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情望

情望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哦,十五萬要的不多。我聽說還有要一百萬的呢?
  不稀罕。群里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了奇葩的人,自然就有了奇葩的事。蟬接過聽雨的話又說,我覺得,人要講現實,有些女人光怨男人不給花錢,還理直氣壯的說男人的愛在哪里錢就花在哪里。但是也不問問,你是誰?你給人家是養家啦,生孩啦?還是和人家一起打拼啦?你覺得錢要下,心安。男人還怕今天給了你錢,明天就找不到你了呢。舍得舍得,誰都怕受二次傷害,誰都不愿意付出,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單身群建群就進來的不少,七八年了吧,現在還單著呢。如果不改變觀念,我估計這些人這輩子都不會脫單啦。
  寧缺毋濫。咱們都這么大年紀了。絕不能再受二茬罪。聽雨對蟬說,沒有合適的就單著。
  你這么有氣質,穿戴又如此時尚高檔,自身條件又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抓一大把。蟬上上下下欣賞了一番聽雨后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是不好找。女人的天性使然。
  說來說去,還是原配好。聽雨感慨萬千的說,自己受了罪,真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
  哎!誰長得前后眼呢。買東西有時還會買錯呢。更何況是選配偶呢!都說原配好,為什么會離婚?都說二婚不好,為什么有的過的還挺好。聽雨,我覺得不管是幾婚,和你過到最后,埋到一個土堆堆里的才是原配。
  二人正聊的起勁呢,聽雨的電話響了。
  喂,小珍,明天你抽空過來一趟啊,給你介紹個對象。
  ……
  
  六、相親
  
  一對男女,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實際上也是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一個過程。
  人常把找對象必做找另一半,找的過程實際上也是觀望的過程和品味的過程。
  你對對方是否滿意,實際上就是二人在三觀方面的交流和碰撞。
  如果對方說什么都能說到你的心里,都能讓你比較認同,所做的事情比較讓你欣賞,說明是同一個頻道的人。就很容易來“電”和繼續發展。
  看上去很簡單。不就是找個異性么。實際上還挺復雜的。長相,身高,胖瘦,愛好,經濟條件,飲食習慣,衛生習慣,語言習慣,體味,身體健康與否,離婚還是喪偶,帶的男孩還是女孩,從事的工作等等都會成為觀望和品味的內容。初婚的時候考慮的尚少,再婚的時候,無論男女都已成熟,已經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類型的人,才是適合自己的,再加上把過去的教訓當做負擔,認為天下的男女人都是一樣的,因此就很難梅開二度,再續佳緣。
  時光如梭。轉眼就到了2015年。離婚已經十多年了。期間,王珍的父親因心腦血管疾病,造成身體偏癱,語言障礙。每次見到她,父親總是長時間拉住她的手不放。王珍心里也清楚,父親是在惦記她的婚姻大事,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屬。王珍又何愁不想呢!以王珍的個人條件來講,想找她的人很多,別人給介紹,她見過沒見過的單身也很多,當老師的,當老板的,當工人的,當領導的,年長的,年小的。有的聽聽面都不見,有的見個一二次再不見,始終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
  她的初中同學,一個叫顧得勝的老婆死了。同學們通過聚會等各種方式和活動,極力撮合她和這位同桌。她也與其接觸了四五次,結果卻一點“電”也沒有。
  2013年,她的一個遠方表姨,知道她單身后,就托人給她介紹了一下她的兒子。
  表姨的兒子叫張曉明,離婚后帶個姑娘。比她小三歲,一米七八個的個子。長得挺健壯的。起始,給王珍的印象是實在,不花心,比較專一。由于雙方父母都比較了解,知根知底,二人遂確定了戀愛關系。
  張曉明家離王珍住的金花苑距離較遠。張曉明因要接送高中上學的姑娘和輔導孩子作業,與王珍聚少離多。二人說是處對象,但彼此還和單身一樣,只是有事的時候,二人才能聚在一起。就這樣又過了三年。期間,通過幾件事情,王珍發現張曉明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伴侶。劉二不高興了是會打她,可是好的時候,溫言細語,既懂她的心事,又會買哄她。而張曉明除了實在外,既不懂浪漫,又不懂心疼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木訥。
  有天深夜,王珍做了個噩夢,非常害怕,打電話給張曉明,希望他能下來陪她。張,下來吧,開著燈也害怕的不行,你來陪我睡好嗎?
  有啥怕的了!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睡吧!張曉明說完就放了電話。
  把個王珍失望的有話說不出。不僅如此,張曉明自己好像個孩子一樣,二人一鬧矛盾就開始和她冷戰,甚至記不得她的生日。每次矛盾后還的她去做工作,解釋和緩解。
  這就是我等了十多年要找的配偶么?我真的就和這樣一個男人過后半輩么?每每閑暇之時,王珍不斷的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
  倘若他,一個叫魏海的沒有出現,或許她會認命,稀里糊涂的與張曉明結婚,度過余生。沒有想到,魏海的出現讓她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情劫。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哦,十五萬要的不多。我聽說還有要一百萬的呢?
  不稀罕。群里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了奇葩的人,自然就有了奇葩的事。蟬接過聽雨的話又說,我覺得,人要講現實,有些女人光怨男人不給花錢,還理直氣壯的說男人的愛在哪里錢就花在哪里。但是也不問問,你是誰?你給人家是養家啦,生孩啦?還是和人家一起打拼啦?你覺得錢要下,心安。男人還怕今天給了你錢,明天就找不到你了呢。舍得舍得,誰都怕受二次傷害,誰都不愿意付出,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單身群建群就進來的不少,七八年了吧,現在還單著呢。如果不改變觀念,我估計這些人這輩子都不會脫單啦。
  寧缺毋濫。咱們都這么大年紀了。絕不能再受二茬罪。聽雨對蟬說,沒有合適的就單著。
  你這么有氣質,穿戴又如此時尚高檔,自身條件又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抓一大把。蟬上上下下欣賞了一番聽雨后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是不好找。女人的天性使然。
  說來說去,還是原配好。聽雨感慨萬千的說,自己受了罪,真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
  哎!誰長得前后眼呢。買東西有時還會買錯呢。更何況是選配偶呢!都說原配好,為什么會離婚?都說二婚不好,為什么有的過的還挺好。聽雨,我覺得不管是幾婚,和你過到最后,埋到一個土堆堆里的才是原配。
  二人正聊的起勁呢,聽雨的電話響了。
  喂,小珍,明天你抽空過來一趟啊,給你介紹個對象。
  ……
  
