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知青歲月

知青歲月


  李文君走到學校的大門口時,瞧見學校大門前懸掛著兩條巨大的紅色標語,上寫道:堅決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李文君懵懵懂懂。校園內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同學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李文君最后搞明白了,原來是南山牧場來了兩個工宣隊的領導,要招收學生去下鄉,說白了也就是去參加工作。李文君和幾個鐵哥們兒商量了一下,一致認為要去參加工作。假如繼續在學校里讀書,前兩年的書本一發下來就當成了擦屁股紙。多部分老師們都被轟走了,學生們都頭昏腦脹地去造反、去鬧革命了,哪里還有心思讀書。
  那時節,在幾個大學生的煽動蠱惑下,學生們把老師的辦公室門幾腳踹開,進去后一通亂砸亂搶。李文君愛占小便宜,把新華字典和成語詞典偷偷藏在口袋里,然后就溜了……
  校園正中央擺放著一張課桌,兩個叔叔端坐在那里忙碌著。他們頭頂上方那面五星紅旗隨風悠然飄揚著,李文君排在隊伍里,不大會兒就輪到了他。那個叔叔盯著他說:“喲喝!這個小伙子的個頭蠻高的嘛,又帥氣,好好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現在就可以通知你,你已經被我們單位正式錄取了。有什么事情趕快回去和你父母親商量好,明天上午拿上行李到這個地方來集合,坐車走人,聽明白了吧?”
  李文君問:“叔叔,我們是到草原上去放羊,還是干什么工作呢?”
  叔叔揮揮手道:“不是不是,天山九場是個農場,農牧副魚啥都有。不是牧場,那里沒有草原,離烏魯木齊很近的。”
  “酒場啊,這下可有酒喝了。”李文君又理解錯了。
  叔叔又擺手道:“九場,不是喝酒的酒,是八九十的九。看來你小子還是個小酒鬼呢,哈哈哈,挺逗。”
  “哈哈哈……”同學們也哄笑起來。
  叔叔笑道:“臭小子,蠻有思想的嘛,還想去學做燒酒啊?好,挺好的,下一個,嗨嗨!不行不行,你的個頭太矮了,我們那里又不是幼兒園托兒所。去去去,后面那些小個子的同學就不要排隊了,排了也是白排,我們絕對不會收的,大塊頭的同學往前面排,名字報上來。你叫什么?曹林周,好了,下一個。”
  回家后,父母親得知了此事。母親頓時淚流滿面:“俺文君還是個孩子啊,剛剛過了十六周歲,就走那么遠,讓人放心不下啊,嗚嗚……”母親泣不成聲了。
  父親撇嘴道:“哭啥哭,孩子不小了,當年我十六歲的時候都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了。”
  母親擦著眼淚道:“就你能,就你能吹!十六歲就去當兵,這當來當去的,又落到啥好處了,到頭來還不是一個黑五類分子,整天被拉出去批斗,接受勞動改造。”母親又驚呼道,“啊呀!你那個黑五類身份,到時候會不會連累影響俺兒文君呀?”
  李文君咧嘴笑道:“管他那么多呢,天涯何處無芳草,好兒男志在四方嘛。”
  母親依然不同意,道:“娘那個皮,跑那么遠,當娘的心里頭能好受不?嗚嗚……”母親又悲傷抽泣。
  父親說:“兒子,老子目前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下面還有你的四個妹妹,你爹又是個黑五類分子。不管那么多,以后你小子可要學聰明點,要乖乖聽話,可不許和別人打架鬧事喔。”
  “那當然了,俺又不傻,你們放心就是了。”李文君信誓旦旦。
  第二天早上,學校里的領導和老師們為知青學生們召開了歡送大會,歡送會場紅旗招展,鑼鼓喧天。許多家長紛紛前來送行,每個小知青的胸前佩戴了一朵大紅花。大會結束后,同學們就按照那兩個叔叔的指揮先把行李放到三輛大卡車上,然后排著隊依序登車。父親盯著李文君千囑咐萬叮嚀,最后竟然對著一個高年級的女學生絮叨:“你好,這個丫頭,我可拜托你啦,你要多多照顧照顧俺家里的文君啊,他年紀太小了,不懂事,你可是他的姐姐,要多多照顧他呀。”
  那女孩也不含糊,隨之夸海口道:“叔叔盡管放心回去吧,你的兒子有我照看著,不會有事的。回去吧,叔叔。”其實,李文君壓根就不認識她。
  汽車啟動了,與此同時,有幾個身材矮小的女同學哭著喊著,竭盡全力把行李舉過頭頂,急吼吼地跟隨著啟動的汽車。但是,她們身材瘦小,包裹太大,實在是舉不上去。后來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硬塞上了車,然后又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爬上了汽車。
  與李文君同班的潘曉琴同學朝著李文君嘶吼道:“小李子,快快拉我一把呀!”李文君急忙伸手拉住了她。潘曉琴爬上來之后,得意洋洋笑道:“哈哈,她奶奶的,這下子總算是爬上來了。”
  三輛汽車依序從校園里開了出來,走了很遠,李文君瞧見父親仍然在人群中朝著自己揮舞著雙手……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顛簸,汽車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天山九場場部。同學們都跳下了汽車,在幾個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大家把各自的行李全部卸了下來,然后又搬到那間諾大的會議室里。此刻,同學們就像籠中鳥突然間獲得了自由似的,有的同學高興的手舞足蹈,喜笑顏開。
  舉目遠眺,此處離烏魯木齊確實很近,可以看到紅山頂上那座寶塔。
  有同學說:“這個地方真不錯,離烏魯木齊那么近,估計有七八公里吧?以后去玩可就方便多了。”
  場部座落在土山坡下,由幾排簡易的平房組成,四處是鹽堿灘和蘆葦蕩,顯得十分凄涼;南面是那座聞名遐邇的妖魔山,山腳下是一片片光禿禿的荒山野嶺。房屋前面有一條彎曲的小河。此時正值春季,低洼處依然殘留著些許殘雪。在遠處那幾片冰雪融化的池塘里,一群鴨子在那里面“呱呱”叫著嬉戲著……
  此次來的學生據說有一百三十多人,還不包括那幾個偷偷爬上汽車的黃毛丫頭。此時,幾個炊事員抬來了一大條盆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家排隊打飯,然后三五成群圍繞著吃喝起來。
  傻大個白軍偉提前吃完了飯,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然后嬉皮笑臉朝著大伙喊道:“嗨嗨!同志們辛苦了哈。”他模仿著當官的模樣,雙手叉著腰嘶吼了起來:“同志們啊,你們好好米西的干活,敞開肚皮整,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哈。你們慢慢地米西,我給大家演一個小節目,也祝大家胃口好,吃飽了喝足了不想家啊。”隨之,他把二胡放到大腿上就開始邊拉邊唱了起來:
  天上布滿星
  月兒亮晶晶
  生產隊里開大會
  訴苦把冤申
  ……
  徐殿滿不耐煩了,朝著他呲牙咧嘴吼叫道:“去去去!一邊玩去煞!盡拉那個破曲子,跟他娘的哭殤似的,就像誰家死了人。要拉就拉一段讓爺們兒高興的曲子。”徐殿滿這個不招人待見的家伙,學校里許多人即煩他又有點兒懼怕他。他身高馬大,心狠歹毒,經常欺負比他弱小的同學。白軍偉立馬對他點頭哈腰,就像漢奸見了日本皇軍討好巴結著,然后轉換了一副表情與腔調,他屏蔽住鼻腔氣息,嗲聲嗲氣地模仿著女聲吟唱起來:
  北風那個吹
  雪花兒那個飄
  雪花兒那個飄
  年來到
  ……
  “好好……”同學們被逗樂了,都拍著巴掌歡呼了起來。一個炊事員叔叔撇嘴道:“他娘的,沒看出來呀,這幫小子里面還有些人才呢。”
  吃罷了飯,幾個領導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一個干部模樣的人朝著大家喊道:“大家都過來站隊,按照男女站成兩排,嗨嗨!你們那幾個小子磨磨蹭蹭在干什么?耳朵聾了嗎?”
  人們急忙列隊,隊伍少卿排列得很整齊。一個工作人員對著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的張場長。”他手指著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人。張場長的衣領子是張漂亮的狐貍皮,灰黃相間,顯得格外的洋氣。他的腰間還別著一把精致的小手槍,顯得既威風又氣派。工作人員又喊道:“那位是咱們的張參謀長,大家熱烈歡迎。”在他的帶領下,大家急忙跟隨著拍起了巴掌。
  張場長向大家揮揮手道:“大家初來乍到,來到我們這里參加工作,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代表場領導歡迎大家。要知道,你們是祖國的花朵,是祖國的未來嘛,是不是啊?偉大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說過了,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屬于你們的。不過呢,也是屬于我們大家的嘛,是吧?你們都是革命的紅衛兵小闖將嘛,是吧?不過呢,同時我也知道在你們這群小知青里面呢,也有很多家庭成份不好的和有政治歷史問題的。但是呢,毛主席說過,有成份不為成份論,重在政治表現嘛,是吧?但是呢,要是有人不擁護我們的黨,不擁護我們的社會主義,那我們就要對他施行無產階級專政,要把他們打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同學們齊聲回答道。
  二
  接下來是張參謀長講話,他穿著黃色軍大衣,頭戴著一頂令人眼饞的草綠色棉軍帽。他朝著大家近似于吼道:“你們的年齡目前還小,甚至可以說是啥都不懂。以后把你們分配到各個連隊里去,那里有很多有問題的人,說白了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他們是被專政的對象。我提前奉勸你們大家幾句話,大家可要把眼睛擦亮些,把階級斗爭這根弦隨時都要崩得緊緊的,千萬可不能有半點松懈啊。千萬不要受那些階級敵人的蠱惑和拉攏腐蝕。誰要是不聽勸告和他們鬼混到一起的話,那他就要好好考慮一下他的下場嘍!好了,小邵,”他扭頭對那個漂亮的女工作人員說,“把名單拿出來,先分別站一下隊。”然后他對著大家喊道:“叫到名字的同學不論男女站到這一排,沒有叫到名字的站在原地都不要動。”
  小邵點著名字,被點到名字的男女同學混合站到了一排。李文君斜眼瞅著周圍的同學,總感覺到有點兒不大對勁。對面那一排被點到名字的同學幾乎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和根紅苗正的同學,而自己這一排沒被點到名字的幾乎都是家庭成份高的和刑滿人員的子女,其中最多的是黑五類的后代和一些四不清的家庭子女。
  散場后,李文君大膽地走到小邵跟前問:“請問干部,我父母親都是貧農,俺爹還當過解放軍戰士呢。有些弄不明白了,剛才我怎么站在那個隊列里呢?”
  小邵扭頭掃了李文君一眼道:“喔,是嗎?難道是搞錯了,我幫你查查。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君。”李文君急忙道。
  小邵翻閱后對他說:“你的父親是李士杰對嗎?他好像屬于四不清分子……唉喲,你管他那么多呢,主要是重在個人表現嘛,是吧?”
  李文君較真道:“我父親有什么四不清的問題,到底是啥意思啊?實在是搞不懂,一個響當當的解放軍戰士,最終倒成了四不清分子了?”
  小邵微笑道:“好好好,我一時半會也搞不大清楚,給你暫時解釋不清楚。不然這樣,我在你的名字上面畫個圈,到時候我專門給領導匯報一下再說吧,你看怎么樣啊小伙子?”
  李文君感激地望著她說:“多謝姐姐,以后我會感謝你的。”
  小邵笑道:“沒看出來呀,你小子還挺懂人情世故的嘛。好了好了,我很忙,你今后無論分配到哪個單位,只要你安心好好工作,廣闊天地是大有作為的,是吧小伙子?”小邵說著就走了。
  不多會,幾輛大卡車就開了過來。到了各奔東西的時刻,同學們被分批拉走了,具體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最后輪到了李文君他們這幫子小青年,總共有十五個女同學,十二個男同學,算是一支比較龐大的隊伍。過來接人的是一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拖拉機,同學們也顧不得那些了,都急吼吼地先把行李扔了上去,然后都爬上了拖拉機。拖拉機“突突”了沒有多大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此連隊離場部特別近,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連隊街道胡同里污泥濁水,拖拉機一頭陷了進去,前進不得后退不能,干著急“突突”著。開闊的大門兩旁懸掛著兩條橫幅標語,上寫道;熱烈歡迎知識青年來我連扎根落戶,到農村去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
  幾個干部模樣的人急忙跑過來迎接,大家急忙紛紛跳下了拖拉機。最終,大家在領導們的指揮下有條不紊地把行李卸了下來,放到一片比較干凈的地方。然后,那輛拖拉機在大家的幫忙助推下才“突突”著爬出了泥坑。
  連領導先為學生們分配了宿舍,看來他們是早有準備的。李文君和三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自愿組合住在一間拱形的窯洞里,這個連隊里幾乎都是青一色的拱形窯洞,窯洞里面光線不好,黑乎乎一片,并且有些潮濕。地面上用磚頭干擺著一道坎,算是地鋪,地鋪里堆放著很多麥草。李文君他們四個小伙子先把床鋪蓋打開鋪好,之后便無所事是。
  下午時分,李文君和戴昌寶閑的無聊,便溜達到場部那個比較熱鬧的商場里。夕陽西沉時,李文君和戴昌寶才溜達回來。譚雲飛見到他們兩個過來,急吼吼沖著他們喝道:“你們兩個慫貨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四處去尋找。快快快,快到那邊去集合,正在分配班組呢。”
  在那片比較干凈的一塊空地上,男女同學們都排列在那里,就缺少了李文君和戴昌寶兩個人。一個高個帥氣的男人朝著他們兩個撇嘴喝道:“你們兩個怎么搞的,剛來就無組織無紀律,這樣下去可不行,下不為例哈。唉,你站住。”他手指著李文君道,“你怎么穿成這般模樣,綠褲子紅鞋子跟女孩一個樣子,你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呀?”一
  李文君走到學校的大門口時,瞧見學校大門前懸掛著兩條巨大的紅色標語,上寫道:堅決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李文君懵懵懂懂。校園內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同學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李文君最后搞明白了,原來是南山牧場來了兩個工宣隊的領導,要招收學生去下鄉,說白了也就是去參加工作。李文君和幾個鐵哥們兒商量了一下,一致認為要去參加工作。假如繼續在學校里讀書,前兩年的書本一發下來就當成了擦屁股紙。多部分老師們都被轟走了,學生們都頭昏腦脹地去造反、去鬧革命了,哪里還有心思讀書。
  那時節,在幾個大學生的煽動蠱惑下,學生們把老師的辦公室門幾腳踹開,進去后一通亂砸亂搶。李文君愛占小便宜,把新華字典和成語詞典偷偷藏在口袋里,然后就溜了……
  校園正中央擺放著一張課桌,兩個叔叔端坐在那里忙碌著。他們頭頂上方那面五星紅旗隨風悠然飄揚著,李文君排在隊伍里,不大會兒就輪到了他。那個叔叔盯著他說:“喲喝!這個小伙子的個頭蠻高的嘛,又帥氣,好好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現在就可以通知你,你已經被我們單位正式錄取了。有什么事情趕快回去和你父母親商量好,明天上午拿上行李到這個地方來集合,坐車走人,聽明白了吧?”
  李文君問:“叔叔,我們是到草原上去放羊,還是干什么工作呢?”
  叔叔揮揮手道:“不是不是,天山九場是個農場,農牧副魚啥都有。不是牧場,那里沒有草原,離烏魯木齊很近的。”
  “酒場啊,這下可有酒喝了。”李文君又理解錯了。
  叔叔又擺手道:“九場,不是喝酒的酒,是八九十的九。看來你小子還是個小酒鬼呢,哈哈哈,挺逗。”
  “哈哈哈……”同學們也哄笑起來。
  叔叔笑道:“臭小子,蠻有思想的嘛,還想去學做燒酒啊?好,挺好的,下一個,嗨嗨!不行不行,你的個頭太矮了,我們那里又不是幼兒園托兒所。去去去,后面那些小個子的同學就不要排隊了,排了也是白排,我們絕對不會收的,大塊頭的同學往前面排,名字報上來。你叫什么?曹林周,好了,下一個。”
  回家后,父母親得知了此事。母親頓時淚流滿面:“俺文君還是個孩子啊,剛剛過了十六周歲,就走那么遠,讓人放心不下啊,嗚嗚……”母親泣不成聲了。
  父親撇嘴道:“哭啥哭,孩子不小了,當年我十六歲的時候都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了。”
  母親擦著眼淚道:“就你能,就你能吹!十六歲就去當兵,這當來當去的,又落到啥好處了,到頭來還不是一個黑五類分子,整天被拉出去批斗,接受勞動改造。”母親又驚呼道,“啊呀!你那個黑五類身份,到時候會不會連累影響俺兒文君呀?”
