲料、聽音樂、嗑瓜子。所不同的是張老板這次卻問起了小葉的身世。小葉想了一會,通過幾次接觸看張老板確實不象壞人,便向張老板吐出了全部實情。張老板聽后十分同情,當即從公文包內掏出一踏百元鈔票,數了十張給了小葉。小葉推托不要,張老板說:“拿上吧,我不是壞人,我到這里來只不過是休息、解悶,給錢是同情你,沒有什么壞目的”。小葉問其原因?張老板把他不幸的婚姻等情況全告訴了小葉,小葉聽后,也深表同情。臨走,張老板給她留了聯系電話,說今后有啥困難就打電話找他。
  此后的半月時間里,再也沒有見到張老板,小葉心里還有點想念,便撥通張老板的手機。張老板說他正在廣東洽談一筆生意,回去后即去見她。幾天后,張老板果然又來到娛樂城,在包間里見到了小葉。他告訴小葉,這次在廣東他發了財,公司準備擴大業務,需招一名女秘書,問小葉是否可到他公司供職?小葉說“我今年下半年就畢業了,若學校安置不了就去。”張老板叫她輟學先去干,不然錯過機會就會后悔的,說得小葉心里猶豫起來。張老板鼓動唇舌,幾句煽情話,就使小葉就動了心,不過她提出要先到他公司去看看再說。張老板說:“公司正在修建大樓,我暫時住在紅山賓館,要不先到我住的賓館看看?”小葉答應雙休日去。
  星期六,小葉坐車來到了紅山賓館,在四樓一個標準間,找到了張老板。張老板非常熱情,又是沏茶,又是拿水果和飲料,小葉非常感動。小葉喝了張老板放了安眠藥的飲料,十多分鐘后,小葉便昏昏沉沉,竟倒在床上睡著了。張老板此時露出他的廬山真面目,把毫無知覺的小葉奸污了。直道中午,小葉才醒過來。看到自己赤身裸體地睡在床上,下身一陣陣發疼,她清楚發生了什么。看著坐在沙發上抽煙的張老板一臉淫笑,便迅速穿上衣服,哭著大罵張老板不是人。張老板奸笑著哄勸小葉,又拿出500元給小葉,小葉一把將錢摔在地上。張老板也撕下昔日和藹可親的假面具,一個耳光把小葉打倒在床上,捂著臉哭起來。只聽張老板說:“你花了我2000多元,你已是我的人了。若不聽話,就把你扔進長江喂魚。聽話了有你吃喝,有你錢花。”小葉思前想后,終于默認了。
  原來這位張老板是一個毒販,真名叫張倉,湖北沙市人,五年前就開始販賣毒品。在王子娛樂城見了小葉后,聽說是個大學生,長的又漂亮。便打起了壞主意,想讓小葉給他當助手,還能玩弄她。便設計故意假裝好人,給小葉錢,終于使小葉上了當。小葉這個誠實善良的山區姑娘,就這樣為了掙錢上學,結果上當受騙。
  張倉為了徹底控制住小葉,在小葉不知道的情況下,讓小葉抽了幾次帶有“白粉”的香煙。結果,小葉成了癮。毒癮一來,小葉就給張倉要煙抽,張倉便給她抽一支。小葉抽后,感到異常舒服,還有一種飄飄欲仙的快感。她那里知道,自己已經抽上了毒癮,離不開張倉了。從此以后,張倉便開始利用小葉。第一次,他讓小葉與他一起到云南去販賣毒品。小葉知道這是犯罪,死活不干。張倉先是哄騙,小葉還是不去。張倉便威脅她“不去就殺死你”!小葉說“殺了我也不去”。張倉沒有辦法,忽然想起小葉毒癮發作后,肯定會找他。便假裝不理小葉,獨自一人到娛樂城去瀟灑。三個小時后,小葉果然毒癮發作,想抽煙,但張倉不在。她難受地在房間亂轉繼而在床上亂滾,撕著頭發在墻上亂碰,好像萬蟻嗜骨,痛不欲生。無奈,他只好打張倉的手機,答應與他一起去云南。張倉一陣竊喜,便回到房間。小葉立即上前,抱住張倉,讓他快給她煙抽。張倉問她以后聽不聽話?小葉此時啥也不顧,只想抽煙,便說:“今后我就是你的人,叫我干啥就干啥”。張倉這才給小葉取了一支有“白粉”的香煙,小葉趕緊搶過來,點上火猛抽起來。一支煙抽完后,小葉才閉上眼睛,舒服地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小葉便跟著張倉去云南,做起了販毒生意。張倉通過小葉的掩護,將毒品藏在小葉的褲頭內,化妝袋內,甚至藏在陰道內,頻頻從沙市到云南、廣東等地,與當地毒販們做毒品交易。半年后,竟然賺了幾十萬。小葉跟著張倉,吃香的,喝辣的,穿名牌,住高檔賓館,還一次給她的父母匯了兩萬元。說是她找了一個有錢的老板,現在是老板的秘書。小葉的父母收到錢、信后,非常高興,慶幸女兒找了一個好女婿。
  “玩火者必自焚”。倉在云南一次毒品張交易中,被云南警方當場抓獲,小葉因在賓館,而漏了網。張倉出事后,小葉為了逃避警方的抓捕,便逃到了山西太原一個親戚家躲了起來。然而小葉吸毒成癮,帶的“白粉”吸完了,她便到處找“道上同行”買。她帶的錢用完后,沒辦法,只好去賣淫掙錢買“白粉”抽。小葉徹底從一個純潔善良、才貌雙全的大學生,變成了吸毒販毒又賣淫的“白粉妹”。
  一次,小葉在河南南陽的一次賣淫中,被派出所民警抓獲。審訊中,發現小葉還是個吸毒者,便將小葉送到戒毒所強制戒毒。后南陽警方從內線中查到,小葉還販過毒。最終,小葉被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
  小葉從一個大學生,走上了吸毒販毒的犯罪道路。她的美好青春將在鐵窗內度過。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他鄉黃昏亦動人
下一篇:規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