  六、相親
  
  一對男女,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實際上也是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一個過程。
  人常把找對象必做找另一半,找的過程實際上也是觀望的過程和品味的過程。
  你對對方是否滿意,實際上就是二人在三觀方面的交流和碰撞。
  如果對方說什么都能說到你的心里,都能讓你比較認同,所做的事情比較讓你欣賞,說明是同一個頻道的人。就很容易來“電”和繼續發展。
  看上去很簡單。不就是找個異性么。實際上還挺復雜的。長相,身高,胖瘦,愛好,經濟條件,飲食習慣,衛生習慣,語言習慣,體味,身體健康與否,離婚還是喪偶,帶的男孩還是女孩,從事的工作等等都會成為觀望和品味的內容。初婚的時候考慮的尚少,再婚的時候,無論男女都已成熟,已經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類型的人,才是適合自己的,再加上把過去的教訓當做負擔,認為天下的男女人都是一樣的,因此就很難梅開二度,再續佳緣。
  時光如梭。轉眼就到了2015年。離婚已經十多年了。期間,王珍的父親因心腦血管疾病,造成身體偏癱,語言障礙。每次見到她,父親總是長時間拉住她的手不放。王珍心里也清楚,父親是在惦記她的婚姻大事,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屬。王珍又何愁不想呢!以王珍的個人條件來講,想找她的人很多,別人給介紹,她見過沒見過的單身也很多,當老師的,當老板的,當工人的,當領導的,年長的,年小的。有的聽聽面都不見,有的見個一二次再不見,始終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
  她的初中同學,一個叫顧得勝的老婆死了。同學們通過聚會等各種方式和活動,極力撮合她和這位同桌。她也與其接觸了四五次,結果卻一點“電”也沒有。
  2013年,她的一個遠方表姨,知道她單身后,就托人給她介紹了一下她的兒子。
  表姨的兒子叫張曉明,離婚后帶個姑娘。比她小三歲,一米七八個的個子。長得挺健壯的。起始,給王珍的印象是實在,不花心,比較專一。由于雙方父母都比較了解,知根知底,二人遂確定了戀愛關系。
  張曉明家離王珍住的金花苑距離較遠。張曉明因要接送高中上學的姑娘和輔導孩子作業,與王珍聚少離多。二人說是處對象,但彼此還和單身一樣,只是有事的時候,二人才能聚在一起。就這樣又過了三年。期間,通過幾件事情,王珍發現張曉明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伴侶。劉二不高興了是會打她,可是好的時候,溫言細語,既懂她的心事,又會買哄她。而張曉明除了實在外,既不懂浪漫,又不懂心疼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木訥。
  有天深夜,王珍做了個噩夢,非常害怕,打電話給張曉明,希望他能下來陪她。張,下來吧,開著燈也害怕的不行,你來陪我睡好嗎?
  有啥怕的了!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睡吧!張曉明說完就放了電話。
  把個王珍失望的有話說不出。不僅如此,張曉明自己好像個孩子一樣,二人一鬧矛盾就開始和她冷戰,甚至記不得她的生日。每次矛盾后還的她去做工作,解釋和緩解。
  這就是我等了十多年要找的配偶么?我真的就和這樣一個男人過后半輩么?每每閑暇之時,王珍不斷的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
  倘若他,一個叫魏海的沒有出現,或許她會認命,稀里糊涂的與張曉明結婚,度過余生。沒有想到,魏海的出現讓她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情劫。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哦,十五萬要的不多。我聽說還有要一百萬的呢?
  不稀罕。群里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了奇葩的人,自然就有了奇葩的事。蟬接過聽雨的話又說,我覺得,人要講現實,有些女人光怨男人不給花錢,還理直氣壯的說男人的愛在哪里錢就花在哪里。但是也不問問,你是誰?你給人家是養家啦,生孩啦?還是和人家一起打拼啦?你覺得錢要下,心安。男人還怕今天給了你錢,明天就找不到你了呢。舍得舍得,誰都怕受二次傷害,誰都不愿意付出,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單身群建群就進來的不少,七八年了吧,現在還單著呢。如果不改變觀念,我估計這些人這輩子都不會脫單啦。
  寧缺毋濫。咱們都這么大年紀了。絕不能再受二茬罪。聽雨對蟬說,沒有合適的就單著。
  你這么有氣質,穿戴又如此時尚高檔,自身條件又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抓一大把。蟬上上下下欣賞了一番聽雨后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是不好找。女人的天性使然。
  說來說去,還是原配好。聽雨感慨萬千的說,自己受了罪,真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
  哎!誰長得前后眼呢。買東西有時還會買錯呢。更何況是選配偶呢!都說原配好,為什么會離婚?都說二婚不好,為什么有的過的還挺好。聽雨,我覺得不管是幾婚,和你過到最后,埋到一個土堆堆里的才是原配。
  二人正聊的起勁呢,聽雨的電話響了。
  喂,小珍,明天你抽空過來一趟啊,給你介紹個對象。
  ……
  
