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兩面人

兩面人


  黃良忠打卡下了班,出了公司的門口,立馬收住腳,挺直腰身,揚手把幾根不聽話的頭發捋了幾下,壓了幾下,下意識掏出那面時刻不離口袋的小鏡子,在前面晃了兩下,覺得自己精神良好,才輕蔑地環顧四周散開的水流似的人群,傲氣地抬腳走了。
  走過了兩個路口,他突然覺得好無趣,想到家中那個肥胖不講理的老婆,他在路口拐了一下,本來向東卻向北走了去,他要清醒一下他自認為寶貴的頭腦,好做出下面正確的取舍。但一邊走一邊想終究想不出好的故事,只好繞圈又本著自己的樓房的方位蹭去。
  在距離他家那棟樓不到一百米的拐角處,他就聽到“哎吆哎吆”的一個女生的呻吟聲。他的耳朵頓時豎起來,急忙跑了兩步,看到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中學生一手扶著墻,一手捂著腿,一瘸一點地掙扎走著。這女中學生穿著白黑兩色搭配的校服,留著波波短發,齊脖的長度加上馴服的劉海,別有一種清純,尤其是那張清秀溫潤的臉蛋,讓他有種饑渴的激動。這女學生恰是他的鄰居家女兒郝敏。
  郝敏強撐著走了幾步,就疼得額頭冒汗,連人帶書包一起羅地上了,兩手兜住左腳踝輕揉,嘴里叫喚不停。黃良忠急忙快步走過來,急切地問:“傷的要緊不?我送你上醫院吧?”
  郝敏搖搖頭,眼睛里噙著淚水,卻又笑甜甜地說:“謝謝叔叔,我不要緊。”
  這時候,郝敏的媽下班回來了,一見到郝敏扭傷了腳踝,趕緊跑過來問這問那,只是郝敏不去醫院,她又無法將自己的女兒背上三樓,一個勁埋怨,“要是孩子他爸在就好了,都怪他昨天又出差”。
  黃良忠毫不猶豫地說:“這好辦,我來背她。”
  郝敏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乖乖上了他的背。黃良忠把郝敏背起來,他的雙臂架著這個十三四歲少女柔軟而修長的雙腿,心里立即麻嗖嗖的,而少女纖細修長柔軟的手臂攏著他的鎖骨,呼氣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噓到他的脖子背面,他不知從哪兒冒出一股子生氣,背著郝敏輕輕松松到了她家的沙發上,放下人,卻開始呼哧呼哧直喘氣,額上也閃亮了。
  郝敏媽急忙倒了水給他,郝敏則輕聲地道謝。黃良忠一邊擦著汗,一邊喝著水,借著水面的反光瞅見郝敏沖著自己微笑,不知怎的,他心里也像喝著這水一樣起了一圈圈漣漪。喝完,他覺得痛快,然后囑咐說,如果晚上還不行就不要抻了,我拉著你娘倆去醫院。郝敏和她媽又說客氣話。看看時候不早,黃良忠才從這個鄰居門蹭進了家門。
  
  二
  “你干啥去了,怎么才回來?”高嗓門尖細的聲音鼓得他耳膜疼。
  黃良忠垂頭喪氣地說:“鄰居家的郝敏歪著腳了,我給背上來的,所以晚了些,怎么,飯做好了?”
  “做你娘的頭,今天不是該你做飯?”高俠攤著180斤的肥肉陷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手里剝著瓜子。茶幾上瓜子殼占據了半壁江山。
  黃良忠瞥了她一眼,就竄進臥室,一邊脫外衣一邊說:“我累了,今晚不做飯了,我不吃了,你將就吃點吧。”
  高俠罵道:“雄吊玩意兒,又不做飯!”
  黃良忠裝作聽不見,繼續褪褲子,剛褪下半拉,高俠竟然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把他推在床上,肥胖的臉蛋顫抖著,小肉包子眼睛放射出霸道的兇光,罵道:“你他娘的不是要兒子嗎?現在就要吧,看你行不行!”不等黃良忠反抗就實實在在一身肥肉完全鋪住了蹬腿蹬腳的他。
  完事之后,黃良忠好想嘔吐,有種被“雞奸”的痛感讓人覺得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他赤身跑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打量著臃腫的面頰和身上一塊一塊的紅斑,心里罵自己:“他媽的,我他娘的還是個爺們嗎?”
  高俠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從錢包了抓了一把票子就下樓去了。
  黃良忠什么也沒說,他一清二楚,姓高的先去下館子了,酒足飯飽之后就去搓麻將了,那一把子錢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也可能多抓一把子來。
  黃良忠沖了個澡,毫無食欲,歪倒在臥室的床上,心頭亂七八糟,忽然想到郝敏對著自己溫柔的笑,內心竟然萌生春意。“畜生”黃良忠又罵自己,“難道你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敢心懷鬼胎嗎?你特媽也太下賤了,太變態了……但——如果她現在二十多歲,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一下感覺?”他突然有了一種想手淫的沖動,把目標鎖定在二十歲的郝敏身上。“她雖然十三歲,但身體已經發育到成人體態,二十歲的她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了,和她那樣幻想一下也是可以的。”
  黃良忠想著,翻身探手扭開床頭柜上的臺燈,劃開手機鎖,準備先刺激一下,但猛然想到最近辦公室要舉行競聘,這猥褻的想法頓時蒸發了。“競聘上再干這事,”他對自己說,“這樣罪惡的行為,會他媽影響仕途的!”他嘆口氣,把手機甩到一邊,雙手叉在胸前,過往的職場殘酷閱歷又讓他憤憤不平。
  
  三
  本來早在十年前,他就應當能晉升成辦公室副主任,但由于自己的幼稚,他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今四十歲冒頭了,他還有機會嗎?他想起十年前的那個春天,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似乎一切欣欣向榮起來。他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因為擴大業務需增設一名副主任。黃良忠心里比誰都清楚,不是為需要而設,而是新上任的集團公司總經理賈嚴要燒一把火,提拔一個自己的心腹。黃良忠在賈嚴剛剛調來,趁著近水樓臺,他早就向賈嚴站隊,表露心志。賈嚴能看上他有兩點,一是高度二是深度。黃良忠一米八七,在眾人當中常常鶴立雞群,他面貌英俊,長相斯文,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頗有風度;他喜好舞文弄墨,寫一手不錯的公文,善于察言觀色,能揣摩領導的心思,有足夠的官場深度。但也有明顯短板,比如他不善喝酒,雖然喜歡喝,卻酒量不夠大,應酬不合格;再比如他比較小氣,摳摳索索,被人送綽號“算盤珠”,往往短視。但是他能具有政治眼光站好隊,賈嚴就對他的缺點當成魅力。
  黃良忠自信此次晉升萬無一失,竟然飄飄然起來。按照歷來的規則,要升職先得去領導家里“拜會請教”,這一慣例在他的單位中已經約定俗成,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黃良忠心想,這都是他媽的見風使舵的人的干的勾當,我,堂堂的正人君子,絕不向這歪風邪氣屈服,況且老賈對我推心置腹,一定沒問題,難道老賈為了拿點好處,敢把我給撂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他這段日子一上班,就有人打趣說,老黃,向賈總那兒跑路來沒?
  黃良忠罵道:“滾犢子,我們賈總是那種人嘛!”
  有人說,哎呀,你還不趕緊,晚了連門都進不去了!
  黃良忠又扭頭斥罵:“咸吃蘿卜淡操心,管你吊事!”
  這段日子他發現老賈很少主動見他。黃良忠暗自揣摩,這一定是為了避嫌。但在競聘的頭一天,老賈還是叫黃良忠去了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老賈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矮矮胖胖的身子陷在一張紅木的大辦公桌后面的轉角椅上悠閑的轉著,眼睛瞇著,一切都顯得那么風平浪靜。
  黃良忠急忙小跑到了老賈的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地說:“賈總好!”
  老賈瞇著的眼微微大了些,點點頭說:“好,坐下吧,外面風很大,感覺出來了嗎?”
  黃良忠立即說:“外面沒有風啊,倒是晴天。”
  老賈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睜開了眼,肥胖的面頰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在辦公室干了多少年了,最近老是忘事。”
  黃良忠賠笑說:“您日理萬機,當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我來了八個年頭了。”
  老賈又點點頭,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確不錯,是個專業人才,待在辦公室里委屈你了。”
  黃良忠繼續賠笑說:“承蒙賈總抬舉,我就是您的一塊磚。”
  老賈笑了笑,問“還有其他事嗎?”
  黃良忠說,沒了。
  老賈說,那么你先忙去吧。
  明天?黃良忠問,
  老賈笑了一下說,明天一切都揭曉了,回去吧。
  黃良忠十分興奮,他認定,這是老賈在向自己掏底。
  
  四
  第二天競聘,黃良忠精心打扮,將競聘演講稿背得滾瓜爛熟,而這篇長達兩千字的演講稿又博征旁引,足夠博得喝彩。黃良忠照著臥室里的梳妝鏡說,我可不能給老賈丟了臉!高俠在客廳里罵道,你就癩蛤蟆想吃屁吧,你沒給人家送,人家是你爹是你媽,還自覺良好,傻逼吧。黃良忠回罵道,你就是個攪屎棍子,人家滿滿的信心都給你這臭嘴給罵沒了!高俠的罵聲更激烈了,要是不比黃良忠的聲音高,怎么壓住他,她一邊罵一邊冷笑,你這事黃了別賴我。你是真傻還是他媽裝傻,老賈是干什么的,能吃這啞巴虧嗎?擰著你耳朵讓你向上走走,你娘的不走,黃了拉雞巴倒,誰讓你是豬腦子來。黃良忠罵不過這肥潑婦,氣的像憋屈的蛤蟆,氣鼓鼓地甩門跑了,一邊走一邊落淚,心想,這日子咋是個頭,這吃軟飯就是活該。他暗下決心,這次競選上了,就和這肥婆離婚,反正閨女大了也不用太揪心。忽然他又想到郝敏的溫柔甜美,“要是她二十多歲就好了。”
  競聘現場嚴肅而整潔,一溜長桌后面正襟危坐了五大評委,其實就是公司的五位高層,老賈居中而坐,黃良忠按照競聘流程施禮、自我介紹,然后進入主題。他早在門外就進行了精細計算,他是競選隊伍中的中間者,評分最有優勢。老賈說,你不用介紹了,簡單說說吧。黃良忠不接茬,硬是把二千字的稿子一字不漏的背出來。黃良忠感覺發揮好極了,這次準是板上釘釘的事。他背完了。老賈打了個哈欠說:“外面風很大啊,不過以我看很快就刮完了。”其他四個副總急忙拍馬屁,都說,是啊,這天怎么說變就變呢。把黃良忠給晾了。老賈也沒問他問題就擺擺手說,你發揮很好,可以出去了。黃良忠昂首闊步出門去,對后面那些坎特不安的競聘者眼巴巴的眼光報一個輕蔑的微笑。
  競聘成功榜發布了,黃良忠笑不容嘴,但卻發現身旁的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好像要特意和自己劃開距離一樣。他去看了公示榜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名字,他這才明白過來,這場風太大了,把他滿嘴的空炮給刮跑了。黃良忠連死的心都有,他望著榜單暗暗罵老賈,老王八蛋,老狐貍,玩我是不,我弄死你!但弄死老賈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說眼下怎么回家啊,原本他是要打道回府把肥婆給休了,現在卻是肥婆早就備好了行刑的工具。他嘆氣,這肥婆的見識比自己實在多了。回去挨罵都是小事,跪板是免不了了,飯和覺這一下成了奢侈品。
  數著這些歷歷在目的屈辱,黃良忠咬著牙告訴自己,這次必須得送了,不送是斷然沒有機會的。但總經理的位子早已不是假惺惺的老賈,那年老賈因為子公司發生事故被董事長直接貶為庶人,老賈一怒之下逃之夭夭。現任的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比自己還年輕,送什么禮?黃良忠盤算來盤算去,還是不送罷。董事長的公子,要什么沒有,你能送什么?去他娘的,黃良忠想,這輩子就沒那官運,得過且過吧。他把被子扯過蒙了頭,不一會就鼾聲如雷。
  
  五
  要讓他完全放棄當官的念頭是萬萬不能的,這是這些年來他抵抗老婆壓迫的救命稻草,唯有混個一官半職,他覺得才有勇氣霸氣殘忍,才能將那肥婆制得服服帖帖。于是,在這次競聘的報名表上,他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自己的簡歷,卻對自己向來的優點全部省略,因為他覺得這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結果。
  他這次不像上次那么精心準備,將演講稿背誦的滾瓜爛熟,他回憶起那次書呆子的傻屌樣就覺得自己很稚嫩。面試中他漫不經心,草草收場,和上次在評委面前賴著不走不同,這次他僅僅呆了不到三分鐘。他快步走出面試的房門,對外面探頭巴腦的后繼者沒有絲毫的輕視,甚至沒敢看見他們焦灼的眼光。
  幾天之后,他正坐在辦公室科員辦公桌后喝著悶茶,新來的女員工楊陽跑來告訴他,說他成功競聘上了辦公室副主任!楊陽在此之前可是一直對自己冷若冰霜!黃良忠聽了她傳達的這中頭彩,紋絲不動,繼續悶頭喝著茶,在楊陽手扶著辦公桌的逼視良久下,他才將那無精打采的眼睛瞥了瞥,有氣無力地說:“美女,別打趣哥好不?你這是在嘲笑哥無能嗎?”
  楊陽見他不識抬舉,嬌嗔說:“你和主任說一下,你不干不要緊,讓給我吧。”說著,她將手機屏劃開,照片上顯示出競聘的成績。
  黃良忠一看是真的,忍不住揉揉眼,這時楊陽已經把手機收回。黃良忠急忙賠笑說:“好妹子,讓哥在看看,我懷疑這是做夢。”
  楊陽伸出手來說:“拿來。”
  “拿什么?”
  “還有什么,我給你報喜,不能白跑腿啊,你懂的”。
  黃良忠說,好!如果以后你不想穿小鞋,那我就給你200元。
  楊陽吐一下舌頭,轉身離開。目送著楊陽的小蠻腰和風騷的走姿,黃良忠突然有了一種釋放的膨脹。其實,黃良忠早就被楊陽的小蠻腰和優美的貓步所吸引,之前之所以沒有讓他動起心來,是因為他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來,膽子都被壓得扁扁的,夫復何求。雖然這樣,自從楊陽來辦公室,她的那一頭垂到腰間的烏黑的頭發,俊俏臉盤上精致的妝容,高挑身材的大長腿以及優雅而迷人的步伐使讓他在被窩里經常想她當靶子。一
  黃良忠打卡下了班,出了公司的門口,立馬收住腳,挺直腰身,揚手把幾根不聽話的頭發捋了幾下,壓了幾下,下意識掏出那面時刻不離口袋的小鏡子,在前面晃了兩下,覺得自己精神良好,才輕蔑地環顧四周散開的水流似的人群,傲氣地抬腳走了。
  走過了兩個路口,他突然覺得好無趣,想到家中那個肥胖不講理的老婆,他在路口拐了一下,本來向東卻向北走了去,他要清醒一下他自認為寶貴的頭腦,好做出下面正確的取舍。但一邊走一邊想終究想不出好的故事,只好繞圈又本著自己的樓房的方位蹭去。
  在距離他家那棟樓不到一百米的拐角處,他就聽到“哎吆哎吆”的一個女生的呻吟聲。他的耳朵頓時豎起來,急忙跑了兩步,看到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中學生一手扶著墻,一手捂著腿,一瘸一點地掙扎走著。這女中學生穿著白黑兩色搭配的校服,留著波波短發,齊脖的長度加上馴服的劉海,別有一種清純,尤其是那張清秀溫潤的臉蛋,讓他有種饑渴的激動。這女學生恰是他的鄰居家女兒郝敏。
  郝敏強撐著走了幾步,就疼得額頭冒汗,連人帶書包一起羅地上了,兩手兜住左腳踝輕揉,嘴里叫喚不停。黃良忠急忙快步走過來,急切地問:“傷的要緊不?我送你上醫院吧?”
  郝敏搖搖頭,眼睛里噙著淚水,卻又笑甜甜地說:“謝謝叔叔,我不要緊。”
  這時候,郝敏的媽下班回來了,一見到郝敏扭傷了腳踝,趕緊跑過來問這問那,只是郝敏不去醫院,她又無法將自己的女兒背上三樓,一個勁埋怨,“要是孩子他爸在就好了,都怪他昨天又出差”。
  黃良忠毫不猶豫地說:“這好辦,我來背她。”
  郝敏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乖乖上了他的背。黃良忠把郝敏背起來,他的雙臂架著這個十三四歲少女柔軟而修長的雙腿,心里立即麻嗖嗖的,而少女纖細修長柔軟的手臂攏著他的鎖骨,呼氣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噓到他的脖子背面,他不知從哪兒冒出一股子生氣,背著郝敏輕輕松松到了她家的沙發上,放下人,卻開始呼哧呼哧直喘氣,額上也閃亮了。
  郝敏媽急忙倒了水給他,郝敏則輕聲地道謝。黃良忠一邊擦著汗,一邊喝著水,借著水面的反光瞅見郝敏沖著自己微笑,不知怎的,他心里也像喝著這水一樣起了一圈圈漣漪。喝完,他覺得痛快,然后囑咐說,如果晚上還不行就不要抻了,我拉著你娘倆去醫院。郝敏和她媽又說客氣話。看看時候不早,黃良忠才從這個鄰居門蹭進了家門。
  