  李文君咧嘴笑道:“管他那么多呢,天涯何處無芳草,好兒男志在四方嘛。”
  母親依然不同意,道:“娘那個皮,跑那么遠,當娘的心里頭能好受不?嗚嗚……”母親又悲傷抽泣。
  父親說:“兒子,老子目前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下面還有你的四個妹妹,你爹又是個黑五類分子。不管那么多,以后你小子可要學聰明點,要乖乖聽話,可不許和別人打架鬧事喔。”
  “那當然了,俺又不傻,你們放心就是了。”李文君信誓旦旦。
  第二天早上,學校里的領導和老師們為知青學生們召開了歡送大會,歡送會場紅旗招展,鑼鼓喧天。許多家長紛紛前來送行,每個小知青的胸前佩戴了一朵大紅花。大會結束后,同學們就按照那兩個叔叔的指揮先把行李放到三輛大卡車上,然后排著隊依序登車。父親盯著李文君千囑咐萬叮嚀,最后竟然對著一個高年級的女學生絮叨:“你好,這個丫頭,我可拜托你啦,你要多多照顧照顧俺家里的文君啊,他年紀太小了,不懂事,你可是他的姐姐,要多多照顧他呀。”
  那女孩也不含糊,隨之夸海口道:“叔叔盡管放心回去吧,你的兒子有我照看著,不會有事的。回去吧,叔叔。”其實,李文君壓根就不認識她。
  汽車啟動了,與此同時,有幾個身材矮小的女同學哭著喊著,竭盡全力把行李舉過頭頂,急吼吼地跟隨著啟動的汽車。但是,她們身材瘦小,包裹太大,實在是舉不上去。后來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硬塞上了車,然后又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爬上了汽車。
  與李文君同班的潘曉琴同學朝著李文君嘶吼道:“小李子,快快拉我一把呀!”李文君急忙伸手拉住了她。潘曉琴爬上來之后,得意洋洋笑道:“哈哈,她奶奶的,這下子總算是爬上來了。”
  三輛汽車依序從校園里開了出來,走了很遠,李文君瞧見父親仍然在人群中朝著自己揮舞著雙手……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顛簸,汽車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天山九場場部。同學們都跳下了汽車,在幾個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大家把各自的行李全部卸了下來,然后又搬到那間諾大的會議室里。此刻,同學們就像籠中鳥突然間獲得了自由似的,有的同學高興的手舞足蹈,喜笑顏開。
  舉目遠眺,此處離烏魯木齊確實很近,可以看到紅山頂上那座寶塔。
  有同學說:“這個地方真不錯,離烏魯木齊那么近,估計有七八公里吧?以后去玩可就方便多了。”
  場部座落在土山坡下,由幾排簡易的平房組成,四處是鹽堿灘和蘆葦蕩,顯得十分凄涼;南面是那座聞名遐邇的妖魔山,山腳下是一片片光禿禿的荒山野嶺。房屋前面有一條彎曲的小河。此時正值春季,低洼處依然殘留著些許殘雪。在遠處那幾片冰雪融化的池塘里,一群鴨子在那里面“呱呱”叫著嬉戲著……
  此次來的學生據說有一百三十多人,還不包括那幾個偷偷爬上汽車的黃毛丫頭。此時,幾個炊事員抬來了一大條盆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家排隊打飯,然后三五成群圍繞著吃喝起來。
  傻大個白軍偉提前吃完了飯,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然后嬉皮笑臉朝著大伙喊道:“嗨嗨!同志們辛苦了哈。”他模仿著當官的模樣,雙手叉著腰嘶吼了起來:“同志們啊,你們好好米西的干活,敞開肚皮整,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哈。你們慢慢地米西,我給大家演一個小節目,也祝大家胃口好,吃飽了喝足了不想家啊。”隨之,他把二胡放到大腿上就開始邊拉邊唱了起來:
  天上布滿星
  月兒亮晶晶
  生產隊里開大會
  訴苦把冤申
  ……
  徐殿滿不耐煩了,朝著他呲牙咧嘴吼叫道:“去去去!一邊玩去煞!盡拉那個破曲子,跟他娘的哭殤似的,就像誰家死了人。要拉就拉一段讓爺們兒高興的曲子。”徐殿滿這個不招人待見的家伙,學校里許多人即煩他又有點兒懼怕他。他身高馬大,心狠歹毒,經常欺負比他弱小的同學。白軍偉立馬對他點頭哈腰,就像漢奸見了日本皇軍討好巴結著,然后轉換了一副表情與腔調,他屏蔽住鼻腔氣息,嗲聲嗲氣地模仿著女聲吟唱起來:
  北風那個吹
  雪花兒那個飄
  雪花兒那個飄
  年來到
  ……
  “好好……”同學們被逗樂了,都拍著巴掌歡呼了起來。一個炊事員叔叔撇嘴道:“他娘的,沒看出來呀,這幫小子里面還有些人才呢。”
  吃罷了飯,幾個領導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一個干部模樣的人朝著大家喊道:“大家都過來站隊,按照男女站成兩排,嗨嗨!你們那幾個小子磨磨蹭蹭在干什么?耳朵聾了嗎?”
  人們急忙列隊,隊伍少卿排列得很整齊。一個工作人員對著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的張場長。”他手指著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人。張場長的衣領子是張漂亮的狐貍皮,灰黃相間,顯得格外的洋氣。他的腰間還別著一把精致的小手槍,顯得既威風又氣派。工作人員又喊道:“那位是咱們的張參謀長,大家熱烈歡迎。”在他的帶領下,大家急忙跟隨著拍起了巴掌。
  張場長向大家揮揮手道:“大家初來乍到,來到我們這里參加工作,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代表場領導歡迎大家。要知道,你們是祖國的花朵,是祖國的未來嘛,是不是啊?偉大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說過了,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屬于你們的。不過呢,也是屬于我們大家的嘛,是吧?你們都是革命的紅衛兵小闖將嘛,是吧?不過呢,同時我也知道在你們這群小知青里面呢,也有很多家庭成份不好的和有政治歷史問題的。但是呢,毛主席說過,有成份不為成份論,重在政治表現嘛,是吧?但是呢,要是有人不擁護我們的黨,不擁護我們的社會主義,那我們就要對他施行無產階級專政,要把他們打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同學們齊聲回答道。
  二
  接下來是張參謀長講話,他穿著黃色軍大衣,頭戴著一頂令人眼饞的草綠色棉軍帽。他朝著大家近似于吼道:“你們的年齡目前還小,甚至可以說是啥都不懂。以后把你們分配到各個連隊里去,那里有很多有問題的人,說白了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他們是被專政的對象。我提前奉勸你們大家幾句話,大家可要把眼睛擦亮些,把階級斗爭這根弦隨時都要崩得緊緊的,千萬可不能有半點松懈啊。千萬不要受那些階級敵人的蠱惑和拉攏腐蝕。誰要是不聽勸告和他們鬼混到一起的話,那他就要好好考慮一下他的下場嘍!好了,小邵,”他扭頭對那個漂亮的女工作人員說,“把名單拿出來,先分別站一下隊。”然后他對著大家喊道:“叫到名字的同學不論男女站到這一排,沒有叫到名字的站在原地都不要動。”
  小邵點著名字,被點到名字的男女同學混合站到了一排。李文君斜眼瞅著周圍的同學,總感覺到有點兒不大對勁。對面那一排被點到名字的同學幾乎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和根紅苗正的同學,而自己這一排沒被點到名字的幾乎都是家庭成份高的和刑滿人員的子女,其中最多的是黑五類的后代和一些四不清的家庭子女。
  散場后,李文君大膽地走到小邵跟前問:“請問干部,我父母親都是貧農,俺爹還當過解放軍戰士呢。有些弄不明白了,剛才我怎么站在那個隊列里呢?”
  小邵扭頭掃了李文君一眼道:“喔,是嗎?難道是搞錯了,我幫你查查。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君。”李文君急忙道。
  小邵翻閱后對他說:“你的父親是李士杰對嗎?他好像屬于四不清分子……唉喲,你管他那么多呢,主要是重在個人表現嘛,是吧?”
  李文君較真道:“我父親有什么四不清的問題,到底是啥意思啊?實在是搞不懂,一個響當當的解放軍戰士,最終倒成了四不清分子了?”
  小邵微笑道:“好好好,我一時半會也搞不大清楚,給你暫時解釋不清楚。不然這樣,我在你的名字上面畫個圈,到時候我專門給領導匯報一下再說吧,你看怎么樣啊小伙子?”
  李文君感激地望著她說:“多謝姐姐,以后我會感謝你的。”
  小邵笑道:“沒看出來呀,你小子還挺懂人情世故的嘛。好了好了,我很忙,你今后無論分配到哪個單位,只要你安心好好工作,廣闊天地是大有作為的,是吧小伙子?”小邵說著就走了。
  不多會,幾輛大卡車就開了過來。到了各奔東西的時刻,同學們被分批拉走了,具體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最后輪到了李文君他們這幫子小青年,總共有十五個女同學,十二個男同學,算是一支比較龐大的隊伍。過來接人的是一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拖拉機,同學們也顧不得那些了,都急吼吼地先把行李扔了上去,然后都爬上了拖拉機。拖拉機“突突”了沒有多大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此連隊離場部特別近,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連隊街道胡同里污泥濁水,拖拉機一頭陷了進去,前進不得后退不能,干著急“突突”著。開闊的大門兩旁懸掛著兩條橫幅標語,上寫道;熱烈歡迎知識青年來我連扎根落戶,到農村去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
  幾個干部模樣的人急忙跑過來迎接,大家急忙紛紛跳下了拖拉機。最終,大家在領導們的指揮下有條不紊地把行李卸了下來,放到一片比較干凈的地方。然后,那輛拖拉機在大家的幫忙助推下才“突突”著爬出了泥坑。
  連領導先為學生們分配了宿舍,看來他們是早有準備的。李文君和三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自愿組合住在一間拱形的窯洞里,這個連隊里幾乎都是青一色的拱形窯洞,窯洞里面光線不好,黑乎乎一片,并且有些潮濕。地面上用磚頭干擺著一道坎,算是地鋪,地鋪里堆放著很多麥草。李文君他們四個小伙子先把床鋪蓋打開鋪好,之后便無所事是。
  下午時分,李文君和戴昌寶閑的無聊,便溜達到場部那個比較熱鬧的商場里。夕陽西沉時,李文君和戴昌寶才溜達回來。譚雲飛見到他們兩個過來,急吼吼沖著他們喝道:“你們兩個慫貨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四處去尋找。快快快,快到那邊去集合,正在分配班組呢。”
  在那片比較干凈的一塊空地上,男女同學們都排列在那里,就缺少了李文君和戴昌寶兩個人。一個高個帥氣的男人朝著他們兩個撇嘴喝道:“你們兩個怎么搞的,剛來就無組織無紀律,這樣下去可不行,下不為例哈。唉,你站住。”他手指著李文君道,“你怎么穿成這般模樣,綠褲子紅鞋子跟女孩一個樣子,你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呀?”
  李文君羞紅了臉,道:“俺,俺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呢,家里面太窮了,沒辦法的事。”說著就鉆進了隊伍里。
  那個男人朝著李文君喊道:“嗨嗨!你跑什么嘛,出來出來,你現在就到食堂報到去,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炊事員了。怎么樣,沒啥意見吧?”
  李文君驚訝道:“啊!讓我去當炊事員呀?太棒了耶!同學們,俺先走嘍。”隨后高興的一跳三尺高地躥了,同學們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片歡笑聲。
  食堂里面僅有一個炊事員,名叫王家申。甘肅武威人,二十六歲,迄今為止為止仍然是個單身漢。他相貌堂堂,國字臉,貂蟬眉,看樣子很善良。他對李文君說:“小伙子可以啊,長得干干凈凈,看樣子挺利索的。怎么樣,喜歡做飯這個工作嗎?”
  李文君說:“王師傅,俺初來乍到,可由不得挑三揀四。其實吧,我最喜歡美術了,要是把我到學校里去教美術課那是再好不過了。不過目前這個工作也挺好的,起碼先混個肚兒圓吧。是不是啊,王師傅?”
  王師傅撇嘴笑道:“就是就是,你那些同學可沒你小子的命好,每個月才七八張白面饃饃票。在這里最起碼不吃那些包谷面發糕吧。再說他們那些工作又苦又累,打槽形板,挖大渠,戈壁灘上風沙可大了。”隨后,王師傅說,“走,咱們兩個把這筐子牛肉抬到山坡那水渠里去清洗一下,然后給你們這幫子小青年清燉。看來,連隊里面的領導還是挺喜歡你們的,還給你們先來一頓清燉牛肉吃,以前哪有這樣子的待遇啊。”
  在離食堂不遠的山坡處有一條小水渠,水渠里流水潺潺,十分清澈。李文君蹲下來洗著牛肉,舉目遠眺,遠處的博格達峰,以及烏魯木齊市仿佛近在咫尺。透過那座紅山寶塔,再往東邊天山深處瞭望,那里可能就是自己的家鄉了吧?思念之情不禁悠然而生。然而,李文君又噗嗤笑了,這才剛剛來了一天,怎么就把持不住了呢,心里面暗暗思忖,最好別那么嬌氣。
  夜晚,戴昌寶趴在被子上看著父母親的照片,先是低沉哼唱著悲傷的曲子,哼著唱著就泣不成聲了:“媽媽呀,啊啊啊,媽媽呀……”緊接著,大家均在他的感染下失聲痛哭了起來……
  
  三
  窯洞里的臭蟲特別多,而且十分猖獗,把大家噬咬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后來聽人說在墻上貼上一排豌豆葉子,就可以粘住它們并且可以阻擋它們前進的步伐,后來一實驗果真如此。但是,依舊阻擋不了那些漏網之蟲。過了一周后,學校里的韓質樸校長,馮樹林主任和幾個老師們都趕來看望學生們。李文君聽從張玉石上士的指令,雙手端著一大盆大肉燉白菜粉條子到了連部辦公室里。然而,全體老師們竟然沒有認出來端菜的是誰。少傾,馮主任突然間驚呼道:“啊呀!你,你是李文君呀,哈哈哈,原來真的是你小子啊!怎么,居然當上炊事員啦?真行啊!”
  此時此刻,李文君卻像個靦腆的大姑娘,羞答答地不敢說話,只能對老師們鞠了一躬,道:“各位老師們好,別客氣,你們先吃著,待會還有雞蛋炒韭菜呢。”李文君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長袍工作服呆立在門邊。
  辦公室里擠滿了學生,才一周不見如隔三秋似的。馮主任和幾老師們圍著李文君問長問短,搞得李文君渾身不自在,羞紅了臉。
  朱俊娥為李文君解圍道:“我最清楚他了,他的臉皮可薄了,平時一說話就打怵,像個大家閨秀一樣。”
  金秋萍說:“才不是呢。你只看到了他的表面現象,其實吧,他可壞了,平常沒事的時候經常欺負我們。”
  “哈哈哈……是嗎?李文君,你說說看,你是怎么欺負金秋萍的?”韓校長拉著李文君的手親切道。
  李文君喏喏道:“她,她惡人先告狀,還倒打一耙。她和羅小蘭平時最愛動手動腳,經常從背后偷襲人家。”
  金秋萍一臉壞笑著走了過來,嘻哈道:“還說,再敢胡說,看我不敢收拾你!”
  李文君邊撤退邊朝著老師們喊道:“各位老師你們看,她的原形畢露了吧!老師們先吃著,我再去端些菜來。”李文君朝著金秋萍作了一個鬼臉,然后流竄了。
  待老師們吃罷飯,同學們圍繞著老師們打著轉轉,唧唧喳喳。在同學潘秀清的帶領下,女同學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
  抬頭望見北斗星
  心中想念毛澤東
  想念毛澤東
  干革命想您有方向
  迷路時想你指路程
  ……
  馮主任拍著手打著拍節道:“好好好,想不到我們的學生幾天不見都長進了不少。看來還是偉大領袖毛主席英明,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啊。待我回去就立即寫一篇專題報道,就拿你們這群小知青說事,題目就叫,叫什么好呢?大家不妨開動腦筋,都提示一下定什么題目比較合適呢?”