  六、相親
  
  一對男女,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實際上也是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一個過程。
  人常把找對象必做找另一半,找的過程實際上也是觀望的過程和品味的過程。
  你對對方是否滿意,實際上就是二人在三觀方面的交流和碰撞。
  如果對方說什么都能說到你的心里,都能讓你比較認同,所做的事情比較讓你欣賞,說明是同一個頻道的人。就很容易來“電”和繼續發展。
  看上去很簡單。不就是找個異性么。實際上還挺復雜的。長相,身高,胖瘦,愛好,經濟條件,飲食習慣,衛生習慣,語言習慣,體味,身體健康與否,離婚還是喪偶,帶的男孩還是女孩,從事的工作等等都會成為觀望和品味的內容。初婚的時候考慮的尚少,再婚的時候,無論男女都已成熟,已經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類型的人,才是適合自己的,再加上把過去的教訓當做負擔,認為天下的男女人都是一樣的,因此就很難梅開二度,再續佳緣。
  時光如梭。轉眼就到了2015年。離婚已經十多年了。期間,王珍的父親因心腦血管疾病,造成身體偏癱,語言障礙。每次見到她,父親總是長時間拉住她的手不放。王珍心里也清楚,父親是在惦記她的婚姻大事,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屬。王珍又何愁不想呢!以王珍的個人條件來講,想找她的人很多,別人給介紹,她見過沒見過的單身也很多,當老師的,當老板的,當工人的,當領導的,年長的,年小的。有的聽聽面都不見,有的見個一二次再不見,始終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
  她的初中同學,一個叫顧得勝的老婆死了。同學們通過聚會等各種方式和活動,極力撮合她和這位同桌。她也與其接觸了四五次,結果卻一點“電”也沒有。
  2013年,她的一個遠方表姨,知道她單身后,就托人給她介紹了一下她的兒子。
  表姨的兒子叫張曉明,離婚后帶個姑娘。比她小三歲,一米七八個的個子。長得挺健壯的。起始,給王珍的印象是實在,不花心,比較專一。由于雙方父母都比較了解,知根知底,二人遂確定了戀愛關系。
  張曉明家離王珍住的金花苑距離較遠。張曉明因要接送高中上學的姑娘和輔導孩子作業,與王珍聚少離多。二人說是處對象,但彼此還和單身一樣,只是有事的時候,二人才能聚在一起。就這樣又過了三年。期間,通過幾件事情,王珍發現張曉明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伴侶。劉二不高興了是會打她,可是好的時候,溫言細語,既懂她的心事,又會買哄她。而張曉明除了實在外,既不懂浪漫,又不懂心疼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木訥。
  有天深夜,王珍做了個噩夢,非常害怕,打電話給張曉明,希望他能下來陪她。張,下來吧,開著燈也害怕的不行,你來陪我睡好嗎?
  有啥怕的了!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睡吧!張曉明說完就放了電話。
  把個王珍失望的有話說不出。不僅如此,張曉明自己好像個孩子一樣,二人一鬧矛盾就開始和她冷戰,甚至記不得她的生日。每次矛盾后還的她去做工作,解釋和緩解。
  這就是我等了十多年要找的配偶么?我真的就和這樣一個男人過后半輩么?每每閑暇之時,王珍不斷的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
  倘若他,一個叫魏海的沒有出現,或許她會認命,稀里糊涂的與張曉明結婚,度過余生。沒有想到,魏海的出現讓她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情劫。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哦,十五萬要的不多。我聽說還有要一百萬的呢?
  不稀罕。群里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了奇葩的人,自然就有了奇葩的事。蟬接過聽雨的話又說,我覺得,人要講現實,有些女人光怨男人不給花錢,還理直氣壯的說男人的愛在哪里錢就花在哪里。但是也不問問,你是誰?你給人家是養家啦,生孩啦?還是和人家一起打拼啦?你覺得錢要下,心安。男人還怕今天給了你錢,明天就找不到你了呢。舍得舍得,誰都怕受二次傷害,誰都不愿意付出,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單身群建群就進來的不少,七八年了吧,現在還單著呢。如果不改變觀念,我估計這些人這輩子都不會脫單啦。
  寧缺毋濫。咱們都這么大年紀了。絕不能再受二茬罪。聽雨對蟬說,沒有合適的就單著。
  你這么有氣質,穿戴又如此時尚高檔,自身條件又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抓一大把。蟬上上下下欣賞了一番聽雨后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是不好找。女人的天性使然。
  說來說去,還是原配好。聽雨感慨萬千的說,自己受了罪,真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
  哎!誰長得前后眼呢。買東西有時還會買錯呢。更何況是選配偶呢!都說原配好,為什么會離婚?都說二婚不好,為什么有的過的還挺好。聽雨,我覺得不管是幾婚,和你過到最后,埋到一個土堆堆里的才是原配。
  二人正聊的起勁呢,聽雨的電話響了。
  喂,小珍,明天你抽空過來一趟啊,給你介紹個對象。
  ……
  