  二
  “你干啥去了,怎么才回來?”高嗓門尖細的聲音鼓得他耳膜疼。
  黃良忠垂頭喪氣地說:“鄰居家的郝敏歪著腳了,我給背上來的,所以晚了些,怎么,飯做好了?”
  “做你娘的頭,今天不是該你做飯?”高俠攤著180斤的肥肉陷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手里剝著瓜子。茶幾上瓜子殼占據了半壁江山。
  黃良忠瞥了她一眼,就竄進臥室,一邊脫外衣一邊說:“我累了,今晚不做飯了,我不吃了,你將就吃點吧。”
  高俠罵道:“雄吊玩意兒,又不做飯!”
  黃良忠裝作聽不見,繼續褪褲子,剛褪下半拉,高俠竟然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把他推在床上,肥胖的臉蛋顫抖著,小肉包子眼睛放射出霸道的兇光,罵道:“你他娘的不是要兒子嗎?現在就要吧,看你行不行!”不等黃良忠反抗就實實在在一身肥肉完全鋪住了蹬腿蹬腳的他。
  完事之后,黃良忠好想嘔吐,有種被“雞奸”的痛感讓人覺得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他赤身跑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打量著臃腫的面頰和身上一塊一塊的紅斑,心里罵自己:“他媽的,我他娘的還是個爺們嗎?”
  高俠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從錢包了抓了一把票子就下樓去了。
  黃良忠什么也沒說,他一清二楚,姓高的先去下館子了,酒足飯飽之后就去搓麻將了,那一把子錢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也可能多抓一把子來。
  黃良忠沖了個澡,毫無食欲,歪倒在臥室的床上,心頭亂七八糟,忽然想到郝敏對著自己溫柔的笑,內心竟然萌生春意。“畜生”黃良忠又罵自己,“難道你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敢心懷鬼胎嗎?你特媽也太下賤了,太變態了……但——如果她現在二十多歲,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一下感覺?”他突然有了一種想手淫的沖動,把目標鎖定在二十歲的郝敏身上。“她雖然十三歲,但身體已經發育到成人體態,二十歲的她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了,和她那樣幻想一下也是可以的。”
  黃良忠想著,翻身探手扭開床頭柜上的臺燈,劃開手機鎖,準備先刺激一下,但猛然想到最近辦公室要舉行競聘,這猥褻的想法頓時蒸發了。“競聘上再干這事,”他對自己說,“這樣罪惡的行為,會他媽影響仕途的!”他嘆口氣,把手機甩到一邊,雙手叉在胸前,過往的職場殘酷閱歷又讓他憤憤不平。
  
  三
  本來早在十年前,他就應當能晉升成辦公室副主任,但由于自己的幼稚,他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今四十歲冒頭了,他還有機會嗎?他想起十年前的那個春天,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似乎一切欣欣向榮起來。他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因為擴大業務需增設一名副主任。黃良忠心里比誰都清楚,不是為需要而設,而是新上任的集團公司總經理賈嚴要燒一把火,提拔一個自己的心腹。黃良忠在賈嚴剛剛調來,趁著近水樓臺,他早就向賈嚴站隊,表露心志。賈嚴能看上他有兩點,一是高度二是深度。黃良忠一米八七,在眾人當中常常鶴立雞群,他面貌英俊,長相斯文,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頗有風度;他喜好舞文弄墨,寫一手不錯的公文,善于察言觀色,能揣摩領導的心思,有足夠的官場深度。但也有明顯短板,比如他不善喝酒,雖然喜歡喝,卻酒量不夠大,應酬不合格;再比如他比較小氣,摳摳索索,被人送綽號“算盤珠”,往往短視。但是他能具有政治眼光站好隊,賈嚴就對他的缺點當成魅力。
  黃良忠自信此次晉升萬無一失,竟然飄飄然起來。按照歷來的規則,要升職先得去領導家里“拜會請教”,這一慣例在他的單位中已經約定俗成,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黃良忠心想,這都是他媽的見風使舵的人的干的勾當,我,堂堂的正人君子,絕不向這歪風邪氣屈服,況且老賈對我推心置腹,一定沒問題,難道老賈為了拿點好處,敢把我給撂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他這段日子一上班,就有人打趣說,老黃,向賈總那兒跑路來沒?
  黃良忠罵道:“滾犢子,我們賈總是那種人嘛!”
  有人說,哎呀,你還不趕緊,晚了連門都進不去了!
  黃良忠又扭頭斥罵:“咸吃蘿卜淡操心,管你吊事!”
  這段日子他發現老賈很少主動見他。黃良忠暗自揣摩,這一定是為了避嫌。但在競聘的頭一天,老賈還是叫黃良忠去了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老賈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矮矮胖胖的身子陷在一張紅木的大辦公桌后面的轉角椅上悠閑的轉著,眼睛瞇著,一切都顯得那么風平浪靜。
  黃良忠急忙小跑到了老賈的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地說:“賈總好!”
  老賈瞇著的眼微微大了些,點點頭說:“好,坐下吧,外面風很大,感覺出來了嗎?”
  黃良忠立即說:“外面沒有風啊,倒是晴天。”
  老賈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睜開了眼,肥胖的面頰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在辦公室干了多少年了,最近老是忘事。”
  黃良忠賠笑說:“您日理萬機,當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我來了八個年頭了。”
  老賈又點點頭,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確不錯,是個專業人才,待在辦公室里委屈你了。”
  黃良忠繼續賠笑說:“承蒙賈總抬舉,我就是您的一塊磚。”
  老賈笑了笑,問“還有其他事嗎?”
  黃良忠說,沒了。
  老賈說,那么你先忙去吧。
  明天?黃良忠問,
  老賈笑了一下說,明天一切都揭曉了,回去吧。
  黃良忠十分興奮,他認定,這是老賈在向自己掏底。
  
  四
  第二天競聘,黃良忠精心打扮,將競聘演講稿背得滾瓜爛熟,而這篇長達兩千字的演講稿又博征旁引,足夠博得喝彩。黃良忠照著臥室里的梳妝鏡說,我可不能給老賈丟了臉!高俠在客廳里罵道,你就癩蛤蟆想吃屁吧,你沒給人家送,人家是你爹是你媽,還自覺良好,傻逼吧。黃良忠回罵道,你就是個攪屎棍子,人家滿滿的信心都給你這臭嘴給罵沒了!高俠的罵聲更激烈了,要是不比黃良忠的聲音高,怎么壓住他,她一邊罵一邊冷笑,你這事黃了別賴我。你是真傻還是他媽裝傻,老賈是干什么的,能吃這啞巴虧嗎?擰著你耳朵讓你向上走走,你娘的不走,黃了拉雞巴倒,誰讓你是豬腦子來。黃良忠罵不過這肥潑婦,氣的像憋屈的蛤蟆,氣鼓鼓地甩門跑了,一邊走一邊落淚,心想,這日子咋是個頭,這吃軟飯就是活該。他暗下決心,這次競選上了,就和這肥婆離婚,反正閨女大了也不用太揪心。忽然他又想到郝敏的溫柔甜美,“要是她二十多歲就好了。”
  競聘現場嚴肅而整潔,一溜長桌后面正襟危坐了五大評委,其實就是公司的五位高層,老賈居中而坐,黃良忠按照競聘流程施禮、自我介紹,然后進入主題。他早在門外就進行了精細計算,他是競選隊伍中的中間者,評分最有優勢。老賈說,你不用介紹了,簡單說說吧。黃良忠不接茬,硬是把二千字的稿子一字不漏的背出來。黃良忠感覺發揮好極了,這次準是板上釘釘的事。他背完了。老賈打了個哈欠說:“外面風很大啊,不過以我看很快就刮完了。”其他四個副總急忙拍馬屁,都說,是啊,這天怎么說變就變呢。把黃良忠給晾了。老賈也沒問他問題就擺擺手說,你發揮很好,可以出去了。黃良忠昂首闊步出門去,對后面那些坎特不安的競聘者眼巴巴的眼光報一個輕蔑的微笑。
  競聘成功榜發布了,黃良忠笑不容嘴,但卻發現身旁的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好像要特意和自己劃開距離一樣。他去看了公示榜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名字,他這才明白過來,這場風太大了,把他滿嘴的空炮給刮跑了。黃良忠連死的心都有,他望著榜單暗暗罵老賈,老王八蛋,老狐貍,玩我是不,我弄死你!但弄死老賈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說眼下怎么回家啊,原本他是要打道回府把肥婆給休了,現在卻是肥婆早就備好了行刑的工具。他嘆氣,這肥婆的見識比自己實在多了。回去挨罵都是小事,跪板是免不了了,飯和覺這一下成了奢侈品。
  數著這些歷歷在目的屈辱,黃良忠咬著牙告訴自己,這次必須得送了,不送是斷然沒有機會的。但總經理的位子早已不是假惺惺的老賈,那年老賈因為子公司發生事故被董事長直接貶為庶人,老賈一怒之下逃之夭夭。現任的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比自己還年輕,送什么禮?黃良忠盤算來盤算去,還是不送罷。董事長的公子,要什么沒有,你能送什么?去他娘的,黃良忠想,這輩子就沒那官運,得過且過吧。他把被子扯過蒙了頭,不一會就鼾聲如雷。
  
  五
  要讓他完全放棄當官的念頭是萬萬不能的,這是這些年來他抵抗老婆壓迫的救命稻草,唯有混個一官半職,他覺得才有勇氣霸氣殘忍,才能將那肥婆制得服服帖帖。于是,在這次競聘的報名表上,他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自己的簡歷,卻對自己向來的優點全部省略,因為他覺得這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結果。
  他這次不像上次那么精心準備,將演講稿背誦的滾瓜爛熟,他回憶起那次書呆子的傻屌樣就覺得自己很稚嫩。面試中他漫不經心,草草收場,和上次在評委面前賴著不走不同,這次他僅僅呆了不到三分鐘。他快步走出面試的房門,對外面探頭巴腦的后繼者沒有絲毫的輕視,甚至沒敢看見他們焦灼的眼光。
  幾天之后,他正坐在辦公室科員辦公桌后喝著悶茶,新來的女員工楊陽跑來告訴他,說他成功競聘上了辦公室副主任!楊陽在此之前可是一直對自己冷若冰霜!黃良忠聽了她傳達的這中頭彩,紋絲不動,繼續悶頭喝著茶,在楊陽手扶著辦公桌的逼視良久下,他才將那無精打采的眼睛瞥了瞥,有氣無力地說:“美女,別打趣哥好不?你這是在嘲笑哥無能嗎?”
  楊陽見他不識抬舉,嬌嗔說:“你和主任說一下,你不干不要緊,讓給我吧。”說著,她將手機屏劃開,照片上顯示出競聘的成績。
  黃良忠一看是真的,忍不住揉揉眼,這時楊陽已經把手機收回。黃良忠急忙賠笑說:“好妹子,讓哥在看看,我懷疑這是做夢。”
  楊陽伸出手來說:“拿來。”
  “拿什么?”
  “還有什么,我給你報喜,不能白跑腿啊,你懂的”。
  黃良忠說,好!如果以后你不想穿小鞋,那我就給你200元。
  楊陽吐一下舌頭,轉身離開。目送著楊陽的小蠻腰和風騷的走姿,黃良忠突然有了一種釋放的膨脹。其實,黃良忠早就被楊陽的小蠻腰和優美的貓步所吸引,之前之所以沒有讓他動起心來,是因為他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來,膽子都被壓得扁扁的,夫復何求。雖然這樣,自從楊陽來辦公室,她的那一頭垂到腰間的烏黑的頭發,俊俏臉盤上精致的妝容,高挑身材的大長腿以及優雅而迷人的步伐使讓他在被窩里經常想她當靶子。
  黃良忠做夢也想不到,努力去追求的東西反而得不到,當放平一顆心態,無所謂時,好運反而會光顧。他后來聽說,之所以能勝出,完全是因為僥幸。為了這個副職,辦公室內的十幾號人有點資本的都活躍起來了,但誰也沒把黃良忠放到眼里。在他們看來,他早就是一個過期的貨,現在換誰也不會用這個在辦公室耕耘了半生的老人打腫臉充胖子。其中兩個青年俊彥互相把彼此當成是唯一對抗的對象,為了獲得這次機會,雙方使出渾身解數,以至于見面如同仇人。這樣的不雅,自會暗飛到高層,為了平衡,高層決定跳出他們設定的圈子,最終選擇了邊緣的黃良忠。黃良忠這才理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敢情是這么來的。
  