  朱俊娥搶先吼道:“老師下鄉看望學生。”
  有人說:“含義還行,只是有點兒俗了。”
  金秋萍道:“廣闊天地情深似海。”
  李文君撇嘴道:“喔喲外,還海呢,這個鬼地方連個澇壩都沒有,哪里來的海。”
  金秋萍悄悄挪過來朝著李文君的腰部用力扭了一把道:“叫你多嘴多舌,讓你吹毛求疵,想找殘廢了是吧?!”
  馮主任道:“喔喲,金秋萍,這回我可是親眼看到了。金秋萍,可是你先動的手吧?”
  金秋萍笑瞇了眼,道:“你們剛才都聽到了吧,他可是故意找茬踏平我,我不得已而為之嘛。他那啥……嗨!小李子,有本事你出個題目嘛,大家說好不好?”她帶頭拍起了巴掌。
  李文君道:“讓我出題目,那不是在老師面前班門弄斧嘛,真是的。”見金秋萍又移動過來,李文君急忙說:“好好好,不如就叫雛鷹展翅吧,不過還是以老師們最終取得名字為準。”
  馮主任拍手道:“好好,就是它了。看不出來呀,你們這群學生都像羽翼豐滿的雛,即將騰空展翅高飛了。這個題目確實不錯,雛鷹展翅,就是它啦。”
  朱俊娥道:“馮主任你還不知道吧?其實呢,李文君會寫小說,那天我瞅見了,他那篇文章叫,叫什么來著……”
  老師們的目光都聚集在李文君的身上,李文君羞澀道:“那算什么小說嘛,只是胡亂寫著玩的。”
  馮主任道:“喔,寫著玩也挺好的嘛,那篇文章題目叫什么?”
  李文君微笑道:“不能算小說,可能算是散文吧。只是初學,題目是《大漠孤煙》。”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真沒有看出來啊,這個地方還是個藏龍臥虎之地呢。哈哈哈,令吾等驕傲呀。李文君,你好好寫,認真創作,我大力支持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來找我,我會全力支持幫助你的。”
  馮主任拍著手道:“李文君,還傻楞著干嗎?趕快磕頭拜師啊,咱們的韓質樸校長可是新疆作家協會的會員呢。”
  李文君驚呆了,急忙拱手道:“韓校長在上,受徒兒一拜。”李文君給他深深鞠了一躬。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好小子,好樣的,你這個徒弟我破格收了,哈哈哈。”
  金秋萍朝著李文君的腰部又悄悄擰了一把道:“看把你拽的,別得意忘形哈!”
  “啊喲喲……”李文君呲牙咧嘴。老師們又瞧了個正著,均嘻哈笑了起來。
  金秋萍長得很漂亮,彎彎的眉毛,紅紅的小嘴唇有楞有角,在這群女同學里面可說是出類拔萃的。她的親生父親早年前是單位里的采購員,經常走南闖北不著家。一次出差后再也沒有回來,憑空消失了,仿佛在人間蒸發了。金秋萍的母親心急火燎,四處去打探,但是多年以來仍然渺無音訊。后來,一個知情人偷偷對她說;他在上海不但定居了下來,而且還另外組成了一個新家。金秋萍母親聞訊后,立即借了一些路費跑到了上海。結果找到一瞧,果真如此。他這個陳士美不但有了一個新家,并且還生了兩個小孩。金秋萍的母親當時氣得是七竅生煙,但又有什么辦法呢?假如到法院里去控告他?那么他就肯定就要去蹲監獄的,他犯得可是重婚罪啊!最終,金秋萍的母親經過深思熟慮之后,竟然一咬牙一跺腳就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大人大量地饒恕放過了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一對狗男女。回到新疆之后,沒有多久就和一個刑滿員結了婚。男人姓金,名叫金建成。從此后,金秋萍就無奈地隨了他的姓,而且還深受他的政治牽連,畢竟他是個刑滿員。
  金秋萍比李文君大了半歲,在她的眼里,李文君即是同學又像是個小弟弟。一天,李文君到大菜窖里去取菜,忽然間發現金秋萍竟然尾隨其后進來了,她身后還緊跟著那個五大三粗的羅小蘭。金秋萍嘻哈道:“死鬼,今天看你往哪里跑,你的死期到了知道不?知趣的話,叫俺三聲大姑就饒了你。怎么樣,叫,還是不叫?”
  李文君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情知道這回肯定是死悄悄了,便竭盡全力和她們兩個對抗,摟抱著摔起跤來,想突出重圍。他先和打前鋒的金秋萍摟抱著摔了起來,金秋萍畢竟是個女孩,沒幾下子就被李文君壓在了身下,那個大胖子羅小蘭卻不知道輕重緩急,居然也趁熱打鐵騎壓到李文君的身上,這下子可把情竇初開的金秋萍羞得面紅耳赤……
  李文君雖然只有十六七歲,然而,對于男女之事雖說只是懵懵懂懂,但還是知道一些的。對于年輕貌美的金秋萍來說,李文君壓在她的身上,頓時就體會到了她那柔軟而奧妙的身體,瞬間使李文君有了觸電的感覺,要不是羅小蘭在身邊,李文君可能要親吻她的……
  少卿,李文君擺脫了羅小蘭的糾纏,站了起來,緊盯著金秋萍似乎意猶未盡。但是很快就意識到了,畢竟都是同學關系,男女有別,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也就罷了,至于那些想若非非之事,在當今社會行情來說,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其實,在李文君的內心深處,只有一個本地姑娘令他情有獨鐘,那個姑娘就是蔣麗琴。蔣麗琴留著短發,貂蟬眉,瓜子臉,苗條的身段……在李文君的眼里,她無論做什么都是自己最最迷戀的夢中情人……
  蔣麗琴的長相宛如《烈火中的青春》里的女主角林道靜,她是那么的清純唯美,令人崇拜與迷惘。然而,蔣麗琴卻很少和李文君打照面,而有個姑娘名叫侯銀鳳,她是蔣麗琴的同學,幾乎每天都和李文君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侯銀鳳的家門正對著食堂的后窗戶。每到傍晚時分開完飯之后,李文君和王師傅還在做著收尾工作,侯銀鳳就像一只野山貓似的,溜達到后窗戶嚇唬李文君:“嗨!李哥干嘛呢,嘻嘻嘻……”
  李文君和侯銀鳳之間幾乎是無話不說,久而久之就產生了一種默契與心照不宣,要是一天見不到侯銀鳳,李文君就好像六神無主似的。
  “李子哥,干嘛呢?還在裝假積極啊,累不累啊,歇會兒唄。”侯銀鳳用陰陽怪氣的話語挑逗李文君。
  “原來是野丫頭啊,有種的進來說話。”李文君挑釁道。
  侯銀鳳一臉的壞笑:“進去干嘛,萬一讓蔣麗琴碰見了,她還不吃了我呀。”
  王師傅笑道:“你們這幫子娃娃真調皮,侯銀鳳,等會兒你媽媽來了,看不敢打你的屁股。”
  新疆地邪,說誰誰到。侯銀鳳母親此時就像一個影子似的站在侯銀鳳的背后,呵斥道:“侯銀鳳你這個死妮子,作業沒有寫完就過來打攪你小李子哥哥,盡耽誤人家的工作。”然后對著王師傅笑道,“王師傅,這么晚了還不下班啊?可別把身體累壞了。”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李子還是個娃娃,整天就知道貪玩,還經常和你們家里的侯銀鳳踢毽子跳皮筋呢。你看,剛才我還說你們家侯銀鳳呢,都是一群貪玩的娃娃,調皮得很。”
  侯銀鳳母親道:“可不是嘛,俺家的小銀鳳的性格跟男孩子差不多,大大咧咧,比較野蠻。整天就知道和她的小李哥哥鬧著玩,怕就怕影響了你們的工作。”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娃娃嘛,合得來才能玩到一起的。”
  李文君道:“并不是那樣,侯銀鳳喜歡美術,她在跟著我學畫畫呢。”
  王師傅道:“喔喲喲,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侯銀鳳經常過來打攪你呢。”
  侯銀鳳母親推了她一把道:“死妮子,走吧,回家寫作業去,明天再和你的小李子哥鬧著玩吧。”
  侯銀鳳朝著李文君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不情愿地走了。
  
  四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夏季,天空中微風陣陣,一群老家賊在院落里翻飛著。李文君抽空溜達到不遠處的“四道岔”,那里是制造槽形板的工地。朱俊娥捆綁著鋼筋架子對李文君柔情似水道:“小李子,你最近也不打算回家去看望你父母親嗎?看來呀,你娘是白心疼你這個白眼狼了。”
  李文君郁悶道:“咋不想回家一趟呢,只是工作太忙了,再說回家的路線我還搞不清楚呢。”
  朱俊娥眼睛一亮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還是個事嘛?我知道回家的路啊,最近咱倆有空同時請假一塊回家去好不好?我領著你回去吧?”
  “可以啊,太好了耶。早就該回家了,再不回去的話,父母親肯定要罵人了。”
  何班長說:“目前這養兒子啊,說白了也是一個賠本的買賣,要不都說小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不要娘呢。你這個臭小子,這媳婦還沒有影子呢,你娘就被你小子拋到九霄云外了?”
  星期六,李文君向張玉石上士和王師傅請了假,便在朱俊娥的帶領下乘上了那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公共汽車,車開到北門就到了終點站不走了。李文君頓時迷茫了,問朱俊娥:“這,這是哪兒啊,再坐哪路公交車回家去呀?”
  朱俊娥含情脈脈地盯緊了李文君,似乎欲言又止。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在說:我也不知道啊。李文君頓時火冒三丈,沖著她吼叫道:“不知道路還硬說知道,哼!這下好了吧,回不去了吧?”
  朱俊娥不急不躁,一把挎住了李文君的胳膊柔情道:“我都不怕,你個大男人怕什么嘛。大不了咱們兩個在烏魯木齊隨便逛逛街,然后再返回單位嘛。”
  李文君一把甩開她的胳膊吼道:“一邊玩去!你,你原來是這個意思啊。切!不行不行,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找到回家的路不可。”
  朱俊娥依然撒著嬌氣道:“哼——人家只是想和你單獨出來逛逛街嘛,沒想到你這樣對待俺,哼!回家的路俺本來就知道,只是想逗著你玩玩嘛。沒想到你是個小心眼,不理你啦。”她的小嘴撅了起來,似乎真的生氣了。
  “喔喲喲,原來知道路啊,嘿嘿嘿,知道路就好,那還不趕快走啊,想逛街的時間多了去,今后有機會你提前吱一聲,那還是個事嘛。還說俺是小心眼呢,俺也不理你啦。”李文君的臉色也青了。
  朱俊娥的臉色頓時由陰轉晴,緊盯著李文君道:“這可是你親口說的哈,將來有空了,你一定要陪著我來逛街啊。太好了耶,走吧走吧,咱們兩個先去坐一路公共汽車到醫學院,然后再倒19路車去米泉,到了礦務局地磅,再搭個拉煤的便車不就到家了嘛。”
  “那么麻煩!要不是妹子你領著我,打死我也找不到廟門呢。”李文君開心笑著。朱俊娥又挎上了他的胳膊,這次他并沒有反對。
  父母親見到兒子歸來,頓時興高采烈地忙活著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母親說:“看看,這么多白條魚還是俺兒買來的,這蘋果也是俺兒買回來的,俺兒子真孝順。”
  父親道:“好好好,都是你兒子買來的,一個月滿打滿算才五塊錢的工資。你兒子能,你兒子長本事了,這總行了吧?這個小王八羔子,這才去了幾個月呀,就長高了一大截子。”
  母親盯著兒子道:“這次回家是咋來的?總不會是你自己瞎摸著回來的吧?”
  李文君說:“是那個朱俊娥領著我回來的,她特別煩人,總挎著我的胳膊,還時不時牽著我的手,真煩人!不過這回家的路太遠了,麻煩死了,倒了好幾趟車才到了地磅,我都轉迷糊了。要不是她引路,回來一趟比登天都難呢。”
  母親笑迷了眼,盯著兒子道:“怎么啦,是老朱大娘家里那個丫頭領著你回來的?那感情好啊,那閨女俺瞅見過,兩只水靈靈的大眼睛。皮膚白嫩,長得可氣凈啦,啥時候把她領回來讓俺瞅瞅中不中?”
  父親打斷她的話道:“你呀你呀,孩子才多大呀,就開始胡思亂想了。”
  李文君嘻哈道:“俺娘真是的,只是同學關系,可別胡說啊。”
  母親沖著父親道:“你個老龜孫懂個啥,俺兒這說長大就長大了,先不說尋個氣凈的媳婦吧,最起碼先談著,到時候再說……”
  父親道:“李鳳枝,你呀你呀,不教孩子學好,整天就知道胡說八道。”
  母親瞪眼道:“咋啦,俺文君還小啊?在過去的時候十五六歲就可以結婚了,難道你不知道嘛。”
  父親道:“那是舊社會,現在是啥年代?你呀你呀,整天就知道心疼兒子,慣兒子。偏心眼,不可救藥。”
  李文君瞧著父母親,不禁感慨萬千;在山東老家,誰家里要是生了個帶把的兒子,那可是家里面唯一的心肝寶貝。
  第二天吃過午飯后,李文君該回去了。朱俊娥來到了家中,母親頓時眼睛一亮,急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舍不得撒開,道:“咦——恁瞅瞅這閨女可是越長越氣凈了。你和俺文君在一個單位里工作,可得團結好,最好和俺兒一心一意,長大了就,就……就中了。”母親語無倫次,不知道想說什么。
  朱俊娥小嘴一撅道:“阿姨你不知道,你們家的李文君就知道對別的女孩好,對俺可冷淡了。他只對那個金秋萍,還有那個蔣麗琴好。平時連搭理俺的空都沒有,這次還是我硬把他拽著一起回來的,都快把我氣死了,哼!”說著朝著李文君翻著白眼。
  母親頓時納悶道:“啥?還有哪個什么萍?不中不中,俺誰都相不中,俺就喜歡俺的俊娥,長得最氣凈,俺喜歡。”
  父親撇嘴道:“算了算了,孩子還小說那些弄啥,真是的。”
  回到單位后,一天下午李文君到工地去玩耍。一個叫曾碧玉的阿姨把李文君吼了過去,說:“小李子,你反正也沒有事,不如幫我把自行車先騎回去好不好?回去就放到我們家院子里。我家里估計已經有娃娃放學了,可以嗎?”
  李文君一看到自行車頓時心花怒放,連連點頭應承道:“行啊行啊,沒問題,我現在就騎回去吧?再說馬上就到做飯的時間了。”李文君說著就推著自行車上了路,車后架子上還捆綁著一塊長木板。沒有想到,從此后李文君的厄運便隨之而來!天剛擦黑時,孫連長在張技術員的帶領下進到了食堂里。孫連長是個退伍軍人,聽人說他參加過淮海戰役,是個老革命。他祖籍山東,大高個,嘴唇又厚又翻,而那雙三角眼卻是又小又難看。他沖著李文君吼:“今天下午,你把工地上那塊木頭板子偷到哪里去了,快點老實交待清楚哈,不然的話后果自負!”
  旁邊那個干瘦如柴的張技術員也狐假虎威道:“快點老實交待!那塊木板子可是一塊模具,丟了你賠得起嘛!”
  李文君道:“喔喲外,你們說的可是自行車后座上的那塊臟兮兮的木板子,那塊木板子也不是我的,是曾碧玉阿姨的,不信的話可以去問問她嘛。”
  孫連長盯著李文君喝道:“你這個小家伙,在食堂里面不好好工作,每天盡四處瞎跑,你吃飽了撐的跑到工地上去干嘛?說,干嘛去了?是不是經常有人讓你去偷公家的東西,快點老實交待!”
  李文君頓時納悶死了,道:“孫連長,你那么大的人了,而且還是個老連長,說話辦事總不能信口開河吧?昨天我只是想騎騎她的自行車,可沒有偷偷摸摸的意思,所以就誤會了。”
  孫連長瞪眼道:“啥?你說啥?我信口開河?我胡說八道是吧?好好好,從現在起,你就不是炊事員了!從明天開始,你就到工地上干活去,再說你不是挺愛去的嘛。”
  張技術員的眼珠子瞪得溜圓,也敲邊鼓吼道:“聽到沒有,剛才孫連長說的話你小子聽清楚了吧?從現在開始,你就滾到工地干活去!”