  六、相親
  
  一對男女,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實際上也是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一個過程。
  人常把找對象必做找另一半,找的過程實際上也是觀望的過程和品味的過程。
  你對對方是否滿意,實際上就是二人在三觀方面的交流和碰撞。
  如果對方說什么都能說到你的心里,都能讓你比較認同,所做的事情比較讓你欣賞,說明是同一個頻道的人。就很容易來“電”和繼續發展。
  看上去很簡單。不就是找個異性么。實際上還挺復雜的。長相,身高,胖瘦,愛好,經濟條件,飲食習慣,衛生習慣,語言習慣,體味,身體健康與否,離婚還是喪偶,帶的男孩還是女孩,從事的工作等等都會成為觀望和品味的內容。初婚的時候考慮的尚少,再婚的時候,無論男女都已成熟,已經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類型的人,才是適合自己的,再加上把過去的教訓當做負擔,認為天下的男女人都是一樣的,因此就很難梅開二度,再續佳緣。
  時光如梭。轉眼就到了2015年。離婚已經十多年了。期間,王珍的父親因心腦血管疾病,造成身體偏癱,語言障礙。每次見到她,父親總是長時間拉住她的手不放。王珍心里也清楚,父親是在惦記她的婚姻大事,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屬。王珍又何愁不想呢!以王珍的個人條件來講,想找她的人很多,別人給介紹,她見過沒見過的單身也很多,當老師的,當老板的,當工人的,當領導的,年長的,年小的。有的聽聽面都不見,有的見個一二次再不見,始終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
  她的初中同學,一個叫顧得勝的老婆死了。同學們通過聚會等各種方式和活動,極力撮合她和這位同桌。她也與其接觸了四五次,結果卻一點“電”也沒有。
  2013年,她的一個遠方表姨,知道她單身后,就托人給她介紹了一下她的兒子。
  表姨的兒子叫張曉明,離婚后帶個姑娘。比她小三歲,一米七八個的個子。長得挺健壯的。起始,給王珍的印象是實在,不花心,比較專一。由于雙方父母都比較了解,知根知底,二人遂確定了戀愛關系。
  張曉明家離王珍住的金花苑距離較遠。張曉明因要接送高中上學的姑娘和輔導孩子作業,與王珍聚少離多。二人說是處對象,但彼此還和單身一樣,只是有事的時候,二人才能聚在一起。就這樣又過了三年。期間,通過幾件事情,王珍發現張曉明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伴侶。劉二不高興了是會打她,可是好的時候,溫言細語,既懂她的心事,又會買哄她。而張曉明除了實在外,既不懂浪漫,又不懂心疼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木訥。
  有天深夜,王珍做了個噩夢,非常害怕,打電話給張曉明,希望他能下來陪她。張,下來吧,開著燈也害怕的不行,你來陪我睡好嗎?
  有啥怕的了!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睡吧!張曉明說完就放了電話。
  把個王珍失望的有話說不出。不僅如此,張曉明自己好像個孩子一樣,二人一鬧矛盾就開始和她冷戰,甚至記不得她的生日。每次矛盾后還的她去做工作,解釋和緩解。
  這就是我等了十多年要找的配偶么?我真的就和這樣一個男人過后半輩么?每每閑暇之時,王珍不斷的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
  倘若他,一個叫魏海的沒有出現,或許她會認命,稀里糊涂的與張曉明結婚,度過余生。沒有想到,魏海的出現讓她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情劫。