  六
  回到家,黃良忠自認為從此站起來了,但他的硬氣還沒有一只煙的時間,就被他肥胖的老婆一巴掌給削光了。黃良忠懊悔的心想,讀書多了什么用?還是拳腳管用,直接干脆,專治不服。拾不起尊嚴的黃良忠表面上人五人六,內心深處卻浪潮洶涌。
  老婆不在家,他就躺在被窩里,將楊陽和郝敏在頭腦里做對比。楊陽吧,上上床還是蠻劃算的,至于走心是萬萬不可的,誰知道她被多少男人上過,再說,這樣的心機女毫無清純氣質,也只配上上床。及此,黃良忠一轉念,郝敏可惜太小了,清純歸清純,只能是精神上的那種呆子。但他絕不會放過他心中的她們,讓她們輪流當被窩里手工的靶子。叫著郝敏的名字釋放完,他就忍不住罵自己“畜生、罪惡、要不要臉”。但叫著楊陽的名字時則是做賊似的小聲嘀咕:“真爽!”
  從當上辦公室副主任到五一節僅隔兩天,高升的消息很快在同城同學圈火起來。有這樣的機會,同城的同學自然會逮住他。
  
  七
  五一下午,黃良忠在縣城一家比較有檔次的酒店訂了一張大圓桌。同城同學七八個早早趕到了。待上了酒菜,一切就開始變得不可控制起來。黃良忠意外當官,自然貪杯,一杯一杯又一杯,也記不清在同學你來我往的勸酒中喝了多少,他本來酒量不大,雖然愛喝,卻從來適可而止,但今晚他特別放松,多年的坎坷壓抑,多年被妻子活埋的憋屈,一下子都仍到了酒中。因此,他今晚越喝越精神,越喝越無醉意,而他的同學們都被他灌得一個個東張西歪,有的變成話癆,有的現場直播,有的互相摟著痛哭,有的耍酒瘋罵罵咧咧。黃良忠心想趕緊找別的樂子去。他趁機將茶水倒入空酒杯里,然后捏著酒杯歪歪噠噠走到一個伏著桌面酣睡的同學身邊,前仰后倒搖搖欲墜,高喊道:“老同學,咱再喝個!”還未等對方從睡中醒來,他就猛地往嘴里灌“酒”,之后又跌跌撞撞繞回座位,故意高聲嚷道,“找個人聊聊天”。佯裝大醉之下,手卻麻利地打開手機,找到楊陽的手機號,戳了下去。
  楊陽在電話那頭說:“黃哥,這么晚有事嗎?還想著妹子了?”
  黃良忠在手機這頭笑著嚷:“哥——今天高興——喝大了,對了,你開——辦公室的車——來——接接我。”
  “可是哥,”黃良忠不容楊陽推脫,立即戳斷了通話。
  楊陽再給他回,就是您的電話正在通話之中的密密麻麻的占線。在將這一眾同學悉數打發走了,楊陽駕的車也剛好來到。楊陽不情愿地扶著他走出酒店,黃良忠瞇著眼故意裝著大醉的樣子,不管不顧將頭壓到楊陽的肩頭上,一吸氣一吧嗒嘴,貌似醉后丑態,實則貪婪吸著楊陽身上女性特有的體香和香水的混合氣味。
  楊陽把他扶到車上,松開捏紅了的鼻子,深吸一口氣,問:“黃主任,你家在哪兒呀?”
  黃良忠故意擺擺手,打著嗝氣結結巴巴說:“不回——家,回——公司!”
  楊陽一邊答應著,一邊發動了引擎。黃良忠實在靠著后座椅的沙發,腦子在急速旋轉,欲火借著酒精的發酵洶涌澎湃,他好想趁機把楊陽給真睡了。
  黃良忠對楊陽的底細,這幾天已經摸得一清二楚,知道她暫時沒男朋友,而且也知道她過去很瘋,于是在車的后座子上,在減震的起伏中和車輪的急急旋轉中,他拿話不斷挑逗楊陽。楊陽不敢得罪他,只好挑迎合的話說。對楊陽而言,黃良忠并非毫無魅力,他成熟大氣,無論個頭還是長相,無論氣質還是才學,特別是四十歲最迷人的男人第二春,往往成為俘獲年輕女性殺手锏。楊陽對他的好感是從他當上辦公室副主任之后。在楊陽的眼光里,連個中層級別的官位都沒有,憑什么對你心動?黃良忠的挑逗讓她有勇氣撕開世俗的束縛,雖然已經是成家之男人,但她有了一種心甘情愿躺在他懷中的荷爾蒙沖動。
  車子很快開進辦公樓停車場,在楊陽的攙扶下,黃良忠故作醉態的下了車,指著停車場不遠處的一個小廣場說,有時間沒,去那兒坐坐?楊陽沖著她甜甜一笑,雖然燈光迷離,黃良忠醉意朦朧,但他卻心情大好。兩人的倒影像一只四腳的張牙舞爪的怪獸,在地面上明亮如燈的月華下,步履蹣跚。不久兩人并坐在兩個鼓肚子圓柱的石杌子上。
  黃良忠偽裝的醉意露出了些許馬腳,他忘情地打量著迷人的夜色,好像對楊陽,又好像對自己說:“初戀如月夜。當初誰都是一顆純情的種子,但閱歷的滄桑和物是人非,衰老、丑陋讓一對對山盟海誓的夫妻到頭來還是失去了做了分飛燕。可見,錢鐘書先生所著《圍城》的確名不虛言。”
  楊陽挑逗說:“那你現在想怎么樣呢?”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狡兔三窟。”
  楊陽嘿嘿笑著:“辦公室是不是你的一窟?”
  黃良忠想不到楊陽這么主動,內心的欲望立即燃燒起來,他還是裝著醉醺醺慢慢騰騰站起來,小聲說:“走,咱們去辦公室。”
  及至樓下,楊陽指著樓上說:“燈亮著呢”。
  黃良忠說,沒事,可能誰忘了呢。
  可當兩人乘坐電梯打開電梯門看到辦公室房門大開時,二人不約而同感到詫異。可當黃良忠走進來后一眼就看見穩坐在他辦公桌后椅子上的肥胖的老婆,頓時矬了一頭。高俠臉色鐵青,一臉的橫肉跳動著,仿佛要立即放馬過來。
  黃良忠老老實實低著頭說:“老婆你來了怎么不打招呼?”
  高俠說:“打個屁招呼,這么晚了不回家,鬼鬼祟祟干什么呢?對了你后面是誰?”
  黃良忠急忙解釋說:“這是辦公室的小楊,她開車接了我過來。”
  楊陽這時走了過來,高俠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仔仔細細,然后突然撞開辦公桌,一巴掌摑在黃良忠的腮幫子上,打得他一趔趄眼前直冒金星,另一只手卻麻利地揪住了楊陽的長發,一把將她拽倒,然后用肥胖的身子壓在楊陽腿上后,立即就來一頓左右開弓的連環掌摑。
  黃良忠立即撲上來套住高俠的脖子用盡渾身之力把她夲倒一邊,這才讓披頭散發的楊陽爬起來。
  高俠跳著腳罵道:“你們這不要臉的東西,偷情偷到辦公室來了,看姑奶奶不把你們撕爛了。”
  黃良忠死死地套住她的脖頸不放手,嘴里還著:“你瘋了嗎!人家來幫個忙你就爭風吃醋,你還叫人活不活了?”“楊陽快逃,我攔著她!”黃良忠喘口氣才把話說完。
  楊陽顧不得疼了,一溜煙跑到電梯里溜了。
  第二天,集團對昨晚的辦公室打架案進行調查處理,黃良忠差一點丟了他撿來不久的烏沙。事后黃良忠才知道,楊陽跑了去找辦公室主任,據說還給總經理去了電話。黃良忠也是事后才知道,他的辦公室鑰匙被高俠給偷偷復制了一柄一模一樣的,用高俠的話說,偷偷摸摸才更刺激。
  黃良忠在那個晚上,終于對高俠攤了底牌,他要離婚。別看高俠日常中“橫行霸道”,但心里脆弱的很,一聽到老黃要玩真的,嚇得只抹眼淚,頭暈地立不了地。
  
  八
  黃良忠憋了十幾年的窩囊終于裊裊散去,他這才發現,每個人都是有弱點的,再貌似強大的人也有弱不禁風的缺點,關鍵是你能不能找到。黃良忠以離婚要挾拿著高俠,他內心深處還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眷戀。黃良忠罵自己:“賤胚!她都對你這么多年了,你舍不得她,舍不得她什么呢!”
  他想起,剛結婚時的高俠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她溫柔至極,把他捧在手里怕丟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什么事都不用他操心,處處想到他前頭,他像王子一樣舒服的想怎樣就怎樣。這樣夫唱婦隨的日子過了不到三年。黃良忠能認命取高俠,完全是迫于家境艱難。為了給他爸看病,黃良忠與廝守了四年的大學同學翟倩分手。雖然分手了,但余情未了。三年后的一次同學聚會,黃良忠再次遇見翟倩,兩人還是劃不清分手的界限,不管不顧地再次上了床。兩人在激情之后,竟然萌發了重新結合的愿望。黃良忠為了刺激高俠與他離婚,不僅親自告訴他和翟倩上床,而且將上床的每一個細節都毫無遺漏的向她坦白。這讓高俠一下子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綿羊變成了暴力火車。高俠求黃良忠不要離婚,甚至給他跪著求他。但黃良忠卻每次都會繪聲繪色的講他和翟倩每一次床笫之歡的體驗。在黃良忠自信能甩掉高俠的同時,翟倩,這個漂亮的女人卻像扔手紙一樣扔掉了她的舊愛。黃良忠被涮了,他灰溜溜跑回高俠的懷抱,高俠作為勝利者自然不會輕饒了背主求榮的奴婢,勝利者的權杖開始打狗。
  黃良忠其實是在作,他根本沒有經濟條件去找回舊愛,他的貧窮成為他無法追求幸福的桎梏。所以任高俠在這十幾年中捶打,他也默默忍受了,他知道,他這條魚離不開高俠的這片水。
  雖然罵是炒菜,打是做飯,但高俠的脊梁骨里正因為太在乎他,所以才這么護犢子一樣的凌厲。既然有了可以讓她服軟的要挾,又何必真的去離婚呢!
  黃良忠像絕大多數四十歲的男人一樣,只是想出去找個異性玩玩,來點感官上的新鮮刺激,至于真心去愛一個人,就連他自己都覺的鬼才信。當然,熱戀中的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們執拗地對衷心的男人無私獻上身體,努力把他從那個家庭拖出來和她過。
  
  九
  雖然有著無數的生活風波,但如果沒有這次生死瞬間的擦肩而過,黃良忠也許到死都是這個不變的樣子:一面維系著他不喜歡的家,一面對他看中的女人一個一個像靶子藏到被窩里制造手動;一面深感罪惡不安,懺悔服罪,一面又毫不節制,爽快淋漓地體驗著快感。他有時就覺得自己有著雅努斯的兩張面,有時候又覺得自己穿梭在光明與黑暗之間。
  那次夜晚辦公室高俠大鬧,痛打楊陽,整個集團公司都沸騰起來。楊陽再無臉在辦公室待下去,她果斷辭了職,但她沒有忘記黃良忠。黃良忠的死不悔改的欲望得不到滿足,他也會卷土重來。金風玉露一相逢,那是后來的事。
  一年之后,黃良忠因為出差到翟倩所在的城市再次邂逅翟倩。翟倩雖然拒絕與黃良忠組建新家庭,但她仍然眷戀他的身體。雖然她結過婚,但她內心世界中的異性,只有黃良忠最滿足她的渴望。
  那天上午,他拉著翟倩奔馳在高速路上,兩人眉來眼去,相談甚歡。這次不知為何,翟倩對他說起了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夢。翟倩說,前幾天,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自己駕著汽車飛馳著,突然來了一陣狂風將車頂給掀翻了,她說那夢境的情況就和現在一模一樣。嚇得黃良忠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但他隨即想到,這不過是一個夢境,再悚然也是虛的,他安慰翟倩說:“有我呢,你不要亂想。”
  翟倩沖他笑了笑說:“你還記得那次我們在教學樓的天臺上嗎?”
  黃良忠紅了臉說:“記得,一輩子都記得呢,那是我們的開始,也是我們的分手。”
  翟倩嘻嘻笑著說:“還想來一次嗎?要么在車里吧。”
  黃良忠眼珠不錯地望著遠方藍帶一樣路面回答道:“算了吧,我們每次特殊都是開始和結束。”
  “我看你累了,下個服務區我開。”翟倩仍然笑著拐了個話題。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是啊,我累了,昨晚沒睡個囫圇覺,就是太乏了。
  翟倩說,問你一個問題。
  黃良忠說,你說。
  翟倩說,你說人死了真有靈魂嗎?
  黃良忠扭頭看看副駕座上的她說,怎么了,突然對死感興趣了?
  翟倩說,我見過很多附體的真實案例,嚇死人。黃良忠說,扯,要么你變成鬼附在我身上吧。
  翟倩冷冷說,你別不信啊……
  