  李文君瞪眼瞧著他瞬間怒火沖天,吼道:“孫連長說我可以,他是我們的連長。你算是個什么玩意兒,狐假虎威,竟敢在老子面前喝五吆六的,切!給你!”李文君順手把那件工作服扔到了張技術員的臉上,緊接著就氣哼哼地走了。
  孫連長喝道:“吆喝,這,這小子的脾氣還挺倔啊!你去通知洪班長,讓這個小子明天早上到那個老牛班里去干活。我還不信邪了,還治不了他這個愣慫貨啦!”
  
  五
  晚上,王師傅來到了李文君的宿舍里。他皺著眉頭勸道:“小李子,你就聽我一句勸吧,現在我領著你到孫連長家里面去賠個禮道個歉,啥事情不就好解決了嘛。你呀你呀,真是個毛娃娃。目前為止,你還不知道在那個老牛班里干活有多臟多累,那個滋味怎么說呢,總比不了在食堂里輕松愉快,而且還可以吃白面饅頭。那個地方當初我去干過幾天,又臟又累,累死個人。”
  李文君撇嘴道:“那有啥呢煞,那么多的人都能干,難道我就干不了了?哼!大丈夫可殺不可辱!王師傅你的好心我領了,無論何時咱倆個都是好哥們兒,謝謝你了。去賠禮道歉就免了吧,我還沒有下賤到那種地步。”
  王師傅苦笑道:“你呀你呀,真是個毛娃娃,年紀輕輕的,脾氣咋就那么倔犟呢,假如不改,將來肯定要吃虧的。呶,這是十張白面饃饃票,我手里就這么多,多了也不容易弄出來,每天張上士都要查賬,這你是知道的。別嫌少啊,壞小子。”
  第二天,李文君就和其他人一樣,聽著大喇叭軍號聲起床、上班。洪班長是個江蘇人,個頭不高,長得很墩實。他朝著李文君道:“你小子怎么搞的嘛?放著好好的工作不認真去對待,卻要跑到這里來吃苦受罪,對你真是無話可說了。”
  姚國才和劉耀祖是被管制的對象,他們兩個柱著鐵锨對著李文君一臉的糾結。姚國才說:“小李子,你這小伙子啊,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到時候你慢慢就知道了。”
  李文君輪著鐵锨翻著水泥漿說:“這活有啥呢煞,再累點兒才好呢,既可以鍛煉一下身體,又可以鍛煉人的意志。有啥可怕的,不就是出點兒笨力氣嘛。力氣咱有的是,來的時候那墻上不是寫著到群眾中去滾一身泥巴嘛,這不,俺這不是來了嘛,哈哈哈……”李文君竟然沒心沒肺地大笑起來。
  劉耀祖搖頭嘆息道:“這個傻小子,有他吃苦的時候。”
  對于李文君來說,出點笨力氣干點重活那都不是事,煩只煩經常開那些什么班前會,還有早請示晚匯報,斗私批修會,公物還家會,尤其是那些批斗大會。那些所謂的階級敵人和那些被專政的對象,以及那些曾經擔任場部的老革命老黨員們,似乎一夜之間竟然成了反黨分子和階級敵人。李殿華,歐陽玉,朱東輝,肖翔等等這些被專政的人,都是被張場長和張參謀長所指定的階級敵人!批斗大會開始了,他們通通被押到舞臺前低著頭撅著屁股開飛機。張技術員舉著拳頭領頭嘶聲力竭地呼喊著口號,批斗大會的氣氛瞬間一浪高過一浪。
  后來,那些“階級敵人”仿佛也慢慢學乖巧了。朱東會首先和我們這些小知青們打成了一片,經常聚首聊天。因為他被專政之前是中政歌舞團里的獨唱演員,他那渾厚的嗓音特別洪亮,特別悅耳動聽。加之他那憨態可鞠的容貌很容易使人失去對他的戒備心理。他雍腫的身段,既厚又翻的嘴唇,無處不顯示著憨態可鞠與誠實。他雙手給知青們打著拍子,教唱著歌曲:
  馬兒啊
  你慢些走
  慢些走唉
  我要把這美麗的景色看個夠
  喔……
  知青們也積極效仿著吼唱著。李文君不禁暗暗思忖;難道這個人就是階級敵人?肖翔的絕活更多,曾幾何時,他在部隊里擔任過司號員,當初人們稱他為紅小鬼。他手把手的教知青們吹沖鋒號,“滴達達滴達達滴滴滴”,人們仿佛看見了昔日那殘酷的戰爭場面……
  “沖啊!同志們沖啊!”
  如今時過境遷,過去那些光榮光輝的歷史已成了過眼云煙。
  孫連長這個紅得發紫的人,他在大會上憶苦思甜道:“在那些年啊,我們這些土八路可是苦得很呢,整天躲在深山溝溝里不敢出來。要吃沒吃的,要喝沒喝的,怎么辦呢?一次把我們餓瘋了,就把敵人的尸體拖過來煮著吃了……”
  后來,有多嘴的人跑到場部里面去匯報了此事,張場長聞聽后卻輕描淡寫道:“你們不要盡聽他在那里胡說八道,盡放些醋溜子屁。照他這樣說,我們共產黨還成了吃人的妖精不成!簡直就是胡扯八道!不過呢,檔案里面顯示,他在解放戰爭時期多少還是立過功勞的,就是沒有功能,最起碼有苦勞吧。別管他那么多,讓他吹吹牛皮去吧,他大字不識一籮筐,粗人一個。”
  夏末,全連的人幾乎都被抽調到了迎風渠去挖渠道。李文君此時此刻才真正體會到了人們常說的那些話。在浩瀚無垠的戈壁灘上,人們就地搭起一座座草綠色的大帳篷。在那里一干就是幾個月,那風沙漫天飛舞肆虐,吃飯的時候,沙子總往碗里面鉆……
  后來,珍寶島事件突發,全連急忙從南戈壁撤了回來。緊接著就是大練兵,邋里邋遢的百姓們可是出盡了洋相。隊伍七長八短,七扭八拐。大伙把鐵锨十字鎬和鋤頭當作步槍,扛在肩膀上練習走正步,大隊人馬踏著噼里啪啦的腳步走過去之后,頓時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孫連長腰挎著當年那把駁殼槍,威風八面,嘶啞喊著口令:121、121、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蘇聯修正主義!121、121,1234!”
  “1、2、3、4!”人們雄赳赳氣昂昂地嘶喊著。
  晚上,各個班組的動員大會依舊召開進行著。洪班長大言不慚道:“假如蘇聯那些坦克膽敢來侵犯我們祖國的話,到時候我就用鋤頭狠狠挖他們的坦克,砸死它,砸癱瘓它!”
  劉國漢撇嘴道:“鋤頭哪能挖得動坦克嘛,待是我嘛,我就提前燒壺開水,等那些坦克車開過來了,我就立即爬上去把那壺滾燙的開水往坦克車里面一澆,哈哈,滾水潑老鼠,一個也休想跑掉,哈哈哈……”
  洪班長拍手稱贊道:“喔哦,好好好,太棒了耶。好主意,我剛才咋沒有想到呢?”
  朱俊娥又和李文君約好了回了一趟家,此次回去,李文君的母親說啥都不肯放李文君回單位,母親含淚道:“聽說珍寶島那邊都真槍真炮打起來了,這,這回去了還能有個好?不中,說啥都不能回去,大不了把工作辭了,回來下煤礦也不能回去送死啊。”
  父親道:“你個婦道人家懂什么嘛,別說是那么個破蘇聯,就是美帝國主義來了,咱們國家也不怕。目前咱們國家是啥狀況啊,在那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又是啥情況?咱們不是都挺過來了,并且還戰勝了敵人,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別擔心那些,那些不是咱平頭老百姓操心的范圍。國家的軍事防備力量那么強大,銅墻鐵壁一樣,他們是攻不破的,更何況眾志成城呢。聽文君說你們那里每天都在挖地道,毛主席早就說了;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是吧?沒事,兒子盡管回單位去好好工作,好好鍛煉鍛煉自己,將來才能有更大的出息。”
  李文君安慰了母親之后,依然決然地和朱俊娥手牽著手回去了。回去后就聽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女知青殷紅桃出事了!她出人意料被那個愛狐假虎威,愛唱高調的張技術員誘奸了。之后,張技術員怕事情暴露,竟然把殷紅桃誘騙到山背后一個廢棄的礦井邊,居然心狠歹毒地把她推了下去!
  人們聞訊后,都急忙跑了過去,見幾個礦山救護隊的隊員們正在全力打撈施救。結果,老天長眼,那苦命的殷紅桃居然還有一口氣!
  殷紅桃在醫院里流了產,是個女嬰,已經四個多月了。她醒來后對著幾個女同學哭訴道:“那個牲口對我許過很多的愿,說可以幫我入黨,還說幫我提干。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牲口啊,嗚嗚……”
  
  完稿于烏魯木齊2023年元旦一
  李文君走到學校的大門口時,瞧見學校大門前懸掛著兩條巨大的紅色標語,上寫道:堅決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李文君懵懵懂懂。校園內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同學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李文君最后搞明白了,原來是南山牧場來了兩個工宣隊的領導,要招收學生去下鄉,說白了也就是去參加工作。李文君和幾個鐵哥們兒商量了一下,一致認為要去參加工作。假如繼續在學校里讀書,前兩年的書本一發下來就當成了擦屁股紙。多部分老師們都被轟走了,學生們都頭昏腦脹地去造反、去鬧革命了,哪里還有心思讀書。
  那時節,在幾個大學生的煽動蠱惑下,學生們把老師的辦公室門幾腳踹開,進去后一通亂砸亂搶。李文君愛占小便宜,把新華字典和成語詞典偷偷藏在口袋里,然后就溜了……
  校園正中央擺放著一張課桌,兩個叔叔端坐在那里忙碌著。他們頭頂上方那面五星紅旗隨風悠然飄揚著,李文君排在隊伍里,不大會兒就輪到了他。那個叔叔盯著他說:“喲喝!這個小伙子的個頭蠻高的嘛,又帥氣,好好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現在就可以通知你,你已經被我們單位正式錄取了。有什么事情趕快回去和你父母親商量好,明天上午拿上行李到這個地方來集合,坐車走人,聽明白了吧?”
  李文君問:“叔叔,我們是到草原上去放羊,還是干什么工作呢?”
  叔叔揮揮手道:“不是不是,天山九場是個農場,農牧副魚啥都有。不是牧場,那里沒有草原,離烏魯木齊很近的。”
  “酒場啊,這下可有酒喝了。”李文君又理解錯了。
  叔叔又擺手道:“九場,不是喝酒的酒,是八九十的九。看來你小子還是個小酒鬼呢,哈哈哈,挺逗。”
  “哈哈哈……”同學們也哄笑起來。
  叔叔笑道:“臭小子,蠻有思想的嘛,還想去學做燒酒啊?好,挺好的,下一個,嗨嗨!不行不行,你的個頭太矮了,我們那里又不是幼兒園托兒所。去去去,后面那些小個子的同學就不要排隊了,排了也是白排,我們絕對不會收的,大塊頭的同學往前面排,名字報上來。你叫什么?曹林周,好了,下一個。”
  回家后,父母親得知了此事。母親頓時淚流滿面:“俺文君還是個孩子啊,剛剛過了十六周歲,就走那么遠,讓人放心不下啊,嗚嗚……”母親泣不成聲了。
  父親撇嘴道:“哭啥哭,孩子不小了,當年我十六歲的時候都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了。”
  母親擦著眼淚道:“就你能,就你能吹!十六歲就去當兵,這當來當去的,又落到啥好處了,到頭來還不是一個黑五類分子,整天被拉出去批斗,接受勞動改造。”母親又驚呼道,“啊呀!你那個黑五類身份,到時候會不會連累影響俺兒文君呀?”
  李文君咧嘴笑道:“管他那么多呢,天涯何處無芳草,好兒男志在四方嘛。”
  母親依然不同意,道:“娘那個皮,跑那么遠,當娘的心里頭能好受不?嗚嗚……”母親又悲傷抽泣。
  父親說:“兒子,老子目前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下面還有你的四個妹妹,你爹又是個黑五類分子。不管那么多,以后你小子可要學聰明點,要乖乖聽話,可不許和別人打架鬧事喔。”
  “那當然了,俺又不傻,你們放心就是了。”李文君信誓旦旦。
  第二天早上,學校里的領導和老師們為知青學生們召開了歡送大會,歡送會場紅旗招展,鑼鼓喧天。許多家長紛紛前來送行,每個小知青的胸前佩戴了一朵大紅花。大會結束后,同學們就按照那兩個叔叔的指揮先把行李放到三輛大卡車上,然后排著隊依序登車。父親盯著李文君千囑咐萬叮嚀,最后竟然對著一個高年級的女學生絮叨:“你好,這個丫頭,我可拜托你啦,你要多多照顧照顧俺家里的文君啊,他年紀太小了,不懂事,你可是他的姐姐,要多多照顧他呀。”
  那女孩也不含糊,隨之夸海口道:“叔叔盡管放心回去吧,你的兒子有我照看著,不會有事的。回去吧,叔叔。”其實,李文君壓根就不認識她。
  汽車啟動了,與此同時,有幾個身材矮小的女同學哭著喊著,竭盡全力把行李舉過頭頂,急吼吼地跟隨著啟動的汽車。但是,她們身材瘦小,包裹太大,實在是舉不上去。后來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硬塞上了車,然后又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爬上了汽車。
  與李文君同班的潘曉琴同學朝著李文君嘶吼道:“小李子,快快拉我一把呀!”李文君急忙伸手拉住了她。潘曉琴爬上來之后,得意洋洋笑道:“哈哈,她奶奶的,這下子總算是爬上來了。”
  三輛汽車依序從校園里開了出來,走了很遠,李文君瞧見父親仍然在人群中朝著自己揮舞著雙手……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顛簸,汽車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天山九場場部。同學們都跳下了汽車,在幾個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大家把各自的行李全部卸了下來,然后又搬到那間諾大的會議室里。此刻,同學們就像籠中鳥突然間獲得了自由似的,有的同學高興的手舞足蹈,喜笑顏開。
  舉目遠眺,此處離烏魯木齊確實很近,可以看到紅山頂上那座寶塔。
  有同學說:“這個地方真不錯,離烏魯木齊那么近,估計有七八公里吧?以后去玩可就方便多了。”
  場部座落在土山坡下,由幾排簡易的平房組成,四處是鹽堿灘和蘆葦蕩,顯得十分凄涼;南面是那座聞名遐邇的妖魔山,山腳下是一片片光禿禿的荒山野嶺。房屋前面有一條彎曲的小河。此時正值春季,低洼處依然殘留著些許殘雪。在遠處那幾片冰雪融化的池塘里,一群鴨子在那里面“呱呱”叫著嬉戲著……
  此次來的學生據說有一百三十多人,還不包括那幾個偷偷爬上汽車的黃毛丫頭。此時,幾個炊事員抬來了一大條盆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家排隊打飯,然后三五成群圍繞著吃喝起來。
  傻大個白軍偉提前吃完了飯,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然后嬉皮笑臉朝著大伙喊道:“嗨嗨!同志們辛苦了哈。”他模仿著當官的模樣,雙手叉著腰嘶吼了起來:“同志們啊,你們好好米西的干活,敞開肚皮整,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哈。你們慢慢地米西,我給大家演一個小節目,也祝大家胃口好,吃飽了喝足了不想家啊。”隨之,他把二胡放到大腿上就開始邊拉邊唱了起來:
  天上布滿星
  月兒亮晶晶
  生產隊里開大會
  訴苦把冤申
  ……
  徐殿滿不耐煩了,朝著他呲牙咧嘴吼叫道:“去去去!一邊玩去煞!盡拉那個破曲子,跟他娘的哭殤似的,就像誰家死了人。要拉就拉一段讓爺們兒高興的曲子。”徐殿滿這個不招人待見的家伙,學校里許多人即煩他又有點兒懼怕他。他身高馬大,心狠歹毒,經常欺負比他弱小的同學。白軍偉立馬對他點頭哈腰,就像漢奸見了日本皇軍討好巴結著,然后轉換了一副表情與腔調,他屏蔽住鼻腔氣息,嗲聲嗲氣地模仿著女聲吟唱起來:
  北風那個吹
  雪花兒那個飄
  雪花兒那個飄
  年來到
  ……
  “好好……”同學們被逗樂了,都拍著巴掌歡呼了起來。一個炊事員叔叔撇嘴道:“他娘的,沒看出來呀,這幫小子里面還有些人才呢。”
  吃罷了飯,幾個領導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一個干部模樣的人朝著大家喊道:“大家都過來站隊,按照男女站成兩排,嗨嗨!你們那幾個小子磨磨蹭蹭在干什么?耳朵聾了嗎?”