  沒離婚前看誰都適合做自己的伴侶,離婚后看誰都不適合做自己的伴侶。望,成為主流。
  
  一、二次創業
  
  離婚,對于一個有著傳統家教的孩子來講,的確是感到有點羞恥的事情。
  王珍也一樣,走過小區,看到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的婆姨們,感覺都是在說自己一樣。
  那女的離婚了。
  咋?長得那么好看,外面有人了?
  沒伺候好男人,男人不要了?
  見狀,王珍都選擇遠遠的躲開。
  這到不是主要的。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找份事做,賺錢,以維持日常的家庭開銷。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王珍琢磨之際,金花苑外一處十字路口旁邊的一家壽衣店正在轉讓。王珍遂接手了這個有五十來平方的店面。
  常言道,行有行道,同行不同利。王珍的經營能力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善于溝通,察言觀色,樂于贊美,積極吸取他人的經驗。時間不長,原本毫無生氣的生意在她手里日漸起色。起始,王珍一邊坐店一邊照顧快要中考的姑娘,每天二葷二素,換著樣兒的給閨女補充營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姑娘順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這能賺多少錢?這天,一個過去飯店時的熟客見到王珍說,以前經常在你哪里吃飯的張瑞安現在是大頭了,你找找他要個計劃,不比這賺錢快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過去飯店的那些熟人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啊。我為什么不去利用呢?
  翌日,王珍就坐車一個多小時去找了張瑞安,還真要來二萬多的一個計劃,還得到了更多有用的線索和信息。
  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王珍回來就去駕校報了名。拿到車本后又貸款四十萬元買了一輛比較時尚高檔的越野車。
  當時私家車還不多,有些領導辦私事,用公車不大方便。王珍就非常大方的借給他們用。由之,朋友介紹朋友,給她帶來了更多的客戶。不到二年就還清了貸款。除了去單位跑業務外,王珍根據市場需求,又增加了鞭炮銷售和鮮花業務。再加上給孩子做飯,每天忙的腳不著地,和風葫蘆一樣轉個不停。除了生病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是單身,好的時候根本無暇顧及脫單一事。
  自己的事不考慮,但姊妹們的事,她卻時時刻刻沒有忘懷。
  石太高速開通后,父母,哥嫂、和二個妹妹的飯店生意急劇下降。
  大哥家的兒子,王珍指點去了技工學校,出來后找人安排到了一大型國企。孩子結婚后,大哥大嫂把飯店轉租出去,也來到了市里。
  壽衣店隔出一個二十平米的房子,讓大妹妹和妹夫上來開了個蔬菜水果店。并借給他們錢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小妹妹和妹夫,王珍借給他們錢開了一個服裝店,也打幫他們在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
  父母,王珍起初每月給他們一千左右的零花錢。后來上了年紀后,就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接他們上來,以方便照顧。一家人互幫互助,其樂融融。
  