  十
  從下個服務區出發到目的地只有不到50公里。黃良忠說,我累了,躺在后面睡會兒。翟倩說,隨便你。然后車子飛快的跑上了高速,然后黃良忠睡著了,再然后,車頂子飛了,然后是翟倩的頭顱和身子分成了兩半……
  黃良忠躺在ICU的病床上,他幾乎失去了所有知覺,與死不同的是,他的心還微弱地跳動。黃良忠醒來時,是在一個月之后,他的腦海中,翟倩飄揚頭發的血淋漓的恐怖附體一樣在他眼前氤氳不散。淚從他的眼角滾落,他想大哭,卻哭不出來,他覺得翟倩的陰魂就在他的頭腦里。
  六個月后,他恢復了正常人的行走。這次,他獨自一人下了公交車,沒有繞街走,而是直接走向他的樓。在街頭拐角處,他聽到一個女生的笑聲,他一耳朵就聽出這是郝敏。當郝敏出現在他的視野中,黃良忠突然覺得這孩子這么清純可愛。他努力去找尋關于郝敏在自己頭腦中的記憶,卻什么也記不起。
  “叔叔好!”郝敏笑著對他問候。
  “你好!”黃良忠笑著,“才放學回來?”
  “你胖了。”郝敏笑著說。
  “我,我對不起你。”黃良忠莫名其妙的話讓郝敏投來詫異的詢問。
  “我是說,我是說,打擾你學習了。”
  郝敏抿嘴一笑,跑掉了。
  爬到三樓,打開戶門,熟悉的空氣迎面撲來。熟悉的家具靜靜等候著他。房子里靜靜的,高俠還沒下班。他對熟悉的家具仔細觀察良久,像往常一樣走回房間,躺床上。盯著天花板,他突然覺得生命不該這么浪蕩,那么縱欲貪歡,是不是太動物了?“翟倩死了,我這輩子就再不想任何其他女人,因為她的亡靈已經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但高俠除外,她是我的妻子。”黃良忠想。
  他知道如果沒有高俠的護理照料,他會和翟倩一起奔赴了黃泉路。
  “我幸運地掉了一面臉。”黃良忠對著梳妝鏡,自言自語說。一
  黃良忠打卡下了班,出了公司的門口,立馬收住腳,挺直腰身,揚手把幾根不聽話的頭發捋了幾下,壓了幾下,下意識掏出那面時刻不離口袋的小鏡子,在前面晃了兩下,覺得自己精神良好,才輕蔑地環顧四周散開的水流似的人群,傲氣地抬腳走了。
  走過了兩個路口,他突然覺得好無趣,想到家中那個肥胖不講理的老婆,他在路口拐了一下,本來向東卻向北走了去,他要清醒一下他自認為寶貴的頭腦,好做出下面正確的取舍。但一邊走一邊想終究想不出好的故事,只好繞圈又本著自己的樓房的方位蹭去。
  在距離他家那棟樓不到一百米的拐角處,他就聽到“哎吆哎吆”的一個女生的呻吟聲。他的耳朵頓時豎起來,急忙跑了兩步,看到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中學生一手扶著墻,一手捂著腿,一瘸一點地掙扎走著。這女中學生穿著白黑兩色搭配的校服,留著波波短發,齊脖的長度加上馴服的劉海,別有一種清純,尤其是那張清秀溫潤的臉蛋,讓他有種饑渴的激動。這女學生恰是他的鄰居家女兒郝敏。
  郝敏強撐著走了幾步,就疼得額頭冒汗,連人帶書包一起羅地上了,兩手兜住左腳踝輕揉,嘴里叫喚不停。黃良忠急忙快步走過來,急切地問:“傷的要緊不?我送你上醫院吧?”
  郝敏搖搖頭,眼睛里噙著淚水,卻又笑甜甜地說:“謝謝叔叔,我不要緊。”
  這時候,郝敏的媽下班回來了,一見到郝敏扭傷了腳踝,趕緊跑過來問這問那,只是郝敏不去醫院,她又無法將自己的女兒背上三樓,一個勁埋怨,“要是孩子他爸在就好了,都怪他昨天又出差”。
  黃良忠毫不猶豫地說:“這好辦,我來背她。”
  郝敏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乖乖上了他的背。黃良忠把郝敏背起來,他的雙臂架著這個十三四歲少女柔軟而修長的雙腿,心里立即麻嗖嗖的,而少女纖細修長柔軟的手臂攏著他的鎖骨,呼氣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噓到他的脖子背面,他不知從哪兒冒出一股子生氣,背著郝敏輕輕松松到了她家的沙發上,放下人,卻開始呼哧呼哧直喘氣,額上也閃亮了。
  郝敏媽急忙倒了水給他,郝敏則輕聲地道謝。黃良忠一邊擦著汗,一邊喝著水,借著水面的反光瞅見郝敏沖著自己微笑,不知怎的,他心里也像喝著這水一樣起了一圈圈漣漪。喝完,他覺得痛快,然后囑咐說,如果晚上還不行就不要抻了,我拉著你娘倆去醫院。郝敏和她媽又說客氣話。看看時候不早,黃良忠才從這個鄰居門蹭進了家門。
  
  二
  “你干啥去了,怎么才回來?”高嗓門尖細的聲音鼓得他耳膜疼。
  黃良忠垂頭喪氣地說:“鄰居家的郝敏歪著腳了,我給背上來的,所以晚了些,怎么,飯做好了?”
  “做你娘的頭,今天不是該你做飯?”高俠攤著180斤的肥肉陷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手里剝著瓜子。茶幾上瓜子殼占據了半壁江山。
  黃良忠瞥了她一眼,就竄進臥室,一邊脫外衣一邊說:“我累了,今晚不做飯了,我不吃了,你將就吃點吧。”
  高俠罵道:“雄吊玩意兒,又不做飯!”
  黃良忠裝作聽不見,繼續褪褲子,剛褪下半拉,高俠竟然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把他推在床上,肥胖的臉蛋顫抖著,小肉包子眼睛放射出霸道的兇光,罵道:“你他娘的不是要兒子嗎?現在就要吧,看你行不行!”不等黃良忠反抗就實實在在一身肥肉完全鋪住了蹬腿蹬腳的他。
  完事之后,黃良忠好想嘔吐,有種被“雞奸”的痛感讓人覺得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他赤身跑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打量著臃腫的面頰和身上一塊一塊的紅斑,心里罵自己:“他媽的,我他娘的還是個爺們嗎?”
  高俠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從錢包了抓了一把票子就下樓去了。
  黃良忠什么也沒說,他一清二楚,姓高的先去下館子了,酒足飯飽之后就去搓麻將了,那一把子錢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也可能多抓一把子來。
  黃良忠沖了個澡,毫無食欲,歪倒在臥室的床上,心頭亂七八糟,忽然想到郝敏對著自己溫柔的笑,內心竟然萌生春意。“畜生”黃良忠又罵自己,“難道你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敢心懷鬼胎嗎?你特媽也太下賤了,太變態了……但——如果她現在二十多歲,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一下感覺?”他突然有了一種想手淫的沖動,把目標鎖定在二十歲的郝敏身上。“她雖然十三歲,但身體已經發育到成人體態,二十歲的她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了,和她那樣幻想一下也是可以的。”
  黃良忠想著,翻身探手扭開床頭柜上的臺燈,劃開手機鎖,準備先刺激一下,但猛然想到最近辦公室要舉行競聘,這猥褻的想法頓時蒸發了。“競聘上再干這事,”他對自己說,“這樣罪惡的行為,會他媽影響仕途的!”他嘆口氣,把手機甩到一邊,雙手叉在胸前,過往的職場殘酷閱歷又讓他憤憤不平。
  
  三
  本來早在十年前,他就應當能晉升成辦公室副主任,但由于自己的幼稚,他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今四十歲冒頭了,他還有機會嗎?他想起十年前的那個春天,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似乎一切欣欣向榮起來。他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因為擴大業務需增設一名副主任。黃良忠心里比誰都清楚,不是為需要而設,而是新上任的集團公司總經理賈嚴要燒一把火,提拔一個自己的心腹。黃良忠在賈嚴剛剛調來,趁著近水樓臺,他早就向賈嚴站隊,表露心志。賈嚴能看上他有兩點,一是高度二是深度。黃良忠一米八七,在眾人當中常常鶴立雞群,他面貌英俊,長相斯文,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頗有風度;他喜好舞文弄墨,寫一手不錯的公文,善于察言觀色,能揣摩領導的心思,有足夠的官場深度。但也有明顯短板,比如他不善喝酒,雖然喜歡喝,卻酒量不夠大,應酬不合格;再比如他比較小氣,摳摳索索,被人送綽號“算盤珠”,往往短視。但是他能具有政治眼光站好隊,賈嚴就對他的缺點當成魅力。
  黃良忠自信此次晉升萬無一失,竟然飄飄然起來。按照歷來的規則,要升職先得去領導家里“拜會請教”,這一慣例在他的單位中已經約定俗成,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黃良忠心想,這都是他媽的見風使舵的人的干的勾當,我,堂堂的正人君子,絕不向這歪風邪氣屈服,況且老賈對我推心置腹,一定沒問題,難道老賈為了拿點好處,敢把我給撂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他這段日子一上班,就有人打趣說,老黃,向賈總那兒跑路來沒?
  黃良忠罵道:“滾犢子,我們賈總是那種人嘛!”
  有人說,哎呀,你還不趕緊,晚了連門都進不去了!
  黃良忠又扭頭斥罵:“咸吃蘿卜淡操心,管你吊事!”
  這段日子他發現老賈很少主動見他。黃良忠暗自揣摩,這一定是為了避嫌。但在競聘的頭一天,老賈還是叫黃良忠去了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老賈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矮矮胖胖的身子陷在一張紅木的大辦公桌后面的轉角椅上悠閑的轉著,眼睛瞇著,一切都顯得那么風平浪靜。
  黃良忠急忙小跑到了老賈的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地說:“賈總好!”
  老賈瞇著的眼微微大了些,點點頭說:“好,坐下吧,外面風很大,感覺出來了嗎?”
  黃良忠立即說:“外面沒有風啊,倒是晴天。”
  老賈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睜開了眼,肥胖的面頰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在辦公室干了多少年了,最近老是忘事。”
  黃良忠賠笑說:“您日理萬機,當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我來了八個年頭了。”
  老賈又點點頭,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確不錯,是個專業人才,待在辦公室里委屈你了。”
  黃良忠繼續賠笑說:“承蒙賈總抬舉,我就是您的一塊磚。”
  老賈笑了笑,問“還有其他事嗎?”
  黃良忠說,沒了。
  老賈說,那么你先忙去吧。
  明天?黃良忠問,
  老賈笑了一下說,明天一切都揭曉了,回去吧。
  黃良忠十分興奮,他認定,這是老賈在向自己掏底。
  
  四
  第二天競聘,黃良忠精心打扮,將競聘演講稿背得滾瓜爛熟,而這篇長達兩千字的演講稿又博征旁引,足夠博得喝彩。黃良忠照著臥室里的梳妝鏡說,我可不能給老賈丟了臉!高俠在客廳里罵道,你就癩蛤蟆想吃屁吧,你沒給人家送,人家是你爹是你媽,還自覺良好,傻逼吧。黃良忠回罵道,你就是個攪屎棍子,人家滿滿的信心都給你這臭嘴給罵沒了!高俠的罵聲更激烈了,要是不比黃良忠的聲音高,怎么壓住他,她一邊罵一邊冷笑,你這事黃了別賴我。你是真傻還是他媽裝傻,老賈是干什么的,能吃這啞巴虧嗎?擰著你耳朵讓你向上走走,你娘的不走,黃了拉雞巴倒,誰讓你是豬腦子來。黃良忠罵不過這肥潑婦,氣的像憋屈的蛤蟆,氣鼓鼓地甩門跑了,一邊走一邊落淚,心想,這日子咋是個頭,這吃軟飯就是活該。他暗下決心,這次競選上了,就和這肥婆離婚,反正閨女大了也不用太揪心。忽然他又想到郝敏的溫柔甜美,“要是她二十多歲就好了。”
  競聘現場嚴肅而整潔,一溜長桌后面正襟危坐了五大評委,其實就是公司的五位高層,老賈居中而坐,黃良忠按照競聘流程施禮、自我介紹,然后進入主題。他早在門外就進行了精細計算,他是競選隊伍中的中間者,評分最有優勢。老賈說,你不用介紹了,簡單說說吧。黃良忠不接茬,硬是把二千字的稿子一字不漏的背出來。黃良忠感覺發揮好極了,這次準是板上釘釘的事。他背完了。老賈打了個哈欠說:“外面風很大啊,不過以我看很快就刮完了。”其他四個副總急忙拍馬屁,都說,是啊,這天怎么說變就變呢。把黃良忠給晾了。老賈也沒問他問題就擺擺手說,你發揮很好,可以出去了。黃良忠昂首闊步出門去,對后面那些坎特不安的競聘者眼巴巴的眼光報一個輕蔑的微笑。
  競聘成功榜發布了,黃良忠笑不容嘴,但卻發現身旁的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好像要特意和自己劃開距離一樣。他去看了公示榜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名字,他這才明白過來,這場風太大了,把他滿嘴的空炮給刮跑了。黃良忠連死的心都有,他望著榜單暗暗罵老賈,老王八蛋,老狐貍,玩我是不,我弄死你!但弄死老賈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說眼下怎么回家啊,原本他是要打道回府把肥婆給休了,現在卻是肥婆早就備好了行刑的工具。他嘆氣,這肥婆的見識比自己實在多了。回去挨罵都是小事,跪板是免不了了,飯和覺這一下成了奢侈品。
  數著這些歷歷在目的屈辱,黃良忠咬著牙告訴自己,這次必須得送了,不送是斷然沒有機會的。但總經理的位子早已不是假惺惺的老賈,那年老賈因為子公司發生事故被董事長直接貶為庶人,老賈一怒之下逃之夭夭。現任的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比自己還年輕,送什么禮?黃良忠盤算來盤算去,還是不送罷。董事長的公子,要什么沒有,你能送什么?去他娘的,黃良忠想,這輩子就沒那官運,得過且過吧。他把被子扯過蒙了頭,不一會就鼾聲如雷。
  
  五
  要讓他完全放棄當官的念頭是萬萬不能的,這是這些年來他抵抗老婆壓迫的救命稻草,唯有混個一官半職,他覺得才有勇氣霸氣殘忍,才能將那肥婆制得服服帖帖。于是,在這次競聘的報名表上,他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自己的簡歷,卻對自己向來的優點全部省略,因為他覺得這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結果。
  他這次不像上次那么精心準備,將演講稿背誦的滾瓜爛熟,他回憶起那次書呆子的傻屌樣就覺得自己很稚嫩。面試中他漫不經心,草草收場,和上次在評委面前賴著不走不同,這次他僅僅呆了不到三分鐘。他快步走出面試的房門,對外面探頭巴腦的后繼者沒有絲毫的輕視,甚至沒敢看見他們焦灼的眼光。
  幾天之后,他正坐在辦公室科員辦公桌后喝著悶茶,新來的女員工楊陽跑來告訴他,說他成功競聘上了辦公室副主任!楊陽在此之前可是一直對自己冷若冰霜!黃良忠聽了她傳達的這中頭彩,紋絲不動,繼續悶頭喝著茶,在楊陽手扶著辦公桌的逼視良久下,他才將那無精打采的眼睛瞥了瞥,有氣無力地說:“美女,別打趣哥好不?你這是在嘲笑哥無能嗎?”
  楊陽見他不識抬舉,嬌嗔說:“你和主任說一下,你不干不要緊,讓給我吧。”說著,她將手機屏劃開,照片上顯示出競聘的成績。
  黃良忠一看是真的,忍不住揉揉眼,這時楊陽已經把手機收回。黃良忠急忙賠笑說:“好妹子,讓哥在看看,我懷疑這是做夢。”
  楊陽伸出手來說:“拿來。”
  “拿什么?”
  “還有什么,我給你報喜,不能白跑腿啊,你懂的”。
  黃良忠說,好!如果以后你不想穿小鞋,那我就給你200元。
  楊陽吐一下舌頭,轉身離開。目送著楊陽的小蠻腰和風騷的走姿,黃良忠突然有了一種釋放的膨脹。其實,黃良忠早就被楊陽的小蠻腰和優美的貓步所吸引,之前之所以沒有讓他動起心來,是因為他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來,膽子都被壓得扁扁的,夫復何求。雖然這樣,自從楊陽來辦公室,她的那一頭垂到腰間的烏黑的頭發,俊俏臉盤上精致的妝容,高挑身材的大長腿以及優雅而迷人的步伐使讓他在被窩里經常想她當靶子。
  黃良忠做夢也想不到,努力去追求的東西反而得不到,當放平一顆心態,無所謂時,好運反而會光顧。他后來聽說,之所以能勝出,完全是因為僥幸。為了這個副職,辦公室內的十幾號人有點資本的都活躍起來了,但誰也沒把黃良忠放到眼里。在他們看來,他早就是一個過期的貨,現在換誰也不會用這個在辦公室耕耘了半生的老人打腫臉充胖子。其中兩個青年俊彥互相把彼此當成是唯一對抗的對象,為了獲得這次機會,雙方使出渾身解數,以至于見面如同仇人。這樣的不雅,自會暗飛到高層,為了平衡,高層決定跳出他們設定的圈子,最終選擇了邊緣的黃良忠。黃良忠這才理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敢情是這么來的。
  