  人們急忙列隊,隊伍少卿排列得很整齊。一個工作人員對著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的張場長。”他手指著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人。張場長的衣領子是張漂亮的狐貍皮,灰黃相間,顯得格外的洋氣。他的腰間還別著一把精致的小手槍,顯得既威風又氣派。工作人員又喊道:“那位是咱們的張參謀長,大家熱烈歡迎。”在他的帶領下,大家急忙跟隨著拍起了巴掌。
  張場長向大家揮揮手道:“大家初來乍到,來到我們這里參加工作,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代表場領導歡迎大家。要知道,你們是祖國的花朵,是祖國的未來嘛,是不是啊?偉大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說過了,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屬于你們的。不過呢,也是屬于我們大家的嘛,是吧?你們都是革命的紅衛兵小闖將嘛,是吧?不過呢,同時我也知道在你們這群小知青里面呢,也有很多家庭成份不好的和有政治歷史問題的。但是呢,毛主席說過,有成份不為成份論,重在政治表現嘛,是吧?但是呢,要是有人不擁護我們的黨,不擁護我們的社會主義,那我們就要對他施行無產階級專政,要把他們打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同學們齊聲回答道。
  二
  接下來是張參謀長講話,他穿著黃色軍大衣,頭戴著一頂令人眼饞的草綠色棉軍帽。他朝著大家近似于吼道:“你們的年齡目前還小,甚至可以說是啥都不懂。以后把你們分配到各個連隊里去,那里有很多有問題的人,說白了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他們是被專政的對象。我提前奉勸你們大家幾句話,大家可要把眼睛擦亮些,把階級斗爭這根弦隨時都要崩得緊緊的,千萬可不能有半點松懈啊。千萬不要受那些階級敵人的蠱惑和拉攏腐蝕。誰要是不聽勸告和他們鬼混到一起的話,那他就要好好考慮一下他的下場嘍!好了,小邵,”他扭頭對那個漂亮的女工作人員說,“把名單拿出來,先分別站一下隊。”然后他對著大家喊道:“叫到名字的同學不論男女站到這一排,沒有叫到名字的站在原地都不要動。”
  小邵點著名字,被點到名字的男女同學混合站到了一排。李文君斜眼瞅著周圍的同學,總感覺到有點兒不大對勁。對面那一排被點到名字的同學幾乎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和根紅苗正的同學,而自己這一排沒被點到名字的幾乎都是家庭成份高的和刑滿人員的子女,其中最多的是黑五類的后代和一些四不清的家庭子女。
  散場后,李文君大膽地走到小邵跟前問:“請問干部,我父母親都是貧農,俺爹還當過解放軍戰士呢。有些弄不明白了,剛才我怎么站在那個隊列里呢?”
  小邵扭頭掃了李文君一眼道:“喔,是嗎?難道是搞錯了,我幫你查查。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君。”李文君急忙道。
  小邵翻閱后對他說:“你的父親是李士杰對嗎?他好像屬于四不清分子……唉喲,你管他那么多呢,主要是重在個人表現嘛,是吧?”
  李文君較真道:“我父親有什么四不清的問題,到底是啥意思啊?實在是搞不懂,一個響當當的解放軍戰士,最終倒成了四不清分子了?”
  小邵微笑道:“好好好,我一時半會也搞不大清楚,給你暫時解釋不清楚。不然這樣,我在你的名字上面畫個圈,到時候我專門給領導匯報一下再說吧,你看怎么樣啊小伙子?”
  李文君感激地望著她說:“多謝姐姐,以后我會感謝你的。”
  小邵笑道:“沒看出來呀,你小子還挺懂人情世故的嘛。好了好了,我很忙,你今后無論分配到哪個單位,只要你安心好好工作,廣闊天地是大有作為的,是吧小伙子?”小邵說著就走了。
  不多會,幾輛大卡車就開了過來。到了各奔東西的時刻,同學們被分批拉走了,具體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最后輪到了李文君他們這幫子小青年,總共有十五個女同學,十二個男同學,算是一支比較龐大的隊伍。過來接人的是一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拖拉機,同學們也顧不得那些了,都急吼吼地先把行李扔了上去,然后都爬上了拖拉機。拖拉機“突突”了沒有多大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此連隊離場部特別近,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連隊街道胡同里污泥濁水,拖拉機一頭陷了進去,前進不得后退不能,干著急“突突”著。開闊的大門兩旁懸掛著兩條橫幅標語,上寫道;熱烈歡迎知識青年來我連扎根落戶,到農村去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
  幾個干部模樣的人急忙跑過來迎接,大家急忙紛紛跳下了拖拉機。最終,大家在領導們的指揮下有條不紊地把行李卸了下來,放到一片比較干凈的地方。然后,那輛拖拉機在大家的幫忙助推下才“突突”著爬出了泥坑。
  連領導先為學生們分配了宿舍,看來他們是早有準備的。李文君和三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自愿組合住在一間拱形的窯洞里,這個連隊里幾乎都是青一色的拱形窯洞,窯洞里面光線不好,黑乎乎一片,并且有些潮濕。地面上用磚頭干擺著一道坎,算是地鋪,地鋪里堆放著很多麥草。李文君他們四個小伙子先把床鋪蓋打開鋪好,之后便無所事是。
  下午時分,李文君和戴昌寶閑的無聊,便溜達到場部那個比較熱鬧的商場里。夕陽西沉時,李文君和戴昌寶才溜達回來。譚雲飛見到他們兩個過來,急吼吼沖著他們喝道:“你們兩個慫貨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四處去尋找。快快快,快到那邊去集合,正在分配班組呢。”
  在那片比較干凈的一塊空地上,男女同學們都排列在那里,就缺少了李文君和戴昌寶兩個人。一個高個帥氣的男人朝著他們兩個撇嘴喝道:“你們兩個怎么搞的,剛來就無組織無紀律,這樣下去可不行,下不為例哈。唉,你站住。”他手指著李文君道,“你怎么穿成這般模樣,綠褲子紅鞋子跟女孩一個樣子,你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呀?”
  李文君羞紅了臉,道:“俺,俺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呢,家里面太窮了,沒辦法的事。”說著就鉆進了隊伍里。
  那個男人朝著李文君喊道:“嗨嗨!你跑什么嘛,出來出來,你現在就到食堂報到去,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炊事員了。怎么樣,沒啥意見吧?”
  李文君驚訝道:“啊!讓我去當炊事員呀?太棒了耶!同學們,俺先走嘍。”隨后高興的一跳三尺高地躥了,同學們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片歡笑聲。
  食堂里面僅有一個炊事員,名叫王家申。甘肅武威人,二十六歲,迄今為止為止仍然是個單身漢。他相貌堂堂,國字臉,貂蟬眉,看樣子很善良。他對李文君說:“小伙子可以啊,長得干干凈凈,看樣子挺利索的。怎么樣,喜歡做飯這個工作嗎?”
  李文君說:“王師傅,俺初來乍到,可由不得挑三揀四。其實吧,我最喜歡美術了,要是把我到學校里去教美術課那是再好不過了。不過目前這個工作也挺好的,起碼先混個肚兒圓吧。是不是啊,王師傅?”
  王師傅撇嘴笑道:“就是就是,你那些同學可沒你小子的命好,每個月才七八張白面饃饃票。在這里最起碼不吃那些包谷面發糕吧。再說他們那些工作又苦又累,打槽形板,挖大渠,戈壁灘上風沙可大了。”隨后,王師傅說,“走,咱們兩個把這筐子牛肉抬到山坡那水渠里去清洗一下,然后給你們這幫子小青年清燉。看來,連隊里面的領導還是挺喜歡你們的,還給你們先來一頓清燉牛肉吃,以前哪有這樣子的待遇啊。”
  在離食堂不遠的山坡處有一條小水渠,水渠里流水潺潺,十分清澈。李文君蹲下來洗著牛肉,舉目遠眺,遠處的博格達峰,以及烏魯木齊市仿佛近在咫尺。透過那座紅山寶塔,再往東邊天山深處瞭望,那里可能就是自己的家鄉了吧?思念之情不禁悠然而生。然而,李文君又噗嗤笑了,這才剛剛來了一天,怎么就把持不住了呢,心里面暗暗思忖,最好別那么嬌氣。
  夜晚,戴昌寶趴在被子上看著父母親的照片,先是低沉哼唱著悲傷的曲子,哼著唱著就泣不成聲了:“媽媽呀,啊啊啊,媽媽呀……”緊接著,大家均在他的感染下失聲痛哭了起來……
  
  三
  窯洞里的臭蟲特別多,而且十分猖獗,把大家噬咬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后來聽人說在墻上貼上一排豌豆葉子,就可以粘住它們并且可以阻擋它們前進的步伐,后來一實驗果真如此。但是,依舊阻擋不了那些漏網之蟲。過了一周后,學校里的韓質樸校長,馮樹林主任和幾個老師們都趕來看望學生們。李文君聽從張玉石上士的指令,雙手端著一大盆大肉燉白菜粉條子到了連部辦公室里。然而,全體老師們竟然沒有認出來端菜的是誰。少傾,馮主任突然間驚呼道:“啊呀!你,你是李文君呀,哈哈哈,原來真的是你小子啊!怎么,居然當上炊事員啦?真行啊!”
  此時此刻,李文君卻像個靦腆的大姑娘,羞答答地不敢說話,只能對老師們鞠了一躬,道:“各位老師們好,別客氣,你們先吃著,待會還有雞蛋炒韭菜呢。”李文君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長袍工作服呆立在門邊。
  辦公室里擠滿了學生,才一周不見如隔三秋似的。馮主任和幾老師們圍著李文君問長問短,搞得李文君渾身不自在,羞紅了臉。
  朱俊娥為李文君解圍道:“我最清楚他了,他的臉皮可薄了,平時一說話就打怵,像個大家閨秀一樣。”
  金秋萍說:“才不是呢。你只看到了他的表面現象,其實吧,他可壞了,平常沒事的時候經常欺負我們。”
  “哈哈哈……是嗎?李文君,你說說看,你是怎么欺負金秋萍的?”韓校長拉著李文君的手親切道。
  李文君喏喏道:“她,她惡人先告狀,還倒打一耙。她和羅小蘭平時最愛動手動腳,經常從背后偷襲人家。”
  金秋萍一臉壞笑著走了過來,嘻哈道:“還說,再敢胡說,看我不敢收拾你!”
  李文君邊撤退邊朝著老師們喊道:“各位老師你們看,她的原形畢露了吧!老師們先吃著,我再去端些菜來。”李文君朝著金秋萍作了一個鬼臉,然后流竄了。
  待老師們吃罷飯,同學們圍繞著老師們打著轉轉,唧唧喳喳。在同學潘秀清的帶領下,女同學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
  抬頭望見北斗星
  心中想念毛澤東
  想念毛澤東
  干革命想您有方向
  迷路時想你指路程
  ……
  馮主任拍著手打著拍節道:“好好好,想不到我們的學生幾天不見都長進了不少。看來還是偉大領袖毛主席英明,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啊。待我回去就立即寫一篇專題報道,就拿你們這群小知青說事,題目就叫,叫什么好呢?大家不妨開動腦筋,都提示一下定什么題目比較合適呢?”
  朱俊娥搶先吼道:“老師下鄉看望學生。”
  有人說:“含義還行,只是有點兒俗了。”
  金秋萍道:“廣闊天地情深似海。”
  李文君撇嘴道:“喔喲外,還海呢,這個鬼地方連個澇壩都沒有,哪里來的海。”
  金秋萍悄悄挪過來朝著李文君的腰部用力扭了一把道:“叫你多嘴多舌,讓你吹毛求疵,想找殘廢了是吧?!”
  馮主任道:“喔喲,金秋萍,這回我可是親眼看到了。金秋萍,可是你先動的手吧?”
  金秋萍笑瞇了眼,道:“你們剛才都聽到了吧,他可是故意找茬踏平我,我不得已而為之嘛。他那啥……嗨!小李子,有本事你出個題目嘛,大家說好不好?”她帶頭拍起了巴掌。
  李文君道:“讓我出題目,那不是在老師面前班門弄斧嘛,真是的。”見金秋萍又移動過來,李文君急忙說:“好好好,不如就叫雛鷹展翅吧,不過還是以老師們最終取得名字為準。”
  馮主任拍手道:“好好,就是它了。看不出來呀,你們這群學生都像羽翼豐滿的雛,即將騰空展翅高飛了。這個題目確實不錯,雛鷹展翅,就是它啦。”
  朱俊娥道:“馮主任你還不知道吧?其實呢,李文君會寫小說,那天我瞅見了,他那篇文章叫,叫什么來著……”
  老師們的目光都聚集在李文君的身上,李文君羞澀道:“那算什么小說嘛,只是胡亂寫著玩的。”
  馮主任道:“喔,寫著玩也挺好的嘛,那篇文章題目叫什么?”
  李文君微笑道:“不能算小說,可能算是散文吧。只是初學,題目是《大漠孤煙》。”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真沒有看出來啊,這個地方還是個藏龍臥虎之地呢。哈哈哈,令吾等驕傲呀。李文君,你好好寫,認真創作,我大力支持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來找我,我會全力支持幫助你的。”
  馮主任拍著手道:“李文君,還傻楞著干嗎?趕快磕頭拜師啊,咱們的韓質樸校長可是新疆作家協會的會員呢。”
  李文君驚呆了,急忙拱手道:“韓校長在上,受徒兒一拜。”李文君給他深深鞠了一躬。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好小子,好樣的,你這個徒弟我破格收了,哈哈哈。”
  金秋萍朝著李文君的腰部又悄悄擰了一把道:“看把你拽的,別得意忘形哈!”
  “啊喲喲……”李文君呲牙咧嘴。老師們又瞧了個正著,均嘻哈笑了起來。
  金秋萍長得很漂亮,彎彎的眉毛,紅紅的小嘴唇有楞有角,在這群女同學里面可說是出類拔萃的。她的親生父親早年前是單位里的采購員,經常走南闖北不著家。一次出差后再也沒有回來,憑空消失了,仿佛在人間蒸發了。金秋萍的母親心急火燎,四處去打探,但是多年以來仍然渺無音訊。后來,一個知情人偷偷對她說;他在上海不但定居了下來,而且還另外組成了一個新家。金秋萍母親聞訊后,立即借了一些路費跑到了上海。結果找到一瞧,果真如此。他這個陳士美不但有了一個新家,并且還生了兩個小孩。金秋萍的母親當時氣得是七竅生煙,但又有什么辦法呢?假如到法院里去控告他?那么他就肯定就要去蹲監獄的,他犯得可是重婚罪啊!最終,金秋萍的母親經過深思熟慮之后,竟然一咬牙一跺腳就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大人大量地饒恕放過了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一對狗男女。回到新疆之后,沒有多久就和一個刑滿員結了婚。男人姓金,名叫金建成。從此后,金秋萍就無奈地隨了他的姓,而且還深受他的政治牽連,畢竟他是個刑滿員。
  金秋萍比李文君大了半歲,在她的眼里,李文君即是同學又像是個小弟弟。一天,李文君到大菜窖里去取菜,忽然間發現金秋萍竟然尾隨其后進來了,她身后還緊跟著那個五大三粗的羅小蘭。金秋萍嘻哈道:“死鬼,今天看你往哪里跑,你的死期到了知道不?知趣的話,叫俺三聲大姑就饒了你。怎么樣,叫,還是不叫?”