  二、桃花運
  
  沒了韁繩束縛的馬兒,撒著歡兒的到處跑,悠游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離婚后的劉二就如那沒拴韁繩的馬一樣,感覺一下子輕快了許多。
  你們這些男人啊,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怪不得人說,寧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張破嘴。嘴上甜蜜蜜,肚里一窩蛆。一天,相好袁紅霞調侃劉二說,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專一,忠誠,別人的老婆最好都風騷,出軌。
  好男人多的是。你這有點一概而論,太勉強啦。
  別的男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但你就是這樣的男人。袁紅霞接過劉二的話說,要不你娶了我?
  劉二無語,不接茬。
  哼,早就看透你了!你是不是想我能和你出軌,就一定會和別人出軌?
  你說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劉二連忙岔開話題說,哎,紅霞,聽說最近有部好看的電影上映了,咱們去看吧?
  翌年。
  劉二父親去世,袁紅霞帶著閨蜜前往村里幫忙。
  你媽沒來?看到閨女獨自一人回來給爺爺守靈,劉二難掩心中的失望和無奈。
  又過了幾個月,劉二母親也去世了。這次,他對王珍是否前來吊唁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期望。
  經過幾次接觸和見面,劉二竟和袁紅霞的閨蜜好了起來。把個袁紅霞氣的和人感嘆說,防盜防火防閨蜜,害你的人都是自己身邊的人,家里的事就是家里的事,尤其是和自己男人的好壞長短千萬不能和閨蜜講。
  袁紅霞徹底斷絕了和劉二的來往,任其和閨蜜廝混。
  那個時候,還沒有微信。QQ聊天是當時非常火爆而又時尚的一件事情。
  劉二也迷上了QQ,并沉迷其中。
  劉二加了好多好友,有溫柔的狼,雪梅,云兒,寂寞的夜,靜心,婉君等等。
  劉二感覺這個QQ太棒了,不用勞頓破費,大費周章就可以選擇性的和國內各大城市的美女接觸,如同世界就在他的身旁給打開了無數個窗戶,可以和窗外的美女去聊天,溝通。淺意識對他講,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
  這么晚還沒睡,妻子不說你么?一天晚上九點多時,有個叫婉君的問他。
  哦,我是單身。我們離婚了。
  為什么呢?
  因為她出軌了。劉二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回復了過去。
  哦。你的雙親身體都還好吧?
  哎!子欲孝而親不在。他們都已經仙逝了。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管理。
  方便視頻嗎?
  可以啊。劉二說著就和對方打開了視頻。
  吆!看不出還是個大帥哥哎!
  你也不差啊,你不是貂蟬家妹妹吧?
  二人越聊越有感覺,仿佛遇見了多年未謀面的知音。
  相互的吸引促使二人有空就在QQ內聊天。三個月后,婉君問,如果我這里能幫你找到一份比你現在工資多十倍的工作,你會來做么?
  可以啊,我辦個停薪留職就可以的。
  第三天,婉君開著一輛高檔汽車來到了劉二的單位。
  當晚,二人住進了當地一家最高標準的旅館。
  三天后,恰逢姑娘中考,劉二沒等孩子出來考試結果,就迫不急待的和這個網名叫婉君的女人去浙江某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
  劉二去后發展如何,婉君又是怎樣一個人呢?我們稍后再講。先來說一下劉二的大哥劉貴。
  有句話叫照貓畫虎照葫蘆畫瓢。劉二是怎么離的婚,怎么去的浙江,當哥的劉貴心里最清楚。劉二走后不久,劉貴也和他老婆離了婚,去安徽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
  
  三、勸和
  
  人常說,寧拆一座廟,不散一家人。紙是包不住火的。時間一長,王珍離婚這一事實逐漸被家人和周邊的人所知道。
  妮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兒離婚在咱村可是讓人背后說閑話的是啊。父親坐下來,非常慎重而探尋的問,真的一點都不能將就,非離不可?
  何止是說閑話。這是真讓人面前不笑背后笑的丟人事。王珍媽補充說,他又打你唻?
  鞋大鞋小腳知道。劉二是好是壞我知道。不是無路可走,誰也不會離婚。如果讓我和他繼續,我不如死了。
  兒的性,母最知。話說到這個份上,當父母的也只好默認,不再強求。
  小珍,你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離了總要再找吧?
  找呀。
  可是,劉二再不好,也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王珍的一個至親好友過來勸她說,那個男人會如劉二看到孩子親呢?
  對孩子好不好無所謂,對我好就行。孩子大點我再找。
  不管離婚的還是喪偶的,你找誰不也都睡過幾個女人的了?你看動物世界,獅王和猴王為了確保自己的基因遺傳,會盡可能多的占有異性,對獅群和猴群的交配權是絕對控制,嚴禁侵犯的。而女性為了自己和孩子,一般都會選擇強壯的,能為自己提供安全和帶來食物的男性做為伴侶。沾花惹草是男人的天性。動物是這樣,大自然也是這樣。我們女人就好像花叢中的一朵花,男人則像飛來飛去的蜜蜂。我們只能被動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芬芳,去吸引蜜蜂的注意,讓蜜蜂更長時間的停留。造物主就是這樣把人造的,誰也無法改變。人也是這樣。只不過,人做為一個群居的社會動物,受道德,法律,家庭的約束,不如動物那么囂張、直接罷了。至親好友說到這里感覺仍沒說好,又比喻說,天天在家吃大米過油肉,偶爾去飯店吃了一次酸菜抿蝌蚪。回來你就把他打死?男人們其實都不傻,玩就是玩,除個別的,以拋棄自己家庭的玩是很少的!關鍵是你要把握住家庭的經濟。
  謝謝阿姐,你說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倆已經不可能回頭了!
  為什么?可以和姐說么?
  和你說真話吧,阿姐。王珍見對方真心關愛自己,遂挽起衣袖,讓她看了看胳膊上那道深深的疤痕。說,他打人打的不行!我要再和他過下去,那天這條命就交代到他手里了。
  不會吧?阿姐非常驚訝的說,看見平時他溫文爾雅,對你挺好的啊!
  哎!王珍悲嘆一聲說,殺人犯臉上也不會寫自己是殺人犯啊!
  哦,如果是這樣,那就真不能再找他了。說罷,阿姐建議說,現在網絡發達,聽說QQ里還有什么單身群,你快好好再找一個吧。以你的條件,不愁。
  ……
  