  六
  回到家,黃良忠自認為從此站起來了,但他的硬氣還沒有一只煙的時間,就被他肥胖的老婆一巴掌給削光了。黃良忠懊悔的心想,讀書多了什么用?還是拳腳管用,直接干脆,專治不服。拾不起尊嚴的黃良忠表面上人五人六,內心深處卻浪潮洶涌。
  老婆不在家,他就躺在被窩里,將楊陽和郝敏在頭腦里做對比。楊陽吧,上上床還是蠻劃算的,至于走心是萬萬不可的,誰知道她被多少男人上過,再說,這樣的心機女毫無清純氣質,也只配上上床。及此,黃良忠一轉念,郝敏可惜太小了,清純歸清純,只能是精神上的那種呆子。但他絕不會放過他心中的她們,讓她們輪流當被窩里手工的靶子。叫著郝敏的名字釋放完,他就忍不住罵自己“畜生、罪惡、要不要臉”。但叫著楊陽的名字時則是做賊似的小聲嘀咕:“真爽!”
  從當上辦公室副主任到五一節僅隔兩天,高升的消息很快在同城同學圈火起來。有這樣的機會,同城的同學自然會逮住他。
  
  七
  五一下午,黃良忠在縣城一家比較有檔次的酒店訂了一張大圓桌。同城同學七八個早早趕到了。待上了酒菜,一切就開始變得不可控制起來。黃良忠意外當官,自然貪杯,一杯一杯又一杯,也記不清在同學你來我往的勸酒中喝了多少,他本來酒量不大,雖然愛喝,卻從來適可而止,但今晚他特別放松,多年的坎坷壓抑,多年被妻子活埋的憋屈,一下子都仍到了酒中。因此,他今晚越喝越精神,越喝越無醉意,而他的同學們都被他灌得一個個東張西歪,有的變成話癆,有的現場直播,有的互相摟著痛哭,有的耍酒瘋罵罵咧咧。黃良忠心想趕緊找別的樂子去。他趁機將茶水倒入空酒杯里,然后捏著酒杯歪歪噠噠走到一個伏著桌面酣睡的同學身邊,前仰后倒搖搖欲墜,高喊道:“老同學,咱再喝個!”還未等對方從睡中醒來,他就猛地往嘴里灌“酒”,之后又跌跌撞撞繞回座位,故意高聲嚷道,“找個人聊聊天”。佯裝大醉之下,手卻麻利地打開手機,找到楊陽的手機號,戳了下去。
  楊陽在電話那頭說:“黃哥,這么晚有事嗎?還想著妹子了?”
  黃良忠在手機這頭笑著嚷:“哥——今天高興——喝大了,對了,你開——辦公室的車——來——接接我。”
  “可是哥,”黃良忠不容楊陽推脫,立即戳斷了通話。
  楊陽再給他回,就是您的電話正在通話之中的密密麻麻的占線。在將這一眾同學悉數打發走了,楊陽駕的車也剛好來到。楊陽不情愿地扶著他走出酒店,黃良忠瞇著眼故意裝著大醉的樣子,不管不顧將頭壓到楊陽的肩頭上,一吸氣一吧嗒嘴,貌似醉后丑態,實則貪婪吸著楊陽身上女性特有的體香和香水的混合氣味。
  楊陽把他扶到車上,松開捏紅了的鼻子,深吸一口氣,問:“黃主任,你家在哪兒呀?”
  黃良忠故意擺擺手,打著嗝氣結結巴巴說:“不回——家,回——公司!”
  楊陽一邊答應著,一邊發動了引擎。黃良忠實在靠著后座椅的沙發,腦子在急速旋轉,欲火借著酒精的發酵洶涌澎湃,他好想趁機把楊陽給真睡了。
  黃良忠對楊陽的底細,這幾天已經摸得一清二楚,知道她暫時沒男朋友,而且也知道她過去很瘋,于是在車的后座子上,在減震的起伏中和車輪的急急旋轉中,他拿話不斷挑逗楊陽。楊陽不敢得罪他,只好挑迎合的話說。對楊陽而言,黃良忠并非毫無魅力,他成熟大氣,無論個頭還是長相,無論氣質還是才學,特別是四十歲最迷人的男人第二春,往往成為俘獲年輕女性殺手锏。楊陽對他的好感是從他當上辦公室副主任之后。在楊陽的眼光里,連個中層級別的官位都沒有,憑什么對你心動?黃良忠的挑逗讓她有勇氣撕開世俗的束縛,雖然已經是成家之男人,但她有了一種心甘情愿躺在他懷中的荷爾蒙沖動。
  車子很快開進辦公樓停車場,在楊陽的攙扶下,黃良忠故作醉態的下了車,指著停車場不遠處的一個小廣場說,有時間沒,去那兒坐坐?楊陽沖著她甜甜一笑,雖然燈光迷離,黃良忠醉意朦朧,但他卻心情大好。兩人的倒影像一只四腳的張牙舞爪的怪獸,在地面上明亮如燈的月華下,步履蹣跚。不久兩人并坐在兩個鼓肚子圓柱的石杌子上。
  黃良忠偽裝的醉意露出了些許馬腳,他忘情地打量著迷人的夜色,好像對楊陽,又好像對自己說:“初戀如月夜。當初誰都是一顆純情的種子,但閱歷的滄桑和物是人非,衰老、丑陋讓一對對山盟海誓的夫妻到頭來還是失去了做了分飛燕。可見,錢鐘書先生所著《圍城》的確名不虛言。”
  楊陽挑逗說:“那你現在想怎么樣呢?”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狡兔三窟。”
  楊陽嘿嘿笑著:“辦公室是不是你的一窟?”
  黃良忠想不到楊陽這么主動,內心的欲望立即燃燒起來,他還是裝著醉醺醺慢慢騰騰站起來,小聲說:“走,咱們去辦公室。”
  及至樓下,楊陽指著樓上說:“燈亮著呢”。
  黃良忠說,沒事,可能誰忘了呢。
  可當兩人乘坐電梯打開電梯門看到辦公室房門大開時,二人不約而同感到詫異。可當黃良忠走進來后一眼就看見穩坐在他辦公桌后椅子上的肥胖的老婆,頓時矬了一頭。高俠臉色鐵青,一臉的橫肉跳動著,仿佛要立即放馬過來。
  黃良忠老老實實低著頭說:“老婆你來了怎么不打招呼?”
  高俠說:“打個屁招呼,這么晚了不回家,鬼鬼祟祟干什么呢?對了你后面是誰?”
  黃良忠急忙解釋說:“這是辦公室的小楊,她開車接了我過來。”
  楊陽這時走了過來,高俠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仔仔細細,然后突然撞開辦公桌,一巴掌摑在黃良忠的腮幫子上,打得他一趔趄眼前直冒金星,另一只手卻麻利地揪住了楊陽的長發,一把將她拽倒,然后用肥胖的身子壓在楊陽腿上后,立即就來一頓左右開弓的連環掌摑。
  黃良忠立即撲上來套住高俠的脖子用盡渾身之力把她夲倒一邊,這才讓披頭散發的楊陽爬起來。
  高俠跳著腳罵道:“你們這不要臉的東西,偷情偷到辦公室來了,看姑奶奶不把你們撕爛了。”
  黃良忠死死地套住她的脖頸不放手,嘴里還著:“你瘋了嗎!人家來幫個忙你就爭風吃醋,你還叫人活不活了?”“楊陽快逃,我攔著她!”黃良忠喘口氣才把話說完。
  楊陽顧不得疼了,一溜煙跑到電梯里溜了。
  第二天,集團對昨晚的辦公室打架案進行調查處理,黃良忠差一點丟了他撿來不久的烏沙。事后黃良忠才知道,楊陽跑了去找辦公室主任,據說還給總經理去了電話。黃良忠也是事后才知道,他的辦公室鑰匙被高俠給偷偷復制了一柄一模一樣的,用高俠的話說,偷偷摸摸才更刺激。
  黃良忠在那個晚上,終于對高俠攤了底牌,他要離婚。別看高俠日常中“橫行霸道”,但心里脆弱的很,一聽到老黃要玩真的,嚇得只抹眼淚,頭暈地立不了地。
  
  八
  黃良忠憋了十幾年的窩囊終于裊裊散去,他這才發現,每個人都是有弱點的,再貌似強大的人也有弱不禁風的缺點,關鍵是你能不能找到。黃良忠以離婚要挾拿著高俠,他內心深處還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眷戀。黃良忠罵自己:“賤胚!她都對你這么多年了,你舍不得她,舍不得她什么呢!”
  他想起,剛結婚時的高俠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她溫柔至極,把他捧在手里怕丟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什么事都不用他操心,處處想到他前頭,他像王子一樣舒服的想怎樣就怎樣。這樣夫唱婦隨的日子過了不到三年。黃良忠能認命取高俠,完全是迫于家境艱難。為了給他爸看病,黃良忠與廝守了四年的大學同學翟倩分手。雖然分手了,但余情未了。三年后的一次同學聚會,黃良忠再次遇見翟倩,兩人還是劃不清分手的界限,不管不顧地再次上了床。兩人在激情之后,竟然萌發了重新結合的愿望。黃良忠為了刺激高俠與他離婚,不僅親自告訴他和翟倩上床,而且將上床的每一個細節都毫無遺漏的向她坦白。這讓高俠一下子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綿羊變成了暴力火車。高俠求黃良忠不要離婚,甚至給他跪著求他。但黃良忠卻每次都會繪聲繪色的講他和翟倩每一次床笫之歡的體驗。在黃良忠自信能甩掉高俠的同時,翟倩,這個漂亮的女人卻像扔手紙一樣扔掉了她的舊愛。黃良忠被涮了,他灰溜溜跑回高俠的懷抱,高俠作為勝利者自然不會輕饒了背主求榮的奴婢,勝利者的權杖開始打狗。
  黃良忠其實是在作,他根本沒有經濟條件去找回舊愛,他的貧窮成為他無法追求幸福的桎梏。所以任高俠在這十幾年中捶打,他也默默忍受了,他知道,他這條魚離不開高俠的這片水。
  雖然罵是炒菜,打是做飯,但高俠的脊梁骨里正因為太在乎他,所以才這么護犢子一樣的凌厲。既然有了可以讓她服軟的要挾,又何必真的去離婚呢!
  黃良忠像絕大多數四十歲的男人一樣,只是想出去找個異性玩玩,來點感官上的新鮮刺激,至于真心去愛一個人,就連他自己都覺的鬼才信。當然,熱戀中的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們執拗地對衷心的男人無私獻上身體,努力把他從那個家庭拖出來和她過。
  
  九
  雖然有著無數的生活風波,但如果沒有這次生死瞬間的擦肩而過,黃良忠也許到死都是這個不變的樣子:一面維系著他不喜歡的家,一面對他看中的女人一個一個像靶子藏到被窩里制造手動;一面深感罪惡不安,懺悔服罪,一面又毫不節制,爽快淋漓地體驗著快感。他有時就覺得自己有著雅努斯的兩張面,有時候又覺得自己穿梭在光明與黑暗之間。
  那次夜晚辦公室高俠大鬧,痛打楊陽,整個集團公司都沸騰起來。楊陽再無臉在辦公室待下去,她果斷辭了職,但她沒有忘記黃良忠。黃良忠的死不悔改的欲望得不到滿足,他也會卷土重來。金風玉露一相逢,那是后來的事。
  一年之后,黃良忠因為出差到翟倩所在的城市再次邂逅翟倩。翟倩雖然拒絕與黃良忠組建新家庭,但她仍然眷戀他的身體。雖然她結過婚,但她內心世界中的異性,只有黃良忠最滿足她的渴望。
  那天上午,他拉著翟倩奔馳在高速路上,兩人眉來眼去,相談甚歡。這次不知為何,翟倩對他說起了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夢。翟倩說,前幾天,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自己駕著汽車飛馳著,突然來了一陣狂風將車頂給掀翻了,她說那夢境的情況就和現在一模一樣。嚇得黃良忠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但他隨即想到,這不過是一個夢境,再悚然也是虛的,他安慰翟倩說:“有我呢,你不要亂想。”
  翟倩沖他笑了笑說:“你還記得那次我們在教學樓的天臺上嗎?”
  黃良忠紅了臉說:“記得,一輩子都記得呢,那是我們的開始,也是我們的分手。”
  翟倩嘻嘻笑著說:“還想來一次嗎?要么在車里吧。”
  黃良忠眼珠不錯地望著遠方藍帶一樣路面回答道:“算了吧,我們每次特殊都是開始和結束。”
  “我看你累了,下個服務區我開。”翟倩仍然笑著拐了個話題。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是啊,我累了,昨晚沒睡個囫圇覺,就是太乏了。
  翟倩說,問你一個問題。
  黃良忠說,你說。
  翟倩說,你說人死了真有靈魂嗎?
  黃良忠扭頭看看副駕座上的她說,怎么了,突然對死感興趣了?
  翟倩說,我見過很多附體的真實案例,嚇死人。黃良忠說,扯,要么你變成鬼附在我身上吧。
  翟倩冷冷說,你別不信啊……
  