  李文君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情知道這回肯定是死悄悄了,便竭盡全力和她們兩個對抗,摟抱著摔起跤來,想突出重圍。他先和打前鋒的金秋萍摟抱著摔了起來,金秋萍畢竟是個女孩,沒幾下子就被李文君壓在了身下,那個大胖子羅小蘭卻不知道輕重緩急,居然也趁熱打鐵騎壓到李文君的身上,這下子可把情竇初開的金秋萍羞得面紅耳赤……
  李文君雖然只有十六七歲,然而,對于男女之事雖說只是懵懵懂懂,但還是知道一些的。對于年輕貌美的金秋萍來說,李文君壓在她的身上,頓時就體會到了她那柔軟而奧妙的身體,瞬間使李文君有了觸電的感覺,要不是羅小蘭在身邊,李文君可能要親吻她的……
  少卿,李文君擺脫了羅小蘭的糾纏,站了起來,緊盯著金秋萍似乎意猶未盡。但是很快就意識到了,畢竟都是同學關系,男女有別,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也就罷了,至于那些想若非非之事,在當今社會行情來說,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其實,在李文君的內心深處,只有一個本地姑娘令他情有獨鐘,那個姑娘就是蔣麗琴。蔣麗琴留著短發,貂蟬眉,瓜子臉,苗條的身段……在李文君的眼里,她無論做什么都是自己最最迷戀的夢中情人……
  蔣麗琴的長相宛如《烈火中的青春》里的女主角林道靜,她是那么的清純唯美,令人崇拜與迷惘。然而,蔣麗琴卻很少和李文君打照面,而有個姑娘名叫侯銀鳳,她是蔣麗琴的同學,幾乎每天都和李文君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侯銀鳳的家門正對著食堂的后窗戶。每到傍晚時分開完飯之后,李文君和王師傅還在做著收尾工作,侯銀鳳就像一只野山貓似的,溜達到后窗戶嚇唬李文君:“嗨!李哥干嘛呢,嘻嘻嘻……”
  李文君和侯銀鳳之間幾乎是無話不說,久而久之就產生了一種默契與心照不宣,要是一天見不到侯銀鳳,李文君就好像六神無主似的。
  “李子哥,干嘛呢?還在裝假積極啊,累不累啊,歇會兒唄。”侯銀鳳用陰陽怪氣的話語挑逗李文君。
  “原來是野丫頭啊,有種的進來說話。”李文君挑釁道。
  侯銀鳳一臉的壞笑:“進去干嘛,萬一讓蔣麗琴碰見了,她還不吃了我呀。”
  王師傅笑道:“你們這幫子娃娃真調皮,侯銀鳳,等會兒你媽媽來了,看不敢打你的屁股。”
  新疆地邪,說誰誰到。侯銀鳳母親此時就像一個影子似的站在侯銀鳳的背后,呵斥道:“侯銀鳳你這個死妮子,作業沒有寫完就過來打攪你小李子哥哥,盡耽誤人家的工作。”然后對著王師傅笑道,“王師傅,這么晚了還不下班啊?可別把身體累壞了。”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李子還是個娃娃,整天就知道貪玩,還經常和你們家里的侯銀鳳踢毽子跳皮筋呢。你看,剛才我還說你們家侯銀鳳呢,都是一群貪玩的娃娃,調皮得很。”
  侯銀鳳母親道:“可不是嘛,俺家的小銀鳳的性格跟男孩子差不多,大大咧咧,比較野蠻。整天就知道和她的小李哥哥鬧著玩,怕就怕影響了你們的工作。”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娃娃嘛,合得來才能玩到一起的。”
  李文君道:“并不是那樣,侯銀鳳喜歡美術,她在跟著我學畫畫呢。”
  王師傅道:“喔喲喲,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侯銀鳳經常過來打攪你呢。”
  侯銀鳳母親推了她一把道:“死妮子,走吧,回家寫作業去,明天再和你的小李子哥鬧著玩吧。”
  侯銀鳳朝著李文君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不情愿地走了。
  
  四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夏季,天空中微風陣陣,一群老家賊在院落里翻飛著。李文君抽空溜達到不遠處的“四道岔”,那里是制造槽形板的工地。朱俊娥捆綁著鋼筋架子對李文君柔情似水道:“小李子,你最近也不打算回家去看望你父母親嗎?看來呀,你娘是白心疼你這個白眼狼了。”
  李文君郁悶道:“咋不想回家一趟呢,只是工作太忙了,再說回家的路線我還搞不清楚呢。”
  朱俊娥眼睛一亮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還是個事嘛?我知道回家的路啊,最近咱倆有空同時請假一塊回家去好不好?我領著你回去吧?”
  “可以啊,太好了耶。早就該回家了,再不回去的話,父母親肯定要罵人了。”
  何班長說:“目前這養兒子啊,說白了也是一個賠本的買賣,要不都說小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不要娘呢。你這個臭小子,這媳婦還沒有影子呢,你娘就被你小子拋到九霄云外了?”
  星期六,李文君向張玉石上士和王師傅請了假,便在朱俊娥的帶領下乘上了那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公共汽車,車開到北門就到了終點站不走了。李文君頓時迷茫了,問朱俊娥:“這,這是哪兒啊,再坐哪路公交車回家去呀?”
  朱俊娥含情脈脈地盯緊了李文君,似乎欲言又止。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在說:我也不知道啊。李文君頓時火冒三丈,沖著她吼叫道:“不知道路還硬說知道,哼!這下好了吧,回不去了吧?”
  朱俊娥不急不躁,一把挎住了李文君的胳膊柔情道:“我都不怕,你個大男人怕什么嘛。大不了咱們兩個在烏魯木齊隨便逛逛街,然后再返回單位嘛。”
  李文君一把甩開她的胳膊吼道:“一邊玩去!你,你原來是這個意思啊。切!不行不行,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找到回家的路不可。”
  朱俊娥依然撒著嬌氣道:“哼——人家只是想和你單獨出來逛逛街嘛,沒想到你這樣對待俺,哼!回家的路俺本來就知道,只是想逗著你玩玩嘛。沒想到你是個小心眼,不理你啦。”她的小嘴撅了起來,似乎真的生氣了。
  “喔喲喲,原來知道路啊,嘿嘿嘿,知道路就好,那還不趕快走啊,想逛街的時間多了去,今后有機會你提前吱一聲,那還是個事嘛。還說俺是小心眼呢,俺也不理你啦。”李文君的臉色也青了。
  朱俊娥的臉色頓時由陰轉晴,緊盯著李文君道:“這可是你親口說的哈,將來有空了,你一定要陪著我來逛街啊。太好了耶,走吧走吧,咱們兩個先去坐一路公共汽車到醫學院,然后再倒19路車去米泉,到了礦務局地磅,再搭個拉煤的便車不就到家了嘛。”
  “那么麻煩!要不是妹子你領著我,打死我也找不到廟門呢。”李文君開心笑著。朱俊娥又挎上了他的胳膊,這次他并沒有反對。
  父母親見到兒子歸來,頓時興高采烈地忙活著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母親說:“看看,這么多白條魚還是俺兒買來的,這蘋果也是俺兒買回來的,俺兒子真孝順。”
  父親道:“好好好,都是你兒子買來的,一個月滿打滿算才五塊錢的工資。你兒子能,你兒子長本事了,這總行了吧?這個小王八羔子,這才去了幾個月呀,就長高了一大截子。”
  母親盯著兒子道:“這次回家是咋來的?總不會是你自己瞎摸著回來的吧?”
  李文君說:“是那個朱俊娥領著我回來的,她特別煩人,總挎著我的胳膊,還時不時牽著我的手,真煩人!不過這回家的路太遠了,麻煩死了,倒了好幾趟車才到了地磅,我都轉迷糊了。要不是她引路,回來一趟比登天都難呢。”
  母親笑迷了眼,盯著兒子道:“怎么啦,是老朱大娘家里那個丫頭領著你回來的?那感情好啊,那閨女俺瞅見過,兩只水靈靈的大眼睛。皮膚白嫩,長得可氣凈啦,啥時候把她領回來讓俺瞅瞅中不中?”
  父親打斷她的話道:“你呀你呀,孩子才多大呀,就開始胡思亂想了。”
  李文君嘻哈道:“俺娘真是的,只是同學關系,可別胡說啊。”
  母親沖著父親道:“你個老龜孫懂個啥,俺兒這說長大就長大了,先不說尋個氣凈的媳婦吧,最起碼先談著,到時候再說……”
  父親道:“李鳳枝,你呀你呀,不教孩子學好,整天就知道胡說八道。”
  母親瞪眼道:“咋啦,俺文君還小啊?在過去的時候十五六歲就可以結婚了,難道你不知道嘛。”
  父親道:“那是舊社會,現在是啥年代?你呀你呀,整天就知道心疼兒子,慣兒子。偏心眼,不可救藥。”
  李文君瞧著父母親,不禁感慨萬千;在山東老家,誰家里要是生了個帶把的兒子,那可是家里面唯一的心肝寶貝。
  第二天吃過午飯后,李文君該回去了。朱俊娥來到了家中,母親頓時眼睛一亮,急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舍不得撒開,道:“咦——恁瞅瞅這閨女可是越長越氣凈了。你和俺文君在一個單位里工作,可得團結好,最好和俺兒一心一意,長大了就,就……就中了。”母親語無倫次,不知道想說什么。
  朱俊娥小嘴一撅道:“阿姨你不知道,你們家的李文君就知道對別的女孩好,對俺可冷淡了。他只對那個金秋萍,還有那個蔣麗琴好。平時連搭理俺的空都沒有,這次還是我硬把他拽著一起回來的,都快把我氣死了,哼!”說著朝著李文君翻著白眼。
  母親頓時納悶道:“啥?還有哪個什么萍?不中不中,俺誰都相不中,俺就喜歡俺的俊娥,長得最氣凈,俺喜歡。”
  父親撇嘴道:“算了算了,孩子還小說那些弄啥,真是的。”
  回到單位后,一天下午李文君到工地去玩耍。一個叫曾碧玉的阿姨把李文君吼了過去,說:“小李子,你反正也沒有事,不如幫我把自行車先騎回去好不好?回去就放到我們家院子里。我家里估計已經有娃娃放學了,可以嗎?”
  李文君一看到自行車頓時心花怒放,連連點頭應承道:“行啊行啊,沒問題,我現在就騎回去吧?再說馬上就到做飯的時間了。”李文君說著就推著自行車上了路,車后架子上還捆綁著一塊長木板。沒有想到,從此后李文君的厄運便隨之而來!天剛擦黑時,孫連長在張技術員的帶領下進到了食堂里。孫連長是個退伍軍人,聽人說他參加過淮海戰役,是個老革命。他祖籍山東,大高個,嘴唇又厚又翻,而那雙三角眼卻是又小又難看。他沖著李文君吼:“今天下午,你把工地上那塊木頭板子偷到哪里去了,快點老實交待清楚哈,不然的話后果自負!”
  旁邊那個干瘦如柴的張技術員也狐假虎威道:“快點老實交待!那塊木板子可是一塊模具,丟了你賠得起嘛!”
  李文君道:“喔喲外,你們說的可是自行車后座上的那塊臟兮兮的木板子,那塊木板子也不是我的,是曾碧玉阿姨的,不信的話可以去問問她嘛。”
  孫連長盯著李文君喝道:“你這個小家伙,在食堂里面不好好工作,每天盡四處瞎跑,你吃飽了撐的跑到工地上去干嘛?說,干嘛去了?是不是經常有人讓你去偷公家的東西,快點老實交待!”
  李文君頓時納悶死了,道:“孫連長,你那么大的人了,而且還是個老連長,說話辦事總不能信口開河吧?昨天我只是想騎騎她的自行車,可沒有偷偷摸摸的意思,所以就誤會了。”
  孫連長瞪眼道:“啥?你說啥?我信口開河?我胡說八道是吧?好好好,從現在起,你就不是炊事員了!從明天開始,你就到工地上干活去,再說你不是挺愛去的嘛。”
  張技術員的眼珠子瞪得溜圓,也敲邊鼓吼道:“聽到沒有,剛才孫連長說的話你小子聽清楚了吧?從現在開始,你就滾到工地干活去!”
  李文君瞪眼瞧著他瞬間怒火沖天,吼道:“孫連長說我可以,他是我們的連長。你算是個什么玩意兒,狐假虎威,竟敢在老子面前喝五吆六的,切!給你!”李文君順手把那件工作服扔到了張技術員的臉上,緊接著就氣哼哼地走了。
  孫連長喝道:“吆喝,這,這小子的脾氣還挺倔啊!你去通知洪班長,讓這個小子明天早上到那個老牛班里去干活。我還不信邪了,還治不了他這個愣慫貨啦!”
  
  五
  晚上,王師傅來到了李文君的宿舍里。他皺著眉頭勸道:“小李子,你就聽我一句勸吧,現在我領著你到孫連長家里面去賠個禮道個歉,啥事情不就好解決了嘛。你呀你呀,真是個毛娃娃。目前為止,你還不知道在那個老牛班里干活有多臟多累,那個滋味怎么說呢,總比不了在食堂里輕松愉快,而且還可以吃白面饅頭。那個地方當初我去干過幾天,又臟又累,累死個人。”
  李文君撇嘴道:“那有啥呢煞,那么多的人都能干,難道我就干不了了?哼!大丈夫可殺不可辱!王師傅你的好心我領了,無論何時咱倆個都是好哥們兒,謝謝你了。去賠禮道歉就免了吧,我還沒有下賤到那種地步。”
  王師傅苦笑道:“你呀你呀,真是個毛娃娃,年紀輕輕的,脾氣咋就那么倔犟呢,假如不改,將來肯定要吃虧的。呶,這是十張白面饃饃票,我手里就這么多,多了也不容易弄出來,每天張上士都要查賬,這你是知道的。別嫌少啊,壞小子。”
  第二天,李文君就和其他人一樣,聽著大喇叭軍號聲起床、上班。洪班長是個江蘇人,個頭不高,長得很墩實。他朝著李文君道:“你小子怎么搞的嘛?放著好好的工作不認真去對待,卻要跑到這里來吃苦受罪,對你真是無話可說了。”
  姚國才和劉耀祖是被管制的對象,他們兩個柱著鐵锨對著李文君一臉的糾結。姚國才說:“小李子,你這小伙子啊,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到時候你慢慢就知道了。”
  李文君輪著鐵锨翻著水泥漿說:“這活有啥呢煞,再累點兒才好呢,既可以鍛煉一下身體,又可以鍛煉人的意志。有啥可怕的,不就是出點兒笨力氣嘛。力氣咱有的是,來的時候那墻上不是寫著到群眾中去滾一身泥巴嘛,這不,俺這不是來了嘛,哈哈哈……”李文君竟然沒心沒肺地大笑起來。
  劉耀祖搖頭嘆息道:“這個傻小子,有他吃苦的時候。”
  對于李文君來說,出點笨力氣干點重活那都不是事,煩只煩經常開那些什么班前會,還有早請示晚匯報,斗私批修會,公物還家會,尤其是那些批斗大會。那些所謂的階級敵人和那些被專政的對象,以及那些曾經擔任場部的老革命老黨員們,似乎一夜之間竟然成了反黨分子和階級敵人。李殿華,歐陽玉,朱東輝,肖翔等等這些被專政的人,都是被張場長和張參謀長所指定的階級敵人!批斗大會開始了,他們通通被押到舞臺前低著頭撅著屁股開飛機。張技術員舉著拳頭領頭嘶聲力竭地呼喊著口號,批斗大會的氣氛瞬間一浪高過一浪。
  后來,那些“階級敵人”仿佛也慢慢學乖巧了。朱東會首先和我們這些小知青們打成了一片,經常聚首聊天。因為他被專政之前是中政歌舞團里的獨唱演員,他那渾厚的嗓音特別洪亮,特別悅耳動聽。加之他那憨態可鞠的容貌很容易使人失去對他的戒備心理。他雍腫的身段,既厚又翻的嘴唇,無處不顯示著憨態可鞠與誠實。他雙手給知青們打著拍子,教唱著歌曲:
  馬兒啊
  你慢些走
  慢些走唉
  我要把這美麗的景色看個夠
  喔……
  知青們也積極效仿著吼唱著。李文君不禁暗暗思忖;難道這個人就是階級敵人?肖翔的絕活更多,曾幾何時,他在部隊里擔任過司號員,當初人們稱他為紅小鬼。他手把手的教知青們吹沖鋒號,“滴達達滴達達滴滴滴”,人們仿佛看見了昔日那殘酷的戰爭場面……
  “沖啊!同志們沖啊!”