  四、網聊
  
  2009年,孩子上大學去了。除白天正常生意外,王珍總算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開始真正考慮自己的將來和伴侶。
  聞樂起舞,如天鵝一樣翩翩起舞是王珍多年的夢想。清晨,王珍起來把自己打扮一番就去了附近的語凌公園。舞后,去附近的飯店吃點早餐,再悠閑的去守店。白天還好,晚上,孤身一人在一百平米大的房間里待著就感覺特別的冷清和孤獨。睡覺的時候常常不敢關燈。整個房間幾乎每天晚上都亮著燈才能安心睡著。那天,忽想起至親好友阿姐說的話,就打開電腦,起了個網名聽雨,開始上網聊天,網上的千奇百怪,魚蝦鬼怪不禁讓她腦洞大開,顛覆了她過去的好多認知。醫院病人多,監獄犯人多。中國人多,什么樣的人都能成了群。
  鮮花面前少不了蜜蜂,美女面前少不了男人。聽雨一上線,其傲嬌的面容,富貴的打扮很快就招來不少的男士追聊。
  世紀佳緣里,一位網名“學者”,聊天中明確告訴她,他不是單身,他是省某大學城的教授,老婆性冷淡,滿足不了他。他上來就是想找個性伴侶。如果她愿意,往返的一切費用由她負責。
  一位網名“等你”,則說她不是男性,而是女性,資料是用了別人的。自己是同性戀。她厭倦了所有男人,認為男人臟,不干凈,不負責任,希望和她成為戀人。
  一位網名“戰狼”,說他是退伍軍人,老婆死了,有一個男孩,一個女孩,自己現在是某市一個公司的人武部部長,房子,車子都不缺,就缺個像她這樣的老婆。
  一位網名“霸主”,說他是內蒙古一煤礦的老板,妻子已故,兒子已婚,愿意的話就和他去內蒙發展。
  還有好多好多,時間不長,接觸的人卻不少。
  時間不久,“戰狼”跑來找她。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便飯吧。
  衣服穿戴時尚高檔,個子一米八零,說話大方有力,中氣十足,初看上去挺好的。一上飯桌上就露了餡。吃飯吧唧著嘴,再看指甲縫里還有許多污垢,看的王珍差點吐了。回去就把人家從好友拉到了黑名單。
  幾天后“霸主”也來找她了。讓她去賓館。她知道去了賓館沒好事,沒去。在一個人多的地方站著說了會兒話,找個借口離開了。
  人常說,父母在,不遠嫁。對方是有錢,可錢是人家的。過的好還好。過不好呢?自己這里已經很有起色的現成生意丟了不說,父母如果生病,需要人照顧呢?幾次見面,衡量,斟酌下來,王珍給自己定了個框架。外地的不嫁。太有錢的不嫁。負擔太重的不嫁。不會開車的不嫁。賭博的不嫁。沒文化的不嫁。喪偶的不嫁。比自己個子低的不嫁。
  心里有了決定后,王珍立即刪除了自己在世紀佳緣內的個人信息,目光開始轉向本地,并加入了當地一個名為中老年夕陽紅的單身群。
  
  五、單身群
  
  和世紀佳緣正規交友相比,單身群顯得不那么正規、高擋,但比較接地氣,生活氛圍濃厚,煙火氣十足。如果評選最長久最熱鬧的群,一定是單身群。早上五點醒了就問早安,零晨二點還不睡覺。曬飯菜的,曬衣服的,曬圖片的,曬文章的,曬新聞的,曬法律的,曬走路的,曬寵物的,一天不刪,信息就有三四百條。
  這天,王珍剛打開手機就看到群里的甲女說,大世界逛商場,誰來偶遇?
  甲男說,買衣服呀?甲女。
  甲女回說,看看。
  乙男說,買了衣服睡不?睡了我去。
  丙男說,乙男,快去吧。先舍后得。
  乙女說,找對象了。找對象了啊!
  丙男說,乙女,你把你那十五萬的彩禮標準降降,估計就有人找你了。
  甲男說,就是,乙女,頭婚也沒你這么敢要。咋,你是會下金蛋?還是那地方兒長得和人不一樣?
  王珍正看著呢,店門外走進一個比她年齡大一點的女人。一看,也是這個群里的單身。網名叫嬋。王珍遂指了指并讓她看了一下群里的內容。
  那個甲女就是個燒不熟。每天就想沾男人點便宜。男人的光是好沾的?你看不見群里的男人什么話都敢和她說。人家臉皮厚,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蟬得知聽雨生意不忙,坐下來滔滔不絕的開了口。那個乙女男人死了,帶個男孩。自己在飯店打工,每月開個一千多,比較緊巴。那十五萬說白了就是給他兒子要的。那個乙男不是什么好東西,每天想的就是和那個女的睡一覺。甲男不錯,人也老實,農村的,條件不大好。丙男是老婆死了,帶著個兒子,個兒不高,在煤礦下井了。
  哦,十五萬要的不多。我聽說還有要一百萬的呢?
  不稀罕。群里什么樣的人都有。有了奇葩的人,自然就有了奇葩的事。蟬接過聽雨的話又說,我覺得,人要講現實,有些女人光怨男人不給花錢,還理直氣壯的說男人的愛在哪里錢就花在哪里。但是也不問問,你是誰?你給人家是養家啦,生孩啦?還是和人家一起打拼啦?你覺得錢要下,心安。男人還怕今天給了你錢,明天就找不到你了呢。舍得舍得,誰都怕受二次傷害,誰都不愿意付出,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單身群建群就進來的不少,七八年了吧,現在還單著呢。如果不改變觀念,我估計這些人這輩子都不會脫單啦。
  寧缺毋濫。咱們都這么大年紀了。絕不能再受二茬罪。聽雨對蟬說,沒有合適的就單著。
  你這么有氣質,穿戴又如此時尚高檔,自身條件又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抓一大把。蟬上上下下欣賞了一番聽雨后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越是優秀的女人越是不好找。女人的天性使然。
  說來說去,還是原配好。聽雨感慨萬千的說,自己受了罪,真希望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幸福快樂,白頭到老。
  哎!誰長得前后眼呢。買東西有時還會買錯呢。更何況是選配偶呢!都說原配好,為什么會離婚?都說二婚不好,為什么有的過的還挺好。聽雨,我覺得不管是幾婚,和你過到最后,埋到一個土堆堆里的才是原配。
  二人正聊的起勁呢,聽雨的電話響了。
  喂,小珍,明天你抽空過來一趟啊,給你介紹個對象。
  ……
  