  十
  從下個服務區出發到目的地只有不到50公里。黃良忠說,我累了,躺在后面睡會兒。翟倩說,隨便你。然后車子飛快的跑上了高速,然后黃良忠睡著了,再然后,車頂子飛了,然后是翟倩的頭顱和身子分成了兩半……
  黃良忠躺在ICU的病床上,他幾乎失去了所有知覺,與死不同的是,他的心還微弱地跳動。黃良忠醒來時,是在一個月之后,他的腦海中,翟倩飄揚頭發的血淋漓的恐怖附體一樣在他眼前氤氳不散。淚從他的眼角滾落,他想大哭,卻哭不出來,他覺得翟倩的陰魂就在他的頭腦里。
  六個月后,他恢復了正常人的行走。這次,他獨自一人下了公交車,沒有繞街走,而是直接走向他的樓。在街頭拐角處,他聽到一個女生的笑聲,他一耳朵就聽出這是郝敏。當郝敏出現在他的視野中,黃良忠突然覺得這孩子這么清純可愛。他努力去找尋關于郝敏在自己頭腦中的記憶,卻什么也記不起。
  “叔叔好!”郝敏笑著對他問候。
  “你好!”黃良忠笑著,“才放學回來?”
  “你胖了。”郝敏笑著說。
  “我,我對不起你。”黃良忠莫名其妙的話讓郝敏投來詫異的詢問。
  “我是說,我是說,打擾你學習了。”
  郝敏抿嘴一笑,跑掉了。
  爬到三樓,打開戶門,熟悉的空氣迎面撲來。熟悉的家具靜靜等候著他。房子里靜靜的,高俠還沒下班。他對熟悉的家具仔細觀察良久,像往常一樣走回房間,躺床上。盯著天花板,他突然覺得生命不該這么浪蕩,那么縱欲貪歡,是不是太動物了?“翟倩死了,我這輩子就再不想任何其他女人,因為她的亡靈已經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但高俠除外,她是我的妻子。”黃良忠想。
  他知道如果沒有高俠的護理照料,他會和翟倩一起奔赴了黃泉路。
  “我幸運地掉了一面臉。”黃良忠對著梳妝鏡,自言自語說。一
  黃良忠打卡下了班,出了公司的門口,立馬收住腳,挺直腰身,揚手把幾根不聽話的頭發捋了幾下,壓了幾下,下意識掏出那面時刻不離口袋的小鏡子,在前面晃了兩下,覺得自己精神良好,才輕蔑地環顧四周散開的水流似的人群,傲氣地抬腳走了。
  走過了兩個路口,他突然覺得好無趣,想到家中那個肥胖不講理的老婆,他在路口拐了一下,本來向東卻向北走了去,他要清醒一下他自認為寶貴的頭腦,好做出下面正確的取舍。但一邊走一邊想終究想不出好的故事,只好繞圈又本著自己的樓房的方位蹭去。
  在距離他家那棟樓不到一百米的拐角處,他就聽到“哎吆哎吆”的一個女生的呻吟聲。他的耳朵頓時豎起來,急忙跑了兩步,看到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中學生一手扶著墻,一手捂著腿,一瘸一點地掙扎走著。這女中學生穿著白黑兩色搭配的校服,留著波波短發,齊脖的長度加上馴服的劉海,別有一種清純,尤其是那張清秀溫潤的臉蛋,讓他有種饑渴的激動。這女學生恰是他的鄰居家女兒郝敏。
  郝敏強撐著走了幾步,就疼得額頭冒汗,連人帶書包一起羅地上了,兩手兜住左腳踝輕揉,嘴里叫喚不停。黃良忠急忙快步走過來,急切地問:“傷的要緊不?我送你上醫院吧?”
  郝敏搖搖頭,眼睛里噙著淚水,卻又笑甜甜地說:“謝謝叔叔,我不要緊。”
  這時候,郝敏的媽下班回來了,一見到郝敏扭傷了腳踝,趕緊跑過來問這問那,只是郝敏不去醫院,她又無法將自己的女兒背上三樓,一個勁埋怨,“要是孩子他爸在就好了,都怪他昨天又出差”。
  黃良忠毫不猶豫地說:“這好辦,我來背她。”
  郝敏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乖乖上了他的背。黃良忠把郝敏背起來,他的雙臂架著這個十三四歲少女柔軟而修長的雙腿,心里立即麻嗖嗖的,而少女纖細修長柔軟的手臂攏著他的鎖骨,呼氣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噓到他的脖子背面,他不知從哪兒冒出一股子生氣,背著郝敏輕輕松松到了她家的沙發上,放下人,卻開始呼哧呼哧直喘氣,額上也閃亮了。
  郝敏媽急忙倒了水給他,郝敏則輕聲地道謝。黃良忠一邊擦著汗,一邊喝著水,借著水面的反光瞅見郝敏沖著自己微笑,不知怎的,他心里也像喝著這水一樣起了一圈圈漣漪。喝完,他覺得痛快,然后囑咐說,如果晚上還不行就不要抻了,我拉著你娘倆去醫院。郝敏和她媽又說客氣話。看看時候不早,黃良忠才從這個鄰居門蹭進了家門。
  
  二
  “你干啥去了,怎么才回來?”高嗓門尖細的聲音鼓得他耳膜疼。
  黃良忠垂頭喪氣地說:“鄰居家的郝敏歪著腳了,我給背上來的,所以晚了些,怎么,飯做好了?”
  “做你娘的頭,今天不是該你做飯?”高俠攤著180斤的肥肉陷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手里剝著瓜子。茶幾上瓜子殼占據了半壁江山。
  黃良忠瞥了她一眼,就竄進臥室,一邊脫外衣一邊說:“我累了,今晚不做飯了,我不吃了,你將就吃點吧。”
  高俠罵道:“雄吊玩意兒,又不做飯!”
  黃良忠裝作聽不見,繼續褪褲子,剛褪下半拉,高俠竟然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把他推在床上,肥胖的臉蛋顫抖著,小肉包子眼睛放射出霸道的兇光,罵道:“你他娘的不是要兒子嗎?現在就要吧,看你行不行!”不等黃良忠反抗就實實在在一身肥肉完全鋪住了蹬腿蹬腳的他。
  完事之后,黃良忠好想嘔吐,有種被“雞奸”的痛感讓人覺得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他赤身跑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打量著臃腫的面頰和身上一塊一塊的紅斑,心里罵自己:“他媽的,我他娘的還是個爺們嗎?”
  高俠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從錢包了抓了一把票子就下樓去了。
  黃良忠什么也沒說,他一清二楚,姓高的先去下館子了,酒足飯飽之后就去搓麻將了,那一把子錢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也可能多抓一把子來。
  黃良忠沖了個澡,毫無食欲,歪倒在臥室的床上,心頭亂七八糟,忽然想到郝敏對著自己溫柔的笑,內心竟然萌生春意。“畜生”黃良忠又罵自己,“難道你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敢心懷鬼胎嗎?你特媽也太下賤了,太變態了……但——如果她現在二十多歲,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一下感覺?”他突然有了一種想手淫的沖動,把目標鎖定在二十歲的郝敏身上。“她雖然十三歲,但身體已經發育到成人體態,二十歲的她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了,和她那樣幻想一下也是可以的。”
  黃良忠想著,翻身探手扭開床頭柜上的臺燈,劃開手機鎖,準備先刺激一下,但猛然想到最近辦公室要舉行競聘,這猥褻的想法頓時蒸發了。“競聘上再干這事,”他對自己說,“這樣罪惡的行為,會他媽影響仕途的!”他嘆口氣,把手機甩到一邊,雙手叉在胸前,過往的職場殘酷閱歷又讓他憤憤不平。
  
  三
  本來早在十年前,他就應當能晉升成辦公室副主任,但由于自己的幼稚,他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今四十歲冒頭了,他還有機會嗎?他想起十年前的那個春天,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似乎一切欣欣向榮起來。他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因為擴大業務需增設一名副主任。黃良忠心里比誰都清楚,不是為需要而設,而是新上任的集團公司總經理賈嚴要燒一把火,提拔一個自己的心腹。黃良忠在賈嚴剛剛調來,趁著近水樓臺,他早就向賈嚴站隊,表露心志。賈嚴能看上他有兩點,一是高度二是深度。黃良忠一米八七,在眾人當中常常鶴立雞群,他面貌英俊,長相斯文,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頗有風度;他喜好舞文弄墨,寫一手不錯的公文,善于察言觀色,能揣摩領導的心思,有足夠的官場深度。但也有明顯短板,比如他不善喝酒,雖然喜歡喝,卻酒量不夠大,應酬不合格;再比如他比較小氣,摳摳索索,被人送綽號“算盤珠”,往往短視。但是他能具有政治眼光站好隊,賈嚴就對他的缺點當成魅力。
  黃良忠自信此次晉升萬無一失,竟然飄飄然起來。按照歷來的規則,要升職先得去領導家里“拜會請教”,這一慣例在他的單位中已經約定俗成,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黃良忠心想,這都是他媽的見風使舵的人的干的勾當,我,堂堂的正人君子,絕不向這歪風邪氣屈服,況且老賈對我推心置腹,一定沒問題,難道老賈為了拿點好處,敢把我給撂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他這段日子一上班,就有人打趣說,老黃,向賈總那兒跑路來沒?
  黃良忠罵道:“滾犢子,我們賈總是那種人嘛!”
  有人說,哎呀,你還不趕緊,晚了連門都進不去了!
  黃良忠又扭頭斥罵:“咸吃蘿卜淡操心,管你吊事!”
  這段日子他發現老賈很少主動見他。黃良忠暗自揣摩,這一定是為了避嫌。但在競聘的頭一天,老賈還是叫黃良忠去了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老賈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矮矮胖胖的身子陷在一張紅木的大辦公桌后面的轉角椅上悠閑的轉著,眼睛瞇著,一切都顯得那么風平浪靜。
  黃良忠急忙小跑到了老賈的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地說:“賈總好!”
  老賈瞇著的眼微微大了些,點點頭說:“好,坐下吧,外面風很大,感覺出來了嗎?”
  黃良忠立即說:“外面沒有風啊,倒是晴天。”
  老賈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睜開了眼,肥胖的面頰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在辦公室干了多少年了,最近老是忘事。”
  黃良忠賠笑說:“您日理萬機,當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我來了八個年頭了。”
  老賈又點點頭,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確不錯,是個專業人才,待在辦公室里委屈你了。”
  黃良忠繼續賠笑說:“承蒙賈總抬舉,我就是您的一塊磚。”
  老賈笑了笑,問“還有其他事嗎?”
  黃良忠說,沒了。
  老賈說,那么你先忙去吧。
  明天?黃良忠問,
  老賈笑了一下說,明天一切都揭曉了,回去吧。
  黃良忠十分興奮,他認定,這是老賈在向自己掏底。
  
  四
  第二天競聘,黃良忠精心打扮,將競聘演講稿背得滾瓜爛熟,而這篇長達兩千字的演講稿又博征旁引,足夠博得喝彩。黃良忠照著臥室里的梳妝鏡說,我可不能給老賈丟了臉!高俠在客廳里罵道,你就癩蛤蟆想吃屁吧,你沒給人家送,人家是你爹是你媽,還自覺良好,傻逼吧。黃良忠回罵道,你就是個攪屎棍子,人家滿滿的信心都給你這臭嘴給罵沒了!高俠的罵聲更激烈了,要是不比黃良忠的聲音高,怎么壓住他,她一邊罵一邊冷笑,你這事黃了別賴我。你是真傻還是他媽裝傻,老賈是干什么的,能吃這啞巴虧嗎?擰著你耳朵讓你向上走走,你娘的不走,黃了拉雞巴倒,誰讓你是豬腦子來。黃良忠罵不過這肥潑婦,氣的像憋屈的蛤蟆,氣鼓鼓地甩門跑了,一邊走一邊落淚,心想,這日子咋是個頭,這吃軟飯就是活該。他暗下決心,這次競選上了,就和這肥婆離婚,反正閨女大了也不用太揪心。忽然他又想到郝敏的溫柔甜美,“要是她二十多歲就好了。”
  競聘現場嚴肅而整潔,一溜長桌后面正襟危坐了五大評委,其實就是公司的五位高層,老賈居中而坐,黃良忠按照競聘流程施禮、自我介紹,然后進入主題。他早在門外就進行了精細計算,他是競選隊伍中的中間者,評分最有優勢。老賈說,你不用介紹了,簡單說說吧。黃良忠不接茬,硬是把二千字的稿子一字不漏的背出來。黃良忠感覺發揮好極了,這次準是板上釘釘的事。他背完了。老賈打了個哈欠說:“外面風很大啊,不過以我看很快就刮完了。”其他四個副總急忙拍馬屁,都說,是啊,這天怎么說變就變呢。把黃良忠給晾了。老賈也沒問他問題就擺擺手說,你發揮很好,可以出去了。黃良忠昂首闊步出門去,對后面那些坎特不安的競聘者眼巴巴的眼光報一個輕蔑的微笑。
  競聘成功榜發布了,黃良忠笑不容嘴,但卻發現身旁的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好像要特意和自己劃開距離一樣。他去看了公示榜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名字,他這才明白過來,這場風太大了,把他滿嘴的空炮給刮跑了。黃良忠連死的心都有,他望著榜單暗暗罵老賈,老王八蛋,老狐貍,玩我是不,我弄死你!但弄死老賈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說眼下怎么回家啊,原本他是要打道回府把肥婆給休了,現在卻是肥婆早就備好了行刑的工具。他嘆氣,這肥婆的見識比自己實在多了。回去挨罵都是小事,跪板是免不了了,飯和覺這一下成了奢侈品。
  數著這些歷歷在目的屈辱,黃良忠咬著牙告訴自己,這次必須得送了,不送是斷然沒有機會的。但總經理的位子早已不是假惺惺的老賈,那年老賈因為子公司發生事故被董事長直接貶為庶人,老賈一怒之下逃之夭夭。現任的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比自己還年輕,送什么禮?黃良忠盤算來盤算去,還是不送罷。董事長的公子,要什么沒有,你能送什么?去他娘的,黃良忠想,這輩子就沒那官運,得過且過吧。他把被子扯過蒙了頭,不一會就鼾聲如雷。
  
  五
  要讓他完全放棄當官的念頭是萬萬不能的,這是這些年來他抵抗老婆壓迫的救命稻草,唯有混個一官半職,他覺得才有勇氣霸氣殘忍,才能將那肥婆制得服服帖帖。于是,在這次競聘的報名表上,他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自己的簡歷,卻對自己向來的優點全部省略,因為他覺得這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結果。
  他這次不像上次那么精心準備,將演講稿背誦的滾瓜爛熟,他回憶起那次書呆子的傻屌樣就覺得自己很稚嫩。面試中他漫不經心,草草收場,和上次在評委面前賴著不走不同,這次他僅僅呆了不到三分鐘。他快步走出面試的房門,對外面探頭巴腦的后繼者沒有絲毫的輕視,甚至沒敢看見他們焦灼的眼光。
  幾天之后,他正坐在辦公室科員辦公桌后喝著悶茶,新來的女員工楊陽跑來告訴他,說他成功競聘上了辦公室副主任!楊陽在此之前可是一直對自己冷若冰霜!黃良忠聽了她傳達的這中頭彩,紋絲不動,繼續悶頭喝著茶,在楊陽手扶著辦公桌的逼視良久下,他才將那無精打采的眼睛瞥了瞥,有氣無力地說:“美女,別打趣哥好不?你這是在嘲笑哥無能嗎?”
  楊陽見他不識抬舉,嬌嗔說:“你和主任說一下,你不干不要緊,讓給我吧。”說著,她將手機屏劃開,照片上顯示出競聘的成績。
  黃良忠一看是真的,忍不住揉揉眼,這時楊陽已經把手機收回。黃良忠急忙賠笑說:“好妹子,讓哥在看看,我懷疑這是做夢。”
  楊陽伸出手來說:“拿來。”
  “拿什么?”
  “還有什么,我給你報喜,不能白跑腿啊,你懂的”。
  黃良忠說,好!如果以后你不想穿小鞋,那我就給你200元。
  楊陽吐一下舌頭,轉身離開。目送著楊陽的小蠻腰和風騷的走姿,黃良忠突然有了一種釋放的膨脹。其實,黃良忠早就被楊陽的小蠻腰和優美的貓步所吸引,之前之所以沒有讓他動起心來,是因為他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來,膽子都被壓得扁扁的,夫復何求。雖然這樣,自從楊陽來辦公室,她的那一頭垂到腰間的烏黑的頭發,俊俏臉盤上精致的妝容,高挑身材的大長腿以及優雅而迷人的步伐使讓他在被窩里經常想她當靶子。
  黃良忠做夢也想不到,努力去追求的東西反而得不到,當放平一顆心態,無所謂時,好運反而會光顧。他后來聽說,之所以能勝出,完全是因為僥幸。為了這個副職,辦公室內的十幾號人有點資本的都活躍起來了,但誰也沒把黃良忠放到眼里。在他們看來,他早就是一個過期的貨,現在換誰也不會用這個在辦公室耕耘了半生的老人打腫臉充胖子。其中兩個青年俊彥互相把彼此當成是唯一對抗的對象,為了獲得這次機會,雙方使出渾身解數,以至于見面如同仇人。這樣的不雅,自會暗飛到高層,為了平衡,高層決定跳出他們設定的圈子,最終選擇了邊緣的黃良忠。黃良忠這才理解,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敢情是這么來的。
  