  如今時過境遷,過去那些光榮光輝的歷史已成了過眼云煙。
  孫連長這個紅得發紫的人,他在大會上憶苦思甜道:“在那些年啊,我們這些土八路可是苦得很呢,整天躲在深山溝溝里不敢出來。要吃沒吃的,要喝沒喝的,怎么辦呢?一次把我們餓瘋了,就把敵人的尸體拖過來煮著吃了……”
  后來,有多嘴的人跑到場部里面去匯報了此事,張場長聞聽后卻輕描淡寫道:“你們不要盡聽他在那里胡說八道,盡放些醋溜子屁。照他這樣說,我們共產黨還成了吃人的妖精不成!簡直就是胡扯八道!不過呢,檔案里面顯示,他在解放戰爭時期多少還是立過功勞的,就是沒有功能,最起碼有苦勞吧。別管他那么多,讓他吹吹牛皮去吧,他大字不識一籮筐,粗人一個。”
  夏末,全連的人幾乎都被抽調到了迎風渠去挖渠道。李文君此時此刻才真正體會到了人們常說的那些話。在浩瀚無垠的戈壁灘上,人們就地搭起一座座草綠色的大帳篷。在那里一干就是幾個月,那風沙漫天飛舞肆虐,吃飯的時候,沙子總往碗里面鉆……
  后來,珍寶島事件突發,全連急忙從南戈壁撤了回來。緊接著就是大練兵,邋里邋遢的百姓們可是出盡了洋相。隊伍七長八短,七扭八拐。大伙把鐵锨十字鎬和鋤頭當作步槍,扛在肩膀上練習走正步,大隊人馬踏著噼里啪啦的腳步走過去之后,頓時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孫連長腰挎著當年那把駁殼槍,威風八面,嘶啞喊著口令:121、121、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蘇聯修正主義!121、121,1234!”
  “1、2、3、4!”人們雄赳赳氣昂昂地嘶喊著。
  晚上,各個班組的動員大會依舊召開進行著。洪班長大言不慚道:“假如蘇聯那些坦克膽敢來侵犯我們祖國的話,到時候我就用鋤頭狠狠挖他們的坦克,砸死它,砸癱瘓它!”
  劉國漢撇嘴道:“鋤頭哪能挖得動坦克嘛,待是我嘛,我就提前燒壺開水,等那些坦克車開過來了,我就立即爬上去把那壺滾燙的開水往坦克車里面一澆,哈哈,滾水潑老鼠,一個也休想跑掉,哈哈哈……”
  洪班長拍手稱贊道:“喔哦,好好好,太棒了耶。好主意,我剛才咋沒有想到呢?”
  朱俊娥又和李文君約好了回了一趟家,此次回去,李文君的母親說啥都不肯放李文君回單位,母親含淚道:“聽說珍寶島那邊都真槍真炮打起來了,這,這回去了還能有個好?不中,說啥都不能回去,大不了把工作辭了,回來下煤礦也不能回去送死啊。”
  父親道:“你個婦道人家懂什么嘛,別說是那么個破蘇聯,就是美帝國主義來了,咱們國家也不怕。目前咱們國家是啥狀況啊,在那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又是啥情況?咱們不是都挺過來了,并且還戰勝了敵人,取得了偉大的勝利?別擔心那些,那些不是咱平頭老百姓操心的范圍。國家的軍事防備力量那么強大,銅墻鐵壁一樣,他們是攻不破的,更何況眾志成城呢。聽文君說你們那里每天都在挖地道,毛主席早就說了;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是吧?沒事,兒子盡管回單位去好好工作,好好鍛煉鍛煉自己,將來才能有更大的出息。”
  李文君安慰了母親之后,依然決然地和朱俊娥手牽著手回去了。回去后就聽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女知青殷紅桃出事了!她出人意料被那個愛狐假虎威,愛唱高調的張技術員誘奸了。之后,張技術員怕事情暴露,竟然把殷紅桃誘騙到山背后一個廢棄的礦井邊,居然心狠歹毒地把她推了下去!
  人們聞訊后,都急忙跑了過去,見幾個礦山救護隊的隊員們正在全力打撈施救。結果,老天長眼,那苦命的殷紅桃居然還有一口氣!
  殷紅桃在醫院里流了產,是個女嬰,已經四個多月了。她醒來后對著幾個女同學哭訴道:“那個牲口對我許過很多的愿,說可以幫我入黨,還說幫我提干。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牲口啊,嗚嗚……”
  
  完稿于烏魯木齊2023年元旦一
  李文君走到學校的大門口時,瞧見學校大門前懸掛著兩條巨大的紅色標語,上寫道:堅決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李文君懵懵懂懂。校園內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同學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紛紛。李文君最后搞明白了,原來是南山牧場來了兩個工宣隊的領導,要招收學生去下鄉,說白了也就是去參加工作。李文君和幾個鐵哥們兒商量了一下,一致認為要去參加工作。假如繼續在學校里讀書,前兩年的書本一發下來就當成了擦屁股紙。多部分老師們都被轟走了,學生們都頭昏腦脹地去造反、去鬧革命了,哪里還有心思讀書。
  那時節,在幾個大學生的煽動蠱惑下,學生們把老師的辦公室門幾腳踹開,進去后一通亂砸亂搶。李文君愛占小便宜,把新華字典和成語詞典偷偷藏在口袋里,然后就溜了……
  校園正中央擺放著一張課桌,兩個叔叔端坐在那里忙碌著。他們頭頂上方那面五星紅旗隨風悠然飄揚著,李文君排在隊伍里,不大會兒就輪到了他。那個叔叔盯著他說:“喲喝!這個小伙子的個頭蠻高的嘛,又帥氣,好好好,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現在就可以通知你,你已經被我們單位正式錄取了。有什么事情趕快回去和你父母親商量好,明天上午拿上行李到這個地方來集合,坐車走人,聽明白了吧?”
  李文君問:“叔叔,我們是到草原上去放羊,還是干什么工作呢?”
  叔叔揮揮手道:“不是不是,天山九場是個農場,農牧副魚啥都有。不是牧場,那里沒有草原,離烏魯木齊很近的。”
  “酒場啊,這下可有酒喝了。”李文君又理解錯了。
  叔叔又擺手道:“九場,不是喝酒的酒,是八九十的九。看來你小子還是個小酒鬼呢,哈哈哈,挺逗。”
  “哈哈哈……”同學們也哄笑起來。
  叔叔笑道:“臭小子,蠻有思想的嘛,還想去學做燒酒啊?好,挺好的,下一個,嗨嗨!不行不行,你的個頭太矮了,我們那里又不是幼兒園托兒所。去去去,后面那些小個子的同學就不要排隊了,排了也是白排,我們絕對不會收的,大塊頭的同學往前面排,名字報上來。你叫什么?曹林周,好了,下一個。”
  回家后,父母親得知了此事。母親頓時淚流滿面:“俺文君還是個孩子啊,剛剛過了十六周歲,就走那么遠,讓人放心不下啊,嗚嗚……”母親泣不成聲了。
  父親撇嘴道:“哭啥哭,孩子不小了,當年我十六歲的時候都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了。”
  母親擦著眼淚道:“就你能,就你能吹!十六歲就去當兵,這當來當去的,又落到啥好處了,到頭來還不是一個黑五類分子,整天被拉出去批斗,接受勞動改造。”母親又驚呼道,“啊呀!你那個黑五類身份,到時候會不會連累影響俺兒文君呀?”
  李文君咧嘴笑道:“管他那么多呢,天涯何處無芳草,好兒男志在四方嘛。”
  母親依然不同意,道:“娘那個皮,跑那么遠,當娘的心里頭能好受不?嗚嗚……”母親又悲傷抽泣。
  父親說:“兒子,老子目前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下面還有你的四個妹妹,你爹又是個黑五類分子。不管那么多,以后你小子可要學聰明點,要乖乖聽話,可不許和別人打架鬧事喔。”
  “那當然了,俺又不傻,你們放心就是了。”李文君信誓旦旦。
  第二天早上,學校里的領導和老師們為知青學生們召開了歡送大會,歡送會場紅旗招展,鑼鼓喧天。許多家長紛紛前來送行,每個小知青的胸前佩戴了一朵大紅花。大會結束后,同學們就按照那兩個叔叔的指揮先把行李放到三輛大卡車上,然后排著隊依序登車。父親盯著李文君千囑咐萬叮嚀,最后竟然對著一個高年級的女學生絮叨:“你好,這個丫頭,我可拜托你啦,你要多多照顧照顧俺家里的文君啊,他年紀太小了,不懂事,你可是他的姐姐,要多多照顧他呀。”
  那女孩也不含糊,隨之夸海口道:“叔叔盡管放心回去吧,你的兒子有我照看著,不會有事的。回去吧,叔叔。”其實,李文君壓根就不認識她。
  汽車啟動了,與此同時,有幾個身材矮小的女同學哭著喊著,竭盡全力把行李舉過頭頂,急吼吼地跟隨著啟動的汽車。但是,她們身材瘦小,包裹太大,實在是舉不上去。后來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硬塞上了車,然后又在別人的協助下才爬上了汽車。
  與李文君同班的潘曉琴同學朝著李文君嘶吼道:“小李子,快快拉我一把呀!”李文君急忙伸手拉住了她。潘曉琴爬上來之后,得意洋洋笑道:“哈哈,她奶奶的,這下子總算是爬上來了。”
  三輛汽車依序從校園里開了出來,走了很遠,李文君瞧見父親仍然在人群中朝著自己揮舞著雙手……
  經過了幾個小時的顛簸,汽車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天山九場場部。同學們都跳下了汽車,在幾個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大家把各自的行李全部卸了下來,然后又搬到那間諾大的會議室里。此刻,同學們就像籠中鳥突然間獲得了自由似的,有的同學高興的手舞足蹈,喜笑顏開。
  舉目遠眺,此處離烏魯木齊確實很近,可以看到紅山頂上那座寶塔。
  有同學說:“這個地方真不錯,離烏魯木齊那么近,估計有七八公里吧?以后去玩可就方便多了。”
  場部座落在土山坡下,由幾排簡易的平房組成,四處是鹽堿灘和蘆葦蕩,顯得十分凄涼;南面是那座聞名遐邇的妖魔山,山腳下是一片片光禿禿的荒山野嶺。房屋前面有一條彎曲的小河。此時正值春季,低洼處依然殘留著些許殘雪。在遠處那幾片冰雪融化的池塘里,一群鴨子在那里面“呱呱”叫著嬉戲著……
  此次來的學生據說有一百三十多人,還不包括那幾個偷偷爬上汽車的黃毛丫頭。此時,幾個炊事員抬來了一大條盆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家排隊打飯,然后三五成群圍繞著吃喝起來。
  傻大個白軍偉提前吃完了飯,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然后嬉皮笑臉朝著大伙喊道:“嗨嗨!同志們辛苦了哈。”他模仿著當官的模樣,雙手叉著腰嘶吼了起來:“同志們啊,你們好好米西的干活,敞開肚皮整,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哈。你們慢慢地米西,我給大家演一個小節目,也祝大家胃口好,吃飽了喝足了不想家啊。”隨之,他把二胡放到大腿上就開始邊拉邊唱了起來:
  天上布滿星
  月兒亮晶晶
  生產隊里開大會
  訴苦把冤申
  ……
  徐殿滿不耐煩了,朝著他呲牙咧嘴吼叫道:“去去去!一邊玩去煞!盡拉那個破曲子,跟他娘的哭殤似的,就像誰家死了人。要拉就拉一段讓爺們兒高興的曲子。”徐殿滿這個不招人待見的家伙,學校里許多人即煩他又有點兒懼怕他。他身高馬大,心狠歹毒,經常欺負比他弱小的同學。白軍偉立馬對他點頭哈腰,就像漢奸見了日本皇軍討好巴結著,然后轉換了一副表情與腔調,他屏蔽住鼻腔氣息,嗲聲嗲氣地模仿著女聲吟唱起來:
  北風那個吹
  雪花兒那個飄
  雪花兒那個飄
  年來到
  ……
  “好好……”同學們被逗樂了,都拍著巴掌歡呼了起來。一個炊事員叔叔撇嘴道:“他娘的,沒看出來呀,這幫小子里面還有些人才呢。”
  吃罷了飯,幾個領導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一個干部模樣的人朝著大家喊道:“大家都過來站隊,按照男女站成兩排,嗨嗨!你們那幾個小子磨磨蹭蹭在干什么?耳朵聾了嗎?”
  人們急忙列隊,隊伍少卿排列得很整齊。一個工作人員對著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的張場長。”他手指著一個身穿黑色皮夾克的人。張場長的衣領子是張漂亮的狐貍皮,灰黃相間,顯得格外的洋氣。他的腰間還別著一把精致的小手槍,顯得既威風又氣派。工作人員又喊道:“那位是咱們的張參謀長,大家熱烈歡迎。”在他的帶領下,大家急忙跟隨著拍起了巴掌。
  張場長向大家揮揮手道:“大家初來乍到,來到我們這里參加工作,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代表場領導歡迎大家。要知道,你們是祖國的花朵,是祖國的未來嘛,是不是啊?偉大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說過了,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屬于你們的。不過呢,也是屬于我們大家的嘛,是吧?你們都是革命的紅衛兵小闖將嘛,是吧?不過呢,同時我也知道在你們這群小知青里面呢,也有很多家庭成份不好的和有政治歷史問題的。但是呢,毛主席說過,有成份不為成份論,重在政治表現嘛,是吧?但是呢,要是有人不擁護我們的黨,不擁護我們的社會主義,那我們就要對他施行無產階級專政,要把他們打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同學們齊聲回答道。
  二
  接下來是張參謀長講話,他穿著黃色軍大衣,頭戴著一頂令人眼饞的草綠色棉軍帽。他朝著大家近似于吼道:“你們的年齡目前還小,甚至可以說是啥都不懂。以后把你們分配到各個連隊里去,那里有很多有問題的人,說白了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他們是被專政的對象。我提前奉勸你們大家幾句話,大家可要把眼睛擦亮些,把階級斗爭這根弦隨時都要崩得緊緊的,千萬可不能有半點松懈啊。千萬不要受那些階級敵人的蠱惑和拉攏腐蝕。誰要是不聽勸告和他們鬼混到一起的話,那他就要好好考慮一下他的下場嘍!好了,小邵,”他扭頭對那個漂亮的女工作人員說,“把名單拿出來,先分別站一下隊。”然后他對著大家喊道:“叫到名字的同學不論男女站到這一排,沒有叫到名字的站在原地都不要動。”
  小邵點著名字,被點到名字的男女同學混合站到了一排。李文君斜眼瞅著周圍的同學,總感覺到有點兒不大對勁。對面那一排被點到名字的同學幾乎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和根紅苗正的同學,而自己這一排沒被點到名字的幾乎都是家庭成份高的和刑滿人員的子女,其中最多的是黑五類的后代和一些四不清的家庭子女。
  散場后,李文君大膽地走到小邵跟前問:“請問干部,我父母親都是貧農,俺爹還當過解放軍戰士呢。有些弄不明白了,剛才我怎么站在那個隊列里呢?”
  小邵扭頭掃了李文君一眼道:“喔,是嗎?難道是搞錯了,我幫你查查。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君。”李文君急忙道。
  小邵翻閱后對他說:“你的父親是李士杰對嗎?他好像屬于四不清分子……唉喲,你管他那么多呢,主要是重在個人表現嘛,是吧?”
  李文君較真道:“我父親有什么四不清的問題,到底是啥意思啊?實在是搞不懂,一個響當當的解放軍戰士,最終倒成了四不清分子了?”
  小邵微笑道:“好好好,我一時半會也搞不大清楚,給你暫時解釋不清楚。不然這樣,我在你的名字上面畫個圈,到時候我專門給領導匯報一下再說吧,你看怎么樣啊小伙子?”