  六、相親
  
  一對男女,從認識,戀愛到結婚,實際上也是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一個過程。
  人常把找對象必做找另一半,找的過程實際上也是觀望的過程和品味的過程。
  你對對方是否滿意,實際上就是二人在三觀方面的交流和碰撞。
  如果對方說什么都能說到你的心里,都能讓你比較認同,所做的事情比較讓你欣賞,說明是同一個頻道的人。就很容易來“電”和繼續發展。
  看上去很簡單。不就是找個異性么。實際上還挺復雜的。長相,身高,胖瘦,愛好,經濟條件,飲食習慣,衛生習慣,語言習慣,體味,身體健康與否,離婚還是喪偶,帶的男孩還是女孩,從事的工作等等都會成為觀望和品味的內容。初婚的時候考慮的尚少,再婚的時候,無論男女都已成熟,已經明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類型的人,才是適合自己的,再加上把過去的教訓當做負擔,認為天下的男女人都是一樣的,因此就很難梅開二度,再續佳緣。
  時光如梭。轉眼就到了2015年。離婚已經十多年了。期間,王珍的父親因心腦血管疾病,造成身體偏癱,語言障礙。每次見到她,父親總是長時間拉住她的手不放。王珍心里也清楚,父親是在惦記她的婚姻大事,希望她有個好的歸屬。王珍又何愁不想呢!以王珍的個人條件來講,想找她的人很多,別人給介紹,她見過沒見過的單身也很多,當老師的,當老板的,當工人的,當領導的,年長的,年小的。有的聽聽面都不見,有的見個一二次再不見,始終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
  她的初中同學,一個叫顧得勝的老婆死了。同學們通過聚會等各種方式和活動,極力撮合她和這位同桌。她也與其接觸了四五次,結果卻一點“電”也沒有。
  2013年,她的一個遠方表姨,知道她單身后,就托人給她介紹了一下她的兒子。
  表姨的兒子叫張曉明,離婚后帶個姑娘。比她小三歲,一米七八個的個子。長得挺健壯的。起始,給王珍的印象是實在,不花心,比較專一。由于雙方父母都比較了解,知根知底,二人遂確定了戀愛關系。
  張曉明家離王珍住的金花苑距離較遠。張曉明因要接送高中上學的姑娘和輔導孩子作業,與王珍聚少離多。二人說是處對象,但彼此還和單身一樣,只是有事的時候,二人才能聚在一起。就這樣又過了三年。期間,通過幾件事情,王珍發現張曉明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伴侶。劉二不高興了是會打她,可是好的時候,溫言細語,既懂她的心事,又會買哄她。而張曉明除了實在外,既不懂浪漫,又不懂心疼女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木訥。
  有天深夜,王珍做了個噩夢,非常害怕,打電話給張曉明,希望他能下來陪她。張,下來吧,開著燈也害怕的不行,你來陪我睡好嗎?
  有啥怕的了!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快睡吧!張曉明說完就放了電話。
  把個王珍失望的有話說不出。不僅如此,張曉明自己好像個孩子一樣,二人一鬧矛盾就開始和她冷戰,甚至記不得她的生日。每次矛盾后還的她去做工作,解釋和緩解。
  這就是我等了十多年要找的配偶么?我真的就和這樣一個男人過后半輩么?每每閑暇之時,王珍不斷的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
  倘若他,一個叫魏海的沒有出現,或許她會認命,稀里糊涂的與張曉明結婚,度過余生。沒有想到,魏海的出現讓她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情劫。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兩面人
下一篇:他鄉黃昏亦動人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