  六
  回到家,黃良忠自認為從此站起來了,但他的硬氣還沒有一只煙的時間,就被他肥胖的老婆一巴掌給削光了。黃良忠懊悔的心想,讀書多了什么用?還是拳腳管用,直接干脆,專治不服。拾不起尊嚴的黃良忠表面上人五人六,內心深處卻浪潮洶涌。
  老婆不在家,他就躺在被窩里,將楊陽和郝敏在頭腦里做對比。楊陽吧,上上床還是蠻劃算的,至于走心是萬萬不可的,誰知道她被多少男人上過,再說,這樣的心機女毫無清純氣質,也只配上上床。及此,黃良忠一轉念,郝敏可惜太小了,清純歸清純,只能是精神上的那種呆子。但他絕不會放過他心中的她們,讓她們輪流當被窩里手工的靶子。叫著郝敏的名字釋放完,他就忍不住罵自己“畜生、罪惡、要不要臉”。但叫著楊陽的名字時則是做賊似的小聲嘀咕:“真爽!”
  從當上辦公室副主任到五一節僅隔兩天,高升的消息很快在同城同學圈火起來。有這樣的機會,同城的同學自然會逮住他。
  
  七
  五一下午,黃良忠在縣城一家比較有檔次的酒店訂了一張大圓桌。同城同學七八個早早趕到了。待上了酒菜,一切就開始變得不可控制起來。黃良忠意外當官,自然貪杯,一杯一杯又一杯,也記不清在同學你來我往的勸酒中喝了多少,他本來酒量不大,雖然愛喝,卻從來適可而止,但今晚他特別放松,多年的坎坷壓抑,多年被妻子活埋的憋屈,一下子都仍到了酒中。因此,他今晚越喝越精神,越喝越無醉意,而他的同學們都被他灌得一個個東張西歪,有的變成話癆,有的現場直播,有的互相摟著痛哭,有的耍酒瘋罵罵咧咧。黃良忠心想趕緊找別的樂子去。他趁機將茶水倒入空酒杯里,然后捏著酒杯歪歪噠噠走到一個伏著桌面酣睡的同學身邊,前仰后倒搖搖欲墜,高喊道:“老同學,咱再喝個!”還未等對方從睡中醒來,他就猛地往嘴里灌“酒”,之后又跌跌撞撞繞回座位,故意高聲嚷道,“找個人聊聊天”。佯裝大醉之下,手卻麻利地打開手機,找到楊陽的手機號,戳了下去。
  楊陽在電話那頭說:“黃哥,這么晚有事嗎?還想著妹子了?”
  黃良忠在手機這頭笑著嚷:“哥——今天高興——喝大了,對了,你開——辦公室的車——來——接接我。”
  “可是哥,”黃良忠不容楊陽推脫,立即戳斷了通話。
  楊陽再給他回,就是您的電話正在通話之中的密密麻麻的占線。在將這一眾同學悉數打發走了,楊陽駕的車也剛好來到。楊陽不情愿地扶著他走出酒店,黃良忠瞇著眼故意裝著大醉的樣子,不管不顧將頭壓到楊陽的肩頭上,一吸氣一吧嗒嘴,貌似醉后丑態,實則貪婪吸著楊陽身上女性特有的體香和香水的混合氣味。
  楊陽把他扶到車上,松開捏紅了的鼻子,深吸一口氣,問:“黃主任,你家在哪兒呀?”
  黃良忠故意擺擺手,打著嗝氣結結巴巴說:“不回——家,回——公司!”
  楊陽一邊答應著,一邊發動了引擎。黃良忠實在靠著后座椅的沙發,腦子在急速旋轉,欲火借著酒精的發酵洶涌澎湃,他好想趁機把楊陽給真睡了。
  黃良忠對楊陽的底細,這幾天已經摸得一清二楚,知道她暫時沒男朋友,而且也知道她過去很瘋,于是在車的后座子上,在減震的起伏中和車輪的急急旋轉中,他拿話不斷挑逗楊陽。楊陽不敢得罪他,只好挑迎合的話說。對楊陽而言,黃良忠并非毫無魅力,他成熟大氣,無論個頭還是長相,無論氣質還是才學,特別是四十歲最迷人的男人第二春,往往成為俘獲年輕女性殺手锏。楊陽對他的好感是從他當上辦公室副主任之后。在楊陽的眼光里,連個中層級別的官位都沒有,憑什么對你心動?黃良忠的挑逗讓她有勇氣撕開世俗的束縛,雖然已經是成家之男人,但她有了一種心甘情愿躺在他懷中的荷爾蒙沖動。
  車子很快開進辦公樓停車場,在楊陽的攙扶下,黃良忠故作醉態的下了車,指著停車場不遠處的一個小廣場說,有時間沒,去那兒坐坐?楊陽沖著她甜甜一笑,雖然燈光迷離,黃良忠醉意朦朧,但他卻心情大好。兩人的倒影像一只四腳的張牙舞爪的怪獸,在地面上明亮如燈的月華下,步履蹣跚。不久兩人并坐在兩個鼓肚子圓柱的石杌子上。
  黃良忠偽裝的醉意露出了些許馬腳,他忘情地打量著迷人的夜色,好像對楊陽,又好像對自己說:“初戀如月夜。當初誰都是一顆純情的種子,但閱歷的滄桑和物是人非,衰老、丑陋讓一對對山盟海誓的夫妻到頭來還是失去了做了分飛燕。可見,錢鐘書先生所著《圍城》的確名不虛言。”
  楊陽挑逗說:“那你現在想怎么樣呢?”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狡兔三窟。”
  楊陽嘿嘿笑著:“辦公室是不是你的一窟?”
  黃良忠想不到楊陽這么主動,內心的欲望立即燃燒起來,他還是裝著醉醺醺慢慢騰騰站起來,小聲說:“走,咱們去辦公室。”
  及至樓下,楊陽指著樓上說:“燈亮著呢”。
  黃良忠說,沒事,可能誰忘了呢。
  可當兩人乘坐電梯打開電梯門看到辦公室房門大開時,二人不約而同感到詫異。可當黃良忠走進來后一眼就看見穩坐在他辦公桌后椅子上的肥胖的老婆,頓時矬了一頭。高俠臉色鐵青,一臉的橫肉跳動著,仿佛要立即放馬過來。
  黃良忠老老實實低著頭說:“老婆你來了怎么不打招呼?”
  高俠說:“打個屁招呼,這么晚了不回家,鬼鬼祟祟干什么呢?對了你后面是誰?”
  黃良忠急忙解釋說:“這是辦公室的小楊,她開車接了我過來。”
  楊陽這時走了過來,高俠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仔仔細細,然后突然撞開辦公桌,一巴掌摑在黃良忠的腮幫子上,打得他一趔趄眼前直冒金星,另一只手卻麻利地揪住了楊陽的長發,一把將她拽倒,然后用肥胖的身子壓在楊陽腿上后,立即就來一頓左右開弓的連環掌摑。
  黃良忠立即撲上來套住高俠的脖子用盡渾身之力把她夲倒一邊,這才讓披頭散發的楊陽爬起來。
  高俠跳著腳罵道:“你們這不要臉的東西,偷情偷到辦公室來了,看姑奶奶不把你們撕爛了。”
  黃良忠死死地套住她的脖頸不放手,嘴里還著:“你瘋了嗎!人家來幫個忙你就爭風吃醋,你還叫人活不活了?”“楊陽快逃,我攔著她!”黃良忠喘口氣才把話說完。
  楊陽顧不得疼了,一溜煙跑到電梯里溜了。
  第二天,集團對昨晚的辦公室打架案進行調查處理,黃良忠差一點丟了他撿來不久的烏沙。事后黃良忠才知道,楊陽跑了去找辦公室主任,據說還給總經理去了電話。黃良忠也是事后才知道,他的辦公室鑰匙被高俠給偷偷復制了一柄一模一樣的,用高俠的話說,偷偷摸摸才更刺激。
  黃良忠在那個晚上,終于對高俠攤了底牌,他要離婚。別看高俠日常中“橫行霸道”,但心里脆弱的很,一聽到老黃要玩真的,嚇得只抹眼淚,頭暈地立不了地。
  
  八
  黃良忠憋了十幾年的窩囊終于裊裊散去,他這才發現,每個人都是有弱點的,再貌似強大的人也有弱不禁風的缺點,關鍵是你能不能找到。黃良忠以離婚要挾拿著高俠,他內心深處還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眷戀。黃良忠罵自己:“賤胚!她都對你這么多年了,你舍不得她,舍不得她什么呢!”
  他想起,剛結婚時的高俠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她溫柔至極,把他捧在手里怕丟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什么事都不用他操心,處處想到他前頭,他像王子一樣舒服的想怎樣就怎樣。這樣夫唱婦隨的日子過了不到三年。黃良忠能認命取高俠,完全是迫于家境艱難。為了給他爸看病,黃良忠與廝守了四年的大學同學翟倩分手。雖然分手了,但余情未了。三年后的一次同學聚會,黃良忠再次遇見翟倩,兩人還是劃不清分手的界限,不管不顧地再次上了床。兩人在激情之后,竟然萌發了重新結合的愿望。黃良忠為了刺激高俠與他離婚,不僅親自告訴他和翟倩上床,而且將上床的每一個細節都毫無遺漏的向她坦白。這讓高俠一下子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綿羊變成了暴力火車。高俠求黃良忠不要離婚,甚至給他跪著求他。但黃良忠卻每次都會繪聲繪色的講他和翟倩每一次床笫之歡的體驗。在黃良忠自信能甩掉高俠的同時,翟倩,這個漂亮的女人卻像扔手紙一樣扔掉了她的舊愛。黃良忠被涮了,他灰溜溜跑回高俠的懷抱,高俠作為勝利者自然不會輕饒了背主求榮的奴婢,勝利者的權杖開始打狗。
  黃良忠其實是在作,他根本沒有經濟條件去找回舊愛,他的貧窮成為他無法追求幸福的桎梏。所以任高俠在這十幾年中捶打,他也默默忍受了,他知道,他這條魚離不開高俠的這片水。
  雖然罵是炒菜,打是做飯,但高俠的脊梁骨里正因為太在乎他,所以才這么護犢子一樣的凌厲。既然有了可以讓她服軟的要挾,又何必真的去離婚呢!
  黃良忠像絕大多數四十歲的男人一樣,只是想出去找個異性玩玩,來點感官上的新鮮刺激,至于真心去愛一個人,就連他自己都覺的鬼才信。當然,熱戀中的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們執拗地對衷心的男人無私獻上身體,努力把他從那個家庭拖出來和她過。
  
  九
  雖然有著無數的生活風波,但如果沒有這次生死瞬間的擦肩而過,黃良忠也許到死都是這個不變的樣子:一面維系著他不喜歡的家,一面對他看中的女人一個一個像靶子藏到被窩里制造手動;一面深感罪惡不安,懺悔服罪,一面又毫不節制,爽快淋漓地體驗著快感。他有時就覺得自己有著雅努斯的兩張面,有時候又覺得自己穿梭在光明與黑暗之間。
  那次夜晚辦公室高俠大鬧,痛打楊陽,整個集團公司都沸騰起來。楊陽再無臉在辦公室待下去,她果斷辭了職,但她沒有忘記黃良忠。黃良忠的死不悔改的欲望得不到滿足,他也會卷土重來。金風玉露一相逢,那是后來的事。
  一年之后,黃良忠因為出差到翟倩所在的城市再次邂逅翟倩。翟倩雖然拒絕與黃良忠組建新家庭,但她仍然眷戀他的身體。雖然她結過婚,但她內心世界中的異性,只有黃良忠最滿足她的渴望。
  那天上午,他拉著翟倩奔馳在高速路上,兩人眉來眼去,相談甚歡。這次不知為何,翟倩對他說起了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夢。翟倩說,前幾天,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自己駕著汽車飛馳著,突然來了一陣狂風將車頂給掀翻了,她說那夢境的情況就和現在一模一樣。嚇得黃良忠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但他隨即想到,這不過是一個夢境,再悚然也是虛的,他安慰翟倩說:“有我呢,你不要亂想。”
  翟倩沖他笑了笑說:“你還記得那次我們在教學樓的天臺上嗎?”
  黃良忠紅了臉說:“記得,一輩子都記得呢,那是我們的開始,也是我們的分手。”
  翟倩嘻嘻笑著說:“還想來一次嗎?要么在車里吧。”
  黃良忠眼珠不錯地望著遠方藍帶一樣路面回答道:“算了吧,我們每次特殊都是開始和結束。”
  “我看你累了,下個服務區我開。”翟倩仍然笑著拐了個話題。
  黃良忠打個哈欠說,是啊,我累了,昨晚沒睡個囫圇覺,就是太乏了。
  翟倩說,問你一個問題。
  黃良忠說,你說。
  翟倩說,你說人死了真有靈魂嗎?
  黃良忠扭頭看看副駕座上的她說,怎么了,突然對死感興趣了?
  翟倩說,我見過很多附體的真實案例,嚇死人。黃良忠說,扯,要么你變成鬼附在我身上吧。
  翟倩冷冷說,你別不信啊……
  