  李文君感激地望著她說:“多謝姐姐,以后我會感謝你的。”
  小邵笑道:“沒看出來呀,你小子還挺懂人情世故的嘛。好了好了,我很忙,你今后無論分配到哪個單位,只要你安心好好工作,廣闊天地是大有作為的,是吧小伙子?”小邵說著就走了。
  不多會,幾輛大卡車就開了過來。到了各奔東西的時刻,同學們被分批拉走了,具體去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最后輪到了李文君他們這幫子小青年,總共有十五個女同學,十二個男同學,算是一支比較龐大的隊伍。過來接人的是一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拖拉機,同學們也顧不得那些了,都急吼吼地先把行李扔了上去,然后都爬上了拖拉機。拖拉機“突突”了沒有多大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此連隊離場部特別近,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連隊街道胡同里污泥濁水,拖拉機一頭陷了進去,前進不得后退不能,干著急“突突”著。開闊的大門兩旁懸掛著兩條橫幅標語,上寫道;熱烈歡迎知識青年來我連扎根落戶,到農村去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
  幾個干部模樣的人急忙跑過來迎接,大家急忙紛紛跳下了拖拉機。最終,大家在領導們的指揮下有條不紊地把行李卸了下來,放到一片比較干凈的地方。然后,那輛拖拉機在大家的幫忙助推下才“突突”著爬出了泥坑。
  連領導先為學生們分配了宿舍,看來他們是早有準備的。李文君和三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自愿組合住在一間拱形的窯洞里,這個連隊里幾乎都是青一色的拱形窯洞,窯洞里面光線不好,黑乎乎一片,并且有些潮濕。地面上用磚頭干擺著一道坎,算是地鋪,地鋪里堆放著很多麥草。李文君他們四個小伙子先把床鋪蓋打開鋪好,之后便無所事是。
  下午時分,李文君和戴昌寶閑的無聊,便溜達到場部那個比較熱鬧的商場里。夕陽西沉時,李文君和戴昌寶才溜達回來。譚雲飛見到他們兩個過來,急吼吼沖著他們喝道:“你們兩個慫貨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四處去尋找。快快快,快到那邊去集合,正在分配班組呢。”
  在那片比較干凈的一塊空地上,男女同學們都排列在那里,就缺少了李文君和戴昌寶兩個人。一個高個帥氣的男人朝著他們兩個撇嘴喝道:“你們兩個怎么搞的,剛來就無組織無紀律,這樣下去可不行,下不為例哈。唉,你站住。”他手指著李文君道,“你怎么穿成這般模樣,綠褲子紅鞋子跟女孩一個樣子,你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呀?”
  李文君羞紅了臉,道:“俺,俺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呢,家里面太窮了,沒辦法的事。”說著就鉆進了隊伍里。
  那個男人朝著李文君喊道:“嗨嗨!你跑什么嘛,出來出來,你現在就到食堂報到去,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炊事員了。怎么樣,沒啥意見吧?”
  李文君驚訝道:“啊!讓我去當炊事員呀?太棒了耶!同學們,俺先走嘍。”隨后高興的一跳三尺高地躥了,同學們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片歡笑聲。
  食堂里面僅有一個炊事員,名叫王家申。甘肅武威人,二十六歲,迄今為止為止仍然是個單身漢。他相貌堂堂,國字臉,貂蟬眉,看樣子很善良。他對李文君說:“小伙子可以啊,長得干干凈凈,看樣子挺利索的。怎么樣,喜歡做飯這個工作嗎?”
  李文君說:“王師傅,俺初來乍到,可由不得挑三揀四。其實吧,我最喜歡美術了,要是把我到學校里去教美術課那是再好不過了。不過目前這個工作也挺好的,起碼先混個肚兒圓吧。是不是啊,王師傅?”
  王師傅撇嘴笑道:“就是就是,你那些同學可沒你小子的命好,每個月才七八張白面饃饃票。在這里最起碼不吃那些包谷面發糕吧。再說他們那些工作又苦又累,打槽形板,挖大渠,戈壁灘上風沙可大了。”隨后,王師傅說,“走,咱們兩個把這筐子牛肉抬到山坡那水渠里去清洗一下,然后給你們這幫子小青年清燉。看來,連隊里面的領導還是挺喜歡你們的,還給你們先來一頓清燉牛肉吃,以前哪有這樣子的待遇啊。”
  在離食堂不遠的山坡處有一條小水渠,水渠里流水潺潺,十分清澈。李文君蹲下來洗著牛肉,舉目遠眺,遠處的博格達峰,以及烏魯木齊市仿佛近在咫尺。透過那座紅山寶塔,再往東邊天山深處瞭望,那里可能就是自己的家鄉了吧?思念之情不禁悠然而生。然而,李文君又噗嗤笑了,這才剛剛來了一天,怎么就把持不住了呢,心里面暗暗思忖,最好別那么嬌氣。
  夜晚,戴昌寶趴在被子上看著父母親的照片,先是低沉哼唱著悲傷的曲子,哼著唱著就泣不成聲了:“媽媽呀,啊啊啊,媽媽呀……”緊接著,大家均在他的感染下失聲痛哭了起來……
  
  三
  窯洞里的臭蟲特別多,而且十分猖獗,把大家噬咬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后來聽人說在墻上貼上一排豌豆葉子,就可以粘住它們并且可以阻擋它們前進的步伐,后來一實驗果真如此。但是,依舊阻擋不了那些漏網之蟲。過了一周后,學校里的韓質樸校長,馮樹林主任和幾個老師們都趕來看望學生們。李文君聽從張玉石上士的指令,雙手端著一大盆大肉燉白菜粉條子到了連部辦公室里。然而,全體老師們竟然沒有認出來端菜的是誰。少傾,馮主任突然間驚呼道:“啊呀!你,你是李文君呀,哈哈哈,原來真的是你小子啊!怎么,居然當上炊事員啦?真行啊!”
  此時此刻,李文君卻像個靦腆的大姑娘,羞答答地不敢說話,只能對老師們鞠了一躬,道:“各位老師們好,別客氣,你們先吃著,待會還有雞蛋炒韭菜呢。”李文君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長袍工作服呆立在門邊。
  辦公室里擠滿了學生,才一周不見如隔三秋似的。馮主任和幾老師們圍著李文君問長問短,搞得李文君渾身不自在,羞紅了臉。
  朱俊娥為李文君解圍道:“我最清楚他了,他的臉皮可薄了,平時一說話就打怵,像個大家閨秀一樣。”
  金秋萍說:“才不是呢。你只看到了他的表面現象,其實吧,他可壞了,平常沒事的時候經常欺負我們。”
  “哈哈哈……是嗎?李文君,你說說看,你是怎么欺負金秋萍的?”韓校長拉著李文君的手親切道。
  李文君喏喏道:“她,她惡人先告狀,還倒打一耙。她和羅小蘭平時最愛動手動腳,經常從背后偷襲人家。”
  金秋萍一臉壞笑著走了過來,嘻哈道:“還說,再敢胡說,看我不敢收拾你!”
  李文君邊撤退邊朝著老師們喊道:“各位老師你們看,她的原形畢露了吧!老師們先吃著,我再去端些菜來。”李文君朝著金秋萍作了一個鬼臉,然后流竄了。
  待老師們吃罷飯,同學們圍繞著老師們打著轉轉,唧唧喳喳。在同學潘秀清的帶領下,女同學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
  抬頭望見北斗星
  心中想念毛澤東
  想念毛澤東
  干革命想您有方向
  迷路時想你指路程
  ……
  馮主任拍著手打著拍節道:“好好好,想不到我們的學生幾天不見都長進了不少。看來還是偉大領袖毛主席英明,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啊。待我回去就立即寫一篇專題報道,就拿你們這群小知青說事,題目就叫,叫什么好呢?大家不妨開動腦筋,都提示一下定什么題目比較合適呢?”
  朱俊娥搶先吼道:“老師下鄉看望學生。”
  有人說:“含義還行,只是有點兒俗了。”
  金秋萍道:“廣闊天地情深似海。”
  李文君撇嘴道:“喔喲外,還海呢,這個鬼地方連個澇壩都沒有,哪里來的海。”
  金秋萍悄悄挪過來朝著李文君的腰部用力扭了一把道:“叫你多嘴多舌,讓你吹毛求疵,想找殘廢了是吧?!”
  馮主任道:“喔喲,金秋萍,這回我可是親眼看到了。金秋萍,可是你先動的手吧?”
  金秋萍笑瞇了眼,道:“你們剛才都聽到了吧,他可是故意找茬踏平我,我不得已而為之嘛。他那啥……嗨!小李子,有本事你出個題目嘛,大家說好不好?”她帶頭拍起了巴掌。
  李文君道:“讓我出題目,那不是在老師面前班門弄斧嘛,真是的。”見金秋萍又移動過來,李文君急忙說:“好好好,不如就叫雛鷹展翅吧,不過還是以老師們最終取得名字為準。”
  馮主任拍手道:“好好,就是它了。看不出來呀,你們這群學生都像羽翼豐滿的雛,即將騰空展翅高飛了。這個題目確實不錯,雛鷹展翅,就是它啦。”
  朱俊娥道:“馮主任你還不知道吧?其實呢,李文君會寫小說,那天我瞅見了,他那篇文章叫,叫什么來著……”
  老師們的目光都聚集在李文君的身上,李文君羞澀道:“那算什么小說嘛,只是胡亂寫著玩的。”
  馮主任道:“喔,寫著玩也挺好的嘛,那篇文章題目叫什么?”
  李文君微笑道:“不能算小說,可能算是散文吧。只是初學,題目是《大漠孤煙》。”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真沒有看出來啊,這個地方還是個藏龍臥虎之地呢。哈哈哈,令吾等驕傲呀。李文君,你好好寫,認真創作,我大力支持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來找我,我會全力支持幫助你的。”
  馮主任拍著手道:“李文君,還傻楞著干嗎?趕快磕頭拜師啊,咱們的韓質樸校長可是新疆作家協會的會員呢。”
  李文君驚呆了,急忙拱手道:“韓校長在上,受徒兒一拜。”李文君給他深深鞠了一躬。
  韓校長盯著李文君道:“好小子,好樣的,你這個徒弟我破格收了,哈哈哈。”
  金秋萍朝著李文君的腰部又悄悄擰了一把道:“看把你拽的,別得意忘形哈!”
  “啊喲喲……”李文君呲牙咧嘴。老師們又瞧了個正著,均嘻哈笑了起來。
  金秋萍長得很漂亮,彎彎的眉毛,紅紅的小嘴唇有楞有角,在這群女同學里面可說是出類拔萃的。她的親生父親早年前是單位里的采購員,經常走南闖北不著家。一次出差后再也沒有回來,憑空消失了,仿佛在人間蒸發了。金秋萍的母親心急火燎,四處去打探,但是多年以來仍然渺無音訊。后來,一個知情人偷偷對她說;他在上海不但定居了下來,而且還另外組成了一個新家。金秋萍母親聞訊后,立即借了一些路費跑到了上海。結果找到一瞧,果真如此。他這個陳士美不但有了一個新家,并且還生了兩個小孩。金秋萍的母親當時氣得是七竅生煙,但又有什么辦法呢?假如到法院里去控告他?那么他就肯定就要去蹲監獄的,他犯得可是重婚罪啊!最終,金秋萍的母親經過深思熟慮之后,竟然一咬牙一跺腳就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大人大量地饒恕放過了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一對狗男女。回到新疆之后,沒有多久就和一個刑滿員結了婚。男人姓金,名叫金建成。從此后,金秋萍就無奈地隨了他的姓,而且還深受他的政治牽連,畢竟他是個刑滿員。
  金秋萍比李文君大了半歲,在她的眼里,李文君即是同學又像是個小弟弟。一天,李文君到大菜窖里去取菜,忽然間發現金秋萍竟然尾隨其后進來了,她身后還緊跟著那個五大三粗的羅小蘭。金秋萍嘻哈道:“死鬼,今天看你往哪里跑,你的死期到了知道不?知趣的話,叫俺三聲大姑就饒了你。怎么樣,叫,還是不叫?”
  李文君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情知道這回肯定是死悄悄了,便竭盡全力和她們兩個對抗,摟抱著摔起跤來,想突出重圍。他先和打前鋒的金秋萍摟抱著摔了起來,金秋萍畢竟是個女孩,沒幾下子就被李文君壓在了身下,那個大胖子羅小蘭卻不知道輕重緩急,居然也趁熱打鐵騎壓到李文君的身上,這下子可把情竇初開的金秋萍羞得面紅耳赤……
  李文君雖然只有十六七歲,然而,對于男女之事雖說只是懵懵懂懂,但還是知道一些的。對于年輕貌美的金秋萍來說,李文君壓在她的身上,頓時就體會到了她那柔軟而奧妙的身體,瞬間使李文君有了觸電的感覺,要不是羅小蘭在身邊,李文君可能要親吻她的……
  少卿,李文君擺脫了羅小蘭的糾纏,站了起來,緊盯著金秋萍似乎意猶未盡。但是很快就意識到了,畢竟都是同學關系,男女有別,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也就罷了,至于那些想若非非之事,在當今社會行情來說,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其實,在李文君的內心深處,只有一個本地姑娘令他情有獨鐘,那個姑娘就是蔣麗琴。蔣麗琴留著短發,貂蟬眉,瓜子臉,苗條的身段……在李文君的眼里,她無論做什么都是自己最最迷戀的夢中情人……
  蔣麗琴的長相宛如《烈火中的青春》里的女主角林道靜,她是那么的清純唯美,令人崇拜與迷惘。然而,蔣麗琴卻很少和李文君打照面,而有個姑娘名叫侯銀鳳,她是蔣麗琴的同學,幾乎每天都和李文君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侯銀鳳的家門正對著食堂的后窗戶。每到傍晚時分開完飯之后,李文君和王師傅還在做著收尾工作,侯銀鳳就像一只野山貓似的,溜達到后窗戶嚇唬李文君:“嗨!李哥干嘛呢,嘻嘻嘻……”
  李文君和侯銀鳳之間幾乎是無話不說,久而久之就產生了一種默契與心照不宣,要是一天見不到侯銀鳳,李文君就好像六神無主似的。
  “李子哥,干嘛呢?還在裝假積極啊,累不累啊,歇會兒唄。”侯銀鳳用陰陽怪氣的話語挑逗李文君。
  “原來是野丫頭啊,有種的進來說話。”李文君挑釁道。
  侯銀鳳一臉的壞笑:“進去干嘛,萬一讓蔣麗琴碰見了,她還不吃了我呀。”
  王師傅笑道:“你們這幫子娃娃真調皮,侯銀鳳,等會兒你媽媽來了,看不敢打你的屁股。”
  新疆地邪,說誰誰到。侯銀鳳母親此時就像一個影子似的站在侯銀鳳的背后,呵斥道:“侯銀鳳你這個死妮子,作業沒有寫完就過來打攪你小李子哥哥,盡耽誤人家的工作。”然后對著王師傅笑道,“王師傅,這么晚了還不下班啊?可別把身體累壞了。”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李子還是個娃娃,整天就知道貪玩,還經常和你們家里的侯銀鳳踢毽子跳皮筋呢。你看,剛才我還說你們家侯銀鳳呢,都是一群貪玩的娃娃,調皮得很。”
  侯銀鳳母親道:“可不是嘛,俺家的小銀鳳的性格跟男孩子差不多,大大咧咧,比較野蠻。整天就知道和她的小李哥哥鬧著玩,怕就怕影響了你們的工作。”
  王師傅笑道:“沒事沒事,小娃娃嘛,合得來才能玩到一起的。”
  李文君道:“并不是那樣,侯銀鳳喜歡美術,她在跟著我學畫畫呢。”
  王師傅道:“喔喲喲,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侯銀鳳經常過來打攪你呢。”
  侯銀鳳母親推了她一把道:“死妮子,走吧,回家寫作業去,明天再和你的小李子哥鬧著玩吧。”
  侯銀鳳朝著李文君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不情愿地走了。
  
  四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夏季,天空中微風陣陣,一群老家賊在院落里翻飛著。李文君抽空溜達到不遠處的“四道岔”,那里是制造槽形板的工地。朱俊娥捆綁著鋼筋架子對李文君柔情似水道:“小李子,你最近也不打算回家去看望你父母親嗎?看來呀,你娘是白心疼你這個白眼狼了。”
  李文君郁悶道:“咋不想回家一趟呢,只是工作太忙了,再說回家的路線我還搞不清楚呢。”
  朱俊娥眼睛一亮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還是個事嘛?我知道回家的路啊,最近咱倆有空同時請假一塊回家去好不好?我領著你回去吧?”
  “可以啊,太好了耶。早就該回家了,再不回去的話,父母親肯定要罵人了。”
  何班長說:“目前這養兒子啊,說白了也是一個賠本的買賣,要不都說小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不要娘呢。你這個臭小子,這媳婦還沒有影子呢,你娘就被你小子拋到九霄云外了?”
  星期六,李文君向張玉石上士和王師傅請了假,便在朱俊娥的帶領下乘上了那輛破舊不堪的暗紅色公共汽車,車開到北門就到了終點站不走了。李文君頓時迷茫了,問朱俊娥:“這,這是哪兒啊,再坐哪路公交車回家去呀?”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雙生
下一篇:兩面人
返回頂部