  十
  從下個服務區出發到目的地只有不到50公里。黃良忠說,我累了,躺在后面睡會兒。翟倩說,隨便你。然后車子飛快的跑上了高速,然后黃良忠睡著了,再然后,車頂子飛了,然后是翟倩的頭顱和身子分成了兩半……
  黃良忠躺在ICU的病床上,他幾乎失去了所有知覺,與死不同的是,他的心還微弱地跳動。黃良忠醒來時,是在一個月之后,他的腦海中,翟倩飄揚頭發的血淋漓的恐怖附體一樣在他眼前氤氳不散。淚從他的眼角滾落,他想大哭,卻哭不出來,他覺得翟倩的陰魂就在他的頭腦里。
  六個月后,他恢復了正常人的行走。這次,他獨自一人下了公交車,沒有繞街走,而是直接走向他的樓。在街頭拐角處,他聽到一個女生的笑聲,他一耳朵就聽出這是郝敏。當郝敏出現在他的視野中,黃良忠突然覺得這孩子這么清純可愛。他努力去找尋關于郝敏在自己頭腦中的記憶,卻什么也記不起。
  “叔叔好!”郝敏笑著對他問候。
  “你好!”黃良忠笑著,“才放學回來?”
  “你胖了。”郝敏笑著說。
  “我,我對不起你。”黃良忠莫名其妙的話讓郝敏投來詫異的詢問。
  “我是說,我是說,打擾你學習了。”
  郝敏抿嘴一笑,跑掉了。
  爬到三樓,打開戶門,熟悉的空氣迎面撲來。熟悉的家具靜靜等候著他。房子里靜靜的,高俠還沒下班。他對熟悉的家具仔細觀察良久,像往常一樣走回房間,躺床上。盯著天花板,他突然覺得生命不該這么浪蕩,那么縱欲貪歡,是不是太動物了?“翟倩死了,我這輩子就再不想任何其他女人,因為她的亡靈已經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但高俠除外,她是我的妻子。”黃良忠想。
  他知道如果沒有高俠的護理照料,他會和翟倩一起奔赴了黃泉路。
  “我幸運地掉了一面臉。”黃良忠對著梳妝鏡,自言自語說。一
  黃良忠打卡下了班,出了公司的門口,立馬收住腳,挺直腰身,揚手把幾根不聽話的頭發捋了幾下,壓了幾下,下意識掏出那面時刻不離口袋的小鏡子,在前面晃了兩下,覺得自己精神良好,才輕蔑地環顧四周散開的水流似的人群,傲氣地抬腳走了。
  走過了兩個路口,他突然覺得好無趣,想到家中那個肥胖不講理的老婆,他在路口拐了一下,本來向東卻向北走了去,他要清醒一下他自認為寶貴的頭腦,好做出下面正確的取舍。但一邊走一邊想終究想不出好的故事,只好繞圈又本著自己的樓房的方位蹭去。
  在距離他家那棟樓不到一百米的拐角處,他就聽到“哎吆哎吆”的一個女生的呻吟聲。他的耳朵頓時豎起來,急忙跑了兩步,看到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中學生一手扶著墻,一手捂著腿,一瘸一點地掙扎走著。這女中學生穿著白黑兩色搭配的校服,留著波波短發,齊脖的長度加上馴服的劉海,別有一種清純,尤其是那張清秀溫潤的臉蛋,讓他有種饑渴的激動。這女學生恰是他的鄰居家女兒郝敏。
  郝敏強撐著走了幾步,就疼得額頭冒汗,連人帶書包一起羅地上了,兩手兜住左腳踝輕揉,嘴里叫喚不停。黃良忠急忙快步走過來,急切地問:“傷的要緊不?我送你上醫院吧?”
  郝敏搖搖頭,眼睛里噙著淚水,卻又笑甜甜地說:“謝謝叔叔,我不要緊。”
  這時候,郝敏的媽下班回來了,一見到郝敏扭傷了腳踝,趕緊跑過來問這問那,只是郝敏不去醫院,她又無法將自己的女兒背上三樓,一個勁埋怨,“要是孩子他爸在就好了,都怪他昨天又出差”。
  黃良忠毫不猶豫地說:“這好辦,我來背她。”
  郝敏雖然有些羞澀,但還是乖乖上了他的背。黃良忠把郝敏背起來,他的雙臂架著這個十三四歲少女柔軟而修長的雙腿,心里立即麻嗖嗖的,而少女纖細修長柔軟的手臂攏著他的鎖骨,呼氣都透著青春的氣息噓到他的脖子背面,他不知從哪兒冒出一股子生氣,背著郝敏輕輕松松到了她家的沙發上,放下人,卻開始呼哧呼哧直喘氣,額上也閃亮了。
  郝敏媽急忙倒了水給他,郝敏則輕聲地道謝。黃良忠一邊擦著汗,一邊喝著水,借著水面的反光瞅見郝敏沖著自己微笑,不知怎的,他心里也像喝著這水一樣起了一圈圈漣漪。喝完,他覺得痛快,然后囑咐說,如果晚上還不行就不要抻了,我拉著你娘倆去醫院。郝敏和她媽又說客氣話。看看時候不早,黃良忠才從這個鄰居門蹭進了家門。
  
  二
  “你干啥去了,怎么才回來?”高嗓門尖細的聲音鼓得他耳膜疼。
  黃良忠垂頭喪氣地說:“鄰居家的郝敏歪著腳了,我給背上來的,所以晚了些,怎么,飯做好了?”
  “做你娘的頭,今天不是該你做飯?”高俠攤著180斤的肥肉陷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手里剝著瓜子。茶幾上瓜子殼占據了半壁江山。
  黃良忠瞥了她一眼,就竄進臥室,一邊脫外衣一邊說:“我累了,今晚不做飯了,我不吃了,你將就吃點吧。”
  高俠罵道:“雄吊玩意兒,又不做飯!”
  黃良忠裝作聽不見,繼續褪褲子,剛褪下半拉,高俠竟然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把他推在床上,肥胖的臉蛋顫抖著,小肉包子眼睛放射出霸道的兇光,罵道:“你他娘的不是要兒子嗎?現在就要吧,看你行不行!”不等黃良忠反抗就實實在在一身肥肉完全鋪住了蹬腿蹬腳的他。
  完事之后,黃良忠好想嘔吐,有種被“雞奸”的痛感讓人覺得丟盡了男人的臉面。他赤身跑到衛生間的鏡子面前,打量著臃腫的面頰和身上一塊一塊的紅斑,心里罵自己:“他媽的,我他娘的還是個爺們嗎?”
  高俠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從錢包了抓了一把票子就下樓去了。
  黃良忠什么也沒說,他一清二楚,姓高的先去下館子了,酒足飯飽之后就去搓麻將了,那一把子錢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也可能多抓一把子來。
  黃良忠沖了個澡,毫無食欲,歪倒在臥室的床上,心頭亂七八糟,忽然想到郝敏對著自己溫柔的笑,內心竟然萌生春意。“畜生”黃良忠又罵自己,“難道你對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敢心懷鬼胎嗎?你特媽也太下賤了,太變態了……但——如果她現在二十多歲,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找一下感覺?”他突然有了一種想手淫的沖動,把目標鎖定在二十歲的郝敏身上。“她雖然十三歲,但身體已經發育到成人體態,二十歲的她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改變了,和她那樣幻想一下也是可以的。”
  黃良忠想著,翻身探手扭開床頭柜上的臺燈,劃開手機鎖,準備先刺激一下,但猛然想到最近辦公室要舉行競聘,這猥褻的想法頓時蒸發了。“競聘上再干這事,”他對自己說,“這樣罪惡的行為,會他媽影響仕途的!”他嘆口氣,把手機甩到一邊,雙手叉在胸前,過往的職場殘酷閱歷又讓他憤憤不平。
  
  三
  本來早在十年前,他就應當能晉升成辦公室副主任,但由于自己的幼稚,他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而今四十歲冒頭了,他還有機會嗎?他想起十年前的那個春天,春暖花開,冰雪融化,似乎一切欣欣向榮起來。他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因為擴大業務需增設一名副主任。黃良忠心里比誰都清楚,不是為需要而設,而是新上任的集團公司總經理賈嚴要燒一把火,提拔一個自己的心腹。黃良忠在賈嚴剛剛調來,趁著近水樓臺,他早就向賈嚴站隊,表露心志。賈嚴能看上他有兩點,一是高度二是深度。黃良忠一米八七,在眾人當中常常鶴立雞群,他面貌英俊,長相斯文,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頗有風度;他喜好舞文弄墨,寫一手不錯的公文,善于察言觀色,能揣摩領導的心思,有足夠的官場深度。但也有明顯短板,比如他不善喝酒,雖然喜歡喝,卻酒量不夠大,應酬不合格;再比如他比較小氣,摳摳索索,被人送綽號“算盤珠”,往往短視。但是他能具有政治眼光站好隊,賈嚴就對他的缺點當成魅力。
  黃良忠自信此次晉升萬無一失,竟然飄飄然起來。按照歷來的規則,要升職先得去領導家里“拜會請教”,這一慣例在他的單位中已經約定俗成,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黃良忠心想,這都是他媽的見風使舵的人的干的勾當,我,堂堂的正人君子,絕不向這歪風邪氣屈服,況且老賈對我推心置腹,一定沒問題,難道老賈為了拿點好處,敢把我給撂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他這段日子一上班,就有人打趣說,老黃,向賈總那兒跑路來沒?
  黃良忠罵道:“滾犢子,我們賈總是那種人嘛!”
  有人說,哎呀,你還不趕緊,晚了連門都進不去了!
  黃良忠又扭頭斥罵:“咸吃蘿卜淡操心,管你吊事!”
  這段日子他發現老賈很少主動見他。黃良忠暗自揣摩,這一定是為了避嫌。但在競聘的頭一天,老賈還是叫黃良忠去了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老賈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矮矮胖胖的身子陷在一張紅木的大辦公桌后面的轉角椅上悠閑的轉著,眼睛瞇著,一切都顯得那么風平浪靜。
  黃良忠急忙小跑到了老賈的辦公桌前,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地說:“賈總好!”
  老賈瞇著的眼微微大了些,點點頭說:“好,坐下吧,外面風很大,感覺出來了嗎?”
  黃良忠立即說:“外面沒有風啊,倒是晴天。”
  老賈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睜開了眼,肥胖的面頰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在辦公室干了多少年了,最近老是忘事。”
  黃良忠賠笑說:“您日理萬機,當然不記得這些小事了,我來了八個年頭了。”
  老賈又點點頭,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確不錯,是個專業人才,待在辦公室里委屈你了。”
  黃良忠繼續賠笑說:“承蒙賈總抬舉,我就是您的一塊磚。”
  老賈笑了笑,問“還有其他事嗎?”
  黃良忠說,沒了。
  老賈說,那么你先忙去吧。
  明天?黃良忠問,
  老賈笑了一下說,明天一切都揭曉了,回去吧。
  黃良忠十分興奮,他認定,這是老賈在向自己掏底。
  
  四
  第二天競聘,黃良忠精心打扮,將競聘演講稿背得滾瓜爛熟,而這篇長達兩千字的演講稿又博征旁引,足夠博得喝彩。黃良忠照著臥室里的梳妝鏡說,我可不能給老賈丟了臉!高俠在客廳里罵道,你就癩蛤蟆想吃屁吧,你沒給人家送,人家是你爹是你媽,還自覺良好,傻逼吧。黃良忠回罵道,你就是個攪屎棍子,人家滿滿的信心都給你這臭嘴給罵沒了!高俠的罵聲更激烈了,要是不比黃良忠的聲音高,怎么壓住他,她一邊罵一邊冷笑,你這事黃了別賴我。你是真傻還是他媽裝傻,老賈是干什么的,能吃這啞巴虧嗎?擰著你耳朵讓你向上走走,你娘的不走,黃了拉雞巴倒,誰讓你是豬腦子來。黃良忠罵不過這肥潑婦,氣的像憋屈的蛤蟆,氣鼓鼓地甩門跑了,一邊走一邊落淚,心想,這日子咋是個頭,這吃軟飯就是活該。他暗下決心,這次競選上了,就和這肥婆離婚,反正閨女大了也不用太揪心。忽然他又想到郝敏的溫柔甜美,“要是她二十多歲就好了。”
  競聘現場嚴肅而整潔,一溜長桌后面正襟危坐了五大評委,其實就是公司的五位高層,老賈居中而坐,黃良忠按照競聘流程施禮、自我介紹,然后進入主題。他早在門外就進行了精細計算,他是競選隊伍中的中間者,評分最有優勢。老賈說,你不用介紹了,簡單說說吧。黃良忠不接茬,硬是把二千字的稿子一字不漏的背出來。黃良忠感覺發揮好極了,這次準是板上釘釘的事。他背完了。老賈打了個哈欠說:“外面風很大啊,不過以我看很快就刮完了。”其他四個副總急忙拍馬屁,都說,是啊,這天怎么說變就變呢。把黃良忠給晾了。老賈也沒問他問題就擺擺手說,你發揮很好,可以出去了。黃良忠昂首闊步出門去,對后面那些坎特不安的競聘者眼巴巴的眼光報一個輕蔑的微笑。
  競聘成功榜發布了,黃良忠笑不容嘴,但卻發現身旁的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好像要特意和自己劃開距離一樣。他去看了公示榜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名字,他這才明白過來,這場風太大了,把他滿嘴的空炮給刮跑了。黃良忠連死的心都有,他望著榜單暗暗罵老賈,老王八蛋,老狐貍,玩我是不,我弄死你!但弄死老賈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說眼下怎么回家啊,原本他是要打道回府把肥婆給休了,現在卻是肥婆早就備好了行刑的工具。他嘆氣,這肥婆的見識比自己實在多了。回去挨罵都是小事,跪板是免不了了,飯和覺這一下成了奢侈品。
  數著這些歷歷在目的屈辱,黃良忠咬著牙告訴自己,這次必須得送了,不送是斷然沒有機會的。但總經理的位子早已不是假惺惺的老賈,那年老賈因為子公司發生事故被董事長直接貶為庶人,老賈一怒之下逃之夭夭。現任的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比自己還年輕,送什么禮?黃良忠盤算來盤算去,還是不送罷。董事長的公子,要什么沒有,你能送什么?去他娘的,黃良忠想,這輩子就沒那官運,得過且過吧。他把被子扯過蒙了頭,不一會就鼾聲如雷。
  
  五
  要讓他完全放棄當官的念頭是萬萬不能的,這是這些年來他抵抗老婆壓迫的救命稻草,唯有混個一官半職,他覺得才有勇氣霸氣殘忍,才能將那肥婆制得服服帖帖。于是,在這次競聘的報名表上,他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自己的簡歷,卻對自己向來的優點全部省略,因為他覺得這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結果。
  他這次不像上次那么精心準備,將演講稿背誦的滾瓜爛熟,他回憶起那次書呆子的傻屌樣就覺得自己很稚嫩。面試中他漫不經心,草草收場,和上次在評委面前賴著不走不同,這次他僅僅呆了不到三分鐘。他快步走出面試的房門,對外面探頭巴腦的后繼者沒有絲毫的輕視,甚至沒敢看見他們焦灼的眼光。
  幾天之后,他正坐在辦公室科員辦公桌后喝著悶茶,新來的女員工楊陽跑來告訴他,說他成功競聘上了辦公室副主任!楊陽在此之前可是一直對自己冷若冰霜!黃良忠聽了她傳達的這中頭彩,紋絲不動,繼續悶頭喝著茶,在楊陽手扶著辦公桌的逼視良久下,他才將那無精打采的眼睛瞥了瞥,有氣無力地說:“美女,別打趣哥好不?你這是在嘲笑哥無能嗎?”
  楊陽見他不識抬舉,嬌嗔說:“你和主任說一下,你不干不要緊,讓給我吧。”說著,她將手機屏劃開,照片上顯示出競聘的成績。
  黃良忠一看是真的,忍不住揉揉眼,這時楊陽已經把手機收回。黃良忠急忙賠笑說:“好妹子,讓哥在看看,我懷疑這是做夢。”
  楊陽伸出手來說:“拿來。”
  “拿什么?”
  “還有什么,我給你報喜,不能白跑腿啊,你懂的”。
  黃良忠說,好!如果以后你不想穿小鞋,那我就給你200元。
  楊陽吐一下舌頭,轉身離開。目送著楊陽的小蠻腰和風騷的走姿,黃良忠突然有了一種釋放的膨脹。其實,黃良忠早就被楊陽的小蠻腰和優美的貓步所吸引,之前之所以沒有讓他動起心來,是因為他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來,膽子都被壓得扁扁的,夫復何求。雖然這樣,自從楊陽來辦公室,她的那一頭垂到腰間的烏黑的頭發,俊俏臉盤上精致的妝容,高挑身材的大長腿以及優雅而迷人的步伐使讓他在被窩里經常想她當靶子。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知青歲月
下一篇:情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